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300章 一年之約  
   
第三集 第300章 一年之約


白晴婷感覺渾身的力氣都被抽干了,聽到葉凌飛這句話後,她把自己的頭緊緊捂在被子里面,兩腿本能地夾住下身.

這個動作已經表露了白晴婷的心里,雖然白晴婷沒有明說,但葉凌飛也看出來白晴婷害怕自己再次勾引她.

葉凌飛心疼白晴婷,知道白晴婷身體很疲憊,收起挑逗白晴婷的心,笑道:"老婆,我和你開玩笑,要不要在這里睡一覺,我告訴吳媽不要打擾你."

"老公,我想回房睡覺."白晴婷有氣無力地說道,"我渾身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葉凌飛嗯了一聲,把頭從被子里面挪出來,本打算幫白晴婷穿上內衣,但一看見白晴婷那無法形容的絕美部位,他忍不住俯下身去,一通親吻下來,只親得白晴婷連聲哀求,才把嘴唇離開白晴婷下身.

他不敢多停留,生怕自己再看見之後,控制不住,要肆虐此刻身心疲憊的白晴婷那嫩的出水的嬌軀,隨口說道:"老婆,你自己穿內衣,我在外面等你,穿好之後,我抱你回房間."說完,走出了房間.

站在門口,葉凌飛大口喘了一口氣,強行壓下身體的欲火.過了幾分鍾之後,才聽到房間里面傳來白晴婷的呼喊聲.葉凌飛走回房間,抱起軟綿無力的可人,下了樓.把白晴婷放在她臥室的床上,又為白晴婷蓋好被子,柔聲叮囑白晴婷睡個好覺之後,葉凌飛就急急忙忙跑進浴室里面,用冷水洗了個澡,當那冰冷的水流流過葉凌飛全身時,葉凌飛才感覺自己的欲火消退了不少.

他叭嗒叭嗒嘴.顯然還在體味著白晴婷那嬌美的身體帶給他那銷魂的滋味.葉凌飛心知自己剛才和白晴婷已經那樣做了.只要等白晴婷恢複體力後,自己就可以和白晴婷共渡巫山,云雨一番.

葉凌飛也不著急,和白晴婷共渡銷魂一刻僅僅是時間早晚而已.他打算好好醞釀一番.讓白晴婷享受到至高的愉悅.

吳媽已經把早餐准備好,望海晨報,望海晚報,今日財經等七八份報紙也已經擺到桌子上,這些報紙都是今天早晨剛剛送來地.

白晴婷有個習慣,喜歡在早晨吃飯地時候看看報紙.以便了解最新的信息.這點特別像她的父親白景崇,當年,吳媽服侍白景崇時,就是把十幾份報紙擺在早餐桌上.當年地白景崇還有一個習慣.習慣把對他有用的信息剪下來.但隨著時間的流逝,白景崇也改變了習慣,僅僅掃幾眼報紙而已.

葉凌飛穿了一身白色的休閑裝,腳穿旅游鞋,走下樓來.他走進餐廳,和吳媽說一句白晴婷要睡一會,給白晴婷留早餐之後,就隨手拿起報紙.

粗略瀏覽一番,心中大概有了數.

幾份望海市地報紙都連篇累牘一般報道昨天晚上的雷霆行動取得的成果,從報紙上得知,將近有三十多名恐怖分子被捉或打死.

葉凌飛不知道為何.一看見有活著的殺手俱樂部地人,就感覺不太好.他認為只有把這些人全部干掉才是最好的,死人比活人更可靠.但那都是警方的事情,葉凌飛無法插手.葉凌飛再考慮斯特文知道他的人遭受如此大的打擊後,會采取什麼動作.

簡單看了看報紙,葉凌飛就把報紙放在一邊,吃起早餐.這剛吃了一半,野狼的電話打了過來.野狼告訴葉凌飛就在昨天葉凌飛離開後不久.野獸和安琪倆人又意見不和打了起來,這次野獸可吃了虧.被安琪打歪了鼻梁,現在野獸正在發火,要和安琪來真格的,誰也勸不住.

"這個混蛋,和安琪鬧什麼鬧."葉凌飛一聽就來火了,雖然安琪脾氣不好,但終歸是女孩子,野獸這家伙身強力壯,竟然和安琪較上勁了.葉凌飛顧不得吃完早餐,急忙開車奔向野獸在南山三期這邊買的別墅.

大約二十多分鍾的車程,葉凌飛就趕到了野獸的別墅這里.一走進別墅,就看見大廳里面野狼,老鷹,尖刀等七八個人左一句右一言在勸野獸.野獸鐵青著臉,鼻子貼著繃帶,看起來傷得並不是很重.除了鼻子外,野獸地脖子也纏著紗布,看樣子也受了傷.

"怎麼回事?"葉凌飛一走進來,就把車鑰匙扔在客廳的沙發上,一屁股坐在野獸對面的沙發,盯著野獸發笑.

