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780章 我願意  
   
第三集 第780章 我願意


筱笑這一聲剛喊出來,葉凌飛就把臉轉向于筱笑,麼,你認識他?"

"當然認識,而且還很熟悉!"于筱笑看那年輕對那名女孩子罵著,嘴里不屑地說道:"師父,像他這樣的人,就是被他老爸給寵出來的!"

就在于筱笑說話這工夫,忽然看見那名年輕人用力推了一把那女孩子,那女孩子一下子摔倒在地上.于筱笑再也看不下去了,她擠過人群,到了那名少女面前,彎著腰去扶那年輕的少女.

"蔣岳陽,幾天不見,你這脾氣見漲啊,竟然學會打女孩子了,你也算是一個人才啊!"于筱笑扶起那名女孩子來.

那年輕人一看是于筱笑,頗感意外,他臉上那種冷笑的表情立刻消失了,換上滿臉笑容,急忙走到于筱笑身邊,嘴里笑道:"筱笑,你怎麼回來了,你瞧你,回來也不和我說一聲,我去接你啊!"

"不敢讓您老人~我,我就怕我這被你一接,你的那些女朋友們會吃了我,我可惹不起你啊,我看你有時間還是多陪陪你的女朋友吧!"于筱笑說著看了一眼那小姑娘,說道:"我說你真是瞎了眼,好端端的找誰不行啊,你卻偏偏喜歡上一個色狼,你還不了解我們蔣大公子吧,那是夜夜做新郎的主,你啊,這次就當是一個教訓吧,以後擦亮眼睛."

于筱笑說道這里,忽然又充道:"不過,我看你這次不能就輕易完事了,至少多要點錢吧們蔣大公子可是有得是錢,隨手一扔就是十幾萬,不在乎那點錢!"

"筱笑這次誤會我了!"蔣岳陽伸手就要去拉于筱笑的手,卻被于筱笑甩開,于筱笑冷哼一句道:"我說蔣大公子別動手動腳的,就算是誤會和我也沒有關系,我和你說的男朋友可在這里,你要是動我的話,小心我的男朋友不客氣."

葉凌飛本來不想參合進來,他現只想著怎麼幫周欣茗在聽到于筱笑這樣說,就算他不想出去,也不行了.葉凌飛只好從人群後面擠過來,來到于筱笑身邊,他並沒有摟于筱笑,而是說道:"筱笑麼回事兒,你認識這位有錢的公子爺?"

"當然了家可是有人啊,老爸是市里的一把手媽是大公司的行政總裁,你說人家怎麼樣啊!"雖然葉凌飛沒有摟著于筱笑是于筱笑卻親熱地挽起葉凌飛的胳膊,顯得和葉凌飛很親熱的樣子.

蔣岳陽剛才本以為于筱笑開玩笑.這蔣家和于家都是大家族.可以說兩家地勢力都不小.當然.比起于家地勢力來.蔣家就略差一些.但是.畢竟蔣岳陽地爺爺也是一名大人物.雖說現在這個社會提倡不講究門第.但是.現實中.不講究家庭,背景地卻很少.所謂強強聯合.婚姻也是一個維系勢力地紐帶.這于筱笑和蔣岳陽年紀相仿.倆人從小就在一所學校讀書.一直到高中.大學以後.于筱笑故意考入望海大學.而蔣岳陽則"進"入了省城地一所大學.

于筱笑之所以要遠離家.跑到望海市.就是想避開蔣岳陽.不想讓自己成為犧牲品.于震早就和于筱笑提過于家和蔣家聯姻地事情.于震告訴于筱笑說.這是于筱笑地爺爺地意思.于筱笑地爺爺地意思幾乎就像下了聖旨一般.是無法抗拒地.于筱笑想回避這種婚姻地話.除非和于家脫離關系.不然地話.只會觸怒他地爺爺.為了家族地利益.于筱笑地爺爺會強迫于筱笑結婚地.套用于筱笑曾經對張雪寒說過地一句:她只是一個犧牲品.

于筱笑很羨慕張雪寒.張雪寒因為她本身地原因.她地家族沒有給張雪寒早早預定下婚姻.張躍對待這個孫女.那是疼愛有加.只要這個孫女能平平安安地生活下去.就是一件最值得高興地事情.

