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96章 雷霆行動  
   
第三集 第296章 雷霆行動


葉凌飛在廚房里面找到半壺開水,這是吳媽特意留著做菜的開水,平日做些湯之類的需要用到開水.葉凌飛從水壺里倒出一杯開水,不顧燙嘴,一口喝下去,這開水下肚,就感覺嗓子眼很燙,全身熱了起來.

這不喝還好,一喝下去,渾身就臊熱起來.

"該死,不會是這里放了什麼春藥吧!"葉凌飛感覺這水是越喝心里越難受,他又喝了一杯之後,才握著空杯子返回臥室.

回臥室一看,就看見白晴婷背對著臥室的門,正在看雜志.葉凌飛一眼落在白晴婷那白色的內褲上,心里又熱起來.撇了撇嘴唇,心道:"怕個屁,老子就不相信斯特文敢來找我的麻煩."葉凌飛把杯子放在書桌上,坐在床上.他的嘴唇靠向白晴婷的粉頸,故意抽了抽鼻子,一股沁人心脾的體香直沖他的鼻孔,刺激著葉凌飛本就高亢的欲火.

他兩手抱住白晴婷,嘴唇吻了上去.

白晴婷早就等著這一時刻的來臨,她閉著雙眼,嘴唇蠕動著,一副任葉凌飛蹂躪的姿態來.葉凌飛一見這架勢,那是欲火高漲,就待去把白晴婷的睡袍脫下來,偏偏這個時候周欣茗打過來電話.

葉凌飛心里本就矛盾,只是一時按耐不住,才決定豁出去和白晴婷好好親熱一番.當聽到電話響起專門為周欣茗來電設立的鈴聲時,葉凌飛一個激靈從床上跳了下去.疾步到了書桌前,將手機握在手心里,也沒和白晴婷打招呼,疾步出了臥室.

葉凌飛一直上到三樓,他站在三樓陽台上,接了周欣茗地電話.

"欣茗,你這樣晚找我絕對沒好事."葉凌飛笑道."讓我猜猜,是不是有人被殺了."

周欣茗那邊聲音嘈雜,葉凌飛只能聽到警笛聲.

周欣茗語氣中透露出緊張,她肯定葉凌飛的話,說道:"徐書記的兒子被殺了,手法和之前的幾起案子一樣.我現在就在南山別墅區."

"哦,距離我這里不遠啊."葉凌飛盡可能讓自己的語氣很平靜,但他心里卻起了波瀾,斯特文的行動越來越迅速了,現在才晚上八點左右.斯特文就開始行動,看來斯特文失去了耐心,要盡可能把自己給逼出來.葉凌飛對著電話說道:"欣茗,斯特文的行動頻繁了,如果我沒猜錯地話,斯特文已經等不及了.今天晚上這僅僅是開始,相信我吧,很快還有更多的人被干掉.斯特文希望盡快把我逼出來."

"葉凌飛,你的意思是說今天晚上還會有人被殺?"周欣茗問道.

"是的.""田市長已經召開會議.確定要對全市戒嚴盤查,從明天起,將會對全市的大大小小旅館,酒店,娛樂場所盤查,從明天晚上開始,限制晚上出行,會在重點路段設立盤查點.現在田市長應該在對全市人民發表講話.葉凌飛,我告訴你這些天希望讓你的人不要隨便行動,很容易會被警方當成嫌疑分子進行審問.

"明天?太晚了,欣茗.最好今天晚上就開始盤查.同時,加大巡邏力度,如果可以地話,把那些在名單上的人都保護起來,只有這樣,才能避免有人再次被干掉."葉凌飛提醒周欣茗.

"很難,我們才剛剛布置,需要給我們時間調集人手."周欣茗為難說道."葉凌飛.根據你的估計,斯特文下一個會殺誰?"

"我哪里知道.我又不是這個混蛋."葉凌飛頗為懊惱道,"那是你們警方的事情,我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斯特文從這個城市里揪出來."

