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642章 囂張的資本  
   
第三集 第642章 囂張的資本


城區的地下廣場迪廳是屬于孫宏的場子.往日這個場|熱鬧非常.許多的年輕人喜歡來這里玩.但今天.這里顯的冷清了許多.許多想到這里玩的都被告知今天迪廳不營業.內部正在裝修.等明天會重新開業.

不過.廣場上面的車場倒是停滿了車.不時能看見面色冷峻的年輕人在廣場四周游蕩.看像是隨意蕩的年輕人.但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這些游蕩的年輕人卻是很有層次的.並不散亂隨意.

野獸剛把車開到地下廣場的門口.兩名身穿著白色襯衫下身是一條藍色長褲腳穿黑色尖頭皮鞋的年輕男子就客氣地上來.其中一人敲了敲車窗.很客氣地說:"這里今天不營業.請您離開."

野獸剛想破口大罵.就聽到坐在後座上的葉凌飛冷冷地說道:"去告訴你們的堂主孫宏.就說葉凌飛到我要見他."

那兩名年輕人一聽.先是一愣.倆人彼此看了一眼後.其中一名年輕人說道:"請您在這里等一會兒."

說完.一名年輕人站在車邊.很警覺地查看著四周.另外一名飛快地跑地下廣場.葉凌飛坐在車里.是簡單掃了一四周.嘴里冷笑道:"瞧見沒有.這里的殺氣很盛*."

"撒旦.要不要帶家伙進去!"野狼低聲地說道."我看這些家伙不是善類.要是就這樣去.萬一有個差錯.不好辦."

葉凌飛擺擺手.說道:"沒有必要我今天來是聊天的.不是吵架的.再說了.不是我小看這些家伙.要是真打起來.再多也沒用都是一群烏合之眾."

野獸咧著嘴也說道:"我說野狼.你怎麼就喜歡這樣婆婆媽媽的.是不是你有老婆了.就變的膽小起來."

野狼瞪了野獸一眼.說道:"你不要胡說我是為撒旦擔心.要是你和我進去的話我根本不用擔心什麼事情.但是撒旦不同.你以後動動腦子別什麼事都不考慮撒旦地安全.你和我都沒有關系.大不了咱們離開中國.但撒旦不同他要在這里生活野獸.你明白嗎?"

野獸這一生中最關'的人只有葉凌飛.這種感情不是用語言所能表達地.可能.葉凌飛一句簡單的話.就能讓野獸為此賣上性命.如果野狼提到的是別人.野獸說不定會頂上幾句嘴.但一聽到野狼說是為葉凌飛考慮.野獸沒了.嘴里嘀咕道:我也擔心老大."

"好了.你們不要說了來接咱們的人到了!"'凌飛看見一臉嚴肅地孫宏帶著幾人急匆朝這邊走過來.他一推開車門.下了車.

"孫宏.好久不見了!"葉凌飛看見孫宏來了.微微一笑.

孫宏帶著人走到葉凌飛身前.連道歉.說道:"實在對不起.今天晚上不的不小心一點!"孫宏說著目光掃過站在葉凌飛身後的野獸和野狼倆人.孫宏心里就是一驚就感覺站在葉凌飛身後這倆人的眼睛銳利無比.孫宏那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黑道里面什麼樣的人物沒有見過.但看見野獸和野狼.他還是心里吃了一驚.對葉凌飛的身份感覺更加高深莫測.

葉凌飛看見孫宏的|光飄向自己的身後.他淡然一笑道:"這倆位都是我的兄弟.和我一樣.都持有外國國籍."

葉凌飛雖然話沒明說.但是也點了野獸和野狼的身份.孫宏那是何等聰明地人.他心領神會.知道兩人看起來應該是和葉凌飛一起待過的人.想必也是招惹不起的主兒.

孫宏和野獸和野狼`了聲招呼.一側身.讓出身位.說道:"葉先生.請吧.我們龍頭剛到.現在正里面喝茶."

