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370章 難得糊塗  
   
第三集 第370章 難得糊塗


葉凌飛單手把在方向盤上,另一只手隨意搭在車門上.葉凌飛的嘴角噙著笑意,他並沒有和坐在身旁的蕭雨雯交談.

蕭雨雯也保持沉默,側臉望向路邊那燈光輝煌的店鋪.

葉凌飛一直把車開到海邊,找了一個停車的地方把車停下來之後,葉凌飛沒和蕭雨雯打招呼,自顧自地下了車.

站在海邊的欄杆前,葉凌飛伸手掏出一根煙,給自己點著了.

"給我一根煙!"蕭雨雯這時候也已經走到葉凌飛背後,因為海邊的海風比較大,蕭雨雯穿得比較單薄,此刻她兩手抱胸,顯得有些冷.

葉凌飛抽出一根玉溪煙,遞給蕭雨雯,順便為蕭雨雯點著了火.

"女孩子學抽煙可不好!"葉凌飛說著,又轉過身,面向著夜幕下的大海.

蕭雨雯搞不清楚葉凌飛到底為什麼要來這里,她背靠在欄杆上,面對著葉凌飛,那只穿著短裙的下身,兩條修長嬌膩的雪白大腿露在外面.

"我本來就不是淑女不是嗎,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作為黑幫老大的孫女,在你的眼中,我不是一個好女孩."蕭雨雯直視著葉凌飛,她的眼睛里閃爍著與她年齡極其不相符的成熟的目光,說道:"剛才,你不是很吃驚嗎,在你心中,我並不應該是一個處女,對不對?"

葉凌飛啞然失笑,他沒想到這蕭雨雯會如此坦率.葉凌飛笑著點頭道:"剛才我確實很吃驚,但並不是因為你的身份,而是因為你給我帶來的震撼,剛才,你帶給我太多震撼了,年紀輕輕就不害怕死.還有…嗯,剛才的事情都過去了,我並沒有太多的想法,你是一個與眾不同的女孩子.好吧,我們來談談那個叫宋施的人吧."

"你真是這樣認為我地?"蕭雨雯還在追問這件事情,她要搞清楚葉凌飛到底是不是真這樣看待自己.

葉凌飛點著頭.肯定蕭雨雯的話,說道:"我剛才說得很清楚了,如果不是你的行為打動了我.我是不會和你站在這里閑聊的.我並不是一個喜歡惹麻煩的主,更不喜歡因為一個無關的人而惹麻煩."

葉凌飛雖然沒明確告訴蕭雨雯自己對她並不關心.但依著蕭雨雯地聰明又怎麼能聽不出來葉凌飛話中的意思.蕭雨雯並不傻,她當然清楚自己和葉凌飛並沒有太多的關系,至于她用來威脅葉凌飛地事情,完全就是蕭雨雯為了吸引葉凌飛的注意.在蕭雨雯看來,即使把肖宏宇帶壞.也不能用來脅迫像葉凌飛這樣地人.

"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說,因為宋施在幫會里面的地位僅差于我的爺爺.如果不是我無意中聽到這件事情,恐怕就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蕭雨雯說道,"我不敢告訴爺爺,因為我的爺爺對宋施很信任."

葉凌飛並不知道斧頭幫是如何發展起來地,但他卻知道宋施這人.是執法堂的堂口,號稱鐵面判官.葉凌飛當初和宋施有過接觸,對這個人並沒有太多印象,只是感覺這人一直板著臉,很少能看見笑容.

聽蕭雨雯簡單地說起來宋施地事情,葉凌飛也感覺有些棘手.這宋施那可是幫會的二號人物.不是說簡單一句話干掉就能干掉的,誰知道這宋施背後隱藏著多少秘密.要是僅僅干掉宋施一個人反倒簡單,但宋施敢說要取代蕭朝陽的地位,那至少說明宋施的背後已經有了足夠的勢力.

"你真的確定,宋施說過這樣的話?"葉凌飛又追問道.

蕭雨雯用力地點了下頭,她確定地說道:"本來,長風那邊的場子爺爺是不允許我去的,那里太亂.但那天我剛好和幾名同學在那里遇到,結果就進去玩了.卻沒想到看見宋爺爺…宋施也在那里.我看見宋施和長風走進包間,我就跟過去,聽見宋施說什麼毒品地事情,長風那混蛋說要干掉我爺爺…..."

