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722章 好心沒好報  
   
第三集 第722章 好心沒好報


抓到葉封,不能不說是一種遺憾./首/發在葉凌飛看來,跑了,以後就沒有機會再抓葉封了.當然,葉封很有可能不會再來望海市,總之這對葉凌飛來說是一件好事,不用擔心白晴婷和葉封之間的關系了,而葉封也不會影響到自己的生活了.

離開咖啡廳,周欣茗坐在副駕駛座上,她皺著眉頭嘟囓道:"我怎麼感覺那個馮科長就這樣草草結案不妥啊,明明那個制造毒品的葉封有關系,馮科長卻不追究下去,這樣豈不是讓葉封又逍遙法外了嗎?"

"欣茗,你別亂想了!"葉凌飛說道,"葉封比狐狸還要狡猾,我猜他早就嗅出不對的味道,早就跑了.再說了,像葉封這種毒~,早晚會出事的,不是在這里抓,就會在別的地方被抓,早晚會被抓到的,好了,我們還是想想去哪里吃飯吧!"

葉凌飛一提到吃飯,周欣茗想起自己來的時候就打算約白晴婷一塊吃飯,剛才只顧著和馮錚聊了,倒忘記給白晴婷打電話了,周欣茗看下時間,已經十二點左右,周欣茗心里沒底,不知道白晴婷是否吃飯,她拿起手機,撥打白晴婷的手機.

"晴婷,中午一塊吃飯吧!"周欣茗笑著說道.

"我不吃了,我中午走不開!"白晴婷說道,"集團出了點問題,我正在開會!"

周欣茗一聽,知道白晴婷有了事情,她也不再說吃飯的事情.周欣茗一掛上電話,就對葉凌飛說道:"晴婷公司有事情,她正在開會,就不和我們一起吃飯了!"

"世紀國際集團有事情嗎,我怎麼沒有聽晴婷提到過呢?"葉凌飛說道.

周欣茗看了葉凌飛一眼,說道:"晴婷和你說還不是白說一樣,你能幫晴婷什麼!"

葉凌飛咧著嘴笑道:"我就是隨便一說,我哪里能幫上晴婷,我又不懂什麼管理,好了,我們吃飯去,別在這里耍嘴皮子了!"

葉凌飛開著車路過一個車站地站台.這時候.就看見一名年紀七十多歲地老太太走到站台上.那老太太手里拿著一個包.老太太站在站台上.不斷地張望著.忽然.那老太太一不小心.從站台上摔倒在馬路上.

葉凌飛剛好把車開到這邊.看見那老太太摔倒在馬路上.半天沒起來.而站台上那些等車地人都站著看.卻沒有一個人過來攙扶老太太.葉凌飛嘴里對周欣茗說道:"欣茗.現在地人都怎麼了.怎麼沒有一個人過去攙扶那老太太啊!"周欣茗撇了撇嘴唇道:"誰知道.總之現在地社會好人太少了.咳!"周欣茗歎了口氣.

葉凌飛把車停在道邊.周欣茗和葉凌飛倆人下了車.來到老太太面前.倆人攙扶起老太太來.

"老大娘.你沒事吧!"周欣茗看這老太太年紀一大把.還要自己一個人上公交車.未免心中有些不忍心.她關切地問道.

也知道那老太太是摔糊塗了.還是被嚇到了.被周欣茗一扶起來.就兩手緊抓住周欣茗地胳膊.不肯松手.

葉凌飛一看這老太太怎麼被扶起來就緊抓著周欣茗地胳膊.他心里有些不解.目光掃了掃老太太地身上.沒發現老太太摔傷了.

這個時候,就聽到那些在站台上等車的人議論道:"瞧見沒有,這下子這兩人倒黴了,那老太太一定賴上他們了!"

葉凌飛聽完之後,剛想反駁,就聽到那名老太太說道:"你別走,你撞了我,你不許走!"

"我撞了你?"周欣茗被那老太太抓著胳膊一愣,隨即解釋道:"大娘,你誤會了,我們是看見你自己摔倒的,才好心來扶你的!"

"就是你撞了我,你不許走!"老太太抓住周欣茗的胳膊,死活不肯松手.周欣茗又不能強行把手拽開,只好耐心地解釋.葉凌飛這個時候感覺到蹊蹺,他想不通這個老太太是怎麼了,明明是她自己摔倒了,偏偏要賴是被撞倒的.

就在這個時候,一輛巡邏的警車到了這里,看見這一幕,那輛警車停下來,從里面下來兩名警察.

"怎麼回事?"那兩名警察過來,問道.

老太太這時候才松開手,抓住警察地手說道:"警察同志,是這兩個人開車撞了我,我現在感覺頭很暈!"

