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621章 向我開炮  
   
第三集 第621章 向我開炮


凌飛先把張璐雪送回家里,然後又把鄭可樂送到她和T|房子樓下.剛一走到鄭可樂家樓下,就看見一名酒氣熏天的男人站在樓下高喊著一名女孩子的名字.

"又是一個失戀的主!"葉凌飛停下車,掃了一眼那名看起來不過二十五六歲的年輕人,嘴里說道:"為什麼受傷的總是男人呢?"

撲哧,鄭可樂笑了.她笑道:"我說葉大老板,你這句話說得很有問題,人家都是說受傷的總是女人,怎麼到你這里卻變成受傷的總是男人."

"事實上就是如此,你瞧那個家伙,一定是被女朋友給甩了,這才借酒消愁!"葉凌飛說道,"不過,我說那個家伙也是無能,這樣做也太無能了吧,我瞧不起這樣的人!"

鄭可樂瞧了眼那名就站她家樓下的男人,有些擔心地說道:"葉大哥,要不你送我上樓吧,我有些害怕!"

"我說小丫頭,人家喊他女朋友的名字關你什麼事情,你上你的樓!"葉凌飛嘴里這樣說,但還是下了車,和鄭可樂一起走到防盜門前.

那名男人很顯然沒有樓下防盜門的鑰匙,他上不去樓,這才在樓下喊著女孩子的名字.現在看見有人要開防盜門了,那個男人湊了過來,帶著渾身酒氣,醉醺醺站在葉凌飛和鄭可樂倆人的身背後.

鄭可樂聞到那男人的酒氣,微微抽了抽鼻子,她把身子緊貼在葉凌飛身上,右手從包里拿出鑰匙,去開防盜門.結果鄭可樂開了半天,也沒有能打開.

那名男人倒急了,醉醺醺地說道:"你能不能開了,不能開我來開!"說著,就用手去扒拉葉凌飛,想到門前.就在那男人的右手剛放到葉凌飛肩膀上時,葉凌飛一甩肩膀,把那名男人的手撥開,緊跟著,抬腳對著那名男人的小腹就是一腳,一腳把那名男人給踹飛了起來.

撲通!

那名男人摔在地上!

葉凌飛邁步走到那名男人面前.抬腳踩在那名男人地胸口上.嘴里罵道:"你他媽地給我老實一點兒.喝得跟個酒鬼一樣.有個屁用."

"我找我女朋友.管你屁事!"那名男人還嘴硬.結果葉凌飛一聽.彎下腰.右手變掌.啪得一聲狠狠給那個男人一耳光子.嘴里說道:"你再給我說一句聽聽.我今天把你地牙全給打掉了.你不相信就試試看."

那名男人果真不敢說話.右手捂著臉.看著葉凌飛.他地醉意也醒了一大半.目光里面有些驚恐.

"你不像一個男人.男人不是喝醉過來地.如果你他媽地還是一個男人地話.就好好表現.別喝醉跑過來.借酒壯膽地男人最他娘地不是男人."

葉凌飛說完.把腳從那名男人身上抬起來.一轉身.走向門口.

鄭可樂和葉凌飛走進樓洞里面.當把防盜門關上後.鄭可樂長出了一口氣.右手拍著自己地胸口.嘴里連連說道:"嚇死我了.要是我一個人回來.真得被他嚇到不可!"

"你還會害怕?"葉凌飛右手一拍鄭可樂的肩膀,說道:"好了,你上樓吧,我得回家了!"

"葉大哥,你不送我上去?"鄭可樂可憐兮兮地望著葉凌飛,說道:"我很害怕一個人上樓!"

"你什麼時候也害怕起來了?"葉凌飛笑道,"我看你啊,還是自個上樓比較好,我有事情,要立刻趕回去."

"該不會是擔心你的老婆吧!"鄭可樂眼見葉凌飛不肯送自己上樓,她忽然笑道:"我知道,你可是好男人,就是人們常說的那種妻管嚴.

