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327章 捅了大窟窿  
   
第三集 第327章 捅了大窟窿


周欣茗彎腰,拾起腳邊的那塊石子,一揚手,把石子遠遠拋落在大海中.葉凌飛站在海邊沙灘上,兩手抱胸,面帶笑容注視著像個喜歡玩海的小女孩的周欣茗站在海灘的沙地上扔石頭.

周欣茗又是遠遠地將沙灘上的石頭扔進海里,拍了拍巴掌,轉過身,面對著凝望自己的葉凌飛,周欣茗招呼道:"一起過來玩,比比我們誰扔得遠."

周欣茗身著警服,顯得英姿颯爽.她右腿微微彎曲,左腿繃直,身體的重心偏向身體的左側,凸顯出她那性感的翹臀.

落日的余輝落在周欣茗的臉上,浮現出一層令人心蕩的光輝,那一抹從領口露出的粉嫩的粉頸更讓周欣茗在葉凌飛眼里變得嬌媚動人.葉凌飛只是凝望著周欣茗的臉,並沒有說話.

周欣茗眼簾浮現出一絲異彩,她看見葉凌飛正看著自己的臉,不由得把目光微微側開,不和葉凌飛令她癡迷的目光相碰.

"看什麼呢,傻了嗎?"周欣茗明知道葉凌飛在看什麼,她快走兩步,伸手去拉葉凌飛環抱著的雙臂,想拉葉凌飛一起去海邊玩.卻沒有料想葉凌飛竟然反握住周欣茗那伸出來的手,順勢一拉,周欣茗的整個嬌軀都撲進葉凌飛的懷里.

葉凌飛兩手緊摟周欣茗那纖細的蠻腰,兩人的眼睛彼此凝望著.葉凌飛認真地說道:"欣茗,你真美."葉凌飛眼睛閃爍著真情的目光,這是發自心底的感情流露.僅僅這一句簡短地話.就完全暴露了葉凌飛對周欣茗的感情.女人都是很敏感的,周欣茗此刻不需要去特意揣測葉凌飛的心里動作,她從葉凌飛的眼睛里看見了自己.

"人多,不要在這里好嗎?"周欣茗看見葉凌飛把嘴唇靠過來,她心里很渴望自己的嘴唇能貼到這個令人愛的癡迷的男人嘴唇上,但又擔心被人看見.這里是海軍廣場下面的沙灘,每到傍晚,總是有很多地市民在海邊的沙灘閑逛.周欣茗身穿警服,擔心被人看見後.影響不好.

葉凌飛才不管這里人是否多,男歡女愛,那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警察怎麼了,脫光衣服之後就是光溜溜的女人,和普通的女人有什麼分別.葉凌飛沒理會周欣茗的話,把嘴唇緊貼上去.周欣茗貝齒抵抗片刻之後,終于放棄抵抗,盡情投入熱吻之中.

一個熱吻過後,倆人嘴唇粘著彼此地唾液分開.葉凌飛左手摟住周欣茗的腰,和周欣茗在海邊漫步.落日余輝之下,留下兩人長長的影子.

周欣茗先回別墅,等周欣茗回來後不久,葉凌飛也裝作剛回來的樣子走進別墅.白晴婷躺在臥室的床上,拿著打印出來的營銷方案,右手握著一支簽字筆.正在考慮是否有什麼遺漏的細節.

周欣茗換完衣服後.穿了一件寬松地T恤.推開了白晴婷臥室地門.

"晴婷.干什麼呢?"周欣茗坐在白晴婷床邊.好奇看了一眼白晴婷手里拿著地那份三張A4紙訂在一起地文件.

白晴婷把手里拿著地營銷方案放在床頭.摘下平鏡.揉著眼睛回道:"還不是我們公司地營銷方案.瞧瞧是不是有什麼考慮不周地地方."

"噢.這一回事啊."周欣茗應了一聲.她對于這類所謂地營銷方案不感興趣.她只知道破案,抓人.

"下班了啊."白晴婷打了一個哈欠.顯得疲倦道:"昨天晚上我忙了一晚上.還是今天早晨4點多鍾睡得覺.哦.那個家伙回來了嗎?"

"誰啊!"周欣茗故意說道.

"你這個死丫頭,故意氣我是不是,明知道我說的是誰."白晴婷伸手突襲周欣茗隆起的胸部,捏了一把,壞笑道:"你可別忘記了.我是大的.你只能是小的,想和我搶.你還不行呢."

周欣茗突然被白晴婷侵襲了一下胸部,她也不客氣,兩手向白晴婷地胸部抓去,嘴里嚷道:"晴婷,你什麼時候學壞了."

"呀!"白晴婷失聲尖叫一聲,她趕忙兩手捂住胸部,奮力阻擋.但周欣茗卻執意要複仇,倆人美女壓在一起,厮鬧著.