而于筱笑則完全不同.這也是于筱笑在到了望海市之後.有悖于她受到地良好教育.而變成了一個肆無忌憚地暴強女孩子地原因.于筱笑需要釋放.釋放這種被家庭壓抑地情愫.甚至于于筱笑那種過份地放肆.就是在她還能自己掌握自己命運地時候.盡情放松.一旦到了她無法掌握地時候.她就會失去自我.或許會變成一個只擁有軀殼.而沒有靈魂地行尸走肉.于筱笑有時候希望自己並沒有出生在這種家庭中.她更羨慕那些普通家庭地女孩.她們可以自由戀愛.

不知道為何.就在望海市.當于筱笑遇到葉凌飛之後.她忽然感覺到一種她可以依靠地感覺.只要在葉凌飛身邊.她就沒有任何地驚恐害怕.仿佛.葉凌飛是一個她可以完全依靠地大山.

這僅僅是于筱笑剛開始地想法.隨著和葉凌飛越來越深地接觸.于筱笑發現她被這個男人吸引住了.

于筱笑當著蔣岳陽的面前挽著葉凌飛的胳膊,就是在向蔣岳陽傳遞著一種信號,她已經有了男朋友,而且還是一個很強大的男朋友.

蔣岳陽此刻內心的憤怒超出于筱笑的意料,如果于筱笑只是想借機向蔣岳陽示威的話,那她的目的達到了,蔣岳陽已經被激怒了.如果葉凌飛是一個和于筱笑年紀相仿的年輕人,蔣岳陽最多只是有些吃醋,他會想辦法讓那個男人自己退出,但現在,蔣岳陽內心除了妒忌,更多的是一個難以言喻的不甘.

蔣岳陽早就知道家族的安排,他對這個婚姻的安排十分的滿意,于筱笑無論是相貌還是家世,都是出類拔萃的,蔣岳陽就沒有在身邊的女孩子中發現比于筱笑更漂亮,性感的女孩子,這讓蔣岳陽早就渴望擁有于筱笑,可以說從初中開始,蔣岳陽就想著辦法接近于筱笑至于追求于筱笑,只可惜,于筱笑根本就不理蔣岳陽.

就在于筱笑放假回省城的時間里蔣岳陽還找著各種借口找于筱笑,只可惜都被于筱笑直接的拒絕,一點情面也不給蔣岳陽留.

蔣岳陽現在眼見于筱笑口中的男朋友會是如此一個老男人簡直讓蔣岳陽感覺自己的心被深深刺痛了.他兩眼直盯著葉凌飛,那憤怒的目光讓葉凌飛忍不住看了于筱笑一眼,葉凌飛那意思是說"你這個小丫頭就知道給我添亂了吧,現在又給我惹上麻煩了".

于筱笑早把蔣岳陽的模樣看在

她看見蔣岳陽生氣了,心里反倒顯得十分開心.于<凌飛的目光回之一個頑皮的笑容,那模樣不要說蔣岳陽了,就連葉凌飛都感覺怦然心動.葉凌飛心里暗想道:"這個小丫頭,倒天生就是一個惹人愛的女孩子."

不過,這個時候,葉凌飛也只有面對蔣岳陽了.他伸手從身上摸出煙來是葉凌飛習慣的動作,葉凌飛嘴里咬著煙蔣岳陽說道:"我說哥們,你還是一個男人嗎一個小女孩子動手,真虧你做得出來.咱們男人的臉都讓你丟光了以為玩完就拍拍屁股完事了,我看事情可沒有那樣簡單,你說吧,你打算怎麼處理?"

蔣岳陽本來就對葉凌飛來氣,他聽到葉凌飛這樣對自己說話,忍不住張口罵道:"操,你***是什麼玩意兒,敢來管我的事情!"

"我不是玩意兒,因為我是人,難道你是玩意兒嗎?"葉凌飛把煙從嘴里拿下來,他的左手夾著煙,對于筱笑說道:"筱笑,你問問那個小丫頭,她到底打算怎麼辦!"

