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750章 命運改變  
   
第三集 第750章 命運改變


瑤像是發狂一般,一口氣把憋在肚子里的委屈一股腦.葉凌飛站著沒動,他臉上面無表情,就是靜靜聽著秦瑤發泄得說個沒完.一直到秦瑤停下來,只剩下哭泣時,葉凌飛才說道:"秦瑤,楊子是誰?"

"一個混蛋,一個大混蛋!"秦瑤罵道,"他和米雪是一伙的,就是他控制我,讓我成為他的傀儡!"

"和米雪是一伙的?"葉凌飛問道,"是不是紅粉帝國那個米雪?"

"就是她!"秦瑤說道這里,像是豁出去的感覺,嘴里說道:"很多很多的事情,難道你以為我想變成今天這樣子嗎,但是,我無能為力,我改變不了!"

"秦瑤,說出來,或許我能幫你!"葉凌飛伸手拍了拍秦瑤的肩膀,說道:"相信我!"

秦瑤滿臉淚水,用手握住葉凌飛的那只手,用力點了點頭.

..........................

在葉凌飛的車里,于婷婷些坐立不安地等著葉凌飛等人回來,她心里很擔心秦瑤.剛才葉凌飛那嚇人得目光讓于婷婷擔心葉凌飛會對秦瑤不利,于婷婷坐在車里,不停地望向山谷.

當于婷婷看秦瑤扶著秦天從山谷里走出來時,于婷婷才放下心來.她趕忙推開車門,下了車,嘴里急忙說道:"瑤瑤,你沒事吧!"

"沒事,婷婷現在送我弟去醫院們電話聯系!"秦瑤說完,就把秦天攙扶進車里,然後,她也上了車,開著車離開.

葉飛和野獸,野狼等人也出現了.野獸和野狼直接走向他們地車.葉凌飛看見于婷婷站在車邊.他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說道:"婷婷.你是不是擔心我會對秦瑤怎麼樣?"

"葉大…!"于婷婷沒有能把話說出來.葉凌飛走到于婷婷身邊.拍了拍于婷婷地肩膀.說道:"沒事了車吧.我送你回去."

于婷婷沒有多說了車.葉凌飛著車送于婷婷回學校.在路上.葉凌飛始終都是皺著眉頭.看似在想著事情.于婷婷好幾次都想張口說話.但都沒有能說出來.葉凌飛在一個十字路口等綠燈時.于婷婷才找到機會說話.

"葉大哥是不是在生我地氣?"于婷婷問得小心翼翼.她此刻地表情就像是一個做了錯事地小女孩子心大人怪罪.

葉凌飛把臉轉向于婷婷.露出一個笑容他伸手摸著于婷婷那飄逸,順滑地秀發.嘴里輕呵道:"婷婷亂想.我並不是在生你地氣.我在考慮秦瑤!"

"秦瑤有什麼事情嗎?"于婷婷一聽葉凌飛提到秦瑤.她趕忙說道.但于婷婷說完這句話後.就後悔起來.在這個時候.提起秦瑤似乎不合適.于婷婷急忙解釋道:"葉大哥.我就是擔心秦瑤.她和我一起來地時候.和我說她對不起你.我看秦瑤似乎有什麼苦衷.葉大哥.秦瑤心腸並不壞."

葉凌飛把手從于婷婷的秀發上收回來,他把手放在方向盤上,對于婷婷笑道:"婷婷,你別亂想了,我也知道秦瑤心腸並不太壞,只是秦瑤有些事情做得太過分.不過呢,我現在並不是想秦瑤心腸好壞的問題,而是在考慮我是否應該幫秦瑤."

"幫秦瑤?"葉凌飛這句話讓于婷婷大感意外,她看著葉凌飛,惑地問道:"葉大哥,秦瑤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婷婷,你不用問了,我只能告訴你,秦瑤現在遇到了一個很大的麻煩.這個麻煩就連我都感覺頭疼,也許,不僅僅涉及到秦瑤,還可能涉及到我,總之,這件事情很大.婷婷,你聽我一句,暫時不要和秦瑤接觸,這對你比較好."

于婷婷心里擔憂起來,她表現在臉上.葉凌飛瞧見于婷婷的表情後,忍不住歎口氣,說道:"婷婷,難道你連我都不信任了嗎,不相信我能幫秦瑤?"

于婷婷趕忙搖頭,說道:"葉大哥,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剛才只是擔心瑤瑤,恩,我相信只要有葉大哥在,瑤瑤一定會沒有事情的."

"這樣想最好,婷婷,我先送你去學校,我有事情要辦!"葉凌飛說道.

于婷婷點了點頭,說道:"好!"

