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395章 我不要殘廢的  
   
第三集 第395章 我不要殘廢的


五十多分鍾的車程,葉凌飛只花了半個小時就趕回新亞集團.倆人並沒有在新亞集團吃飯,而是在新亞集團大廈附近找個一家飯店,簡單吃了午飯,之後,張璐雪就回到設在組織部的辦公室,核計著如何處理配件二分廠的事情.

年輕人總是充滿著對工作的熱情,葉凌飛對張璐雪那迫切想表現自己的熱情很理解,比起張璐雪來,葉凌飛感覺自己心態老了很多,即使,他想去做某件事情,也會慢悠悠地去做,所謂不出手則已,出手必傷人.

葉凌飛這次是准備拿朱俊開刀,長久以來,葉凌飛都沒有想直接插手新亞集團事務的想法,因此,也沒有和錢常南等人計較.但張嘯天想把自己的女兒帶入集團,成為新亞集團接班人的想法,讓葉凌飛意識到自己必須新培養出一個所謂的傀儡出來,以掩蓋他才是新亞集團大股東的事實.

如果自己能把張璐雪培養成接班人,讓張璐雪像張嘯天那樣,對自己采取容忍的態度來,那自己還可以在新亞集團過著隱藏身份的生活.

正因為有這樣的想法,葉凌飛才想要削弱錢常南的勢力,但朱俊這人確實有些能力,葉凌飛並不想一腳把朱俊踹出新亞集團,就想好好教訓一番,如果朱俊這次不知道悔改,還和錢常南之間走得很近,那下次朱俊的結局就很慘.

至于張璐雪怎麼處理朱俊,那就是張璐雪的事情,葉凌飛才不關心這點.他回自己辦公室,美美睡了一覺.

葉凌飛是被野獸的電話吵醒的,野獸在電話里面嚷道:"老大,你在哪里呢,我和野狼在你們大廈一樓大廳這,這里的兩個小娘們不讓我們上去."

葉凌飛沒想到野狼和野獸能來得這樣快,他躺在辦公室套間的床上,看了眼手表.下午三點多鍾,原來自己這一覺已經睡了兩個多小時.

"好吧,我現在通知前台讓你們上來."葉凌飛下了床,走到辦公桌前,給徐瑩打了一個電話,要徐瑩通知一樓大廳的前台.讓野獸和野狼倆人到組織部來.

葉凌飛掛上電話後,就坐在電腦前,百無聊賴地上起網來.時間不大,就聽到組織部外面傳來一陣嘈雜聲,葉凌飛猜想應該是野獸和野狼倆人來了,果不其然,辦公室的門被推開,野狼和野獸跟在徐瑩背後走進辦公室.

"經理,他們來了!"徐瑩把野狼和野獸領進辦公室後.就退了出去,順手關上辦公室的門.

"老大.我和野狼買了很多小吃.剛才給你們那些手下一大半.就剩下不點了."野獸穿著一件花格子襯衫.摘下墨鏡.把手里拎著地那個盒子放在葉凌飛辦公桌上.

葉凌飛聞到里面傳來地香味.他叭嗒叭嗒嘴.笑道:"算你們還有良心.知道給我留東西."葉凌飛雖然嘴上這樣說.但他卻沒有打開盒子.而是招呼野狼和野獸先坐在沙發上.他走到辦公室門前.鎖上辦公室地門.

葉凌飛坐到倆人地中間.壓低聲音道:"你們兩個小子來得正好.我有事情需要你們幫忙."

"老大.你說就是!"野獸大大咧咧地嚷道.

葉凌飛拍了野獸腦袋一把.放低聲音道:"你不會小點聲音嗎?"

野獸吐了吐舌頭.果然聲音放低了.問道:"老大.啥事啊?"

"找幾個小子去.我要讓他們老老實實的."葉凌飛說著把手里拿著那份打印的那十幾名小混混名單的紙拿過來,交代道:"你們倆人辛苦點,我也知道你們剛下飛機,不過,就別休息了,我這里有十幾個小混混地名單,今晚你們至少要給我找到兩個,我晚上要見他們.dao."

"老大,不就找幾個人嗎.簡單."野獸大嘴一咧道.

"嗯.那好吧,去辦吧.等辦完這件事情,咱們三人再痛快喝酒去."葉凌飛拍了拍野獸和野狼的肩膀說道.

"要不要殘廢?"野狼冷不丁地問道.

"最好不要殘廢"葉凌飛說道,"如果這些小子不聽話,我晚上會親自讓這些小子殘廢!"

咚,咚!

葉凌飛辦公室的房門傳來敲門聲,葉凌飛皺了下眉頭,示意野狼和野獸按照自己的意思去辦.他們三人走到門前,葉凌飛打開辦公室的門,就看見朱俊和一名年紀在五十左右的男人站在門口.

