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302章 該有了斷了  
   
第三集 第302章 該有了斷了


葉凌飛想到自己犯了一個很嚴重的錯誤,暗殺白景崇的行動失敗,勢必會引起斯特文的注意.斯特文那是什麼樣的人,只要給他留下一個漏洞,就會讓斯特文找到突破點.

葉凌飛立刻給白晴婷打電話,但電話那頭沒人接聽,葉凌飛的腦袋翁了一聲,難道白晴婷出事了?

"野狼,誰在保護白晴婷?"葉凌飛急急忙忙打電話給野狼,野狼那邊的回答卻讓葉凌飛感覺如同澆了一盆冷水,白晴婷沒有人保護.

"該死,快讓安琪通過追蹤器找到白晴婷的位置."葉凌飛發火地說道:"立刻給我找到."

周欣茗站在葉凌飛身邊,聽到葉凌飛的話後,臉色也泛白了.一想到自己的好朋友此刻正置身于危險之中,周欣茗就擔心萬分,她催促道:"快去救晴婷."

"欣茗,你現在不要亂動,我擔心斯特文現在已經查到我的身份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你就很危險,斯特文說不定會利用你來制約我.在面對斯特文時,我無法同時保護你和晴婷,現在你就待在這里,不要隨便亂動.我去找晴婷,我保證,一定會讓晴婷平安無事的."葉凌飛叮囑兩聲,急匆匆地離開了.

周欣茗心里也擔心白晴婷,但周欣茗知道自己最好不要亂動,這樣會給葉凌飛增添麻煩.周欣茗只得回到警察局前,和自己的人在一起處理警察局這邊的事情.

那輛寶來車已經報廢了,因為著急救周欣茗.葉凌飛來不及刹車,寶來車直接撞在路邊地路燈上,撞斷了路燈.

葉凌飛沒空管自己這輛車,而是攔下一輛出租車.火速趕回了別墅.

一回到別墅,葉凌飛就問吳媽白晴婷去了哪里.吳媽告訴葉凌飛說白晴婷一早就出門了,說今天要去公司把工作處理一下.馬上就舉行婚禮.白晴婷准備今天把工作安排好.

但葉凌飛打電話給世紀國際集團時,卻被告知白晴婷根本沒在公司出現.就連白景崇都沒有出現過.

"撒旦,查到了."就在葉凌飛腦袋熱起來時,安琪的電話打過來,告訴葉凌飛白晴婷出現在老城區.

葉凌飛顧不得多想,立刻趕向那里.

等葉凌飛開著那輛公司配備的奧迪車趕到安琪所說的那個地方時,有些傻眼.就看見這里是望海市大化集團搬遷前地廠區,大化集團因為對望海市的環境汙染嚴重,已經在一年之前搬遷到工業園去了.只留下這一片荒蕪的廠區.

安琪,野獸等人也趕過來,二十多名狼牙組織地人全聚集在門口.野獸把一把AK-47扔給葉凌飛,他自己則端著一把機槍,咧著嘴說道:"老大,別看了,我相信大嫂不會自己來這里,一定是被斯特文那混蛋抓到這里.這里就是斯特文的老巢,咱們把這里給端了,把斯特文那混蛋大卸八塊."

"不對,斯特文不應該會傻到這種程度."葉凌飛皺了皺眉頭.再次問道:"安琪,你確定是這里嗎?"

"沒錯,就是這里."安琪很肯定地說道.

"嗯,那好吧,開始行動."葉凌飛下了命令.

狼牙組織地人每個人都是精英,每個人的單兵作戰能力都是很強的.這些人展開行動遠非那些警察和武警所能比擬的.就看見他們摸進了廠區,動作干練,行動迅速,彼此之間互相配合著.封鎖住所有可能射擊的方向.

葉凌飛手拿著自動步槍也走進廠區.一直摸向廠房.這一路上沒有任何的抵抗,行動得十分順利.越是這樣.越讓葉凌飛感覺不對勁.

突然,轟得一聲巨響,所有的人都匍匐在地上.野獸咧著大嘴大罵道:"娘的,竟然在門口安炸彈,差點把老子炸飛了,多虧老子機靈."說著,野獸從身上摸出一顆手雷,扔到門口,就聽得一陣轟響,又是一片炸彈被引爆了.

