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535章 真相大白了  
   
第三集 第535章 真相大白了


葉凌飛被帶進了屬于這家酒吧所在區域的派出所,一進派出所,那名警察就把葉凌飛給帶到派出所的審問室里.

"好家伙,連警察都敢打."那名姓彭的警察坐在葉凌飛對面,用手一拍桌子,大喝道:"快說你的同伙叫什麼名字,住在哪里?"

"我說警察同志,你是不是搞錯了,我哪里有同伙."葉凌飛兩手帶著手銬,笑道:"我就是和我的老婆去喝酒,這喝著喝著就看見有人打架了,我和我老婆膽子都很小,我們倆人就打算離開,結果你們就來了.而我呢,也被你們給抓起來了."葉凌飛說著把手銬舉起來,"這東西有點涼,能不能幫我拿下來."

啪!

那名警察又是拍了桌面一把,大喝道:"你小子也太囂張了,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敢到這里撒野,今天你不交代清楚,你別想走."

"那就不走了,反正我也沒有想走."

結果審了半天,也沒有審出個結果來.那名警察心情煩躁,讓身邊的那名年輕的警察繼續審問葉凌飛,而他則離開了審問室.

一走出審問室,這名警察就走到派出所的辦公大廳,那名皮膚較白的年輕人正坐在那里.

"彭叔,那小子招了嗎?"這年輕人問道.還沒有!"這名警察趕忙說道,"你再等等."

這名皮膚較白的年輕人那是區長的兒子,認識這名叫彭瑞的警察.彭瑞今天晚上值班,接到110報警後,就趕到了酒吧.一看是張區長的公子被打了,他可不敢怠慢,本想把那兩個打人的家伙都抓起來,卻哪里想到他們這些警察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對手.被人家全部打倒了.彭瑞心里也知道自己抓了這人,事情可不好辦了,現在只能硬著頭皮處理.

彭瑞這邊正和張區長的兒子聊天時,派出所地局長電話就打了過來.

"小彭.到底怎麼回事?"局長張口就說道."張區長.李主任還有規劃局地陳副局長都說他們地兒子被人打了.而且就在我們地轄區.這問題實在太嚴重了.你一定要嚴懲那些無法無天地暴徒."

"局長.我正在審問."彭瑞也知道事情棘手.趕忙說道:"局長.你放心吧.這件案子交給我."

"被打地都是政府官員地兒子.你要查查是不是有人出于報複.存心這樣做.一定要嚴查嚴辦.不然我沒法交代."

彭瑞掛了電話後.對張區長地兒子張越說道:"張公子.我這就去審問.保證把打了你地凶手找出來."

張越點了點頭.彭瑞剛要轉身.白晴婷,周欣茗還有白晴婷叫來地律師就趕了過來.周欣茗沒穿警服.但她腰間卻跨著槍.一走進來.就看見張越了.周欣茗眉頭一皺.她知道張越這小子.周欣茗只是掃了一眼張越.就直奔彭瑞道:"我是刑警大隊地大隊長周欣茗.我聽說你們平白無故抓人.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

彭瑞一看是周欣茗.腦袋翁了一聲.他當然知道周欣茗是周市長地女兒.還是刑警大隊地大隊長.那是誰都不敢惹地主.彭瑞一聽周欣茗地話.就知道了周欣茗是為了自己抓地那個人來地.他趕忙說道:"周隊長.你先坐下來.讓我慢慢和你說.我並沒有平白無故抓人."

"你沒有平白無故抓人?"白晴婷冷哼道,"我的老公又沒有打人,你為什麼要抓他?"

周欣茗把眼睛一瞪,喝道:"把人給我放了."

彭瑞左右為難起來,他求救地望向張越,希望張越能幫自己說說話.張越別看在外人眼里很囂張,但看見周欣茗他也害怕.周欣茗人家的老爸是市長,而張越的老爸只是一個區長,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上面地.張越張了張嘴,說道:"周姐,那人和打我的人是一伙地,所以,才抓了那人."