于筱笑把那少女拉到一邊,說了幾句話之後,就看見那少女抽泣起來,似乎說不下去了.于筱笑來到葉凌飛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葉凌飛點了點頭,說道:"哦,我知道了,敢情人家蔣大公子是有後台的人啊,也是,誰敢得罪蔣大公子,不過,蔣大公子,你今天所作所為都被大家看見了,有句話說得好,公道自在人心,我想就算你不肯要面子,你的老爸也想要面子吧.

我這個人最喜管閑事,要不要我現在去找你老爸,我相信你老爸現在還在上班吧,哦,或許還在開會,你說我突然闖進去,就在你爸爸開會的時候,跟你爸爸說,你的兒子把人家小姑娘的肚子搞大了,人家小姑娘要死要活的,你的兒子發出狠話來,要是人家小姑娘敢告的話,就整死人家,你說這樣好不好呢?"

"你……你…這個混蛋…!"蔣岳陽葉凌飛氣得嘴唇哆嗦起來,以前,都是他罵別人,哪里被別人罵過.這次,被葉凌飛一說,蔣岳陽只剩下翻白眼的份.

"我本來就是蛋,混蛋對混蛋,最適合!"葉凌飛冷笑道,"反正我是不怕,蔣公子,你打算怎麼辦吧,你給我劃出一條道來,你是要我去找你爸爸呢,還是拿錢了事!"

"好,你有種,我記住你了!"蔣岳陽氣呼地從身上拿出一大疊現金來,至少在三千多塊錢,他把那疊鈔票狠狠砸在地上,嘴里對那名女孩子說道:"這些錢留著給你買棺材吧!"

"說話有氣魄,我喜歡!"凌飛連看都沒有看那些錢,嘴里說道:"不過呢,就算買棺材也不夠啊,買口好棺材你怎麼不得給二十萬塊錢,我說蔣大公子,你不會連二十萬塊錢都拿不出來吧,說出去也太丟人了."

"二十萬?"蔣岳陽一聽,瞪大了珠子,他突然從錢夾里拿出一張卡片,扔在地上,對那名小姑娘說道:"這張卡里有二十萬,我現在就扔在這里,你有本事就過來拿,你知道我的為人,想好了再拿!"

這蔣岳陽是吃定了那個小姑娘不敢來拿,卻沒有想到葉凌飛卻彎腰拿起來,他手里拿著銀行卡,對于筱笑說道:"筱笑,人家蔣大公子說的話真的很嚇人,我都被嚇到了,我看那個小姑娘也不敢拿這二十萬,筱笑,你幫我想個辦法,怎麼才能讓那個小姑娘拿這二十萬呢!"

于筱笑聽葉凌飛這樣說,本想告訴葉凌飛這種事情她不便插手,畢竟他的爸爸和蔣岳陽的爸爸都是市里的人鬧翻了,可就不好了.不過,于筱笑忽然轉念一想爸爸知道蔣岳陽的品行也不錯,說不定爸爸會跟自己的爺爺說,這樣以來自己就沒有必要和這個家伙結婚了,說定以後都不用見這個惡心的家伙了.

于筱笑想得還是簡單,她畢竟不是官場的人不清楚這里面的錯綜複雜的關系.于筱笑只是從自身的角度去想,立刻說道:"恩,我想我和我爸爸說一聲,讓我爸爸給我好建議吧!"這于筱笑說著就想拿手機蔣岳陽一聽于筱笑要給于震打電話,他心里就有些慌了.蔣岳陽剛才只是出于氣憤,說出了那番話來,他當時忘記于筱笑也在這邊,不管怎麼說,于筱笑的爸爸也是市里的人而且于家的勢力可比他家要大.最主要的還是蔣岳陽自己心里膽怯了,他的爸爸早就告訴蔣岳陽人要收斂和低調,蔣岳陽知道要是自己的爸爸知道這件事情後定饒不了自己,說不定自己以後想出來玩都不行了.

蔣岳陽想到這里然一轉臉,對于筱笑說道:"筱笑,我看在你的面子上,這件事情就這樣算了!"

"那最好了!"于筱笑把手機又放下來,對蔣岳陽說道:"那這二十萬能不能收呢?"

