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790章 突發事情  
   
第三集 第790章 突發事情


凌飛這句話一說完,周欣茗就瞪了葉凌飛一眼,說人別太過份了,你快點回你自己的房間,我還要睡覺呢!"

白晴婷微笑不語,不過,白晴婷那笑容中微微帶出了一絲並不希望周欣茗也和他們一起睡覺的意思.這也是正常的反應,任何一個女人,都不希望自己的丈夫身邊還有一個女人.白晴婷現在已經做出了她最大的忍讓,接受了周欣茗,但並沒有接受她和周欣茗都躺在葉凌飛的身邊.

電視里面甚至于小說里面常說的那種一男兩女的事情,白晴婷現在一時間還是無法接受的.葉凌飛笑了笑,說道:"我剛才也就是開句玩笑,沒有其它的意思!"說著,葉凌飛到了白晴婷身邊,拉著白晴婷的手,說道:"老婆,我們回房間吧!"

白晴婷站起身來,對周欣茗說道:"欣茗,早點睡覺吧,晚安!"

"晚安!"周欣茗說道.

葉凌飛和白晴回到房間,一回到房間,白晴婷就抱怨道:"老公,你不能太過份了,我是接受我和欣茗都陪在你身邊,但是,我…我做不到欣茗和我一起陪你睡覺,最主要…最主要的是,我還…還沒有和你能…能那樣,要是你和…欣茗那樣的話,我…怎麼辦?"

白晴婷是把心底里最後點擔憂的事情都說了出來,葉凌飛聽到之後,把白晴婷攔腰抱起來,抱著走向床前.

"我的晴婷寶兒,我剛才也就是和欣茗開個玩笑還以為我會當真啊,別亂想了,我身邊有你一個就足夠了,我哪里有體力再應付一個!"葉凌飛把白晴婷放在床上緊跟著開始脫衣服.白晴婷躺在床上,把自己的長褲脫下去,只留一條T型內褲.白晴婷兩手脫著自己的上衣,嘴里說道:"老公,我知道是我自己的問題直都不能和你那樣做,我真的在努力說服自己公,我很想和你那樣做.其實,我也知道,我現在這樣做對欣茗有些殘忍,但是,老公也應該考慮下我的感受,我真的無法接受欣茗和你在我面前那…樣!"

葉凌飛把自己脫得只下一條內褲上了床,右手隔著白晴婷那白色的蕾絲胸罩揉捏著白晴婷的酥胸里說道:"老婆,我知道的其實,你現在已經做得很好了,我感覺真的很滿足,我知道你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老婆,沒有關系,我們來日方長,慢慢來,我可以一點點嘗試讓你接受我,剛才在浴室里面,我不是已經嘗試過了嗎,至少你身體已經不那樣排斥了,恩,反正我們有的是時間,你可以一點點適應!"

"老,謝謝你!"白晴婷動情地親了葉凌飛一口,她兩手緊摟住葉凌飛的脖子,粉嫩的臉蛋緊緊貼在葉凌飛的臉上.葉凌飛笑道:"老婆大人,要不要我關燈呢,難道我們睡覺時,也要點著燈嗎?"

白晴婷撲哧一笑.說道:"你這家伙那是明知故問啊.睡覺當然要關燈了!"葉凌飛笑呵呵地把燈關了.一手摟住白晴婷那滑嫩如同羊脂一般地後背.另一手按在白晴婷地粉臀上.跟白晴婷道聲晚安之後.美滋滋地摟著白晴婷這絕世地美麗身體睡了過去.

要是葉凌飛剛才和白晴婷在浴室里面親熱一番.葉凌飛摟著白晴婷.那是怎麼也睡不著地.剛才在浴室里面那番親熱.讓葉凌飛得到了極大地滿足.此刻.葉凌飛那是滿心歡喜.心里美滋滋地.摟著可人.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

....................

