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770章 我絕對不辭職  
   
第三集 第770章 我絕對不辭職


凌飛這句話一說出來,本想著嚇唬嚇唬于筱笑,讓聽話.

但于筱笑聽完葉凌飛這句話之後,神情反倒變了,先前的拘束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于筱笑那不屑的冷哼.

"哼,師父,你別嚇唬我,我可不是被嚇唬大的,我有什麼害怕的,我還不了解師父你,你也就嘴上說說而已,你最害怕我的姐姐了!"于筱笑撇著嘴唇,說道:"你要在這里敢欺負我,那我就認了,不是有句話說得好嗎,出來混的總是要還的,本小姐出來混這樣久了,不知道欺負了多少猥瑣的男人,現在被一個猥瑣的老男人欺負又能怎麼樣,至于你說把我扔在這里,讓那些色狼欺負,哼,要是師父你真忍心這樣做的話,那你就不是葉凌飛,不是我的師父了,我太了解師父你的為人,你是絕對做不出來的!"

葉凌飛聽到于筱笑的話,差點被剛剛抽的那口煙嗆到了,他怎麼也沒有能想到于筱笑這個小丫頭會說出這一番話來.葉凌飛把手里的煙扔到外面,轉過身,看著于筱笑,說道:"小丫頭,你就這樣肯定我不會把你扔到這里?"

"師父,你忍心把我扔到這里嗎?"于筱笑又換上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來,她嬌滴滴地說道:"師父,你是我遇到最好的人了,我相信你一定不會把我這樣的弱女子扔在這里."

葉凌飛拿于筱真的沒有辦法,他只好說道:"筱笑就問你一個問題要是老實告訴我,什麼事情都沒有!"

"恩,我一定會告訴師父你,師父,你是我最尊敬的老男人,啊,說了我最尊敬的男人,師父,你一定要相信我,師父我說的都是真心話,不相信的話看看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是不是流露著真誠的目光呢?"

葉凌飛剛才;點被于筱笑氣暈過去,于筱笑竟然說他是老男人.葉凌飛望向于筱笑的眼睛,過了半天,葉凌飛才說道:"我什麼也沒有看到!"葉凌飛緊跟著又補充一句道:"你這個死丫頭,你不是讓我看你的目光多真誠嗎你閉著眼睛,你讓我看個屁啊!"

葉凌飛發現自己早晚于筱笑給氣瘋了個小丫頭打也打不得,罵也罵不得.他暫時把火氣憋在心里問道:"你和我說實話,到底那天晚上發生過什麼事情?"

"天晚上?"于筱笑一臉迷茫地問道.

"就和我裝吧不知道我說地是哪天晚上嗎.就是那天你在我家喝酒那晚上.當時還有……."

當凌飛說完之後.于筱笑像是恍然大悟一般說道:"啊.師父.你說那天晚上啊.我什麼也不知道.我就知道等我醒過來時.我睡在地上.我就起來了.和雪寒一起走了.師父.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我可事先說明.我沒有偷任何地東西.要是師父你家丟東西地話.可千萬不要找我.我沒有偷過!"

"誰說你偷東西了!"葉凌飛瞧出來了.于筱笑這個小丫頭是不會告訴他到底那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事情.葉凌飛剛才就在李可欣地酒吧里打定主意.要是于筱笑不肯和他說地話.那他就去試于筱笑.

葉凌飛忽然把身子轉向于筱笑.他用色迷迷地目光盯著于筱笑那隆起地胸部.嘴里壞笑道:"筱笑.其實.我沒有其他地意思.只是想和你聊聊.你瞧這里多麼安靜.我們可以好好聊聊天.你說是不是?"

于筱笑看見葉凌飛地目光盯著自己地胸部.她兩手環抱著胸部.嘴里說道:"師父.你想和我聊天地話.給我打電話就行了.我一定會陪師父聊天地!"

"但是那樣我就看不見你了.筱笑.你看看你才二十多歲.正是年輕地時候.瞧你這相貌.多麼可人.恩.我呢.也算是一個正常地男人.這里就咱們倆人.你說我能干什麼呢?"葉凌飛說著把臉緩緩靠近于筱笑地臉.

