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332章 速度和力量的完美結合  
   
第三集 第332章 速度和力量的完美結合


"哇!"許微發出一聲驚歎聲,驚訝看著葉凌飛一腳踹在高近三米的障礙上,緊跟著把住邊緣,一躍翻了過去.這些動作在電視劇里經常見過,但現實中,她卻第一次見過,男人的雄性之美,就在那一瞬間體現,這簡直就是力量和速度的完全結合,許微在一瞬間,就被征服了,她張著嘴,眼睛一眨不眨,看著葉凌飛如狡兔一般躍下那三米高的障礙.

不僅許微,王清,譚星琪,甚至于乖寶寶趙靈都發出驚訝的聲音,她們一個個臉上都呈現著驚訝的表情,內心的震撼遠遠超過她們的表情.

比起葉凌飛那乾淨利落的動作來,張東洋顯然就差了一些,但他也是一氣呵成,等他的雙腳落地時,發現葉凌飛已經到了鐵絲網下,正匍匐快速的穿越鐵絲網.就連整天訓練的張東洋都不得不承認葉凌飛的動作實在標准,而且其速度之快,已經達到了令人瞠目結舌的程度.只見葉凌飛沒有過多的停頓,完全就是用身體摩擦著地面,快速的通過.

張東洋心里清楚這不僅僅需要良好的技巧,更需要有強有力的體魄支持,他自己和葉凌飛完全就不是一個檔次上面的.但張東洋卻不會就此放棄,即使是輸,那也要完成比賽.現在的張東洋已經不是在和葉凌飛比試體能,而是作為一個男人,作為一個軍人,必須要完成的職責.

張雪寒剛才那句話一直沒有說完,不過,她已經不需要說了,于筱笑已經瞧出來.于筱笑皺著眉頭,說道:"我師父好像是受過訓練的,他的動作怎麼比東洋還要快.雪寒,你看我師父會不會是軍人退役下來的."

張雪寒心知葉凌飛不是簡單的軍人,就這伸手恐怕普通的軍人是難以做到的.她記得自己的父親提過中國的特種兵,這些由軍隊地尖子兵組成的部隊,再經過更多刻苦和殘酷地訓練之後.就成為中國最優秀的軍人.

中國的軍隊藏龍臥虎,尤其是那些神秘的從不用番號命名的特種部隊更是精英的集合.任何一名拿出來絕對獨擋一面.什麼美國的CIA或者貝雷帽,海軍陸戰隊,這些被國際上稱呼很牛地特種組織或者特種兵在面對中國特種部隊時那也是退避三舍.

有很多的事情是國人所不知道的,中國的特種兵以最為神秘的面孔出現在中國的各個危險的地方.緝毒,掃黑,打擊恐怖….,甚至于在面對外國的滲透中中國的特種兵和某些國家的特工也有正面接觸,只是這些都被刻意隱藏起來,在中國人地眼中,中國國家穩定.沒有類似美國,英國那類國家的恐怖主義,恰恰是因為中國所隱藏著這些神秘莫測的特種部隊在暗暗執行這些任務.

作為一個無名地英雄,他們不能公然出現在公眾的視線中,但恰恰因為這些人的存在,恰恰因為有著這樣的特殊部隊,才為中國塑造了一個安全的國家環境.

張雪寒從父親的嘴里聽過這些事情,但她地父親卻沒有透露更多.張雪寒很想告訴于筱笑,葉凌飛很有可能是一名特種兵,但她話到了嘴邊還是沒能說出來,只是微微點了下頭.算是附和了于筱笑的話.

葉凌飛完成比賽時,張東洋還在費力從一根根大約相聚1.2米由繩索搭乘的橋過來.這對于體能是極大的考驗,前面的那些已經消耗了張東洋的大部分體能.現在這座繩索橋就是對他的體能的極限考驗.

張東洋之前沒有完成所有地體能訓練項目.今天是第一次要完成西山訓練基地內地所有體能訓練項目.本身就對張東洋是一個極大地考驗.

葉凌飛就站在終點.他地目光中流露出對張東洋這個年輕人地欣賞.雖說沒說話.但葉凌飛卻對張東洋豎起了大拇指.

一根,兩根…..張東洋當抓住最後一根繩索時.他地汗水已經從身上滴到地上.張東洋一咬牙.用盡最後一點力氣.緊握著那根繩索地右手松開了.整個身體都蕩向地面.就在張東洋地雙腳落地那瞬間.張東洋地身體本能向著地面摔了過去.葉凌飛一把抱住張東洋.微微點了點頭道:"小伙子.好樣地.我答應你.以後不會和你表姐見面."葉凌飛還記得這茬.他本來就是想和張東洋鬧著玩.至于張雪寒.他沒有什麼意思.

