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97章 不平靜的夜晚(一)  
   
第三集 第297章 不平靜的夜晚(一)


龍山本來是一個風景區,但野獸卻把這里買下來,要把這里改造成旅游,休閑基地.野獸當初和望海市政府雖然是這樣簽訂協議的,但野獸真正的目的卻是要把這里改造成狼牙集團的基地.

當然,龍山南邊那片區域是完全可以對外開放的,那里原來就是龍山的風景區.而北邊這片區域因為山勢險峻,不適合旅游,恰恰適合作為狼牙的基地.

只是目前野獸還沒有投入精力進行改造,僅僅是在北面修建了幾處簡易房,作為狼牙組織臨時的駐紮地.

葉凌飛的車開到山腳下就上不去了,那條寬不過半米的土路根本開不過去車.他只得把車熄了火,步行上山.

還沒有推開門,就聽到里面傳來野獸哼哼哈哈的聲音,似乎在哼著什麼小調.但本來很好聽的小調在野獸嘴里哼出來就變了味道,總感覺像是半夜有狼在嚎叫.陪在葉凌飛身邊的野狼微微搖著頭道:"撒旦,你是不是建議下野獸這家伙不要在半夜學狼嚎."

葉凌飛笑了笑,沒有說什麼,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在牆角,兩名大約二十左右的白種人蜷縮著.其中一名身著牛仔褲的男人右大腿的牛仔褲已經被血水染紅了,在他腿下方,有一灘血.另外一個身穿夾克,短頭發,腦門處有一道血口子.

看見葉凌飛進來,原來在房間里面的幾名狼牙的人和葉凌飛打聲招呼,離開了房間.只剩下野獸,安琪,老鷹,尖刀四人.

"老大,就是這兩個小子.娘的,想去干掉你的岳父,正好被我們堵上了.老大,這兩個人一問三不知.就是不肯說."野獸咧著大嘴說道.

安琪也走過來,她把手里的匕首遞給葉凌飛,撇撇嘴道:"撒旦,你來吧."

"你既然不動手我動手!"葉凌飛伸手接過那把匕首說道.

"那就你動手吧.要我說就直接干掉這兩個家伙,留著也沒用.你想從職業殺手嘴里套出東西,那可是很難的一件事情."安琪說道.

葉凌飛把外衣脫下去,扔給野狼.握著匕首到了這兩個白種人面前.

"會說英語嗎?"葉凌飛用英文問道.

這兩個白種人閉著眼睛,連看都不看葉凌飛,更不要指望這兩人會回答問題了.

"法國人,英國人,還是美國人?"葉凌飛繼續問道.

倆人還是沒有回答,野獸忍不住說道:"老大,不要問了,把這兩個小子直接干掉得了.別浪費時間."

"我相信他們會說地."葉凌飛淡然一笑,招呼野獸道:"野獸.你看哪個家伙的手指比較容易分開,幫我選一只手."

野獸不明白葉凌飛要干什麼,他走到那受了槍傷的白種男人面前,抓起那名男人的右手,按在地上.

葉凌飛握住匕首,照著那名男人的拇指砍下去.就聽得那名白種男人發出一聲慘叫聲.額頭豆大地汗珠流落下來.

"聽聲音應該是英國人,你的口音很純正啊.噢,當然,我還必須確定一下."葉凌飛冷笑一聲,又是一下,這次是連著兩根手指頭被砍斷,那名白種男人疼得慘叫連連.

"我就確定你是英國人.現在證實了,你就是英國人.既然你能聽懂英語,那咱們就好交流了."葉凌飛回身把匕首交在野狼手里,慢悠悠說道:"野狼,把這個家伙剩下的七根手指頭一根根給我剁下來."

"我是英國人."那名白種人一聽葉凌飛說要一根根剁下來,急忙用微弱的聲音回道.

"晚了.我都知道你是哪國人了.你跟我說有屁用."葉凌飛連理都不理,笑呵呵走到另外一名白種男人面前.笑道:"你是哪國人?"

伴隨著那名英國人的慘叫聲,這名白種男人看著葉凌飛那帶笑的臉,目光中閃現著驚恐的目光.即使他不害怕死亡,但卻害怕葉凌飛那張帶著笑容的臉.那燦爛的笑容背後隱藏著是一個惡魔一般的心,這人被葉凌飛震住了,低聲回道:"法國人."

"嗯,配合地不錯,我喜歡這名法國人."葉凌飛拍了那名法國男人的肩膀笑呵呵對身後地安琪說道,"你看人家很合作,你干嘛說人家不合作."

安琪微微搖著頭,心道:"哪個人不害怕你這個大惡魔."

葉凌飛又轉向這名法國人,笑道:"我這人很好說話,我知道你們是來殺人的,知道殺誰嗎?"