"老婆,我幫你都辦好了."葉凌飛興奮地推開白晴婷房門時,剛喊了一句,眼睛就直了.{只看見周欣茗和白晴婷倆人在床上厮鬧在一起,白晴婷被周欣茗壓在身下,正在撓白晴婷的胳肢窩.因為怕癢,白晴婷兩腿亂蹬,使出各種辦法想把周欣茗從自己身上挪開.白晴婷本就穿著睡衣,這一鬧,那裙擺被掀開,露出白晴婷兩條雪嫩,光滑的大腿.就連白晴婷穿著那白色的三角內褲也赫然露出來,仔細瞧去,能看見在三角內褲的邊露出幾根黑色的恥毛.

白晴婷和周欣茗立刻停下來,周欣茗哧哧笑道:"晴婷,這不關我的事情啊,我想起來了,還沒洗澡呢,你們聊,我去洗澡去."周欣茗從床上跳下來,穿著她那雙頗有童心的卡通拖鞋,從葉凌飛身邊走過,嘴角浮現一次不易察覺的笑意.

"我什麼也沒看見."葉凌飛忙不迭解釋道,"我就是來打個招呼."這個家伙嘴上這樣說,卻沒有離開地意思,把房門給關上,嘴里嘟囔道:"老婆,你什麼時候起床地,看電視了嗎,洗澡了嗎….."說著一些摸不著邊際的奇怪話,厚著臉皮坐在床邊.

白晴婷已經用睡衣蓋住自己大腿,嘴里催促道:"你干什麼進來了,快出去."

"我想和你聊聊模特地事情,我今天下午幫你找了幾名模特,氣質都挺好的….."葉凌飛嘴里說著.右手看似想去拿白晴婷那份營銷計劃,卻身體一側歪,竟然壓在白晴婷身上.白晴婷那誘人地體香傳進葉凌飛的鼻孔里,聞著白晴婷那處女的體香,葉凌飛感覺自己身上有些熱.

白晴婷瞧出來葉凌飛的意思,她兩手抓著蠶絲被,用被子擋在身前.嘴里催促道:"你定下來就行了,好了,快出去.一個大男人在我的臥室里面像什麼話."

葉凌飛笑呵呵道:"老婆,我就是想和你探討下問題."葉凌飛厚著臉皮壓在白晴婷身上,雖然中間被被子隔斷,但葉凌飛卻沒有想把被子揭開的意思,隔著被子壓在白晴婷的身上,臉和白晴婷的臉靠得很近.說道:"老婆,你看咱們那天是不是邀請些名人來,為越洋百貨增添些名氣."

"你…你定吧."白晴婷方寸大亂,她心里撲通,撲通亂跳起來,緊咬著嘴唇,臉色緋紅.葉凌飛如同小雞啄米一樣,在白晴婷的紅潤地嘴唇上親了幾口,兩手握住白晴婷的兩手,緩緩把白晴婷緊握著被子的兩手松開,把擋在白晴婷身上的被子拿開.

白晴婷的呼吸急促起來.她那高聳的酥胸上下起伏,一雙清澈地秀目緊緊盯著葉凌飛.葉凌飛的嘴唇緩緩貼上去,右手慢慢放在白晴婷大腿上.一點點把右手順著睡衣的下擺摸到了白晴婷大腿根.

這氣氛剛剛搞好,忽然葉凌飛放在褲兜里的手機響起來.葉凌飛頗為氣惱地從褲兜里拿出電話,心道:"我一定要好好罵罵這打擾人家好事的家伙."但一看見那個電話號碼,葉凌飛遲疑著從白晴婷身上下來,飛快走出了白晴婷的臥室.

等葉凌飛一走,白晴婷才緩緩松了一口氣.嘴里嘟囔道:"這個混蛋,總是在人家不方便的時候來."原來白晴婷今天下午剛剛發現來月經了,剛才她就在苦惱是不是應該告訴葉凌飛一聲,眼見葉凌飛離開,白晴婷才松了一口氣.

葉凌飛走出白晴婷的臥室,接了電話.

"撒旦,我們找到奧納朗了."飛狐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了過來,"怎麼處理他?"

"干掉."葉凌飛連思考都沒思考,直接說道.

"嗯.還有一件事情.我們摧毀了殺人俱樂部的總部,但是這個殺手俱樂部地組織者卻沒有找到."

"嗯.盡全力去找這個人,我要知道是誰花錢要我的命,到時候,我會用雙倍的錢要那個混蛋地命."

許洛山連夜去見徐韓衛,事情的處理難度遠遠出乎許洛山的意料,他本以為自己一個電話,就能讓李彬嚴懲那些打傷自己兒子的人,卻沒有想到從警方那邊傳來的消息,這僅僅是一次治安案件,而且其中有三名是黑社會份子,目前已經拘留.

