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317章 情竇初開  
   
第三集 第317章 情竇初開


陳玉婷一直都是以堅強的女強人形象出現在新亞集團,以至于新亞集團很多員工私下議論陳玉婷為冷豔少婦,沒有感情,只想著工作.

新亞集團為數很多的職員知道陳玉婷單身帶著一個兒子,論陳玉婷的姿色雖不如那些少女光亮,卻獨有少婦的韻味,比起那些少女不精床事,這陳玉婷可是熟婦,在床上別有一番韻味.

不消說一些中年的男人,這其中就包括錢常南和孫睇,對陳玉婷也垂涎三尺,就連一些剛畢業的年輕人也是渴望能一親香澤.那錢常南最開始和陳玉婷並非像現在這般水火不容,錢常南曾經鼎力支持過陳玉婷的工作,只是後來錢常南屢次暗示陳玉婷和他上床,偏偏陳玉婷壓根不理錢常南這茬,而且拒絕的態度異常強硬.再加上隨著陳玉婷擔任副總,在一些項目問題上也和錢常南的意見不同,這兩人的關系才到今天這般水火不容.

至于孫睇,那就更不用提了,陳玉婷幾乎每次就沒給他好臉色,以至于孫睇極u能意淫一下,卻不敢在陳玉婷面前放肆.

新亞職員所見到的僅僅是陳玉婷那堅強的一面,卻看不見陳玉婷身為女人那隱藏在心里的懦弱.每個女人都有懦弱,只是有些女孩子表現出來,那就被男人認為有女人味道,憐香惜玉起來.偏偏這陳玉婷只表現堅強一面,倒給很多的男人誤會陳玉婷是一個沒有弱點的女強人.

陳玉婷身為女人,在她唯一精神支柱肖宏宇失蹤之後,她就褪去身上女強人的堅強,暴露出她身為一個女人,身為一個母親懦弱的地方.

和別的母親一樣,陳玉婷在肖宏宇離家出走後,幾乎要急瘋了.打遍了他所有同學的電話,但沒有一個人看見肖宏宇.昨天是周末,陳玉婷本打算帶肖宏宇去買筆記本電腦,這是她答應自己兒子地,考慮到自己的兒子平日很老實,就算買台筆記本電腦也不會上網亂玩,再加上肖宏宇學英語也需要經常用到電腦,于是就打算趁著自己放假,給兒子買筆記本電腦.

但沒想到肖宏宇的房間卻空無一人,陳玉婷並沒有多想.還以為肖宏宇一大早就和同學約好出去玩了.結果陳玉婷一直等到晚上也沒有看見肖宏宇回來,這下子她可慌了神.結果一通電話下來,他的同學都不知道肖宏宇在哪里.陳玉婷又打給自己的媽媽,詢問小宇是不是回家了,結果是同樣的結果.肖宏宇都不在.

這下子陳玉婷是徹底慌了神,開車沿著家門口那條大街就找開了,一直找到凌晨三點,也沒有找到肖宏宇.陳玉婷擔心自己的兒子要回家的話,看見自己不在家,不知道會不會害怕,又趕忙開車回家.結果令她大失所望,肖宏宇並沒有回來.

陳玉婷找不到肖宏宇,又擔心肖宏宇出事.她怕肖宏宇被人綁架了,于是就守在電話前,一動不動,一直就這個姿勢坐到葉凌飛來.

此刻的陳玉婷那是沒了主意,方寸大亂.當葉凌飛這一出現,陳玉婷就如同有了主心骨一般,撲在葉凌飛懷里放聲大哭起來.把心里的郁悶都發泄出來.

陳玉婷那豐滿地熟女的身軀撲在葉凌飛懷里,豐腴的美胸緊貼在葉凌飛胸口,如同兩團面團一般被葉凌飛的身體擠壓成一團.葉凌飛抱住陳玉婷後背,在面對著陳玉婷這樣一名令男人無法抗拒的熟女,此刻地葉凌飛心里沒有半點欲火,他更多的是對陳玉婷的憐惜.