"這是圈套,所有人撤退."葉凌飛明白過來了,這里一定是斯特文故意設下來地圈套,其目的就是要把自己引到這里消滅.就在葉凌飛的話音落下,四周響起槍聲,早就埋伏在這里的殺手們開始射擊.

飛鼠因為躲閃不及,被打中胸口,多虧這個家伙穿了防彈衣,這才躲過一劫.

槍聲一響,狼牙組織的人也開始還擊,就聽得四周噼里啪啦響起槍聲,頗有點戰場的味道.

葉凌飛大罵一聲,把斯特文的祖宗八代都罵了個遍.他用AK-47點射著他所看見的人頭.兩名剛露頭的殺手被葉凌飛爆了頭,緊跟著,葉凌飛一個側滾,滾到廠房的牆邊,沿著牆邊快速地移動,一直到了樓梯口,就看見在樓梯口處有一名外國男人拿了一把M4突擊步槍正在對外射擊.

葉凌飛一個側躍到了那男人面前,AK-47地槍口頂在那男人的額頭,用英語問道:"斯特文在哪里?"

那家伙本能地把M4的槍口轉向葉凌飛,但就在他一動之際,葉凌飛已經扳動扣擊.砰,那家伙的腦袋被子彈穿透,尸體倒在地上.

葉凌飛把槍挪開,一腳把面前的尸體踹飛.他抬眼望去,就看見在偌大的廠房大廳中央擺放著一張桌子,桌子上放著一部電話,在電話旁邊就是葉凌飛送給白晴婷的戒指.

葉凌飛腦袋翁了一聲,那部電話是白晴婷的.葉凌飛現在確定白晴婷就在斯特文地手里,斯特文之所以這樣做,就是想給自己設下一個圈套.

狼牙組織地人很快就把這些事先埋伏在這里地殺手清除乾淨.一共二十三人,全部被擊斃.狼牙組織方面,有三個人受了傷,另外還有被打中防彈衣也受到撞傷地兩三人.

一部分人清理現場.查查有沒有活著的人,如果有活的殺手,這些人會毫不猶豫再補上一槍.

葉凌飛看著那部電話.卻沒有靠過來,而是把手里地槍扔了過去.隨著槍打倒那部電話,轟得一聲,整張桌子被炸成了碎片.斯特文事先早就在桌子那里布置了炸彈,只要葉凌飛去取那部電話,就會引發炸彈的引爆裝置,從而將葉凌飛炸得粉身碎骨.

"撤退."葉凌飛沒有多說一句話,立刻吩咐撤退.

當葉凌飛上了車時,他的電話卻響了起來.

"撒旦.看來你還活著,很好,很好."斯特文地聲音從電話那頭響了起來.

聽到斯特文的聲音,葉凌飛並沒有感覺意外.既然白晴婷在他手中,那自己所有地秘密也都暴露在斯特文的眼中,沒有必要再隱藏下去.葉凌飛也不想和斯特文繼續暗斗下去,事情應該有個了斷了.

葉凌飛冷笑道:"斯特文,你還活著,很好,很好."

"撒旦.我已經想到了你不會這樣輕易死掉,不可否認,你現在的生活讓我吃驚,我沒有想到你會以這種身份大搖大擺活在這個城市中.本來,我早應該找到你的,不過,現在也不晚.我打電話過來僅僅想告訴你,你最親密的人在我手里.噢.還有她的父親."

"斯特文,你想干什麼.我們之間沒有必要打啞謎,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我們是對手,不是嗎?"

斯特文哈哈大笑道:"撒旦,難道你真不介意你親密的人在我手里?"

"你說呢?"葉凌飛不屑地說道,"女人對我來說僅僅是一個玩物,如果你認為這樣就能要挾我的話,我想你太低估我了.斯特文,你給我記住,那個女人你可以干掉,但是你卻要付出百倍地代價,我會把你的肉一點點割下來."

斯特文笑道:"撒旦,這才像你的性格嘛,我就奇怪了,撒旦什麼時候也會懂起溫柔來.既然你感覺女人很麻煩,那我就幫你這個忙好了.噢,我還想起來了,是不是你還有一個情人,我記得那是一名女警...剛才真精彩,我親眼見到撒旦如何救一名女警的感人場面,讓我真感動啊."