許洛山先趕到市人民醫院,看見兒子腦袋包著紗布,身上也多處受傷,許洛山痛心疾首,他就這樣一個獨生子,平日把許忠恩當成寶貝一樣,哪能見到兒子傷成這樣不給兒子報仇的道理.好言安慰許忠恩後,許洛山連夜趕到湖畔小區.

許洛山一見徐韓衛,就老淚縱橫道:"徐記,這次你一定要為作主啊."

徐韓衛不動神色坐在房里,示意許落山先坐下來談.徐韓衛自從兒子死之後,很少看見他露出笑容,老來喪子,這種悲痛讓徐韓衛又蒼老許多.

許洛山沒坐下來,就站在徐韓衛面前,把下午發生地事情添油加醋敘述一番,重點提到葉凌飛這個人.許洛山懷疑是周洪森在其中倒得鬼,周洪森的女兒和白景崇的女兒關系很好,說不定是動用這方面的關系.

徐韓衛一直都面如沉水,他手里夾著煙,聽完許洛山的敘述後,他緩緩說道:"我想事情沒那麼簡單,就算周洪森想管這件事情,那他也會掂量掂量,按照你說的這是一起很嚴重的黑社會報複案件,周洪森剛擔任市長,他不會冒這個險管這件事情."

"徐記,除了他還有誰?"許落山問道.

"你認為趙天嘯這人會蠢到直接插手這件事情嗎?"徐韓衛問道.

"徐記.你的意思是….."

徐韓衛沒解釋,而是拿起電話,給自己的秘長打了一個電話,讓自己秘長去給趙天嘯打電話詢問這是怎麼回事.時間不大,電話就打了回來.徐韓衛接完電話後,長長歎了口氣道:"許主任,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吧,你再鬧下去對誰都沒好處."

"徐記,但是我兒子現在還在醫院里面.我不能就這樣算了."

徐韓衛冷笑道:"你兒子那是自找地,你知道你兒子惹到誰了嗎?"

"誰?"

"于震地女兒于筱笑和軍區張司令的孫女張雪寒,這件事情就算這樣算了,我再告訴你,打你兒子地是張司令的侄子,趙天嘯那邊已經查清楚了.下午發生的事情是你兒子首先語言調戲這兩個你我都惹不起的女孩子,人家才過來教訓你兒子的.你兒子也算幸運,沒給打死就算不錯了.就算打死的話,你我也沒辦法,難道你還想去抓張司令地侄子,笑話."徐韓衛陰沉著臉道,"現在你明白了吧,這件事情就到這為止,再鬧下去,你自己小心你的烏紗帽不保."

徐韓衛這一番話把許洛山說得面如土色.他真沒想到自己兒子竟然捅出這樣大窟窿.現在看起來,這件事情就這樣悄無聲息的解決最好,要是真鬧起來.恐怕就連他的靠山徐韓衛都保不了他.

葉凌飛沒管模特的事情,反正他已經幫白晴婷找好了模特,剩下就是白晴婷去處理.葉凌飛相信白晴婷的能力,如果連這點事情都做不好,那白晴婷真沒有能力勝任世紀國際集團地掌舵人的職務.

4月份的望海市天氣已經熱起來,大街上早有穿絲襪的女人.顯得十分拉風.自然也吸引了不少男人那色迷迷的目光.

望海市的政府領導班子的更換影響不到普通老百姓的生活,除了電視台,報紙會報道外,老百姓不會關心誰是市長,誰是市委記,老百姓關心的是政府是不是會讓老百姓過得更幸福.

望海市作為一座縣級大城市,其在經濟發展方面已經直逼省會城市,大力引資是望海市今年的首要任務.而新亞集團和德國寶馬公司要合資成立汽車公司,也被列為政府需要重點支持地五大項目之一.

陳玉婷作為這項目的主要負責人,暫時放棄對組織部的管理.所有組織部地事情都交給部門經理葉凌飛負責.而她將會從各個部門抽調人員組成新亞寶馬汽車項目部,專門負責和寶馬集團的談判工作.

這個決定是在葉凌飛缺席會議做出的.當葉凌飛來新亞集團時,才獲知這個消息.他的腦袋立馬大了起來,自己根本不願意去管組織部的事情,陳玉婷這不是硬逼著自己去管理組織部嗎?

葉凌飛立刻去找陳玉婷,卻被告知陳玉婷現在不在集團,去新亞集團下面工廠做調查去了.葉凌飛頗為苦惱,只得返回自己的辦公室,面對那如山需要自己處理地文件,葉凌飛把徐瑩叫進辦公室.