"他們沒發現你嗎?"葉凌飛問道.蕭雨雯搖了搖頭,說道:"可能他們想不到我會在那里出現,我是偷偷溜進去地,本來就怕爺爺知道我在長風的那家迪廳出現,並沒有敢說我地身份.而長風的場子里都是一些加入幫會不久的人,並不知道我的身份.我只是聽了一會,也沒敢再繼續聽下去,偷偷地跑了."

"為什麼宋施要替代你的爺爺,按照你的說法,當初宋施和你的爺爺一起建立的斧頭幫,按照常理說應該感情很深厚,而且又這些年了,宋施不一直都是你爺爺的左膀右臂嗎,他怎麼可能這個時候想取代你的爺爺,這說不通啊!"葉凌飛自言自語道,"難道這里面還有另外的隱情?"

"我不知道!"蕭雨雯說道,"我不敢和幫會的其他人說,擔心被人知道,就連孫叔叔我都沒說過."

"這個暫時不要和別人說,我看事情或許並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樣,畢竟你沒親耳聽到宋施自己說要取代你的爺爺,再說,你爺爺畢竟是斧頭幫的龍頭,要是有意外的話,斧頭幫必會大亂,我想宋施等人也不會傻到這種地步.你就別多想了,走,我現在送你回家."

"這樣就完了,萬一我爺爺有什麼三長兩短怎麼辦啊,我不相信宋施沒有陰謀."蕭雨雯一見葉凌飛這樣說,連忙攔住葉凌飛,不依不饒地說道:"你答應要幫我的,難道你要反悔?"

"我只是說要給你建議,並沒有說要親自插手.再說了,就憑你剛才說的那幾句話,難道就能判斷宋施要干掉你的爺爺,我相信不僅是我,就連你爺爺都不會相信.小丫頭,你的爺爺心里有數,這件事情就不要你來操心了."葉凌飛沒和蕭雨雯廢話.摟著蕭雨雯的腰,把蕭雨雯抱進車里.

"你是一個大騙子,你這個混蛋!"蕭雨雯感覺自己被欺騙了,她想起剛才自己在KTV包房里面被葉凌飛占了便宜,心里惱火起來,伸手就要去抓葉凌飛的胳膊.葉凌飛冷笑一聲.眼見著蕭雨雯的雙臂伸向自己,他兩手如閃電一般抓住蕭雨雯地胳膊,順勢一帶.把蕭雨雯拉到自己的面前,抬起右手.對著蕭雨雯的粉臀就是一把,啪得一聲,蕭雨雯的粉臀被重重一擊,蕭雨雯如同被電擊一般,渾身顫抖一下.

"你這個混蛋.我不會放過你."蕭雨雯嘴里大嚷道,兩行晶瑩剔透的淚水從眼眶里流出來.她對葉凌飛懷了太多的希望.幾乎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葉凌飛身上.蕭雨雯聽孫宏提過葉凌飛地事情,在孫宏的描述下,葉凌飛就是那種無所不能的能人.蕭雨雯心里就認為只要葉凌飛肯出手地話,這件事情一定會很容易解決.

為了能讓自己的爺爺沒事,蕭雨雯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她想用自己地身體和葉凌飛做交換,只要葉凌飛能干掉宋施,那她就把自己的第一次獻給葉凌飛做報酬.卻沒想到葉凌飛這家伙在騙得蕭雨雯把她最寶貴的部位獻出來時,卻沒有去辦事.

蕭雨雯哪里肯干,這不依不饒起來,反倒被葉凌飛打了屁股.她心知自己打不過.又羞,又惱.這淚水不爭氣地流了出來.

葉凌飛松開抓著蕭雨雯的胳膊,蕭雨雯猛然推開車門.下了車之後,直奔海邊跑去.葉凌飛眼看著蕭雨雯朝海邊跑去,不由得微微搖頭,心道:"這個丫頭倒是有些個性,不過話說回來,要是真有個三長兩短,還是我搞出來的啊!"

葉凌飛不得已,只好下了車,追了上去.

蕭雨雯直奔大海而去,就連葉凌飛在後面喊蕭雨雯也沒叫住蕭雨雯.等葉凌飛追到海邊時,就看見海水已經沒到蕭雨雯地大腿處.

