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740章 我永遠不想見你  
   
第三集 第740章 我永遠不想見你


晴婷心里慌了,上次,她就放錯東西,把葉凌飛害婷擔心這次自己又放錯東西了,她趕忙拿筷子夾了一片肉片,放進嘴里,咀嚼著,感覺味道還可以.

葉凌飛這時候竟然笑了起來,擺出一副捉弄人之後得意的樣子來,他笑道:"老婆大人,你沒看見岳父大人是喜極而泣嗎?"

白晴婷被捉弄了,她握著粉拳,氣惱地就要追打葉凌飛.白景崇這時候說話了,他放下筷子,嘴里緩緩地說道:"晴婷,你真的長大了,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我寶貝女兒做出來的菜,晴婷,要是你的媽媽能活到今天,讓她也嘗嘗你做的菜的話,那該多好啊!"

白景崇這句話說完後,白晴婷站著沒動,她感覺有些不是滋味.葉凌飛看氣氛又不對起來,趕忙調節氣氛道:"岳父,晴婷做得菜到底好不好吃啊,我可不敢吃,上次喝了晴婷給我熬的姜湯,我當時就感覺肚子不舒服…"

"不許再說!"白晴婷聽葉凌飛要揭她的糗事,趕忙阻止道:"你要是說出來的話,我跟你翻臉,以後都不理你了."

"不說就不說,我是先嘗嘗味道怎麼樣吧!"葉凌飛果真不再說了,他拿著筷子品嘗起白晴婷做的菜來.

白景崇沒有再提蔡浩的,在白景崇看來,自己只要能和女兒和睦相處下去,感受到家的溫暖就已經足夠了,至于蔡浩那不過是過去式.

吃飯間,白崇談到了張嘯天,依照白景崇的意思想去美國看看自己這位老朋友,老戰友,順便在美國待上一段時間,好好玩玩.白景崇雖說去美國談過業務,但總之沒有機會在美國住上一段時間,這次談話中提到了張嘯天,白景崇自然而然想到在美國住上一段時間.

對于岳父這個想法,葉凌飛舉雙手贊白晴婷也認為父親應該出國轉轉.白景崇這個建議得到了白晴婷和葉凌飛的贊同,白晴婷又提到應該帶吳媽也出去轉轉,吳媽在白家這些年該給吳媽一些補償.

白晴婷雖然話里沒說明,但葉凌飛白景崇都聽得出來,白晴婷已經原諒吳媽和白景崇之間的事情,只是白晴婷暫時無法接受蔡浩這個弟弟,她想讓自己的父親對吳媽補償的同時,也對蔡浩補償.

白晴並不知曉.蔡浩要殺她地事情.白晴婷這樣說倒讓白景崇心里感覺更對不起白晴婷.他看了葉凌飛一眼.始終都沒有能把蔡浩地事情說出來.也許.瞞著白晴婷更好些.

..

......................

陽光家園地項目時放在那邊.世紀國際集團為所有想辦理退房地業主都辦理了退房手續.白晴婷在董事會提出了開發龍山地計劃.這個項目一提出來免會有些董事會地人有意見.只是.那些董事會地董事也只能在私下議論這件事情.有幾名董事會地董事開始私下核計要退股.

白晴婷有葉凌飛在背後支持.根本就不懼怕股東退股執意執行這個計劃.並且著手龍山計劃地項目組建始對龍山那邊地地進行測量.做出項目計劃.

同時白晴婷親自抓對世紀國際集團下屬子集團地財務審核.她地目地很簡單攏世紀國際集團地發展規模.把發展中心轉移到望海市來.下屬集團有發展不好地.就關閉.不能像以前那樣發展下去.

白晴婷這一忙下來,就沒有了時間,她經常出差.白景崇也帶著吳媽出國旅游了,至于蔡浩的事情,周欣茗那邊也審查得差不多,移交檢察院對蔡浩提起公訴了.

至于民安保險公司那邊,葉凌飛也偶爾去一趟,他現在有意躲避方玲,自從上次在辦公室和方玲有過接觸後,葉凌飛心里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似乎方玲對自己有那麼一種特殊的感覺,這可不是葉凌飛想要的,現在他身邊的女人已經夠多了,葉凌飛可不想再加一個方玲進來添亂.

八月二十六日,就在于婷婷回望海市的五天後,葉凌飛接到了鄭可樂的電話,在電話里,鄭可樂告訴葉凌飛,最近她看張璐雪的狀態很差,鄭可樂很擔心張璐雪.

鄭可樂一直都是張璐雪的秘書,倆人又因為和葉凌飛的關系,發展成朋友.張璐雪在望海市是孤單一人,她的父母都在美國,張璐雪就把鄭可樂當成自己最好的朋友,下班總是會和鄭可樂一起玩.