不忍心看見陳玉婷這般憔悴的模樣,葉凌飛坐在椅子上,把陳玉婷肥美豐滿的臀部放在他大腿上.一手摟住陳玉婷的後背,另一手摩挲著陳玉婷那韻味十足的俏臉.葉凌飛用手擦干陳玉婷臉上地淚水.安慰道:"玉婷姐.不會有事情的,相信我.現在你需要好好休息.你看你的眼睛布滿了血絲,一定是昨天一晚上沒睡覺."

"我睡不著,一想到小宇,我就睡不著.我想出去找小宇,但有害怕小宇打電話回來,我不敢離開電話."陳玉婷抽泣著,她的兩手摟住葉凌飛的脖子,沒有任何主見詢問著葉凌飛該怎麼辦.

"你現在聽我的,回臥室睡覺,我保證當你一覺醒來時,就能看見小宇站在你的面前."葉凌飛也不管陳玉婷是否同意,抱起陳玉婷那豐滿地身體直奔陳玉婷的臥室而去.

葉凌飛抱著陳玉婷走進臥室,房間里面彌漫著淡淡地香味,寬大的床上被褥疊得整整齊齊,臥室地擺設也頗具匠心,靠窗邊是一張紅木桌子,上面擺放著魚缸,三條金魚在魚缸里暢快的游來游去.魚缸邊放著一套紫砂茶具,葉凌飛倒沒想到陳玉婷也喜歡喝茶,這套講究的紫砂茶具絕對不是用來擺設的.

葉凌飛沒有細看下去,他把陳玉婷平放在床上,脫去陳玉婷的拖鞋.陳玉婷腳上還穿著黑色的絲襪,陳玉婷那滑嫩的小腳被絲襪緊緊裹住.葉凌飛沒有多想,慢慢脫去陳玉婷的黑色絲襪.

"玉婷姐,你先睡一會兒,瞧你這臉憔悴的,我這就出去幫你找小宇."葉凌飛拉過來蠶絲被,蓋在陳玉婷地身上.看著陳玉婷那憔悴地臉,心疼地用手摩挲著陳玉婷的臉龐,好言安慰.

陳玉婷一夜未睡,早就疲憊不堪.只是因為擔心小宇打電話回家,才強作精神坐在電話邊.現在一躺到床上,陳玉婷地眼皮就如同灌了鉛一般,心里提醒自己不要合上眼皮,但卻再也睜不開.

葉凌飛摩挲著她的臉龐,輕輕安慰著陳玉婷.陳玉婷漸漸進入夢鄉,時間不大,就進入了夢鄉.

葉凌飛悄悄離開陳玉婷的臥室,順手帶上房門.他坐在客廳的椅子上,考慮著肖宏宇會去哪里.肖宏宇十有八九是賭氣離家出走,勢必身上沒帶多少錢.既然肖宏宇沒有去找他同學.那肖宏宇一晚上都能去哪里?

葉凌飛想了半天,忽然想到了紀雪.紀雪似乎一直和肖宏宇關系不錯,那次在KTV,就是紀雪這小丫頭帶肖宏宇去了.肖宏宇一定和紀雪走得很近,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說不定紀雪能知道肖宏宇此刻在哪里.

電話里面紀雪的聲音也是有氣無力,聽到葉凌飛問她肖宏宇在哪里.紀雪像是遇到大救星一般喊道:"葉大哥,快來救我吧,我和這個小子都在網吧待了一晚上,直到現在他還不肯走.我也不知道他那根弦不對了,我發誓我從未勾引過他,求你救救我吧!"

葉凌飛沒有和陳玉婷打招呼說他找到肖宏宇,葉凌飛眼見陳玉婷剛剛睡著不久,不忍心打擾.反鎖上陳玉婷家的防盜門之後,立刻開車趕到紀雪所說地那家網吧.