"這個丫頭,倒還是一個倔強的女孩子,我剛才又沒干什麼事情,咳,你說我這不是嫌大了,沒事挑逗她干什麼,這下子可惹到麻煩了."葉凌飛一看這樣子,沒辦法,只好也趟著海水,追了過去.

就在海水沒到蕭雨雯地腰部時,葉凌飛終于追到蕭雨雯.他一把抱住蕭雨雯,不管三七二十一,強行把蕭雨雯抱了回來.

到了海灘邊,葉凌飛氣惱地把蕭雨雯扔在海灘上,他渾身都濕漉漉著,看著躺在沙灘上的蕭雨雯喝道:"你干什麼,想跳海自殺嗎,我又沒干什麼,值得你這樣嗎?"

蕭雨雯也不說話,就躺在沙灘上,任憑葉凌飛說.

葉凌飛說了一氣,發現蕭雨雯根本就不和自己說話.他也感覺沒有意思,心里對蕭雨雯這個女孩子真是沒辦法了,他算是服了這個女孩子.只好也坐在沙灘上,不吭聲了.葉凌飛這一不說話,蕭雨雯才坐起來.

她這不坐還好,一坐起來,葉凌飛正好看見蕭雨雯那被水濕透的衣服緊貼在她的身上,那曲線畢露的樣子,讓葉凌飛感覺氣血上湧.

只看見蕭雨雯的T恤緊貼在身上,凸顯出蕭雨雯的酥胸來.雖說這蕭雨雯的酥胸沒有發育完全,但那畢竟也是高高聳起.

葉凌飛吞了一口口水,他又不是什麼柳下惠,看見這樣令人噴血的場面怎麼能令葉凌飛不氣血翻滾.偏偏葉凌飛也知道自己惹不起這個蕭雨雯,要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倒好對付,這蕭雨雯那簡直就是一根帶刺地玫瑰,要是惹到了,少不了會被刺刺傷.

"先回車里慢慢說吧,我們倆人地衣服都濕了,要是在海邊坐著的話,非得感冒不可."葉凌飛聲音放緩下來,提議道.

恰恰這個時候,蕭雨雯打了一個阿嚏.蕭雨雯幽幽地看了葉凌飛一眼,沒有說話,起身就朝車里走去.葉凌飛也站了起來,又是歎了口氣,他直搖頭,自己這次算是栽在這個女孩子手里了.葉凌飛總感覺蕭雨雯剛才跳海是算准了他會去救,故意這樣.

"難道這個女孩子真這樣可怕?"葉凌飛心里開始打起鼓來.此刻,他才發現這蕭雨雯所做地一切都是那樣的有針對性,甚至于有些事情就是事先設定好了.比如說肖宏宇的事情,蕭雨雯一定算准了自己會因為肖宏宇來找她,這樣以來,即使葉凌飛不想和蕭雨雯談.也被迫和蕭雨雯見面.可以說,蕭雨雯根本就沒打算利用肖宏宇威脅自己,而是打算利用肖宏宇引自己出來.

等到了海邊.蕭雨雯又故意借著跳海的事情讓主動權又掌握到蕭雨雯的手里.再想起蕭雨雯僅憑借她聽到的那寥寥幾句話,就斷定宋施威脅到她地爺爺.葉凌飛認為這蕭雨雯很不簡單,如果自己處理得不得當,少不了惹了一個大麻煩.

因此,一回到車里,即使面對著那令男人暴血的香豔場面.葉凌飛也強忍心中的沖動,不向蕭雨雯那邊瞧去.

蕭雨雯把自己脫得近乎赤裸.坐在後排,她在車里使勁扭著衣服的水.

"難道你就不怕我起色心?"葉凌飛極力避免看見這香豔的場面,背對著蕭雨雯說道.

"我有什麼辦法,剛才都那樣了,我這輩子算是完了."蕭雨雯一臉怨天尤人的樣子,扭著自己地衣服上的海水,上身只剩下一件黑色乳罩,下身是一條三角小內褲.她看了葉凌飛一眼,說道:"如果你想上我的話,我絕對不會反抗.但你要考慮清楚後果.你要幫我殺了宋施."

