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341章 男人的權力  
   
第三集 第341章 男人的權力


林雪還從未被別人這樣羞辱過,本來她巧遇到白晴婷時,打定主意要好好羞辱白晴婷一番,卻沒有想到竄出葉凌飛這樣一頭簡直可以用無恥形容的牲口,氣地林雪就感覺眼前一黑,如果不是坐在椅子上,她這一下子非氣暈過去.

趙長濤眼見林雪嬌軀一顫,他沒有多想,已經飛速到了林雪身前,一把扶住林雪的雙肩.他那凌厲的目光一掃葉凌飛,似乎要沖過去為林雪出這口惡氣.

葉凌飛那看似不經意的一望,正和趙長濤的目光相碰到一起.趙長濤那凌厲的目光在一接觸葉凌飛那足夠穿透人心駭人的目光後,微微退縮了回去.

見慣太多亡命之徒那凶狠的目光,趙長濤自認他從不把這些外強中干的亡命之徒放在眼中,但就在剛才,他心里卻被葉凌飛的目光刺了一下.他從葉凌飛的目光里看到了那令他說不出卻強烈感覺得恐懼,仿佛這目光就如那撒旦之眼一般,只要瞧上一眼,就會被摧毀心理的防線.

趙長濤進退兩難,在沒搞清楚葉凌飛底細前,趙長濤理智地告訴自己不能貿然動手.

林雪卻幫趙長濤擺脫了進退兩難的境地,林雪這女人不簡單,等她冷靜下來,就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太唐突了,沒有摸清楚白晴婷和這男人的底細就貿然招惹上,這是最愚蠢的做法.林雪站起身來,招呼趙長濤道:"長濤,我們走."

林雪和趙長濤回到葉子的身邊,林雪和葉子抱歉,提議換一家飯店.葉子也感覺在這里遇到白晴婷面子磨不開,白晴婷可是親自打電話給自己,希望自己能主持越洋百貨的活動,但葉子卻當面拒絕了.

三人走了出去,林雪先讓葉子上了車.她關上車門後,對身邊的趙長濤說道:"長濤,明天查查這家伙的底細,我倒要看看他是何方神聖."

即使林雪不交代,趙長濤也已經打算這樣做了.他只是點了下頭,就繞到車門一側,上了車之後.開車載著林雪和葉子離開.

看見林雪等人灰溜溜離開,白晴婷才感覺心里這口氣徹底吐了出來.她這心情變得如三月天的天氣一般.陽光明媚.就連先前和葉封通電話時,那微微的灰暗的情愫也在一瞬間一掃而空.白晴婷抿著小嘴,呵呵笑道:"老公,沒想到你還有這本事,那討厭的女人就這樣被你氣走了."

葉凌飛被白晴婷這一句老公叫得心花怒放,這白晴婷那是什麼人.打從葉凌飛和白晴婷認識一起,白晴婷就沒少給葉凌飛臉色,這小打小鬧慣了,突然之間,白晴婷變成一個小鳥依人地女孩子.那一句嬌滴滴的老公叫得葉凌飛骨頭都酥了.

這家伙心情變得大好.所謂心情好.不能不喝酒.他一招手.叫服務員上來四匝啤酒.大有一醉方休地味道.

白晴婷打上次在湖邊地酒吧喝醉之後.早就下決心不能再和啤酒.但今天卻讓她破了例.心情大好地時候.白晴婷也想喝上一點.于是不顧及這淑女地形象.和葉凌飛邊吃,邊喝起來.

這白晴婷果真不勝酒力.這不過喝了兩大杯啤酒.就吐字不清.說要回家.葉凌飛喝啤酒就跟喝水一般.去了幾趟廁所就把啤酒放了出去.不過.葉凌飛最怕喝啤酒不去廁所.那樣地話.他會感覺難受.甚至于有可能醉過去.當年地野獸就用這種辦法灌倒過葉凌飛一次.自那以後.葉凌飛只要和野獸一喝酒.全部是紅酒,伏特加等酒.至于啤酒.門都沒有.

