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314章 我是家里蹲大學畢業  
   
第三集 第314章 我是家里蹲大學畢業


眼看著警車呼嘯離去,葉凌飛這才返回自己的車里.他拿著手機,撥打了孫宏的手機.

"孫宏,幫我一個忙."葉凌飛沒有任何轉彎抹角,打通孫宏的電話後,直截了當地說道:"你在監獄有人嗎?"

"有倒是有,只是我不明白我能幫葉先生什麼忙?"

"有幾個人得罪了我的朋友,我想他們會很快進監獄.等到了監獄里,我就麻煩你幫我整他們,倒也不急,慢慢整吧,最好能讓這些家伙出來時,連他們的爹娘都不認識他們."葉凌飛笑道.

"這個沒問題."孫宏答應得很干脆,像他們混黑道的人,在監獄里面有很多的人.這監獄里面的事情是說不清楚的,監獄和外面的社會一樣,都並非像普通人想的那樣.

孫宏等葉凌飛說完後,他也笑著說道:"葉先生,你不給我打電話,我還想給你打電話.我這里剛好也有一件讓我為難的事情,和葉先生也有關系."

"和我有關系,說吧,什麼事情."葉凌飛問道.

"葉先生,其實也不是啥大事,就是我們龍頭的那個寶貝孫女不知道為什麼找到我,她要知道有關你的事情.你知道的,我不敢得罪這個小祖宗,那可是我們龍頭的寶貝,大家都是讓她三分,那可是說一不二的.我就把葉先生的真名告訴她了,順便提到了葉先生所在的公司,但我卻沒有透露葉先生的住處.我也是很為難,沒辦法的."

葉凌飛笑了,他輕描淡寫地說道:"我還當什麼大事呢,我的名字又不怕被別人知道,你說就說吧,我不會介意的."

"葉先生,我知道這個小祖宗有些盛氣凌人.但我保證她人很好,而且沒有涉足黑社會.一旦她要是觸犯了葉先生.請葉先生多多原諒,不要和她計較.至于葉先生說的那件事情,我一定會讓葉先生十分滿意."孫宏在心理有一個陰影.那是葉凌飛那天晚上帶給他的.恐怕在斧頭幫,不僅孫宏一個人對葉凌飛忌憚,幾乎知道那天晚上事情地人心理都多多少少產生了陰影.就連蕭朝陽都認為葉凌飛這人很不簡單,叮囑斧頭幫的人不要得罪這個人.

"呵呵,放心吧,我不會和一個小丫頭計較地."葉凌飛沒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掛了電話之後,葉凌飛心情大好.嘴里哼唱起一首流行歌曲,發動了車子.

白晴婷和周欣茗逛了一天的街,大包小包.買了一大堆東西.從衣服到飾品,再到化妝品….,這兩人大有要把商場搬回家的意思.

女人心情不好地時候喜歡購物,女人心情好的時候也喜歡購物,總之不管女人心情好還是不好,都是喜歡購物.

購物是女人的天性,就像男人總喜歡用下身去思考一樣,這都是與生俱來地.

葉凌飛返回來時,看見白晴婷和周欣茗已經在吃飯.倆人侃侃而談.完全不理會葉凌飛.葉凌飛臉皮夠厚,明知道這兩人是有意如此.偏偏厚著臉皮坐到倆人的對面,笑嘻嘻說道:"今天都遇到什麼有趣的事情,和我說說吧!"

"沒啥事."白晴婷沒好氣地說道,"和你無關."

"老婆,干什麼這樣啊,我可是沒干什麼事情.我一不偷,二不搶,三不吸毒,四不剽竊,五…..."

周欣茗打斷了葉凌飛的話,說道:"葉凌飛,我知道你是好人,要不要我代表政府給你頒發一朵大紅花."

"敢情好,最好還有獎金."葉凌飛那臉皮厚得就是針都刺不破,順著周欣茗的話說道:"我這人就喜歡錢."

"美得你!"白晴婷放下筷子,拿過來放在旁邊的餐巾,抹了抹嘴角.站起身,招呼周欣茗道:"欣茗,我去換衣服,等下我們出去玩."白晴婷這句話雖說是對周欣茗說地,但卻是故意說給葉凌飛聽.白晴婷說完,就朝樓上走去.周欣茗也把筷子放下,跟著白晴婷上了樓.

葉凌飛孤零零坐在餐桌前,他肚子有些餓,眼看著這桌子上兩盤沒動過的菜,本想拿筷子吃點飯,但不知道為何總感覺白晴婷和周欣茗要出去這件事情在他心里堵著.這都大半夜了,兩人出去又能去哪里,無非是酒吧.這樣一想,葉凌飛可就放不下心來.筷子也沒拿,飛快地上了樓.

