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712章 惹事生非的主  
   
第三集 第712章 惹事生非的主


晴婷和張云倆人把三樓的兩間房間收拾出來,作為田住的地方.就在白晴婷和張云忙碌這空擋,葉凌飛打電話給野狼,讓野狼幫他查一名叫貝克的男人,葉凌飛想知道到底這名貝克的老子是何方神聖.

野狼那邊的辦事效率很高,就在大約一個小時後,野狼那邊已經有了確切的消息,這名叫貝克的美國人的老爸是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的州議員.

"還真***是一個州議員啊!"葉凌飛笑道,"不過,這個州議員遇到我就是他的點子背!"

"撒旦,怎麼,你要對付他?他和我們沒有任何的關系,你認為他會影響到我們嗎?"野狼不解地問道.

"不是他惹到我,是他的兒子惹到了我!"葉凌飛說道,"野狼,給我聯系下美國中情局的人,我現在不方便出現,你和那邊的人聯系一下,就說咱們會給他們一個大禮物!"

"大禮物?"

"恩,中情局不最喜歡無中生有嗎,你就幫中情局一個忙,給那個州議員送點禮物過去,我想你會明白我的意思!"葉凌飛笑道,"貌似中情局目前對危害國家安全的人很感興趣,那就想辦法讓中情局的人誤會好了!"

"恩,我明白了,我馬上和狼牙總部聯系,看看誰恰好在美國那邊,如何合適的話,我想馬上就會有結果了!"野狼說完之後,又補充一句道:"撒旦,我倒忘記說了,飛虎那邊前兩天剛打電話來,他說美國明年要舉行大選,問我們支持民主黨還是共和黨?"

"民主黨和共和黨不管誰上台,對咱們的方針都不會變!"葉凌飛說道,"以前我喜歡共和黨,因為我看他們的候選人都是喜歡打仗的,這樣以來能刺激軍火采購.而美**火俱樂部那幫傻瓜卻傻乎乎去支持什麼民主黨,現在他們傻眼了吧.野狼,你就告訴飛虎,咱們狼牙只支持那些能為咱們獲得好處的政黨,管他民主黨還是共和黨,只要候選人對咱們有利,咱們就支持."

"恩,我知道了!"野狼說道,"飛虎他們好像有點要離開的意思,撒旦,咱們狼牙組織是不是已經走到了盡頭了?"

"老人離開就會有新人加入.只要一天這個世界上需要武器.就會有狼牙存在.野狼.不要擔心狼牙組織.我相信後來人會把這個組織發展得更好!"

掛了電話.葉凌飛走到窗戶前.他從窗口望向遠處.狼牙是葉凌飛一手組建地組織.可以說對于狼牙這個組織.葉凌飛有著比任何人都深地感情.但是.在葉凌飛看來.從事軍火地生意終究不是長遠之計.當財富積累到一定程度.勢必要選擇歸隱.葉凌飛現在所走地路將會可能會是每一名狼牙成員要走地路.現在地飛虎那些人萌生退意.只是前奏而已.

葉凌飛拋開這一切.不再去想.他轉過身.邁步走出了房間.許維和田鋒倆人已經回來了.許維帶了幾件換洗地衣服.剩下就是一些日常用品.至于田鋒.只是拎著一個小塑料袋.里面裝著一些日常用品.

等白晴婷從樓上下來時.坐在客廳里面地葉凌飛沖著白晴婷眨了眨眼睛.

"搞什麼啊!"白晴婷嘟囓著走過來.坐在葉凌飛身邊.葉凌飛對白晴婷說道:"老婆.你看田鋒和那個叫許維地女孩子怎麼樣?"

"不錯.我看他們倒是很般配!"白晴婷說道."至少許維這個女孩子比田鋒原來那個女朋友張琦強了許多倍.我就搞不明白了.田鋒怎麼就偏偏看上了那個張琦呢!"

"那都是過去式了,不要想了,老婆,我在想咱們可以幫他們撮合一下,等下咱們出去吃個飯,然後再帶他們去唱歌,中間咱們倆人再給他們撮合一下,我就擔心田鋒這小子臉皮薄,就算對許維有意思,也不肯說出來!"

"這倒是一個不錯的主意!"白晴婷說道,"我現在馬上打電話預定座位!"

許維和田鋒倆人有說有笑地從樓上下來,白晴婷就對田鋒說道:"表弟,我們晚上出去吃飯,然後再唱歌去!"

"好啊!"田鋒說道.

"那就這樣定了!"葉凌飛聽到田鋒答應地聲音,就站了起來,說道:"我換完衣服,咱們馬上就准備出門!"

"這樣快?"田鋒一愣.

"男人不能說快!"葉凌飛走到田鋒身邊時,伸手拍了田鋒肩膀一把,嘴里笑道:"男人要慢,明白嗎?"