蔣岳陽狠狠瞪了一眼那個少女,說道:"我們的事情就這樣完了,你把錢拿走,以後都不要纏著我!"

葉凌飛一看這地上散落的錢,他彎著腰,嘴里說道:"哎呀,好多錢啊,這些錢不拿真的是浪費啊,這個年頭,有錢人還是多啊,隨手就是幾十萬的扔,真是了不起!"葉凌飛邊說邊把錢拾了起來,他把錢和卡遞給那個少女,說道:"小妹妹,拿著這些錢回去吧,就算是給你的補償!"

那少女有些畏懼,不敢拿.葉凌飛強行把錢和銀行卡塞進她的手里,嘴里大聲說道:"你放心吧,蔣岳陽大公子是不會動你的,現在這些人都聽到了蔣岳陽大公子的話,要是你以後有個三長兩短,哪怕就是上街崴了腳,你都可以去告蔣大公子的,我相信這些人都能作證."葉凌飛說完,又轉向蔣岳陽,說道:"蔣岳陽大公子,你說我說得對不對?"

葉凌飛說完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對那個哭花臉的小女孩說到:"小妹妹,把你的手機借給我用一下."

那個小女孩先是一愣,隨後從身上的手包里拿出手機,遞給了葉凌飛.

葉凌飛拿著那個小女孩的手機走到了蔣岳陽的面前,把手機遞給蔣岳陽說道:"把卡的密碼就輸入到這里!"

蔣岳陽狠狠地瞪著葉凌飛,沒有好氣地奪過手機,輸入完後又把手機遞給

飛.

葉凌飛把手機還給那個小女孩說道:"這個就是密碼,保存好了."

那個小女孩從葉凌飛的手上接過自己的手機.

蔣岳陽心里這個氣,心里暗罵葉凌飛.蔣岳陽沒有想到葉凌飛會把他的名字說出來,這樣以來,要是那個少女真出了一點事情,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是蔣岳陽干的.蔣岳陽倒不擔心那些普通人,他只是擔心于筱笑.

蔣岳陽對于筱笑還是很在意的,一方面,他擔心于筱笑對自己更加不滿,那樣的話,就算兩個家族想聯姻,但是,于筱笑如果反對強烈的話,這段聯姻也是很麻煩的一件事情.另一方面,他更多擔心于筱笑會跟于震說,那樣以來,事情就變得麻煩了.

蔣岳陽並不傻,知道這個時候自己說硬話只能對自己更加不利,他只好說道:"你放心吧,只要我說出來,我就會做到!"

"恩,這句話說得像個爺們!"凌飛聽到蔣岳陽這樣說,用力地點了點頭.對那個少女說道:"蔣公子都這樣說了,你還不拿著錢走,小心一會兒蔣公子後悔了,把你的錢再搶回去."

葉凌飛這句得可是夠損了,他故意用"搶"這個詞,這樣一說,就讓人感覺這蔣岳陽也太霸道和不地道了.蔣岳陽心里有氣,但是又不便當著于筱笑的面前發作,他心里核計好了,自己一定要查清楚于筱笑這男朋友的底細.

葉凌飛才不管這些那名少女開之後,葉凌飛一摟于筱笑的蠻腰,對于筱笑說道:"我們走吧!"

"恩!"于筱笑點點頭此的于筱笑,那心里只能用一個字來形容,那就是"爽".蔣岳陽一看于筱笑那小蠻腰被葉凌飛那大手給摟住了股怒火不可遏抑.他快走了兩步,搶先擋在于筱笑面前.

"筱笑,這個男人真的是你的朋友?"蔣岳陽問道.

"恩怎麼了?"于筱笑看著蔣岳陽,她故意身子緊挨著葉凌飛,說道:"蔣岳陽,你有什麼問題嗎?"

"筱笑知道我以前的行為惹怒了你,我現在早就改了!"蔣岳陽說這話就連他自己都不相信,剛才發生的事情已經給他一記耳光,不過,這個時候蔣岳陽只能這樣說.蔣岳陽故意表現出真誠的模樣,說道:"筱笑知道你一直都氣我不爭氣,你心里有氣故意這樣氣我.我剛才想過了,我打算轉去望海市讀書以後可以跟你一起讀書,我們可以一起出入就想通過這種做法證明我對你的真心!"

