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793章 好久不見  
   
第三集 第793章 好久不見


凌飛把彭曉露一把抓了起來,在場的所有人都以為葉彭曉露摔下來,卻沒有料想葉凌飛就是大喝一聲,並沒有真的把彭曉露摔下來.

葉凌飛雖說把彭曉露舉起來,但他心里卻後悔萬分,剛才只是想著如何避免被彭曉露背摔,幾乎是本能反應一般,把彭曉露抓了起來,但他後悔自己抓的地方不對,現在葉凌飛感覺他惹了大麻煩,不過,既然已經做了,就算後悔也已經來不及了.

葉凌飛把彭曉露放到地上,拍了拍手,邁步走向彭元.

"老頭子,如果你沒有別的事情的話,那我先走了,咱們電話聯系!"葉凌飛眼見自己惹了大禍,現在還不溜等什麼啊.

彭元和張躍等人一看葉凌飛把彭曉露放下來了,都長長松了一口氣.剛才這些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葉凌飛把彭曉露舉起來這動作上,都擔心葉凌飛會真的把彭曉露摔下來,卻沒有留意葉凌飛抓的部位,現在眼見彭曉露安然無恙,這心一松,彭元笑道:"小葉,我們先吃飯,等吃完飯再走也不遲."

葉凌飛心道還,現在不快點溜,等下就溜不走了.葉凌飛心里明白自己剛才干了什麼,他笑道:"啊,老頭子,我有事情,咱們改天再吃吧!"

葉凌飛說著就要邁步溜:去,就在他剛一邁步之時,猛然聽到背後傳來彭曉露的怒喝聲道:"你給我站住!"

葉凌飛果站住了,他轉過身來,就看見彭曉露滿臉怒色地盯著自己.那彭曉露兩腿緊緊夾在一起,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葉凌飛至少能被殺死一百次了.彭曉露就感覺下身火辣辣的,那可是被葉凌飛狠狠抓過的.彭曉露能感覺到下面一定被抓|慘,但是,她卻不能查看自己的傷勢,只能握著拳頭瞪著葉凌飛.

葉凌的目光掃過彭曉露的下身見彭曉露兩腿緊緊夾緊,葉凌飛就想到此刻彭曉露惱怒的事情來,他笑道:"我沒動啊,你有什麼事情,盡管說!"

"我麼事情?"彭曉露一聽,心里暗惱葉凌飛明知故問,但轉念一想,也許是剛才出手時,葉凌飛沒有注意,畢竟動手時可能顧及太多.不過,彭曉露心里惱怒葉凌飛抓了自己的下身,就算葉凌飛是無心之過,也不能原諒.只是,彭曉露不能當眾說出來,羞怒地說道:"我們還沒有完事,來,繼續比!"

"曉露.好了了.我看就這樣吧!"彭元了自己這個孫女地性格.頗有自己當年地那股倔勁.不肯認輸.彭元還以為彭曉露是因為身手不及葉凌飛.才惱羞成怒起來.嘴里說道:"這都到中午了.我們先去吃飯吧.小葉.你也別走了.一起吃飯吧!"

"爺爺…"

彭元笑道:"曉露.吃飯去道你想餓壞我這個老頭子嗎?"

彭曉露聽彭元這樣說來.只好緊咬著嘴唇.說不出一句話來.葉凌飛一瞧這場面.心知在彭元面前.這彭曉露也拿自己沒有辦法.葉凌飛想到這里嘿一笑道:"好啊.老頭子還別說.剛才那樣一打還真餓了.恩先吃飯吧!"

彭曉露眼見著葉凌飛走了出去.她氣得狠狠一跺腳.結果這一動.就感覺下身火辣辣得疼.彭曉露緊咬著嘴唇.就如同看仇人一般盯著葉凌飛地背影.

..................

..

這飯菜那可謂豐富,四個人吃飯,准備了八菜一湯.等飯菜一上桌,彭元就對張躍說道:"我說你這不是浪費嗎,我們就四個人吃飯,你卻准備了八個菜,剩下來的怎麼辦,倒掉嗎?"

