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320章 過去的情人  
   
第三集 第320章 過去的情人


多虧當時只有張淮生在場,張淮生自然不能解釋"小鋼炮"的意思,找個借口,張淮生溜走了.

葉凌飛把白晴婷拉到窗戶邊,低聲在白晴婷耳邊嘟囔幾句,就看見白晴婷的臉色立刻變得緋紅,抬起右腳狠狠踩了葉凌飛左腳的腳面一下,轉身就走.

白晴婷那可是穿著高跟鞋,這一下子疼得葉凌飛直呲牙咧嘴.他手扶著牆壁,一個勁兒地揉著自己的腳面.

周欣茗下班回到別墅時,就看見葉凌飛拄著拖把的把,左腳微微抬起,右腳著地,在客廳里面蹦著走路.

"怎麼回事?"周欣茗不知道下午發生的事情,看見葉凌飛怎麼左腳受傷,她輕聲問著正在擦門的吳媽.吳媽把抹布放在水盆里,站直身體,低聲在周欣茗耳邊小聲說道:"好像是大小姐踩了葉先生的腳,大小姐現在躲在臥室里面不敢下來,葉先生揚言要是讓他看見大小姐出現在客廳里,就讓大小姐……."吳媽又偷偷瞅了眼剛坐到沙發上的葉凌飛,低聲說道:"我看大小姐連晚飯都不敢下來吃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晴婷會把葉凌飛的腳弄傷."周欣茗滿心不解,雖然心里很擔心葉凌飛的傷勢,想去瞧瞧葉凌飛的左腳受傷是不是很嚴重,但又擔心被白晴婷看見,那樣會引得白晴婷不悅,只得暫時放在心里.沒管坐在客廳里的葉凌飛,徑直上了樓.

白晴婷在臥室里面來回走著,她自己都沒想到自己那一腳踩得如此重,這一回家就看見葉凌飛把拖把的頭卸去,用拖把的杆當拐棍正在客廳里面溜達.白晴婷心里有愧,聽到葉凌飛說要報複.早嚇得躲回臥室里面想辦法.

白晴婷不擔心葉凌飛的報複那是假的,誰知道葉凌飛會使出什麼卑鄙地手段來.見識過葉凌飛下午說林雪的手段後,白晴婷心里有幾分忌憚葉凌飛.

看見周欣茗回來.白晴婷就像看見救星一般,拉著周欣茗坐在床邊,嘴里說道:"欣茗,想想辦法,葉凌飛那個混蛋要報複我."

"這是怎麼回事?"周欣茗現在還是不解,她想知道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白晴婷被逼無奈,只得把下午發生地事情原原本本說了出來.當提到"小鋼炮"時.白晴婷臉一紅,嘟囔道:"人家哪里知道.都是這個混蛋氣我,我才踩了他的腳."

周欣茗心里怦怦亂跳,她和葉凌飛有過身體親密接觸,只有她最能理解葉凌飛所謂的"小鋼炮",一想到葉凌飛那強有力的沖擊.周欣茗心里就是一團熱,但又不能在白晴婷面前表現出來,只得掩飾道:"晴婷,要我說你下去道個歉,我想葉凌飛也不會計較的,他或許就是想和你鬧一鬧,畢竟咱們倆人一直都針對他,葉凌飛想借機和你拉近感情也說不定."

"萬一這混蛋發飆怎麼辦,他要是瘋起來可是什麼事情都干得出來."白晴婷心有余悸.猶豫不決地說道."要不你陪我一起去,萬一他對我不利.你可以幫我."

"我才不去呢,這是你惹出來的事情,呵呵,晴婷,我看你自己去處理最好."周欣茗鐵了心不陪著白晴婷過去.這里有一大部分出于她的私心,她想葉凌飛和白晴婷盡快捅破這層窗戶紙,這樣地話,自己就不需要忍得這樣痛苦,心里總感覺和葉凌飛有關系對不起白晴婷.

周欣茗這份心思又豈是白晴婷所能理解地,不過,白晴婷倒是認同了周欣茗的建議,把頭一揚,一副豁出去地樣子,決定去見葉凌飛.

葉凌飛坐在客廳里面,整個人躺在沙發里面,頭枕在沙發邊上,斜著身子正在看電視.他的左腳穿著襪子蜷在沙發里面.

白晴婷慢慢從樓上走下來,那雙美麗的明眸飄忽不定地掃著葉凌飛的臉.當白晴婷走到葉凌飛面前時,葉凌飛抬起眼皮,掃了白晴婷一眼,又把眼睛挪向電視.

"葉凌飛….對不起."白晴婷吞吞吐吐地說道.