葉凌飛接到鄭可樂的電話後,想起自己確實很久都沒見張璐雪了,自從上次為了陳茜的事情,和張璐雪見過一次面後,這一晃近一個多月都沒見到張璐雪,也不知道張璐雪怎麼樣.

"可樂,你們張總裁現在哪里,在公司嗎?"葉凌飛問道.

"沒在公司,我們張總裁今天沒來上班!"鄭可樂說道,"昨天我就看張總裁的臉色不太好,我問她是什麼事情,張總裁也沒有和我說過,葉先生,我看你還是去看看張總裁吧,我就感覺她這幾天都不對勁,臉色都是很差."

"恩,我知道了,可樂,你什麼時候也和張總裁關系這樣好了!"葉凌飛問道.

"這就不用你管了,我和張總裁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不應該喜歡上一個有老婆的男人,不過,比起我來,張總裁更可憐一些!"鄭可樂沒有多說,但這句話卻讓葉凌飛感覺里面大有文章,葉凌飛一時間又想不透鄭可樂這話里是什麼意思.他嘴里說道:"好吧,我現在給張璐雪打電話,看看她到底是怎麼回事."

葉凌飛給張璐雪打電話時,張璐雪的電話處于無人接聽狀態.葉凌飛沒辦法,又給鄭可樂撥打電話,說道:"可樂璐雪的電話怎麼沒有人接聽啊,你給她打打電話,看看是不是她故意不接我的電話?"

鄭可樂給張璐雪撥打了電話,時間不大,鄭可樂就撥打回來,對葉凌飛說道:"張總裁剛才接

,她之前在醫院檢查身體有接電話!"

"她在醫院檢查身體,張璐雪怎麼了,生病了嗎?"葉凌飛問道.

"我不知道之張總裁這幾天的臉色很差,或許是生病了吧!"

"可樂,張璐雪在哪家醫院檢查?"葉凌飛問道.

"張總裁已經檢查完了,我說葉大哥,你現在趕過去,不晚了嗎,我看你還是去張總裁家里看看吧總裁可能回家了!"鄭可樂說完,又補充一句道:"葉大哥,張總裁現在很需要你關心的!"

"我知道了!"葉凌道.

張璐雪所住的別墅是二小樓,比起葉凌飛住的別墅來,張璐雪家住的別墅就小得很多了.這棟別墅是張嘯天在2000年買的,當時的市場價是三百萬.張嘯天當時考慮的僅僅是他夫妻二人居住,不需要太大的房子.要是張璐雪回來的話,張嘯天會為張璐雪單獨買套房子.

張璐雪回後一直跟著父母住在這棟二層別墅里面,張嘯天還沒有來得及為張璐雪買房子,就出了車禍,他們夫妻二人也因此去了美國療養.張璐雪就和保姆住在這里,倆人住在這棟別墅里不感覺狹小.

葉凌飛把車停在別墅的門外,隔著鐵欄葉凌飛問著那名正在收拾花園里雜草的保姆道:"張璐雪在家嗎?"

那名保姆認識葉凌飛,葉凌飛上次過張璐雪的家.保姆打開鐵門葉凌飛進來.那名保姆用手一指二樓那扇窗戶道:"小姐在臥室里,葉先生此刻的脾氣不太好,我剛才聽見她在房間里面摔東西!"

"你們姐最近遇到什麼事情嗎?"葉凌飛問道.

那名保姆搖了搖,說道:"我不知道,我就知道這兩天小姐臉色有些不好,好像是晚上睡得不太好,到底小姐有什麼事情,她也沒有和我說過."

"哦,那我去看看她到底是怎麼回事!"葉凌飛說著邁步走進別墅里面.那名保姆也沒有攔著,她上次就看得出來,這位葉先生和張璐雪的關系不一般.

葉凌飛沿著環形的樓梯上到二樓,他來到張璐雪的房間門前,用手一推,就在房間門被推開時,猛然聽到啪得一聲,嚇了葉凌飛一跳,他定睛一瞧,原來是張璐雪剛剛把一個瓷娃娃摔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地板上到處都是碎片,張璐雪坐在床上,把她能摸到的東西都摔在地上,就連枕頭也不例外,被扔在牆角處.

看見葉凌飛站在門口,張璐雪冷冷地說道:"你來干什麼,這里不歡迎你,你給我走!"

葉凌飛剛才在外面聽張璐雪的保姆提到張璐雪的心情不好,正在摔東西,心里早有准備,對于張璐雪此刻的反應,葉凌飛並不感覺意外,只是葉凌飛沒想通這張璐雪又是怎麼了,怎麼好端端和自己發起脾氣來.

葉凌飛的臉皮那可是夠厚的,聽到張璐雪這句逐客令,就當作沒聽見一般,他小心翼翼地走進房間來,在遍地的碎片中間找著空地,嘴里笑道:"我說張璐雪,你這是發哪門子脾氣啊,我可是聽說你生病了,好心好意來看你的,你怎麼能把我這片好心就踐踏在腳下呢,這樣可不好啊!"

