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660章 此事和我無關  
   
第三集 第660章 此事和我無關


飛開車跟著那兩名打扮很土的男人,那兩名男人套有些破舊的西裝,葉凌飛注意到這兩人西裝袖口的商標還沒有摘除,就證明這兩人根本就不懂得那商標代表著什麼東西./首.發所謂的西裝,也不過等同于一套外衣而已.

那兩名男人出了這小區,上了一輛公交車,葉凌飛開著車跟著那輛公交車,當倆人到了黃河路站時,倆人下了車.這兩人一路打聽著一路走著,葉凌飛就跟著倆人,一直到了一棟五層樓前,那兩人站在一個掛著家政服務公司的牌子前,指指點點,然後,倆人才走進樓里.

葉凌飛把車就停在這棟大樓的門旁,他下了車,眼看著那兩人上了樓梯.葉凌飛也跟著上了樓梯,一直走到三樓,倆人直接走進一個掛著家政服務公司牌子的房間里.葉凌飛剛走到門口,就聽到里面傳來一個男人的罵聲道:"你這個臭婊子,竟然跑到這里來了,這次還不讓老子抓到你,快點跟我回去!"說著,就聽到一聲清脆的耳光聲,和女人的哭聲.

葉凌飛一聽那女人的哭聲,就知道那是張云,他快走兩步,一步跨進房間里面.這是一家家政服務公司,里面有兩名中年婦女,看樣子像是這里的負責人.而在房間中央,張云被那名年紀大的男人打了一耳光,嘴角竄血,倒在地上.另外那名年輕一點地男人也踹了張云一腳,嘴里罵道:"操,這個賤貨,害得我和大哥大老遠跑到這里找你!"

"住手!"葉凌飛一看這架勢,大吼一,疾步走過來,一把推開張云面前的兩名男人,把張云扶起來.張云一看是葉凌飛,緊緊抓住葉凌飛的胳膊,哭泣道:"葉先生,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沒事了,沒事了!"凌飛安慰道.

"你***是誰,我管我老,和你有屁關系!"那名年紀大一點的難看男人一看有一個男人出來,他把眼珠子一瞪,口沫橫飛,伸手就要去拉張云的手,葉凌飛一抬手,對著那名男人地臉蛋就是一耳光,一下子把那名男人打倒在地上,牙齒也被打掉兩個.

另外名年輕一點的男人火了,伸手從身上拿出一把匕首,罵道:"操,你也不看看我們是干什麼的,我今天就給你放點血!"

葉凌飛冷道:"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那名年輕一點的男人大眼珠子,握著匕首就沖過來,結果他的匕首剛捅向葉凌飛,葉凌飛早就抬起右腿,一腳踹到那名年輕一點的男人的小腹上,把那名年輕男人一腳踹倒在地上.

直到這個時候.那兩中年婦女才想到報警.就在一名中年婦女拿起電話時.葉凌飛說道:"不要報警.這件事情我來解決.麻煩你們倆人出去一會兒.我要和這兩人談談!"

"好.好!"那兩名中女一瞧這架勢.還以為是什麼黑社會地呢.黑社會可是她惹不起地.二話不多說.趕忙走了出去.順手還把房門關上.

葉凌飛拉了一把椅子.讓張云坐到椅子上.葉凌飛走到那兩名男人面前.冷笑道:"你們是干什麼地.說來聽聽!"

那兩個土氣地男人瞧出來了.這男人有些本事.這兩個人那也是村里地無賴.屬于那種不吃眼前虧地主.其中那名年紀較大地男人把嘴一撇.說道:"她是我地老婆.我來找她.有什麼問題嗎?"

葉凌飛轉向張云.問道:"張云.是這樣一回事嗎?"

"葉先生.他胡說.求你救救我!"張云一聽.撲通一聲.雙膝跪倒在地上.葉凌飛一瞧.趕忙走過來.扶起來云道:"不要擔心.我一定會管這件事情.你說說到底是怎麼一碼子事!"