......................

葉凌飛把車停到聚福樓的門前,聚福樓是望海很有名氣地一家海鮮飯店,很多的外地人來望海市吃海鮮,都會選擇在聚福樓.

本地人也喜歡來聚福樓,就因為聚福樓這里的海鮮做得最正宗.

白晴婷等人開車到聚福樓時,已經是晚上快要六點的樣子,這個時候,正是聚福樓生意最火的時候,如果不因為白晴婷事先訂了座,這次來了也是白來,根本就沒有空出來地桌子.

"老婆,你們先下去,我把車停到邊上!"葉凌飛對坐在身邊的白晴婷說道,"我看我光找車位就得找半天,你們還是先進去找到座位再說!"

"好!"白晴婷答應道.她推開車門,下了車.許維和田鋒就站在白晴婷身邊,看著葉凌飛把車向一邊開去,三個人轉過身,走向聚福樓地門口.

葉凌飛停好車,邁步剛走了幾步,就看見白晴婷,許維和田鋒三人又從聚福樓里走了出來,田鋒被許維緊拽著胳膊,而田鋒的臉上滿臉都怒色.

"怎麼回事,好好不吃飯,你們跑出來干什麼?"葉凌飛上前,右手輕摟住白晴婷的小蠻腰,笑著問道.

白晴婷看了一眼滿臉怒氣的田鋒,對葉凌飛說道:"我們換一家吃飯吧!"

"為什麼?"葉凌飛奇怪地問道.

"田鋒看見他原來那個女朋友,還有那個被他打了的美國人!"白晴婷說道.

田鋒

候怒氣沖沖地說道:"我們憑什麼走啊,那個賤貨在,我們就要走,那是不是以後我在大街上遇到她,也要繞道走.還有,那個洋鬼子,媽的,我看他就來氣,裝個牛逼哄哄地,真當他是誰,不就是一個美國州議員地兒子嗎,值得到咱們中國來裝嗎…"田鋒還想說下去,一直都拽著田鋒胳膊地許維打斷道:"田鋒,你別鬧了,你表姐剛才擔心你出事,你不能意氣用事,你好不容易才從派出所出來,要是再惹事的話,那你就不容易出來了,咱們換一家吃飯好了!"

白晴婷這時候也說道:"表弟,你就忍忍吧,何必惹他們呢,你又不是沒瞧見張琦父母那摸樣,就感覺她女兒找到了一個金龜婿似地!"

"表姐,我是忍不下這口氣!"田鋒怒氣沖沖地說道,"你瞧張琦看我的眼神,還有她地爸爸和媽媽,以前張琦他家人對我那是多好,現在全變了,我就想不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我現在遇到他們還得繞道走?"

葉凌飛聽完之後,笑了起來,他對田鋒笑道:"田鋒,恩,說這話像個男人,咱們憑什麼躲啊,好像是咱們有鬼似的,不管他們,咱們去吃咱們的飯,要是他們敢惹咱們,咱們就好好教訓他們.哦,這個時候筱笑在就好了!"

田鋒一愣,問道:"為什麼于筱笑在就好了?"

葉凌飛壞笑道:"你說要是你原來的女朋友惹到了于筱笑,于筱笑會說什麼話?"

"爆菊花,這是她……!"田鋒剛說到這里,忽然閉了嘴,這個時候葉凌飛倒笑起來,他笑道:"我保證你原來那個女朋友一句話都不敢說!"

白晴婷先前還沒有明白過來什麼意思,這個時候才明白過來,她伸手在葉凌飛地胳膊上捏了一把,嘴里說道:"你們這些男人就沒有一個好東西!"

許維有些不好意思,她把身子向田鋒那邊靠了一下,許維沒有留意,她的酥胸正碰到田鋒地胳膊上,田鋒先是微微頓了一下,隨即他看了許維一眼,慢慢伸出手摟住許維的腰.葉凌飛碰了白晴婷一下,低聲說道:"瞧見沒有,不用咱們摻和,人家自己就在一塊了!"

白晴婷嘴角噙著笑意,對田鋒看了一眼,緊跟著說道:"田鋒,我說你眼睛到底怎麼長的,你身邊有那麼漂亮的女孩子不珍惜,卻只顧著原來那個不好的女朋友!"

葉凌飛也附和道:"你這小子應該知足吧,許維可是大美女,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追呢,你小子交了桃花運卻還不知道!"

田鋒心里也知道許維無論從外貌,身材乃至氣質方面都比張琦強了許多倍,他和張琦在一起僅僅因為當初在一起讀書,有了感情而已,自從張琦離開望海去國外後,倆人之間地感情就淡了.至于許維這邊,田鋒一直都因為和許維太熟,不好下手,更主要的是因為田鋒這個人太重承諾,他在張琦離開望海市時,曾經對張琦承諾過,他不會再找女朋友,一直要等張琦回來,以至于一直都沒有再找女朋友.

