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665章 人心叵測啊  
   
第三集 第665章 人心叵測啊


凌飛和陳茜一直走到走廊的樓梯口,葉凌飛推開樓梯看見外面沒有人,他走到外面,招呼陳茜道:"我們在這里說好了.

陳茜不知道葉凌飛想和自己說什麼,她走了出來,站在葉凌飛的對面,只是陳茜不敢看著葉凌飛,生怕葉凌飛看見自己臉上的傷痕.

葉凌飛後背靠在牆上,從口袋里面拿出煙,啪得一聲,他點著了火.就在此刻,陳茜不由自主得渾身一顫,葉凌飛瞧在眼里,他抽了一口煙,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很和藹,說道:"陳茜,我們是同時進入這家公司的,可以說我們是這家公司的新人,所以,我們應該互相幫助.我這兩天有點事情,沒有來上班,不過,我聽同事說你出了點事情,需不需要我幫忙呢!"

"不,不需要!"陳茜一聽葉凌飛提到這件事情,她趕忙搖著頭,說道:"我可以解決,真的不需要,葉先生,謝謝你!"

葉凌飛看著陳茜那樣子,忍不住地歎了一口氣.葉凌飛人見得多了,什麼樣的人,大概看上一眼,心里就基本上有數.茜此刻的樣子分明告訴葉凌飛這件事情就算解決,也是陳茜付出很大代價才能解決的.葉凌飛不知道為什麼為何想幫陳茜,或許是看重陳茜那份純潔,剛剛出大學校門還沒有適應社會.

葉凌飛看見陳,不由得想到于婷婷,如果于婷婷在步入社會後,會不會也像陳茜這樣缺少對這個社會的了解,這也就是所謂的涉世不深.

葉凌飛剛想說話,忽然,他手機響了,葉凌飛對陳茜抱歉道:"稍等一下!"說著,葉凌飛拿出來手機,一看,他咧著嘴笑了.

"老頭子,想我!"葉凌飛笑道,"怎麼會給我打電話?"

"你這個小子,難道你忘上次給我打電話讓我辦的事情嗎?"老頭子笑道,"我事情可是幫你辦好了,哦,不是我辦的,是那個老家伙辦地,他可是要讓你請他吃飯,怎麼樣,你請還是不請?"

"當請了,我哪里敢得罪您啊!"葉凌飛笑道,"看什麼時候合適!"

"那就下午吧!"老子說道."下午你來北京這邊辦理手續.順便請我們吃飯."

"不會吧.下午讓我去北京?太累人不去.不去."葉凌飛笑道."我看我派野狼過去好了.讓他代理我如何.至于那頓飯.更沒有問題了.你想吃什麼盡管告訴野狼."

"你小子挺會討價還價!"老頭子笑道."我給你辦了這樣地事情.你小子倒自己躲起來清閑去了.我早就想到你小子不地道.上次我多給你兩千萬.你也沒有誇我好.我算看出來了.你小子太精明.知道我讓你來北京有事情.就躲著不見我是吧.要不要我親自去見你啊!"

"我說老頭子.你別提上次地錢.你可知道上次地事情我是一分錢也沒有拿到."葉凌飛咧著嘴笑道."不過.我還是要謝謝你多給錢.這次.不是我不想去.我真地走不開.至于你要有事情找我.那還不是個電話地事情.只要我能辦到地.一定幫你辦.不過.咱們可事先說好了.有些事情我不能辦.你別逼我啊.你要知道.我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有些事情不方便插手."

"知道了.知道了.我就知道你小子和我推脫!"老頭子說道."還記得我上次跟你提過地特種兵嗎.現在已經開始組建了.我想讓你過來和我見個面.談談我上次跟你說地事情."

"那件事情啊.我看再等等吧!"葉凌飛看了對面地陳茜一眼.就看見這個小姑娘還老實地站在那邊等自己.他對陳茜笑了笑.接著對老頭子說道:"野狼可以代表我.我派野狼過去.有事情就和野狼說好了."

"我看出來了,你小子是死活不肯過來是吧,看起來你是害怕我綁架你.你還別說,我真有這個打算,我心里核計要是你不肯同意的話,我就不讓你離開北京.算了,算了,你就讓野狼來吧."

"好,那就這樣說定了!"葉凌飛笑道.

葉凌飛和老頭完電話,他立刻撥打了野狼的電話,告訴野狼去趟北京見見老頭子,具體的事情老頭子會告訴野狼.野狼什麼也沒有多說,答應下來.

