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768章 該回來的都回來啦  
   
第三集 第768章 該回來的都回來啦


天聽到他的母親說有警察找過他之後,立刻變得緊天這小子這幾天就在核計這事情,你說他不害怕,那是扯蛋,他才多大啊,秦天也就是一個黃毛小子,被人給捧到今天這個位置.

他的內心里還是很害怕的,現在聽說警察來找過他了,秦天就想到警察是想抓他.秦天雖說知道自己的姐姐死了,但是,他沒有任何心思去關心姐姐的事情,而是立刻想到了楊子.

秦天立刻打電話給楊子,電話剛接通,還沒有等秦天說話,楊子就問道:"小天,你在哪里呢?"

"楊哥,我在家里!"秦天緊張地說道,"我剛剛回家,警察剛才來過我家了,楊哥,這次你一定要幫我,我擔心是那些小子供出我了,楊哥,我不能坐牢啊,我一坐牢就全完了."

聽秦天這樣說,電話那頭的楊子反倒笑了起來,楊子笑道:"小天,瞧你這個小子膽子小得,不就是警察來找過你嗎,警察有什麼好怕的,我不是告訴過你,我能擺平任何的事情,你放心好了,我已經處理好了,那些警察不過做做樣子,你現在就老老實實地在家里待著,不要亂走,只要你不出門,我保證你沒有任何的事情,等兩天,風頭過去了,你繼續當你的幫主,哦,現在是正的,小天,我看好你這個小子,我會帶你回香港,讓你見識下大場面."

有了楊子這些,秦天的心才放了下來,剛才的害怕和驚恐也消失不見了.秦天趕忙謝道:"楊哥,謝謝你,我一定不會辜負楊哥對我的期望!"

秦天掛上電話,又撇起嘴.

他感覺自有楊子在背後做靠山,簡直這天下就沒有好怕的事情.秦天來到沙發前,一屁股坐下去.

他的母親看秦天剛才很害怕的子放心地問道:"小天,到底怎麼樣,剛才那兩名警察找你,會不會有事情?"

天拿出煙來,當著自己父母的面點著了.

"媽你就放心吧.有任何地事情.那兩名警察也就是過來做做樣子.您老人家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

秦天地媽一聽秦天這句話.這才放下心來.她大笑道:"我就說不會有什麼事情嗎.對了.小天.你知道你姐姐出事了嗎?"

"我姐姐出事了?"秦天一愣.他搖著頭道:"我怎麼能知道.這兩天我地事情很多.哪里有時間管我姐姐啊.再說了.我姐姐很有本事.怎麼可能出事?"

"你姐姐被人殺了!"

當秦天地母親說完這句話後.秦天顯出吃驚地樣子來他並沒有表現得太傷心.他把嘴里地煙拿下來.問道:"媽.我姐怎麼會被人殺了呢?"

"不知道.總之是昨天地事情!"秦天地母親沒有什麼悲傷.而是說道:"我現在擔心你姐姐這一死地錢怎麼辦?"

"你現在還想著錢,小瑤的尸體還在醫院那里們怎麼也應該去看看!"這個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秦天的父親終于開口說話了顯然對自己妻子的態度很不滿,不免語氣有些不滿道:"哪里有你這樣的母親,你自己的親生女兒死了,你倒不理,還想著你女兒的錢,這要是傳到咱們家鄉那里,你還有臉回去嗎?"

"我回去干什麼,咱們在這里吃得好,住得好,干什麼還要回去!"秦天的母親聽完,冷哼道:"秦瑤這個丫頭什麼時候當我是她母親了,幫著外人欺負咱們家的人,你忘記上次吃飯的事情了,小天,你去問問你那個楊哥,看能不能幫幫咱們,咱們也不懂這些事情,別被人糊弄了,你姐手里的錢可不少,不能就這樣沒有了,小天,你說是不是?"

