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786章 大家各讓一步  
   
第三集 第786章 大家各讓一步


凌飛有時候說的是實話,偏偏沒人相信;有時候說偏偏很多人相信.此刻,當葉凌飛說出實話時,卻被于筱笑當成吹牛大王.

葉凌飛也懶得和于筱笑解釋了,眼見于筱笑松了口,葉凌飛趁機說道:"筱笑,我看你應該和你爸爸好好談談,不管怎麼說,你都應該給你爸爸打個電話,我相信你父母一定很擔心你."

于筱笑伸手拿過葉凌飛的手機,她拿著手機,就想打電話,葉凌飛趕忙說道:"筱笑,你老爸知道我的手機號碼,你要是拿我手機打電話的話,你老爸豈不是知道你在我這里了."

"怎麼了,你害怕了?"于筱笑問道.

"當然害怕了,你老爸可是市長,要是我真做過的話,我倒認了,但是,我並沒有做過,要是你爸爸找我算賬的話,我只有挨打的份了,筱笑,你爸爸打人不?"葉凌飛最後這句話逗笑了于筱笑,于筱笑撲哧一聲,笑出聲音來,她笑道:"你放心吧,我爸爸從來就沒有打過人!"于筱笑剛說完,忽然想到自己臉上的傷,又補充一句道:"當然,今天晚上除外!"

"那就是了,你要今天晚上拿著我的電話給你老爸打電話,說不定我就會成為第二個被你老爸打的人了!"

"美得你!"于筱笑一撅小嘴,葉凌飛腿上站起來,扭著粉嫩的屁股走到房間的固定電話機前,她剛想坐在電話機旁的椅子上,于筱笑忽然說道:"師父,你過來坐!"

"我為什麼要去坐?"葉凌飛奇怪地問道.

"我可是光著身子,怎麼做到這髒的椅子上,誰知道這椅子都被那些惡心的人坐過,總之,師父,我就要坐在你的身上."

"你就會穿內褲啊讓你光著屁屁到處亂跑的!"葉凌飛嘴里嘟囔著來到椅子前,他剛坐下,于筱笑就坐到葉凌飛大腿上,于筱笑還故意使了勁,壓得葉凌飛一皺眉.于筱笑卻示威得笑著,伸手拿起座機來,撥打了自己家里的電話號碼.

電話是她媽接地.一聽到于筱笑地聲音媽媽激動地喊起來.

"筱笑.在哪里啊可急死我了.我和你爸爸給你在市內地同學和朋友都打過電話.都找不到你.你到底在哪里?"

"媽媽.我沒事在我朋友這邊!"于筱笑右手拿著固定電話.她地左手摟著葉凌飛地脖子那高挺地竹筍一般形狀地酥胸在葉凌飛眼前晃來晃去.惹得葉凌飛想用嘴去咬.于筱笑一邊打著電話.一邊故意挑逗著葉凌飛.她地臉上浮現著開心地笑容.

"筱笑.你爸爸剛才是氣昏了頭.才打了你地臉怎麼樣?要不要現在去醫院檢查檢查.你爸爸也真是地怎麼能對孩子下這樣重得手.要是打壞孩子可怎麼辦."于筱笑地媽媽嘴里說道.

"媽沒有什麼事情.就是臉上地血印有點麻煩能得好幾天才能消!"于筱笑這一說.電話那頭地于筱笑媽媽就開始責怪起于震來.于筱笑拿著電話也不說話.就聽著她媽媽責怪她地爸爸.看起來.于震也在電話邊.于筱笑地媽媽說了很長時間後.才對于筱笑說道:"筱笑.你什麼時候回來.這時間都不早了.外面比較亂.要不我讓司機去接你?"