周欣茗穿了一條暗藍色的緊身牛仔褲,腳上穿著平底皮鞋,拿著手包剛打開房門,就看見葉凌飛站在走廊里面來回走著.葉凌飛眼看著周欣茗下身穿著牛仔褲,上身是一件黑色緊身夾克,臉上刻意化過妝,顯得十分嫵媚.他趕忙一縮身,回到自己地臥室里面,但他的頭卻伸出來,嘴里嘟囔道:"該死的丫頭,打扮這樣性感,難道是去釣凱子?"

周欣茗推開白晴婷的房門,閃了進去.

"晴婷,我剛才在門口看見葉凌飛,他看見我後,立刻縮回房間."周欣茗右手關上房門,笑著來到正在化妝的白晴婷面前.她把手里拿著的手包放在白晴婷的床上,一屁股坐在白晴婷背後的床上,不肯定地說道:"我們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分了,你說他會相信嗎?"

"怎麼不會!"白晴婷從梳妝鏡里沖著周欣茗笑道:"我現在有些了解這家伙了,他看起來無所謂,但殊不知心里如何緊張呢.沒看見我剛才說要出去玩時,他緊張成什麼樣子."白晴婷對著鏡子轉了轉身,看看自己的衣著打扮如此.

就看見白晴婷兩腿上套著黑色地打底褲,把兩腿繃得又細又直.穿著一條格紋毛呢短裙,剛好到白晴婷大腿地三分之一.只包住她的粉臀,卻將兩條修長地美腿完整地暴露出來.上身是一件灰色的針織衫,外面是一件紅色的短款式斗篷外套,腳上穿了一雙紅色短靴.

這全套的衣服都是下午在商場里買來地,就是為了晚上出去玩時穿的.白晴婷這一身打扮就讓周欣茗看見了,都禁不住地誇獎連連.

"哼,我就不相信這次不讓那混蛋吃醋.我今天就出去玩,看他能怎麼辦."白晴婷拿起自己地手包.和周欣茗走出了走廊.

走廊里面空無一人,也不知道葉凌飛此刻躲到哪里去了.白晴婷和周欣茗走到葉凌飛臥室的門口,白晴婷故意地說道:"欣茗.你說我們去哪里玩好,我很少出去玩,都不知道哪個地方的人多.嗯.最好帥哥多點地地方,咱們倆人一出現,保證把那些男人迷得神魂顛倒."

周欣茗在一旁附和著,兩人眼見葉凌飛的房間沒有任何聲響,心里都有些犯了嘀咕.周欣茗和白晴婷故意下樓時,發出很響的聲音.一直走到別墅地門口,也沒有看見樓上有任何的反應.

"晴婷,該不會是他被氣昏過去了吧.要不要我們去看看?"周欣茗遲疑地問道.

白晴婷也沒了主意,沒有剛才那般自信了.她的兩手捏著自己的包帶,猶豫不決,遲疑地說道:"要不我們把車發動起來,就在門口停著,我想他聽到汽車聲音後,說不定會出來.如果他真不出來,那我們就真找來兩個帥哥,故意帶回來.我就不相信他不吃醋."

"這樣不好吧.我怕他真會被氣到."

白晴婷咬著剛打了唇紅的嘴唇,說道:"那咱們怎麼辦.都這樣了.要是我們回去的話,說不定會被他笑話死,我們以後還怎麼教訓他.不行,今天晚上我豁出去了."白晴婷說得很堅決,但很快,白晴婷地語氣軟了下來,叮囑道:"欣茗,你帶槍了嗎,我畢竟沒有晚上出去玩過,有些擔心."

"我沒想到出去玩也要帶槍啊."周欣茗經白晴婷這一提醒,也擔憂地說道:"晴婷,要不你在這里等我,我回房間把槍帶出來.我當警察得罪了不少人,尤其是抓了不少的小混混,要是就咱們倆人去玩的話,我怕一旦有什麼事情,我保護不了你.我看我還是回房間把槍取出來,帶在身上也安

白晴婷也點頭,對于周欣茗地說法很認同.雖說白晴婷以前也晚上出去過,但都是和一些熟悉的朋友或者去見客戶,並沒有晚上去過酒吧.一想到自己和周欣茗打扮成這樣,要是出現在酒吧里面的話,不知道會不會引來一群男人.說她不擔心,那是假話.白晴婷這個時候有些後悔,自己怎麼想出這個辦法來.現在有點騎虎難下,只能硬著頭皮出去了.

周欣茗剛轉過去,就聽到傳來一陣汽車駛過來的聲音.白晴婷和周欣茗扭頭望去,只看見葉凌飛開著白晴婷那輛奔馳S40停在門口.葉凌飛落下車窗,對兩人招手道:"上車吧,我送你們出去玩."