"張越,你這個小子別給我亂叫."周欣茗把眼睛一瞪,喝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你都在外面干了些什麼.我都聽說了,是你招惹人家,而且還是你先動的手,不要以為你老爸是區長,就可以為所欲為.好,你不是要查嗎,那我今天就把人帶走了,明天你有問題到我地刑警大隊來."說完,周欣茗轉向彭瑞,說道:"現在我們刑警大隊插手這件案子,你把人給我帶出來,我帶回刑警大隊,明天,你們把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敘述清楚,交到我地刑警大隊去."

"啊…..好!"彭瑞心里暗想道,"這都什麼啊,明明是我們這邊的案子,現在卻被轉到刑警大隊."彭瑞可不敢得罪周欣茗,他滿口答應著,趕忙通知把人給放了.

結果那名警察去了不久,又回來,告訴彭瑞那人不肯走,說要讓我們審問清楚.彭瑞一聽,心里越來越感覺這事情麻煩起來.他可不傻,一瞧這架勢,就知道這人和周欣茗那是關系很深,怪不得在抓他地時候,他說抓人容易,放人難.

彭瑞硬著頭皮,說道:"周隊長,那人不肯走."

"不肯走?"周欣茗皺起眉頭,對彭瑞說道:"走,帶我過去."

"好,好!"彭瑞連連點頭.

彭瑞帶著周欣茗走進審問室,就看見葉凌飛正悠閑地坐著,那神情顯得特別愜意.等周欣茗一來,葉凌飛就笑道:"欣茗,你總算來了,我在這里可被折磨得不像樣,我現在感覺腦袋也疼,骨頭也疼,你說這些警察都怎麼了,盡玩折磨人的手段."

周欣茗一聽,眼睛當時就瞪大了,一轉身,對身後的彭瑞喝道:"你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們這里怎麼還折磨人.我要把這件事情告訴趙局長.讓趙局長好好查查."

彭瑞一聽,嚇得連連說道:"周隊長,我們真沒有折磨他,你別相信他亂說."

"我不相信他,難道讓我相信你?"

周欣茗這一句話說得彭瑞心里跟明鏡一般,那意思透露地很明確,彭瑞又不是傻瓜,怎麼能不明白.他額頭見了汗.嘴里連連說道:"我真沒有干啊!"說著,彭瑞到了葉凌飛面前.伸手去開葉凌飛的手銬,嘴里說道:"這位先生,你別為難我了,我真的不容易啊.改天,我給你賠禮道歉,求求你,不要鬧了."

葉凌飛的手銬被解開後,葉凌飛站起身來,意味深長地說道:"這位警察.你讓我怎麼說呢,我只能說你今天很幸運.如果不是我心情好的話,恐怕這件事情我不會就這樣完."葉凌飛說完.邁步就走.周欣茗追上葉凌飛,說道:"晴婷就在外面等你.你別鬧了."

"我知道了!"葉凌飛說道,"謝謝你過來."

"算了.這事情回家再說."周欣茗說道.

葉凌飛和周欣茗,白晴婷走出警察局,一走出來,白晴婷就讓那名律師先回去.葉凌飛靠近白晴婷,伸手抱住白晴婷的腰,嘴里笑道:"老婆,謝謝你啊!"

白晴婷把嘴撅起來,身子一甩,不讓葉凌飛抱她,嘴里說道:"我不想在這里和你吵架,等回家再說."

葉凌飛看出來白晴婷在生氣,想起自己在酒吧里面把白晴婷推開地情景,他微微搖了搖頭,心里暗想著是不是該和白晴婷說一些有關自己的秘密,讓白晴婷了解得更多呢?

一回到別墅,白晴婷就氣呼呼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葉凌飛本想挨著白晴婷坐下來,但白晴婷卻推開葉凌飛,指著對面的沙發,說道:"你到那邊坐去."

葉凌飛倒很老實,畢竟自己做錯事情在先,他乖乖坐在白晴婷對面.周欣茗瞧這架勢,她感覺自己留在這里不太方便,正打算上樓,就聽到白晴婷說道:"欣茗,你也坐下來,咱們今天好好問問這家伙,到底他還有多少秘密."

周欣茗一聽,猶豫著坐在白晴婷身邊.白晴婷臉上浮現一層薄薄的寒霜,看著葉凌飛,問道:"老公,我有一句話想問你,在你心中,你真正愛我嗎?"