葉凌飛把目光從電視上又挪向白晴婷,他冷著臉,沒有半點笑容,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冷哼一句道:"我好心去幫你地忙,最後反倒被你傷成這樣,寒心啊."說著,他翻身從沙發上坐起,穿好鞋,拄著拖把的把,說道:"我還是先回臥室吧,這輩子不能當好人啊,咳,算了,算了,我收拾下東西明天搬出去好了,省得我的左腳廢了."葉凌飛說話間,突然身體一晃,那根拖把杆滑了一下,葉凌飛似乎沒有防備,一下子摔回沙發上,拖把的杆也摔在地上,骨碌,骨碌滾出去很遠.

白晴婷心里著慌,她本就感覺心里有愧,剛才聽到葉凌飛那話,誤以為這次真讓葉凌飛生氣了.眼見葉凌飛一不小心,摔倒了,她連想都沒想,伸手去抓葉凌飛的胳膊,想拉住葉凌飛,但她那點力氣哪里拉得住葉凌飛,相反,反倒被葉凌飛帶倒進沙發上.

白晴婷整個人都摔進葉凌飛的懷里,她的身體壓在葉凌飛的身上,那高聳的酥胸緊緊壓在葉凌飛地胸口前.白晴婷聞到從葉凌飛地嘴里呼出的帶著誘惑味道地氣息,讓她感覺心頭一陣顫抖,兩手扶在沙發上,想站起來,卻沒有想到葉凌飛兩手出其不意抱住她的後背.白晴婷的嘴唇順勢親到葉凌飛的嘴唇上,那很久都沒有的感覺再次觸動著白晴婷腦海中那根情欲的神經.葉凌飛那條不安分的舌頭頂開白晴婷的貝齒,貪婪吸吮著白晴婷的香口.白晴婷貝齒微開,理智提醒她自己不能輕易屈服,但情欲卻控制著她的行為,她的貝齒沒有阻止葉凌飛的侵入,相反那條香滑的舌頭盡情纏繞著葉凌飛地舌頭.

葉凌飛的右手順著白晴婷的上身,滑進白晴婷地長褲內.她回家時,換上一條白色的休閑長褲,只是用褲口的紐扣束縛著長褲.但此刻,那顆紐扣早被葉凌飛撥開,葉凌飛的右手滑進白晴婷的長褲之內,一把按在白晴婷彈力十足的粉臀上.

白晴婷兩手抓著沙發,一時間忘記這里是客廳,就感覺酥麻的感覺傳遍全身.下身一陣發熱,她兩腿用力夾緊.以阻止葉凌飛那正順著她兩瓣粉臀之間地溝壑滑向她兩腿之間地大手.

果不其然.葉凌飛的右手被白晴婷地兩腿夾緊,葉凌飛並沒有用力突破.相反.倒是把白晴婷三角內褲卷在粉臀中間,兩根手指頭勾起那幾乎被卷成一條粗線的內褲.

這種感覺讓白晴婷的下身更加發燙,這種手段是以前葉凌飛沒有在她身上試過的,內褲就如同一根繩子在摩擦著白晴婷那嬌嫩的下身.白晴婷地那里本就敏感,哪里經得住這般摩擦.她下身很快感覺濕漉漉的.

白晴婷緊緊把嘴唇貼在葉凌飛的身上,她的粉臀極力扭動著.葉凌飛起了男性反應,下身高高撐起,死死頂在白晴婷下身.白晴婷第一次感覺到那要穿進她身體的感覺,忍不住呀得一聲,如同被電擊一般,從葉凌飛身上坐起.她兩腿分開,正坐在葉凌飛兩腿上,低頭看見葉凌飛那高挺的下身.抿著嬌豔的紅唇.嬌嗔道:"你這個壞蛋,你腳不疼了嗎?"

"腫了!"葉凌飛意猶未盡的伸出舌頭舔著嘴唇.兩手用力抓著白晴婷的粉臀道:"不信,你轉過身去看看."

"我才不看呢!"白晴婷言不由衷地說道,她扭動著粉臀,轉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粉臀面對著葉凌飛,弓著腰,把葉凌飛地襪子脫去,果然看見葉凌飛腳面上有一角錢硬幣大小地紫印,紫印周圍的部位都腫了起來,那是被她高跟鞋地鞋跟踩到的部位,看來葉凌飛並沒有說謊.

白晴婷的粉臀對著葉凌飛,恰恰白晴婷又彎著身子,查看葉凌飛的左腳,那粉臀被白色的長褲分成兩瓣,溝壑分明.白晴婷那粉臀本就性感,高翹圓潤,不需要撅起來也已經讓男人看上一眼就心神蕩漾,現在這一撅,那就是令人心里酥麻.葉凌飛兩手在白晴婷粉臀上用力一抓,就聽得白晴婷呀得一聲,把頭轉過來,嬌嗔道:"你這個色狼."