葉凌飛一看白晴婷這架勢.趕忙結了賬.摟著白晴婷出了餐廳.把白晴婷扶到車上.葉凌飛故意把車開得很慢.不時瞧著靠在副駕駛座上地白晴婷.關切地問道:"老婆.你沒事嗎?"

"我…我沒事."白晴婷吐字不清.但她並不是那種神志不清地狀態.腦袋清醒得很.就是這嘴不太好使.一說話就變得吐字不清.白晴婷坐在副駕駛座上.綁著安全帶.就感覺渾身發熱.心里像是有一團火一般.

"停…停車."白晴婷忽然捂住櫻桃小嘴.葉凌飛一看就知道白晴婷想吐.剛忙把車停在路邊.幫白晴婷解開安全帶.白晴婷猛然打開車門.下了車.蹲在路邊哇地一聲吐了起來.葉凌飛也趕忙下了車.饒到路邊.蹲下身.輕輕拍著白晴婷地後背.關切問道:"晴婷.你感覺怎樣?"

白晴婷沒答言,就一個勁兒地吐.吐了一大氣,她剛站起來,就又蹲下去,接著吐了起來.葉凌飛看白晴婷吐了很多,忙不迭回到車前,從車里取出一瓶礦泉水和一疊面巾紙,等白晴婷吐得差不多之後,她把面巾紙和礦泉水遞了過去.

白晴婷先用面巾紙抹去嘴角的殘留物,這才接過來礦泉水,扭開瓶蓋,喝了幾口,漱完口之後,吐了出去.白晴婷吐完之後,說話反倒清楚許多.這酒勁也過去,但她感覺很熱.

"老公,我們走回去吧."白晴婷手里握著剩下來的半瓶礦泉水,揚著嬌豔的小臉,提議道.

"我暈,從這里走回家至少也兩個多小時.再說了,我們要是走回家地話,這車怎麼辦,你該不會想把車留在這里吧."

"嗯,這是一個問題,既然這樣,那我們就開到停車場去."白晴婷眨了眨還帶著迷離目光的眼睛,有些放肆的笑道:"我要老公背我回家."

"你喝醉了吧,距離我們家最近那家停車場也有三里地."葉凌飛郁悶地說道,"我背你回家的話,豈不是我要累掛了."

"老公,你背不背我?"白晴婷含情脈脈地望著葉凌飛,說不出的柔情和嬌美.葉凌飛地骨頭又酥了,像這般的好事,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搶著做,偏偏白晴婷連機會都不給.葉凌飛一咬牙,答應道:"我背."

把車停到那家停車場.葉凌飛真乖乖地彎下腰,白晴婷美滋滋地趴在葉凌飛的背上.葉凌飛就感覺後背軟綿綿的,這白晴婷只穿了一件襯衫,那酥胸緊貼在葉凌飛後背上.

"老婆,你也太輕了點吧,以後多吃點."葉凌飛背起白晴婷時,發現並沒有像他想象那般沉.他兩手托起白晴婷那翹起,彈力十足的粉臀,嘴里說道:"我以後要把你養得白白胖胖的."

白晴婷趴在葉凌飛身上.她地粉臉貼在葉凌飛的肩膀上,兩手摟著葉凌飛的脖子,嘴里笑道:"老公,你想把我變成小胖豬嗎,讓我胖,你就不怕我吃窮了你."

"不怕.看見老婆白白胖胖地,我這個當老公的心里也舒服."葉凌飛把頭轉過來,和白晴婷的臉幾乎要碰在一起,他嗤嗤笑道:"現在的你才最可愛."

白晴婷就感覺渾身發熱,這平日里不敢做地.不敢說的,此刻都一股腦兒地出來了.她主動親了葉凌飛嘴唇一下,緊跟著呵呵笑道:"老公,看你地樣子就知道你好色,不要看我,快轉過去."

葉凌飛果然轉了過去,他走得並不快,沿著回家的公路,葉凌飛邊走邊和白晴婷聊著天.說著情話.白晴婷把臉又貼在葉凌飛身上,她很喜歡現在這樣的感覺,好浪漫,好溫暖.白晴婷眼睛望向掛在夜空中地圓月,慢慢地說道:"老公,你說我們能天天這樣多好."