"蔣岳陽,你是不是傻了,我干什麼要氣你啊,真是的!"于筱笑聽蔣岳陽這樣說,撲哧笑了起來,她笑道:"你也別跟我一起讀書,我在望海市待得很好,而你在這里待著也不錯,這里的美女很多啊,你盡可以發揮你的本事,放心吧,我對你的看法不會有任何的改變,原來怎麼看你,現在還怎麼看你."

"筱笑,我就是想證明我對你是真心的,為了你,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蔣岳陽說道.

"真的?"于筱笑看著蔣岳陽,蔣岳陽以為于筱笑被自己打動了,趕忙說道:"筱笑,我當然說的是真的了,你要相信我!"

"你剛才不是說你願意為我付出任何的事情嗎,那我就要證明一下!"于筱笑用手指了指對面那棟二十多層高的大樓,說道:"我就給你一個機會證明你對我的真心,你跑到那大樓的樓頂,如果你願意從大樓上跳下來的話,我就相信你對我是真心的,不然的話,你就是跟我說假話!"

"筱笑,你這不是開玩笑嗎,那麼高的大樓,我要是……."蔣岳陽看了眼那大樓,為難地說道.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于筱笑就搶先說道:"你剛才說願意為我做任何的事情,我就是讓你從大樓上跳下來,又沒有讓你干什麼,瞧把你為難得."說道這里,于筱笑轉向葉凌飛說道:"葉大哥,你願意為我從大樓的樓頂跳下來嗎?"

于筱笑說這話時,一直對葉凌飛使眼色,葉凌飛抬眼看了眼大樓的樓頂,微微點了點頭.于筱笑立刻笑了起來,她得意地轉向蔣岳陽,說道:"看見沒有,真正愛我的人會為我做一切事情,蔣岳陽,現在你沒有話說了吧."

蔣岳陽看著葉凌飛,不服氣地說道:"我才不相信他願意那樣做!"

于筱笑一聽,笑道:"蔣岳陽,要不這樣吧,如果我的男朋友願意為我從大樓上跳下來,你以後都不許纏著我,你看行不行?"

蔣岳陽聽于筱笑這樣一說,他並沒有立刻回答,而是轉過頭去,又望了望那棟高二十多層的大廈.他心里核算著,要是真從這棟大廈的樓頂跳下去,一定會摔死的.想到這里,蔣岳陽忽然得意地笑了起來,他自認天下還沒有哪個傻瓜肯干這樣事情,就算于筱笑那個男朋友是傻瓜,從大樓上跳下去,也會摔得粉身碎骨,不管怎麼樣,對自己都有好處.

蔣岳陽自認穩操勝券,他反倒得意地笑道:"筱笑,這可是你說的,我答應就是,不過,如果他不願意跳怎麼辦,是不是你就接受我當你的男朋友呢?"

蔣岳陽本以為于筱笑會反對,卻沒有料想于筱笑竟然一口答應道:"好!"

蔣岳陽一聽,趕忙說道:"你真的答應?"

"我當然答應了!"于筱笑說道,"當著大家的面,誰也不許反悔!"

"當然不反悔了,誰反悔,誰是小狗!"蔣岳陽趕忙說道,生怕于筱笑反悔.

于筱笑轉向葉凌飛,故意大聲地問道:"你願意為我從那棟大樓的樓頂上跳下去嗎?"

"我當然願意!"葉凌飛說道.

當葉凌飛這句話一說完,于筱笑就轉向蔣岳陽,說道:"好了,你輸了,你以後都不許纏著我了!"

"我怎麼輸了?"蔣岳陽還不明白,"他沒有從那棟大樓的樓頂跳下去啊!"

"笨蛋,我是問願不願意,又沒有說真的要跳,誰讓你不說願意的!"于筱笑大笑起來,說道:"蔣岳陽,要怪只怪你自己笨,而不是我不給你機會."

上篇:第三集 第779章 富家子弟     下篇:第三集 第781章 慈母多敗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