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651章 為什麼我沒感覺  
   
第三集 第651章 為什麼我沒感覺


欣茗忙了一晚上,一直到凌晨三點多鍾,她才趴在自眯了一小會兒.首發首發周欣茗醒過來時,已經是五點多鍾了,周欣茗趕忙洗了把臉,又把同樣在刑警大隊睡覺的小趙叫到自己辦公室,叮囑小趙先派人保護付海,等她今天會向局長彙報,申請對付海全天二十四小時保護.

小趙答應下來,說道:"周隊,你放心吧,我明白付海對我們的重要性,我會親自帶人保護他."

"恩,暫時就讓他在咱們刑警大隊待著,我先回家一趟,然後再回來.至于付海的家人,你也派人保護一下!"周欣茗說道.

小趙點頭答應,周欣茗這才開車離開刑警大隊.

周欣茗在回別墅的路上,又想起昨天晚上白晴婷等人在別墅里面喝酒的事情,周欣茗離開的時候,眼見那些人都喝得很多,周欣茗又想到白晴婷敬給自己那杯酒來,她喝完之後,當時就感覺這酒不對勁,只是接到小趙的電話,周欣茗沒有去追問這酒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此刻,周欣茗琢磨開了,她感覺那酒水有問題.

"喝完有些興奮和激動,怎麼感覺里面有東西?"周欣茗一想到這里,心一下子收縮起來,她想到蕭雨雯是什麼人,那可是蕭朝陽的孫女,作為黑幫的人,要想搞到一些類似搖頭丸一般的興奮東西是很簡單的.

"可千萬不要出事情!"周欣茗心里暗暗想著,趕緊加快車速,直奔別墅而去.

周欣茗剛到別墅小區外面地公交車站時,只看見張雪寒和于筱笑倆人正在車站那邊等車.現在還不到早上六點,最早的一班公交車要到早上六點半,此刻,張雪寒和于筱笑正望著路上,想必是等出租車.

周欣茗把車停到車站邊,她把頭從車窗里探出來,招呼張雪寒和于筱笑道:"雪寒,筱笑,好早啊!"

張雪寒和于筱笑一看是周欣茗,倆人都變得有些不自然.于筱笑也一反常態,用手捅了捅身邊的張雪寒,那意思是讓張雪寒過去說話.張雪寒低著頭,腳步走得很慢,也不知道是因為身體不舒服還是張雪寒不好意思見周欣茗,總之張雪寒走到車邊花費了很多時間,而且她走得很慢,慢得讓周欣茗直看張雪寒的兩腿之間,她記得自己第一次和葉凌飛發生關系時,走路很困難時,走得就很慢.

"難道是昨天晚上發生過什麼事情?"周欣茗不斷打量著張雪寒.但她感覺又不像.周欣茗知道張雪寒身體弱.根本就不能激動.更不要說和葉凌飛發生關系.那樣會要了張雪寒命地.

周欣茗百思不得其解.等張雪寒好不容易到了車邊後.周欣茗下了車.笑道:"雪寒.怎麼了.我看你走得很慢.是不是昨天晚上沒睡好?"

"不…是!"張雪寒連連搖頭.臉一下子紅了起來.她回頭看了看于筱笑.卻看見于筱笑站在街邊.使勁兒地看著道上是不是有出租車.就是不肯望向這邊.

張雪寒低著頭.柔聲說道:"我和筱笑起來太早了!"

"哦.這樣啊!"周欣茗說道.

張雪寒恩了一聲.她低著頭.周欣茗剛想說話.就聽到于筱笑忽然喊道:"雪寒.有車了.我們快走吧!"

"欣茗姐,那我們先走了,我們還要趕飛機呢!"張雪寒說道.

"恩,好的!"周欣茗說道.

眼看著張雪寒和于筱笑倆人上了公交車,周欣茗就感覺那個于筱笑也不對勁,怎麼都感覺像是走路很慢的樣子,難道是自己地眼花了?

