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784章 你不會不收留我吧  
   
第三集 第784章 你不會不收留我吧


筱笑走進浴室里面,很快就從浴室里面傳來嘩啦啦凌飛坐在床上,心里這個郁悶,怎麼好端端的會出這種事情,這于筱笑平白無故的把自己牽扯進去.自己跟于筱笑沒有什麼的,于筱笑就能告訴她的父母她懷了自己的孩子,要是真得有事情的話,自己豈不是要麻煩大了.

葉凌飛聽著浴室里面的水聲,心里開始犯起嘀咕來,于筱笑這個小丫頭,他是惹不起的,還是躲起來比較好.葉凌飛打定主意,打算偷偷溜出去,卻沒有料想他剛剛邁步走到浴室門口,就聽到里面傳來于筱笑的聲音道:"師父!"

"啊!我在!"葉凌飛站在浴室門口回道.

浴室里面傳來一陣腳步聲,緊跟著浴室的門被拉開一條縫,于筱笑那**的腦袋探了出來.

"師父,你怎麼站在浴室的門口,難道你想偷看?"于筱笑頑皮地問道.

"哪有的事情,我是在房間里面溜達,溜達,剛剛溜達到這里,哦,我去看電視!"葉凌飛說著趕忙跑到電視機前,打開電視機,拿著遙控器調著台.于筱笑咯咯笑道:"師父,你偷看就看吧,你又不是沒有看過!"

"我沒有看過,我什麼時候過了?"葉凌飛一聽,趕忙說道,"你這個小丫頭不要誣陷我!"

"師父,你就裝,難道你真不記得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嗎?"于筱笑把浴室的門關上,她的聲音從浴室里面傳出來,說道:"我雖然記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卻記得大概的事情,我就不相信師父你不記得,哦,如果你真不記得的話可以去問雪寒,她可是一清二楚!"

"說雪寒知道?"葉凌飛剛才本想著趁著于筱笑洗澡的時候,偷偷溜出去,但是被于筱笑叫住後凌飛就打算先假裝看電視,等于筱笑洗澡時,他再溜出去.卻沒有想到從于筱笑嘴里聽到這件事情來來,葉凌飛已經認定那天晚上的事情塵埃落地,那天晚上他和鄭可樂發生過關系.不過,葉凌飛一直都感覺心中有點疑惑不解的地方,為什麼問那天晚上的當事人,都保持沉默,這讓葉凌飛感覺十分奇怪.

當凌飛聽到于筱笑提到了張雪寒後,他的腦袋中靈光一閃突然想起那天晚上張雪寒沒有在別墅喝酒,應該是清醒的,這樣說來,整件事情只有張雪寒最為清楚.葉凌飛不打算偷偷溜走,他想從于筱笑嘴里得到更多關于那天晚上的事情來.

葉凌飛邁步走到浴室門口.問道:"筱笑.說看.雪寒都知道些什麼事情?"

"我哪里知道問過雪寒.她也不肯告訴我!"于筱笑在浴室里.說道:"不過呢.雪寒在我地逼問下倒告訴我一些事情.師父想不想知道是什麼事情?"

"我當然想知道了.你這個小丫頭別跟我打啞謎了點說吧!"葉凌飛催促道.葉凌飛越催促.于筱笑反倒不說了呵呵笑道:"這個等一會兒再告訴你.我要專心洗澡!"

葉凌飛被于筱笑搞得沒有辦法又不能進去.只好坐回到床上.他剛坐下來沒多久.野獸地電話就打了過來.葉凌飛讓野獸辦了一些事情.野獸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是和葉凌飛彙報下事情地進展.

"老大.睡覺了沒有?"野獸並沒有直接告訴事情地進展.而是先問葉凌飛睡覺了沒有.

葉凌飛抱怨道:"我說野獸.你這個小子是不是明知故問.要是我睡覺了.我還能接你地電話嗎?"

