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769章 神情不自然  
   
第三集 第769章 神情不自然


雪寒和于筱笑和葉凌飛至少有一個月沒見了,此刻,飛後,于筱笑和張雪寒都有一種奇怪的反應,那就是臉頰都泛著紅暈,而張雪寒和于筱笑的手也握在一起.

葉凌飛本來以為于筱笑看見自己時,會有些不自然,卻沒有想到張雪寒看見自己也是很不自然,竟然和于筱笑有著相同的反應,這讓葉凌飛感覺惑不解,想不透這其中的原因來.

"雪寒,筱笑,你們倆人怎麼看見葉凌飛,都傻了,快點坐下來,我親自給你們調兩杯酒來!"李可欣哪里知道于筱笑,張雪寒和葉凌飛之間那錯綜複雜的事情,她讓這兩名少女坐在葉凌飛旁邊,自己就去到了吧台,親自調了兩杯酒,端了過來.

"嘗嘗,這可是我親自調的!"李可欣說道.

張雪寒那絕世的姣好面容上微微浮現出一絲笑意來,她用悅耳的聲音,說道:"我不喝酒!"

李可欣一聽,連歉道:"你瞧我這記性,我都忘記你不喝酒,我馬上給你拿果汁來!"李可欣就要起身去為張雪寒拿果汁,卻被張雪寒阻止道:"謝謝,我不想喝任何東西!"

于筱笑不知道為何,也不酒,她的目光不敢瞧葉凌飛,而是轉向李可欣道:"李大老板,我…我今天就是和…和雪寒來這里轉轉,恩,我…我還有事情,啊,我先…先走了!"

于筱笑的反舉動讓李可欣不解,李可欣惑地看著于筱笑,說道:"筱笑,你怎麼了,我怎麼感覺你今天怪怪的!"

"沒…沒什麼!"于筱笑說著站起身來,雪寒也遲著站起來一直沒有說話的葉凌飛此刻說道:"筱笑,你這個小丫頭,怎麼了,看見我這個師父你也不打招呼,剛來就要走,小心我不高興,做下來!"

聽到葉凌飛這句話,于筱一反常態,竟然聽話地坐了下來那張雪寒也跟著坐下來,不過,于筱笑似乎有些不太自然,她極力擠出笑容道:"師父,我真的有事情,要不我讓雪寒在這里,我回學校!"

"回學?"葉凌飛說道."現在都幾點了下午一點多了.你還回學校干什麼?"葉凌飛心里斷定這于筱笑很有可能是和自己有關系.不然地話.于筱笑不會如此反常.葉凌飛心中打定主意後倒放開手腳來.他大大咧咧地說道:"難得今天我們能在這里相聚.來.我們一起喝酒聊天.筱笑.你這個徒弟實在太過份了假後.竟然不給我這個師父打電話麼都說不過去吧.就沖著就應該喝一杯兒!"

"師父.我真地不能喝酒爸爸就因為我在望海市這邊太隨便了.把我說了一頓.這件事情雪寒知道.就是雪寒在我家時.我爸爸當著雪寒地面教訓我地.師父.這次你就饒過我吧.我都和我爸爸保證過了.會好好讀書.不敢亂來了!"

葉凌飛聽于筱笑這樣說完之後.他轉向坐在自己左面地張雪寒.問道:"雪寒.你不說假話.是不是這樣地?"

"啊…我…!"張雪寒聽到葉凌飛問自己地話.她微微有些遲.于筱笑就伸腳輕輕踹了踹張雪寒地腿.張雪寒感覺到于筱笑再輕踹自己地腿.她地目光掃過于筱笑地臉.只看見于筱笑在對她使眼色.這讓張雪寒感覺十分為難.她並不會撒謊.這個時候.要被迫撒謊.不免臉頰又紅了起來.喃喃說道:"好像是有這樣…樣地事情吧!"

就連李可欣都看出來張雪寒在撒謊了.以葉凌飛那般地精明.又怎麼能瞧不出來張雪寒在為了于筱笑撒謊.葉凌飛不為難張雪寒了.他轉向于筱笑.笑道:"筱笑.你這個丫頭.竟然還會撒謊.得了.要不我這樣吧.我去你地老家那邊.找你爸爸當面問清楚.