"媽媽.我不回去了.今天晚上在我朋友這邊待著!"于筱笑說道."媽媽.你放心.我沒有事情地.我給你打電話就是想讓你放心."于筱笑沉默了片刻.又說道:"媽媽.你告訴我爸爸.就說蔣岳陽那個家伙是個混蛋.今天早上被我看見在公園里面罵一名十七八歲地小姑娘.他把人家肚子搞大了.就不要人家了.我就說了他幾句.他就故意說我地壞話.總之.我不會嫁給那個混蛋地!"

"筱笑,媽媽明白,你爸爸今天脾氣有些急,你也別怪你爸爸!"于筱笑的媽媽說道,"筱笑,你爸爸要和你說話…"

于筱笑的媽媽還沒有說完,于筱笑就打斷道:"媽媽,我不和我爸爸說話了,你只要把我剛才要說的話告訴我爸爸就行了!"

"筱笑,那也行!"于筱笑的媽媽小心翼翼地說道,"筱笑,你今天晚上不回來也行,不過,要注意安全,哦,我想起來了,明天我要去醫院檢查,如果你有時間的話,陪媽媽去趟醫院吧!"

"媽媽,你哪里不舒服了?"于筱笑趕忙問道.

"就是最近感覺胸口有點悶,想去醫院檢查下!"

于筱笑一聽,急了,說道:"好的,媽媽,明天我陪你去醫院."

于筱笑和她媽媽說好之後,就掛上電話.她兩手摟住葉凌飛的脖子,嘴里說道:"師父,我今天晚上哪里也不去,就在這里睡覺,明天一大早我會去醫院,到時候,咱們電話聯系."

"好!"葉凌飛說道.葉凌飛這說話間,一不小心,嘴唇碰到于筱笑的酥胸上,葉凌飛看了于筱笑一眼,說道:"這天也不早了,快點睡覺,我要先去洗個冷水澡!"

"冷水澡?"于筱笑一愣,說道:"師父,你怎麼洗冷水澡,不怕感冒嗎?"

"我當然要洗冷水澡了,被你這個小丫頭勾引得欲火焚身,要是不洗個冷水澡,晚上控制不住的話,豈不是要出亂子."葉凌飛把于筱笑放下來,站起身,說道:"你這個小丫頭也給我把衣服穿上,如果你要是不穿衣服的話,那我就開個房間自己住,我現在可不想惹上你這個甩都甩不開的小丫頭."

于筱笑看著葉凌飛走向浴室,她撲哧一聲,又笑了起來,于筱笑笑道:"是你自己意志不堅定,關我什麼事情啊!"

葉凌飛沒有理于筱笑,直接走進浴室里面,把浴室門一關.于筱笑對著浴室作出一個鬼臉,隨即又笑道:"我還擔心你對我亂來,人家明天沒有辦法見我媽媽呢!"

..........

.........

葉凌飛洗了一個冷水澡算把欲火給澆滅.葉凌飛還從未感覺過如此棘手的事情來,于筱笑的身份很特殊,在這個時期,葉凌飛不能胡來.最主要的還是葉凌飛感覺于筱笑現在只是情緒不太好,只是想來發泄而已.

葉凌飛在對待女人的問題上,從來不干那種趁火打劫的事情.更何況,明天于筱笑還要去見她的媽媽,要是葉凌飛控制不住把于筱笑給拿下了,後面可有讓葉凌飛頭疼的事情了.現在葉凌飛只想著怎麼處理完周欣茗的事情不想節外生枝.

葉凌飛洗完澡後,穿著內褲走出來.他一走出來,就看見于筱笑已經躺在床上,身上蓋著白色的被子.葉凌飛來到床邊,于筱笑側躺著手壓在頭下,那雙水汪汪的俏目盯著葉凌飛那強壯的身體.

"看什麼看覺了!"葉凌飛伸手關了燈,房間里面立刻漆黑一片,葉凌飛掀開被子,上了床.他有意和于筱笑拉開距離,葉凌飛背對于筱笑,想盡快睡覺.偏偏于筱笑不讓他如願筱笑湊了過來,兩手抱住葉凌飛對酥胸緊貼在葉凌飛的後背上.