張東洋此刻臉上淌滿汗水.豆大地汗珠子從臉頰滾落到地上.他自己站起來.喘了一會粗氣之後.張東洋才說道:"葉哥.你和我表姐地事情我不管.那是你們地事情.不過.我這人就服像你這種人.別地不說.就憑你剛才地身手絕對夠資格當我表姐夫.不過.話說回來了.就算我同意.我表姐也不見得同意.你找不找我表姐那是你地事情.但我卻認定你這個大哥了.以後有事情盡管找我.我能辦到地二話不說."

葉凌飛搖著頭.拍著張東洋地後背.笑道:"你誤會我了.我對你地表姐可沒有什麼想法.我早就知道你以為我對你表姐有什麼企圖.之所以不和你解釋.就是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結果卻讓我打吃一驚.你地體能遠遠超過我地想象.我相信再過幾年.我根本不是你地對手.有時間地話.我不介意多和你交流交流."

于筱笑和張雪寒等人就看見葉凌飛和張東洋倆人很親熱地走回來.剛才在那家模特培訓學校時.倆人還像是仇人一樣.氣呼呼地.這轉眼之間就變得十分親熱.果然這男人都是不可以理解地動物.總是搞不清楚他們在想什麼.

既然沒事了,張雪寒等人也就回模特培訓學校繼續訓練,而葉凌飛和張東洋倆人都是一身臭汗,就開著車去市區找一家洗浴中心洗個澡.于筱笑本來是要去看看張雪寒等人的訓練,但她又變得主意,打算跟著葉凌飛和張東洋倆人,用于筱笑的話講,這叫監督,看看這兩個男人是不是去干無恥的事情.比如說找個小姐發泄.

葉凌飛很誇張地說我像那種人嗎,但于筱笑那句不但像,簡直就是的話.讓葉凌飛只得頗為郁悶地開著車載著張東洋和于筱笑去市區,在路上,葉凌飛還追問于筱笑自己哪里像,于筱笑就很認真的說,在她心里,男人就沒有一個好東西,都是喜歡用下身思考的危險生物.

"那你的父親呢?"葉凌飛冷不防地問道.

"我爸例外."于筱笑說完聽到張東洋也笑起來.她氣惱得拿拳頭打著葉凌飛的肩膀道:"師父,總之你就是那樣地人,不需要狡辯了."

葉凌飛果然沒有再爭執下去,這女人說話都喜歡胡攪蠻纏,葉凌飛心知要是和于筱笑爭論下去,沒完沒了.他把車停在一家名字叫海皇洗浴中心的門口,示意張東洋和于筱笑倆人先下去,他把車停好之後,下了車.冷不防抬眼看見海皇洗浴中心門口地那條大街右側的公交車站前,秦瑤身穿著一件素色的連衣裙正和一名男孩親熱地聊天.

葉凌飛和秦瑤有很久都沒聯系.葉凌飛心里不清楚自己算不算秦瑤第一個男人,那晚上在山頂的事情已經過去許久,葉凌飛雖然那晚上沒有徹底占有秦瑤.但秦瑤那未經開發的身體卻是在葉凌飛的愛撫下漸漸失守.

葉凌飛心里並不喜歡秦瑤這個女孩子的性格,秦瑤太喜歡耍小聰明,愛占小便宜.這和秦瑤地生長的環境分不開,秦瑤出生在一個農村的家庭里,農村的重男輕女觀念讓秦瑤小小年紀就學會了盡可能把她能得到的東西握在手里.

葉凌飛恰恰了解秦瑤的性格,也能理解雖然秦瑤嘴上說很喜歡自己.但她卻可能和一個令她傾心的同齡人談朋友.秦瑤這個女孩子身上集中了太多的個性,比起于婷婷,白晴婷等人,秦瑤顯得更加複雜,那是人性的多種體現.

至于葉凌飛當初給秦瑤那些錢,葉凌飛壓根就沒有想要回來.現在看見秦瑤和一名看樣子是學生的男生在車站很親密地聊天,葉凌飛就想到了秦瑤這女孩子果真按照自己想象那樣發展了,想必這斯文的男孩子是秦瑤喜歡的類型.

葉凌飛僅僅看了一眼,並沒有和秦瑤打招呼,就走進海皇洗浴中心.

葉凌飛和張東洋洗完澡.穿著浴衣走到休息大廳.在休息大廳門口坐了一排身穿超短裙地白嫩少女.葉凌飛對張東洋笑道:"要不要找一個?"

"不好這口!"張東洋搖了搖頭.

于筱笑還沒有出來,葉凌飛和張東洋先找休息位等于筱笑.葉凌飛遞給張東洋一根煙.張東洋先把葉凌飛的煙點著後,他才把自己的煙點著.抽了一口,張東洋就問道:"葉哥,你是不是以前當過兵,而且還是那種特牛叉的兵."

"何以見的?"葉凌飛問道.

