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699章 自身難保  
   
第三集 第699章 自身難保


玲和葉凌飛走出茶館,她就大嚷起來,說道:"我剛才那些人都是什麼人啊,怎麼看樣子都不像好人!"

葉凌飛忍不住偷笑起來,剛才他帶方玲去見的那可是斧頭幫的骨干,孫宏和宋施這倆人那可是黑幫的首腦,這兩個人就把腳一跺地,望海市的黑社會也會顫上三顫,更不要提那個蕭朝陽了.

葉凌飛當然不會把這些都告訴方玲,他擔心方玲知道後會害怕,于是,嘴里輕聲笑道:"你管他們是什麼人呢,現在單子不是簽下來了嗎,而且還是數目不小的大單子,這樣就足夠了!"

這句話倒說進了方玲的心里,確實如此,方玲沒有想到那三個人會如此痛快,不僅馬上簽約,而且一下子就投了數份,這些單子足夠整個健康部門的所有職員一個月下來簽訂的保單數額的總和了.

方玲嘴里說道:"我現在就回公司,把這些單子算在你的頭上,這樣以來,我看你不需要擔心業績的問題了,而且一定是這個月的銷售明星,你要知道,月銷售明星可是有獎勵的!"

"無所謂了,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葉凌飛說著拉開車門,對方玲說道:"方經理,上車吧,我現在送你去公司."

方玲剛要邁步上車,葉凌飛腰間的電話就響了起來,葉凌飛一看來電顯示是周欣茗打來的.

葉凌飛拿著電話,走了兩步,有意拉開和方玲之間的距離.

"欣茗,什麼事情?"葉凌飛問道.

"趙長濤被你打得很慘,現在我保證你認不出趙長濤什麼模樣來!"周欣茗笑道,"我說葉凌飛,你下手可真是狠啊,我今天看見趙長濤的模樣時,被嚇了一大跳,完全就是一個豬頭,你要不要見見他?"

"我見他干什麼.一點意思沒有!"葉凌飛撇著嘴唇說道."我看見這個小子就有氣.要是讓我看見他.我怕自己控制不住干掉他.我看你還是慢慢審問他吧!"

"這個小子是什麼也不說!"周欣茗說道."我就沒有見過這樣頑固地家伙!"

"這在預料之中!"葉凌飛說道."沒有關系.你按照我說得去做.我保證就算趙長濤這個混蛋不開口.林雪也會開口."

"哦.我倒忘記了!"周欣茗經葉凌飛這樣一提醒.她差點忘記一件事情.趕忙對葉凌飛說道:"我已經和我爸爸說過了.至于我爸爸那邊怎麼做我就不知道了.只是.我爸爸讓我對你說.要是你有時間常來我家做客.葉凌飛.你說我爸爸說這句話什麼意思啊!"

"這還用問.你爸爸是想讓我當他地女婿!"葉凌飛咧著嘴笑道."欣茗.你現在可以放心了吧!"

"去.你可別亂說話.要是我爸爸真知道我和你之間有這樣地關系地話.還不得氣死啊!"周欣茗冷哼一句道."你別把事情想得太美.我今天晚上回家.和我爸爸聊聊.探探我爸爸地口風.看看我爸爸到底是怎麼想地!"

"恩,去吧,去吧!"葉凌飛笑道.

就在葉凌飛這邊打電話時,他地手機又接到一個電話,葉凌飛一看那個電話是鄭可樂打過來的.葉凌飛不知道鄭可樂為什麼要打電話給自己,他沒有立刻接電話,而是對周欣茗說道:"欣茗,我這里有個電話,等我接完了電話再給你打過去如何?"

"算了,算了,你不用打過來了,我就是和你說這件事情,讓你心中有個底而已!"周欣茗說道,"還是忙你自己的事情吧!"

葉凌飛掛斷和周欣茗的電話後,又接通了鄭可樂的電話.

"可樂,你有什麼事情?"葉凌飛問道.

"我找你有點事情!"鄭可樂吞吞吐吐地說道,"你現在有時間嗎?"

葉凌飛手里拿著電話,看了眼靠在車上正看著自己地方玲,他笑道:"怎麼能沒有時間呢,誰讓可樂你是大美女,就算我沒有時間,也要抽出時間和你聊天."

鄭可樂吞吞吐吐說道:"我…我想…想求你件事情."

"可樂,你什麼時候說話也吞吞吐吐起來了,有事情就明說吧,咱們之間的關系還用這樣嗎?"葉凌飛說道.

"晚上當我一會男朋友吧,我有幾個朋友從上海過來玩,晚上要和我見面!"鄭可樂一口氣說出來.