葉凌飛心中緊張起來,斯特文竟然提到了周欣茗.葉凌飛知道既然斯特文已經提到了周欣茗,就算自己現在想去保護周欣茗也已經來不及了.斯特文的手段他是十分清楚的,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葉凌飛索性只有強硬下去,不然連一點機會也沒有.

"斯特文,我說過了,這是我們倆人之間的事情,你何必牽扯進來如此多的外人呢."

"那倒不是,我的人死了很多,你說我殺幾名警察又算得了什麼.當然,看在撒旦你的面子上,我打算給你一個機會.給你一個小時,自己一人到碼頭地倉庫來,記住,是一個人來.不然,不僅你見不到我,還會看見和你有關的兩名女人的尸體."

"斯特文,你就是一個混蛋."葉凌飛罵道,"我會親手扒開你的皮."

"歡迎,歡迎,我很喜歡聽到你這句話."斯特文笑道,"能死在撒旦手下,.那也算是我的榮幸."

斯特文說完這句話後,掛斷了電話.

葉凌飛緊咬著嘴唇,吩咐道:"野狼,不要跟著我,我要去見斯特文."

"撒旦,這樣做太危險了,斯特文一定為你設好了圈套,就等著你去呢."野狼阻止道,"你不能這樣去."

"我有什麼辦法."葉凌飛歎了口氣,"野狼,你不會明白的,有些事情必須去做,即使明知道很危險,也必須要做.我所愛的女人在他們手里,我所能做的就是把她們救出來,哪怕搭上我地性命,這是一個男人最基本地責任.我不會逃避,更不想逃避.野狼,照我地話去做吧,這是我地事情."

葉凌飛把車停在碼頭的倉庫前.這里是專門用來儲藏貨物用的,倉庫里面到處都是集裝箱.

葉凌飛站在車邊,並沒有走進倉庫.他點燃了一根煙.腦海中浮現出周欣茗和白晴婷地笑容.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如果沒有葉凌飛的出現.或者她們倆人就不會遭受這樣地事情,但一切都晚了.

葉凌飛把抽得只剩下半根的煙扔在地上,用腳狠狠踩滅,邁步走進倉庫里面.

"斯特文,我來了,你在哪里?"葉凌飛一走進倉庫,就高聲喊道.

"撒旦,你終于出現了.我等待你很久了.噢,對,就向前走,你能看見你地情人都在那里."斯特文的聲音在空蕩蕩的倉庫里回蕩,但是卻看不見斯特文到底在哪里.

葉凌飛一直走到倉庫最里面,就看見偌大的倉庫里面擺放著兩把椅子,白晴婷和周欣茗倆人被綁在椅子上,倆人之間的距離大約有四到五米的樣子.

在半空中,白景崇被吊起來,嘴巴貼上封條.

啪,啪!

倉庫里面響起巴掌聲.只看見斯特文帶著史密斯以及兩名看起來十分干練的男人走了出來.

斯特文拍著巴掌走到白晴婷和周欣茗倆人中間,他微微笑道:"撒旦,沒有想到我們會在這樣的場合下見面,你地出現讓我大吃一驚,我沒有想到你會是如此一個重情義的男人."

葉凌飛目光掃了一眼四周,就發現至少不下三十多把槍口對著自己.面對這斯特文,葉凌飛慢悠悠拿出一根煙,當著斯特文的面點著.

"斯特文.你不要說廢話.我就在這里,你打算怎麼辦明說吧."

斯特文大笑起來.他對史密斯說道:"聯絡官先生,麻煩把那兩個女人嘴巴上的封條撕開,我想她們應該有些話要和我們敬愛的撒旦先生要說."

史密斯走到白晴婷身邊先撕開白晴婷嘴巴上的封條,又來到周欣茗身邊,同樣撕開周欣茗嘴巴上的封條.

白晴婷看著葉凌飛,她的目光里包含著驚慌,不安,恐懼等諸多複雜的感情.

"老公,快跑,不要管我."

