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671章 你得罪不起  
   
第三集 第671章 你得罪不起


媽突然打電話給白晴婷,說要借三十萬,而且口氣顯希望白晴婷明天就能把錢借給她.

白晴婷很奇怪,吳媽雖說有親戚朋友,但那都在老家,並不在望海市.

吳媽一直以來,都是一個人,沒聽說吳媽還有什麼親戚朋友在這邊.

白晴婷想不通吳媽干什麼著急用錢,而且還要三十萬,雖說這不是什麼大數目,但是,吳媽著急用的話就有些令人不解了.

最讓白晴婷感覺不解的就是吳媽還要白晴婷不要告訴白景崇,這讓白晴婷感覺吳媽應該遇到了什麼事情.

白晴婷掛上電,對葉凌飛奇怪地嘟囓道:"老公,你說怪不怪,吳媽突然要和我借三十萬塊錢,而且明天就要用,真讓人感覺不解啊!"

"晴婷,說不定吳媽家里用!"葉凌飛笑道,"晴婷,你說吳媽有沒有可能是自己的孩子生病才需要用到這錢啊."

"你又亂說什,吳媽在我家二十多年了,一直都沒有聽吳媽提起她結婚."白晴婷嘴里說道,"我只記得吳媽隔一段時間就會去趟縣城,至于到底干什麼,吳媽也沒有說過,不過,這幾年吳媽就很少去縣城了,這次,我不知道吳媽怎麼突然去了縣城,而且還要借三十萬."

"算了,算了,就給吳媽好了!"葉凌飛感覺這三十萬有什麼,只是說道:"如果你手頭沒有這三十萬的話,我這邊倒有,明天我跟你去趟銀行,轉帳給吳媽好了!"

"我有是有,就是感覺這蹊蹺而已."白晴婷說道,"吳媽說明天她會跟我一起取錢,老公,你要是明天沒事情的話,跟我一起去好了."

"嗯.好啊.我明天倒:有什麼事情.就是早晨我要去趟公司.然後再和你在銀行會面如何?"葉凌飛問道.

"嗯.那就這樣定了!"白晴婷說道.

第二天一大早.葉凌起床.昨天午.野狼已經去了北京.辦理了手續.可以說現在民安保險公司是屬于葉凌飛地.葉凌飛今天一大早去保險公司.是想知道那名投訴部地主任處理地結果如何.

葉凌飛開車到了民安大廈.葉凌飛沒有去自己地部門.而是直接去地投訴部那里.那名主任一看見葉凌飛來.滿臉帶笑說道:"我昨天就安排人去調查了.但是.還是沒有結果.麻煩你再等幾天."

"我好像說過今天一大早要知道你地調查結果.但是你卻告訴我.你沒有調查清楚.你這個投訴部地主任是怎麼干地.是不是像我這樣地客戶投訴你們地高層.你們都會類似這種拖延地方式呢?"

"哪能.哪能!"那名投訴部地主任心里在罵葉凌飛.臉上卻依舊帶著職業性地笑容.這是一種職業習慣.他笑著說道:"這位先生.我們民安保險公司對待每個客戶地投訴都是認真負責地處理.都會給我們民安保險公司地客戶一個滿意地交代.你也知道.只是這次涉及到我們理賠部地部門經理.我們更會認真負責對待這件事情.不能草率地處理.所以.我們才調查得時間有些長.請您再等等.我們會盡快給您滿意地答複地."

"我想沒有必要了!"葉凌飛站起身來,說道:"我現在可以告訴你,你這個主任可以找工作了!"