電話那頭傳來野獸哈哈的大笑聲,野獸笑道:"老大,我這不是習慣性的問一句嗎,沒有其他的意思,也就是隨口一問,我擔心我這個時候打電話給老大,打擾了老大的睡覺.老大,你不知道,雪華剛才就埋怨我這個時候打電話給老大,她擔心我吵了老大的好覺!"

"沒有關系,就算我睡覺,你有事情還不給我打電話嗎?"葉凌飛說道,"野獸,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老大,我和野狼查到那輛車的司機,哎呀,雪華,你輕點咬我,我那邊被你咬破了,你就不能換個地方咬嗎?"野獸好端端地說著話,忽然冒出這一句話來,讓電話那頭的葉凌飛就是一愣,他問道:"野獸,你現在在床上?"

"啊,老大,我是在床上,不過你別亂想啊,我和雪華什麼都沒做!"野獸趕忙解釋道,"雪華在和我鬧呢."

"行了,別和我解釋,我又不關心你們倆人家里的事情.和我解釋那樣多有什麼用,你這小子我還不了解嗎?"葉凌飛笑道,"還是和我說正事吧!"

"恩,好的!"野獸說道,"老大,我們查到那名輛車的司機是一個年紀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有人說在紅粉帝國附近見過那小子,好像是那小子常出入紅粉帝國,老大,我本想帶人去紅

抓那小子,但是野狼攔著我,不讓我去,他說要等等不知道野狼這家伙膽子怎麼這樣小,我記得以前在英國時候,他的膽子可沒這樣小,老大,我看這小子都是被他那個臭娘們帶壞了,哎呀,雪華你別鬧!"野獸又喊了一聲,葉凌飛笑道:"野獸,雪華是怪你那張嘴說話不顧及,雪華也是女人,怎麼能讓你隨便罵女人呢,你小子說話要注意點,這件事情我看野狼做得很對,這個時候沒有必要強行闖入紅粉帝國,把事情鬧亂了,反倒不好了,野狼怎麼打算的?"

"野狼那小子說要派人盯著紅粉帝國,說啥要守株待兔,老大,你說這不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嗎,直接帶人進去找到那混蛋就完事了,干啥要傻乎乎得在外面守著啊!"野獸抱怨道,"我堅決反對,浪費時間啊!"

"野獸,你別抱怨了狼做得對,你就按野狼說的去做!"葉凌飛說道,"這個時候不要給我惹事,我在省城這邊處理一些事情管不到望海市那邊的事情,現在的望海市有些亂,有什麼事情等我回去處理!"

"老大知道了!"野獸說道,"我不會惹事的,我現在可是有家的男人,當然要好好生活,老大,你說我說得對不對?"

"知道就好!"葉凌飛說道,"那個秘書盯得怎麼樣了?"

"哎呀,老大不醒我,我倒差點忘記這件事情了!"野獸說道,"我派人盯著那名秘書了,我發現那名秘書有問題,明明有家,卻不回家,跑去一棟新開盤的小區里面了!"

"你說那個王秘書有可能養情人?"葉凌飛問道.

"應該是這樣,只是還沒有看見那名秘書和女的一起出入我的人又不敢貿然闖進去!"野獸說道.

",你先派人給我盯著,我相信他早晚會露出馬腳,我現在在這里待幾天,過幾天我回望海市!"葉凌飛說道.

葉飛和野獸聊天後回身,嚇了一大跳知道什麼時候于筱笑已經裹著浴巾站在他背後.

就看見于筱笑長發松散地披散在裸出來的肩頭上,那帶著濕意的秀發散發出沁人心脾的香氣撲葉凌飛的鼻孔.于筱笑只是用一條大的浴巾遮住身體的重要部位,兩條纖細筆直散發著青春氣息的小腿露在外面.于筱笑略顯瘦弱細的粉頸,消瘦的肩頭…,又處處彰顯著她那令人窒息的誘惑力.

從于筱笑身發出來的體香不斷撓動著葉凌飛的心,讓葉凌飛有些不敢注視于筱笑.葉凌飛吞了一口唾沫,嘴里說道:"你這個小丫頭,什麼時候跑出來的,也不和我說一聲,嚇了我一跳!"

