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706章 肉體和精神的升華  
   
第三集 第706章 肉體和精神的升華


晴婷躺在葉凌飛的懷里,她一直都在抽泣著,仿佛屈,葉凌飛看見白晴婷這樣,心里著了慌,趕忙安慰著.

白晴婷卻突然冒出一句讓葉凌飛十分意外的話來,平心而論,葉凌飛心里確實很想和白晴婷發生**關系,當然,並不是因為出于對白晴婷那美豔絕倫**的垂涎,而是因為在葉凌飛心里,他確實很愛白晴婷,恰恰因為愛,葉凌飛才想和白晴婷無論在精神上和**上都可以結合.

男女之間**的結合僅僅是最基本的感情,很多男女雖然有了**關系,但最後卻沒有任何依戀的分開.男女之間真正的感情應該是建立在**上的精神結合,只有精神結合才能生活在一起,當然,也需要伴隨著**的結合.

葉凌飛想和白晴婷發生關系恰恰是想和白晴婷有更深一層的關系,但此刻,葉凌飛卻擔心起白晴婷來,在葉凌飛看來,白晴婷此刻的情緒很不對勁.

葉凌飛很想知道到底白晴婷發生了什麼事情,他伸手托住白晴婷那精致的下巴,微微把白晴婷的臉仰向自己,看著白晴婷那浸滿淚水的通紅眼睛,葉凌飛柔聲說道:"老婆,我愛你,我也想永遠都不和你分開,但是,這不是以**為代價的.我和你發生關系,僅僅是因為我們倆人都想彼此擁有對方,想感受對方身體的溫度,想感覺到對方地心跳,老婆,你做好准備了嗎,你心里做好接受和我融合的准備了嗎?"

白晴婷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緊咬著嘴唇,她幾乎要把嘴唇咬出血來,默默點了點頭.葉凌飛看見白晴婷這副表情,嘴里低聲說道:"那好,現在你閉上眼睛,把你完全交給我!"

白晴婷閉上了眼睛,她感覺到葉凌飛把她放躺在床上,感受到葉凌飛脫去她的長褲,感受到葉凌飛嘴唇親吻著她的下身,甚至于白晴婷感覺到從葉凌飛舌頭處傳進自己下身那股溫暖.

白晴婷的渾身在顫抖,她兩手緊緊抓住床單,貝齒緊緊咬住嘴唇,白晴婷此刻心里很恐懼,她幾乎要叫出來.但白晴婷卻要堅持,她要把自己獻給自己心愛的男人,她想要和這個男人永遠都在一起,永遠不分開.

但是,當白晴婷感覺到堅硬的東西劃開她地下身,正一點點進入她的身體內時,白晴婷再也忍不住了,猛然尖叫一聲,一下子翻滾到床下,白晴婷蜷縮在床邊,她兩手緊抱住自己**著的雙腿,粉嫩的臀部坐在地板上,白晴婷渾身哆嗦著,嘴里連聲說道:"老公,對不對,老公,對不起!"白晴婷把頭埋進雙腿之間,抽泣了起來.

葉凌飛來到白晴婷身邊,他看見白晴婷光著粉臀坐在冰涼的地板上,彎下腰去,抱起了白晴婷,把白晴婷抱放在床上.葉凌飛右手的手指上還粘著白晴婷下身地液體,那是他剛才把手指放進白晴婷那窄窄的除了葉凌飛外,沒有男人碰過的下身里時留下來地液體.

"老婆.不要和我說對不起.我早就知道會是這樣!"葉凌飛拿過來白晴婷那粉色地內褲.幫著白晴婷穿上.葉凌飛拍了白晴婷肩膀一把.嘴里輕聲說道:"我剛才只是試探你.我想知道你是否已經做好了接受我地准備."

"老公.對不起.對不起!"白晴婷抽泣道."我恨我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明明我很愛你.想和你永遠在一起.但是.我卻做不到!"