于筱笑兩手抱著胸口,她的腦袋慢慢向後挪動,到了這個時候,任何的女孩子都明白葉凌飛此刻想干什麼,偏偏這個于筱笑不明白,就看見于筱笑臉上浮現出一陣迷茫的表情來,她嘴里不解地說道:"師父,你到底想說什麼啊,我怎麼聽不明白?"

"你還和我裝,你這個小丫頭就是不到黃河不死心!"葉凌飛一看于筱笑這表情,心里冷笑道:"我就試試看,如果我碰你,你要是有抗拒的反應,那至少說明你和我之間沒有親密的關系,那我就不用考慮你了,看起來那天晚上我是和鄭可樂發生的關系."葉凌飛之所以這樣想,就是因為在葉凌飛看來,于筱笑這個女孩子根本就不會喜歡他,如果自己一碰于筱笑,于筱笑一定會有反應的.葉凌飛故意一手放在于筱笑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按在于筱笑的大腿上,他的手摩擦著于筱笑那滑嫩的大腿,慢慢向于筱笑的下身摸去,他的嘴上說道:"筱笑,那天晚上我們到底有沒有發生過關系,我只問你這個問題,我只要你回答有或沒有?"

于筱笑緊咬著嘴唇,她堅持道:"師父,那天晚上我喝多了,我不知道發生過什麼事情."

于筱笑這個回答很古怪,在葉凌飛看來,如果那天晚上他沒有和于筱笑有過關系的話,于筱笑應該告訴自己,而不是這樣說.這樣說的意思,分明告訴自己,那天晚上她確實和葉凌飛有過事情.

葉凌飛的大手開始不老實起來,他的大手滑到于筱笑的牛仔短褲的腰帶處,輕輕一彈,只聽得咔嚓一聲,于筱笑的腰帶被葉凌飛解開了,葉凌飛的大手探了進去.

葉凌飛的嘴唇也幾乎要碰到于筱笑的嘴唇上續問道:"筱笑這樣說我很為難啊,我不知道你到底和我有沒有關系,如果你和我沒有任何的關系的話,我會打消我的想法,但如果你告訴我我們之間有關系的話,那我這個正常的男人可就不會放過你這個嫩的如同小白花的女孩子了!"

"我…我不知道,我…我不記得了!"于筱笑呼吸急促起來就是不肯說出來.葉凌飛的大手又進了一點,已經到了于筱笑的下身,于筱笑不由自主地夾住雙腿,但她依舊沒有任何反抗的意思相反,就在葉凌飛的嘴唇要碰到她嘴唇時筱笑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她的嘴唇一下子碰到葉凌飛的嘴唇上了.

葉凌飛就感覺袋嗡了一聲,他本來是想試試于筱笑的,葉凌飛剛才眼見于筱笑一直不肯說,就想放棄,偏偏這個時候的嘴唇卻碰到于筱笑那薄薄的嘴唇上了.于筱笑那沁人心脾的鼻氣刺激著葉凌飛的神經,在加上手指上傳來的那絲絲的濕意下子激發了葉凌飛的欲火,偏偏就在這個時候于筱笑一直環抱著胸口的兩手突然摟住葉凌飛的脖子,就在一瞬間凌飛和于筱笑親吻起來.

....

.......................

葉凌飛把于筱笑送回學,在回家的路上,葉凌飛還是不敢相信剛才在海邊和于筱笑發生的一切.

葉凌飛開始想著試探于筱笑,想讓于筱笑說出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來,但哪里想到于筱笑會主動和他接吻,就在葉凌飛和于筱笑接吻時,葉凌飛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于筱笑這個小丫頭喜歡他.