野獸和野狼沒理會門前站著這兩人,從他們中間穿過去,去做葉凌飛安排的事情.

"葉經理,張廠長要親自和您解釋!"朱俊站在門口,偷偷打量葉凌飛的臉色,發現葉凌飛臉色還算不錯,壯著膽子說道.

"葉經理,真不好意思,您到廠子的時候,我正在外面.我家里出了點事情,上午請了假,因此,沒有能看見您."這張廠長今天本來沒打算去廠子,接到王小梅打過來地電話時,張廠長正在自己樓下的花園里遛狗,他哪里想到葉凌飛會突然到廠子,急急忙忙趕廠子時,葉凌飛已經回到集團了.他和朱俊一核計,才想到這個借口.

"哦,是張廠長吧."葉凌飛嗯了一聲,說道:"你還是去找張副經理吧,我已經把你的事情交給她了."葉凌飛望向張璐雪地辦公室門口,瞧見鄭可樂剛從張璐雪辦公室走出來,于是招呼道:"可樂,張副經理在辦公室嗎?"

"在!"鄭可樂答應了一句,走了過來.

"朱部長,你帶著張廠長去吧."葉凌飛擺了擺手道,"看看張副經理怎麼處理這件事情."

朱俊眼見葉凌飛不管這件事情,心里稍微心安一點,他想那張璐雪是剛來集團的人,自己只要和張廠長糊弄幾句,就完事了.想到這里,趕忙和葉凌飛說道:"葉經理,那我們過去找張副經理了!"

看著兩人走進張璐雪的辦公室,葉凌飛冷笑一下.剛巧被鄭可樂瞧見.鄭可樂走到葉凌飛面前,笑道:"葉經理,你是不是又在想什麼壞主意?"

"沒有,絕對沒有!"葉凌飛矢口否認.

鄭可樂眼見葉凌飛否認,呵呵笑了笑,說道:"葉經理.我可是瞧見你剛才干什麼了,要是你不想讓我說出去,最好賄賂我一下,或許我會考慮不說話出去."

"這算是給我機會嗎?"葉凌飛故意問道.

鄭可樂看了葉凌飛一眼,笑道:"隨便你想吧,總之我這人很好打發的,哪怕請吃一頓飯也會讓我保守秘密."

葉凌飛笑道:"那好吧,等過幾天我有時間單獨約你出來吃飯."朱俊和張廠長在張璐雪那邊沒有得到什麼好消息,朱俊本以為張璐雪會很好糊弄.但張璐雪卻不理朱俊和張廠長的解釋,堅持要做處罰,只是這結果還要等張璐雪考慮之後再決定.

朱俊和張廠長聽出來張璐雪的意思.那就是要狠狠處理這件事情,說不定張廠長這個廠長要被拿下來.

倆人心里一核計,這件事情只能找錢常南出面了.卻沒有想到,錢常南在聽到事情的過程後,錢常南皺起了眉頭.

"錢副總,這次你一定要幫我啊,我是請過假的,誰想到葉凌飛會去檢查.再說了,難道就不讓我請假.這都是哪門子道理."張廠長一臉委屈,夾著煙,坐在錢常南對面說道.

朱俊瞧著錢常南的臉色,心里愈發感覺沒底.他舔了舔有些干燥地嘴唇,說道:"錢副總,我看這次是葉凌飛故意找機會對付你,他也知道張廠長是您親自提拔地,想必就是找了這樣一個機會對付你!"

錢常南看了朱俊一眼,冷哼道:"既然你知道.那這件事情還用我說嗎?"

"錢副總,這…..這是什麼意思?"張廠長隱約感覺事情不妙,從錢常南的語氣聽來,似乎錢常南不打算管這件事情.

"我沒法插手這件事情,如果我出面,那我不是自打耳光嗎.這件事情做得太明顯,拋開廠長不在廠這件事情,就說提前吃飯這件事情,就能讓葉凌飛一口咬死張廠長你管理無方.我現在才明白葉凌飛這人.那是一條輕易不咬人的狗.但是要是真讓他咬上一口,那是死死咬住.絕對不松口.這件事情如果我出面的話,正好給了葉凌飛打擊我的借口,他最希望的就是我出面管這件事情."說道這里,錢常南看了朱俊一眼道,"你這次做事怎麼這樣糊塗,難道不知道最近葉凌飛地風頭很盛嗎,你還給他抓住了這樣一個機會!"

"錢副總,我知道我錯了,但是就算後悔也沒辦法,葉凌飛一定會狠狠整我,你怎麼都要幫我一把!"朱俊說道.

錢常南對他們二人擺擺手,說道:"你們先走吧,讓我考慮下!"

等朱俊和張廠長走出去之後,錢常南考慮了片刻,撥打了張嘯天的電話.