"好啊!"葉凌飛答應道.

白晴婷忽然張著小嘴在葉凌飛肩膀上咬了一口,葉凌飛一皺眉,問道:"你干什麼,好端端得,怎麼變成小狗呢."

"你才是小狗呢.這是你應得地.誰讓你總欺負我."白晴婷笑呵呵說道.

"我欺負你,冤枉啊.我哪里敢欺負你."

"你還不敢欺負我,我問你你和欣茗到底是怎麼回事?"白晴婷問道.

葉凌飛聽到白晴婷又提起周欣茗這件事情,心里咯噔一下,誤會白晴婷心里還有個疙瘩.他支吾道:"那….那是個誤會."

白晴婷呵呵笑了起來,她把嬌滴滴的嘴唇貼在葉凌飛地脖子上,輕輕咬了一小下,緊跟著在葉凌飛耳邊說道:"你這個大色狼,這次便宜你了,如果不是欣茗的話,我是不會原諒你的."白晴婷這一番話說得葉凌飛心里直癢癢,心里暗想道,難道這是白晴婷默許我可以和兩位美女一起嗎.一想到可以三個人躺在一張大床上,葉凌飛就感覺渾身欲火燃燒,忍不住加快腳步,恨不得現在就跑回別墅,把身上的小可人按在床上好好蹂躪一番.

背著白晴婷走幾里路對葉凌飛來說那根本算不上什麼,這個家伙的體魄可是超過常人.他正心里核計早點回家,後面傳來兩道刺眼地車燈的光芒.當那輛汽車開到白晴婷和葉凌飛身邊時,突然響了一下車笛聲.

"該死!"葉凌飛停下來,轉過身,剛想罵人,卻驚喜地看見周欣茗拉下車窗,正打著招呼呢.

"干什麼呢?"周欣茗問道.

葉凌飛呶了呶嘴,示意這些都是自己背上的白晴婷的主意.如果換成往常,白晴婷說不定早就害臊得從葉凌飛身上下來,嘴里會極力撇清自己和葉凌飛沒有太多的關系.但此刻,白晴婷卻和往日截然不同,她沒有想從葉凌飛身上下來的意思,她眨著眼睛,呵呵笑道:"我想和葉凌飛散步,欣茗,要不你也和我們一起散步,反正我們倆人都喜歡這個家伙,就讓這個家伙得意一下好了."

周欣茗又仔細打量白晴婷一眼,看見白晴婷小臉蛋紅撲撲的,就知道喝了不少酒.饒是平日的白晴婷也絕對不會說出這樣的話,雖說周欣茗不是沒想過她和白晴婷都陪著葉凌飛,但又想到現在不是過去,這樣地事情被人知道總是不好.再說,她又不知道白晴婷到底怎麼想的.周欣茗眼見白晴婷喝多了,不能相信白晴婷喝醉後說過的話,她只是呵呵笑道:"我看你們還是慢慢走吧,我先回去了.哦,我不等你們吃飯了.看你們倆人想必是剛浪漫完."說著,周欣茗開著車從他們倆人的面前消失了.

始終,葉凌飛都沒有機會叫住周欣茗.他倒想坐在周欣茗的車里早點回家,但現在周欣茗開著車竟然跑了,葉凌飛只能背著白晴婷繼續走著.

白晴婷聲音漸漸弱了下去,最後竟然趴在葉凌飛身上睡著了.葉凌飛直搖頭,心道.你怎麼可以這樣,鬧了半天.就是想趴在我身上睡覺啊.

現在倒好,葉凌飛本想跑著回去,但怕驚醒睡著的白晴婷,只能郁悶地背著白晴婷慢慢走回了別墅.

等他回到別墅時,已經晚上八點多了.周欣茗剛才遇到了白晴婷和葉凌飛,知道這倆人會回來得很晚.也沒等這兩人,就收拾完躺在臥室里關了燈.