周欣茗一聽,當時就怒了,她剛想發火,卻被葉凌飛一把拉住.葉凌飛擋在周欣茗面前,他看著那老太太,笑道:"我說老人家,這話可不能亂說,你哪只眼睛看見我撞得你?"

那名警察聽葉凌飛這樣說,不悅地說道:"你嗦什麼,現在這位老大娘說你撞了她,你態度還很蠻橫,你現在要帶老大娘去醫院檢查一下,要是撞壞的話,你就等著賠償吧!"

葉凌飛冷笑道:"我說警察同志,你可不能誣陷好人,你可以問問別人,這老太太是不是我撞的,我這個人不缺錢,但是,我不會花冤枉錢!"

在車站等車的那些人中有人說道:"不是這人撞的,是那老太太自己摔倒地,想訛人家的錢!"

那兩名警察聽到人群里面有人這樣說,倆人商量一下,又到了那名老太太面前,說道:"大娘,你真確定是這兩人開車撞得你嗎?"

"我當然能確定!"那老太太一口咬定.

"既然這樣的話,那先去醫院檢查完再說!"那名警察對葉凌飛說道,"現在這位老大娘說你撞得,你就算想解釋,也要等到醫院檢查完再說!"

"到醫院檢查完再說,真好笑!"葉凌飛一撇嘴唇道,"我憑什麼去醫院,這個老太太就是想賴上我們,我說警察同志,以後我們遇到這種事情地話,還敢當好人嗎.你剛才又不是沒聽見,有人給我們作證說我們沒撞她,你倒給我說說看,我們憑什麼要送這老太太去醫院!"

那兩名警察沒轍了,倆人一商量,還是先把交警叫過來比較好,從現場來判斷是

人開車撞了老太太.

大約過了十幾分鍾,兩名騎著摩托車的交警趕了過來,同時,一輛警車也趕了過來.那兩名交警到了現場就開始勘察現場,而那輛警車里卻下來一名警察.就看見那名警察先把那兩名警察叫過去,三個人在警車那邊說了半天,緊跟著那兩名警察又把那兩名交警叫過去,這一頓說.

周欣茗和葉凌飛這時候已經上了車,倆人坐在車里看見那些警察和交警在一起商量事情,葉凌飛笑道:"欣茗,瞧見沒有,我看這里面有事情,說不定到最後給咱們按上一個撞了老太太的罪名來!"

"他們敢,要是他們敢給我們亂按罪名,我就讓你們全部沒好日子過!"周欣茗冷哼道.

"欣茗,先別在這里鬧,咱們就跟著他們轉轉,看看他們到底想玩什麼花樣!"葉凌飛提醒周欣茗道.

果不其然,就看見那幾名警察商量過後,那名後來的警察到了老太太面前,叫了一聲阿姨,就把老太太給接上了警車,而另外兩名警察則到了葉凌飛車前,其中一人敲了敲車窗玻璃,葉凌飛拉下車窗玻璃,那名警察說道:"剛才交警過來已經認定了責任,你們現在跟我到派出所去,等老大娘地檢查結果出來後,到時候再說!"

"這樣說就是我們撞人了?"葉凌飛問道.

"嗦什麼,快點跟我們去派出所!"後面那名警察不耐煩地催促道.葉凌飛笑道:"我就是問問,我心里好有個底啊,警察同志,我可是守法公民,一定會配合你們工作的!"葉凌飛說著又拉上車窗玻璃,他發動車子時,對身邊的周欣茗說道:"欣茗,看起來咱們要在派出所吃飯了,你說派出所會不會給我們供應免費地午飯呢!"

周欣茗這時候已經上來火氣,氣呼呼地說道:"我要讓這些家伙接受懲罰,哼,我不會就這樣算了的!"

"欣茗,要鬧咱們也別在這里鬧,等去警察局里好好鬧鬧,反正今天也是沒事情做,索性就陪著他們玩好了!"葉凌飛笑道,"欣茗,讓你也感覺下被誣告的滋味,讓你體會下普通市民地苦處!"

周欣茗冷哼一句,沒再和葉凌飛說下去,而是氣呼呼盯著那兩名正在上車的警察.

葉凌飛開著車,跟著那輛警車到了路口街派出所.葉凌飛和周欣茗下了車,倆人走進派出所里面.

周欣茗剛走進派出所,迎面一名年紀四十多歲地男人身穿著警服正要向外走,當那名男人看見周欣茗時,他一愣,隨即滿臉都是笑容,趕忙打招呼道:"哎呀,周大隊長,你怎麼跑到我這里來了?"

周欣茗抬頭一看,這名男人自己不認識,她一愣道:"你認識我?"