"師父,我冷!"

"你冷?"葉凌飛沒轉過身來里說道:"冷什麼啊,這房間里面可是開著空調呢說了,現在這天氣,就算不開空調也不會感覺冷,你這個小丫頭,別鬧了!"

"師父,你要是不抱著我,我把自己脫光了,讓你睡不著覺!"于筱笑嘴唇在葉凌飛的耳邊,那如蘭一般的氣息直撲葉凌飛的鼻孔,"師父,我就是喜歡你,喜歡和你在一起的感覺,喜歡和你一起打CSS,喜歡和你…"

于筱笑的話沒有說完,葉凌飛轉過身來,嘴里說道:"好了,好了,我怕了你!"說著兩手抱住于筱笑的腰,于筱笑把頭枕著葉凌飛的胳膊,嘴里柔聲說道:"師父,我好喜歡這樣的感覺!"

葉凌飛也不說話,他只閉著眼睛,想盡快讓自己睡覺.于筱笑說話的聲音停止了,時間不大,葉凌飛就聽到于筱笑那均勻的呼吸聲,葉凌飛睜開眼睛,就看見于筱笑已經睡著了.于筱笑睡得很甜蜜,看著于筱笑那睡覺的模樣,葉凌飛忽然有種沖動,想在于筱笑的臉上親一口,但他還是把這個沖動壓下去,漸漸地,他也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當葉飛醒來時,于筱笑已經不在床上了,只留下于筱笑的體香在葉凌飛鼻間繚繞.

葉凌飛不道于筱笑是什麼時候離開的,或許是葉凌飛因為睡得太香的緣故,對于于筱笑的離開竟然沒有任何的察覺.

葉凌掀開被子,下了床,他穿上衣服,簡單洗漱之後,葉凌飛打開房間的門.就在葉凌飛打開房間門時,對面的周欣茗房間的門也打開了,穿戴齊整的周欣茗出現在葉凌飛面前.

"欣茗,早啊!"葉凌飛打招呼道.

"早!"周欣茗看了葉凌飛一眼,意味深長地問道:"你昨天晚上幾點回來的?"

"我?大約九,十點吧,不太記得了,怎麼了?"葉凌飛說著走到周欣茗面前,周欣茗一轉身,回到房間里面,葉凌飛也跟著走進去,順手把房門帶上.葉凌飛快走兩步,從後面兩手摟住周欣茗,周欣茗低聲說道:"別鬧了,我媽媽起來了!"

"我知道,我就是想抱抱我的欣茗寶貝兒!"葉凌飛攔腰抱起周欣茗,抱著周欣茗到了床上,緊跟著壓在周欣茗身上,和周欣茗熱吻起來.

好一陣兒工夫,周欣茗才把葉凌飛從身上推開,坐起來,整理著自己被葉凌飛弄亂的衣服,嘴里說道:"我們總應該做點什麼,總這樣等也不是辦法,我心里很著急."

葉凌飛的手探進周欣茗的衣服里面,他的手握住周欣茗的酥胸,一邊做著壞事,一邊說道:"不能著急,你們要是回望海市了,那些陷害你爸爸的人一定會警覺起來,到時候就不好查了.我已經派人去查了,野獸和野狼昨天晚上給我打電話了,他們查到那名給你爸爸轉賬錢的那名叫孫菊的女人了!"

"找到她了?那不是可以證明我爸爸是被誣陷的嗎?"周欣茗一聽是一喜,趕忙說道:"現在人在哪里?"

"死了,被車撞死了!"葉凌飛一翻身,坐起來,把周欣茗剛剛整理好的衣服又給弄亂了,他故意壞壞地把周欣茗的胸罩摘了下來,周欣茗現在的心思都在孫菊身上,沒空兒理葉凌飛這般胡鬧急忙問道:"怎麼會被車撞死?"