葉凌飛把于婷婷送到學校門口,緊跟著開車去刑警大隊.葉凌飛剛才從秦瑤口里得知了不少他之前並不知道的秘密,葉凌飛感覺事情重大,他想找周欣茗商量一下.但開車經過李可欣那家酒吧門前時,葉凌飛忍不住停下車.

李可欣這家酒店已經開業了,從開業以來,葉凌飛一直就沒有到過這里來,也不知道這里如何了.葉凌飛想想自己有些對不起李可欣,這家酒吧義上是自己的,但一直都是李可欣在打理.葉凌飛當初也是想幫李可欣一把,希望李可欣有事情做,不要感覺無聊.只是,葉凌飛沒有想到自己給李可欣這樣一個平台後,李可欣卻有了展示她能力的舞台,先前的咖啡廳那是搞得有聲有色,而且還開了分店.

如果先前那家咖啡廳沒有被火燒的話,或許李可欣會開更多的分店.一想到被火燒的那家咖啡廳,葉凌飛不由得又想到了秦瑤.

秦瑤剛才在西山那邊和葉凌飛私下談了許多,也告訴葉凌飛很多葉凌飛並不清楚的事情.一直以來,葉凌飛都認為秦瑤天生就是一個為了利益不擇手段的女孩子,這也是他一直都不喜歡秦瑤最重要的地方,葉凌飛不想和一個天天都在算計別人的女孩子相處.但是,經過剛才在山谷里面和秦瑤的私下談話,讓葉凌飛對秦瑤有了一個改變.

在葉凌飛看來使秦瑤走到今天這種地步了有秦瑤自身的原因外,還多多少少有些自己的緣故,如果自己當初為秦瑤稍微考慮一下,或許秦瑤就不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這時候的葉凌飛又想到了他當初和秦瑤在山頂的事情來,想起自己和秦瑤做過的事情.

此刻,葉凌飛就在這家讓秦

生發生了巨大改變的酒吧前,想著秦瑤那天晚上的事晚上秦瑤並不是有意要燒了咖啡廳,可以說秦瑤是無心的.但是,秦瑤的膽子很小,更准確地說是害怕自己也許是自己給秦瑤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壓力,讓秦瑤害怕自己會怪罪于她,她才沒有告訴李可欣,而是選擇了逃跑.

秦瑤的命運也就在那天晚上發生了改變逃跑的過程中,又被林雪救了.如果沒有林雪的話瑤說不定早已經被人XX了.正因為林雪救了秦瑤,才促使秦瑤對林雪有了信任感,她甚至于相信林雪是真心幫她.至于後來,當秦瑤發現林雪真正的企圖時,想離開林雪已經沒有退路了.

在葉凌飛看來,秦瑤的命運改變其中有一些是他造成的秦瑤之所以走到今天這步,也是因為他當初對待秦瑤的那種態度.

葉凌飛正在這邊想著秦瑤的事情忽然聽到有人敲車窗,葉凌飛轉過去一看然是李可欣.就看見李可欣正站在車窗邊,瞧著車窗.

葉凌飛推開車門了車.

"可欣,你怎麼會這里?"葉凌飛問道.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吧,該問你怎麼會在這里!"李可欣笑道,"我剛才在酒吧里面看見你的車在這里,我還以為你會出現呢,結果,卻沒有看見你,我就過來看看是怎麼一回事了,就看見你坐在車里面發呆,葉凌飛,你剛才在想什麼呢?"

"我在想秦瑤!"凌飛說道,"我看見這家酒吧,就想到原來的那家咖啡廳,又想到了秦瑤,可欣,你說秦瑤這個女孩子到底壞不壞?"

"你讓我怎麼說呢,在我來,秦瑤這個女孩子並不壞.她干活很勤快,人也不錯,就是有些愛占小便宜.但是,你也應該考慮到她的出身,她家是農村的,她能讀書本來就不容易了!"李可欣說道這里,看見葉凌飛在皺著眉頭想事情,李可欣又說道:"到底怎麼了,你怎麼會提到秦瑤呢?"

"沒麼,只是忽然想到了!"葉凌飛說道,"好了,不說秦瑤這事情了,哦,對了,可欣,酒吧營業如何?"

"還好剛營業,顧客並不是很多.不過,這兩天晚上來玩的人不少,這學生不是要開學了嗎,有些學生晚上喜歡來酒吧玩."

"恩,那就好,如果有什麼事情,盡管我說!"葉凌飛說道,"可欣,你也不要太操勞了,該休息就要休息,要不然累壞了的話,我會很心疼的!"

"好了,我知道了!"李可欣說著看了葉凌飛一眼,說道:"你要不要去酒吧里面看看?"

"不了,我還有事情,我要去找欣茗!"葉凌飛說道,"有事情!"

"哦,那好了,我不打擾你了,你還是先去忙吧!"李可欣說著就要轉身回酒吧,卻聽到葉凌飛說道:"可欣,你是不是忘記什麼事情了?"