那名法國人搖了搖頭,葉凌飛笑道:"不知道殺誰沒關系,你看,我就是撒旦,就是你要殺的人,現在你知道了吧."看見那名法國男人雙眼里閃過驚慌的目光,葉凌飛伸手拍著他的臉龐道:"我這人很友善的,大家都是為了吃飯.你們做殺手地也不容易,我也知道.嗯,看你的年紀應該不大,是不是有家人在法國.咳,都是為了養家啊,不容易,不容易.我很體諒你,好吧,我現在讓我後邊的那名漂亮的美女問你一些問題,你要老實的回答.記住,一定要老實回答,不然,我就拿著你的照片到法國去,把你全家都干掉."

葉凌飛站起身,轉向安琪道:"給我問清楚,我要知道他們的人都在哪里,如果這個家伙不肯說實話,就先把他地手指一根根砍下來,然後拿著他的照片去法國,把他所有的家人都給干掉."

這句話被那名白種男人聽到,渾身顫抖起來.

葉凌飛走到外面,野獸和野狼跟著葉凌飛走出來.房間里只剩下安琪,老鷹,尖刀三人,慘叫聲不斷從里面傳出來.

"野獸,給我拿一根煙,出來的時候太匆忙,忘記帶煙了."葉凌飛一摸口袋發現不僅沒帶煙.就連打火機都忘記帶了,他坐在石頭上,接過野獸遞過來的三五煙,"三五和萬寶路一樣,都太沖了.我還是喜歡抽中南海,烤煙的味道很不錯."葉凌飛抽了一口,說道:"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變了,總之感覺我喜歡抽淡一點地煙."

"老大,不要說你,就連我都有點喜歡在這里地生活了."野獸蹲在葉凌飛旁邊,咧著大嘴笑道:"我打算學老大一樣,找個女人結婚了."

葉凌飛笑了笑,沒有說話.

時間不大,安琪從里面出來了.

"撒旦.那個家伙招了,他們一共是六個人一組.除了他們倆人外,還有四個殺人俱樂部的殺手在他們住地地方."安琪吐了一口唾沫,繼續說道:"至于其他的人,他也不清楚,他們的行動是由一個綽號叫聯絡官的男人分配,他們之間是通過衛星聯絡.每次行動都是聯絡官打衛星電話通知他們."

"這樣說,他就沒用了."葉凌飛站起來,把煙扔在地上,對野獸吩咐道:"處理掉這兩個家伙."

"那我們怎麼辦?"安琪問道.

"他不是說了另外四個人的下落嗎,立刻行動,干掉那四個人."葉凌飛輕描淡寫地說道,"既然來望海市了.那就不要回去了,就讓他們永遠在這里待著好了."

"老大,前面有關卡!"野獸開著自己地寶馬車剛駛進市區,就看見前面有兩輛警車橫在道路中央,另外還有兩名騎摩托車的交通警站在道路中央.

車里,安琪和葉凌飛坐在後排.野狼坐在副駕駛座.聽到野獸這句話後.葉凌飛反倒笑道:"警方的行動倒挺迅速,嗯.我要重新評價望海市警察的反應能力了."葉凌飛掃了一眼,很淡然地說道:"沒關系,我們這次沒帶槍,不怕他們查."老大,我….我帶了兩把AK-47,還有兩顆手雷放在後車廂里."野獸哭喪著臉道,"我不知道這里還要檢查啊."

"你這混蛋."葉凌飛笑罵一句道,"既然帶家伙了,那就沒辦法了,如果被他們發現了,那就怪這幾名警察運氣不好,全部干掉吧."

有了葉凌飛的許可,野獸那可是什麼也不擔心了.他慢悠悠把車開到那兩輛警車前,停了下來.

一名交通警走到車前,先給野獸敬個禮,客氣說道:"我們在執行任務,請出示您的證件."

野獸很配合的把護照遞了過去,笑道:"警察同志,您受累,這是我的護照."

那名交警看了一眼野獸的護照之後,又遞還給野獸,繼續問道:"請出示您的駕駛證."

"駕駛證啊,有,有."野獸把手伸進座位旁邊地儲物箱里,到處在摸索著.野狼和安琪一看野獸這駕駛,料想野獸一定是在摸家伙.倆人不約而同把手伸向小腿准備拔匕首.就這個時候,野獸竟然摸出來駕駛證,他把駕駛證遞給那名交警.

這名交警看了看駕駛證,遞還給野獸後,抱歉道:"這位先生,對不起,耽誤您的時間,現在您可以離開了."

"謝謝警察同志."野獸對著那名交警連連點頭,開著車,慢悠悠過了這道關卡.等一過去,野獸就得意地說道:"怎麼樣,沒有想到我也有這一手吧.有地時候不能只知道蠻干,還需要多動一點腦子,我說過我沒有駕駛證嗎,看你們倆人還要拿家伙,咳,真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家伙."

野獸這一句話話音未落,他的腦袋就被安琪狠狠敲了一把,安琪惱火地罵道:"你這個混蛋要是再嚷,我就把匕首從你的後背穿過去,給你來個透心涼."