"老首長,瞧您說的,難得您來我這邊,我當然要好好招待您了!"張躍說道,"老首長,如果我不是擔心我准備得太多,您老要罵我,我就再多准備幾道. "

"你啊!"彭元笑了笑,後面的話沒有說下去.

彭曉露就坐在葉凌飛身邊,彭曉露的目光一直都盯著葉凌飛,顯得極其的仇視.葉凌飛能感覺得到來自彭曉露仇視的目光,葉凌飛故意當做沒有感覺,他拿起筷子,說道:"老頭子,我就不客氣了,先吃了,你不知道剛才我舉起你家孫女時,消耗了不少體力,咳,沒有想到你的孫女會這樣重!"

葉凌飛這句話剛說完,彭曉露忽然一拍桌子,怒喝道:"你少來,我們再較量去,不要以為我剛才輸了,我只是沒有留神,被你抓個空子.你要是有本事的話,再和我比一場."

葉凌飛冷哼一句道:"我只比一次,難道你認為在戰場上會給你第二次機會嗎?好歹你也是當兵的,怎麼連這個道理都不明白!"

"你…"

彭元眼見葉凌飛和彭曉露要吵起來,趕忙調和道:"好了,你們兩個就好好吃飯吧,曉露,你這次不是陪我過來的嗎,可不要給我惹事.快點吃飯,等吃完飯後,你

觀下軍區."

"爺爺!"彭曉露沒有辦法,只好暫時把氣壓下去,她剛拿起筷子夾了一塊肉,葉凌飛卻伸出筷子夾了過去,彭曉露慢了一些,被葉凌飛把那塊肉搶過去,塞進嘴里,慢悠悠地吃了起來.

彭曉露剛想當面發作,卻想到剛才自己和葉凌飛爭執時,就被爺爺說過一次,這次可再也能和葉凌飛發生爭執.但是,彭曉露又感覺心中那口抑郁之氣沒法消退.

彭曉露忽然抬起腳,對著葉凌飛的腳就是狠狠一下.彭曉露那可是穿著軍靴的,這一下子踩得葉凌飛腳面那叫一個疼字.

葉凌飛一皺眉,不由自主地彎下腰來.彭元一見,急忙問道:"小葉,你怎麼了?"

"沒事兒,沒事兒!"凌飛貓著腰,右手按著腳面,他心里這個恨,不就是當初抓了你一下嗎,值得你這樣報複嗎?葉凌飛忽然想到當初自己和白晴婷時似也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不過,比起彭曉露來,白晴婷踩自己那腳可就輕了許多.葉凌飛揉了好半天,才坐直身子,他瞪了彭曉露一眼,就看見彭曉露對自己撇著嘴唇,似乎很得意.葉凌飛眼見彭曉露這副模樣,心里那氣更大了,不過當著彭元的面,自己也不能過分對待彭曉露,畢竟這可是彭元的親孫女.

葉凌飛有氣,故意拿著筷和彭曉露搶起菜來,彭曉露夾什麼菜,葉凌飛就去搶,就算搶到,也不讓彭曉露吃下去.彭元和張躍瞧出來點苗頭來,感情這葉凌飛和彭曉露在斗氣.彭元看了眼張躍躍微微笑著,彭元又把目光挪到彭曉露身上,嘴里說道:"曉露,我知道你心里不服氣,感覺你怎麼可能輸給小葉呢?其實,你並不清楚,小葉所接受過的訓練那是近乎于死亡的,你現在明白為什麼我執意要找他了吧!"

彭曉露一夾了幾下,都被葉凌飛把她夾住的菜搶了過去,彭曉露心里惱怒剛才踩中葉凌飛腳面的喜悅之情早就被沖散了.彭曉露放下筷子,不服氣地說道:"爺爺怎麼可以漲他的志氣,我剛才就是一不小心才被他贏了,要是我注意的話,他怎麼可能贏得了我?"

葉凌下筷子,嘴里說道:"這可不一定算你再多和我打幾場,也是這個結果過,我現在真的沒有心情和你比試."