"就在你打電話的時候啊,我看你在打電話,就沒有告訴你!"于筱笑邁步走過葉凌飛的身邊,一直到了床邊,她掃了一眼床上被葉凌飛推到腳邊的被子,嘴里說道:"師父,你被子髒不髒啊?"

"很髒,我都睡了好幾天,筱笑,要不我幫你要個房間,那里的床單和被褥一定是乾淨的!"葉凌飛心里想著如何讓于筱笑離開自己的房間,讓這樣青春靚麗的美女躺在自己身邊,誰知道自己會不會犯錯誤.葉凌飛雖說對自己的控制能力還是很自信,但是,他終究是男人,萬一出個閃失,那可不好了.葉凌飛就想著讓于筱笑換個房間,卻沒有想到于筱笑竟然上了床,她那精致如美玉一般的兩足伸向被子,嘴里說道:"無所謂了,反正這是師父睡過的,我也不介意."

"我介意啊,我的床上躺著這樣一個大美女,我晚上睡不著覺!"葉凌飛低聲嘟囓道.

于筱笑把被子拉蓋到自己身上,她緊跟著把手放在被子里鼓搗片刻,一甩手,把浴衣從被子里扔了出去.那張嬌豔的小臉上浮現出燦爛如櫻花一般的笑容,招呼葉凌飛道:"師父,幫我塗藥!"

"哦,好吧!"葉凌飛取過來藥膏,本想繞到另一邊,給躺在床上的于筱笑上藥,但于筱笑卻把身體挪了挪,剛好躺在大床的中央,這樣以來,不管葉凌飛在哪邊,都需要上床給于筱笑塗藥.葉凌飛並不想上床,他坐在床邊,身子盡可能傾下去,把藥膏塗抹到于筱笑的臉上,就在他手中的藥膏剛剛碰到于筱笑的臉上時,于筱笑忽然伸出兩手,緊摟住葉凌飛的脖子,葉凌飛措不及防,一下子壓在于筱笑身上.

"筱笑,別鬧,我給你塗藥!"葉凌飛聞到于筱笑那沁人心脾的體香,就感覺心頭癢癢的,他壓制住**,嘴里說道:"老老實實的,不要鬧!"

"師父,我喜歡你,我就和你鬧!"于筱笑擺出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來,她的兩腿也從被子里彈出來,如同蛇一般纏住葉凌飛的腰.葉凌飛不看還好,一看于筱笑**的樣子,就感覺渾身要噴血.

葉凌飛咬

唇,極力壓制住欲火,臉色一拉,嘴里說道:"小丫鬧了,你才多大,都知道什麼啊!"

"我知道師父對我好就足夠了!"于筱笑摟住葉凌飛的脖子,她把自己的身體緊貼在葉凌飛的身上,那軟軟的嘴唇貼到葉凌飛的嘴唇上,主動和葉凌飛親熱起來.葉凌飛腦袋嗡了一聲怎麼說也是一個男人,被于筱笑這一挑逗,就感覺渾身血脈怒張手本來壓在床上,在經過和于筱笑這一接吻之後,他的兩手緊按在于筱笑那滑嫩彈力十足的粉臀上.被子從于筱笑身上滑落到地上,葉凌飛把**著的于筱笑壓在身下,和于筱笑親熱開來.

一陣急促的電話聲,打斷了葉凌飛和于筱笑的親熱,葉凌飛把嘴唇從于筱笑的身上挪開,帶著于筱笑身體的體香凌飛吧嗒吧嗒一下嘴,作勢要下床拿電話,卻沒有想到于筱笑兩手又緊摟住葉凌飛的腰,不讓葉凌飛下床.葉凌飛捏了把于筱笑的大腿,嘴里說道:"別鬧了,或許有什麼大事!"說著,強行從于筱笑手里掙開,下了床過來手機一看,卻是張國安打過來的電話,葉凌飛猜不透張國安這樣晚打電話給自己是什麼意思,他對側躺在床上,正凝望著自己的于筱笑說道:"是張雪寒的爸爸電話!"葉凌飛說完通了電話.