"咳,我算是怕你了.蕭雨雯,你是一個很厲害地女孩子."葉凌飛歎了口氣,說道:"我現在才明白,我上了你的當.算了,咱們倆人攤牌吧,你不要再這樣勾引我下去,我很清楚你這枝玫瑰是好看卻不能摘地,要是我真被你勾引了的話,那以後我的苦難可就來了."

"知道就好."蕭雨雯嘴角浮現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那是勝利者的笑容.

"我會去找你地爺爺,我想這件事情並不是你想的那樣簡單."

"別,你不要和我爺爺說."蕭雨雯一聽葉凌飛說要去找蕭朝陽,她急忙說道:"我爺爺如果知道了我去長風那邊玩地話,就會生氣的."

"我知道怎麼說,剩下來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葉凌飛說道,"順便提醒你一句,下次不要再勾引我了,咳,是男人看見你這小妮子都會動心的.

"呵呵,要是你早點答應我,我也不需要費這樣大的力氣了."蕭雨雯終于呵呵笑道,"坦白說吧,我對你這樣的老男人不感興趣."

等葉凌飛把車停在蕭朝陽的別墅門前時,倆人身上的衣服還有些濕.

蕭朝陽想不到自己的孫女和葉凌飛會半夜一起出現在自己家里,蕭雨雯並沒有和蕭朝陽住在一起,這主要是從保護蕭雨雯的角度出發.

蕭朝陽清楚自己身為黑幫地龍頭,仇人很多,他可不想自己這個寶貝孫女出事.但今天看見蕭雨雯和葉凌飛一起出現,蕭朝陽還是意識到有事情發生.

蕭雨雯去換衣服,而葉凌飛和蕭朝陽倆人坐在客廳里.葉凌飛看起來是特意送蕭雨雯過來地,他笑呵呵地說道:"龍頭,你可別誤會,我跟你的寶貝孫女沒有關系."

蕭朝陽微微地笑道:"葉先生,我沒有想過,你也不需要解釋."

"咳,我這不是怕你誤會嗎?"葉凌飛地眼睛瞅著客廳里站著的幾名保鏢,忽然問道:"龍頭,我可以和你單獨談談嗎?"

"當然可以!"蕭朝陽起身,對葉凌飛說道:"我們可以去書房,順便讓你瞧瞧我的書法如何.

這蕭朝陽最為得意得就是自己書法,經常把自己寫得字送給他的下屬.

本來,客廳里面的幾名保鏢還想跟著蕭朝陽,卻被蕭朝陽叫住,示意這些人都在客廳等著.

一走進客廳,葉凌飛就把房門關上.他單刀直入,問道:"龍頭,我今天晚上來是找你有事情?"

"哦,先坐下來再說."蕭朝陽不慌不忙.一邊拿著毛筆,一邊招呼葉凌飛坐下來.

葉凌飛看見蕭朝陽不慌不忙的樣子,心里忍不住暗暗佩服道:"果然是老江湖,不管什麼事情都能保持榮辱不驚."看見蕭朝陽這副氣度,葉凌飛心里有了底,他來的時候還在想如果真如蕭雨雯說得那樣.身為斧頭幫的龍頭蕭朝陽怎麼可能一點不知道.現在看見蕭朝陽這樣,葉凌飛才明白自己看樣子是多慮了.

"葉先生,你先看看我寫得這個字."蕭朝陽剛寫完了"難"字.就招呼葉凌飛過來看.葉凌飛不明所以,他對書法這方面並沒有研究.也僅僅是誇獎說寫得不錯.

"葉先生,你不是剛才說有事情嗎,不知道是什麼事情?"蕭朝陽繼續寫著字,他邊寫邊問道.

葉凌飛坐在椅子上,看著蕭朝陽.心里猶豫不決.他要是把這件事情告訴蕭朝陽的話,無形之中自己也牽扯進來.他可不想牽扯進黑幫的事情里.但剛才又答應了蕭雨雯,葉凌飛猶豫再三,還是決定說出來.

"龍頭,我聽說你的下屬有…有人….在策劃一些事情."葉凌飛吞吞吐吐,心里這個罵,心道:"娘地,我今天晚上算是栽了,這件事情又不是我看見的,我怎麼說啊,難道我說他最信任的宋施要想干掉他."