葉凌飛說完,走了出去.那名主任一看葉凌飛走了出去,嘴里罵道:"什麼玩意啊,真當自己是什麼東西,讓我找工作,你以為你自己是誰啊.不要說你,就連我們的分經理想要給我調動工作,都需要報經總部批准,真是一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

這名主任嘴里罵完之後,才感覺心里舒坦許多,他拿起自己辦公桌上地電話,撥打了理賠部的部門經理地電話,倆人私交都不錯,那名主任在電話里面把葉凌飛嘲笑一番.他打完電話,剛剛放下電話,桌子上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哦,張經理,有事情嗎?"那名主任接通電話後,聽到里面傳來民安保險公司地人力資源部的部門經理地聲音,他可不敢小視人力資源部,誰惹得起這個部門的人啊,尤其是部門經理打電話給自己,絕對不是找自己聊天那樣簡單.

"趙主任,最近工作如何?"

"張經理,我這邊的工作很順利."趙主任心里核計起來,這好端端的怎麼張經理會問自己工作如何,該不會是打算給自己漲工資吧.趙主任心里一算計,差不多,民安保險公司已經連續兩年沒有給自己漲工資了,就算算年頭也應該給自己漲工資,現在外面的物價都漲了很多,就連豬肉都漲起來了,自己的工資也應該漲了吧.

"趙主任,我也不和你說多余的話,咱們也算是朋友,那就直接說吧!"張經理說道,"剛才總經理打電話到我這里,說讓你辦理離職,至于什麼原因,總經理也沒有說,你應該知道的,像我這樣的分公司的人力資源部經理是沒法問總經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好了,就這樣吧,趙主任,你盡快辦理手續吧,按照公司的規定,給你一個星期時間辦理交接手續!"

"張經理,等等,這是怎麼一回事啊,就算想讓我離職也應該跟我說一聲吧,而且就算我不適合在這個職位的話,我還可以申請轉職,就算不在望海市,也可以到其他的城市,張經理,你不要忘記,我可是總部的人,我的人事調動需要總部的批准的!"

"趙主任,我剛才不是和你說過了嗎,是總經理打電話給我的,並不是咱們分公司經理的命令.不要說你感覺不明白,就連我都不明白,咱們私下說吧,除了你外,還有理賠部的部門經>以及健康業務部的部門經理,你們可都是老人啊.我剛才給咱們分公司的經理打過電話請示了,你以為這樣大地事情,我會直接作主嗎,但是咱們分公司的經理只是告訴我按照總經理地吩咐去辦,具體是怎麼一回事,他也不清楚,只是知道現在換了股東,咱們民安保險公司被人收購了,說不定咱們的新老板想要裁人.好了,你也不要為難我了,我現在都不知道我會不會被裁掉呢!"

"張經理…經理…"趙主任剛喊了幾句,那邊的電話

了,趙主任一下子癱坐在椅子上.

就在趙主任這邊不知所措時,葉凌飛卻開車去了工商銀行.一下子撤掉三個部門經理,這種事情也就像葉凌飛這種根本不在乎錢的人能干得出來,要知道這樣做會影響到公司的正常工作地.不過,葉凌飛不關心這些,那些為自己賺錢的事情是民安保險公司的管理層應該做地事情.

葉凌飛趕到位于建設街的工商銀行支行時,白晴婷還沒有到那里,反倒看見吳媽站在銀行門口東張西望的.葉凌飛下了車,直奔吳媽走來.

"葉先生,你怎麼來了!"吳媽看見葉凌飛時,微微有些吃驚,吳媽看見葉凌飛時,有些緊張不安.葉凌飛看出來吳媽的不安,他笑道:"吳媽,你不要多想,是晴婷感覺你拿那麼多錢不太安全,就讓我過來了.吳媽,你放心吧,我這個人不太喜歡關心別人要干什麼.

"

"葉先生,不是地,我…"

"好了,吳媽,咱們是自家人,沒有必要和我解釋.哦,晴婷怎麼還不來,我給晴婷打個電話!"葉凌飛感覺自己站在這邊會讓吳媽不安,他故意找了一個借口走開.葉凌飛離開吳媽大約有七八米的樣子,就站在街邊,拿著手機給白晴婷打電話道:"我說老婆大人,你啥時候到啊,我都到了!"