秦天點了點頭,說道:"媽,我知道了,我等一會兒就去找楊哥!"秦天說道這里,忽然又想起楊子剛才提醒自己的話,他趕忙改口道:"媽,我最近不適合出去,我就在家里待著,我給楊哥打電話,讓楊哥幫幫咱們的忙."

"恩,這樣也好!"秦天的母親贊同道.

秦天把腿搭在沙發上,他拿出手機,剛想撥打楊子的電話,就聽到傳來一陣門鈴聲.秦天不由得緊張起來,秦天的母親說道:"小天,你先躲到房間里面,要是警察的話,我就說你還沒有回來!"

秦天剛忙站了起來,跑進臥室里面躲了起來.秦天的母親走到房門前,打開房門,就看見外面站著兩個帶墨鏡的男人,其中一個男人她還認識,是上次來找秦瑤的那個男人.

"小天呢?"那男人說道,"我是來找小天的!"

"你是?"秦天的母親問道.

那男人沒有說話,而是邁步走了進來,另外那名男人也走了進來,等他們一走進來,就把房門關上.

"我的名字叫小七,我們上次見過了,我是按照楊哥的命令來找小天的!"

還沒有等秦天的母親說話,秦天已

室的門,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

"是楊哥找我嗎?"秦天問道.

"恩!"小七點了點頭,說道:"楊哥對你很滿意,我這次來就是來嘉獎你的!"

秦天一聽,那是滿臉喜悅之色,嘴里連連說道:"謝謝楊哥,謝謝楊哥!"

就在秦天說話之時,小七和那名男人幾乎同時從身上拔出無聲手槍來.小七面無表情地拿著手槍對著秦天就是一槍,正打中秦天的心髒,秦天立刻摔倒在地上,緊跟著小七又是對著秦天的腦門補上一槍,而另外一個人拿著槍,對著秦天的父母一人一槍,緊跟著也和小七一樣,各自補上一槍.

這倆人把槍放後,彎下腰,把秦天連同他父母的尸體拖到廚房里面,緊跟著扭開煤氣.四周的窗戶緊閉著,這泄露的煤氣立刻充滿了整個房間.

這兩人鎖好房門後,很快下了樓.就在車上小七給楊子撥打了手機,嘴里說道:"楊哥,事情辦完了!"

"恩,這樣最,我不想留任何的麻煩,手頭利落點,別留下麻煩,知道嗎?"楊子說道.

"楊哥,我知道了!"小七答應道.

當他們倆人開車離開了小區後約十多分鍾,小七拿出手機打了電話,緊跟著就聽到後面傳來爆炸的聲音,小七連看都沒有看,他把手機又放回身上,點著了一根煙.

...................

..

凌飛接到周欣茗電話時正坐在李可欣的酒吧里,和李可欣倆人在聊天.周欣茗在電話里告訴葉凌飛,秦瑤的家人都死了,秦瑤的家也被炸得面目全非,秦瑤全家三口的尸體上發現了子彈,初步確定這三人是被槍殺之後,罪犯炸毀了秦瑤的家.

"這已經在我的料之中了!"不知道為何凌飛雖說猜到事情的結果,但是他卻高興不起來,越是這樣,越讓葉凌飛感覺自己的預感准確,此刻的周欣茗也很危險.

不過周茗卻不知道葉凌飛心里的想法,她想著是這以後該怎麼辦.

"葉凌飛還記得在醫院里面和我說的事情嗎?當時你沒有說完,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周欣茗問道.

"欣茗樣吧,今天晚上你回來我再和你說!"葉凌飛說道,"我還有另外的事情要和你說,今天晚上你不許加班,一定要回來,知道嗎?"

周欣茗答應道:"好吧,我知道了!"

和周欣茗通完電話後,葉凌飛輕歎口氣,他把面前的那杯紅酒一口喝干.李可欣坐在葉凌飛的身邊,看葉凌飛接完電話後,怎麼變得犯愁起來.李可欣拿著紅酒,又給葉凌飛倒上,她柔聲問道:"怎麼了,有事情?"