"總裁,我有事情想和你彙報一下,是有關配件二分廠地事情…….."下班後,葉凌飛並沒有馬上離開公司,而是先打電話給白晴婷,詢問白晴婷晚上打算吃什麼.白晴婷告訴葉凌飛她還在公司忙著處理越洋百貨的業務,白晴婷馬上要回世紀國際集團總部,越洋百貨這塊需要把工作安排好.

葉凌飛叮囑白晴婷早點回家,如果工作太晚,就打電話給自己,他會去接白晴婷.掛了電話之後,葉凌飛這才收拾完東西,走出辦公室.

葉凌飛上了車之後,和野獸聯系完之後,直接開車去了野獸所說的那家位于老城區的游戲廳.

游戲廳這類在九十年代很普及的游樂場所這些年已經越來越少,只剩下幾家大的仿真游戲廳,而且其營業利潤也在逐步減少.

至于一些小的游戲廳則更多加入了賭博機,是屬于地下游戲廳.野獸所說地這家游戲廳就是一家地下游戲廳,沒有在工商局登記過.里面烏煙瘴氣,有不少未成年人在賭博機前玩.

葉凌飛把車停在路邊,就看見野獸那輛寶馬車就停在這家游戲廳的旁邊.

"老大,這邊!"野獸落下車窗,招呼葉凌飛過來.

葉凌飛走到車前,野獸推開後車門.葉凌飛上了車.只看見野獸身邊坐著一名看起來只有十六歲左右地未成年人,那少年頭發很短,看樣子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這是我地老大,快叫葉哥!"野獸說道.

"葉哥!"那少年喊了一句.

葉凌飛沒說話,而是從身上摸出一盒玉溪煙,先扔給野狼和野獸一人一根,問那少年,道:"抽煙嗎?"

"嗯!"那少年點了下頭,從葉凌飛手里接過那根玉溪煙.聞了聞,欣喜地說道:"好煙啊!"

"抽你地煙吧,要是你小子沒騙我們.我保證讓你也能抽到這種煙."野獸說了一句之後,就笑呵呵地對葉凌飛說道:"老大,這小子叫小三,他說認識那個叫馮亮地人."

葉凌飛先把煙點著之後,看著這個叫小三的少年,問道:"你認識那人?"

"嗯!"小三狠狠地抽了一口煙,先陶醉一番,然後顯得十分殷情地說道:"馮亮和我常一起玩,還有肖余.原來我們三人經常一起偷東西,不過,我後來不干了,馮亮和肖余這兩小子跟浩哥混上了.馮亮常說他很快就會加入3K,到那時候沒有人敢動他,他還說要把我介紹給浩哥認識."

"那你認識浩哥?"葉凌飛問道.

"沒有,我媽媽不讓我和那些人混在一起.再說了,我也知道和浩哥混在一起不太好,我聽別人說浩哥和斧頭幫的孫宏結了梁子.好像是因為一個女孩的緣故,總之他們經常打架,我膽子小,就沒敢認識浩哥!"

葉凌飛笑了笑,對小三說道:"小伙子還不錯,嗯,說說那個馮亮和肖余吧,你知道他們在哪里嗎?"

"肖余那家伙我不知道在哪里,但是馮亮就在這游戲廳里打游戲.我剛才還在那里看見他!"

"你說馮亮在這里?"葉凌飛一愣.他本以為那些小子至少會躲幾天,等風頭過了再出來.卻沒想到這馮亮砍完人後,還敢出來玩,這小子也太目無王法了吧.

那小三瞧出來葉凌飛的疑惑,他趕忙解釋道:"葉哥,那馮亮剛泡上一個小妞,正陪著那小妞在里面玩."

"哦,原來這樣!"葉凌飛拍了一把小三地肩膀道,"年輕人以後不要出來混,這樣很危險,還是好好在學校讀書得好."說完,葉凌飛對野獸說道:"野獸,打發這小子走吧!"

"嗯!"野獸掏出一疊錢,大約不少于三四千,扔給小三,說道:"這錢是給你的,要是你敢騙我地話,我就把你的腦袋扭下來!"

"不敢,不敢,我說的絕對是實話."小三哪里見過這些錢,一個勁兒地謝道.野獸示意小三先離開,等小三走之後,野獸又說道:"老大,那小子說這家網吧是浩哥開的,里面看場子的人都是浩哥的人."

"知道了!"葉凌飛說道,"也別開槍,要是真打起來,就給他們放點血,廢幾個人就算了,這件事情我不想搞出人命,不然我對別人沒法交代!"

野獸和野狼都點了點頭,野獸從車里拿出一把匕首,扔給葉凌飛道:"老大,我這次沒帶你的最愛剃刀鯨,你先拿這把軍用匕首將就用吧!"