葉凌飛安排好事情之後,才放下電話,看著陳茜,抱歉地說道:"對不起,我的事情比較多.現在我看還是說說你的事情吧,陳茜,我不知道怎麼說,或許在你看來我有些多此一舉,但是呢,我還是希望能幫到你.當然,如果你實在不願意說的話,那我也沒有辦法,畢竟這是你的事情.但是,我想告訴你,這個世界上並不像你想像地那樣,如果你想按照你的方式解決,殊不知,那樣恰恰會給你惹更大的麻煩."

陳茜聽葉凌飛這樣說,低著頭,沉思半晌,才遲疑說道:"葉先生,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說,這一切都怪我,我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我現在真的很亂,很亂."

"沒有關系,我有時間,你可以慢慢說!"葉凌飛說道.

"葉先生,不是我不想說,我是真地不知道怎麼說!"陳茜說著用手摘下自己的眼鏡,露出來她那雙青地眼眶.葉凌飛一看,微微吃了一驚,雖說葉凌飛早就想到陳茜一定是臉上有傷才戴上眼鏡,但沒有想到會傷得如此重.葉凌飛看著陳茜的眼睛,問道:"是你男朋友打的吧!"

陳茜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整件事情都怪我,如果我不想干好這份工作就沒有事情了,我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真的沒有想到."

"慢慢說!"葉凌飛說道,"任何事情都有因的,是不是因為于威的原因讓你變成這樣?"

陳茜搖了搖頭,說道:"于經理對我很好地,都是我自己,太想做出成績來了!"

葉凌飛笑著搖著頭,說道:"陳茜,我說你太天真吧,或許你還不愛聽,但是,事實上就是如此.你自認為于威對

,殊不知這恰恰是于威的手段.我知道一些事情,威出入酒店地事情,或許在你看來,這是很正常的,是于威想給你介紹大客戶,其實不然,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個于威使出地手段,讓你放松警惕."

"葉先生,我不知道怎麼說,這些事情都怪我,我不應該喝那麼多酒的!"陳茜說道這里,忽然哭泣起來.葉凌飛一看陳茜哭了起來,他沒有去安慰,而是讓陳茜盡情地哭,有些事情總憋在心里很容易憋出病來,葉凌飛希望陳茜能把心中的委屈全部哭出來,只有這樣,才能讓陳茜放開胸懷,說出她心中的委屈.

事實上確實如此,當陳茜泣了很久之後,她猛然地抬起頭,說道:"葉先生,我和我男朋友認識有四年了,我剛上大學時,就和我男朋友談起戀愛,這四年間,我從來沒有和我男朋友生關系,我一直希望我能在我結婚那天和我男朋友生關系."

"這很正常,每個女孩子都有自己對于婚姻地認識!"葉凌飛點著頭說道,"這並不是說你這種做法不好,只能說你是一個很守的女孩子.當然,如果換一個角度來說,你是一個沒有安全感的女孩子,你可能擔心的是當你把第一次給你男朋友後,一旦將來你的男朋友不和你結婚,你的下半身生就毀了,這樣說來,你很理智."

葉凌飛的話說到了陳茜的心里,在陳茜看來,自己在面對葉凌飛時,根本不需要有任何隱瞞,仿佛這個男人能看透自己的一切似的.這樣以來,陳茜反而能放開來說.陳茜抽泣著說道:"我和我男朋友一個星期見一次面,他住在開區地宿舍,我和我的同學合租一間房子.其實,我和于經理之間沒有什麼的,于經理為我介紹了兩名大客戶,都是我自己的能力不行,沒有能做下來單子.只是,上個星期五,因為于經理帶我見客戶地原因,回家有些晚,于經理就送我回家,就在我家樓下,恰好遇到我男朋友,結果,我男朋友就誤會我和于經理之間有什麼關系,結果…果就動手打了我."

葉凌飛點了點,說道:"這樣並不能說你的男朋友一點不對,畢竟他是你地男朋友,看見你和一名男人半夜回來,任何一個男人都會懷疑的.不過,我並不認為你的男朋友應該動手打你,在這點上,我很鄙視你的男朋友,動手打女人的男人,根本算不上男人."

"我的男朋友只是一時氣,才動手打了,我能理解他地."

葉凌飛聽到;茜為她男朋友辯解,葉凌飛微微晃了晃頭.但是,葉凌飛沒有說什麼,只是聽著陳茜繼續說.