周欣茗這邊正核計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只看見鄭可樂,蕭雨雯也走出來.這倆人邊走邊聊,都是很慢的樣子.她們倆人比起于筱笑和張雪寒來運氣就好了許多,剛走出小區門口,就遇到一輛出租車,倆人上了出租車,周欣茗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只是看見蕭雨雯在打開車門上車時,也不知道是撞到車上還是她跨進車里時腿怎麼了,總之就看見蕭雨雯皺了下眉頭,然後上了車.

"怪事,這兩人又是怎麼了,感覺很奇怪啊!"周欣茗越發感覺奇怪,剛才看見蕭雨本來想問蕭雨雯昨天晚上是不是她帶了什麼東西來,但周欣茗只顧著想著到底這些女孩子都是怎麼了,等她反應過來時,這輛出租車已經開走了.

周欣茗是越來越疑惑不解,她把車開進別墅,下了車,一走進別墅大廳,就聞到一股濃烈的酒氣.再一看大廳,只看見大廳凌亂不堪,周欣茗直接來到大廳沙發前,她剛想拿過來昨天放在茶桌上那半杯剩下來的酒水聞一聞,想知道這酒水里面是否混了什麼興奮類地東西時,就在茶桌下方發現了一條白色的內褲.周欣茗很奇怪,心道:"怎麼內褲會在這里?"

周欣茗彎下身,剛想拿那條白色的內褲,就看見張璐雪急急忙忙從樓上跑下來.張璐雪穿著很整齊,她急急忙忙跑到客廳這邊,看見周欣茗的手剛要拾起那條白色的內褲,張璐雪急急忙忙說道:

!"

周欣茗一愣,沒有拾起那條白色內褲,而是望向張璐雪,問道:"怎麼了?"

"啊,沒事兒,沒事兒!"張璐雪臉頰緋紅,跑過來,彎著身子把那條白色的內褲握在手里,急忙放進自己的手包里,她不敢看周欣茗,支吾地說道:"我沒事,沒事,我帶著內褲,掉到這里…,就是我多帶一條內褲,就是這樣!"說完,張璐雪那是再也不敢看周欣茗了,急急忙忙跑出別墅.

周欣茗看著張璐雪急匆匆離開地樣子,忍不住想道:"難道她多帶一條內褲,不對啊,她腦袋有病啊,出門要多帶一條內褲."周欣茗特意望向張璐雪離開時的背影,張璐雪穿得是一條很薄的七分褲,雖說看不見張璐雪里面是否穿內褲,但是從張璐雪離開時,粉臀翹起時地光滑程度上看至少能看出來,張璐雪里面沒有穿三角內褲,就算穿也應該是那種T字形的內褲.

周欣茗想不透如果是張璐雪的內褲,又怎麼會丟在客廳里面.周欣茗感覺越來越糊塗了,其複雜的程度不亞于尼羅河慘案地案件複雜程度,讓人如墜霧里,根本就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周欣茗認為現在最重要的應該是找到葉凌飛,問清楚到底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事情.周欣茗邁步剛一上樓,猛然想到白晴婷.昨天晚上白晴婷也在這里,不知道白晴婷是不是也會有奇怪的表現呢?

周欣茗上了樓,她直奔葉凌飛的臥室,剛走到葉凌飛臥室的門口,右手還沒有放在門把手上,房門突然開了.

白晴婷只穿了一條內褲,衣服和胸罩都抱在懷里,正急急忙忙向外面跑.更讓周欣茗感覺吃驚地是白晴婷那條內褲竟然穿反了.

"晴婷!"周欣茗剛喊一句,只看見白晴婷地臉頰唰地一下子紅了,像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一樣,不理會周欣茗,抱著衣服急急忙忙從周欣茗身邊跑了過去,飛快得跑到她房間門前.等周欣茗追到白晴婷房間門前時,白晴婷已經關上了房門.

周欣茗推了一把白晴婷房間的門,卻發現白晴婷把房門已經鎖上了.

"晴婷,開下門,是我啊!"周欣茗在白晴婷房間門外敲著白晴婷的房門,但是不管周欣茗怎麼敲,白晴婷就是不開門,甚至于連回答都不回答.