"恩,是有點事情,不過,還是不說的好!"葉凌飛又歎口氣,李可欣看出來葉凌飛有點煩,趕忙轉移話題道:"哦,你剛才不是說秦瑤的事情嗎,你還沒有說完,秦瑤現在怎麼樣了?"

"這小丫頭渡過危險期了,至少不會有生命危險,等過個一個星期左右,當她的身體好些,我會安排她去英國!"葉凌飛說道這里,又補充一句道:"秦瑤的家人全死了,被人殺了!"

"啊!"李可欣張大了嘴巴,有些不敢相信地說道:"誰這樣心狠手辣,干什麼要殺秦瑤的全家啊!"

葉凌飛輕輕搖了搖頭,說道:"這件事情很複雜,好了,我們喝酒吧!"

葉凌飛剛想拿起酒杯喝酒,卻被李可欣阻止道:"別喝了,我看你現在的心情不好,還是少喝點,來,我們去跳舞吧!"

現在是白天,酒吧還沒有營業,酒吧里面只有李可欣和葉凌飛倆人.李可欣調好音樂,拉著葉凌飛到了酒吧中央那個小舞台上,那里本來是用于表演和演奏的,但此刻,李可欣卻把這里當成了舞池,她和葉凌飛跳起舞來.

葉凌飛的舞跳得很好,李可欣比起葉凌飛來,那可就差了許多.李可欣以前根本就不會跳舞,這還是最近學的,不過,李可欣可沒有去什麼交際舞班學跳交際舞,她是自己買了一個碟片,在家里自學的.這自學的水平,跟葉凌飛這種近乎專業的人比起來,簡直就像一個笨小鴨在和天鵝跳舞,李可欣總是踩到葉凌飛的腳.

葉凌飛不得不慢慢教起李可欣來,李可欣學得很認真,不知不覺就過了一個小時,一直到李可欣放在吧台上的手機響了起來,李可欣和葉凌飛才停下來.

李可欣松開摟著葉凌飛的手,她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嘴里輕呵道:"看起來,我以後要多跟你學學?"

"沒有問題!"葉凌飛返回座位,把放在上面那杯紅酒一口喝干.李可欣則走向吧台,拿起手機,一看來電顯示,李可欣沖著葉凌飛笑道:"一個你很喜歡的人的電話!"

"我喜歡的人?"葉凌飛微微搖了搖頭,說道:

你這句話說得很有藝術性啊,貌似我喜歡的人很多是嗎?"

"去嘴巴就甜吧,看起來就得有人爆你菊花,這樣你才能開心!"李可欣這句話一說出來,葉凌飛差點把已經喝進嘴里的紅酒吐出來.他哪里想到就連李可欣都能說出如此粗俗的話來,貌似在葉凌飛的記憶里這句話只有那個暴強的美少女于筱笑說過,怎麼現在倒聽李可欣說了.葉凌飛腦袋中忽然閃過一個念頭來,他急忙問道:"你不是告訴我,這個電話是于筱笑那個丫頭打過來的吧!"

"你說呢?"李可欣沒有正面回答葉凌飛的問題,而是反問葉凌飛.葉凌飛頭一疼,他想到了這段時間已經是望海市各所大學開學的時間了于筱笑也應該回學校上學了.想到于筱笑,葉凌飛不由得又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葉凌飛那天和張璐雪發生過關系,這個已經證實了,不過,在葉凌飛的床單上發現有血跡,那血跡應該是處子之血.葉凌飛本來以為那血是蕭雨的,但後來和蕭雨雯發生關系時才發現,蕭雨還是處子之身,就說明那天晚上葉凌飛並沒有和蕭雨雯發生過關系.