野獸把嘴一撇道:"安琪,我現在不和你計較,等咱們辦完事後,比比去,看誰能給誰捅個透心涼."

安琪一聽就來火了,氣惱道:"野獸.我們現在就找地方單挑去."

葉凌飛微微搖了搖頭,左手摟住安琪消瘦的肩膀,說道:"別鬧了,快點辦事."安琪被葉凌飛摟住,動彈不得.葉凌飛那手就如同一雙鋼钎子一般.安琪哪里能掙脫.安琪索性靠在葉凌飛懷里,兩手摟住葉凌飛脖子,不理會野獸了.

這輛車開到一條小巷子里,野獸把車熄滅了火.野狼,野獸,安琪三人下了車,野獸走到車尾,打開後車蓋,從里面拿出兩把AK--47來,其中一把扔給野狼.

"野獸,你該不會是害怕了,對付四個廢物你還用槍.真丟人."安琪一見野獸竟然拿AK,譏諷著野獸.

野獸一臉不在乎.他哼了一句道:"懶得和他們浪費時間,沖進去,一通掃射全解決多簡單."

葉凌飛的腦袋從車里探出來,看見野獸手里拿著地AK-47,葉凌飛低聲罵道:"野獸,你他娘的是不是打算把事情鬧大.這里是居民區,你要是開槍,整棟樓的人都知道了.媽地,你把槍給我收起來.不到萬不得已不許給我開槍."

"習慣了,習慣了."野獸打著哈哈道,"老大,我沒這東西感覺不習慣.最多我不開槍就是了."

"快去快回,別耽誤時間了."葉凌飛對他們擺擺手,三人也不再耽誤,疾步走向巷子的盡頭.

這里是老城區,樓房多為老樓.走出這條巷子,又轉了兩道彎.就到了一棟老式的八角樓房前.八角樓在過去很多見.但現在只有在老城區才能看見這種老式的樓房.

三人不再說話,而是彼此打著手勢.迅速地摸到了這棟老樓地三樓,數著並排地房門.當數到第四個房門時,安琪和野狼閃在兩側,野獸正在門前.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突然抬起右腳,對著房門就踹了過去.就在房門被踹開時,安琪和野狼倆人已經沖了進去.

這是老樓房,分為外間和里間.因為在來之前,安琪早已經從那名法國人嘴里了解到房間里的布局,甚至于他們在哪里睡覺都摸得一清二楚,因此,安琪和野狼撲進來時,直奔外間床上躺著兩名男人.

在漆黑的房間里,安琪和野狼完全是憑借他們那長期訓練出來的敏感感覺,兩把匕首刺進那名殺手的心髒,這兩名殺手,甚至連哼地機會都沒有,就被干掉了.

但同時,里面地那兩人也被驚醒,他們幾乎是本能反應一般,抓起距離手邊不遠的手槍.

還沒有等倆人地手指碰到手槍的扳機,野獸已經把AK-47對准了兩人,一通掃射,把這兩人打成蜂窩煤.

"你這個混蛋."安琪一看野獸開槍了,狠狠罵了野獸一句,但這時候抱怨也已經沒有用處了.

前門是不能走了,安琪疾步到了窗戶前,打開窗戶,發現樓下方是一個垃圾堆.她想也沒多想,跳了下去.

安琪這跳下去,野狼和野獸倆人也跟著安琪跳下去.

等三人返回時,葉凌飛一看這三個人地樣子笑了,只見這三人身上沾了不少垃圾,渾身散發著惡臭.

"撒旦,我受不了這混蛋了."安琪打開車門,上了車,把身上的衣服脫下去,只穿著露肩地坎肩,氣惱道:"他竟然開槍,這混蛋的腦袋進水了."

"先離開這里再說."葉凌飛並沒有怪罪野獸,而是示意野獸盡快離開這里.剛才的槍聲已經引起了這些居民的注意,如果不盡快離開的話,說不定會有人發現他們的行蹤.

注定今天晚上不會是一個平靜地夜晚,周欣茗不知道為何,總感覺今天晚上還有大事要發生.

"周隊,到國際大酒店門口了."小趙把警車停在國際大酒店門前,看見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周欣茗有些心不在焉,低聲提醒著,

周欣茗揉了揉太陽穴,把思緒收回來.

"周姐,是咱們去查房還是由普通民警去查?"小趙問道.

"我們只是協助,這種事情讓民警去做吧."周欣茗說道,"怎麼說這里都是望海市五星大酒店,里面住的人都不是普通人,咱們不能亂來.你通知咱們的人,跟著民警去查房."

"知道了."小趙答應一聲,推開車門,下了警車.

周欣茗又歎了口氣,也下了警車.

就看見十幾名身著警服的民警正走進國際大酒店,在這些民警身後,跟著荷槍實彈的刑警.周欣茗站了片刻,也邁步走進國際大酒店.

上篇:第三集 第296章 雷霆行動     下篇:第三集 第298章 不平靜的夜晚(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