周欣茗一連敲了幾次,白晴婷都沒有反應.周欣茗沒有辦法,只好返身回到葉凌飛的房間前.周欣茗越想越不對勁,白晴婷一大清早就近乎光著身子從葉凌飛地房間里面跑出來,雖說白晴婷身上穿著內褲,但明顯那條內褲穿反了.周欣茗不相信白晴婷昨天一整天都穿著反的內褲,一定是今天早上急急忙忙穿內褲時,沒有注意,才穿反地.

周欣茗這樣想著,她邁步走進葉凌飛的房間,這一走進來,周欣茗就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只看見葉凌飛光著身子躺在床上,他下身高高挺立,而床上也顯得有些凌亂.除了床上外,還有地板上到處都有凌亂地痕跡,葉凌飛的房間里面散發著濃濃地酒氣,看樣子不僅一個人在這里待過,至少有好幾個?

"難道昨天晚上…"周欣茗不敢想象下去,如果真是按照自己想象的那樣子,豈不是昨天晚上葉凌飛亂來.但周欣茗又想到今天早上看見那幾個女孩子的模樣,又感覺確實有這麼一回事.

亂了,亂了!

周欣茗再次感覺亂了,昨天晚上她就感覺很亂,怎麼今天早上感覺更亂.現在看起來,只有把葉凌飛弄醒,問葉凌飛才能清楚到底昨天晚上發生過什麼樣的事情.周欣茗先把葉凌飛的房門關上,這才走到葉凌飛的床邊,用手推了一把光著身子躺在床上的葉凌飛.結果葉凌飛卻沒有反應,繼續睡熟.

在周欣茗看來,葉凌飛不應該睡得如此沉,除非葉凌飛消耗了大量的體力.周欣茗越來越感覺自己地想法沒錯,昨天晚上一定發生了很多的事情,而且是葉凌飛和包括白晴婷在內的那些女孩子之間發生的事情.

周欣茗想到這里,手上加了些力氣,繼續推葉凌飛.這次,葉凌飛還是沒有醒過來,而是翻了一個身.葉凌飛不翻身還好,一翻身,就露出來被葉凌飛壓在腿下的那塊血跡.

周欣茗是女孩子,尤其是她記得第一次也是給地葉凌飛.周欣茗清楚記得自己第一次也是有血滴下來,而且她失去貞潔時,滴下來的血沒有此刻自己在葉凌飛床上見到地血多.

周欣茗想到白晴婷,難道是白晴婷昨天晚上和葉凌飛發生過關系,從而在葉凌飛的床上留下血跡?

周欣茗轉念一想,感覺不對勁.她剛才看見白晴婷跑向房間地時候,跑起來的樣子不像是不方便地樣子,和平常日子的白晴婷沒有什麼不同.

周欣茗那是有切身體驗的,在周欣茗看來,女孩子第一次時,往往走路都會很困難.但白晴婷剛才跑起來的樣子卻不像是昨天晚上和葉凌飛有過關

子?

周欣茗對葉凌飛那是有相當地認可,認為任何的女孩子不要說第一次和葉凌飛發生關系,就算像周欣茗這樣和葉凌飛有著相當關系的女孩子,都感覺吃不消葉凌飛那強有力的撞擊,幾乎要撐破她的身體.周欣茗相信只要和葉凌飛有過關系地孩子,都會有著和自己相同的感覺.

恰恰因為如此,周欣茗才感覺愈發的不能理解.如果說不是白晴婷流的血的話,那是誰的血?如果白晴婷沒有和葉凌飛發生過關系的話,那白晴婷剛才又為什麼會光著身子從葉凌飛的房間跑出來?

周欣茗感覺自己要是再往下想下去就要瘋掉了,她現在只想把葉凌飛推醒,讓葉凌飛告訴自己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

周欣茗這次用力推葉凌飛,一連推了幾次,終于把葉凌飛推醒了.葉凌飛睜開眼睛,看見周欣茗站在自己的床邊後,他奇怪地問道:"欣茗,你怎麼站在這里?"

"你還問我,你快點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吧!"周欣茗在單獨面對葉凌飛時,絲毫感覺不到任何羞恥.在這個世界上,也只有面對葉凌飛時,周欣茗才不會感覺有任何的不對.在周欣茗地心里,自己就是屬于葉凌飛的,自己身體是屬于這個男人的.在面對這個男人時,她不需要有任何的羞恥.