"馬上就到了!"白晴婷說道,"來我可以來早一點兒,但是那個鄭天帥今天打電話約我談談合作開發化纖廠那塊地的事情,所以,我就來晚一點兒."

"好了,好了,老,不要跟我解釋了,你先過來吧,咱們有時間再慢慢說!"葉凌飛說道,"吳媽看見我好像很緊張,老婆,我感覺吳媽這里面一定有問題,該不會吳媽被人騙了錢吧!"

"不應該啊!"白晴婷說道,"我感覺不,算了還是別說了,我馬上就過來了,到時候我再問問吳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白晴婷很快就趕到了商銀行門口,她停好車,下車之後,直奔工商銀行的門口.

吳媽看見白晴婷了之後,她急忙問道:"大小姐,老爺不知道這件事情吧!"

"我沒告訴我爸!"白晴婷拿著手包,說:"吳媽,我現在帶你去銀行的貴賓廳!"吳媽看了一眼白晴婷身邊的葉凌飛,點了點頭.

白晴婷是工商銀行地VIP客戶,她可以享受在貴賓廳辦理銀行業務的服務.趁著銀行人員在為白晴婷辦理業務地時候,白晴婷問道:"吳媽,你干什麼用這樣多錢啊,你該不會是被人騙了吧!"

"沒…沒!"吳媽閃閃避避地說道.

白晴婷眼見吳媽不肯說,只好說道:"吳媽,我只是擔心你被人騙了!"

"大小姐,我會盡快把錢還給你!"吳媽說道.

"吳媽,沒關系,我不著急用錢,再說,你在我家干了這麼多年,這點錢就當孝敬給你的.吳媽,你不要太在意這些錢!"白晴婷說道這里,一名銀行工作人員已經為白晴婷辦理好手續,把那張單子遞給白晴婷,白晴婷在上面簽完字之後,又對吳媽說道:"吳媽,錢你拿著,要不要我開車送你!"

"用了!"吳媽.

"吳媽,這可是三十萬啊,你拿著不太方便!"白晴婷說道,"沒關系,我現在沒事情,就開車送你好了,吳媽,你要到哪里?"

吳媽猶豫片刻,才說道:"把我送到市人民醫院!"

白晴婷沒有多說,而是開車載著吳媽到了醫院門口,吳媽拎錢下了車,葉凌飛和白晴婷也跟著吳媽下了車,白晴婷說道:"吳媽,你一個人進去我不放心,要不我送你進去吧!"

"大小,我已經很謝謝你了,還是不要了,我一個人進去就行!"

葉凌飛拉了一把白晴婷,說道:"晴婷,既然吳媽不願意地話,那就算了,還是不要進去了!"

白晴婷還是不放心,說道:"吳媽,你要小心一點兒!"

"嗯,我知道了,大小姐,葉先生,你們先回去吧!"吳媽說道.

白晴婷點了點頭,她和葉凌飛剛想轉身上車,這時候忽然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道:"喂,老太婆,錢拿來了嗎?"

白晴婷和葉凌飛倆人一愣,循聲望去,就看見一對長相凶惡地中年夫妻疾步走到吳媽面前,那女人看著吳媽說道:"老太婆,你該不會是空手來的吧,咱們可說好了,你要是不拿來三十萬,你就等著讓你兒子坐牢吧!"

吳媽一聽,臉色有些慘白,嘴里連連說道:"你們誤會了,那不是我地兒子,那…是我親戚的孩子!"

"管他是誰,總之你必須拿錢,不然咱們法庭見!"

葉凌飛一聽,他走了兩步,擋在吳媽面前,對那女人說道:"你地口氣可不太好,難道說話就不能和善一點嗎?"

那女人一看見有個陌生男人語氣不善,她拉下臉,罵道:"操,老娘就是這樣說話的,怎麼了,我兒子現在躺在醫院里,就是被她那死兒子捅傷的,我可告訴你們,要是你們不拿三十萬咱們私了的話,那就上法庭,判她兒子坐牢!"