白晴婷和周欣茗對視一眼,心里暗暗小得意,葉凌飛這樣做正中她們的下懷.倆人下午逛街時,白晴婷就想到了這個辦法.她就是想讓葉凌飛吃醋,剛才葉凌飛的反應有些出乎倆人的意料,眼看著葉凌飛反應冷淡,倆人心里難免失望,就在打算硬著頭皮出去轉轉時,葉凌飛剛巧把自己送了上來.

雖然心里很得意,但白晴婷卻裝出不情願的樣子道:"我們出去玩,你跟著干什麼."

"我是你們的保鏢,要是有人敢對你們不利,我就幫你們擺平.再說了,要是這酒喝多了,我還負責送你們回來,總比那些男人送你們回來安全多了."葉凌飛笑呵呵說道.

"你送我們回來更危險,我看還是算了吧."白晴婷嘴里這樣說,但她卻一步邁到車前門,伸手拉開車前門,坐到副座上.周欣茗也不需要回去拿槍了,她對葉凌飛地實力很信任,只要葉凌飛在她們倆人身邊,這不管到哪里去玩都不用擔心安全問題.周欣茗打開後車門,也上了車.

葉凌飛眼見著白晴婷和周欣茗都上了車,他提醒白晴婷綁好安全帶,開著車出了南山別墅.

"不知道你們倆人打算去哪里玩?"葉凌飛一邊開車,一邊問道.

"去酒吧.找男人最多地地方."白晴婷那是毫不隱諱,白晴婷越是這樣.越讓葉凌飛心里好笑.這不明擺著是故意氣自己嗎,也不清楚這白晴婷和周欣茗是怎樣想的,竟然用這種很弱智地手段來氣自己.葉凌飛當然不能在白晴婷面前表露出他已經看透白晴婷的心意.他顯得醋意濃濃,不悅地說道:"老婆,這樣不好吧.我可是你的老公,難道你就不怕我吃醋?""哼,我可沒說你是我的老公.我現在反悔了,不行嗎?"白晴婷把嘴巴撅起來,"再說,就是說和你登記了.也不代表我就把自己賣給你,要被你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憑什麼讓你們男人出去玩,卻不讓我們女人出去玩.總之.我今天晚上就要出去玩."

"好,好,出去玩.我也沒說什麼,就是提醒你那些酒吧都很亂.你想啊,酒吧里面人擠人地,就算被人擠到了,你也不能怪人家.這樣的話,問題就來了,有些男人專門喜歡混在人堆里面趁機占便宜.趁著人家女孩子不注意.就去摸人家地屁股.這還是輕的,要是有些人趁著擁擠時候把手伸進女孩子的褲子里面.那可就完了.那髒兮兮地大手在女孩子的下身摸索著,雖說不至于失身之類,但總歸不好,你說是不是?"

葉凌飛這麼一說,就看見白晴婷臉上閃過一絲驚慌.她並沒有去過那種酒吧,真不清楚那里到底是什麼樣子.眼見著葉凌飛說得跟真的一樣,白晴婷就相信酒吧那種場所確實這樣亂.一想到要是被別地男人占了便宜,白晴婷就感覺一陣惡心.

"我才不相信你說的話,哼,你就嚇唬人."雖說白晴婷嘴上還是十分強硬,但她的眼睛卻出賣了她.她的頭微微一轉,用試探的目光和周欣茗對視一眼.周欣茗雖然知道酒吧里面並非像葉凌飛所說的那樣亂,但在一些酒吧里面確實有些很流氓地男人喜歡占女孩子便宜,再加上她一直認為酒吧並不是好地方,因此,當白晴婷看她時,周欣茗微微點了點頭,那意思就是給白晴婷肯定的答複.

白晴婷這次徹底相信,她可不想被那些男人占了便宜.但在葉凌飛面前也不能說因為自己害怕被別的男人占了便宜而不敢去酒吧.她想起自己曾經和朋友去過一家不錯地酒吧.那家酒吧是座落在湖邊的船上,整座酒吧看起來更像是一條停在湖邊的大船.

白晴婷指引著去那家酒吧的路,那個酒吧是座落在園心湖的湖邊.這圓心湖是一座人工湖,這圓心湖所在的公園原來是清朝康熙年間工部尚書王閑的私人園林.這里本來還有一座大宅子,只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間被當作四舊給鏟平了.後來這里就被改建成公園,當初王閑的私人園林也就剩下這圓心湖了.

與其說這叫一家酒吧,不如說更像是一個酒廊,是依著湖邊而建,從外觀上看倒像是一條停在湖邊的船.

沿著仿木地台階而上,就進去入這家酒吧.

酒吧里面回蕩著爵士地音樂,這家酒吧是一家爵士樂酒吧.