這句話在葉凌飛聽來心里如同被針刺一般疼痛,白晴婷如果沒有遇到自己,就不會遭受這一切了.他轉向周欣茗,卻看見周欣茗只是注視著他,目光中包含著同樣複雜的感情.周欣茗在悔恨自己,為什麼不聽葉凌飛地話.當周欣茗接到斯特文電話時,腦袋就一片空白,只想著把斯特文抓起來,完全不顧及葉凌飛叮囑她的千萬不要離開警察局.

但現在說這句話一切都晚了,斯特文已經抓到了周欣茗,現在正在用周欣茗要挾葉凌飛.

"斯特文,放開她們,何必為難女人呢."葉凌飛說道,"你的仇人是我."

"撒旦,你什麼時候也會擔憂起女人來了,真很好玩."斯特文笑道,"這里有你的老婆,有你的情人,我讓你選擇的話,你會選擇哪個?"

斯特文說這句話時,白晴婷疑惑望向周欣茗,但看見周欣茗在回避她的目光.白晴婷意識到了什麼,她質問道:"葉凌飛,這是怎麼回事?"

葉凌飛沒有回答,反倒是斯特文回道道:"這位美麗的小姐,難道你不知道撒旦和這名警官地關系,噢,這實在太有意思了.那我現在就告訴你吧."

"斯特文,你給我我閉嘴."葉凌飛吼道.

"唉呦,我看來又找到撒旦地弱點了.很好,很好."斯特文的快樂建立在別人地痛苦之上,他笑著對白晴婷道:"他們是情人關系,我相信你不會了解的,哦,可憐的女孩,你竟然不知道這回事,我真為你悲哀.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親手干掉奪了你丈夫的女人,你願意嗎?"

"呸!"

白晴婷對著斯特文狠狠吐了一口唾沫,罵道:"你這個混蛋,我的老公一定不會放過你."

"我真為你高尚的行為感動."斯特文絲毫沒有介意自己地臉上被白晴婷吐了一口唾沫.他拿出手帕擦了擦臉,又眯著眼睛笑道:"我認為你很可悲,明明自己丈夫被人勾引了,還要表現得很堅強.真是可憐的女人."

"這是我的事情,不管你這個混蛋的事情."白晴婷罵道.

斯特文笑著對葉凌飛攤開雙手,作出一個無奈地動作道:"撒旦.你聽見了嗎,你地老婆對你很好.而你的情人呢,我相信不需要我來證明了.好吧,我給你一分鍾時間,你可以選擇到底是要你的老婆還是你地情人,倆者只能選擇一樣.當然,如果你一分鍾內都沒有選擇的話,很不幸,兩個人都得死.哦.順便帶上你地岳父,真是感人啊,一家人都在這里.撒旦,你會選擇誰呢?"

斯特文說完,帶著史密斯等人離開了倉庫.一直走到倉庫外面,斯特文才對史密斯說道:"如果炸彈沒炸死撒旦,就干掉他."

史密斯點了點頭,親手為斯特文打開車門,斯特文上了車.史密斯眼看著斯特文離開,這才返回倉庫.

打從斯特文離開倉庫時.葉凌飛就疾步到了白晴婷和周欣茗身前,當他看見周欣茗和白晴婷身後都綁著的炸彈,葉凌飛腦袋翁了一聲.

容不得他多想,葉凌飛從身上拿出來匕首.先看看白晴婷,又看看周欣茗,葉凌飛聲音低沉說道:"這次是一個賭博,我不知道能不能救你們出來,但我必須試試.你們誰先來?"

白晴婷和周欣茗彼此對視著.周欣茗斷然說道:"葉凌飛,我先來.就算我被炸死了,我也不會怨恨你."

白晴婷緊咬嘴唇,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的聲音道:"葉凌飛,我恨你."

"我知道你恨我,如果我還活著的話,我會接受你的懲罰."葉凌飛苦笑道,"但是,我想我沒有這個機會了,晴婷,我愛你."葉凌飛說完這句話之後,就看見他把匕首一撥周欣茗椅子後面綁著炸彈的紅線,切斷那根紅線,炸彈的數字停下來,幾乎是在同時,葉凌飛也到了白晴婷身後,同樣把那根紅線切斷.