張泣著說了起來,原來張云上次回家處理事情後,就在家里待了幾天,卻哪里想到她就被村里的無賴看上了,也就是現在這名年紀較大的無賴,這家伙在村里一貫是個無賴,再加上和另外一名無賴在一起混,簡直橫行村里,沒有人敢招惹.這名叫張老四的無賴有個喜好,就是喜歡漂亮的女人,這張云一回來,就讓張老四看中,張老四那是想著法得到張云.正趕上張云地老爹好賭,這張老四就找了幾個無,設下賭局,故意讓張云的老爹輸錢,這一輸可就是二十來萬,其實張云老爹根本就沒輸上二十來萬,也就一萬來塊錢,但張老四卻說那是利息,一天不還就一倍,利滾利,幾天下來,就二十來萬.

張云的老爹哪里有錢還,張老四就找張云老爹,說道:"反正你也還不上這錢了,我看要不這樣吧,我看上你家女兒張云了,不是張云剛死了丈夫嗎,我就娶她了.這二十多萬就當我孝敬你的,另外我再給你禮金!"

張云的老爹起先不同意,那張老四就變臉說要是張云老爹不還錢,他就整死張云的.

這一下子,張云的老爹可真害怕了,那張老四在村里是什麼事情都能干得出來的無賴,這張云的老爹一害怕,就稀里糊塗答應了.

結果,張老四就送給張云的老爹一千塊錢,說是禮金.要明天就娶張云過門,這張云是死活不干,他老爹也後悔,但是事情到了這步,他老爹只能求張云為了家著想,就這樣算了吧.

張云被自己地老爹求得沒有辦法,只好嘴上答應.但半夜里,張云偷偷了.她跑回望海市,本想給葉凌飛打電話,求葉凌飛幫幫忙,但那時候葉凌飛的手機剛剛換新的,張云打不通葉凌飛地電話,又找不到葉凌飛其他地聯系方式,張云沒有辦法,只能先把自己地店鋪給賣了,然後也搬了家.

張云的想法是在望海市這邊賺錢給老爹,希望老爹能還這筆賬.她把賣店鋪地錢郵寄給自己的家里,不敢在原來地地方住,擔心張老四找上門,就搬到一個很髒地地方住了.

張云在這家家政服務公司干鍾點工,她只給自己家里人打過一個電話,張云的

簡單,就是不讓自己的家里人擔心.結果沒有想到老四逼著整天和自己混在一起的無賴,一起趕了過來.

張老四和那名無賴先到張云原來住的地方,沒有找到張云,又跑到張云工作的這家家政服務公司,正巧遇到剛剛回來的張云,那張老四上去就給張云一個耳光,葉凌飛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進來的.

葉凌飛明白了來龍去脈後,笑道:"我說做人不能太過分了,張云他家不是還了你們不少地錢嗎,你們還相逼,是不是有些過份了,大家都在外面混,將就放別人一個生路,我看要不這件事情就這樣算了吧,反正你也平白多了幾萬塊錢,剩下的錢就算了."

"算了?"張老四把眼珠子一瞪,說道:"從張云他爹欠我錢到現在,利息也幾十萬了,她才還了我幾萬塊錢,難道想這樣輕松就完了,簡直開玩笑."

葉凌飛一聽,冷笑道:"那你想怎麼辦,說來聽聽!"

"怎麼辦?"張老四一聽,看了張云一眼,張云渾身打了一個寒顫,張老四咧著嘴,色迷迷看著張云笑道:"要麼張云嫁給我,我就不追究了,要麼,就還我錢.欠我的錢加上利息,再加上我大老遠跑到這里花的錢,至少得八十萬."

"八十萬!"張云瞪大眼睛,忍住說道:"你之前不是說二十五萬嗎?"

"現在過去這些天了,二十五萬利息都不夠!"張老四冷笑道.

"八十萬就事了嗎?"葉凌飛問道.

"什麼,你願意給我八十?"張老四一聽,不敢相信地看著葉凌飛.

"恩,我給你八十萬,以你不許纏著張云了!"葉凌飛說道.

張老四色迷迷眼睛從張云身上掃過,他的眼珠子一轉,笑道:"好,我是一個爽快人,你給我八十萬的話,我就不再找她的麻煩!"