彭一看這是怎麼搞的要吵起來,趕忙說道:"好了們倆人誰也別說了,還是先吃飯吧!"

彭元這一發話,彭曉露和葉凌飛也安下來,吃起飯來.葉凌飛剛剛吃完一碗飯,他的電話就響了,葉凌飛拿出來一看,是周欣茗打給自己的,葉凌飛站起身來,一瘸一拐走出了房間.

彭元看見葉凌飛走路的子,奇怪地說道:"怎麼回事兒,小葉怎麼突然腿瘸了?"

"那是他自找的,活該!"彭曉露冷哼一句.

彭元聽彭曉露這樣說,笑著看了彭曉露一眼,微微搖了搖頭.

葉凌飛走出房間,接了周欣茗的電話.

"欣茗,什麼事情?"葉凌飛問道.

電話那頭傳來周欣茗喜悅的聲音道:"我爸爸被放出來了,我和我爸爸剛剛回酒店!"

"恩,這是好事,欣茗,等一下我回去!"葉凌飛並不感覺意外,周洪森被放出來,這是他和張書記達成的協議,此刻,想必張書記那邊已經意識到周洪森是被陷害這件事情,自然會放了周洪森.

"好!"周欣茗聽到葉凌飛要回來的消息後,答應一聲,說道:"我爸爸不允許離開省城,還有…哦,你瞧我太興奮了,想一口氣說完,好了,等你回來再和你慢慢說吧!"

葉凌飛掛了電話,又重新回到房間里面.他抱歉地說道:"不好意思,我有事情要先走了,老頭子,你有什麼事情給我打電話吧,至于你說的那件事情,我會盡快辦的!"

彭元點了下頭,說道:"好吧!"

彭曉露一聽葉凌飛要走,她扭過頭來,瞪著葉凌飛,說道:"你等著,我還會找你的!"

"隨時奉陪!"葉凌飛擺出一個姿勢來,在彭曉露看起來,葉凌飛那是故意在和她挑釁,彭曉露心里下定決心,一定要讓葉凌飛對自己跪地求饒.

.................

張躍派車把葉凌飛送回到酒店,一下了車,葉凌飛就一瘸一拐地走進酒店.他邊走邊罵彭曉露,道:"媽的,竟然敢偷襲我,這次我看在你爺爺的面子上不和你計較,要是你敢單獨來找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葉凌飛一瘸一拐地回到自己的房間前,他推開房間的門,並沒有看見白晴婷.葉凌飛想到可能白晴婷和周欣茗在一起,他沒有去找周欣茗,而是回到房間里面,葉凌飛坐在床上,脫掉鞋和襪子,就看見自己右腳的腳背上,淤青了一塊.葉凌飛皺著眉頭,又開始罵起彭曉露來.

葉凌飛這邊罵著的時候,房門一開,白晴婷和于筱笑.白晴婷一走進來看見葉凌飛坐在床上,右手揉著自己的腳面,嘴里還罵罵咧咧的,白晴婷趕忙快走了兩步,來到葉凌飛面前,一看葉凌飛腳面上的淤青,白晴婷心疼地問道:"老公,你這是怎麼了,怎麼會有瘀傷?"白晴婷說著就用手去按了一下,白晴婷這一按凌飛就皺著眉頭,嚷道:"晴婷,別碰了,很疼的!"

"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白晴婷連忙把手縮回去,她轉向身邊的于筱笑,說道:"筱笑,你知道哪里有藥房嗎幫我買點藥?"

"姐姐,你等著,我這就去!"于筱笑怎麼能不知道這哪里有藥房,上次,她被自己的爸爸打了的時候,還是葉凌飛和她一起去買的藥,沒有想到這風水輪流轉,轉眼間她要為葉凌飛去買藥,于筱笑答應完之後,轉身就出了房間.

于筱笑一走白晴婷脫掉鞋,上了床.她把自己靠在葉凌飛懷里問道:"老公,這是怎麼回事啊,你好端端的怎麼會受傷?"