"當然愛,這個問題連考慮都不需要考慮,如果不愛你,我還會和你在一起嗎?"葉凌飛說道.

"既然你愛我,那就讓我知道你的秘密."白晴婷看著葉凌飛的眼睛,說道:"我想知道野獸和野狼的身份,到底他們和你是什麼關系?"

葉凌飛歎了口氣,說道:"晴婷,我早就知道你想知道這些事情,在你眼中,野狼和野獸都不是什麼好人.好吧,我告訴你,他們倆人都是雇傭兵.野獸曾經是美國海軍陸戰隊地隊員,野獸和我一起在死亡學校訓練過.至于野狼,他之所以跟著我,因為我救過他的命.我告訴過你,我曾經是雇傭兵,但是,我有些東西隱瞞你了,我不僅干過雇傭兵,還干過軍火商.你是不是想知道為什麼我在酒吧會不顧一切想打那個混蛋,那我告訴你,因為他在侮辱我地兄弟,知道那首歌曲代表什麼嗎,代表著每一位死去的兄弟,我,野獸,野狼都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我們能活下來本身就是個奇跡.我是想過普通人的生活,但是,如果有人敢侮辱我地兄弟,那我絕對不會放過他."葉凌飛眼睛中閃爍著真誠的目光,對白晴婷說道:"老婆,我再重複一次,如果有必要,我會用生命保護你.我這不是和你開玩笑,我很想過普通人的生活,真的很想."說完,葉凌飛站起來,絲毫不顧忌白晴婷在喊他,疾步上了樓.

白晴婷有些傻眼,她沒想到葉凌飛會一股腦全說出來.在白晴婷看來,軍火商是一個很陌生的詞彙,她甚至于不敢相信葉凌飛這些話是真的.白晴婷望向身邊地周欣茗,問道:"欣茗,什麼是軍火商?"

"專門買賣武器的商人."周欣茗說道,"晴婷,如果你真愛他地話,就不要過問他的過去,你只要知道他愛你就足夠了."

"欣茗,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地身份?"白晴婷問道.

周欣茗點了點頭,說道:"還記得上次那個聯合國大使被刺殺的事情嗎,當時,就是他救得我,從那個時候起,我就知道他地身份了,知道他並不是一名普通人.還有那次你和我都被抓起來,也是他救得我們.晴婷,對不起,我知道我不應該隱瞞你,但是,我怕說出來他的身份,會讓你疏遠他."

"我不會地,我愛他這個人!"白晴婷喃喃地說道,"這個家伙總是喜歡這樣,從來不把他的事情告訴我,我現在明白了,為什麼他那個時候會那樣嚇人.""晴婷,怎麼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周欣茗問道.

白晴婷搖著頭,說道:"欣茗,沒事,我想上樓去和他談談,或許一直以來,我都太任性了,都以為他只是一個好色的無賴,我卻沒有想到他的背後還有這樣多東西."

白晴婷說完,邁步上了樓.周欣茗一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自言自語道:"葉凌飛,你到底想干什麼?"

白晴婷走到葉凌飛的臥室門前,伸手敲著葉凌飛的房門,里面並沒有回聲.白晴婷一推房門,房門開了,只看見葉凌飛站在陽台上,背對著房門.

白晴婷走進臥室,輕聲叫了一聲,"老公!"

葉凌飛沒有反應,依舊背對著她.白晴婷慢慢走到葉凌飛背後,突然,伸出兩手從葉凌飛的背後兩手抱住葉凌飛的腰,說道:"老公,我現在知道你是多麼愛我,也明白你為什麼總是喜歡掩飾你內心的想法.老公,我愛你,我真的愛你,我之所以會問這些,恰恰因為我愛你,我愛你無法控制我自己."

葉凌飛兩手握住白晴婷的雙手,嘴里緩緩說道:"老婆,我知道我不應該瞞你,我是怕我會失去你.我知道我今天晚上的事情做得不對,我答應你,以後我都不會做這種傻事,我不會讓你再為我擔心!"

上篇:第三集 第534章 火氣很大     下篇:第三集 第536章 坐公交車很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