"就從葉哥身上那傷疤就知道葉哥不是普通人,我最大的夢想就是進入中國最牛叉地部隊.偏偏我爸不同意,我只能待在這破學校."

"年輕人,好好活著最重要."葉凌飛意味深長地說道,"並非牛叉就厲害,人最重要的是找一個喜歡的生活環境生活下去,珍惜你身邊的人."

張東洋點了點頭道:"我爸也是這樣說,沒辦法,我只好聽我爸的.我倒是很羨慕我的表姐,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葉哥,你說這是不是咱們這些當男人的不幸啊,為什麼我的表姐可以選擇她自己喜歡地事情呢?"

葉凌飛沒深問張雪寒和張東洋地身份,有些東西不知道最好.葉凌飛僅僅笑笑,算是認同了張東洋的話.

當于筱笑出現在休息大廳時,那些在休息大廳休息地男人齊刷刷地把目光投在于筱笑身上.于筱笑故意把大腿露出來,讓那些看見于筱笑那白膩滑嫩大腿的男人差點鼻血直流.于筱笑把嘴一撇,不客氣地嚷道:"看什麼看,沒看過美女嗎?"說著,走到葉凌飛身邊,躺下去,故意把大腿露在外面.

葉凌飛把目光挪到于筱笑大腿上,叭嗒,叭嗒嘴道:"筱笑,你這大腿是挺美的.但是沒必要這樣露出來吧,要是這里的男人都被你勾引過來.我可不管啊!"

"師父,這管我屁事,我就露大腿,又不是故意勾引那些男人.你看看那些臭男人的眼睛,色迷迷的,像是沒見過女人似的."于筱笑不屑地說道,"就算讓他們看了怎麼樣.還能把我怎麼樣,哼,東洋你說是不是?"

張東洋剛抽了一口煙,聽于筱笑問自己,他把腦袋一晃道:"筱笑姐,我可不管這件事情啊,你就鬧吧,要是鬧出事來于伯伯知道了,那可和我一點關系也沒有."

"哎呀,你這小子是不是太過份了.你表姐就護著,我就不護著了.我真看走了眼,白對你好了.以後不要說認識我啊."

"筱笑姐,看你說的,這是哪碼子事啊,我就擔心你這樣鬧的話會被于伯伯知道."張東洋趕忙說道,"你不是不知道于伯伯地脾氣,我可不敢惹于伯伯生氣."

于筱笑聽張東洋這樣一說.果然收斂起來,把大腿用浴衣蓋住,嘴里嚷道:"我怎麼行為不好了,我一直就是乖乖女.要不是我爸爸不同意讓我到這里,師父,你說是不是?"

"我又不認識你爸爸,我哪里知道."葉凌飛把抽剩下的煙頭捏滅在煙灰缸里,把手機拿在手里,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問道:"你和蕭雨雯認識?"

"師父你認識這個丫頭?"于筱笑聽到葉凌飛提到蕭雨雯地名字.側臉看著葉凌飛,忽然想起什麼事情道:"哦.我記得了,上次在逍遙網吧,蕭雨雯就擋住師父,師父,你怎麼和這丫頭扯上了,該不會是有什麼奸情吧!"

"你這丫頭到底亂扯什麼,我怎麼會和她有奸情,你當我是什麼人.我就是和她見過,有些不愉快而已,其實也沒有什麼.我之所以提這個女孩子是想到許忠恩那家伙.你不會忘記那個姓許的小子吧!"

于筱笑把嘴角一撇,不屑說道:"誰願意去想這令人討厭的家伙,像個惡心的蒼蠅似的,總喜歡纏人.東洋這次教訓這小子,我看他以後可會老老實實的."

張東洋並不知道自己那天打的人姓許,他打完人就跑了,至于事後葉凌飛,于筱笑等人被帶到警察局地事情,他完全不知曉.張雪寒清楚自己這個表弟的脾氣,要是自己把後來的事情告訴表弟,張東洋說不定還會鬧出什麼亂子來.張雪寒和于筱笑說好,不要把後面的事情告訴張東洋,這件事情就這樣完了.

張東洋聽葉凌飛和于筱笑談到那天打人的事情,從倆人的談話中,張東洋聽說那個被打的人姓許,他有了好奇心,問道:"哪個姓徐,是不是那個頭矮得小子?"

"你聽著就行了,不需要問太多."于筱笑面對張東洋時那是毫不客氣,真像是張東洋的姐姐一般說話,這張東洋別看打起人來凶狠,還真很聽于筱笑的話,他吐了吐舌頭道:"不問就不問."張東洋招過來一名穿短裙的女服務生,要了一瓶啤酒,又問葉凌飛和于筱笑要什麼.葉凌飛要了一瓶橙汁,而于筱笑也要了一瓶彙源果汁.