"因為這一切都是我地過錯.如果那天我沒有發病.沒有傷害過你.或許你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葉凌飛把白晴婷摟進懷里.嘴里柔聲說道:"我不怪你.我知道你需要時間適應你.我給你時間.一個月不行.那就一年.一年不行.那就十年.總之我會永遠陪伴著你.我很希望我們倆人在老地時候.會手拉著手.在街上漫步.我們可以一起坐在海邊看日出.那個時候.我一定滿頭白發.你也臉上布滿了皺紋.我會說.老伴.我這一輩子最幸福地日子就是有你陪我走過.我在臨死地時候.我會緊緊握著你地手.對你說.老伴兒.我走之後.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我這輩子最幸運地事情就遇到了你.我希望我們來生還會在一起."

當葉凌飛說完這句話後.白晴婷已經泣不成聲了.白晴婷兩手緊緊握住葉凌飛地手.抽泣道:"老公.你不會死地.我要和你一生一世!"

"傻瓜.人都會死地!"葉凌飛目光中閃爍著淚花.他帶著無限柔情地看著白晴婷那張令人著迷地臉.嘴里輕聲說道:"我只希望你快快樂樂每一天!"

"老公.我們要永遠在一起.就算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白晴婷激動地說道."你要是死了.我也活不下去了.老公.我地心里只有你!"

葉凌飛沒有說話,他只是緊緊抱住白晴婷,讓白晴婷在自己地懷里盡情地哭泣起來.

咚,咚!

房門處傳來敲門聲,葉凌飛剛想起身,卻被白晴婷緊緊抱住.

白晴婷嘴里說道:"老公,不要去開門!"

"晴婷,你在嗎?"外面傳來白景崇的聲音.

聽到是白景崇地聲音,葉凌飛低聲說道:"是岳父,我去開門!"

"我不想見他,我不要見他!"白晴婷緊抱住葉凌飛,嘴里抽泣道:"老公,我只想和你這樣子下去!"

葉凌飛猛然意識到白晴婷之所以會這樣,很有可能是和白景崇有關.但是,葉凌飛卻不知道到底白晴婷和白景崇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是爭吵了?

這時候又聽到白晴婷在外面說道:"晴婷,我知道你在房間里面,我知道我做得不對,但是,你也應該聽我解釋!"

"我不聽,我不聽!"白晴婷忽然抬起頭,沖著門喊道:"我不想見你,我恨你!"

"晴婷,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葉凌飛問道.

白晴婷忽然撲倒在床上,抽泣著.葉凌飛看白晴婷這樣,他只好站起來,來到

,打開了房門.

"晴婷…!"看見房門開了,白景崇還以為是白晴婷開地房門,但看清楚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葉凌飛時,白景崇愣了一下,驚訝地問道:"小葉,你怎麼在這里?"

"我是剛到的,我今天打電話,聽晴婷的語氣不是很好,就擔心晴婷這邊出了什麼事情,就急急忙忙趕過來,我剛到沒一會兒!"葉凌飛說著望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白晴婷,又轉向白景崇,說道:"岳父,我看晴婷現在的情緒不是很好,這樣吧,我先安慰一下,等一會兒我去找您.您住在對面是吧,我看您先回避一下,以免影響到晴婷的情緒!"

"咳!"白景崇輕聲歎口氣,伸手拍了把葉凌飛地肩膀,嘴里說道:"小葉,這次就靠你了,希望你能勸勸晴婷,我知道當初都是我的錯,但是…咳,不說了,我先回去了!"白景崇說完,轉過身,回到對面的房間.

當白景崇關上房間的門後,葉凌飛也關上房間的門,重新坐回到白晴婷的身邊.看著白晴婷趴在床上,葉凌飛拍了拍白晴婷地粉臀,嘴里說道:"晴婷,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白晴婷沒有坐起來,就是趴在床上,她嘴里抽泣道:"我爸爸有一個私生子,他昨天晚上才告訴我的,我沒有想到我爸爸竟然騙了我這麼多年,為什麼我爸爸要騙我,為什麼啊!"