"

"不要!"于筱笑一聽葉凌飛要去她家,嚇得脫口而出道:"我爸爸要是知道我在這邊亂玩的話,還不得罵死我啊,師父,我錯了,你就別去了!"于筱笑心里一急,兩手抓住葉凌飛的胳膊,難得撒起嬌來.

李可欣笑道:"葉凌飛,你就別欺負人家女孩子了,沒瞧筱笑被嚇得,好了,筱笑,我幫你做主,不讓葉凌飛這個家伙欺負你."李可欣說著,拿起酒杯,抿了一口紅酒,緊跟著說道:"筱笑,你看看我這里怎麼樣?"

于筱笑一聽李可欣幫自己解圍了,她趕忙轉移話題道:"李老板,這里很好啊,我很喜歡這里!"

"別張口一句李老板,閉口一句李大老板的,你就叫我可欣姐,或者叫我姐也好,咱們沒有必要這樣見外,怎麼說咱們都認識葉凌飛這個家伙!"李可欣說著瞅了葉凌飛一眼,意味深長地說道:"我看以後我能認識的姐妹會更多,葉凌飛,你說我說得對不對啊!"

葉凌飛瞅了李可欣一眼,嘴里不滿地說道:"可欣,你亂說什麼啊,我可是很純潔的人!"

"對啊,很純潔,純潔到除了女人就是女人了!"李可欣調侃一句,這句話一說完,張雪寒忽然低下頭,她的兩手緊握在一起,放在兩腿之間,顯得十分的不自然.于筱笑也有些不自然,她忽然插嘴道:"可欣姐,我們還是說酒吧的事情吧,我感覺這里環境真的很好,恩,那里還有鋼琴,哦,對了,雪寒,你不會彈鋼琴嗎,來,表演一下!"

"雪寒你還會彈鋼琴?"李可欣一喜,望向張雪寒,嘴里說道:"雪寒,給我們彈一曲聽聽吧!"

"我彈得不太好!"張雪寒說道,"我很久都沒有彈鋼琴了!"

"雪寒,彈來聽聽!"葉凌飛也說道.張雪寒抬起臉,她的目光正碰到葉凌飛的目光上,張雪寒立刻把臉轉過去,嘴里說道:"好來試試!"

張雪寒走到鋼琴前,坐下來,她伸出纖細修長的玉手,彈奏起來.聽著那優美的鋼琴聲,葉凌飛不由得停下來,目光轉向張雪寒身上,只看見張雪寒正沉寂在演奏中,那副令人心動不

態讓葉凌飛心中砰然一動,葉凌飛趕忙收回自己的想和張雪寒有任何的關系,最主要的是因為張雪寒是一件只能遠看不能碰觸的瓷器,如果碰觸這件無以倫比的瓷器,很有可能毀掉這件瓷器,從此以後,連看的機會都沒有了.

葉凌飛把目光落在于筱笑身上手里捏著酒杯,低聲問道:"筱笑,我有件事情想問你…"

葉凌飛這句話還沒有說完,于筱笑忽然說道:"師父,我肚子疼,我要去衛生間可欣姐,衛生間在哪里啊?"

李可欣用手一指,說道:"順著這個方向一直向前走,就能看見衛生間了!"

"恩,謝謝!"于筱笑站起身來,像是逃一般疾步走向衛生間.李可欣望著于筱笑急匆匆離去的背影解地說道:"于筱笑今天是怎麼了,我總感覺她很奇怪!"

"或許吧!"葉凌飛里愈發感覺那天晚上和于筱笑確實有事情發生真是一件頭疼的問題啊.

張雪寒彈完一曲後,她輕地走回座位剛一坐下,李可欣就稱贊道:"雪寒彈得真是太好了,如果你有時間的話,可不可以到我這里彈一曲?"

"我?"張雪寒一,她那雙美麗的眼睛透露出不解和迷茫.李可欣解釋道:"我這里搞的是音樂酒吧,不同于外面那些亂七八糟的酒吧,我想讓這里提高檔次,但是,我一直都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你可不可以偶爾來我這里彈一曲呢,當然,報酬方面好說,你想要多少直接跟我說吧."

張雪寒微微搖了搖頭,她輕啟朱,嘴里柔聲地說道:"我不需要錢!"