一陣電話聲吵醒了正在睡熟地葉凌飛.葉凌飛迷迷糊糊地伸手拿過來手機.他不需要看來電顯示.也知道是野獸打過來地.

"野獸.到省城了?"葉凌飛睜開眼睛.他側目看了看剛剛睜開眼睛地白晴婷.對白晴婷做了一個示意.意思讓白晴婷繼續睡覺.白晴婷卻沒有立刻閉眼睡覺.而是兩手摟緊了葉凌飛.她還把自己地右腿抬起來.放在葉凌飛地身上.

這溫柔鄉那是很令人著迷的,更何況是這種別人想得到卻不可能得到的溫柔鄉,任何男人都不會舍得離開的.不過,葉凌飛有事情,只好暫時放下這份心情,他認真地聽著電話那頭野獸說的情況,當野獸說完之後,葉凌飛說道:"野獸,你就把車停在那座立交橋口,我現在就去找你,恩,你不用過來了,帶著一個人過來太麻煩,哦,對了,別讓那個小子死過去!"

葉凌飛交代完之後,他把手機放到床頭,伸手拍了拍白晴婷的粉臀,嘴里說道:"我的小寶貝,我現在有事情要出去辦,你就在這里睡覺,等我辦完事情後,我就回來找你."

白晴婷卻搖了搖頭,她把兩手從葉凌飛的脖子上挪開,兩手揉著自己的眼睛,打著哈欠說道:"不,我要起床了,我要跟你一起去!"

"不會吧,你也要跟我一起去?"葉凌飛

晴婷那還沒有睡醒的模樣,心疼說道:"要不你先+=別起來得這樣早,其實,也沒有什麼事情!"

"不,我要起來!"白晴婷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臉蛋,一下子坐了起來.葉凌飛一看白晴婷堅持要去,葉凌飛也不多說什麼.他翻身起了床,穿著內褲打開房間的門,來到周欣茗的房間前,剛敲了一聲房門,里面就傳來腳步聲,緊跟著周欣茗就站在房門前.周欣茗已經穿好了,葉凌飛一看周欣茗這樣,奇怪地問道:"欣茗,你不是一晚上沒有睡吧!"

"我睡到凌晨兩點左右,就沒有再睡!"周欣茗說道,"我睡不著!"

"哦,這樣吧到我的房間等我,我馬上就收拾好出去!"葉凌飛說道.周欣茗微微遲疑下,她望了眼葉凌飛的房間,嘴里說道:"晴婷還在睡覺要是過去的話會打擾晴婷睡覺的!"

"她啊,你不用擔心,她已經起床了!"葉凌飛說道,"她也要跟著一起去!"

周欣茗聽到這話,才放了心著葉凌飛回到房間里面.白晴婷已經在衛生間里面收拾起來,周欣茗坐在床邊著葉凌飛穿衣服.

時間不大,白晴婷穿著T型走了出來,一看見周欣茗坐在床邊,白晴婷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欣茗,早啊!"

"恩,早!"周欣茗道.周欣茗感覺這里的氣氛有些尷尬像這樣的場面她總感覺怪怪的.葉凌飛不管白晴婷和周欣茗感覺這氣氛有些尷尬,催促道:"晴婷點穿衣服,我們馬上要出發!"

"知道了馬上就穿好服!"白晴婷說著趕忙到了床邊,拿過來自己的衣服始穿起來,就在白晴婷穿好衣服不久,葉凌飛也收拾完,三個人出了酒店.就在酒店的門口,又不少的出租車停在那里等客人.葉凌飛三人上一輛出租車後,那名打著哈欠的出租車司機看了看周欣茗和白晴婷倆人,他微微搖了搖頭,沒有多余的話,開了車子.

白和周欣茗並不理解那名出租車司機搖頭的意思,但葉凌飛卻十分清楚那名出租車司機這樣做的意思是什麼.葉凌飛坐在那名出租車司機旁邊,嘴里說道:"師傅,你別亂想啊,我們是出去辦事!"