這讓葉凌飛為難起來,葉凌飛嘴里說道:"可樂,別的忙沒有問題,就是這個忙…"

葉凌飛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鄭可樂打斷道:"我知道你為難,但是,我沒有辦法,你不是不知道,我不怎麼認識男人,而那幾名朋友都是我大學的室友,其中有一名是我最討厭地家伙,哎呀,我不說了,總之一句話說不清楚,葉大哥你就幫我這個忙好嗎?"

"可樂,我真的很難啊,我根本就不會假裝你的男朋友!"葉凌飛說道.

鄭可樂聽到這里,忍不住嚷道:"你干什麼要假裝,你本來就是我地男朋友,難道你不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情嗎,難道我們都那樣做過了,你還不算我的男朋友?"

葉凌飛聽到鄭可樂這句話後,心頭猛然一動起來.這些天忙著其他的事情,早把那晚上地事情給忘記了,葉凌飛一直都不知道那天晚上到底自己是和誰發生過關系,現在聽到鄭可樂一說,葉凌飛心頭一動,暗想道:"難道我是和鄭可樂有了關系?"

一想到這里,葉凌飛沒有再猶豫下去,嘴里說道:"好吧,可樂,我答應你就是了,不過,你應該知道我的個性,到時候發生任何的事情,你可不要怪我啊!"

鄭可樂聽到葉凌飛這樣一說,她開心得笑道:"放心吧,我是不會怪你的,好了,就這樣說定了,晚上六點,在甘井子太原街那家大福來飯店門前見面!"

"好吧!"葉凌飛答應道.

和鄭可樂一通完電話,葉凌飛就沖著方玲抱歉笑道:

對不起,我的電話實在太多了!"

"正常!"方玲擺出一副不介意的神色來,嘴里輕描淡寫地說道:"有本事地男人總是業務繁忙!"

"我哪里有什麼本事,要說本事也都是一些小本事!"葉凌飛說著拉開車門,先讓方玲上車,然後,他才上了車,一邊綁著安全帶,一邊說道:"我這個人也就認識那幾個朋友,沒啥大本事,可比不上你,你現在可是我的上司,我巴結都巴結不過來呢!"

"算了吧,你這話我是不信!"方玲看了葉凌飛一眼,嘴里冷哼道:"我現在才發現,我小看你了,不說別地,就說你現在開的這輛車吧,那可是奔馳,你難道當我看不出來嗎,是國外原裝地,至少我在望海市就沒有看過第二輛相同的車!"

"我說你誤會了不是,這是我朋友地車,今天我那輛破車被送去維修了,只好跟我朋友借車開了!"葉凌飛撒謊道.

"得了,得了,你說什麼我都不相信了!"說著,方玲意味深長地看了葉凌飛一眼,冷哼道:"陳茜去了新亞集團,我怎麼感覺這件事情和你有關系啊!"

"啊,陳茜怎麼離職了嗎,我怎麼不知道這件事情!"葉凌飛說道,"這個丫頭倒是很厲害啊,去了新亞集團,嗯,不錯啊!"

"你就和我裝吧,你不說實話是吧,我早晚能知道到底你是什麼人!"方玲說道,"我現在發現,我對你很有興趣!"

"不會吧,方玲,你對我有性趣?咱們可事先說好了,我這個人做事一項很有原則,不會輕易和女人有關系的.當然,如果像你這樣的大美女,主動送上門地話,我也不會拒絕的.方玲,你定時間和地點吧,我隨叫隨到!"

方玲聽完後,伸手打了葉凌飛肩膀一把,嘴里嬌嗔道:"你亂想什麼,我說的是興趣,高興的興,你這個家伙滿腦袋是不是都想著那種惡心的事情?"

"什麼叫惡心人地事情啊!"葉凌飛不服氣地說道,"這男歡女愛本來就是正常的事情,恰恰有了男歡女愛,才讓我們人類發展得如此迅速,從人類進化上看,我們在歡愉之時,又把最優秀的基因遺傳到下一代,讓我們地下一代變得更加聰明,可以說,我們…"

"行了,行了,你別亂說了!"方玲打斷了葉凌飛的話,方玲眼見自己一句話能讓葉凌飛引到了人類進化上來了,不得不打斷葉凌飛的話,嘴里說道:"我知道我說錯了,好了吧!"

"這樣還差不多!"葉凌飛笑道.

"開車吧,快點回公司,說不定還能趕上中午飯呢!"方玲催促道,"我現在可是窮人,剛剛貸款買了一套房子,每個月大部分錢都用來還房貸了,窮人一個啊,還是在公司混飯吃好,不需要花錢!"