"

"小丫頭,你亂說什麼,年齡不大,知道的倒不少."葉凌飛說著拍著鄭可樂的肩膀,說道:"我走了,如果你下次想蹭飯的話,提前跟我預約啊!"

"恩,知道了!"鄭可樂答應道.

葉凌飛走出來時,發現那名男人已經不見了,想必剛才被葉凌飛打得酒醒了,悄悄離開了這里.葉凌飛開著車,回到了別墅.

他回到別墅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多鍾,等葉凌飛停好車,拿著車鑰匙一走進別墅時,吃了一小驚,只看見于筱笑,張雪寒,白晴婷和周欣茗正坐在客廳里面閑聊.這讓葉凌飛感覺很奇怪,于筱笑和張雪寒怎麼會到這里來了?

一看見葉凌飛回來,白晴婷就招呼道:"我說葉先生,麻煩你過來坐一下,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談談?"

葉凌飛一笑,說道:"老婆大人,你干什麼搞得這樣嚴肅,還稱呼我為葉先生,你以前不一直稱呼我為老公的嗎?"葉凌飛說著走向客廳的沙發上,他選了一個單人沙發,一屁股坐下去,翹起二郎腿,目光掃過張雪寒和于筱笑,隨即笑道:"我說筱笑,你怎麼和雪寒大半夜跑到我家來了,難道你們不准備考試嗎,這可是臨近期末了啊,看起來你們很閑啊!"

張雪寒一貫那副淡然自若的樣子,她就如同那最純潔的花朵一般,嬌嫩但是卻經不住風吹雨打.

雪寒的沉默來,于筱笑卻張口說道:"我說師父,有TT7T嗎,我帶雪寒來看我的姐姐,我聽說某人在欺負我的姐姐,我當然要為我姐姐抱打不平了."

葉凌飛一聽,笑道:"我說筱笑啊,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是為你姐姐報複我來的!"

"葉凌飛,不要亂說!"這個時候,白晴婷很冷靜地說道,"雪寒和筱笑是我叫過來的,我叫她們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讓別人評評理,看看我們之間的問題到底是你造成的還是我造成的."

葉凌飛聽完白晴婷的話,微微掃了一直沒說話的周欣茗,心里這才明白周欣茗剛才打電話說的意思,搞了半天,白晴婷要審判自己啊.

葉凌飛笑了笑,說道:"這個沒問題,但是,我可不可以先洗個澡,我感覺自己都快要臭死了,再說,就算法庭都允許給當事人時間准備材料,我需要好好想一想."

"那沒問題,給你半個小時,這樣夠了吧!"白晴婷說道.

葉凌飛點了點頭,說道:"足夠了,我現在就去洗澡."葉凌飛說完,飛快地上了樓.

葉凌飛把自己泡在浴缸里面,想著白晴婷的目的.看起來白晴婷這次是准備讓別人評價自己的行為,葉凌飛心里好笑,這白晴婷怎麼像小孩子一樣.小孩子一般都是打架打不過別人,或者找爸爸媽媽幫忙,或者找朋友幫忙.白晴婷明顯是爭不過自己,這才想到了找外人來幫她對付自己.

葉凌飛心里對于筱笑很頭疼,這個小姑娘說話實在太火爆,什麼話都能說得出來.葉凌飛在面對于筱笑的時候,不敢把話說得太重,怎麼說于筱笑都是女孩子,但是,如果葉凌飛話說得太輕的話,于筱笑反而能讓葉凌飛無話可說.

葉凌飛在浴室里面胡亂想了半天,感覺洗得差不多,才擦干身子,穿著睡衣下了樓.等葉凌飛一下樓,又被眼前的場面小小吃了一驚.

只看見客廳的布局被稍微更改了一下,中間那張茶幾被挪到旁邊,本來應該擺茶幾的那個位置此刻擺了一張長桌子.桌子的四周擺放了四把椅子,同時,葉凌飛還發現了一台DV機對著桌子的方向.

"你們這是…?"葉凌飛不解地問了一句.