周欣茗不再說話,沉默了半晌之後,周欣茗緩緩說道:"我現在就去告訴趙局長,你多加小

"我會地!"

掛了電話後,葉凌飛感覺到背後有人,猛然一回頭,看見白晴婷就站在自己身後.剛才只顧著和周欣茗打電話,絲毫沒有意識到白晴婷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他背後.白晴婷那雙美麗的眼睛之中帶著疑惑.

當葉凌飛轉過身時,白晴婷低聲問道:"欣茗給你打電話?"

葉凌飛心里咯噔一下,生怕白晴婷發現他和周欣茗之間的事情,急忙解釋道:"周欣茗給我打電話說就在南山別墅這里發生一起凶殺案,徐書記的兒子被人殺了."

白晴婷點了下頭,她似乎並沒有聽進去葉凌飛的話,而是自顧自地問道:"欣茗怎麼會給你打電話?"

"老婆,你別亂想.欣茗擔心你知道這種事情會害怕,才打電話給我,讓我注意保護你."葉凌飛發現自己這個蹩腳的借口很爛,但一時間他卻找不到更好的借口.

多虧白晴婷沒有追問下去,而是點著頭說道:"我知道了."說完,白晴婷滿懷心事地走了回去.葉凌飛一見白晴婷這樣,趕忙把電話放回口袋,也跟了上去.

白晴婷一直走回她的臥室,把臥室的門關上.葉凌飛推了推房門,房門竟然鎖死.葉凌飛只得在門外叫白晴婷開門,但叫了幾聲之後,白晴婷並沒有開門.隱約之間,葉凌飛心中有了不太好地感覺,他擔心是不是白晴婷發現他和周欣茗之間的關系曖昧.

葉凌飛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就傻站在白晴婷臥室的門口.

白晴婷忽然打開了房門,她拿著那把鋼筆槍,臉上沒有一點笑容,很嚴肅地問道:"老公,我就問你一件事情,這東西你從哪里搞到的?"

葉凌飛知道白晴婷這不是在開玩笑.她追問這鋼筆槍地背後一定有著另外目的.葉凌飛腦袋中瞬間閃過幾種合理的解釋,但都被他否定了.他意識到此刻如果稍微解釋得不好,很容易讓白晴婷發現自己背後隱藏著的諸多秘密.

"老婆,我可以進去說嗎?"葉凌飛問道.

白晴婷也沒說話,一轉身,回到她的臥室里面.葉凌飛也跟了進去,反手將房門關上.

"這把槍叫鋼筆槍.從普通地途徑是買不到的."葉凌飛微微歎口氣道,"我知道你是在想問我是從哪里得到這把槍,這件事情說起來話長,我簡單說來這把槍是我買來地."

"你買來的?"白晴婷眼睛瞪了起來,疾步走到她的電腦前,指著剛剛查到的資料道:"這是我剛剛查的.這種東西是間諜武器,普通人是無法搞到的."

"我確實是買到地,沒有必要騙你."葉凌飛坐在白晴婷地床邊,歎氣道:"我有件事情我一直沒說,我想現在我應該告訴你了."

白晴婷沒有說話.而是凝視著葉凌飛.她等的就是現在,打從她聽到葉凌飛和周欣茗那個電話後,白晴婷就意識到或許葉凌飛還有一些事情隱瞞著自己.她並沒有想到葉凌飛和周欣茗之間有關系,而是想到了是否葉凌飛背後隱藏著什麼秘密.就在葉凌飛在三樓陽台和白晴婷解釋時,白晴婷想到地卻是葉凌飛送給她的鋼筆槍.這才急忙回到臥室里,上網一查,果不其然,這把鋼筆槍絕非普通人能搞到地.

"老婆,你知道野獸吧."葉凌飛問道.

白晴婷點了下頭.她沒有說話,而是想知道葉凌飛到底會說什麼.