葉凌飛當然也懷是鄭可樂的,只是鄭可樂那曖昧的態度讓葉凌飛無法確定到底是不是鄭可樂的.除了鄭可樂外,當時在場的還有張雪寒和于筱笑.只是張雪寒的身體應該不能承受那種興奮的感覺凌飛也排除了張雪寒,那現在只剩下于筱笑和鄭可樂.

從于筱笑那反常的反應中,葉凌飛感覺于筱笑也有可能.葉凌飛現在摸不透于筱笑的態度,如果自己真和于筱笑發生關系的話,那他以後應該如何和于筱笑相處呢?

就在這一瞬間凌飛想了很多的問題.李可欣哪里知道葉凌飛有那樣多的想法,李可欣笑著接了電話.

"筱笑怎麼給我打電話"李可欣問道.

這李可欣于筱笑,張雪寒認識還是由于原來的咖啡廳,當時筱笑和張雪寒常來這里喝咖啡,因為這兩名少女的出眾的相貌們只要來這里喝咖啡,李可欣的咖啡廳里總是有不少的顧客,那些家伙來這里喝咖啡,很大一部分是來看美女的.

李可欣和張雪寒的交情能比和筱笑的交情稍微深一點,那是因為張雪寒來這里唱過歌,現在李可欣接到于筱笑的電話,心中感覺奇怪,這于筱笑怎麼會打電話給她.

"李大老板,你那家咖啡廳呢,怎麼一個多月沒見,你把你的咖啡廳變沒了!"于筱笑還是那個個性,大大方方地嚷道:"李大老板,你不要告訴我,就是我沒來,你那家咖啡廳就沒有色狼光顧了,要是真是這樣的話,那可是我的過錯了啊!"

"筱笑,你怎麼知我的咖啡廳沒了,你該不會就在門口吧!"李可欣笑著說道,"不要告訴我,你就在酒吧的門口."

"當然了,不在酒吧門口,我怎麼知道李大老板把咖啡廳變沒了呢!"于筱笑說道,"本來,我還核計著等我放完假回望海市搞點小副業,給你拉點客人,讓你給我分點紅呢,我在家方案都想好了,我給你拉來一頭牲口,你就給我一塊錢,憑本大小姐的魅力,一天拉過來一百來頭牲口都沒有問題,我一天也能賺個一百多塊錢,結果,等我來了可倒好,竟然變成酒吧了!"

"呵呵,筱笑,酒吧不好嗎,你要是能拉來人的話,我多給你點提成!"李可欣說著邁步走向酒吧的門口,嘴里笑道:"筱笑,你進來吧,我就在酒吧里面呢!"

"我倒想進去了,但是,我進不去啊,你門關著,我怎麼進去啊!"于筱笑說道.

李可欣笑著掛了電話,邁步走向酒吧的門口.葉凌飛剛才聽到李可欣提到于筱笑的名字,他猜到可能是于筱笑來了,葉凌飛一時間不知道應該如何和于筱笑說話,是保持以往對于筱笑的那種態度,還是對于筱笑溫柔一點呢?

就在葉凌飛這邊考慮著該如何面對于筱笑時,就聽到酒吧里面響起腳步聲,葉凌飛一扭頭,只看見李可欣帶著于筱笑和張雪寒正走向自己.

很顯然,于筱笑和張雪寒都沒有想到葉凌飛會在這里,只看見張雪寒還是身穿著潔白如雪的白色衣裙,那從領口露出來的一抹膩白,讓人一見,就遐想不已.至于于筱笑,上身是一件胸前迎著卡通人物的白色短袖T恤,下身是一條牛仔短褲,兩條雪白,修長的大腿十分惹眼.

于筱笑和張雪寒倆人一看見葉凌飛,幾乎同時都愣住了,而且倆人還有一個共同的表現,都是臉頰緋紅.于筱笑偷偷看了眼張雪寒,而張雪寒也看了眼于筱笑,倆人不由得把手握在一起,倆人的表情都顯得極其不自然.

上篇:第三集 第767章 我害了欣茗     下篇:第三集 第769章 神情不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