"正式一點比較好!"白晴婷說道,"省得某人不把這件事情當一回事兒!"

白晴婷說著,招呼于筱笑道:"筱笑,打開DV機吧,准備開始了!"

于筱笑答應一聲,打開了DV機.白晴婷坐在桌子的背面,葉凌飛坐在白晴婷的對面,張雪寒和于筱笑以及周欣茗則坐在兩人的中間.

白晴婷首先說道:"葉凌飛,咱們當著別人的面,把話說清楚,讓別人評評理!"

葉凌飛兩手放在桌子上,看著白晴婷,微微笑道:"老婆大人,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了,我聽你的!"

"好,那就開始吧!"白晴婷說道,"我先問你,今天下午去你了哪里?"

"去世紀國際集團啊,老婆大人,難道你忘記了嗎,下午我和你在一起.哦,我記得了,你還踩了我的腳."

白晴婷冷哼一句,說道:"不是這個,是你離開世紀國際集團去了哪里?"

"哦,我去了新亞集團,是岳父大人讓我去的!"葉凌飛說道這里,忽然停下來,嘴里微微笑道:"我申請抽煙!"

"不批准!"于筱笑說道,"我說師父,你沒看見這里有四個女孩子嗎,你一個大男人怎麼能當著我們的面抽煙."

葉凌飛瞪了于筱笑一眼,嘴里說道:"我是跟我老婆請示,沒跟你請示,你這個小丫頭,這里是我的家,不許再我的家里干涉我!"

于筱笑不吃葉凌飛那套,眼見葉凌飛瞪她,于筱笑冷哼道:"師父,你有沒有搞錯啊,這里是我姐姐的家,我到我姐姐家里有問題嗎?"

白晴婷點了點頭,說道:"筱笑,說得很對,你是我的妹妹,這里當然是你的家,你剛才說得沒有錯!"

葉凌飛看了看白晴婷,又看了看于筱笑,無奈地說道:"沒有這樣的啊,這里確實是我的家."說著,他望向周欣茗,希望周欣茗幫自己說句話.只看見周欣茗微微搖了下頭,說道:"葉凌飛,我認為筱笑說得沒錯."

"有沒有搞錯,你們這是合伙欺負我啊!"葉凌飛嚷了一句,他把目光轉向坐在于筱笑身邊的張雪寒,嘴里說道:"哼,我看這里面也就雪寒最好了,我相信雪寒一定會為我說句公道話,雪寒,你認為我說得有沒有錯,這是我的家,我是不是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

張雪寒帶著病態美的臉上微微浮現出一絲笑容,嘴里柔聲說道:"這個我不清楚,不過,我認為我們大家都是女孩子,在我們面前抽煙總是不好的.

"

于筱笑聽完張雪寒這句話後,把嘴一撇,說道:"師父,聽見沒有,就連雪寒都這樣說了,你還想說什麼."

很郁悶地嘟囓道:"我能有什麼辦法,你們都是女人TT著女人了."葉凌飛向後一靠,兩手環抱在胸口,又補充一句道:"來吧,所有的女人們,向我開炮吧."

白晴婷冷哼一句,說道:"葉凌飛,你還是老實交代下,你去了哪里?"

葉凌飛看著白晴婷,嘴里說道:"老婆,你知道的,是岳父讓我去新亞集團找張璐雪談事情."

"後來呢?"白晴婷追問道.

"後來去了她家!"葉凌飛老實回答道.

白晴婷還沒有說什麼,于筱笑就插口道:"我說師父,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明明是有老婆的人,怎麼能到別的女人家里,你得說清楚."

葉凌飛掃了于筱笑一眼,嘴里說道:"小丫頭片子,連毛都沒有長齊,你就知道感情的事情了."

"誰說我毛沒長齊,師父你說清楚,我哪里毛沒長齊了!"

這于筱笑那是不肯示弱,葉凌飛一聽,把嘴唇一撇道:"難道你不明白嗎,還用我說,你看看你多大,毛怎麼可能長齊."