"你又買了一套房子,方玲,我怎麼記得你有一套房子,你現在又買一套子,難不成你想當包租婆?"葉凌飛問道.

"什麼當包租婆啊,我這個叫有養老的資本,我心里都核計好了,我要是有兩套房子地話,等我老的時候,就可以靠收租金養老了.我可不想指望男人,現在,我感覺好男人都死光了,剩下來的男人不敢要!"

"狠人啊!"葉凌飛叭嗒叭嗒嘴,說道:"沒有想到,方玲你這個人倒是一個狠人,這年頭竟然不指望男人,好,有志氣!"說道這里,葉凌飛忽然壞笑道,"問你一個私人問題,你要是一輩子不嫁人的話,考慮過生理問題怎麼解決嗎?"

........................

.....

林雪又接到參股銀行分行行長的電話了,這次,那個行長語氣顯得異常焦急,嘴里催促道:"林經理,你快點還錢吧,你要是不快點還錢的話,這次可是要出大事了!"

"出什麼大事?"林雪正在做頭發,她現在地心情很不錯.秦瑤那個傻瓜已經代替自己辦理了貸款的相關手續,自己地女秘書王芳剛剛打電話告訴自己,相關的手續都准備完畢了,就准備讓秦瑤拿安盛百貨地公章蓋印,怎麼說秦瑤都是安盛百貨的副經理,要是私用安盛百貨地公章蓋了章之後,銀行那邊一定沒有什麼問題,不過,林雪會誣陷秦瑤偷了她地公章騙保,到時候再來個死無對證,就算銀行要和自己打官司,也需要脫個一年半載,到時候,自己的錢已經從股市解套下來,她林雪還是安盛百貨的總經理,還繼續過她的日子.

林雪的心情很不錯,偏偏這個時候接到了這個電話,林雪笑道:"我說朱大行長,你著什麼急啊,我正在考慮呢,這樣吧,你再給我一個星期,我保證把錢還給你,到時候,沒有人會查到地,你就放心好了!"

"林經理,不是我不想給你時間,是上面的領導不允許我給你時間!"朱行長焦急道,"你不知道,今天上頭突然過問起安盛百貨的貸款問題來,好像是市里的某位高層領導接到舉報信,說安盛百貨有問題,現在上頭的領導都很緊張,林經理,你得為我考慮一下,要是你不快點把那些錢換上,我看上頭很快就知道了,到時候,不說我要被處分,就是林經理你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你地安盛百貨不僅要承擔騙保的責任,還要被銀行降為信用最差的企業,我相信林經理心里很清楚這些意味著什麼!"

"怎麼會這樣!"林雪一聽,驚得從座位上跳了起來,嚇得那名正在為林雪燙頭地男理發師一大跳,林雪顧不得其它,手里拿著電話,焦急地說道:"朱行長,我老實告訴你吧,我的錢都被我投入公司的運作了,哪里有錢還啊,你想辦法拖上一個星期,到時候我保證有錢還給你."

"拖不了,要是能拖的話,我還用得著這樣急給你打電話嗎."朱行長地語氣顯得很焦急,嘴里說道:"林經理,不怕

訴你吧,市內那名領導就是周市長,我知道你有關系這次誰也幫不了你了,周市長指明說你的安盛百貨有問題,聽上頭說,就這兩天,市里各部門就要調查安盛百貨的問題,大約在後天,市監察的人就會到我這邊來,說要查賬!我有什麼辦法,我們參股銀行的領導要求我們一定要把和安盛百貨的貸款卷宗准備好,千萬不要出差.我現在哪里敢准備那些卷宗啊,林經理,你幫幫忙吧!"

"我幫忙,我拿什麼幫忙啊!"林雪腦袋見了汗,嘴里說道:"我怎麼沒有聽說這件事情,難道市里要查我們安盛百貨連個招呼也不大!"

"我不知道!"朱行長說道,"林經理,林經理…,林雪你這個臭婊子,敢掛老子地電話,**你祖宗十八代,要是老子我出了事,我讓你也不了!"

朱行長對著電話破口大罵起來,緊跟著把電話狠狠砸下去.

林雪哪里想聽朱行長和自己廢話,她現在一刻也不想耽誤,腦袋里面只想到一個人,徐韓衛.

在林雪看來,目前只有徐韓衛能幫自己,自己要讓徐韓衛想辦法讓自己渡過這次難關.林雪哪里還有心情在燙頭下去,她不顧自己的頭發有些凌亂,急急忙忙出了理發廳.