"是嗎?"蕭朝陽聽完之後.並沒有過分吃驚.他依舊寫著字,嘴里說道:"或許是有人對我不滿吧.這也正常."

"如果你最信任你的人出賣你,你會怎麼辦?"葉凌飛問道.

蕭朝陽呵呵笑道:"那只說明我倒黴,信錯了人."說道這里,蕭朝陽已經寫好了字,他把毛筆放好,招呼葉凌飛過來瞧.葉凌飛過去一看,只見蕭朝陽寫了四個大字:難得糊塗.

"葉先生,你認為這四個字如何?"蕭朝陽嘴角帶笑,意味深長地問道.

"難得糊塗!"葉凌飛念道,"我就是不明白龍頭該如何糊塗下去?"

"很簡單,明知道有些事情要發生,卻裝糊塗."蕭朝陽笑道,"不是有句話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嗎,如果我要是當那個旁觀者,不就可以了如指掌,勝券在握了嗎?"

"龍頭,照你這句話說你心中很清楚,也知道我要說的話了?"葉凌飛問道.

"如果葉先生自己來找我的話,我或許不清楚,但葉先生和雨雯一起過來地,我就知道怎麼回事了."蕭朝陽示意葉凌飛坐下來,他把聲音放低地說道:"孫宏曾和我提起雨雯向他仔細打聽過葉先生的事情,我就知道雨雯這孩子一定想找你.葉先生,我想有些事情暫時不能去動,要慢慢去看.而這些話我卻不能和雨雯這孩子去說,那就麻煩葉先生幫個忙,讓雨雯這孩子不要摻合進來."

"龍頭,我有些事情不明白,為什麼斧頭幫好好的,會發生這種事情呢.哦,我是說畢竟你們斧頭幫成立已經很久了,似乎沒有必要再搞幫會內部地紛爭."

"一個字,錢!"蕭朝陽笑道,"錢這東西不是每個人都能拒絕誘惑的,我本來也以為我為幫會選擇地這條路是正確的,但最近我才意識到或許我的選擇有些草率了,畢竟幫會的人不能和我一樣想,洗白不過是我的一廂情願而已.但是事情已經走到這步了,一切都晚了.葉先生,我查過你地底細,知道你和警察關系很好,我可能還需要葉先生的幫忙."

"幫忙,怎麼幫忙?"葉凌飛問道.

"這個到時候再說吧,我當然不希望我親手毀了幫會,但到最後,我只有選擇這條路了."蕭朝陽微微歎口氣道,"葉先生,麻煩你多照顧下雨雯,我不想讓她牽扯進來."

"這個….呵呵,恐怕我沒那本事,你這個孫女可不是好糊弄地角色."

蕭朝陽笑了笑,說道:"雨雯這孩子如果要好好培養,未嘗不是我的最好的接班人."

看著葉凌飛錯愕的表情,蕭朝陽又笑道:"我是開玩笑的,好了,葉先生.不管怎麼樣,我都要謝謝你通知我這件事情."

葉凌飛始終都沒有說具體的事情,但蕭朝陽卻已經知道了.葉凌飛不由得佩服起這些老江湖來,他心里核計,要是自己和這些老江湖做對手地話,可能自己不見得能斗過這些都快成了精的老家伙們.

葉凌飛站起身.正准備離開,又聽到蕭朝陽說道:"葉先生,我告訴你一件事情.你可以告訴你的那名警察朋友,可能會有一個毒品大梟來望海市.或許這次不僅僅是3K,就連我們的幫會都可能涉及毒品,"

雖然蕭朝陽沒說明白,但葉凌飛卻心中明白過來.毒品這東西帶來地巨額利潤是任何人都無法抗拒地,如果真像蕭朝陽所說地那樣地話.一旦有人供應足夠的毒品,那不僅僅是3K.就連斧頭幫都無法抗拒這種誘惑.

雖然蕭朝陽反對斧頭幫走黑道,但想洗白卻不是那樣簡單地.葉凌飛才明白蕭朝陽為什麼寫下"難得糊塗"四個字,此刻的蕭朝陽心里比誰都清楚,只是,他可以裝糊塗.也許,他這樣做是想保全自己,或許在等待機會,但不管如何,葉凌飛明白這件事情都不簡單是干掉宋施能解決地,斧頭幫真正的危機在于幫會的人為了巨額的利潤在鋌而走險.