"我說過了,這里不歡迎你,你快點給我走!"張璐雪一看,葉凌飛這個家伙不僅沒有走,反而到了自己床邊,她伸手就要去抓枕頭砸葉凌飛,但是卻摸了個空兒,這才想到自己剛才把枕頭給扔到牆邊了.她手頭能扔的東西都被她扔到地上,摸了半天,也沒有能找到一個可以抓的東西,張璐雪氣惱地握著拳頭就打向葉凌飛,葉凌飛一把握住張璐雪的拳頭,厚顏無恥地笑道:"我說張璐雪,你這是干啥啊,難道你因為我最近冷落你,就對我發脾氣,這樣可不好啊!"

"你…就是一個混蛋!"張璐雪一連抽了幾把,都沒有把自己的手從葉凌飛的手里抽出來不住眼圈一紅,流下眼淚來.

葉凌飛一看張璐雪流眼淚了,有點慌神了.他本想著和張璐雪開玩笑,依照往常的張璐雪,一定會罵上葉凌飛兩句,說不定就把心中的怨氣發泄出來.葉凌飛是好心,想讓張璐雪和他說說是怎麼回事哪里想到張璐雪竟然哭起來,這一下,葉凌飛有些不知所措一松,張璐雪就把兩手抽了回去.

張璐雪撲倒在床上,肩頭聳動著,嘴里邊哭邊說道:"你快走,我不想看見你這個混蛋!"

葉凌飛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看見張璐雪說話的口氣似乎這件事情和自己有關.葉凌飛有些糊塗,自己貌似和張璐雪很久都沒有見過面了麼好端端會和自己有關系呢?

葉凌飛站在張璐雪床邊,他不清楚自己應該走還是留,走有走的道理,留也有留的道理.葉凌飛的目光掃過張璐雪的身上,張璐雪身上穿的是一件白色的OL女式短裝,下身是一條白色的過膝長裙,粉臀部位高高隆起.

這套衣服應該是張璐雪上班時的衣著,看起來張璐雪今天是打算上班為什麼又會去醫院,難道張璐雪突然感覺不舒服,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前幾天張璐雪為什麼臉色憔悴呢.

葉凌飛越想越感覺不對,這張璐雪該不會是心里有什麼疾病吧.剛才張璐雪也不是在什麼醫院而是在心理診所,接受心理治療.

葉凌飛又打量起房間來房間本來布置得很雅致和溫馨,淺藍色的牆紙充滿童趣的瓷具和小飾品,但現在這一切都被打破璐雪把那些充滿童趣的瓷具和小飾品都砸在地上變成了廢品,就連那一個精致的毛毛熊台燈都被張璐雪給摔碎了.

張璐雪的反應似乎有些歇斯底里,看起來張璐雪心里有著很嚴重的心理疾病.葉凌飛再聯想到剛才他從張璐雪家里保姆嘴里得知張璐雪晚上睡眠不好的事情,葉凌飛就認為是新亞集團

壓力太大,導致張璐雪患上心理疾病.

葉凌飛想到這里,他坐在張璐雪的床邊,一伸手,搭在張璐雪肩頭,嘴里道歉道:"璐雪,你別生氣,我剛才是想和你鬧著玩,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想讓你開心一點,卻沒有想到把事情搞得更糟糕了."

"你是一個混蛋,你是一個大混蛋!"張璐雪抽泣著,不肯把頭轉向葉凌飛.她的肩頭聳動著,哭得十分傷心.

"璐雪,是不是新亞集團的工作壓力太大了,我知道你一個人撐著新亞集團很辛苦,哦,對了,我可以讓約翰維斯先生來新亞集團擔任集團的副總裁,協助你管理新亞集團.約翰維斯在管理大型集團這方面有著豐富的經驗,你盡管可以放心,交給約翰維斯先生管理.

"

張璐雪不說話,只是哭泣著.葉凌飛繼續說道:"新亞集團現在不是已經改革得差不多了嗎,你不要著急,集團的業績會慢慢好起來,國內任何一家汽車公司都是從無到有的,很多的汽車公司都是由原來的機械廠或者柴油機廠變成的汽車公司,咱們新亞集團可能現在有些困難,但是等汽車推到市場,被客戶接受後,很快就會好起來.我相信,新亞集團的發展會越來越好!"