"私生子?"葉凌飛一愣,他沒想到會從白晴婷的嘴里聽到這件事情.依著葉凌飛對白景崇地了解,似乎白景崇不會做這樣的事情.但現在從白晴婷嘴里聽到這件事情,又不能不讓葉凌飛相信這是真的.

葉凌飛意識到白晴婷為什麼會哭得如此傷心,原來就是因為知道了自己的父親還有一個私生子地事情.葉凌飛很想知道白晴婷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葉凌飛記得白晴婷離開望海市時,還開開心心的,怎麼剛到北京就知道了這件事情.

"老婆,你是怎麼知道的?"葉凌飛問道.

"是我爸爸親口和我說的!"白晴婷這時候翻身坐起來,手里抹著眼淚兒,嘴里抽泣道:"我剛來北京,我就感覺我爸爸像是有事情和我說,當時我並沒有多想,和我爸爸拜見了幾名我爸爸的老關系後,昨天晚上,我爸爸就和我說了這件事情,他說…說他也是才知道地.

"白晴婷說道這里,再也說不下去了,只是一個勁兒地哭泣.

葉凌飛一看白晴婷這樣子,也不便再追問下去,他把白晴婷摟在懷里,嘴里輕聲說道:"老婆,咱們先不說這件事情,我今天一聽你的語氣不好,我就急急忙忙趕過來了,到現在晚飯還沒有吃呢,你聽我地肚子咕咕叫,要不你陪我先吃點飯?"

"我吃不下!"白晴婷說道,"我一點兒也不餓!"

"但是,我餓了啊,老婆,你難道就不能陪你老公我吃點飯?"葉凌飛故意嚷道,"你老公可是辛辛苦苦跑過來的啊,結果到了這邊不說沒地方住,就連飯都不讓吃了,咳,好可憐啊!"

白晴婷眼圈通紅,她用手抹著眼淚,看著葉凌飛,嘴里抽泣著說道:"老公,你給我點時間,我去化下妝,再陪你去吃飯,好嗎?"

"嗯,好啊!"葉凌飛在白晴婷那粘著淚水地嘴唇上親了一口,嘴里說道:"你現在都快趕上國寶大熊貓了,我哪里敢不讓你去化妝嗎?"

撲哧!

白晴婷被葉凌飛這句話逗樂了,她嬌聲一句道:"你才是大熊貓呢!"緊跟著,白晴婷就穿著內褲走向房間的衛生間.反正房間里面就她和葉凌飛倆人,白晴婷心里已經接受葉凌飛了,在她心里,自己就是葉凌飛地老婆,雖說一直都沒有發生關系,但是那只是早晚地事情.在自己老公面前,就算脫光衣服也正常.白晴婷不感覺到有什麼不好,再加上此刻的白晴婷只想著去化妝,並沒有多想.

白晴婷化完妝之後,從衛生間里出來,她穿上自己的長褲,又讓葉凌飛仔細打量她身上有沒有不妥的地方.

雖說白晴婷為了掩蓋哭腫的眼睛,打了很厚的底粉,但是依舊能瞧得出來白晴婷的眼睛有些腫.葉凌飛心疼地看著白晴婷,他站起來,摟著白晴婷地腰,嘴里輕聲說道:"老婆,別打扮得這樣漂亮,你現在出去那簡直就是絕色美女,我這個當老公的壓力很大啊,你想啊,要是你屁股後面跟著好幾百號你的FANNS,我豈不是要一個人打幾百個人,雖說你老公很強壯,但是好漢架不住人多啊,哦,應該說架不住狼多,那些家伙可都是色狼啊!"

"去,說話沒個正經的,要是你再這樣說下去,我就不陪你吃飯了!"白晴婷說道.