"你說呢?"葉凌飛笑著說道.

"殺人滅口!"周欣茗本能地說道.周欣茗是警察,自然會想到這點.葉凌飛點了點頭道:"欣茗,你猜對了,很有可能是殺人滅口,我現在已經派人去追查那名凶手了,根據野獸所說的名凶手經常出現在紅粉帝國,要知道紅粉帝國可不是普通的娛樂場所感覺這里面有事情,十有**和紅粉帝國脫不了干系."

周欣茗皺起眉頭來,葉凌飛以為是自己的話讓周欣茗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剛想說點什麼,卻偏偏聽到周欣茗說道:"你輕點,疼死了這個壞蛋!"

葉凌飛把手從周欣茗酥胸上挪開,周欣茗一邊把胸罩戴好邊抱怨道:"要是晚上讓我發現我那里有你的手印,你等著吧一定會報複你.哼,你這個大壞蛋!"

葉凌飛呵呵笑了起來伸手又捏了把周欣茗的粉臀,這才站起身來,對周欣茗說道:"欣茗,你現在不能著急,還是先在這邊待著吧,想想,今天有沒有什麼需要做的事情?"

周欣茗整理好衣服,從床上站起來,說道:"我要買衣服啊,來這里,根本就沒有換洗的衣服,髒死了."

"那也行,今天我們就出去買衣服好了!"葉凌飛說道.

周欣茗點了點頭,她隨

自己的早餐還沒有吃,周欣茗瞪了葉凌飛一眼,嘴怪你,一大清早的就鬧.我本來是要找媽媽吃早飯的,都怪你這個家伙,好了,好了,別鬧了,快點出去吃早餐!"

..............

于筱笑一大早就去市中心醫院門口等著她媽媽,于筱笑臉上的血印已經消退了不少了,只是還是能看見她臉上的血印.于筱笑不得不用手總捂著自己的臉,這天下哪有不愛美的小姑娘.

于筱笑的媽媽來得也很早,其實,她身體並沒有太大的毛病,之所以要來醫院檢查身體,不過是她的借口,想見見自己的女兒.

于筱笑不知道,昨天晚上她不在家,她的爸爸被她媽媽數落了大半夜.于筱笑的媽媽姓陳,單字一個蕊字,其出身也不簡單,娘家在北京.陳蕊自從和于震結婚之後,就跟著于震到了省城居住.

陳蕊和于震結婚之後,很少紅過臉,陳蕊的性格很好,和她的女兒于筱笑完全不同.陳蕊屬于那種賢妻良母類型,當然,陳蕊的出身又決定了陳蕊不會簡單的為一個賢妻良母,她也在政府工作,于震的事業也少不了陳蕊的幫助.

這次,就因為于打于筱笑的事情,陳蕊對丈夫十分的不滿,昨天晚上數落于震大半夜,于震在面對自己妻子的數落時,只能悶頭不語.

陳蕊明確表示,如果筱笑願意嫁給蔣岳陽的話,她不用于震去說,自己會親自找公公去說,她可不願意見到自己的女兒一輩子不幸福.

在這點上,陳是有發言權的,陳家的勢力在那邊擺著,怎麼說也有權利和自己的公公談談自己女兒的幸福.于震其實也十分後悔,他並不知道蔣岳陽在外面的所為,當陳蕊把于筱笑的話轉告給于震時,于震就知道自己不應該打于筱笑.陳蕊又當面數落于震說,筱笑是一個很乖的孩子,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情來,就算筱笑喜歡上一個有婦之夫的話,筱笑也不會在外面胡來的,于震最後只剩下點頭的份了.

別看于震在外面威風面,但在家里,他還是很害怕自己的老婆,純粹就是一個妻管嚴的典型.陳蕊看見自己的丈夫這樣,氣也消了,告訴丈夫,她會和筱笑好好談談,筱笑以後的事情,讓丈夫少管點.