張璐雪這時忽把頭抬起來,她那張令人傾倒的姣好面容上淌滿淚水,眼圈紅紅的,盯著葉凌飛看.葉凌飛以為自己說動了張璐雪,露出笑容來,伸手去抹張璐雪臉上的淚水,嘴里說道:"璐雪,你也別犯愁了,身子是自己的,要是你把自己的身子搞壞了,就算你把新亞集團管理得再好,也沒有任何用處.你這個人就是太要強,咳,典型的女強人啊.我看你和晴婷都是一類人,都屬于那種工作起來不要命的女強人.晴婷這不也離開家,去世紀國際集團的下屬子公司去了,咳,我說你們這些女孩子何必要這樣爭強好勝呢,在我看來,還不如趁著年輕的時候好好享受,等你們老了之後,就算想去享受,都來不及了.你說我說的對不對,別給自己太大的壓力了."

葉凌飛自以為自己這番慰的話說得不錯,他伸手剛擦到張璐雪嘴唇邊,忽然張璐雪張開嘴,咬住葉凌飛的手腕.葉凌飛就感覺一陣疼痛,他沒有把手抽出來,而是皺著眉頭,嘴里說道:"璐雪,如果你感覺這樣能緩和你心理壓力的話,那你就咬吧!"

張璐雪沒口的意思,她的牙齒緊緊咬著葉凌飛的手腕,葉凌飛感覺到牙齒咬破自己皮膚的疼痛感覺.

殷紅的鮮血從葉凌飛的手腕上流出,張璐雪那潔白的皓齒粘著葉凌飛的血跡,張璐雪就感覺嘴里有股淡淡的血腥味.

就在張璐雪緊咬葉凌飛手腕時,張雪的房門被推開了,只看見那名保姆手里拿著一束花還有一封信急急忙忙走進來.

"小姐,人又送來鮮花了!"那名保姆走得很急,在推開門的時候並沒有注意到張璐雪正在緊咬著葉凌飛的手腕,等她也看清楚了,她也走到床邊了.

張璐雪松開嘴,用抹了一把眼淚,對那名保姆不耐煩地說道:"王姐,你怎麼回事,我不是和你說過嗎,以後再收到鮮花和信都給我扔了!"

"小姐,我知道了!"那名保姆說完,剛要轉身卻聽到張璐雪說道:"王姐,等一下!"

那名保姆停下來,手里抱著玫瑰花,看著張璐雪,問道:"小姐,你還有什麼吩咐?"

"王姐,這次又是誰送過來的?"

"還是那名年輕人送過來的,那名年輕人說是有一個中年男人到他們公司預訂了一個月的鮮花,要求他們公司每天都給您送一束鮮花和一封信."那名保姆看了下手里拿著的那封信,說道:"那年輕人說那名男人每天都會給他們公司一份信,要求第二天跟著鮮花一起送給您!"

"瘋子,就是一個瘋子!"張璐雪眼圈通紅,嘴里說道:"那個混蛋就是一個瘋子,變態,王姐,你把花和信都給我收好,我要找到那人,告他騷擾."

"好,我這就放起來!"那名保姆瞧出來張璐雪的心情很不好,趕忙拿著鮮花和信走了出去.等保姆走後,張璐雪的目光落在葉凌飛的手腕上,只看見葉凌飛的手腕上,被她咬出一排血印來,有幾個位置咬得很深,已經變成血洞,有鮮血從里面滲出來.葉凌飛只是看著自己手腕的傷,沒有半點怪罪張璐雪的意思.

張璐雪看葉凌飛那被自己咬出血的手腕,嘴里抽泣道:"你是白癡嗎,難道你不知道疼嗎?"

"沒有關系,如果你這樣做能減輕你心理壓力的話,我甯願把我整條手臂都給你咬!"葉凌飛掃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傷,嘴里說道:"這點傷算什麼,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很難受,璐雪,我不想看見你痛苦,不想看見你哭泣."

"你這個大傻瓜,你是天底下最傻的傻瓜!"張璐雪抽泣起來,眼淚又從眼睛里流了出來,她拉過來葉凌飛那受傷的胳膊,嘴唇貼到葉凌飛的手腕上,用她那香滑的小舌頭舔著葉凌飛手腕上的傷口,葉凌飛就感覺手腕處涼涼的,沒有先前那火辣辣的疼痛感.

一滴滴淚水滴落在葉凌飛的胳膊上,那是張璐雪的淚水,其中夾雜著從張璐雪心底產生的那份喜悅.

一時間,房間里面沉默下來,只能聽到張璐雪那微微的抽泣聲.葉凌飛的目光掃過張璐雪那長長的秀發,心里暗想著張璐雪到底為何會哭泣,難道是因為自己?

葉凌飛不知道為何,心突然亂了起來.他伸出另一手,輕輕撫摸著張璐雪的秀發,就在這一瞬間,張璐雪忽然用力推開葉凌飛,嘴里說道:"葉凌飛,你走吧,我再也不想看見你,永遠都不想看見你了!"

上篇:第三集 第739章 我比竇娥還冤     下篇:第三集 第741章 一手字讓鍵盤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