這是賭博,兩根導線,如果切錯一根,炸彈就會爆炸.如果給葉凌飛足夠的時間地話,他會慢慢找到到底哪根線才是真的,但現在他沒有時間,只能用賭博的方式,當然,他賭贏了.

但僅僅是開始,並沒有什麼值得開心的事情.葉凌飛早就明白斯特文所說的一分鍾是什麼概念,那是讓葉凌飛和白晴婷,周欣茗告別.斯特文不會讓葉凌飛活著離開這里,葉凌飛也沒有想活著離開.

就在他切斷這兩根紅線之後,葉凌飛突然把兩個人推到一邊.于此同時,槍聲響了起來,史密斯帶著殺手對葉凌飛開槍.

砰,砰!

葉凌飛被打中胸口,他跌倒在白晴婷腳邊,一動不動.

"老公!"眼看著葉凌飛被打倒在地上,白晴婷被葉凌飛推在角落里,因為還被綁在椅子上,只能眼看著葉凌飛躺在她的腳下,卻不能伸手去扶葉凌飛,白晴婷心里一急,竟然昏迷過去.

周欣茗眼睛紅了,她也喊道:"葉凌飛,你快醒醒."但喊了幾聲,葉凌飛也沒有反應.此刻,七八名殺手圍了過來,想看看是否已經打死了葉凌飛.就在這些人靠近時,突然四周響起了槍聲,史密斯一愣,緊跟著一個殺手的尸體倒在地上,野狼等人趕了過來.

那七八名本待要圍向葉凌飛身邊查看葉凌飛到底如何的殺手此刻突然轉過身去,就在這空檔,就看見葉凌飛突然動了.他從地上滾到一邊,右手握著一把手槍,啪,啪,啪的槍聲響起,幾名殺手應著槍聲倒在地上.

史密斯此刻沒有心思考慮如何干掉葉凌飛,他眼見著狼牙的人把他們圍在倉庫里,暗叫不妙.一腳踹開窗戶,翻身躍出了倉庫.

野獸手里端著重機槍,首當其沖,沖到葉凌飛面前.看見葉凌飛胸口上至少有四個槍洞,野獸咧著大嘴笑道:"老大,還是我地防彈衣好用,看見了沒有,就得美國貨,這美國鬼子的東西比小日本的可強了很多."

"少在這里給我羅嗦,一個也不許放過,全部干掉."葉凌飛怒了,他從地上爬起來,腳步有些踉蹌,雖說子彈沒有射進他的身體,但子彈的沖擊力可是讓葉凌飛感覺身體劇烈的疼痛.安琪這時候急忙跑過來攙扶住葉凌飛,關切地問道:"撒旦,沒事嗎?"

"我沒事,娘的,斯特文這混蛋一定跑了,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都要把這個混蛋給我堵住,我這次絕對不能眼睜睜看著斯特文從我的眼皮下跑了."

"放心吧,斯特文這次跑不掉地."安琪說道.

葉凌飛點了點頭,他踉蹌走到周欣茗身邊,親手解開綁在周欣茗身上地繩索.周欣茗顧不得和葉凌飛多說,趕忙去看已經昏過去的白晴婷,再確定白晴婷僅僅是昏迷過去後,她才放下心來.

白景崇也被狼牙地人救了下來,白景崇哪里經過這種事情,他早就昏過去了.這樣也好,葉凌飛也省得和白景崇解釋這一切了.葉凌飛讓周欣茗立刻送白晴婷和白景崇父女倆人去醫院,而他則要去追殺斯特文.

周欣茗現在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白晴婷,現在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只得點了點頭.

史密斯從倉庫里面跳到外面,剛跑了沒幾步,就被"尖刀"一槍撂倒,還沒等這家伙爬起來,尖刀的一梭子彈全打在史密斯身上,把這家伙打成了蜂窩煤.

"斯特文,這次你跑不掉的,我一定要親手干掉你."葉凌飛上了車,催促野狼快開車.野狼一點頭,說道:"撒旦,你放心吧,這次就讓斯特文插上雙翅也飛不了."說著,野狼一踩油門,這輛車竄了出去,沿著斯特文剛才開車跑的方向追了上去.

上篇:第三集 第301章 行蹤徹底暴露     下篇:第三集 第303章 紙終究包不住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