"師父,你這是對我人身攻擊!"于筱笑冷笑道,"要不要我脫光給你看啊,讓你瞧瞧我哪里的毛沒長齊,要是你找不到的話,小心我爆你菊…小心我跟你沒完."于筱笑說順了嘴,猛然意識到在這些人面前不適合說爆菊花的話,馬上改口道.

葉凌飛一聽,心道:"這個小丫頭八成是得到了白晴婷的暗中支持,故意和我作對,我還是不理她比較好."想到這里,葉凌飛不理會于筱笑,而是對白晴婷說道:"張璐雪今天生病了,她沒有去公司,我就去她家和她談事情."

"後來呢?"白晴婷問道.

"後來就送張璐雪去醫院了!"葉凌飛說道,"這件事情張璐雪的秘書鄭可樂可以作證,我們倆人一起去張璐雪家的,一起把張璐雪送到醫院.

"葉凌飛索性一口氣說完,他繼續說道:"我等張璐雪打完吊瓶之後,才回來,我並不認為自己做得有什麼不對,你們評評理,難道我能眼看著張璐雪生病而不理會嗎?"

葉凌飛這句話讓白晴婷沒了詞,白晴婷也感覺葉凌飛做得對,如果換成另外一個女孩子的話,白晴婷說不定會稱贊葉凌飛幾句,但張璐雪卻不行,白晴婷冷哼一句,說道:"那你為什麼不給我打電話,我怎麼說都是你的老婆,難道你不應該和我說一聲嗎,瞧瞧你,這樣晚才回來,你還當這里是你的家嗎?"

葉凌飛點了點頭,說道:"老婆,我這點確實沒想到,下次我會事先和你說一聲,這樣可以了吧!"

白晴婷感覺就這件事情說下去沒有意思,于是,她把話題一轉,說道:"好,這件事情就不說了,還是說說你怎麼看張璐雪吧!"

白晴婷這句話一說,葉凌飛就是一愣,不解地問道:"老婆,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不明白嗎?"白晴婷反問道,"我想知道你到底怎麼看我和張璐雪,就是說你打算以後怎麼辦?"

"怎麼辦?"葉凌飛把手放在太陽穴上,嘴里說道:"這個問題很嚴重,老婆,坦白說吧,我感覺夾在你和張璐雪之間很無奈,你是我的老婆,我當然選擇你.但是,如果你一直這樣任性下去,把我當成賭注的話,我不知道將來我會干什麼,或許我會選擇離開."

葉凌飛這句話一說出來,白晴婷的臉色就變了.于筱笑看了眼白晴婷,又轉向葉凌飛身上,剛想張口說話,就聽到葉凌飛繼續說道:"大家不要說話,讓我說兩句吧.我之所以會說這句話,並不是代表我不愛晴婷,而是因為我有很多的無奈.我的人生軌跡和你們這些普通人不一樣,我原來只是想當一名普通人,像普通人那樣生活.無可否認,有了晴婷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我也盡心去維護這段感情,但是,有的時候我也會感覺累,老婆,你和張璐雪之間爭強好勝不應該把我也牽扯進去,我不想成為你們之間爭奪的商品.我有自己的生活軌跡,我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不想讓別人干涉我的自由.老婆,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如果你感覺和我在一起是一種負擔的話,那我可以選擇離開,離開這座城市.好了,我就說到這里,我有點累了,你們慢慢聊吧!"

葉凌飛說完,就在眾人的注目中,緩緩起身,上了樓.

白晴婷有些不知所措,她望向周欣茗,說道:"欣茗,怎麼辦?"

"我不知道!"周欣茗也沒有想到葉凌飛會這樣說,她看得出來,葉凌飛說這番話時,不像是開玩笑.在之前,周欣茗沒有看見過葉凌飛用這樣的語氣說話.周欣茗心道:"難道葉凌飛感覺累了?"

白晴婷咬了咬嘴唇,忽然她站起身來,追了上去.

上篇:第三集 第620章 一時痛快,一生痛苦     下篇:第三集 第622章 兩難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