"野獸曾是美國海軍陸戰隊的軍官,我和他是在死亡學校認識的."

"死亡學校?"白晴婷一聽這個名字,就驚了一下,這名字聽起來有些嚇人.

"對,那是一所專門訓練最精英的特工而設立的學校,凡是進入這所學校的人都要簽訂死亡協議,該學校不保證任何學員的生命安全.這所死亡學校死亡率高達40-60,而我和野獸無疑就是那幸運活下來的一批學員."

說到這里.白晴婷幾乎驚訝得捂住了嘴唇,她不敢相信所聽到的事情.白晴婷從未想過世界上還有這樣一所學校,更讓她意想不到地是自己的老公還是從這所學校畢業的.

葉凌飛沒有給白晴婷更多的時間去震驚,而是繼續說道:"畢業之後,我返回英國,想進入英國特工局,而野獸則去了美國黑水公司.可惜的是我沒有能進入英國特工組織,僅僅因為我是華人.迫不得已.我只能選擇另外一種生涯,就是給人當保鏢.很榮幸地是我是當時英國內政大臣的保鏢.從而我可以購買一批普通人買不到的武器.當我干了幾年保鏢之後,有些厭倦那種生活,通過內政大臣的關系,我可以順利進入英國美如公司工作.再之後,就是我回到望海市.這就是我的過去,老婆,之所以我不想告訴你,就是不想讓你害怕.我在擔任保鏢時,不可避免得罪過一些人,我不想因為我地過去而讓你受到傷害."葉凌飛站起身來,表情顯得十分悲傷道:"老婆,我該說得都說完了,我相信你現在一定很憎恨我,憎恨我騙你.但我真不想騙你,我太愛你,不想失去你.不管如何,我會尊重你的選擇,就算你不想和我在一起,我也不會怪你的.好好睡個好覺,老婆,我愛你."葉凌飛說完,神情黯淡地走出了白晴婷的房間.

砰!

一聲關門聲,把白晴婷的思緒拉回現實中.葉凌飛最後幾句話深深打動了白晴婷,白晴婷沒想到葉凌飛對自己隱瞞這一切都是因為愛自己.她為誤會葉凌飛而愧疚,趕忙打開房門,卻看見葉凌飛已經不在走廊里.

白晴婷小跑到了葉凌飛臥室門口,急促說道:"老公,我沒有想和你分開.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我沒怪你.我想我們倆人都是夫妻了,彼此應該坦誠.老公.你別生氣了,我知道是我不好."

房間里面的葉凌飛聽到白晴婷這番話,終于長長吐了一口氣,看來剛才那些半真半假地話已經騙得白晴婷相信了,總算這關又渡過了.

葉凌飛正在為自己慶幸時,野獸的電話讓葉凌飛地心又提了起來.葉凌飛掛了電話之後,很快穿好衣服.打開房門.

站在外面地白晴婷看見葉凌飛要出去,誤會葉凌飛因為生氣而打算出去,趕忙抱住葉凌飛,嘴里道歉道:"老公,我愛你,對不起.我不應該誤會你."

葉凌飛心里有些不忍,他拍著白晴婷肩膀微微笑道:"老婆,我沒生氣.我現在有事情,需要立刻出去."

"老公,你去哪里?"白晴婷抬起頭.一雙水汪汪的眼睛望著葉凌飛.葉凌飛從這雙含情脈脈地眼睛中,看見了自己的影子.心中不由得一動,更加堅定認為自己應該盡快解決這些事情,不要讓愛自己地人受到傷害,這是一個男人最基本的職責.

"我去野獸那邊,好像發生事情了."葉凌飛右手撫摸著白晴婷的秀發道,"老婆,你記住無論何時何地,我都會保護你.不讓你受到傷害.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能讓你幸福,你只要相信我這句話就夠了.現在,你乖乖回房間睡覺,如果你睡得太晚的話,就不漂亮了,我可不希望我的老婆不漂亮."葉凌飛說完,低頭給了白晴婷一個吻.然後,兩手攔腰抱起白晴婷,把白晴婷抱進了臥室里.