酒吧里面的燈光有些昏暗,但比起市區里那些彌漫著淫靡地酒吧來說,這家酒吧給人一種心靈可以放松,靜下心來享受喝酒樂趣的地方.

酒吧里面有五六十名客人,比起那些動輒上百人的酒吧來說,這里的客人明顯偏少,但從那些客人的衣著上看,卻看得出來,來這里喝酒得都是一些層次很高的人.頗有點小資的味道,這里是一處那些承受巨大壓力的高級管理人員在下班之後,可以放松的心靈港灣.

沒有鋼管舞,也沒有身著超短裙的女郎,有的只是一些身著制服的女侍應生.

葉凌飛和白晴婷,周欣茗沒有坐在大廳里的座位,而是坐在吧台前.葉凌飛要了三瓶百威啤酒,這是他有意如此.果不其然,就看見白晴婷的眉頭皺了起來,她把嘴巴撅起來,不滿地抱怨道:"難道這里就沒有其他喝的."

"來酒吧不和啤酒還能喝什麼,知道中國的啤酒為什麼暢銷嗎,就是因為來酒吧喝酒的人都喝啤酒.這啤酒比起洋酒來說可好啊,養胃,滋養身心,更重要的是可以滋陰補陽."

周欣茗聽葉凌飛這番胡扯,忍不住地笑起來,她輕聲笑道:"晴婷,別聽他胡說,男人都喜歡喝啤酒.咱們倆人不管他,讓他一個人喝吧."周欣茗叫過來吧台的調酒師,讓這名看起來很英俊的年輕調酒師給她們倆人調兩杯適合她們喝的酒.

很快,兩杯調制好的"浪漫玫瑰"就推到白晴婷和周欣茗身前.白晴婷輕抿著那紅色的酒水,滿意地對那名調酒師點了下頭.白晴婷這動作一半是對調酒師調制的酒很滿意,另一半是示意給葉凌飛看.葉凌飛沒有半點的尷尬,依舊喝著啤酒,嘴里嘟囔道:"我可是窮人,調一杯酒至少百來塊,我還是喝我的十塊錢的酒舒坦."

白晴婷和周欣茗倆人被葉凌飛這副厚顏無恥的說法搞得沒辦法了,倆人只得搖頭,像葉凌飛這種人,那是誰遇到都會頭疼的.

三人剛坐下不久,坐在大廳一張桌子里的那兩名金發的年輕人端著酒杯走了過來.他們倆人走到白晴婷和周欣茗的身後,用英語很有禮貌地問道:"請問,我們可以坐在這里嗎?"

"不!"葉凌飛那是反應極快,幾乎是脫口而出.等他這一句話也說出來了,葉凌飛也後悔了.他對白晴婷的心理那是摸得一清二楚,自己要是不反對的話,說不定白晴婷不會允許這兩名外國人坐下.但現在情況可不同了,白晴婷完全就是和他賭氣,一聽到葉凌飛說不,白晴婷反倒笑道:"當然不介意,很歡迎兩位."

那兩名金發年輕人坐到周欣茗一側,本來其中一名外國年輕人本打算挨著白晴婷坐,但看見葉凌飛坐在白晴婷身邊,用眼睛瞪著他,那年輕人笑了笑,只得挨著自己的同伴坐下.

周欣茗有意和這兩名外國人拉開距離,如果今天不是白晴婷提議用這種方式氣葉凌飛,她是不會來這里喝酒.

那兩名年輕人很健談,首先介紹了他們.原來這兩人都是來望海市工作的英國人,倆人畢業于英國的牛津大學,他們是被英國的公司派到望海市指導這里的工作.但這兩名英國男人詢問白晴婷和周欣茗的名字時,葉凌飛用漢語罵道:"洋鬼子,沒安什麼好心眼,看你們兩個長得猥瑣樣,傻子也知道是想騙女孩子上床.哼,外國人流行群P,誰知道這兩個外國人玩沒玩過3P."

白晴婷雖然不明白所謂的3是什麼意思,但葉凌飛說得前面的話她還是聽明白了,忍不住伸出左手狠狠捏了一把葉凌飛大腿,沒好氣地說道:"怎麼了,吃醋了.哼,你這人就會造謠.我怎麼看這兩人比你帥氣多了,人家怎麼說都是牛津大學畢業的,你呢,你是哪里畢業的?"

"老子是家里蹲大學畢業,後去英國,美國,德國等多國深造."葉凌飛那也是不甘示弱葉凌飛這一句話讓白晴婷再也無法緊板個臉說話,她撲哧笑了.周欣茗也笑了起來,她的目光不經意和葉凌飛望過來的目光碰到一起,周欣茗心里一動,感覺今天晚上葉凌飛這家伙又要搞出什麼事情來.

上篇:第三集 第313章 手段太卑鄙     下篇:第三集 第315章 注定會是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