葉凌飛一聽,趕忙說道:"別,別,老婆,我不說就是了!"說著,急急忙忙摟著白晴婷出了房間.

葉凌飛先和白晴婷到了亞洲大酒店的前台,葉凌飛趕來時,只想著白晴婷,並沒有訂房間,現在才想起晚上還要在這邊睡覺呢,他需要訂房間.只是這個時候酒店的房間大部分都被訂出去了,而葉凌飛又不想離白晴婷住地房間太遠,于是,葉凌飛就對白晴婷說道:"老婆,你瞧酒店都沒有好的房間了,我就看好你那間了,反正你那間房間是套間,大不了我睡外面,你睡里面."

白晴婷被葉凌飛當眾稱呼老婆,要是不讓葉凌飛和自己一個房間,反倒會讓別人以為自己這個老婆和丈夫感情不好,在一起竟然不在一個房間睡覺.白晴婷看了葉凌飛一眼,嘴里低聲說道:"你話都說出來了,我能怎麼辦,你等吃完飯回來,看我怎麼懲罰你!"

葉凌飛一笑道:"任憑老婆懲罰就是了!"

葉凌飛和白晴婷沒有離開酒店,按照葉凌飛的意思是想到外面吃飯,順便還可以和白景崇逛逛,但白晴婷卻堅持不肯到外面,只想在酒店地餐廳吃飯.葉凌飛也看透了白晴婷的心思,白晴婷現在眼睛有些腫,

乎自己形象的白晴婷來說,要是這樣出去亂逛的在丟臉,白晴婷做不出來.

葉凌飛只能由著白晴婷地性情,誰讓白晴婷現在的心情不好呢,葉凌飛只能想辦法哄白晴婷開心.

果然被葉凌飛說中了,雖說白晴婷此刻不是她最漂亮的時候,但還是有不少的男人把目光投在白晴婷身上.要知道北京從來不缺少美女,那可是美女的彙聚地,但是,還是有不少見慣美女的男人把目光落向白晴婷地身上,可想而知白晴婷的漂亮程度.

但是,那些男人只是用目光注視著白晴婷,卻沒有一個過來搭訕.葉凌飛和白晴婷在酒店地餐廳找了一個靠窗戶的座位,白晴婷沒有胃口,只是要了一些點心,她就坐著看葉凌飛吃飯.

葉凌飛確實餓了,做了一個多小時地飛機,一下飛機就趕到亞洲大酒店,根本就沒有時間吃飯.看著葉凌飛狼吞虎咽的吃相,白晴婷忍不住提醒道:"老公,注意一點!"

"管它呢,誰願意看就看,我吃東西又不是給別人看地!"葉凌飛明白白晴婷所指的是什麼,這里都是一些有身份的人,北京不比望海市,北京那可是首都,而望海市還是一個二線城市,連省會都不是,雖說號稱海濱現代都市,但望海市跟北京市比起來,那可是小巫見大巫.北京那是什麼地方,政治和經濟的彙聚地,高官云集,各行業的頂尖人才等等都在北京市,而望海市呢,根本沒法和北京比.

但可惜葉凌飛本來就是一個很隨意的人,他根本就不在乎別人怎麼看.吃飯的時候最忌諱發出聲音,那樣被認為沒有禮貌和教養,偏偏葉凌飛就要發出聲音,惹得鄰桌的人都把鄙視的目光投向葉凌飛身上.

葉凌飛也不在意,他繼續吃著,吃個七分飽之後,葉凌飛忽然說道:"老婆,你真不餓?"

白晴婷手里拿著杯子,喝了一口果汁,然後對葉凌飛點了點頭,說道:"老公,你吃吧,我真的不餓!"

葉凌飛這時候反倒放下筷子,他看著白晴婷說道:"老婆,我給你講個笑話聽,要是你笑了,你就吃點東西,要是你不笑的話,那我就由著你的心,怎麼樣?"