為白晴婷蓋上被子後.葉凌飛又給白晴婷一個吻,這才轉身離開白晴婷地房間.

葉凌飛開車在漆黑的路上高速奔馳,這條公路通向龍山.公路兩側沒有安裝路燈,整條公路都是漆黑一片.

"野獸,人在哪里?"葉凌飛一邊開車,一邊給野獸打電話.

"老大,那兩個小子正在被審問呢.那兩個小子嘴巴很硬,硬是不肯說一個字."野獸聽聲音十分惱火.罵罵咧咧說道:"那兩個滾蛋差點就自殺了.好在老子眼疾手快,把他們的匕首奪下來.老大,你快過來吧,我不能保證這兩個小子能熬多久,安琪那個娘們不同意給他們止血,說要讓這兩個小子血流干而死."

"我知道了,十分鍾後我會趕到的.你告訴安琪,在我沒到之前,不許把他們給我搞死了.誰要是搞死他們,我就搞死誰.聽清楚了沒有?"

"明白了."野獸答應道.

葉凌飛掛了電話後,把車速一下子提到一百四十,把這里當成高速公路了,高速奔馳起來.

刑警大隊里,小趙泡了一杯咖啡端著走回自己的座位,把咖啡放在桌子上,抱怨道:"哎呀,累死了.這些天到底是怎麼了,怎麼總遇到案子.咱們剛破了飛車黨地案子,就遇到這連環凶殺案,這下子可好了,徐書記的兒子死了,要我看咱們刑警隊的人誰也別想放假了,一天二十四小時破案吧."

這些剛剛出完現場的刑警們一個個都點著頭,表示同意小趙這說法.誰心里不清楚啊,像這種大案,政府一定會來個限期破案,凡是這限期破案的案子那是玩命的破,不然他們這些刑警可就要倒黴了.

"唉,周隊呢,怎麼一回來就看不見人影了."小趙牢騷發完了,這才想起周欣茗回來後,就不見了.

"周隊被叫去開會了."一名刑警說道.

小趙剛想張口說話,就看見周欣茗出現在大廳里面.周欣茗板著一張臉,掃了一眼大廳里面的刑警,說道:"立刻通知所有的人開會."

"周隊,開會,開啥會啊,這剛回來就開會啊."小趙說道.

"廢話少說,馬上集合開會."

刑警隊會議大廳里,密密麻麻坐滿了刑警,不下一百多人.陸陸續續還有一些刑警趕到會議大廳來,這會召開的太過突然,有些刑警還在家里睡覺,被臨時召集回來.

這些刑警都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雖說最近案子是比較多,但還不至于半夜就叫過來開會.

之前,就算有重大行動,那也是提前幾天通知,而不像今天晚上這樣突然召集回來開會.隱約之間,大家都感覺今天晚上要有大事發生.

果不其然,周欣茗當著所有刑警地面,宣布從今天晚上開始,要展開代號為"雷霆行動"的全市打擊恐怖份子的行動,從現在起,要求所有的刑警槍不離身,二十四小時待命.

今天晚上刑警大隊的人將會協助民警對全市酒店展開盤查工作,重點是外國人.

"我靠,是大行動啊!"小趙在下面嘀咕一聲,他這一聲引得周欣茗一瞪眼,嚇得小趙把脖子一縮,不敢亂說話了.

"行動!"隨著周欣茗一聲令下,刑警隊的人開始出動.

于此同時,各區的警察也開始行動起來.交通警察開始封鎖路口,武警協同民警開始盤查全市的大酒店.

田市長下了死命令,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殺害徐書記兒子的凶手揪出來.

整個望海市上空籠罩著一層陰云,注定今天晚上不會是一個平靜地夜晚.

上篇:第三集 第295章 我來獻身     下篇:第三集 第297章 不平靜的夜晚(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