周欣茗一屁股坐在床邊,用手指了下葉凌飛那光著的身體,說道:"快點穿衣服吧,難看死了!"

葉凌飛一看,自己竟然光著身子,他沒有著急穿衣服,而是順勢一摟周欣茗,嘴里壞笑道:"欣茗寶貝兒,來,正好我們可以纏綿一下!"

周欣茗從葉凌飛手里掙紮開來,嘴里說道:"我說大情聖,難道你昨天晚上還沒有爽完啊,真夠可以了,六個女孩子今天早上都怪怪的,到底昨天晚上你是何等的瘋狂啊!"

"什麼六個女孩,什麼瘋狂?"葉凌飛聽周欣茗這樣一說,奇怪得半坐起來,他看著身邊的周欣茗,問道:"欣茗,我聽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你瞧瞧你床上的血跡吧!"周欣茗指著葉凌飛床上的血跡,說道:"不要告訴我是你昨天晚上流鼻血,流出來地?"

葉凌飛這才發現自己的床上有血跡,他奇怪地說道:"這是什麼時候流的血?"說著,葉凌飛就查著自己的身體,嘴里奇怪地嘀咕道:"我沒有感覺疼啊,難道真是我昨天晚上流鼻血了?"

"我看這不像你流得鼻血,葉凌飛,你別裝了,昨天晚上做過的事情難道忘記了!"周欣茗說道,"你是不是打算對我隱瞞昨天發生地事情啊!"

"不是鼻血?"葉凌飛一愣,說道:"那是什麼血啊,我又沒有受傷."葉凌飛說著又看了眼周欣茗,一臉迷茫地說道:"欣茗,我真不記得昨天晚上發生過什麼事情了,總之我就記得我洗完澡之後,就下樓喝酒了,後面的事情我都不記得了!"

"不會吧,你會不記得昨天晚上發生地事情?"周欣茗驚訝地問道.

葉凌飛右手揉著腦袋,嘴里說道:"欣茗,我真不記得了,我就記得昨天晚上喝酒的事情,我地腦袋現在很疼,怎麼會這樣,我喝酒不應該腦袋會疼的,還有,為什麼我會不記得昨天晚上地事情?"

"那酒有問題!"周欣茗立刻想到那酒,嘴里說道:"葉凌飛,你喝那酒是不是感覺很興奮,越喝越興奮?"

"嗯!"葉凌飛說道,"確實有這樣的感覺,那種感覺就象毒…!"葉凌飛剛說到這里,突然從床上跳了下來,光著身子就要去拉房門,卻聽到周欣茗說道:"葉凌飛,你穿上衣服再出去,晴婷剛才從你的房間出去的!"

"什麼,晴婷從我的房間出去?"葉凌飛看著自己光著的身體,問道:"那晴婷豈不是看見我這樣了?"

"豈止看見啊,我剛才看見晴婷也是幾乎光著身子出去的,誰知道你們昨天晚上都干過什麼.除了晴婷,哦,還有張璐雪,也真怪,好端端的,內褲會掉在客廳里面.還有于筱笑,張雪寒等人,今天早上也是怪怪的,一個個都很怪,葉凌飛,到底昨天晚上發生過什麼事情,我都快要被你們搞瘋了!"周欣茗嘟囓道.

"不會吧!"葉凌飛傻了眼,他光著身子站在房間里,嘴里很郁悶地說道:"欣茗,你的意思是說我昨天晚上和六個女孩子都有關系?"

"六個我不確定,但是,你床單上的血跡至少證明了,你昨天晚上確實和一個女孩子發生過關系."周欣茗指著那床單上的血跡,說道:"那就是證據,至于其他的人嘛,暫時沒有證據,但是也不排除這個可能."

"但是我卻沒有任何的感覺,我靠,老天爺不會對我如此殘忍吧!"葉凌飛很郁悶地說道,"想不到我一世英名,會毀于一旦."

上篇:第三集 第650章 周欣茗的擔憂     下篇:第三集 第652章 真是冤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