一走進網吧里面,葉凌飛就被網吧里面惡劣的環境嗆得直皺眉.不說這家網吧內光線如何昏暗,就里面那濃重的煙味和臭味就讓葉凌飛感覺頭疼.靠近門口有一台電腦前,一名光著膀子的二十來歲的年輕人把鞋脫下去,赤著腳搭在電腦桌上,一陣陣惡臭從那男人的腳丫子里發出來.就在這男人的旁邊.一名年輕人手里拿著面包,正在一個勁兒地啃,看得葉凌飛直想吐.

他沒有多待,直奔大廳最里面的那排電腦,紀雪告訴葉凌飛她和肖宏宇就坐在那里.等葉凌飛到了那最里面那排電腦前,果然看見紀雪和肖宏宇孤零零坐在最里面兩台電腦前.肖宏宇一個勁兒地按著鼠標,雖然臉色蠟黃.但他卻強打精神,依舊在打著游戲.而身邊的紀雪外套打在她身邊的椅子上,只穿著一件黑色地毛衣.打著哈欠,半靠在椅子上看著電腦熒屏.

葉凌飛直接走過去,一直到了肖宏宇身邊,戴著耳機的肖宏宇也沒有發現葉凌飛來了,反倒是紀雪看見葉凌飛過來了,趕忙站起身來,剛想打招呼,卻看見葉凌飛的臉色陰沉,紀雪很知趣地讓到一邊.

葉凌飛右手搭在肖宏宇運動服上衣的肩膀上.他也不說話.一直到肖宏宇感覺有些不對勁兒,摘下耳機回頭看見葉凌飛時,葉凌飛才冷笑道:"玩得很高興吧!"

肖宏宇並沒有把葉凌飛放在眼里.他有些冷漠地把頭又轉回電腦前,正想操作鼠標把游戲里面的那頭怪獸打死,卻感覺臉蛋子被葉凌飛狠狠打了一把,一下子把他身子打得斜了過去.

肖宏宇以前是一個很聽話地孩子,只是跟著紀雪到處玩之後,這性格也有了變化.陳玉婷一直忙于工作,疏忽對兒子的管教,哪里想到一直很乖巧的兒子變了呢.

"操…!"肖宏宇本能剛罵出一句,就被葉凌飛一腳踹了過去.葉凌飛那是手下留了情,如果不是看在陳玉婷的份上,他這一腳至少把肖宏宇踹在地上半天爬不起來.盡管如此,肖宏宇還是被葉凌飛踹倒在地上.

"你再罵一句試試,我今天就把你廢在這里,小兔崽子,不學好,學人家罵人了.來,我就站在這里,你給我再罵一個字來聽聽."葉凌飛也不知道怎麼就來這樣大火氣,右手指著肖宏宇的腦袋就罵了起來.他的聲音很大,網吧里面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過來.葉凌飛把腦袋轉向那些上網地人,吼道:"你們看個屁,老子現在心情不爽,你們再看我一眼,我就把你們的眼珠子挖出來."

一看葉凌飛那架勢挺嚇人,這些人趕忙把目光轉過去,只有對面有兩個光著膀子的小年輕兒聽了葉凌飛這話後,騰得站起來,其中一名把放在電腦桌前的啤酒瓶子抄了起來,對著葉凌飛腦門子砸過來,嘴里罵道:"你裝什麼裝,我還沒說話呢,你倒裝起來."

網吧里面三教九流的人都有,這兩個年輕人看樣子也不過十七八歲,一看樣子就不是善茬子.

那啤酒瓶沒有打中葉凌飛,重重打在牆上,摔成了碎片.

"紀雪,給我把這小子扶起來.跟我走."葉凌飛對身邊的紀雪簡單說一句,一轉身,直奔那兩個小年輕兒而來.那兩個小年輕兒一人拿著一把椅子,氣勢洶洶奔了上來.還沒有等這兩個小年輕兒掄起椅子,葉凌飛左右手就是兩拳,一人一拳,快如閃電.這兩個小子的門牙全被葉凌飛打碎,一張口,滿嘴地鮮血夾雜著牙齒吐了出來.