"我沒有亂想,像這種事情我得多了,哥們,我前兩天還拉了兩個年紀十七八歲的女孩和一個男人!"那名司機嘴里說道,"其實,這個世道就是這樣啊!"

"你說什麼!"周欣茗聽出來那名司機的意思,剛說了一句,就聽到葉凌飛說道:"欣茗,別說了,我們還有事情要辦!"

周欣茗一聽,只好不再說話了,瞪著那名出租車司機.

當到了野獸說的那座立交橋橋頭後,葉凌飛帶著白晴婷和周欣茗倆人下了車,野獸和野狼開著那輛掛著望B牌照的寶馬車就停在橋頭邊,這兩人正在車里閑聊著,突然看見一輛出租車停在他們眼前,倆人立刻警覺起來,等看清楚是葉凌飛和周欣茗,白晴婷三人下了車之後,這兩個人也下了車.

"老大,你來了!"野獸說道.

葉凌飛點了點頭,他伸手拍了拍周欣茗和白晴婷倆人的肩膀,說道:"你們先上車,我和野獸,野狼倆人有事情要說!"

白晴婷和周欣茗倆人二話沒說,拉開車門,上了那輛白色的寶馬車.葉凌飛從身上拿出煙來,給野獸,野狼一人一根,三人也不著急,先抽上煙來.煙這玩意可是好東西,要是犯困的時候,抽上一根,特別能提神.野獸和野狼倆人那是輪流開車,就靠這玩意從望海市開到省城來的.不過,跑了這樣遠,倆人倒不是特別的疲憊,主要是和這兩人的體質有關.

葉凌飛抽著煙,先看了眼四周的情況,然後才說道:"人在哪里?"

野獸沖著後備箱一指,咧著嘴笑道:"老大,在那里呢!"

"不會吧,你們確認那個家伙沒有被你們憋死?"葉凌飛問道.

野狼說道:"這個我可以確認,剛才我還看了眼,這家伙還在昏迷中,沒有斷氣?"

"昏迷?打昏的?"葉凌飛問道.

"不是,吃了安眠眼!"野獸笑道,"沒辦法啊,這小子不太老實,只好給他吃安眠藥了,我看這個小子要醒過來,至少還得兩個小時!"

"恩,讓我看看!"葉凌飛嘴里叼著煙,來到後備箱前,野獸打開後備箱,葉凌飛就看見後備箱里蜷縮著一名年紀大約二十三四歲的年輕男子,那年輕男子臉上有一道傷疤.葉凌飛把手放在那年輕男子的鼻息處,探了探鼻息,發現並沒有斷氣後,他對野獸擺了一下手,野獸把後備箱蓋子又蓋上.葉凌飛就靠在車上,嘴里說道:"你們不是說這個家伙說他是楊子直接控制的嗎,除了這個,就沒有說其他的?"

"還有就是他的同伙也在望海市數不下一百人,不過,

分開居住的,並不在一塊個小子說只有楊子才知確切地點過,紅粉帝國是他們聚集的地方,有什麼事情,他們就到紅粉帝國!"野狼說道.

"我明白了紅粉帝國其實就是他們的聚集地,楊子和米雪之間想必都是在為一個老板打工!"葉凌飛說道"看起來,我當初的猜測是對的楊子背後還隱藏著一個幕後老板,這個幕後老板才是最關鍵的人物!"

"老大,咱們管那麼多干什麼,直接把紅粉帝國摧毀了,把那個娘們抓起來,我就不相信她不交代!"野獸不屑地說道"對付這種娘們,我最在行了!"