葉凌飛如果知道于筱歡他的話,他根本就不會用那種方式去試探于筱笑.要知道在那種情況下,只會讓于筱笑誤會自己很喜歡于筱笑,只是在找一個機會和于筱笑親熱而已.就算于筱笑那天晚上沒有和葉凌飛發生過任何的事情,于筱笑也會采用一種模棱兩可的態度讓葉凌飛誤會,于筱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要和葉凌飛突破那層關系.

過,于筱笑之前的反應確實很讓葉凌飛感覺奇怪,不能簡單地用于筱笑想讓葉凌飛誤會來形容,要知道于筱笑那時候是在躲避葉凌飛.葉凌飛總之感覺有些想不透于筱笑到底心里怎麼想的,但是,葉凌飛卻清楚,自己無意中卻捅破了和于筱笑那層窗戶紙,今天少不了又惹來一個麻煩.

最後葉凌飛還是強行和于筱笑分開,但那時候也已經有些晚了.一個年輕的少女被一個男人摸遍了全身,就連最**的部位都被男人摸到了,這樣的親密行為不能簡單概括為誤會.

雖于筱笑她被葉凌飛推開後,在整理好衣服後,就沒有和葉凌飛說話,甚至于當葉凌飛送于筱笑到學校時,于筱笑只是說一句"路上小心",完全沒有提剛才在車里和葉凌飛的事情,但這並不能說,葉凌飛能當沒有事情發生.

就在葉凌飛反複思考自己和于筱笑之間的事情時,于筱笑的手機打過來了,葉凌飛一看是于筱笑的電話,他遲著接了.

"師父,你回家了嗎?"于筱笑的聲音出奇的溫柔,完全不像于筱笑以往的說法方式.

"我還在路上!"葉凌飛說道,"筱笑,你回宿舍了?"

"沒,我在學校里面散步!"于筱笑說道,"我以前很討厭晚上在學校里面散步,現在我卻發現晚上散步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葉凌飛笑了笑,說道:"早點回宿舍,不要太晚了!"

于筱笑那邊停了停,才說道:"師父,你剛才問我是不是和你有關系,我之所以沒有回答,是因為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說!"

葉凌飛聽于筱笑這樣說,心知于筱笑是打算告訴自己那天晚上的事情,葉凌飛收起笑意,認真地說道:"筱笑,你慢慢說,我聽著呢!"

于筱笑輕聲歎口氣,說道:"師父,其實那天晚上的事情我真的不好意思說出來,雖然我看似說話大大咧咧的,什麼都不在乎是一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就感覺自己很丟人.師父,我只能告訴你,我沒有和師父你發生關系,但是……但是……!"于筱笑一連說了兩個但是,也沒有能把後面的話說出來,一直到最後筱笑忽然說道:"師父,我只能告訴你,我喜歡你

要逼我說那天晚上的事情了的很丟人!"

"好了,筱笑不問你就是了!"葉凌飛說道,"你好好睡覺吧,不要想得太多,老實說,我並不喜歡你現在的樣子,我更喜歡過去那個說話口無遮攔的女孩子尤其是喜歡那句'爆你菊花’."

當葉凌飛說道這里時,電話那頭的于筱笑忽然爆發出一陣開心的笑聲來哈哈笑道:"師父,我知道了過師父,你可以放心我不會對你說這句話的."

"你這個小丫頭,你要是敢對我說這句話,我就真敢照著這句話對付你,你信不信?"葉凌飛心情變得好多了,突然,他發現事情並不像自己想象得那樣複雜,于筱笑這個女孩子至少不會纏著自己.而于筱笑明確地告訴他,那天晚上自己沒有和她發生關系後,葉凌飛的心里松了一口氣,一直困惱著自己的事情此刻終于清楚了,那天晚上真正和自己有關系的是張璐雪和鄭可樂,而那處子之血,應該是鄭可樂的.

不過,這件事情似乎已經不是那樣重要了,鄭可樂和葉凌飛的關系已經很深了,而且鄭可樂還是葉凌飛的奴隸.

葉凌飛忽然感輕松了許多,他和于筱笑掛上電話後,手機還沒有放下來,結果手機又響了起來,葉凌飛以為是于筱笑打過來的,他沒看來電顯示,直接按了接聽鍵,張口說道:"筱笑,你這個小丫頭,怎麼想我了?"