"周隊長,你真是貴人多忘事啊,局長上次開會時,我就在場,我姓張,就是這里的所長.呵呵,周隊長不記得我也正常,咱們望海市地派出所所長也有很多啊,您哪里能記得我這個小小地派出所所長.

周隊,您怎麼到我這里來了,是不是有什麼案子需要我協助?"

"我怎麼敢勞地你大駕啊,我是被你的手下抓進來的,沒辦法,我現在可是嫌人,還是找個地方老老實實交代我的罪行吧!"周欣茗譏諷道,"我還第一次來你們這邊地派出所,不知道在哪里交代問題,需不需要給我戴上手銬啊!"

"什麼,你被我的人抓進來的!"張所長一聽,趕忙說道:"周大隊長,瞧你說地,是不是我們之間誤會了啊!"

"誤會?哼,問問你的手下吧,我今天算是體會了什麼叫誣陷,得了,我今天也沒啥事,就陪著你們玩,要是你們不能給我定罪,我告訴你們,這筆賬咱們沒完!"

周欣茗這句話一拋出來,那張所長腦門子可見了汗.他當然知道周欣茗的背景,那可是市長的女人,不要說他這個小小地派出所所長,就連局長見了人家,也是和和氣氣的說話,誰敢惹周欣茗啊!

"誰干的,給我站出來!"張所長一轉身,大聲喝道.

剛才那兩名帶周欣茗進來的警察早就意識到情況不對勁兒了,他們倆人看見他們的所長張口一句周大隊長,閉口一句周大隊長,瞧他們所長地樣子,這兩名小警察就知道這女地不是普通人,至少以他們的身份上是惹不起人家.現在聽到他們地所長發火了,那兩名警察趕忙跑了過來,嘴里說道:"所長,這是誤會,恩,就是誤會!"

"誤會,沒那樣簡單吧!"周欣茗冷哼道,"我記得你們說是我撞了人,哦,我還記得還有另外一名警察,還有兩名交通警察,你們幾個人商量一下,就確定我們撞了那名老太太,難道你們沒聽到周圍那些目擊者說是那名老太太自己摔倒的嗎!"周欣茗說道這里,又轉向張所長,點了點頭,說道:"張所長,我算是了解你們所謂地辦案方式了,難道你們就這樣辦案啊,好,我今天就要討個公道,如果你們感覺這事情你們處理不了的話,那我就把我地刑警大隊地人全調過來,讓我的人查這案子,哼,我讓你們見識下我們刑警大隊是怎麼查案的!"

現在張所長的額頭上那是冷汗直流,心里只喊娘.這周欣茗那是自己能惹得起的嗎,好端端地躲都躲不起,現在倒惹上門來了.張所長伸手本能地擦了一下額頭的冷汗,趕忙招呼一名女警道:"小劉,你怎麼還坐著啊,快把周大隊長帶進我的辦公室,讓周大隊長好好休息一下,啊,還有周大隊長地朋友,快點,快點!"

那名被稱為小劉的女警趕忙跑過來,就要帶周欣茗和葉凌飛進去.這個時候葉凌飛插嘴道:"欣茗,我看咱們還是在這里坐著好了,咱們可是嫌疑犯,明明是做好事扶一名老太太都能被人汙蔑為撞了人,要是咱們進去的話,萬一有人說咱們想逃跑,那不是更壞了.欣茗,我對

人實在不放心,咱們還是坐在這里好.哦,對了,手銬沒有,你也別等人家給咱們戴了,咱們自己給自己拷起來得了!"

張所長一聽葉凌飛這句話,連死地心都有了,也不敢多說話,只是對那名女警連連使眼色,那名女警明白所長的意思,趕忙說道:"周隊長,您瞧您站在這里也不太好,你們先進去坐坐,周隊長,你是喝茶還是喝咖啡?"

周欣茗看張所長表現出這個態度來,也不能不給張所長一個台階下,她冷哼一句道:"張所長,那我們就在里面等著你的解釋了,你的人可是在街上把我們抓過來的,要是真有罪的話,我也不說什麼,但是,如果你查清楚了,我們沒罪地話,那你就得考慮考慮這影響了!"

周欣茗沒有把話說明,但是張所長卻聽出來周欣茗這話里帶出的意思.周欣茗那可是周市長地女兒,要是這件事情傳出去,那可是影響到周市長,這是誰也承擔不起的.

等周欣茗和葉凌飛一離開,張所長就把那兩名民警叫到一樓地辦公室里,把房門一關,張所長指著那兩名民警的鼻子訓道:"你們倆人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你知道她是誰嗎,她是市刑警大隊地大隊長,是周市長的女兒,你們兩個小警察還敢動人家,你說你們兩人是不是膽子太大了!"