葉凌飛坐起來,從背後摟住白晴婷,兩手正握在白晴婷的酥胸上,嘴巴貼在白晴婷粉頸處,笑道:"老婆,這不怪我,要怪就怪你太勾人.我學壞,也是被你勾引的."

白晴婷用力扭了扭自己的臀部,發現被葉凌飛摟得不能動彈.俏目飛快掃了客廳一眼,發現吳媽和周欣茗都沒有出現在客廳里.她這才心放下來,要是讓別人看見自己這樣,不害臊死了.

"你放開我,不然我就要生氣了."白晴婷咬著嘴唇道,"誰知道你有多少女人,你這個色男人."

"你是我的老婆,我們登記過了,如果你不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我何必要和你登記結婚,現在我一出門,人家都知道我是有老婆的人了,上哪里找那些女人去.你也不想想,如果你不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不和你結婚的話,是不是我可以在外面自由找女人呢?"

"你敢!"白晴婷忍不住脫口而出,隨即她意識到自己這樣說那是告訴葉凌飛自己很在乎他,完全暴露了她的心意.但話說出口,白晴婷想收回來也晚了,索性她咬著嘴唇道:"欣茗,我可以接受,但是我不允許你有下一次."

葉凌飛沒有答應,他故意把白晴婷的臉掰過來,熱吻起來.被葉凌飛這一打茬,白晴婷倒忘記要葉凌飛承諾這一碼子事情.

葉凌飛的腳並不像他所表現的那般嚴重,只是要博得白晴婷的同情而以.白晴婷少不了生氣一番,扭了葉凌飛大腿好幾下.

吳媽把晚餐准備好,洗完澡的周欣茗也從樓上下來,三人坐在餐廳里面吃晚餐.雖然白晴婷和葉凌飛把那層窗戶紙捅破,但白晴婷和周欣茗還是坐在一側,把葉凌飛孤零零扔在對面.

"欣茗.我想起來了,昨天那輛車主找到了嗎,到底是誰膽子這樣大.敢在街區颼車."葉凌飛吃飯時,想到昨天晚上的那件事情,抬頭問道.

白晴婷不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她只記得自己被葉凌飛扶出酒吧,之後什麼事情都不記得了,更不記得還有颼車這碼事.今天的報紙並沒有報道有關昨天晚上發生的那起事故,白晴婷哪里會知道.聽到葉凌飛提起有人在街區颼車.好奇地問道:"怎麼一回事?"

周欣茗今天上班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電話詢問交通那邊地同事,想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那邊的同事很多人都是今天早晨上班後.才知道望海市出了這一碼子交通肇事.他們也不清楚,只是告訴周欣茗有什麼最新進展會通知周欣茗.

下午兩點多鍾,交警那邊地同事打來電話,告訴周欣茗昨天晚上飚車那人已經來自首,是一名望海市老板的兒子.他承認是他開車撞了人.

周欣茗很想去看看這小子長什麼模樣,敢在大街上颼車,簡直無法無天.但隨即又想到現在這些有錢人的孩子缺少管教,這種事情又不是一次兩次,專門有些人喜歡颼車.加上她最近的手頭案子不少,也就沒理這茬.

晚上聽到葉凌飛提起這碼事,她才把事情整個經過連同事情的結果敘述了出來.白晴婷聽完之後一陣擔心,現在的孩子太無法無天了,竟然在街區颼車.

葉凌飛點了點頭.既然這車主找到了.肇事罪是跑不了了.可能那個受害者的家屬能得到一筆賠償,但對于這名開車撞死人地年輕人不能被槍斃.未免感覺有些不公.

在葉凌飛心里,像這種有錢人家地孩子完全不顧別人生命的行為應該嚴懲,僅僅以肇事罪起訴完全是懲罰得太輕,應該殺一儆百,最好抓一個殺一個,看還有人敢颼車.當然,這只是葉凌飛心里想地,這並不現實.

既然這件事情有了下文,葉凌飛也就沒再想下去.葉凌飛卻不知道這件事情並非像他想像那樣簡單,有人當了替死鬼.那自首的年輕人也是沒辦法,車是他的,許忠恩如果本人不承認,從證據上看就是他撞死的人.再說許忠恩的老爸是人大副主任,要是他不頂罪地話,最後說不定還會搞個嚴懲.與其這樣,不如自己頂罪,反正許忠恩的父親自己找到他的爸爸,也不知道倆人談了些什麼,最後的結果就變成這倒黴蛋去頂罪.

這些事情都是幕後的事情,葉凌飛根本無法知曉,當然,葉凌飛也不關心.