吳媽也早早地回到房間里,就連葉凌飛背著白晴婷回來時,吳媽也沒有出來.葉凌飛把白晴婷背回到白晴婷的房間,把白晴婷放在床上.白晴婷睡得很香.即使這樣,她也沒有醒過來.

"還說今晚要怎麼怎麼樣呢,你這不是明顯欺騙我那脆弱地心靈嗎?"葉凌飛看著白晴婷平躺在床上,睡著正香,心里十分郁悶.本來還滿懷期待,以為今天晚上終于可以和白晴婷抵死纏綿,卻沒有想到是這樣的結果.

他地目光從白晴婷身上掃過,那隆起地酥胸以及那被黑色長褲掩蓋的下身都讓葉凌飛感覺渾身欲火燃燒.

"我是她老公,就算和她發生關系也是正常地.再說了,她今天晚上也暗示過我,我如果不做的話,豈不是很對不起她.說不定,我地老婆是故意這樣."葉凌飛心里給自己找著借口,這樣一想,反倒感覺自己如果今天晚上不和白晴婷發生關系,那簡直對不起人民,對不起黨,更對不起白晴婷對他的愛.

葉凌飛主意打定.回身走到白晴婷臥室門口.把頭探出去,左右望了望走廊.確實沒有人之後,他才把臥室地房門關上.本打算就這樣去白晴婷的床前,但心里還是不放心,擔心周欣茗要是突然進來看見怎麼辦,他又把白晴婷的房門反鎖上去,經過仔細檢查後,這才得意洋洋地回到了床邊.

"老婆,這也是你想要的,也不能說我怎麼樣,對不對."葉凌飛坐在床上,伸手脫下白晴婷的鞋子和襪子,然後又坐在白晴婷身邊,解開白晴婷襯衫的扣子,嘴里說道:"如果你不願意我這樣做地話就說一句,如果你沉默的話,那就表示你願意."葉凌飛明知道白晴婷現在睡熟中,哪里能說出一句話.當葉凌飛把白晴婷襯衫的扣子解開時,那只剩下黑色胸罩的上身赫然出現在葉凌飛眼前,葉凌飛吞了一口口水,嘴里繼續說道:"老婆,你說你不暗示我的話,我也不會有什麼想法,咳,真是地,人家本來沒想,都是你."他這樣邊說,邊把白晴婷的襯衫脫下來.

當他的兩手按在白晴婷腰帶上時,白晴婷忽然翻了一個身,把腰帶壓在身下.葉凌飛以為白晴婷醒過來了,慌忙站在床邊,一臉的無辜狀.但等了一小會,發現白晴婷還是在熟睡中,于是膽子又大了起來,動作很輕,把白晴婷翻過身來,躡手躡腳地解開白晴婷的腰帶,一點點地把白晴婷的褲子脫了下去.

他對著白晴婷的T字內褲使勁兒地吞了幾下口水,沒有想到白晴婷會穿這樣性感的內褲,看起來白晴婷早就做好了誘惑自己的准備,要不然怎麼會穿T字內褲.心里想到這里,膽子就大了起來,慢慢地把嘴唇親了過去,在白晴婷下身親了很長時間,白晴婷的內褲上沾滿了葉凌飛的口水.

他慢慢壓到了白晴婷身上,嘴唇慢慢從白晴婷下身一直親到白晴婷的酥胸上.他整個人都壓在白晴婷身上,兩手有些迫切地去解白晴婷乳罩的扣子,就在扣子剛解開,葉凌飛的兩手剛按上那瞬間,白晴婷突然把右膝立了起來,嘴里嚷道:"不要碰我,我有老公."

葉凌飛哪里想到白晴婷會來這一手,他正處在欲火***期間,連一點防備都沒有,就被白晴婷右膝頂在下身.那鑽心的疼痛瞬間讓葉凌飛感覺眼前一片黑暗,心里悲慘地大叫起來,"老天爺啊,你不會這樣玩我吧,我可不想喪失做男人的權力啊!"

上篇:第三集 第340章 那一晚該來了     下篇:第三集 第342章 那令人難以忘記的一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