"野獸不要沖動,不要以為摧毀紅粉帝國就完事了當初就想到紅粉帝國不簡單是一家娛樂場所,其後面還隱藏著更大的秘密現在看起來確實是這樣,紅粉帝國不過是擺在前面的,而米雪就是故意站在前面的人,在她背後還隱藏著楊子,隱藏著竹青社團,而楊子不過也是繡青社團的一個打手而已,應該還有更大的老板在後面.其實,就算摧毀了紅粉帝國,還會有第二個紅粉帝國或者第三個紅粉帝國出現,更棘手的是可能望海市還有官員充當他們的保護傘,所以說,只是干掉一個紅粉帝國並不能解決所有的事情.我看這件事情還是先從望海市的政府著手,只有把這些人清除乾淨,才有可能對紅粉帝國下手."

"老大,你說怎麼辦吧,我聽你的!"野獸說道.

"其實,這件事情本不需要我們親自辦,還是讓他們自己人處理自己人吧!"葉凌飛說道這里,他拿出手機,撥打了張書記家里的電話.這個時候,才早上四點多鍾,張書記還在睡覺.電話那邊響了半天,才聽到一名女人接電話的聲音.

"麻煩你叫下張書記,你就有個叫葉凌飛的男人找他!"葉凌飛說道.那女人遲疑著,不過,她聽葉凌飛的口氣比較強硬,還是答應下來,過了好一陣兒,才聽到電話那頭傳來張書記的聲音.

葉凌飛抱歉:道:"張書記,實在對不起啊,這樣早就吵醒你了!"

"葉先生,沒有關系,你有麼事情嗎?"張書記依舊是那副語氣,你從他說話的語氣中根本就聽不出來張書記是否在生氣,這就是所謂的涵養,在任何的情況下,都不會讓別人聽出來自己此刻心里的想法.

不,這也就是葉凌飛,如果換個人話,或許你打電話,人家都不接.要知道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打張書記的電話的.

"張書記,你還記得我昨天和過的事情嗎,我現在已經把人帶過來了,同時還帶來了讓你感興趣的證據!"葉凌飛說道,"張書記,這件事情事關重大,如果稍微出了點差錯,我相信這後果不用我說你也清楚,所以,我希望你能認真地對待!"

"你你有證據了?"張書記問道.

"是的,張書記,我相信我這次帶來的人能證明周洪森貪汙這件事情是被人誣陷的,同時呢,我也能幫助張書記找到一個偵破的源頭,或許,張書記在看完我給你帶的證據之後,你心中會大概明白.哦,順便提一句,張書記別忘記你昨天答應我的事情!"

"我不會忘記的!"張書記說道.

"那好,現在你告訴我把人送到哪里,我就等著你那邊的好消息了!"葉凌飛說道.

......................

.......

葉凌飛把人給送到了市公安局,很快,張書記那邊就派來人開始調查,這件事情事關重大,張書記在接到葉凌飛的電話後,立刻打電話給相關的領導,要求立刻派人調查這件事情.

葉凌飛把人和相關的證據都交給張書記之後,他不管後面的事情,而是帶著野獸和野狼等人回了酒店.葉凌飛開了兩間房間,讓野狼和野獸倆人先好好休息.然後,白晴婷和周欣茗也回到各自的房間,凌晨三點多就起床,直到這個時候才回來,白晴婷感覺很疲憊,她一回到房間,連衣服都沒有脫,直接倒在床上就睡著了,而周欣茗卻睡不著覺,她在想自己的父親什麼時候能被放出來.

葉凌飛對于此事很有把握,他相信很快張書記就會給自己打電話的,因為,這件事情還需要自己幫忙.雖說葉凌飛把人和一些能證明周市長的證據都帶給張書記,但是,張書記還是有些事情不解,而這就需要葉凌飛來給張書記解釋,葉凌飛甚至于想好了如何讓周欣茗也介入這件事情之中.

就在葉凌飛以為今天會是一個美妙的一天時,突然發生的事情卻讓葉凌飛感覺有些措手不及,葉凌飛本能告訴自己,又有事情要發生了,而且這件事情還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上篇:第三集 第789章 一起來吧     下篇:第三集 第791章 嘗試新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