"你們這里也提供茶水嗎.嗯.我倒第一次聽說迪廳也提供茶水.那我的好好嘗嘗了."葉凌飛沒有孫宏說太多話.步就向地下廣場地入口走去.

蕭朝陽就坐在迪廳大廳里喝茶.迪廳里面空蕩蕩地.除了三名斧頭幫的堂主外.沒有多于的人.蕭朝陽穿著一身唐裝他手里端著茶杯.小口品著茶水.

蕭朝陽已經接到了消息.他的堂主在來這里的路上被人干掉.但此刻的蕭朝陽臉上卻沒有任何的表情.越是如此.越感覺整個迪廳的氣氛壓抑.那三名堂主甚至于大氣不敢喘一口.

孫宏帶著葉凌飛走了進來.蕭朝陽聽到腳步聲.他微微抬起頭.看見葉凌飛正走向自己.不過.比起以前一個人來的葉凌飛.此刻的葉凌飛身後跟著兩個人.

殺氣.那是殺氣!

蕭朝陽心里一動.在葉凌飛身感覺過殺氣.再次在這兩個人身上再次感覺到了殺氣.

"龍頭.一個人喝茶啊.怎麼不叫上我.我這個人最喜歡喝茶了!"葉凌飛露出一絲笑容.走到蕭朝陽面前.也不等蕭朝陽招呼.葉凌飛自個就坐在蕭朝陽身邊.

"葉先生.不是我不想

|茶.而是我怕耽誤葉先生地時間."蕭朝陽笑道|些黑幫的人整天沒事情做.哪里像葉先生這樣有正當的職業的人."

"這句話倒是.龍我就喜歡你這樣爽快的人."葉凌飛翹起二郎腿.他一伸手.拿過來茶壺.給己倒上一杯茶.葉凌飛這樣做.把蕭朝陽身後的那名堂主嚇到了.他們還沒有見過有人敢在蕭朝陽面如此放肆.但是.蕭朝陽的反應卻出乎這三人的意料.就看見蕭朝陽面帶笑容.看著葉凌飛把一杯茶喝下去.笑道:"怎麼樣.這茶葉不錯吧!"

"不錯是不錯.就帶著一股血腥的味道."葉凌飛放下茶杯.說道:"龍頭.我一走進來.就感覺這里到處都是殺氣你該不會是想殺什麼人吧."

"葉先生.這是我們幫會地事情.我們在清除叛徒."蕭朝陽看了看時間.放下茶杯.道:"葉先既然你來了.那你就看看我們如何清除叛徒.麻煩你到後面坐一坐.等我處理完後.我會和葉先生好好喝茶的."

"那也好.我就到後面坐一坐吧!"葉凌飛站起身來.和野獸野狼到了後面地座位.坐了下去.野獸|著嘴說道:"老大.這就是那個斧頭幫地老頭.咳夠威風了."

好戲了."

蕭朝陽對孫宏一擺手說道:"孫宏把宋施全家都帶上來."

孫宏一點頭.時間不大.宋施連同他的老婆兒子兒媳還有一個剛出生三個月的孫子都被帶了上來.

一直帶到蕭朝陽面前.宋施站在朝陽面前.面無懼色.直視著蕭朝陽問道:龍頭.這是什麼意思?"

蕭朝陽臉色一拉.手一拍桌子.聽啪一聲桌子上的杯被震落到地上.摔成碎片.

"宋施.你是跟我一起打天下的兄弟.我一直都沒有忘記你.想當初.你暗地3K地人聯系.想鏟除我.我都沒有對你怎麼樣.就念在我們多年的情份上.希望你能改過.但是這次.我卻不能容你.張傲等人都是怎麼死的你不要告訴我和你沒有關系."