"徐瑩,給你個任務,把我桌子上面這些文件全部處理完."葉凌飛厚顏無恥地笑道,"我最多給你加獎金."

"經理,我干不了這種工作."徐瑩為難道,"組織部有些文件需要您簽名,還有一些工作是需要您分配給組織部的職員去處理,之前簽字的工作是陳副總簽字,而分配以及聯系各部門的工作是蔡副經理處理,但蔡副經理請了一個星期的假,這類工作只有由您處理."

"蔡浩什麼時候請假的?"葉凌飛問道.

"昨天下午請得假,說是身體不好,需要請一個星期假來調節身體."徐瑩說道,"蔡經理的假條就放在您的桌子上,昨天陳副總沒簽,說是需要葉經理你來簽."

葉凌飛果然找到蔡浩的假條,一看,我靠這蔡浩只寫了一句話:因身體不適,需要請一星期假.葉凌飛把蔡浩地假條放在桌子上,只是點了點頭,隨即吩咐徐瑩把唐曉婉叫進自己地辦公室來.

唐曉婉兩手握在一起,站在葉凌飛面前.

"坐吧,什麼時候和我還這樣客氣了."葉凌飛示意唐曉婉坐在自己對面,他的目光從唐曉婉地胸前掃過,看得唐曉婉臉頰紅了起來,不等葉凌飛說話,唐曉婉就柔聲說道:"葉大哥,你找我有什麼事情?"

"想你了,曉婉,晚上有事情沒有,我們去看電影吧."葉凌飛半真半假笑道.

那唐曉婉可是很想馬上答應下來,她早就巴不得有單獨和葉凌飛約會的機會.唐曉婉也不小了,二十四歲,雖說曉婉妹妹人長得嬌小,但怎麼說這身體那可是熟透了.每次看見葉凌飛那是心跳個沒完.說句好聽點那叫春心蕩漾,說句不好聽的那叫發春了.

偏偏唐曉婉今天晚上有事情,她的父母要帶她去拜訪長輩.唐曉婉早就答應下來,可不敢不去.

"葉大哥,我….我晚上有事情."唐曉婉說這話時,聲音低得如同蚊子一樣,就怕葉凌飛生氣.

葉凌飛哪里是今天晚上想約唐曉婉看電影,他找唐曉婉來另有事情,只是看見唐曉婉這小妮子後,忍不住想逗逗她.聽唐曉婉說不去了,葉凌飛反倒松了一口氣,心道:"我今天晚上貌似得早點回家."葉凌飛還在惦記找機會和白晴婷有更進一步的關系,這沒和白晴婷上床,終究不放心.那白晴婷就如一朵剛剛盛開的小白花,那是葉凌飛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打開的花瓣,就剩下**瓣里的蜜了,要是被哪只蜜蜂搶先一步把這甜蜜的蜜采走了,那葉凌飛豈不是後悔一輩子.

葉凌飛裝出很失望的樣子,吧嗒,吧嗒嘴道:"那以後有機會吧."

唐曉婉就看不得葉凌飛這樣,這剛才說有事情的時候,本就心意不堅決,現在看見葉凌飛失望,這小妮子什麼都不記得了,趕忙說道:"葉大哥,我跟我媽說一聲,晚上我不去我二叔家吃飯了."

葉凌飛暗罵自己發賤,為啥沒事逗唐曉婉呢.要是自己不說那句話,這晚上就有大把的時間和白晴婷玩浪漫.但葉凌飛轉念又一想,雖說唐曉婉不比白晴婷對自己誘惑那般大,而自己也不想采了唐曉婉的蜜,但終歸還是一個很有誘惑力的女孩子.

葉凌飛暫時把自己這些想法放下,直接切入正題問道:"曉婉,蔡浩怎麼生病了嗎?"

唐曉婉誤會葉凌飛以為自己和蔡浩有什麼關系,急于解釋她和蔡浩沒有任何關系,忙說道:"葉大哥,我不清楚,我很少和他說話."

葉凌飛看出來唐曉婉誤會自己的意思了,他微微笑道:"曉婉,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蔡浩要請一個星期的假,說是身體不好,作為他的領導,我當然想關心一下下屬.昨天蔡浩不是來上班了,你看他氣色怎麼樣?"

"嗯,昨天蔡經理還有說又笑的,看起來很不錯."唐曉婉松了一口氣,知道葉凌飛沒誤會她,這才說道.哦,原來這樣啊,好了,唐曉婉你先回去工作吧,記得晚上看電影啊."

等唐曉婉一走,葉凌飛靠在椅子背上,右手中指敲著桌面,冷笑道:"蔡浩,你小子竟然和我玩這一套,好,你不是想看我笑話嗎,那老子就讓你哭都來不及."

上篇:第三集 第326章 誰都惹不起     下篇:第三集 第328章 組織部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