這還沒有完,葉凌飛順手拎起一把電腦桌前的椅子.對著這兩個小年輕人的腦袋就砸了下去.一人一下,倆人全被砸倒在地上.葉凌飛剛才肚子有氣,因為陳玉婷地緣故不能對肖宏宇發,現在有兩個倒黴蛋自己送上門來,葉凌飛把滿肚子的氣全發泄在這兩個小年輕兒身上.眼見這兩個人被打倒在地上.縮成一團,掄著椅子一通砸下去,一直把這兩個小子砸得在地上哭爹喊娘地求饒.

葉凌飛沒有理會,劈頭蓋臉砸下去,那把椅子的腿兒竟然被砸彎了,葉凌飛這才把夾雜著血跡的椅子扔到一邊,對著這兩個年輕人又是狠狠踹了兩腳.罵道:"小兔崽子.你們是誰家的孩子,你們父母是干什麼的,不服氣的話把你們父母叫過來,我一起收拾了.養個孩子不教育,學人家裝B,也不看看自己有沒有這份量.看你們這打扮是混子啊,有朋友嗎.全叫過來,我今天心情不爽,最好人多點.讓我打得爽點."葉凌飛說著抬腳對著一名年輕人的腦袋就是一腳,喝道:"說話,死了沒有,死了就給老子斷氣,別給老子我喘氣."

那兩個小子就躺在地上裝死,葉凌飛伸手招呼這里的網管.那名網管早嚇得腿腳發軟,顫顫悠悠走了過來.

"這是賠償你們網吧地錢,剩下地是這兩個小子的錢,如果這兩個小子沒有死地話.就把他們送到醫院里.如果死了,就幫我買兩口棺材."葉凌飛從身上拿出一疊鈔票.至少在七八千塊錢,交給那名網管.眼見那名網管哆嗦著不敢接,他把錢砸在那網管的手里,指著肖宏宇,對網管道:"以後,這個小兔崽子不允許再進來,要是讓我知道你們讓他進來,躺在地上的就是你了,給老子記住這句話."

葉凌飛說完,也不管這網管是否聽懂自己地意思,一轉身,就走出了網吧.肖宏宇被嚇白了臉,哆嗦著跟著葉凌飛走出去,只有那紀雪臉上浮現興奮的表情,忍不住說道:"太帥了."

網吧外面,葉凌飛後背靠在奧迪車的車身上,點著一根煙,質問道:"小兔崽子,你到底是怎麼回事,知不知道你媽都要瘋了,你倒好,卻在這里玩游戲,你是不是腦袋進水了."

肖宏宇被剛才血腥的場面嚇得臉色煞白,渾身哆嗦著,吞吞吐吐地說道:"我….我…我不想回家."

"為什麼?"葉凌飛這時候火氣消了一大半,心里核計自己要是這樣下去把肖宏宇給嚇壞了,那可麻煩了.怎麼說這肖宏宇不過十六七歲,還是一個孩子.他的聲音稍微緩和下來,盡可能讓肖宏宇聽起來不是過分害怕.

"我…我….我和媽媽….."

肖宏宇吞吞吐吐的說話方式讓葉凌飛心煩,忍不住喝道:"干什麼吞吞吐吐,有什麼事情給我一口氣說完."

被葉凌飛這樣一嚇,肖宏宇渾身一哆嗦,一口氣把事情的緣由說了出來.

原來那晚上被他媽媽罵了一通之後,肖宏宇第二天一大早就離開家.他先給紀雪打電話,想約紀雪出來,偏偏那時候紀雪因昨天晚上被朋友拉去喝酒,那時候還沒有醒過來.一直到下午地時候,肖宏宇再打過來電話時,紀雪才從床上爬起來.