等陳來到醫院一看見于筱笑那臉上的傷,心里這個疼啊!怎麼說都是十月懷胎,平常日子,陳蕊不要說打了,就連罵于筱笑都不忍心,現在看見于震把于筱笑打成這樣,她氣又起來了,當著于筱笑的面,給正在政府里面的于震打電話,在電話里面,又說了于震一遍.

電話那頭于震一聽自己寶貝女兒傷得很重,這心可就提了起來,那份內疚之情無法用言語形容,急匆匆地趕到市中心醫院.

當于笑一看見自己的爸爸,于筱笑就把臉轉過去了.于震顯得有些尷尬,看著自己的妻子,陳蕊看了丈夫一眼,緊跟著,她親熱地拉著于筱笑的手,說道:"筱笑,我們一家人出去玩玩吧,我知道你放假的時候,我和你爸爸工作都忙,咱們全家人都沒有時間出去玩,今天難得有時間出去玩,咱們全家人來此郊游吧!"陳蕊說道這里,直對于震使眼色,于震剛才看見于筱笑臉上那還清晰可見的五道血印,早在心里把自己怪罪半天,他恨不得用最好的東西來彌補自己對女兒的傷害,眼見自己的妻子提出來要出去郊游,于震趕忙說道:"恩,今天政府里面也沒有什麼事情,正好咱們一家人出去郊游,恩,可以野炊."

于震這話說完,就看見于筱笑沒有吭聲,于震摸不透自己女兒到底心里想些什麼,一時間不知道應不應該說下去.別看于震是市長,但于筱笑可是他的寶貝女兒,這就是中國國情,中國的父母不會像美國父母那樣,只要自己的子女成年後,就不理不顧了.

陳蕊一看于筱笑沒有說話,她暗對于震使個眼色,說道:"你別說了,快點准備,你總不能開著政府的車吧!"

"哦,哦,我倒忘記了,我現在就讓小王去把我的車開過來!"于震趕忙吩咐自己的司機,把他的車開到這邊來.于筱笑雖然沒有說話,但她的態度確實默許了.

等車來了之後,于震親自開車,于筱笑和她的媽媽坐在車後面.陳蕊這時候和于筱笑說起瞧瞧話來,嘴里輕聲說道:"筱笑,我昨天晚上把你爸爸說了,其實,我也知道你不喜歡那個蔣岳陽,你放心,這件事情上,你媽媽給你做主,如果你將來真的不喜歡那個蔣岳陽的話,我去找你爺爺說."

"本來就是嘛,那個蔣岳陽根本就是一個人渣,媽媽,你沒有瞧見昨天他的樣子,要是讓你看見了,你一定會罵死那個混蛋,那樣小的姑娘,他都忍心把人家弄****後踹開,你說這樣的男人是不是一個人渣?"于筱笑說道.

陳蕊附和道:"是啊,筱笑,你說得對,媽媽支持你!"

"媽媽,我其實並沒有****!"于筱笑把嘴唇湊到陳蕊的耳邊,低聲說道:"我昨天就是被氣到了,才胡說一氣,不過,我有自己喜歡的人了,媽媽,我從未喜歡過一個人,我真的感覺很幸福!"

陳蕊聽女兒說沒有****,這心才放下來,她低聲道:"女兒,媽媽是過來人,喜歡和愛是不同的,你現在還小,等你長大了就知道了!"

"媽媽,你放心吧,我知道的!"于筱笑說道,"媽媽,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如果讓你選擇的話,你會選擇和一個不愛的男人不幸福一輩子,還是選擇和一個你愛的男人幸福一輩子?"

"筱笑,這個不好說!"陳蕊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筱笑,你不會真的愛上有婦之夫吧!"

上篇:第三集 第785章 吹牛大王     下篇:第三集 第787章 女孩像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