"忘記什麼事情?"李可欣一愣,她看著葉凌飛,就看見葉凌飛故意把嘴唇掘了掘,李可欣一看,臉頰微紅,她突然在葉凌飛嘴唇上親了一口,然後,急急忙忙走進酒吧里面.看著李可欣的身影消失在酒吧里,葉凌飛笑了笑,轉身上了車.

葉凌飛趕到刑警大隊時,已經是下午四點多鍾了.葉凌飛把車停在刑警大隊的門口,下了車,他邁步走進刑警大隊的院子里.剛走進去,就看見小趙急急忙忙從里面跑出來.葉凌飛看見小趙要上警車,就問道:"小趙,你們周大隊長呢?"

"我們周隊長不在隊里!"小趙急急忙忙說道,"周隊長在疏港河那里呢!"

"疏港河?"葉凌飛一愣,不解地問道:"欣茗跑到那里干什麼,難道你們刑警大隊也負責清理河道|汙之類的工作嗎?"

"葉哥就別開玩笑了,沒有的事情.是有人報案,在疏港河那邊發現尸體,我們周隊趕過去了,我也要過去."

"哦,這樣啊!"葉凌飛說道,"那我也過去!"

疏港河是城區的一條汙水河,葉凌飛開車趕到疏港河時,就看見疏港河兩側都站滿了人,在河里名警察正在把一具尸體拖到河邊.葉凌飛看見周欣茗就站在河邊,他走過去,輕輕拍了拍周欣茗的肩膀,低聲說道:"欣茗我找你有事情!"

"你先等下!"周欣茗說道,"我現在處理這邊的事情."

周欣茗說話間具尸體已經被拖到河邊,抬到岸邊.那是一具女尸,年紀大約在三十六七歲,雖說被汙水浸泡得有些浮腫,但是樣貌還是能看得出來.立刻就有警員認出來這女人就是他們正在找的那名醫院失蹤的護士,這些天些警員都在對照那名女護士的照片在找那名女護士,現在看見這具女尸些警員就認出來這女尸就是他們要找的人.

周欣茗也認了出來,她皺起眉頭小趙說道:"小趙,馬上把尸體送去解剖確認死因,同時,立刻確認身份!"

"周隊,我看不用確認了,這女人就是咱們要找的…!"

小趙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周欣茗打斷道:"小趙,你是干什麼的,你可是警察,怎麼可以憑主觀判斷,立刻核實身份去!"

"哦,周隊,我知道了,我這就去辦!"小趙被周欣茗這一訓,再也不敢多說什麼了,趕忙按照周欣茗的吩咐去辦.

這時候,周欣茗才對葉凌飛說道:"有什麼事情不能在電話里說,你要是真有事情的話,就給我打電話."

"欣茗,我要跟你說的這件事情很重要,我希望你能給我時間,讓我慢慢和你說!"葉凌飛說著又望向那具女尸,嘴里說道:"這女人看起來是被人殺害的吧!"

"你亂說什麼,你又不是法醫,你怎麼知道是被人殺害的!"周欣茗說道.

"這還用說,你看這女人的脖子處有道傷痕,那是被人勒死的痕跡!"

周欣茗一聽,嘴里冷哼道:"好吧

對了,不過,沒有法醫的解剖報告,我是不能隨便下哦,順便和你說一句,這個女人很有可能就是醫院的那名失蹤的女護士,葉凌飛,你說這里面會有什麼問題?"

"問題大了!"葉凌飛笑道,"欣茗,要我說啊,我們還是找個地方慢慢聊,等我跟你說完之後,你就會明白了,或許事情並不像你想象的那樣簡單,我告訴你,這件事情牽連很大!"

"恩,好吧!"周欣茗低聲說道,"今天晚上我回去,到時候咱們慢慢說!"

葉凌飛一點頭,沒有再說下去.

周欣茗這些天都住在她家那里,並沒有回別墅這邊.周欣茗之所以這樣做,就是擔心白晴婷不在家,自己要是住在那里,難免會有人懷疑.周欣茗畢竟是市長的女兒,她需要考慮這些事情對自己的父親所造成的影響.

周欣茗沒有開車,而是開著自己的車和葉凌飛一同回到別墅.張云已經准備好晚飯,葉凌飛洗完手之後,走進了餐廳.

"說吧,到底是什麼事情?"周茗也走進來,她坐在葉凌飛的對面.一坐下來,周欣茗就急于知道葉凌飛到底要和自己說什麼.葉凌飛倒不著急,他拿起筷子,夾了一塊肉,放進周欣茗面前的碗里,嘴里說道:"欣茗,先吃飯,瞧你這兩天瘦得,是不是工作太累啊?"