那張雪寒是什麼出身,家根本就不缺錢.李可欣哪里了解張雪寒的家庭,如果她知道張雪寒的家世的話,就不會這樣說了.葉凌飛這時候插嘴道:"可欣,你是不是想錢都想瘋了啊,雪寒還是學生,她需要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學習上.哦,還有,你這家酒吧都是晚上營業的,你讓雪寒晚上過來,要是有點事情可怎麼辦呢!"

葉凌這句話讓李可欣不知道應該怎麼說才好,她卻沒有想到張雪寒這個特殊的原因,張雪寒不同于普通的大學生,她有疾病,身體很弱,如果讓張雪寒晚上來,確實令人不放心.張雪寒瞧見李可欣為難的樣子,她柔聲說道:"我可以偶爾來來,畢竟這里環境很好,來這里放松也錯."

"恩,我可以派人送你回!"李可欣說道,"雪寒,你的學校離我這里也不遠,我可以派個人專門送你!"

"你派人?你派誰啊,我都不放心你派人送雪寒!"葉凌飛這時候說道,"這樣吧,雪寒,你要是來這里玩的話,告訴我一聲,我送你回去,但是,不能常來啊,我沒有那樣多時間!"

"恩,好的!"張雪寒聽完,竟然沒有任何的猶豫就答應下來.李可欣開心起來,笑道:"這樣最好了!"

于筱笑這時候跑了回來,于筱笑這次沒有坐葉凌飛的對面,而是坐在李可欣身邊.于筱笑說道:"雪寒,咱們出來有一陣工夫了,我看我先送你回學校,然後,我再回學校,我還有一些事情要做呢!"

張雪寒點了點頭,說道:"恩,好的!"

葉凌飛聽于筱笑說要走,他把杯子里面的最後一點紅酒喝光之後,放下杯子,站起身,說道:"我送你們回去!"

"啊,不用了,不用了!"于筱笑趕忙說道,"我和雪寒打車就好了!"

"我說過送你們就是送你們,別嗦了!"葉凌飛心里打定主意,他轉向李可欣說道:"可欣,就這樣吧,我先走了,有事情給我打電話!"

李可欣沒有勸說葉凌飛再留一會兒,她只是點著頭,答應著.

葉凌飛和于筱笑,張雪寒出了酒吧,葉凌飛招呼倆人上了自己那輛停在道邊的車.

"雪寒,我先送你回去!"葉凌飛綁好安全帶,緊跟著發動起車子來.于筱笑就在葉凌飛倒車的時候,說道:"師父,你先送我回學校吧,我學校那邊有事情,至于雪寒嘛,她沒有事情,恩,師父,就這樣說定了,你先送我回去!"

"你學校那邊有事情?"葉凌飛問道,"什麼事情?"

"師父,你干什麼問這樣多啊,人家是女孩子,總有女孩子的事情!"于筱笑說道,"我不能告訴你!"

葉凌飛笑了笑,說道:"你不告訴我的話,那我自己決定先送誰回去."

葉凌飛並沒有送于筱笑先回學校,而是先把張雪寒送回了學校.于筱笑不知道為什麼,現在有些害怕和葉凌飛單獨相處,以前那樣大方的于筱笑,竟然也有害怕的時候.于筱笑看葉凌飛開車的路不像是回學校的路,她趕忙說道:"師父,你要送我去哪里啊?"

"怎麼了,害怕了嗎?"葉凌飛笑道,"放心吧,我不會把你賣了的!"

于筱笑有些坐不住了,她的目光一直望著外面,顯得心神不甯.葉凌飛也告訴于筱笑去哪里,一直把車開到海邊,葉凌飛才停下車.葉凌飛沒有下車,而是落下車窗,拿出一根煙,點著了.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于筱笑看看四周,有些膽怯地說道:"師父,你到底想干什麼啊,你怎麼開車把我帶到這里來了?"

葉凌飛吐了一口煙霧,他的左手夾著煙,把手放在車窗上,側著臉,看著于筱笑,微微笑道:"筱笑,我問你件事情,如果你肯說實話的話,我就把你送回去,不過呢,如果你不肯說實話的,那就不要怪我了,瞧見沒有,這里沒有什麼人,我可以干任何的事情,就算你喊破喉嚨也沒有人救你的,更慘的是這里一到天黑,就有很多的色狼在這里游蕩,你想過沒有當那些色狼看見一名年輕性感的少女時,他們會干什麼!"

上篇:第三集 第768章 該回來的都回來啦     下篇:第三集 第770章 我絕對不辭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