葉凌飛扭開瓶蓋,喝了一口,把橙汁放在左手邊地台子上,繼續說道:"我記得蕭雨雯是和許忠恩一起的,許忠恩這次被打了,我就擔心蕭雨雯會找你麻煩."

于筱笑剛喝了一口,差點把嘴里的果汁全吐出來,她擦了擦嘴角,把果真放在葉凌飛地橙汁旁邊,笑道:"師父,那你太不了解蕭雨雯這人了,你說她會為了許忠恩找我麻煩,要我說蕭雨雯不敲鑼打鼓來感謝我就不錯了."

"為什麼?"于筱笑這話讓葉凌飛感覺奇怪,他伸手拿過自己的橙汁,卻沒有喝.他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葉凌飛還擔心蕭雨雯這女孩子真會因為許忠恩被打了,而找于筱笑麻煩.蕭雨雯是蕭朝陽的孫女,而斧頭幫是一個黑幫,要是真暗地里使刀子,可真是防不勝防.

"師父,我就說你不了解內幕.那蕭雨雯聽說家里有背景,到底是什麼背景我也不知道,總之好像就是家里的人希望蕭雨雯能和許忠恩一起,但蕭雨雯這女孩子可清高著呢,她壓根就看不上許忠恩這人,我可是親眼看見過好幾次蕭雨雯不給許忠恩面子,完全就沒有一點談戀愛的樣子.現在許忠恩被打了,蕭雨雯恐怕正偷著樂呢,以後沒人煩她了,你說她是不是應該敲鑼打鼓來感謝我."

"哦,原來是這樣一回事."葉凌飛聽完之後,心里明白個七八分,看樣子是蕭朝陽准備和黑道撇清關系,打算洗白.蕭朝陽這樣做,可能是看重許忠恩的家庭背景,許洛山是人大副主任,要是能和許洛山攀上關系,就可以從黑道一點點洗白.

黑道洗白是黑道最明智地選擇,隨著國家對于黑社會打擊力度的不斷加強,只會有越來越多的黑社會組織被打掉,即使有的黑社會組織沒有被打掉,那以後的日子也不好過.

就像意大利黑手黨,現在也都轉入地下,其行動都是很隱蔽的,即使如此,還是不斷有頭目被意大利警方抓獲的消息傳出.

葉凌飛明白這次關系之後,也就不擔心這許忠恩能玩出什麼花樣來.他對許忠恩這人有點討厭,仰仗著自己父親是個官,有點肆無忌憚起來.如果這次許忠恩不是被張東洋打了,葉凌飛說不定就會親自動手,至少把許忠恩打的住上一個月院,省得這小子總出來禍害社會.

于筱笑喝了一口飲料,感覺不對,她低頭一看,自己手里拿著竟然是葉凌飛要的那瓶橙汁,而自己點地彙源果汁已經被葉凌飛喝下去一大半了.

"師父!"于筱笑指著葉凌飛手里拿得那瓶果汁,嚷道:"你….你竟然奪去我地初吻!"

于筱笑這句話不僅把葉凌飛嚇了一跳,就連正在喝啤酒的張東洋在聽完這句話後,一口酒水噴了出來.他趕忙放下啤酒,把弄濕地地方擦干.嘴里連連嚷道:"筱笑姐,你真想嚇死人啊!"

"不就是一瓶果汁嗎,值得這樣嗎?"葉凌飛剛才還真沒有發現,腦袋中只顧著蕭雨雯和許忠恩之間的關系,不知不覺中喝了于筱笑的果汁.等聽于筱笑嚷起來後,他才發現果汁已經快被他喝光了.葉凌飛把果汁放回原位,說道:"這樣吧,我再為你要一瓶!"

"師父,這不是問題,問題在于我還喝了你的!"于筱笑一臉苦惱,顯得很郁悶,說道:"我長這樣大,還從沒和男人有關這樣親密地接觸,現在我的初吻被師父你奪去了,你說你該怎麼辦,是不是要對我負責呢?"

"我…..我!"于筱笑一句話塞得葉凌飛沒話說了,如果不是張東洋在身邊,葉凌飛說不定會豁出去,嚷道:"負責就負責,你說吧,咱們到哪家賓館開房."但葉凌飛此刻卻說不出來,只能一臉的郁悶轉向張東洋那邊.于筱笑眼見葉凌飛這副郁悶的樣子,她心里一動,心道這不是有現成的人選嗎,于是說道:"師父,你這次想跑都沒法跑了,你總得對我負責是吧,這樣吧,我也不為難你了,明天晚上我們學校舉行校園舞會,要不你就陪我跳舞如何?"

"陰謀,絕對是陰謀!"葉凌飛不知道為何聽到于筱笑的要求之後,竟然感覺這是一場于筱笑針對自己的陰謀.

上篇:第三集 第331章 是男人的話就來比比     下篇:第三集 第333章 美女之間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