那男人也罵道:"我說小兔崽子,哪里輪得上你在這里說話,你給我滾!"

吳媽一見這場面,趕忙說道:"葉先生,這是我的事情,要插手了!"

"吳媽,你別這樣,憑什麼拿錢啊!"白晴婷一拉吳媽地胳膊道,"好端端的為什麼要拿三十萬給別人,我就說你是被人騙了,你別管,讓我老公來處理好了!"

白晴婷拉著吳媽不讓吳媽過去,吳媽沒有辦法,只好站在原處.葉凌飛臉色也拉下來,嘴里冷笑道:"我先不管你們底和吳媽是什麼事情,就光憑剛才你對我說得那句話,你就應該被懲罰."葉凌飛說著,一轉身,走到吳媽身前,從吳媽手里拿過來那錢袋,從里面取出一大捆錢來,他高舉道:"誰要是把這對混蛋夫妻給我打進醫院里面,這一捆錢就是他的了!"

醫院門口有不少地人,一聽這話,都圍了過來,但是卻沒有人動手.葉凌飛冷笑著又拿出一捆錢,將兩捆錢扔在地上,嘴里說道:"晚來的人可

了!"

那兩捆錢至少有五萬塊錢,而且就是打兩個人,現在這個年頭,有錢能使鬼推磨,誰都知道錢難賺,眼看著好幾萬塊錢就扔在地上,那些圍觀的人再也忍不住,沖過去,那是一頓拳打腳踢的,打得那對夫婦哇哇直叫.

葉凌飛反倒悠閑地抽起煙來,吳媽有些看不下去,嘴里連連說道:"葉先生,讓他們停手吧,不要再打了."

"吳媽,你不要管了,像這種人就應該教訓一下!"白晴婷勸說道.

葉凌飛走到吳媽身邊,問道:"吳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說給我聽聽!"

吳媽猶豫片刻說道:"其實,這件事情和我沒有什麼關系,就是我地一個親戚的兒子在這邊工作,前兩天,他喝酒時,和別人吵了起來,那人先打的他,他好像把人家捅了,具體怎麼回事,我也不清楚.總之,人家說了要是不拿三十萬塊錢,這件事情就沒完,我…沒辦法,只好幫著他想辦法!"

"哦,原來這樣啊!"葉凌飛說,"我看這事情不簡單,應該先搞清楚,不要隨隨便便就把錢給人家,哦,吳媽,你說的那名親戚的兒子叫什麼名字,干什麼的啊!"

"他叫蔡浩,原在新亞集團上班,人很能干地!"吳媽提到這個名字時,臉上浮現出笑容來,嘴里說道:"不過,他現在在找工作!"

"蔡浩?"葉凌飛一驚,想不到吳媽所的竟然是蔡浩,在看吳媽地表情,葉凌飛像是明白了什麼.但他沒有多說,心里約莫著時間差不多了,他才招呼那些人住手.葉凌飛沒有食言,把那些錢扔給那些人.

葉凌飛走到被打倒在:上的兩人面前,手里拿著一疊錢,砸在那名男人地臉上,嘴里冷笑道:"瞧見沒有,這玩意好用,這個年頭,誰有錢誰就是爹,你不是牛嗎,你再給我罵一句聽聽,信不信,下次我拿錢砸死你."

那對夫妻現在才實了,被人打得渾身是血,嘴角竄血,躺在地上半天沒有敢起來.那男人更是不敢瞧葉凌飛,生怕葉凌飛再打他.

葉凌飛瞧見這兩個人老實了,這才道:"你們兩個給我起來,娘地,趴在地上裝死啊!"

那對夫妻趕忙趴起來,葉凌飛對那對夫妻問道:"你們要錢是吧,錢就在這里,不過丑話說在前頭,你們要是說好了,這錢你們拿走,要是你們說得我不滿意,你們一分錢也別想拿,告訴我,事情是怎麼一回事."