葉凌飛把那匕首又扔給野獸,說道:"我要這玩意干嘛,我可是好市民,雙手是不沾血地,要不然我找你們倆人干什麼."

野獸張大了嘴巴,看了下野狼,只看見野狼沒任何反應就把匕首放在身上,說道:"野獸,你快點."

"老大,你太過份了.我也想當好市民啊,為什麼我要沾血."野獸故意嚷嚷道,"老大,要不這樣吧,我沾血也沒問題,要不你再幫我聯系下那陸雪華怎麼樣?"

"滾.臭小子什麼時候學會和我討價還價了!"葉凌飛一腳把野獸從車里踹下去,緊跟著他也下了車.野獸從地上爬起來,郁悶地說道:"老大,就幫我一次吧."

"這事情以後談,看你小子的表現了."葉凌飛說道.

葉凌飛,野獸和野狼三人走進這家烏煙瘴氣地游戲廳,就看見游戲廳里有為數不少地年輕人在玩.很多年輕人看衣著打扮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在門口有一個染著黃毛的少年嘴里吊著煙卷,正在玩97格斗,看這小子的水平也不怎麼樣.很快就被電腦打死,這小子狠狠拍了一把游戲機,嘴里罵道:"操他娘!"

剛巧葉凌飛走過這黃毛小子面前.那小子回去准備去買游戲幣,正撞在葉凌飛身上.明明是這黃毛小子撞到葉凌飛,但這黃毛小子卻來個惡人先告狀,嘴里罵道:"操你媽,你走路沒長眼睛嗎?"

野獸一聽這句話,就准備上前教訓這黃毛小子,卻聽到葉凌飛說道:"別在這里磨蹭,去把那小子找出來!"葉凌飛看了這黃毛小子一眼,沒多說什麼.直奔游戲廳里走過去.那黃毛小子瞧見葉凌飛沒搭理他,他反倒來了脾氣,從後面追過來,伸手就去抓葉凌飛的衣服,卻沒有想到就在他的右手快抓到葉凌飛衣服時,葉凌飛伸出右腳,一下子把這黃毛小子絆倒了.

撲通一聲,那黃毛小子一下子摔了個狗吃屎.

在這里玩得很多年輕人都認識這黃毛小子,就在這黃毛被葉凌飛扳倒後.幾名年紀不大的年輕人朝著葉凌飛走過來,其中一名年輕人嘴理吊著煙,在他旁邊跟著一名看起來也不過十六七歲地小姑娘.

葉凌飛一看這走過的年輕人,感覺很像自己要找地那名叫馮亮地年輕人.葉凌飛心里想到:"這也太簡單了吧,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黃毛,你這是怎麼了?"那年輕人問著剛剛爬起來的黃毛小子,那黃毛小子一看這面前年輕人,忙嚷道:"亮哥,這混蛋故意絆我!"

那年輕人一聽.拍了把黃毛地肩膀道:"沒事.我看這混蛋是找打了."說著,他站在葉凌飛面前.頗有點老大地味道,指著葉凌飛的額頭耍橫道:"你這個混蛋,快道歉,拿錢賠償這件事情就完了,不然你別想從這里出去."

"馮亮!"葉凌飛突然說道,這下子把那小子說蒙了,下意識地問道:"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既然確定眼前這人就是要找的馮亮,野獸也不說話,過去,一拳打在馮亮的小腹處,就這一拳就把馮亮給打倒在地上.緊跟著,野獸過去一腳踩在馮亮的後背上,把馮亮完全給踩在地上動彈不得.

那黃毛一看馮亮被人打了,本打算上前,卻沒有料想野狼下手比野獸還狠,一腳就踹在那黃毛小子地肚子上,那黃毛整個身子都飛了起來,重重撞在對面的賭博機上,隨著他身子從賭博機上滾下來,就聽得咔嚓咔嚓的聲音,那賭博機被砸出三個七字來,嘩啦啦地游戲幣從賭博機里出來.

這一下子游戲廳可亂了套,一些怕事的小子全跑了出去,只有一些和馮亮關系不錯的小子沖了過來.葉凌飛找了一台游戲機,把身子靠在游戲機上,悠閑地點著一根煙,看著野狼和野獸不留情地把這些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地小兔崽子們給打得爹娘亂叫.

這時候從游戲廳里的一個小房間里出來四個成年男人,這四個男人一看這場面,滿臉橫肉抖動了起來,其中一名嘴里罵道:"操,還有人到浩哥這場子來鬧事,真是不知道死活."

另外一人附和道:"得給這些來鬧事的小子留下記號,讓他們一輩子都記得這件事情."

這四個家伙說著,立刻回到游戲廳地小房間里,抄出四把砍刀來,他們握著砍刀惡狠狠地沖向野狼和野獸.

上篇:第三集 第394章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身     下篇:第三集 第396章 殘忍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