"從那天起,我男朋友就常往我這邊跑!"陳茜說道這里,忽然語氣低沉起來,說道:"就在前天,我接到于經理的電話,于經理說有一名大客戶想買保險,他地意思是說這筆單子只要我加把力氣,好好得談,一定能拿下來.而且這名客戶還是一筆大單子,拿下這筆單子,就能完成我的考核額.我本來和我男朋友約好見面地,但是,我太想做下來這個單子,就告訴我男朋友我有事情.我那天就去見于經理了,而且于經理也給我介紹了一個客戶."陳茜說道這里,忽然停頓下來,忍不住又哭起來.

葉飛正在仔細聽,忽然看見陳茜又哭起來,忍不住問道:"後來呢?"

"後來我就喝多再…後來我就感覺于經理送我回家了,之後,不知道了!"陳茜說道這里,再也說不下去,哭泣起來.

葉凌飛看著陳茜的樣子,他說道:"不是你醒來地時候現于威躺在你身邊,和你生了關系?"

聽到葉凌飛這句話,陳茜抬起頭來,抽泣地說道:"不…是的,于經理和我沒有生關系,只是,我醒來時,就看見我男朋友站在我面前,他正在打于經理.我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去勸阻,但是,沒有想到我的男朋友卻動手打了我,直到那個時候,我才…才現我在酒店的房間里,全身…身…沒穿衣服."

葉凌飛聽完之後,微微歎口氣,道:"好了,好了,不用你說了,我能想到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一定是于威那個家伙故意灌的你,就是想趁機和你生關系,到時候,他可以用自己也喝多了作為借口,他算了解你的性格了,吃准了你只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來.沒有想到,于威這個家伙竟然連這樣卑鄙地手段都干得出來.

"葉凌飛說道這里,陳茜忽然說道:"葉先生,我…我相信于經理不是那種人,他那天也喝多了."

"暫且不說他是不是真的喝多了,你的男朋友是怎麼知道你在那里的呢?難道他跟蹤你?"葉凌飛疑惑地問道.

陳茜點了點頭,說道:"我男朋友說是看見我被于威扶進酒店,他跟了過來,就看見我躺在床上,而于經理還在親…親我,葉先生,你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

"我相信你就是了,但是,你的男朋友卻不會相信你和于威之間沒有關系."葉凌飛說道,"任何一個男人都會有那樣的應,最為重要地是你還阻止你男朋友打于威,恰恰讓你男朋友更加誤會你,我看這件事情已經很棘手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男朋友一定打得你很凶."

陳茜點了點頭,緊跟著又搖著頭,說道:"這件事情不怪他,都是我的錯,他就算再怎麼罵我,怎麼打我,我都不怪他."

"男女之間的事情談不上誰對誰錯,但是,你的男朋友不管怎麼說,至少和你相戀了四年,他應該對你很信任.但是,我看見的卻是一個對你極其不信任的男朋友,所以說,在這件事情上你是有一點錯,但是你的男朋友的錯更大,他的舉動恰恰說明她對你很不信任,這樣以來,你們之間地關系就很難修複了,就算勉強在一起,也會是極其痛苦的,最後的結果也是分手."葉凌飛說道這里,

陳茜那被打得紫的眼睛,說道:"從一個男人地角我很同情你的男朋友地心里,不過,站在公平的角度上說,這件事情你男朋友的處理方式不對."

陳茜低頭不語,只是抽泣著.

"昨天你的男朋友打了于威,今天于威沒有上班,我看這不是一個好兆頭.按照于威的手段,他不會輕饒了你的男朋友."葉凌飛說道這里,忽然問道:"你知不知道于威現在怎麼樣了?"

"于經理被我男朋友打得很重,現在他在醫院里面!"陳茜說道這里,忽然又停下來.葉凌飛一瞧陳茜這樣子,就知道于威這次一定被打得面目全非,想想也是,是一個有血性地男人都不能輕饒了于威.葉凌飛想到這里,心里感覺陳茜這名男朋友想想還是不錯的,至少算是一個血性地男人.葉凌飛現在感覺陳茜的男朋友做得錯,要是換成自己地話,于威現在早就不能活在這個世界上了.

葉凌飛剛想里,只聽到陳茜又說道:"于經很生氣,他要我男朋友賠償醫療費,精神賠償費還有其他的錢,一共要一百萬!"

"我靠,于威這是訛詐啊,一百多萬,他命值那個錢嗎?"葉凌飛說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陳茜連搖頭,說道:"不過,于經理說要是我男朋友不給他錢,就會整死我男朋友."

葉凌飛聽完,笑道:"我看于威也沒那個本事,就會威脅人,我看你不用怕,大不了通過法律途徑好了,反正我看也沒有多少錢.再說了,于威也不敢把這件事情鬧大."