三人吃完晚飯之後,就坐在沙發上一邊看電視,一邊聊天,葉凌飛和白晴婷之間關系複合,周欣茗也感覺沒有以前那樣大的壓力了.三人雖然都決口不提以後他們三人該如何生活,相處,但言談和舉止卻傳遞著葉凌飛可以一攬兩美,甚至于3P都是可能的.

最近的事情確實很順利,葉凌飛不免小得意起來,心里想像著要是和白晴婷,周欣茗倆人一起在床上玩3P時,自己是何等的幸福.

他這樣想地,不免臉上帶出淫蕩地表情來,被周欣茗瞧在眼里.她狠狠瞪了葉凌飛一眼,心里卻在考慮為什麼自己總是擺脫不了葉凌飛.

"換台!"白晴婷看電視看得好好得,忽然語氣不善招呼葉凌飛換台.周欣茗嚇了一跳,她的美目轉向白晴婷,想弄明白這好端端地怎麼會突然要換台.葉凌飛倒是明白,他呵呵笑道:"老婆,不就是安盛百貨的廣告嗎,值得你這樣生氣,要不咱們也打廣告,氣死那名死女人."

"怎麼打廣告,這時段是電視台的黃金廣告段,不僅要錢,還要有人才行.林雪的背景很深,不僅認識三教九流,和政府的關系也很好."白晴婷說著轉向周欣茗,"欣茗,我聽說她是某位政府高層的情人,周叔叔是副市長,知道林雪這女人到底是和誰有關系?"

周欣茗從來不過問她爸爸的事情,政府就是政府,她不想過多知道政府里面的事情.周洪森回家也決口不提政府里面的事情,至于逢年過節那絡繹不絕去她家送禮的人,周欣茗也視而不見,有時候,她會故意回避撞見這些人.

周洪森出于各方面的考慮,在廉政方面對自己,對家人要求很嚴格,就連周欣茗的媽媽在政府機關也僅僅是一個區政府的部門工作人員,而且這還是憑借真才實學去的.

至于逢年過節所收的禮物,也是悉數上繳.在政府里面,周洪森又不能讓那些以各種借口提禮物上門的人都提回去,也不能收,只能上繳.都說官場水深,稍有不慎,就會下台,為官之道就在于剛軟並用.

恰恰因為這點,周欣茗才不過問她爸爸那邊的事情,更不清楚這官場里面的事情.白晴婷問周欣茗,又豈能問出個所以然.

周欣茗搖著頭,說道:"我不是很清楚那些事情,我很少過問."

白晴婷了解周欣茗的性格,也沒追問下去,只是自言自語道:"林雪這女人不招惹最好."

"老婆,就算那女人有人又能怎麼樣,只要咱們越洋百貨的名氣大過安盛百貨,也不怕超不過安盛百貨.我看不如搞一場大型的活動,比如說時裝展,或者就是促銷活動."葉凌飛提議道.

"說得簡單,如果真那樣容易的話,安盛百貨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了.你沒聽說那女人說要花一千多萬請泰麗絲嗎,那女孩子可是被稱為英國最美貌的少女,其父親是英國著名的珠寶大王,之所以稱為模特,也僅僅出于愛好.錢不是問題,問題是林雪怎麼會請到這名國際上最紅的時裝模特之一,我相信林雪那女人又會借機炒作一番."白晴婷擔憂說道,"我們越洋百貨怎麼也追不上安盛,只能淪落為二流百貨公司了."

聽到白晴婷提到泰麗絲的名字,葉凌飛心頭一動.下午時,他第一次聽林雪提到泰麗絲時,葉凌飛並沒有太在意.在英國,稱呼泰麗絲這個名字的女孩子不知道有多少個,因此葉凌飛也沒有往別地方去想.

此刻,聽到白晴婷提到泰麗絲這個名字,又提起這女人的父親是英國的珠寶大王,葉凌飛就想到了那名被稱為英國最優雅,最美貌少女的泰麗絲.那可是葉凌飛最中意的一個女孩子,只是,後來葉凌飛決定和過去的軍火生意斷絕關系,才離開泰麗絲來到中國生活.後來,葉凌飛聽過野狼提到泰麗絲已經和英國一名年輕的貴族訂婚.葉凌飛也認為這對于泰麗絲來講,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加上葉凌飛這邊已經有了自己的生活,逐漸就沒有再去想泰麗絲.白晴婷這不經意提起泰麗絲,讓葉凌飛心頭一動,他沒有和白晴婷,周欣茗解釋什麼,僅僅說一句"他很累",就上了樓.

周欣茗和白晴婷不明白葉凌飛剛才好好的,怎麼突然就變得神神秘秘的,葉凌飛心里的想法又豈是這兩名女人所能理解的.

上篇:第三集 第319章 我綽號小鋼炮     下篇:第三集 第321章 陳玉婷的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