葉凌飛這一出現,野狼,老鷹等人就從野獸身邊離開,比起他們來說,野獸只聽撒旦的話.在這點上,這些狼牙組織的人也沒有搞清楚,脾氣火爆的野獸怎麼會對撒旦言聽計從.他們不知道野獸和葉凌飛之間建立起來的如血脈一般的感情是從"死亡學校"開始地,那是在生死之間建立地血脈感情,是看不見,摸不到,但確實存在的感情.

"老大,安琪這丫頭太過分了."野獸怒氣沖沖地說道,"我昨天就和她頂了幾次嘴,她就和我動起真格地了,你看把我的鼻梁都打斷了.還有我的脖子,她絕對是屬狗得,打不過我,還動口咬我.這口氣我不能再忍了,我一定要和安琪這娘們動真格的,怎麼都要把這臭娘們打個骨斷筋折,才能消我這口氣."

葉凌飛笑道:"野獸,你說你還是男人嗎,和安琪這個小丫頭也較勁.你也不看看,狼牙組織的人哪個不讓著安琪,要是這些人真和安琪較勁的話,安琪可能早就被打死了.別人能讓她,你為什麼不能讓?"

"我…..."野獸張了張嘴,沒有說出來.

"讓我告訴你吧,你小子是看上安琪了.沒事就逗安琪,惹惱了這小丫頭.她才和你較勁動手,你小子也真是的,看上誰不行,偏偏去惹安琪這朵帶刺的玫瑰."葉凌飛抽出一根煙.扔給對面的野獸.他自己也點上一根,抽了一口後,繼續說道:"安琪是我一手帶出來的.不消說你,就連我這小丫頭都敢動手.她的脾氣太壞,但人確實很不錯,尤其是對待組織里的人.哪次報仇能少得了她.野獸,你給我聽好了,我現在鄭重說一遍,安琪是我地女人.我不允許她受傷,你小子聽明白了嗎?"

"安琪是老大地女人?"野獸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以為聽錯葉凌飛的話,他不太肯定地反問了一句.不過,野獸問完這句話後,就感覺自己像個傻瓜.站在葉凌飛身邊的野狼,老鷹等人的反應很明確地告訴野獸,他沒有聽錯,安琪就是葉凌飛的女人.

比起野獸地反應來,野狼和老鷹等人先是一愣,隨即就恢複了表情.在他們看來.就算安琪是葉凌飛的女人也正常,這並沒有值得大驚小怪的.但野獸卻不這樣看了,就看見野獸張大嘴巴,表現地過分誇張了.

"安琪是老大的女人!"野獸這聲音十分大,幾乎整間別墅都傳遍了,簡直恨不得像全世界宣告這件事情,"老大,你親口承認地.怪不得.怪不得呢!哈哈.我現在終于明白了,怪不得安琪這小丫頭有恃無恐.原來是老大在背後為她撐腰啊."

"野獸,你亂說什麼,我怎麼為她撐腰了?"葉凌飛此刻反倒有些心虛,剛才不過是一時之間想平息野獸和安琪之間的矛盾,故意想這樣壓壓野獸,但經野獸這般高聲喊著反倒讓葉凌飛認為自己不應該這樣說.

野獸才不管葉凌飛到底是不是收了安琪,他現在最為關心的就是安琪是不是有葉凌飛在背後撐腰才這樣有恃無恐.

"老大,你既然說這句話了,我拍著胸脯和你保證,我以後絕對會讓著這個小丫頭.老大,你也真是的,和安琪有關系也不和我說一聲,那是我的大嫂啊.我以後會對她讓點,至于老大說我看上安琪這小丫頭,那倒不是真的,我不喜歡太瘦的女孩子."

野獸這番話說得葉凌飛直搖頭,心道:"野獸這小子會不會給我亂說,要是讓白晴婷聽過去,我可完了."看見野獸消了氣,葉凌飛也不繼續和野獸閑聊下去,問野狼道:"安琪呢?"

"在二樓房間里."野狼說道.

葉凌飛站起身,說道:"我上去瞧瞧去,野獸這邊好說,就是這個小丫頭我可沒有把握,盡我所能吧."說著,他又瞪了野獸一眼,野獸倒好,只是對著葉凌飛傻笑.

葉凌飛上到二樓,一直走到安琪住的房間,敲了敲門.里面沒有回聲,葉凌飛輕輕推了一把房門,門房啦一聲開了.

就看見安琪坐在窗戶前,望著外面,不知道在看什麼.

葉凌飛走進去,安琪聽到葉凌飛的腳步聲,但是卻沒有回頭.

"安琪,你和野獸到底是怎麼了,怎麼總打架."葉凌飛坐在安琪的床邊,對著安琪地後背,說道:"你們怎麼說都是狼牙組織的人,大家以後還要相處,再說了,狼牙組織是一個整體,要是自己人都有了矛盾,那狼牙組織不是再也不能令對手害怕?"

安琪沒有回頭,她望著窗外,聲音低沉地問道:"你剛才說的話是真心的嗎?"

"什麼話?"葉凌飛糊塗中,他剛才說了很多話,不知道安琪指的是那句話.