施冷笑道:"龍頭.我也念及你是我的兄弟.我上次才沒有動手.是我承認上次我確實有想讓你退位的打算.因為幫里的兄弟對你不滿.我不想讓斧頭幫四分五裂我才想迫使你退位.卻沒有殺你的打算.自從上次之後.我心知龍頭放我一馬.我心存感激又怎麼會再對龍頭不利.張傲等人的死和我無關.我不會對自己幫會的兄弟動手.這是我宋施做人的原則."

蕭朝陽站起身.走到宋施面前.冷笑道:"那你告訴我.有人看見那名殺害張傲地凶手在家附近出現.你又怎麼解釋不要告訴我.他是想去殺你.這種弱智的借口不要和我說.我也不會信!"

施冷笑了一聲.他看著蕭朝陽.一字一句說道:"龍頭.我問心無愧.我只能告訴你.沒干過對幫會兄弟不利的事情."

"現在.不是我講究情分地時候.兄弟一個個在死.我們卻找不到到底是誰干地.宋施.你一直明白我的手段甯可錯殺一千.絕對不放過一個.我這樣做純屬無奈.如果將來我知道殺錯了你.我蕭朝陽會在你的墳頭謝罪!"

蕭朝陽說完.一轉身.不看宋施.一擺手.說道:"孫宏.動手.一個不留."

"龍頭.且慢!"宋施忽然說道.

蕭朝陽猛然一轉身.|著宋施.說道:"怎麼.你肯承認了嗎?"

施哈哈大笑道:"龍頭你應了解我的為人.我沒做過的.就算我死.也不會承認."

"那你叫我什麼事?"

宋施直視著蕭朝陽.道:"我只求你一件事情.放過我的家人.我不想我的家人跟著我一無辜的死去.想我宋施這子只做錯了一件事情.就是不應該心二心.一次就足夠了.龍頭上次放過我.我已經感盡.所以.就算這次不是我做的.我也想一死來讓龍頭安心.以便讓龍頭可以去追查真正幕後主使.至于我的家人.他們都是無辜地.我的家人一直都沒有涉足黑幫.我希望龍頭看在我多年為斧頭幫拼命的份上.放過我家一馬.那我宋施在地下也會瞑目."

蕭朝陽看著宋施他的嘴唇哆嗦起來.緩緩說道:"宋施.難道你不明白斬草除根的道理.不是我不肯放過.而是我不能放過.幫會這樣多兄弟.要是你的家人以後為你報仇的話.我死不要緊.兄弟們可就要受牽連了."蕭朝陽一轉身.老淚在眼圈打轉.嘴緩緩地說道:"孫宏.留下孩子!"

"龍頭.謝謝!"宋施低聲說道.

迪廳大廳里面突然鴉雀無聲.氣氛壓抑地讓人窒息.

啪!啪!啪!

突然響起三聲

巴掌聲.緊跟著就聽到葉凌飛的冷笑道:"好一句甯千人.不放過一人龍頭就是龍頭.今我算是見識過龍頭地手段了!"

蕭朝陽臉色一拉.看著正走過來的葉凌飛.語氣不善地問道:"葉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

孫宏一看趕忙對葉凌飛使眼色.他看出來龍地心情不好.擔心葉凌飛惹惱了龍頭.

葉凌飛沒有理會孫宏.而是走到蕭朝陽和宋施中間.先看了宋施一眼.微微點點頭.說道:是個漢字.就算臨死也不畏懼!"緊跟著.他轉向蕭朝陽說道:"我沒有什麼意思.我只是想說龍頭殺錯了人.這件事情一定不是宋施干的!"

蕭朝陽冷冷地說道:"葉先生這是我們幫會的情請你不插手.我當你是朋友.讓你在這里.如果我不當你是朋友你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此刻的蕭朝陽哪里原來那個面笑容地老者.他的話讓人不寒而栗.站在蕭朝陽身後的三名堂主也擺出躍躍欲試的架勢來.

葉凌飛臉色也拉了下來.面如寒霜.冷冷說道:"龍頭.我尊敬你喊你一聲龍頭不尊敬你.我就叫你老頭子!"