紀雪從電話里面聽出來肖宏宇的聲音不對勁兒,怎麼說這肖宏宇現在都成了紀雪的跟班,雖然比紀雪大了一歲,但紀雪卻對肖宏宇呼來喚去,肖宏宇也是很聽紀雪的話,像是紀雪的私人跟班.紀雪就擔心起肖宏宇來,不得不答應肖宏宇和他出去玩.

倆人身上都沒有多少錢,紀雪一般出門都帶很少的錢,反正有大把的男學生請她,她自然不用擔心錢地問題.這肖宏宇剛和陳玉婷賭氣離家,身上本就沒帶多少錢,中午又吃了一頓飯,身上的錢就更少了.

這看電影是不行了,肖宏宇就建議和紀雪去網吧包夜.紀雪本不想去包夜,但挨不住肖宏宇的請求,只得答應下來.

今天早晨本來紀雪想回家,但肖宏宇卻沒有回家地意思.紀雪總感覺肖宏宇心里有事情,很擔心自己要是走了的話,肖宏宇會不會干出傻事,這才沒敢走.

聽完肖宏宇的話,葉凌飛皺著眉頭,盯著肖宏宇問道:"你媽媽為什麼會罵你,除非你干了什麼錯事."

"我沒有!"肖宏宇揚起頭,理直氣壯地說道:"我不認為我有錯,我就是喜歡紀雪,難道這也有錯,為什麼我不能談戀愛?"

"你…..你喜歡這丫頭?"葉凌飛先是震驚,緊跟著大笑起來.那邊的紀雪也是沒有想到肖宏宇會說喜歡自己,她同樣愣了愣,隨即紀雪咯咯笑道:"肖宏宇,你不是和我開玩笑吧?"

"我沒有和你開玩笑,我就是喜歡你."肖宏宇一副豁出去的樣子,他直視著紀雪的臉,一字一句地說道:"肖宏宇喜歡紀雪,一輩子都喜歡."

肖宏宇這句話在葉凌飛聽來就像小孩子過家家,小男孩會對小女孩說我要娶你,但多少年之後,恐怕這對當年玩過家家的男孩,女孩彼此都不記得對方的樣貌.在沒有進入社會之前,所有的承諾都是空談.喜歡和生活並不是一回事,只有愛情沒有面包也是不行地.

出于對紀雪地了解,葉凌飛也不認為紀雪這小丫頭會喜歡肖宏宇.紀雪曾經和葉凌飛有過親密接觸,從這點就能看出來紀雪這小丫頭是喜歡那種強勢的男人.紀雪家庭對她地教育使紀雪的人生觀很功利,紀雪別看只有十六歲,但她的心里卻很成熟,早就把她將來的生活定位即使不能嫁給有錢人,也要成為有錢人的女人.

恰恰出于對紀雪的了解,葉凌飛才感覺肖宏宇說這句話十分可笑.肖宏宇正處于青春期,對于女孩子有著特殊的感覺,尤其肖宏宇又和紀雪在一起.平心而論,紀雪現在這模樣已經很討男人喜歡了,剛發育的乳房,剛剛豐滿起來的臀部,以及那筆直芊細的細腿,這些足夠讓一名情竇初開的少男著迷.但這並不代表說肖宏宇就可以為這件事情和陳玉婷爭吵,因為在葉凌飛看來,紀雪根本就不會給肖宏宇這個機會,肖宏宇只是自己一廂情願而已.

他這一笑把肖宏宇笑得膽怯起來,不敢看紀雪那張俏麗的臉,低著頭,不肯說話了.

葉凌飛強行把肖宏宇塞進車內,本想讓紀雪也坐在肖宏宇身邊,卻沒有想到紀雪跑到前排坐下.葉凌飛也沒強求紀雪坐在後排,他開車把肖宏宇帶回了家.

上篇:第三集 第316章 陳玉婷的懦弱     下篇:第三集 第318章 那難忘的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