"葉先生,不好意思這樣晚還打電話給你!"電話里面傳來張國安的抱歉的聲音.葉凌飛笑了笑道:"沒有關系,有什麼事情盡管說."

于筱笑這時候下了床**著身子走向葉凌飛.葉凌飛正坐在靠近床邊的椅子上和張國安說話,于筱笑走過來屁股坐在葉凌飛的大腿上,伸手就去抓葉凌飛的電話,不讓葉凌飛和張國安通電話.于筱笑已經猜到了張國安為什麼要給葉凌飛打電話,一定是因為自己的事情,她不想回家,于是,就耍起小女孩子的性子來,想從葉凌飛的手里把電話搶過來.葉凌飛自然不能讓于筱笑把手機搶過去,他左手一把抱住于筱笑,讓于筱笑動彈不得,右手拿著手機和張國安通著電話.

張國安笑了笑,些抱歉,他說道:"其實,我不應該給葉先生打電話,但我也沒有什麼辦法,我是被我家老爺子逼的."

"張先生,沒有關系,盡管說!"凌飛說道.

"是這樣一回,于市長的女兒,啊,也就是那個于筱笑,我記得你們應該是朋友吧,恩,這件事情怎麼說呢,總之,就是于筱笑賭氣從家里跑了出來,于市長很擔心筱笑那孩子,他找了筱笑的同學和朋友,筱笑都不在,所以,他才打電話給我家老爺子,畢竟我們倆家是世交,雪寒和筱笑從小就是好朋友,啊…先生怎麼說吧,就是我家老爺子讓我想辦法找筱笑,我給雪寒打過電話,雪寒的意思是說葉先生或許能幫忙找到筱笑那孩子,所以,我才這樣晚打電話給葉先生!"

凌飛聽張國安這樣一說,才知道于筱笑這個家伙跑出來時,沒和家里打招呼,看起來于筱笑的父母一定被急瘋了.葉凌飛看了懷里的于筱笑一眼,就看見于筱笑撅著小嘴,看樣子很生氣.葉凌飛想了想,對張國安說道:"張先生,筱笑確實在我這里,她是剛剛跑過來的,你有什麼事情和她說吧!"葉凌飛說著把電話遞給于筱笑,于筱笑一見葉凌飛把她出賣了,狠狠瞪了葉凌飛一眼,不得不伸手拿過來電話.

"張叔,你不要告訴我爸爸,就說你沒有找到我,總之,我不想見我爸爸!"于筱笑拿過來電話,就直截了當說道:"張叔叔,還有事情嗎,沒有事情我要掛電話了!"

"筱笑,我還沒有說話呢,你就要掛電話!"張國安笑道,"你爸爸剛才給我家老爺子打電話時,把事情大概說了一遍,當時我家老爺子就把你爸爸說了一頓,筱笑,你不是不知道我家老爺子那脾氣,訓人可叫一個厲害,我看你也別生氣了,還是回家吧!"

"我不回家,我天就回望海市去,如果我爸爸不讓在望海市讀書,那我就不讀書了,就在望海市打工!"于筱笑堅持道,"張叔叔,你就告訴我爸爸說我不願意見他!"

"筱笑,這話我可不能說,那是你們父女之間的事情!"張國安說道,"要不這樣吧,我先給你爸爸打電話告訴他你現在很平安,讓他不要擔心,至于其他的事情,我可就不管了!"

"謝謝張叔叔,我知道了!"于筱笑說完,掛上電話,她把電話扔給葉凌飛,兩手緊摟住葉凌飛的脖子,嘴里說道:"師父,如果我和我爸爸真的鬧翻的話,那我就只能跟著師父你混了,你不會不收留我吧!"

上篇:第三集 第783章 誰讓你反應慢     下篇:第三集 第785章 吹牛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