葉凌飛這句話一說口.就連孫宏臉色都變了.蕭朝陽身後那三名堂主勃然大怒.不等蕭朝陽命令.就動手.直奔葉凌飛而來.

幾乎就在同時.野獸和野狼也動手了.這兩個人出手那叫一個快.一人奔向一名堂主光火石之間.那兩名堂主慘叫倒在地上.另外一人已經躍了過來拳頭直奔葉凌而來.葉凌飛冷哼一聲.握拳硬碰過去.只聽咔嚓一清脆的響聲.那名堂主捂著右拳在地上慘叫.他的右手的骨頭被震斷葉凌飛那拳就跟鐵鉗一般.堅硬無比.豈是這名堂主所能承受的了的.

轉眼之間.三名堂主躺在地上.慘叫連連.

孫宏站著沒動.他本想上前.但又不願意和葉凌飛正面為敵.就在孫宏猶豫之際.聽到葉凌飛冷笑道:"龍頭.你那套早就過時了.你在望海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黑幫幫主.要是我願意隨時可以滅掉你們.不是我葉凌飛說大話.我只要一個電話打到北京.我馬上就能調來軍隊鏟滅望海市所有的黑幫"

蕭朝陽臉色慘白.面對葉凌飛如此囂張地氣焰時.他就感覺自己無力應對.蕭朝陽聲音弱了下來問道:"你到底是誰?"

"我說過.我的名字叫葉凌飛.如果你們和國際地下組織有所聯系的話.我相信你們一定說過撒旦這個名字.世界上70地黑幫都和我做過生意.我認識地黑頭目遠遠超過你們幫會的人數.當然.不包括日本黑幫.我本人包括的組織.從來不和日本人做生意."

"撒旦!"當葉凌飛說完這個名字後.不僅孫宏.就連宋施和蕭朝陽都是為之動容.他們當然聽說過這名字.在黑幫流傳一句話.想到最優秀的軍火就去找狼牙而撒就是這個組織的首領.

只可惜.中國內陸的黑幫根本無法直接和狼牙組織做軍火買賣.狼牙組織從來不和中國陸的黑幫做意.蕭朝陽曾經去過香港.和當地的黑幫組織談過武器的事情香港那塊的黑幫告訴蕭朝陽.如果想到優良地武器唯一選擇就是通和國外的黑幫組織合作.讓那些黑幫組織代購狼牙組織的武器.但是.這樣要冒很大的風險如果狼牙組織知道以後.可能那個黑幫永都無法再到武器.

蕭朝陽後來才打消的最優秀武器的打算.只能在香港和內地購的一些性能極差的自制武器.

孫宏現在才明白為|麼他感覺葉凌飛這個人高深測.孫宏暗自慶幸自己沒有動手.不然的話.自己就惹來殺身大禍.

葉凌飛看著蕭朝陽震驚的樣貌.冷笑道:"龍頭.不要說你了.就連北京那邊地人我都稱呼老頭子.你告訴我.你憑什麼不讓我稱呼你為糟老頭子."說完.冷哼一句.對孫''說道:"孫宏.麻煩你叫人把這三個亂叫的混蛋給我帶去.我現在地心情不好.要是讓我再聽見他們叫.我現在就要了他們的命!"說道這里.葉凌飛又補充一句道:"還有宋施的家人.都給我帶下去.我在這里只想和宋施加你們的龍頭說話.當然.孫宏.我當你是朋友.你可以留在這里.至于其他的人!"葉凌飛說著看了野獸和野狼一眼.狠狠說道:"進來一個殺一個.進來一雙.殺一雙.我不要活的!"

"是!"野狼和野獸乾淨利落地答應道.

孫宏看了蕭朝陽一.只看見蕭陽面無血色.趕忙帶著人把那三個人抬了出去.然後.他一個人了回來.一下大廳又靜了下來

上篇:第三集 第641章 凶手再現     下篇:第三集 第643章 翻手為云、覆手為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