那男剛想說話,就聽到有人叫道:"汪叔,小林子在哪里?"

那男人回頭一看,只看見來了四個年輕人,其中一名年輕人留著平頭,身材魁梧.那男人一看這來人了,他地囂張氣焰馬上起來了,對著葉凌飛罵道:"兔崽子,你敢打我,我今天就讓你知道我地厲害!"說完,那男人對那來~輕人說道:"楊子,我被這個兔崽子打了,你快點幫我教訓這個兔崽子!"

那年輕人一聽,眼珠子瞪大了,嘴里說道:"汪叔,我知道了,不就是他這個…"那年輕人剛剛帶著三個人沖過來,本想張口罵,在看清楚葉凌飛的長相後,他臉色慘白,馬上改口道:"啊……先生,您怎麼在這里."

葉凌飛一看這小平頭,識,他奇怪地問道:"你是誰,我沒見過你!"

"葉先生,我是孫堂主的手下~,嗯,以前我見過您,當然,您不一定見過像我這樣地小人物!"那小平頭說著拿出煙,遞給葉凌飛.葉凌飛接過來,那小平頭趕忙為葉凌飛點上,嘴里說道:"葉先生,我是來看朋友的,沒有想到您也在這里,您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的嗎?"

葉凌飛對著那小平頭吐了一口煙,嘴里說道:"你和這個人認識?"

小平頭看了一眼那男人,趕忙說道:"算…是認識吧,不太熟,就是他兒子和我認識."

這小平頭和葉凌飛說話這工夫,那名男人已經冷汗直流了,他兩腿發抖.葉凌飛沒有理會這男人地反應,他接著問道:"你過來干什麼?"

"嗯,就是我那朋友被人捅了,我想過來看看他!"小平頭說話時,小心翼翼的,生怕一句話說不好惹了葉凌飛不開心.

"哦,這樣說來,我的朋友捅的人就是你地朋友了!"葉凌飛點了點頭,說道:"這捅了人當然要賠錢的,既然你那朋友要三十萬才了賬,那我就把這錢給你了,你帶給你的朋友去,順便幫我帶句話,讓你朋友走路小心點,別有錢拿沒錢花!"

葉凌飛一說完這句話,小平頭臉色立馬變了,他連連說道:"葉先生,瞧您說的,這錢不能拿,我知道我那朋友的為人,平日都是蠻橫慣了,這次,他是活該,給他點教訓是應該的.

葉先生,我看您還是把錢拿回去."說著,那小平頭直對那對夫妻使眼色,到了這個時候,還看不出來那是傻瓜,那對夫妻趕忙說道:"我們不要錢了,不要錢了!"

"這可是你們說不要錢地!"葉凌飛冷哼道,"要是我那朋友有任何的三長兩短地話,你們就早點准備後事吧!"葉凌飛說完,剛想轉身,忽然又轉過來,對小平頭說道:"剛才這個人罵我是兔崽子,你說該怎麼辦?"

小平頭一聽,趕忙說道:"葉先生,像這種嘴巴不乾淨的人就應該狠狠讓他以後都記住!"

"嗯,說得不錯,那就麻煩你了,給我扇到這個家伙地嘴巴乾淨止.我可說好了,要是讓我發現這家伙下次嘴巴還不乾淨,那我就會找你好好談談!"葉凌飛拋下這句話,帶著吳媽和白晴婷上了車.

小平頭連連點頭,就在葉凌飛上了車之後,小平頭才轉過身來,對那男人說道:"汪叔,怎麼說我和小林子也算是朋友,我本不應該下手打你的,但是,就怪你自己得罪了一個我們大家都惹不起地主,對不起了!"小平頭說完,抬手就是一記耳光扇過去,只聽得啪得一聲.緊跟著,小平頭又掄起巴掌來,啪,啪,啪……….

上篇:第三集 第670章 奇怪的電話     下篇:第三集 第672章 合作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