葉凌飛離開蕭朝陽別墅時.並沒有和蕭雨雯打招呼.他在回別墅的路上,才撥打了蕭雨雯地電話.電話里告訴蕭雨雯這件事情不用擔心了.讓她安心學習蕭雨雯這丫頭很聰明,她從葉凌飛的話語之中,聽出來這件事情至少自己地爺爺知道了.

葉凌飛掛上電話,一邊開車,一邊心里核計是否應該把這件事情告訴周欣茗,按照蕭朝陽所說的,如果一名大毒梟要來望海市的話,那望海市毒品將會猖獗,想必周欣茗也很關心這件事情.

等他開車回到別墅時,就看見白晴婷和周欣茗倆人正在客廳里聊著天,似乎倆人說到什麼開心的事情,笑得花枝亂顫.

看見葉凌飛回來了,白晴婷收起笑容,故意板著臉說道:"這都幾點了,怎麼才回來?"

"我提前打過報告了."葉凌飛很委屈地說道,"老婆,我可是告訴過你我會回來晚的."

"我怎麼不知道,有證據嗎?"白晴婷眨著眼睛說道.

"你…..!"葉凌飛被白晴婷說得沒有話了,他也不和白晴婷繼續斗嘴下去,而是直接上了樓.

"欣茗,不對勁啊,這個家伙怎麼今天感覺怪怪的!"白晴婷不敢相信葉凌飛就這樣算了,把臉湊近周欣茗,奇怪地說道:"這家伙下午還好好的,怎麼晚上就感覺不對勁呢,難道有事情發生?"

周欣茗也看出來葉凌飛不對勁了,就在葉凌飛沒回來之前,白晴婷和周欣茗還在核計等葉凌回來時,倆人怎麼逗葉凌飛.卻沒有料想葉凌飛這回來後,竟然不和她們斗.這樣的話,倆人事先想好的那些辦法都沒有用了,倆人極其失望.

葉凌飛一回到臥室,就把身上的衣服全脫下去,脫得光溜溜.只穿著睡衣睡褲,就去洗澡去了.

葉凌飛剛才那是沒心情和白晴婷斗嘴,這渾身都感覺難受,回來之後只想著痛痛快快洗個澡,等進入浴室之後,扭開淋頭,讓溫水從淋頭撒遍自己地全身時,葉凌飛才感覺舒服起來.

"哼,和我玩這一套,等我洗完澡看我怎麼收拾你們."葉凌飛在浴室里面暗暗核計起來,樓下地白晴婷和周欣茗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呢.

周欣茗和白晴婷倆人一見葉凌飛不和她們斗,變得無聊起來.白晴婷提議到三樓那半開的陽台去看星星去,周欣茗點了點頭,倆人從冰箱里拿了兩瓶礦泉水,上了三樓.

葉凌飛洗完澡之後,就穿著寬松地睡衣,睡褲下了樓.他本以為周欣茗和白晴婷會在一樓大廳,但一到一樓大廳卻沒看見這兩人.葉凌飛又轉到她們倆人的臥室前,同樣沒有能找到兩人.

"難道去游泳池了嗎?"葉凌飛一想到這里,心頭就興奮起來.要是能看見兩位美女身穿泳衣,泳褲在游泳池里游泳,那將是何等愜意的一件事情.

葉凌飛想到這里趕忙上了三樓,他打算在三樓陽台那里俯視游泳池,這樣以來還不會被周欣茗和白晴婷發現.

當葉凌飛屁顛屁顛跑到三樓時,卻發現白晴婷和周欣茗正悠閑地坐在三樓陽台的椅子上閑聊.

"你們怎麼會在這里?"葉凌飛一上來,那失望的情緒讓他一屁股坐在兩人的中間.拿起放在桌子上地半瓶礦泉水,喝了起來.

那是白晴婷喝了一半的礦泉水,看見葉凌飛一上來就喝自己的礦泉水.白晴婷不滿意地說道:"為什麼我們不能坐在這里?"

"我以為你們會在游泳,你看這天氣很熱.為什麼你們倆人不去游泳?"葉凌飛那臉皮厚的就算用針戳都戳不透,無恥地建議兩人去游泳.