"葉凌飛,你說什麼呢?"電話頭傳來的並不是于筱笑的聲音,而是周欣茗的聲音.聽到周欣茗的聲音,葉凌飛心里一驚,他暗暗擔心剛才要是白晴婷打電話給自己的話,聽到自己剛才那樣說話,白晴婷會不會想到自己和于筱笑之間也有什麼關系.葉凌飛對于周欣茗比較放心,他相信周欣茗一定會為自己保密的,于是,葉凌飛趕忙轉移話題道:"欣茗,你有什麼事情?"

周欣茗果然有追問剛才的事情,而是問道:"你什麼時候回來?"

"我正在回去的路上,大還有二十多分鍾吧!"葉凌飛說道.

",我在別墅這里等著你,你不要忘記你今天答應我的事情,我今天可是特意回來等你告訴我,你這次要是敢放我鴿子的話,我可輕饒不了你!"周欣茗說道.

凌飛趕忙點頭,說道:"欣茗,你放心,我絕對不敢放你的鴿子!"

和欣茗通完電話後,葉凌飛立刻加速,直奔別墅.

當葉凌飛一回來,張璐雪就用異樣的目光看著葉凌飛,這讓葉凌飛感覺十分不解,心里不知道張璐雪這是怎麼了?

白晴婷沒有坐在客廳里,客廳里面只有張璐雪一個人在看電視.葉凌飛走到張璐雪身邊,低聲問道:"你干什麼啊,我怎麼感覺你的眼神怪怪的呢?"

"怪怪的事情還多著呢,我才不告訴你呢!"張璐雪撇了撇嘴唇,緊跟著她把目光又挪向電視屏幕,就在葉凌飛想要上樓的時候,張璐雪忽然說道:"明天,我要回家去住了!"

"怎麼了,你和晴婷又吵架了?"葉凌飛一聽這句話,他轉過身來,看著張璐雪.

張璐雪搖了搖頭,說道:"不是,我和晴婷相處得很好,我只是感覺我在這里住的話,有些不能適應啊!"

"什麼意思?"葉凌飛問道.

張璐雪又撇著嘴唇,不肯說了.葉凌飛搞不明白張璐雪到底想說什麼,不過,他沒有心情和張璐雪在這里閑聊,葉凌飛已經打定主意,他一定要說服周欣茗放棄刑警的身份.

葉凌飛上了樓,直奔周欣茗的房間,當葉凌飛剛剛走進周欣茗的房間時,就看見周欣茗坐在床上,白晴婷手里拿著紗布,正在包紮周欣茗的左臂.

"欣茗,怎麼回事?"葉凌飛一看見周欣茗受傷了,腦袋翁了一聲,他心中那種不祥的預感更加強烈了.葉凌飛急忙到了周欣茗身邊,周欣茗看了葉凌飛一眼,嘴里說道:"沒什麼事情,就是今天受了點傷!"

"受傷?為什麼會受傷,是不是有人襲擊你了?"葉凌飛緊張地說道.

"你亂想什麼啊!"周欣茗冷哼了一句,說道:"今天我在訓練時,不小心弄傷了胳膊,我就是讓晴婷幫我換下紗布."

聽到周欣茗這樣一說,葉凌飛才松了一口氣.他在周欣茗面前走了幾步之後,忽然對周欣茗說道:"欣茗,你立刻辭職,不要再干這個刑警大隊長了!"

周欣茗一聽,立刻說道:"我為什麼要辭職?"

"我讓你辭職!"葉凌飛從來沒有這樣對周欣茗說話,此刻,他異常堅決地說道:"不管如何,你必須辭職!"

周欣茗聽葉凌飛那強硬的口氣,一下子發火起來,惱怒道:"葉凌飛,你不要太過分了,你沒有權力要求我辭職,我愛這個職業,我絕對不辭職!"

上篇:第三集 第769章 神情不自然     下篇:第三集 第771章 危險的頂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