"葉先生…!"張云剛說了一句,就聽到葉凌飛說道:"沒有關系!"緊跟著葉凌飛對張老四說道:"你先在這里等著,我打個電話,讓人把錢送過來!"

"你該不會耍我吧!"張老四一聽,瞪大眼珠子,說道:"我可和你說好了,我是什麼都能干出來的人,要是你敢耍我,不要怪我不客氣."

"我沒有必要那樣做!"葉凌飛淡淡地笑道,"放心吧,我會讓你得到錢地!"葉凌飛說著拿出手機,撥打了孫宏的電話.

"葉先生,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孫宏一接到葉凌飛的電話,趕忙問道.

"沒有什麼事情,就是我這邊需要用錢,大約八十萬,我手頭不方便,麻煩帶著八十萬來找我,我順便介紹給你兩個朋友認識!"

孫宏點頭,問清楚了地址之後,他放下電話.心里核計著葉凌飛剛才說的話,在孫宏看來,這事情可不簡單.葉凌飛那是什麼人,根本沒有必要找自己借錢,再說區區八十萬,憑借葉凌飛的身份怎麼可能拿不出來.在孫宏看來,葉凌飛打電話找自己那是別有深意的.

這個時候出門,無疑是不安全的,孫宏出來都是帶著五六名保鏢.時間不大,孫宏就帶著八十萬現金到了那家家政服務公司.

孫宏一進來,就看見葉凌飛坐在椅子上抽著煙,在葉凌飛身邊坐著一名二十七八歲的女人,看打扮像是保姆,鍾點工之類,在對面,坐著兩名看起來很土的男人,看那氣質很像兩名無賴.孫宏那是什麼人,基本上就猜到葉凌飛找自己的目地了.

"葉先生,你要的錢!"孫宏把錢放到葉凌飛面前.

葉凌飛連看都沒有看,把錢向張老四面推,說道:"你數數,這是八十萬!"

張老四和那名無賴哪里見過這樣多錢,張老四眼珠子都放綠光了,幾乎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他跑過來,看著這些錢,不敢相信地說道:"這是給我地!"

"然是給你的,這里是八十萬,你數好了,以後不許找張云地麻煩!"葉凌飛說著身來,一拉張云的手,說道:"我們走!"

張云跟著葉凌飛走了出來,葉凌飛讓張云先下樓,在樓下等他.張云點了點頭,一句話沒有多問,就老老實實地下了樓.

葉凌飛叫過來孫宏,低聲說道:"孫宏,我是正經人,正經人是不能干一些事情地.你就不同了,是不是."

孫宏一愣,看著葉凌飛不理解葉凌飛的意

葉凌飛笑道:"你說有人拿著那麼多錢回家,會不會在郊區路上遇到打劫地,而打劫的那些人又不想被人知道,就不留活口,你說這樣以來,整件事情和我有關嗎?"

"當然沒有關系了,那是打劫的人干得啊!"孫宏明白葉凌飛的意思,他笑道:"葉先生是正經人,怎麼可能和這種事情有關系呢,哦,這件事情和我也沒有關系,都是那些該死的打劫人干的,應該讓警察抓那些打劫的人槍斃."

葉凌飛咧著嘴笑道:"那好吧,我借你的錢你自己拿吧,咱們可事先說好,你要是不想拿回錢的話,我可不管.我是正經人,不干犯法的事情.

但是,有兩個令我討厭的人拿錢被人打劫而出意外的話,我是不會感覺惋惜的."

"好,好,葉先生,我明白了,你先走吧!"孫宏笑道.

"恩,就這樣了!"葉凌飛說著走下了樓.

看著葉凌飛離開,孫宏叫過來一名手下,附耳在那名手下耳邊說了幾句話,緊跟著孫宏在那名手下的脖子處比劃一下,那名手下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微微一點頭.這種事情他們干得多了,要不然怎麼叫黑幫,像望海市這樣大的城市,每年都有多少無頭的案子無法偵破,又不在乎再多出一起.

上篇:第三集 第659章 調虎離山     下篇:第三集 第661章 周欣茗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