"所長,我們不知道啊!"那兩名警察一聽張所長說完,嚇得額頭冷汗直流.這兩個警察哪里想到這個女人來頭這樣大,現在這兩名警察就感覺腿腳發軟,連連說道:"所長,求你想個辦法幫幫我們吧!"

"現在知道害怕了,剛才干什麼了,你說你們兩個人是不是沒事情了,怎麼惹到她的頭上了!"張所長訓斥到,"咱們躲都躲不起,你們卻偏偏惹到人家身上了.你們倆人先別在這里害怕,到了這個時候害怕有個屁用,我問你們,你們到底為什麼要抓周隊長,我怎麼聽周隊長的口氣好像是你們誣陷她了!"

"所長,這事情真不能怪我們!"一名警察說道,"都是咱們的于副所長的主意,真的和我們無關!"

"怎麼又和于副所長扯上關系了?"張所長問道.

那兩名警察一看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也不敢隱瞞,就一五一十說了出來.原來,後來趕到的那名警察就是路口街派出所的副所長,姓于,這名于副所長正在追這名老太太的孫女.

本來,這兩名警察也看出來,是那名老太太在訛錢.後來,那兩名交警趕過來時,勘察現場的結果就是沒有任何痕跡能證明那輛車撞了那名老太太.

那名于副所長為了好好表現一番,就把那兩名交警打發走了,然後對這兩名警察說這件事情就按照那輛車撞了這名老太太處理,最多讓那輛車的車主賠點錢得了.這兩名警察一看,誰敢得罪副所長啊,倆人也就答應了.

張所長聽完之後,恨不得給自己這兩名手下一人一個耳光,身為警察,怎麼能干這種事情,而且偏偏又遇到了周欣茗,這不是找死嗎.像這種事情,誰也幫不了他們,張所長本來還想著要是自己的下屬和周欣茗之間有點誤會的話,自己最多低三下四多說點好話,等周欣茗氣消了也就算了.

張所長知道周欣茗並不是一個不講理的刑警大隊長,只是此刻生氣,所以張所長想等周欣茗消氣之後,在求周欣茗高抬貴手,不要計較了.

現在張所長心里只想著怎麼自保,他的派出所出了這樣大的事情,自己這個所長也有責任,更主要的是周欣茗是自己惹不起的,這件事情要是不給周欣茗一個滿意的交代,恐怕自己這個派出所的所長也干到了頭.

張所長思前想後,才說道:"我說你們倆人這次真惹出了大禍,這件事情要是周大隊長追究下去,你們倆人沒工作是小,說不定還會被判刑!"

張所長這兩句話一說完,把那兩名警察嚇得渾身哆嗦,那兩名警察趕忙說道:"所長,這次,你可一定要幫我們啊!"

"我怎麼幫你們,我能惹得起人家嗎,這都是你們惹出來的事情.你們剛才不是沒聽見周隊長說的話,人家可是說了,這件事情影響不小.人家沒和咱們明說,但是,你們應該明白,人家可是市刑警大隊的大隊長,還是市長的女兒,被你們給抓了,你們這要是傳出去,影響多大.我說你們兩個小子也不想想,人家為什麼乖乖跟你們回來,你以為人家是害怕你們兩個小小的警察啊,人家是等著讓咱們沒法收拾,說得更直接一點,人家那是准備讓你們也包括我都坐牢,我說你們兩個小子干什麼不好,偏偏惹出這種事情來.現在我看你們兩個自己辭職,我就告訴周隊長說你們兩個小子沒有辦法,是于副所長下的命令,到時候我再告訴周隊長說我已經開除你們了,這樣至少能讓周隊長消消氣,你們兩個家伙也不用坐牢!"

那兩名警察一聽,目前只有這個辦法了,沒有了工作總比坐牢要好,兩人那是對張所長千恩萬謝.

張所長心里暗想這次無論如何都要把于副所長給扔出去了,看起來于副所長這次不僅僅是一個降職的處罰,說不定還得坐牢.這個時候,張所長只想著自己,哪里還管其他人.

張所長和那兩名警察商量好半天,才走了出來,張所長急急忙忙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一走進來,就看見周欣茗和葉凌飛正坐在那里等著自己.

張所長一走進來,就顯得義憤填膺,把那兩名警察還有于副所長好一頓臭罵,然後把事情跟周欣茗說了一遍.

周欣茗聽完之後,冷哼道:"張所長,既然這件事情是由你們派出所造成的,不知道你打算怎麼處理呢?"

上篇:第三集 第721章 馮錚其人     下篇:第三集 第723章 大家聯合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