白晴婷一聽就明白了葉凌飛的打算,她故意對周欣茗說道:"欣茗,有人讓我們去游泳,要不我們脫光衣服游泳吧.這樣某人能看得更清楚."

周欣茗強忍笑意,很配合地說道:"好啊.那我們現在就去游泳."說著,她們倆人果真站起來.

葉凌飛信以為真,心里美滋滋地,心想:"等你們去游泳,我就回去那DV把你們給拍下來."

白晴婷和周欣茗已經走到葉凌飛身邊,周欣茗忽然伸出兩手把住葉凌飛的肩膀,白晴婷也過來,兩手撓著葉凌飛地癢癢,嘴里說道:"你這個家伙,我讓你想壞壞的東西."

葉凌飛哪里想到自己會被偷襲.猝不及防.被周欣茗制住.要是他真用力的話,周欣茗也拿他沒有辦法.但葉凌飛卻擔心自己用力太大地話.會傷到周欣茗,不得已,只得強忍著.趁著周欣茗稍不注意之際,葉凌飛一下子掙脫開.

周欣茗和白晴婷一瞧不好,趕忙跑進屋子里.葉凌飛也跟了進去,一個躍身,擋住倆人下樓.周欣茗和白晴婷沒有辦法,只好躲進那間本來是作為白晴婷和葉凌飛婚房的大房間.白晴婷本想鎖上門,但葉凌飛卻一把抓住門.白晴婷和周欣茗倆人都沒有葉凌飛地力氣大,只好松開了手,躲進房間里面.

葉凌飛就站在門口,擋住兩人不讓倆人跑出去,他故意把目光掃過倆人身上,學著無賴的樣子,淫笑道:"嘿嘿,我看你們這下子往哪里跑."

"我們是女孩子,難道你一個大男人想欺負我們?"白晴婷一看葉凌飛這樣,她裝出嬌滴滴的模樣,說道:"我們知道錯了,放過我們吧!"

"是啊,葉凌飛,你怎麼好意思欺負我們倆人."周欣茗也說著,"這次事情本來就是你不對,好了,就這樣算了吧!"

周欣茗和白晴婷說著靠近葉凌飛,就在兩人靠近葉凌飛那瞬間,彼此互相使了個眼色,結果倆人一人抓住葉凌飛的一只手臂,想向後扳過去.這可是周欣茗剛才教過白晴婷的,其目地就是倆人可以在這種情況下制服葉凌飛,卻沒有想到葉凌飛早有防備,一手一個,牢牢摟住倆人,緊跟著走到床邊,把倆人推倒在床上.

葉凌飛撲過去,白晴婷和周欣茗飛快閃開,緊跟著兩人那是手腳並用,和葉凌飛在床上瘋鬧起來.

葉凌飛如果真想制服這兩人,那是輕而易舉,但葉凌飛卻顧慮傷著兩人,最後,反倒被兩人壓在身上.白晴婷坐在葉凌飛身上,兩手使勁撓著葉凌飛的癢癢.

忽然,白晴婷停下來,一臉緋紅.她地小手不小心摸到葉凌飛的下身,那高高撐起來的部位.

白晴婷一下子從葉凌飛身上下來,周欣茗也瞧見了,她和白晴婷的反應一樣.

趁著這兩人臉紅之際,葉凌飛從床上起來,摟住倆人的腰,左邊一口,右邊一口,嘴里說道:"這下子你們服了吧!"

"難看死了!"白晴婷紅著小臉說道,"我不和你玩."說著,掙開葉凌飛摟著她的手,嘴里小聲說道:"我….我回去了,讓….讓欣茗陪你玩吧!"說著急從匆匆出了房間.

"讓欣茗陪我?"葉凌飛先是一愣,隨即欣喜著又要去親周欣茗,卻被周欣茗用手堵住葉凌飛的嘴,說道:"不玩了,我要回房間睡覺了,你這個家伙一個人睡覺吧!"

看著周欣茗也出了房間,葉凌飛很郁悶地嘟囔道:"明明晴婷讓你陪我的啊!"說著,葉凌飛又笑了起來,他知道自己只要再加把力氣,和白晴婷,周欣茗一起來個雙飛並不是一件難事.

上篇:第三集 第369章 身體交易     下篇:第三集 第371章 和陳玉婷之間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