陳茜使勁兒地搖著頭,道:"我男朋友被…于經理找人打了,而且…且那些人說要是我男朋友不給錢,就讓我男朋友死在望海市.我…我沒有辦法,就去求于經理,但是于經理不肯這件事情就這樣算了,這件事情因我而起,都是我地錯,我不能看見我男朋友出事,我就…就求于經理放過我男朋友,我…願意一輩子跟著于經理,補償我男朋友對于經理的傷害."

"什,你要把自己賣給于威那個混蛋?"葉凌飛一聽,張大了嘴巴,驚訝地說道:"我說陳茜,你怎麼這樣傻,你這樣做不正中了那個混蛋的圈套.你要是這樣做的話,你以後有辦法得到幸福了,你想過沒有,你男朋友知道這件事情會怎麼辦?"

"他……他同意了!"陳道這里時,語氣忽然出奇得平靜.

哀莫大于心死,陳茜語氣的平靜恰說明了陳茜內心中對自己男朋友地絕望.

葉凌飛聽完之後,狠狠地罵道:"操,你男朋友***就不是一個男人!"

"這不能怪他,本來這件事情就因我而起,再說了,這樣一大筆錢他到哪里弄!"陳茜平靜地說道,"我和我男朋友說過我們倆人一起離開這個城市,但他說工作不好找,他剛剛被升職,不想放棄這個機會,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算還給他一個情."陳茜說著,兩行淚水從眼眶里流出來,嘴里說道:"或許這樣做對我們雙方都好,不是嗎?"

葉凌飛歎了口氣,說道:"陳茜,你這個傻瓜,你讓我怎麼說你好呢,你應該說傻得可愛.不過,這件事情既然我說要插手,我就會袖手旁~我現在只是讓你好好想想事情整個過程,如果你還堅持認為于威是無辜的話,那我只能說你無藥可救了!"

"就算我知道又能怎麼辦?"陳茜說道,"我最後悔的事情就是不應該到這里工作!"

"或許你來這里工作是你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葉凌飛忽然笑道,"因為你遇到了我!"

陳茜一愣,看著葉凌飛.葉凌飛笑著說道:"陳茜,我記得你說過你會德語是吧,嗯,你想不想進入新亞集團工作."

"新亞集團?"陳茜一愣,隨即,她搖了搖頭,說道:"不可能的,新亞集團是一家大公司,是不會要我這樣地大學畢業生的!"

"那可不一,如果我告訴你,我是新亞集團的大股東,我可以讓你進入亞集團的話,你還認為你不能進入新亞集團嗎?"

陳茜看著葉凌飛,說道:"你是新亞集團的大股東?我不相信,我遇到的謊言已經太多太多了,我已經不相信別人的話了,這個社會就是充滿了謊言."

"既然你相信了這樣多的謊言,那就不在乎再多相信一次!"葉凌飛笑道,"我瞧你現在的狀態不適合去新亞集團應聘,這樣吧,你先在這家公司待幾天,等你養好傷了,我再帶你去新亞集團.當然,你現在還有事情沒有處理完,你想不想報複于威?"

陳茜使勁兒地搖著頭,說道:"我只想沒有生過任何的事情."

"但是,事情已經生了,你就應該想辦法去彌補.這彌補地辦法只有一個,讓于威害怕你."葉凌飛說道,"于威不是玩狠的嗎,那你就和他來個更狠一點的.過來,我告訴你怎麼辦!"

陳茜不知道葉凌飛要說什麼,她把耳朵湊過來,葉凌飛就在陳茜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只看見陳茜緊咬著嘴唇,似乎在下著決心.

當葉凌飛說完之後,陳茜緊咬著嘴唇,她那薄薄地嘴唇幾乎要被出血來,半天,陳茜才緩緩張開嘴唇,說道:"葉先生,謝謝你,不管怎麼樣,我都應該謝謝你."

"傻丫頭,別說謝謝!"葉凌飛伸手拍了陳茜的肩膀一把道:"咱們是朋友,我說過了,你進入這家公司最幸運地事情就是遇到了我.好了,現在我們回辦公室吧,我相信你需要時間好好考慮一下,考慮好了,告訴我."

陳茜剛要轉身離開,忽然葉凌飛叫住陳茜,陳茜一轉身,剛想問什麼事情,只看見葉凌飛作出了一個鬼臉,陳茜撲哧一下,笑了出來.

上篇:第三集 第664章 公司亂了     下篇:第三集 第666章 你可以找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