林雪坐在車里,撥打了徐韓衛地手機,一連撥打了三次,都是被徐韓衛掛斷.林雪心里惱怒起來,她把手機扔在一邊,嘴里罵道:"姓徐的,你不讓我活,我也不能讓你好了!"林雪猛然一踩油門,開車直奔市政府而去.

就在林雪剛開到街上,她地電話就響了起來,林雪一看,是徐韓衛打過來的.林雪接通了電話,冷笑道:"徐書記,是不是以後都不想和我有聯系啊."

"林雪,我這邊正在開會,我不方便接電話!"徐韓衛地聲音從電話里面傳過來,"如果你有什麼事情的話,可以晚上再打給我."

"晚上再打給你,那時候我早就死了!"林雪惱怒道,"你知不知道,周洪森要查我的安盛百貨,明天周洪森就會派人查我了,現在,銀行那邊已經通知我提前還錢,我現在哪里有錢還啊,現在讓我還錢,就是要我死,徐書記,要是我活不下去,我也不能讓你活得好好的,大不了同歸于盡!"

徐韓衛聽到林雪這番帶著威脅的話,他壓低聲音道:"林雪,你不要著急,這件事情我也是剛剛才知道的,剛才開會就是為了這件事情在討論,周洪森那邊我會想辦法解決的,你現在不要急,你要是著急的話,就會出事."

"真的?"林雪問道.

"當然了,我會騙你嗎,好了,你不要想了,我會想辦法解決的,你剛才不是說過了嗎,你要是出事的話,我也有麻煩,我不會讓你有事情的!"徐韓衛安慰道.

"那好,徐書記,我就等著聽你的好消息了!"林雪冷哼道,"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有我林雪在,你的書記位置才能坐穩,不然的話,我相信你這個市委書記就應該考慮去哪里待著了!"林雪冷笑著掛上了電話.

電話那頭的徐韓衛再聽到林雪掛上電話後,他目光中閃過一絲寒光來.徐韓衛確實是剛才才知道的有關周洪森要查安盛百貨的事情,只是並沒有像他告訴林雪那樣正在開會討論.周洪森說掌握了確切的證據,證明林雪把大筆的資金投入到股市中,而安盛百貨一直都在采用騙保的方式達到資金周轉,就是說安盛百貨正在把國有資產侵吞,對國有資產造成巨大的損失.周洪森這樣一講,誰還敢多說,要是安盛百貨的事情是真的,那國有資產損失誰來承擔?

就連徐韓衛都認為周洪森之所以這次敢拿安盛百貨開刀,那是有著確切的證據,要不然依著周洪森的平日的做法,周洪森是不會拿自己的官途開玩笑的.要知道一旦事情不像周洪森所說的那樣,可能周洪森這個市長就危險了.

正因為這樣,徐韓衛才沒有發表任何意見.不過,徐韓衛心里卻犯起嘀咕來,周洪森這樣做看似是要為了挽回國有資產,避免國有資產遭受更大的損失,但實際上卻是針對徐韓衛的.徐韓衛相信周洪森一定想通過這件事情,抓到林雪.而林雪和徐韓衛關系又很深,甚至于林雪掌握著徐韓衛諸多的秘密,要是林雪果真落在周洪森手里的話,那對于徐韓衛可就是一場災難,不要說這個市委書記不保,甚至于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徐韓衛心里一直就在核計這件事情,在徐韓衛看來,自己必須想辦法渡過眼前這個難關.很顯然,這次周洪森就是沖著自己來的,想要徹底打垮自己.從掃黃就可以看得出來,周洪森只是借助掃黃行動鏟除自己的人,事實上,周洪森已經取得了預期的成果,招商局局長因為貪汙被紀委審查,就從側面上證實了周洪森在政府里面已經占據了主動,甚至于,徐韓衛開始主動避讓.

上次,紅粉帝國的事情雖說周洪森沒有公布出來,但是,周洪森給徐韓衛那些舉報郵件上所列出來的都是徐韓衛這邊的人,徐韓衛為了避免自己被牽連上,被迫自己給一些人降職,開除公職等處分,這樣以來,徐韓衛感覺自己的勢力正在被周洪森連根拔起,周洪森已經壓過自己了.

此刻,徐韓衛又接到林雪的電話.林雪對徐韓衛所說的那番話,讓徐韓衛心驚膽戰.如果林雪真的出事的話,那自己也難保了.但從眼前看,不管自己如何努力,都無法改變林雪的命運.周洪森好不容易有了這個機會徹底打垮自己,如果是換成自己,也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徐韓衛想到這里,只看見他的眼睛中閃過一絲陰冷的寒光,嘴唇微微一動,終于下定了決心.

上篇:第三集 第698章 泥足深陷     下篇:第三集 第700章 事實勝于雄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