安琪轉過身來,眼睛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光彩,那雙勾人魂魄的眼睛直視著葉凌飛雙眼,一字一句說道:"你說我是你的女人."

"啊,你說這句話啊,我還當你問什麼話呢."葉凌飛笑道,"我就是想嚇唬野獸一下,你知道地,野獸這人很聽我地話,我核計這樣一說,他就會對你忍讓,這樣以來,你們也不會再打架了."

安琪依舊直視著葉凌飛,低沈地說道:"那就是說我在你心中一點地位也沒有了?"

"不….不是."葉凌飛被安琪看得很不舒服,他把自己的目光挪向旁邊地牆壁,看著白色的牆壁,說道:"我怎麼能不關心你呢,我一直都很關心你的."

"我不要這樣,我要你愛我."安琪突然大嚷道."我希望你會說愛我.哪怕是一句假話."安琪說著撲進葉凌飛懷里,兩手摟住葉凌飛的脖子,抽泣道:"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總之我感覺心里很寂寞,尤其是看見你的老婆後,我心中這種感覺愈發強烈.我之所以會和野獸打架,就是因為我想引起你地注意."

安琪這句話出乎葉凌飛意料.葉凌飛不是安琪肚子里地蛔蟲,他怎麼會知道安琪的想法.安琪緊緊摟著葉凌飛的脖子,緩緩把頭抬起來,盯著葉凌飛那英俊地臉.猛然主動把她的嘴唇貼了上去.

葉凌飛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件事情,之前,他盡可能不和安琪有關系,主要是處于同為狼牙組織的人,如果和安琪有了關系,將來不可避免會引起一些麻煩.畢竟,那時候的葉凌飛對于女人並沒有太多感情,那時候地葉凌飛和女人在一起,更多是出于身體上的需要.但現在不同了,葉凌飛懂得了愛.懂得用愛去愛自己身邊的女人.但他一直都把安琪當成自己最親密的戰友,突然之間,讓他意識到安琪也是一個女孩子,這個轉變是需要時間地.

但他的嘴唇還是在安琪那誘人的嘴唇勾引下,貼了上去.很快,倆人的舌頭就攪纏在一起.比起白晴婷的生澀,安琪的親吻技巧可是十分高超,甚至不需要葉凌飛挑逗.安琪已經主動挑逗起葉凌飛的舌頭來.

一個長吻過後.倆人的嘴唇終于分開.葉凌飛短時間內還無法讓自己把眼前的安琪轉化為普通女孩子.

葉凌飛笑了笑,推開安琪.

他站起身.自嘲一般笑道:"我被你強吻了."

安琪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只是問道:"撒旦,我想留在你身邊,即使是以朋友的身份."

"這可令我頭疼啊,貌似我身邊地女孩子不少了.再加上你的話,說不定我會逃離這個城市."葉凌飛開著玩笑道,"安琪,你不是喜歡女孩子嗎,我可是男人."

"因為你不喜歡我,我才會喜歡女孩子."安琪回答得乾淨利落,"所以說,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撒旦,如果你不喜歡我的話,我會考慮勾引你的女人."

"這是挑戰還是威脅?"葉凌飛笑著問道.

"都有!"

葉凌飛皺著眉頭,一副十分苦惱的樣子道:"這可不好辦了,安琪,你知道你給我出了一個難題嗎,一個令我感覺很難的難題."

"我知道,誰讓你不喜歡我."安琪眼見葉凌飛為難起來,她反倒得意笑起來,說道:"撒旦,我想我找了你的弱點.以前,我一直認為你沒有弱點,你近乎完美.但是,現在我知道你地弱點了,我可以用你地弱點威脅你了.撒旦,你選擇吧,如果你不讓我留在你的身邊,我就會勾引你身邊地女人,你知道的,我能干出來這些事情的."

葉凌飛咧著嘴笑了起來,笑道:"安琪,我從未說過我沒有弱點,只是你沒有發現而已.或許你說得對,我很在乎我身邊的那些女人.但是,這並不是我的弱點.如果我願意的話,我可以牢牢把握住我身邊的任何一個女孩子,我相信我有這實力.雖然,你不能要挾我,但是,就在剛才我發現一個問題,你也是一個很迷人的女孩子,哦,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在之前,我一直把你當成我的兄弟看待,現在呢,我卻把你當成一個女孩子看待.現在的我,總是很歡迎美女投懷送抱,所以,如果你自願投懷送抱的話,我也不會反對."

就在安琪露出喜悅的表情時,又聽到葉凌飛說道:"但是,那是一年之後的事情.為了不讓你自己後悔,我要求你在一年之內完全和我沒有任何聯系,如果這樣的話,一年之後你還像現在你說的那樣愛我的話,那我會考慮讓你留在我的身邊.這是我對你的要求,沒有任何緩和余地的要求,安琪,考慮清楚之後,再告訴我是否接受我這個條件."

"我接受!"安琪連考慮都沒有考慮,直接答應道:"撒旦,記住你說過的話,我會在一年之後找你."

上篇:第三集 第299章 為你奉獻一切     下篇:第三集 第301章 行蹤徹底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