"不會只是要回來吃飯吧!"周欣茗沒有拿筷子,而是看著葉凌飛說道,"我最近的事情真的很多,如果你沒有什麼事情的話,那我還是回刑警大隊去,我晚上還要加班!"

"欣茗,我就知道你最近作忙!"葉凌飛看著周欣茗的臉,心疼地說道:"你干什麼這樣拼命啊,沒有必要的,刑警大隊又不是只有你一個刑警,你干什麼這樣拼命?"

"是太多了,最近的案子是一起接一起們刑警大隊的人都是天天加班!"周欣茗說道"我是刑警大隊的大隊長,怎麼能不以身作則,要是我不加班,讓那些刑警加班,人家會怎麼樣想啊!"

周欣拿起筷子,隨即,又放下來,嘴里說道:"如果你沒有事情的話,我得回刑警大隊去,我要法醫加班快把那具尸體的解剖結果拿出來."

"欣茗,你就相信我一次,只要你肯乖地吃完飯,我就告訴你一個重大的線索個線索說不定能幫你破案子,而且也包括那具女尸案!"葉凌飛說道這里緊跟著又說道:"你瞧咱們,吃飯的時候,怎麼總談這種事情,我們還是別談了,先把飯吃完再說吧!"

周欣茗哪里能經得起葉凌飛這般的琢磨硬泡,只好答應先吃飯.周欣茗心里有事情得很快.周欣茗吃完之後,就離開了餐廳.葉凌飛也是草草吃完了飯出了餐廳.

周欣茗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皺著眉頭看似在想事情.葉凌飛挨著周欣茗坐下來,他伸手輕摟住周欣茗的小腰周欣茗摟在懷里.

"欣茗,你猜我今天干什麼事情了?"葉凌飛笑道.

"我怎麼知道!"周欣茗看了葉凌飛一眼,說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蟲,哪里能知道你今天干了什麼事情."

"那我告訴你好了,我今天打了秦瑤的弟弟,而且還差點要了秦瑤弟弟的命!"

周欣茗聽完,猛然坐直身子,她扭過身來,直視著葉凌飛,嘴里不悅地說道:"你怎麼回事,怎麼能干這種事情,你不是答應過我了嗎,不會再做犯法的事情."

"欣茗,你別著急,聽我把話說完!"葉凌飛一看周欣茗有些生氣,他笑著再次把周欣茗摟在懷里,嘴里笑道:"欣茗,恰恰是因為這件事情,才讓我得到一條重大的線索,這條線索能幫你破案!"

"好了,你就別和我賣關子了,你就明說吧,到底是什麼事情!"周欣茗催促道.

葉凌飛看周欣茗著急想知道的樣子,笑道:"好吧,我告訴你了,你認識秦瑤吧!"

"秦瑤?"周欣茗一愣,問道:"我當然認識了,這件事情和秦瑤有什麼關系?"

"恩,可以說不僅和秦瑤有關系,而且還是很重要的關系!"葉凌飛說道,"我告訴你吧,秦瑤是一個被人控制的傀儡,控制她的人名字叫楊子,哦,我不知道這個名字到底是不是真的,但是,我可以確定一件事情,楊子和米雪有關系,而米雪又管理著紅粉帝國,紅粉帝國和市政府的某些官員又有聯系,欣茗,你說這是不是一個很重要的線索呢?"

周欣茗一聽,兩眼放出兩道驚喜的光芒來,她緊握住葉凌飛的手,嘴里說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快點跟我說清楚,我現在都被你搞糊塗了.我聽你說的,好像關系很複雜啊!"

"當然複雜了!"葉凌飛眯著眼睛,故意慢吞吞地說道:"不過,這些關系不是一兩句話就能說清楚的,欣茗,我感覺有些累,我先去洗澡!"

葉凌飛說著就站起身來,周欣茗一看葉凌飛要走,急忙拉住葉凌飛的手,說道:"你這個人怎麼回事,話還沒有說完,就走啊!"

"我感覺自己身上都有臭味了,欣茗,你先讓我洗個澡,到時候我再和你慢慢說好不好!"葉凌飛說著又低聲說道,"當然,如果你著急知道的話,我不介意你和我一起洗澡,到時候,我可以和你在浴室里面慢慢說."

周欣茗一下子就明白過來葉凌飛的意思了,她瞪了葉凌飛一眼,低聲說道:"你這個壞蛋,你就是故意這樣做,特意讓我上當!"

葉凌飛伸手拍了把周欣茗的粉臀,笑道:"那你肯不肯上當呢?"

周欣茗沒說話,而是抬腳踩了葉凌飛一腳,緊跟著,邁步上了樓.葉凌飛雖說腳上有些痛,但是,他還是得意地笑了起來,急忙追了上去.

上篇:第三集 第749章 我不過是傀儡     下篇:第三集 第751章 水落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