"晴婷,你別提了,你一提這件事情我就來氣!"葉凌飛嘟囓道"都是老頭子那該死的孫女,娘的端端的一個小姑娘干什麼去當特種兵,也不怕將來沒有人要."

"彭爺爺的孫女?"晴婷問道.

"恩是她!"葉凌飛說道,"叫彭曉露,對了,晴婷你知道不知道這個死丫頭啊!"

"知道是知,但是我並不認識她!"白晴婷說道,"我就去過一次彭爺爺的家,以後就沒有去過,我只是聽我爸爸說過彭爺爺有這樣一個孫女!"

"哦,晴,好在你沒有見,不然的話,你早晚被她帶壞!"葉凌飛抱怨道,"這個丫頭也不知道哪根神經不對勁兒了,竟然在吃飯的時候踩我的腳!"

"她你的腳?為什麼啊!"白晴婷問道.

"我也不知道!"葉凌飛想起自己似乎抓彭曉露下身把彭曉露舉起來的,這件事情還是不要說得好.葉凌飛敷衍道:"總之就是這個丫頭蠻不講理,要不是看在她是老頭子的親孫女,我就插死她!"

"插死她?"白晴婷一愣,她看葉凌飛.葉凌飛知道自己說漏了嘴,趕忙笑道:"這還不是跟著筱笑那家伙學壞了嗎,都學她的口頭禪了."

"筱笑也是的,一個女孩子家說什麼這種口頭禪啊,難聽死了!"白晴婷說道.

"我也這樣說她!"葉凌飛看完自己的腳上的傷之後,把腿放直,白晴婷則順勢一屁股坐在葉凌飛的懷里,她後背靠在葉凌飛的身上,側著臉,說道:"老公,我今天看見筱笑時,還吃了一驚,以為看錯了人,沒有想到筱笑會在這里."

"筱笑說她有病,需要回來治療!"葉凌飛總不能告訴白晴婷于筱笑是跟著自己回來的,那樣的話,白晴婷不起心才怪呢!葉凌飛不想和白晴婷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轉移話題道:"晴婷,剛才欣茗打電話給我說他爸爸回來了,現在人在哪里呢?"

"應該還在餐廳吧!"白晴婷說道,"我們剛才都在酒店的餐廳吃飯,我和筱笑先吃完飯,不想打擾欣茗一家,就先回來了."

"哦,是這樣一回事兒啊!"葉凌飛說道,"不管怎麼說,周市長出來就!"

"咳!"白晴婷忽然歎了口氣,葉凌飛一愣,問道:"晴婷,你怎麼歎氣了?"

"我是看周市長的樣子,感覺周市長這次老了很多!"白晴婷歎氣道,"周市長明顯老了,頭上有了白發,你想這才幾天啊,周市長就老成這樣,看起來,這官場上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待的."

"這個叫做壓力!"葉凌飛說道,"是誰遇到這種事情都會感覺壓力很大,不過,我倒認為這件事情對周市長是件好事,說不定周市長因此而得到一個升遷的機會."

"希望如此吧!"白晴婷把臉貼在葉凌飛的胸口上,兩手抱住葉凌飛的腰.葉凌飛低著頭,看白晴婷正眨著眼睛看著自己,目光中透露著渴望.

葉凌飛摟住白晴婷,嘴唇貼了上去.

白晴婷的小嘴張開著,她的舌頭和葉凌飛的舌頭緊緊纏繞著,白晴婷右手慢慢從葉凌飛的背上挪下來,放在葉凌飛的下身,那纖細的小手在葉凌飛下身摩挲著.女人都是這樣,不管在外面如何矜持,但是在自己的男人面前,她們就會顯現另一面.

白晴婷這邊正和葉凌飛親熱呢,忽然房門一開,周洪森率先走了進來.周洪森這突然出現,打斷了白晴婷和葉凌飛的親熱.周洪森顯然沒有想到會是這樣,感覺十分尷尬,剛打算轉身出去時,葉凌飛卻說道:"周市長,好久不見了!"

上篇:第三集 第792章 大喝一聲     下篇:第三集 第794章 彌補過去的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