現在,張琦首先沒有兌現諾言,田鋒那是心里憋氣,自己等了張琦這麼長時間,卻換來一頂綠帽子,一時間田鋒心里還是無法接受.現在,田鋒心里對張琦死了心,自然准備接受新一段感情,許維無就是一個最適合地對象,倆人相處了這樣久,沒有感情那是假的.

田鋒這一主動摟住許維,許維的反應先是一愣,緊接著,許維把身體又向田鋒身邊靠了靠,她的整個人都貼在田鋒的身上.

許維的反應無是向田鋒表露了自己地心意,田鋒摟著許維更緊了.

"走了,我們進去吃飯!"葉凌飛摟著白晴婷,招呼著田鋒道:"小子,把胸挺起來,有我在,你盡管鬧去,出了天大的漏子,我也給你頂著!"

"你亂說什麼啊,你可別教壞了田鋒!"白晴婷一聽葉凌飛這樣說,趕忙說道:"田鋒,你別聽你姐夫地,他這人就喜歡惹事,你可別學他啊!"

"我感覺我姐夫很好,簡直就是我的榜樣,姐夫,有時間咱們應該多見見!"田鋒說道.

"瞧見沒有,公道自在人心!"葉凌飛笑道,"老婆,田鋒又不是小孩子,他什麼事情不懂,好了,好了,咱們別閑扯了,快點進去吃飯吧!"

葉凌飛一走進聚福樓,就看見在大廳最里面空著一張桌子.田鋒用手一指和那張空桌子臨近地一張桌子,說道:"姐夫,那名洋鬼子就是被我打的家伙,今天真是倒黴,沒想到我表姐預定地座位就挨著他們,倒黴死了!"

葉凌飛望過去,就看見一名白種人坐在那里,那名白種人留著金色地短發.不過,那名白種人臉上倒是有些浮腫,看樣子應該是被田鋒打的傷還沒有好.葉凌飛知道那名白種人就是美國人貝克,緊挨著貝克身邊,坐了一名年輕的少女,那少女頭發被成淡紫色,生了一張妖豔的臉蛋,尤其是那少女的那雙眼睛,讓人看一眼,就會感覺這名少女不像那種可以結婚的女孩子.

在這名少女身邊坐著一對中年夫婦,那男人肥頭大耳,手里拿著酒杯不斷地敬貝克.葉凌飛剛才聽田鋒提了一嘴,現在能猜測出來那對中年夫婦就應該是那名叫張琦女孩子的父母,在葉凌飛看來,有其父必有其女,那男人一看也知道是一個市儈的人,生出來的女兒怎麼能好到哪里去呢?

葉凌飛摟著白晴婷地腰,直奔那張桌子而來,田鋒跟在葉凌飛身後,他也同樣摟著許維的腰.

貝克地目光首先落在白晴婷的身上,很快,貝克就看見了田鋒.剛才田鋒等人進來時,田鋒並沒有走過來,這次,田鋒走過來,貝克本能反應地放下手里握著的酒杯,帶著仇視的目光盯著田鋒.

張琦也看見田鋒過來了,不過,張琦的目光落在許維身上,她看見田鋒摟著許維地腰.張琦的眼睛里面流露出一絲妒忌地目光來

人最喜歡妒忌,張琦一瞧許維這樣貌,就妒忌起來了

張琦的老爸本來還在敬貝克的酒,一看貝克放下酒杯.他也放下手里的酒杯把目光望向這邊.張琦的老爸張天是從事對外貿易的,他有一家服裝廠,專門對美國出口服裝,這幾年下來,張天地英語水平也算可以,和貝克交流沒有問題.張天看見貝克和自己的女兒怎麼都停下來,他一看,才注意到田鋒摟著一個挺標致地女孩子向他們旁邊那張桌子走去.

張天以前對田鋒那是笑容滿面,巴不得自己的女兒早點和田鋒結婚.那是因為張天看中了田鋒父母地關系,他也是做外貿的,指望著田鋒父母多幫他建立美國地渠道.不過,現在可不同了,自己的女兒帶回了一個美國州議員的兒子,那以後自己的外貿訂單還不是如雪片一樣的來,要是自己的女兒嫁給這名叫貝克的美國人,女兒獲得美國的綠卡,自己這邊也能沾上光了.

張天正因為這樣想,才對田鋒的態度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看田鋒那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怎麼看都感覺不順眼,最主要的是田鋒今天還打了貝克,這讓張天感覺田鋒這個家伙實在太可惡了,簡直就是想破壞自己女兒和貝克的關系,那還了的.