白晴婷點了下頭,說道:"好吧!"

"嗯,老婆,你聽好了!"葉凌飛清了清嗓子,說道:"有這樣一個老師,他為讓自己的學生理解奇跡這個詞的意思,就跟自己的學生說'如果有一天你從十層樓掉下來,卻沒有事情的話,你說這個叫什麼’,他的學生聽了,很奇怪地說'老師,怎麼可能會從十層樓掉下來沒有事情呢?"

"對啊,你這個故事不符合邏輯,人怎麼可能從十層樓掉下來沒有事情!"白晴婷為了不讓自己笑,故意打岔道,"你這是亂說."

葉凌飛笑道:"老婆,我都說這是一個笑話了,你別較真啊!"

"怎麼能不較真,你這個笑話本來就不符合常理!"白晴婷說道.

"好了,好了,我說這是一個笑話,你要是再打岔,就算你輸了,你要吃飯!"

白晴婷聽葉凌飛這樣一說,果真不說話了,葉凌飛看白晴婷不說話,這才繼續說道:"那個老師聽自己學生這樣問,就生氣地說你別管其他的,我就問你這叫什麼?那個學生想了想說道,這叫幸運.那個老師一聽,這個學生回答得不對,只好說道,如果你第二次又從十層樓掉下來,依舊沒有事情,那叫什麼.那個學生就說這叫偶然.老師一聽來氣了,那個老師又說道,如果你第三次又從十層樓掉下來,依舊沒有事情的話,你說叫什麼."葉凌飛說道這里,看了白晴婷一眼,就看見白晴婷正聚精會神地看著自己,葉凌飛故意沖著白晴婷說道:"老婆,你猜那個學生說了什麼?"

"說了什麼?"白晴婷現在已經被葉凌飛這個笑話吸引住,她迫切想知道那名學生說了什麼.

葉凌飛笑道:"那個學生說,如果我第三次再掉下來的話,那叫習慣了."

白晴婷聽到葉凌飛說完之後,本不想笑,但是實在忍不住了,終于笑出聲音來.一聽到白晴婷的笑聲,葉凌飛趕忙說道:"老婆,你輸了,快點吃飯吧!"

.................................

葉凌飛想盡辦法逗白晴婷,一直把白晴婷逗得臉上浮現笑容,葉凌飛才和白晴婷回到房間.一回到房間,葉凌飛就打開電視,他坐在床邊,招呼白晴婷坐過來.

白晴婷坐在葉凌飛身邊,葉凌飛摟著白晴婷的肩膀,嘴里輕聲說道:"老婆,或許你爸爸有些苦衷,你應該聽你爸爸解釋一下,說不定事情並不像你想象那樣!"

"老公,不要說這件事情好嗎?"白晴婷本來已經被葉凌飛逗開心了,聽到葉凌飛提到這件事情,她臉色沉下來,嘴里說道:"我現在心情很煩,我不知道我爸爸為什麼要和吳媽那樣做,我爸爸這樣做對得起我死去的媽媽嗎?"說道這里,白晴婷忽然轉向葉凌飛,很認真地問道:"老公,如果我生了重病,即將不久于人世,你會不陪在我的身邊而和別的女人親熱嗎?"

"當然不會!"葉凌飛想都沒有想,就說道.

"就是,但是我爸爸卻做了出來.我爸爸在我媽媽生重病的時候,竟然和吳媽親熱,而且還有了私生子,老公,我不是不允許我爸爸有女人,也不是不允許我爸爸有私生子,我真正無法原諒我爸爸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媽媽,作為一個丈夫,他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他的妻子!"白晴婷說道這里,忽然站起身來,嘴里說道:"老公,我有點累了,先洗澡了.如果你真要和我爸爸談話的話,你就代我問問我爸爸,問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上篇:第三集 第705章 我們永遠不分開     下篇:第三集 第707章 美女的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