等田鋒這一走過來,還沒有等貝克和張琦先說話,張天首先冷哼一句道:"這年頭不知道自己有什麼本事的年輕人越來越多了,沒本事,還想追我女兒,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田鋒本來想坐到座位上,聽到張天這樣說,田鋒的臉就有點繃不住了,他轉向張天,說道:"張叔叔,你在說誰?"

"我說誰,誰心里知道!"張天冷哼一句道,"我家琪琪現在有男朋友了,你以後不要纏著我家琪琪了!"

"我纏著她?"田鋒一愣,橫眉立目,不免語氣提高了幾分道:"我才懶得理那種不知道羞恥的女人呢!"

張琦一聽,立刻跳了起來,她張口嚷道:"田鋒,你罵誰呢,今天的事情還沒有和你算呢,你還敢罵我.我可告訴你,今天的事情沒完,貝克已經打電話回美國了,這件事情不像打架那樣簡單,你就等著坐牢吧!"

"我坐牢,哼,我憑什麼坐牢,是你們先惹得我!"田鋒喝道.

貝克在那邊對著田鋒用英文罵了一句,這句話惹得田鋒又要動手,就這個時候聽到葉凌飛說道:"田鋒,你先坐下來,瞧瞧你這樣子,像什麼話,咱們是來吃飯的,不是和狗吵架的!"

葉凌飛這句話一說完,張琦,張天等人的臉色都變了,貝克的漢文只是一知半解,根本就沒聽明白葉凌飛說了一句什麼話惹得張琦如此發火.貝克用英語問道:"他說了什麼?"

張琦把葉凌飛說的話對貝克說了一遍,貝克聽完,那是滿臉怒色,騰得站起來.葉凌飛一看這名叫貝克的美國人站起來了,他用英語說道:"你他媽得裝個屁,不要說你,就你老子那個賓夕法尼亞州議員老貝克,見了我,也得給我老老實實的,你就是一個小兔崽子,卻跑到我的面前撒野,你***給我坐下去,你要是敢動一下,我馬上讓你離不開望海市!"

貝克沒想到葉凌飛會說出如此流利的英語來,他真被葉凌飛的氣勢給嚇到了,站起來之後,又坐了下去.

張天沒有聽明白葉凌飛的話,他的英語僅限于交流,哪里能聽得懂葉凌飛這番夾雜著罵人的話的英語來.

張天看著葉凌飛,說道:"我說這位先生,你說話可要注意點,小心我告你!"

"你告我?"葉凌飛冷笑道,"你告我什麼,我威脅你,還是恐嚇你了,你這個老兔崽子給我老老實實坐著吃飯,別打饒了我吃飯的雅興!"

葉凌飛此刻的說話語氣就像一名無賴,他的聲音很高,惹地一些正在吃飯的客人把目光投過來,葉凌飛掃了那些人一眼,厲聲喝道:"看什麼看,吃你們的飯去!"

白晴婷感覺葉凌飛這樣說話不太好,她趕忙拉了把葉凌飛,低聲說道:"老公,注意一點,不要把事情鬧大了!"

"我就是想把事情鬧大!"葉凌飛故意說道,"我就看不慣一些沒骨氣的男人,媽的,自己的女兒被老外上了,他還屁顛屁顛在那邊樂呵呵的.哼,也不知道將來生下來的孩子就是一個雜種!"

葉凌飛這句話一說完,田鋒就感覺肚子里的氣一下子全出去了,他附和道:"姐夫,你說得太對了!"

張天被氣地翻了白眼,差點一口氣沒上來嗝屁了.張天的妻子和張琦趕忙給張天捶著胸口,好半天,張天才緩過來這口氣,張天對張琦喝道:"張琦,快報警,讓警察抓這家伙!"

"你抓我?"葉凌飛冷笑道,"你憑什麼抓我,你又沒死,你告我什麼!"

"我告你…"

"你告我個屁!"葉凌飛一伸手,拿起桌子上的茶杯,砸了過去,但是那個茶杯卻砸在貝克的腦門上,只聽得啪的一聲,茶杯掉在地上摔碎了.貝克一下子惱怒地跳了起來,直撲向葉凌飛.葉凌飛冷笑著,就在貝克剛到他的桌子邊時,葉凌飛又是一個拳頭如同閃電一般砸在貝克的胸口上,就一拳頭把貝克打得向後連續倒退,正摔在他的桌子上.

"田鋒,你還等什麼呢!"葉凌飛這個時候提醒道,"現在是人家動手打咱們,咱們這叫正當防衛!"

田鋒一聽,一下子明白過來,握著拳頭就沖了過去.葉凌飛也跳了起來,他到了那張桌子前,伸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酒瓶子,對著貝克的腦門子就砸了過去,一下子把貝克打倒在地上,緊跟著田鋒和葉凌飛把貝克就是一頓打.

白晴婷和許維傻了眼,她們倆人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上篇:第三集 第711章 田鋒的惱火     下篇:第三集 第713章 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