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番外:《明知相思苦》續寫篇,幸福  
   
番外:《明知相思苦》續寫篇,幸福

"李姐,麻煩倒杯咖啡進來."

桌上的內線響起,相思只好放下手里的文件,起身匆匆去了茶水間,不一會兒,端著熱氣騰騰的咖啡去敲總裁辦公室的門.

紀川堯工作起來是另一番模樣,沒有平時的玩世不恭,表認真且嚴肅,穿著的是早上她剛給他找出來的深紫色襯衫,襯的他越發的面冠如玉.

在她步伐站定在辦公桌的前一秒,他抬起頭來,嘴角勾起輕弧.

"紀總,您的咖啡."她抿了抿唇,將手里的咖啡杯放到他面前,語氣有幾分隱忍的味道.

"干嘛,送個咖啡也不願啊?"紀川堯眯眼.

"沒,分內的事."相思蹙眉,嘴上很遷就的回著.

一上午到現在了,來來回回她都進出辦公室六七趟了,不是送杯咖啡,就是複印個東西的,很明顯的就是故意的.

"相思,你過來."他拖著下巴,朝她招手.

"做什麼?"她不願的看著他.

"我想抱抱你."紀川堯薄唇輕扯,咕噥著.

相思瞪眼,低呼著,"現在是上班時間!"

"我知道啊,所以我才叫你來辦公室的麼,快過來!"他卻輕佻著語氣,尾音甚至帶著些撒嬌.

她哪里受得了,丹鳳眼里盡是不耐煩,直接丟出一句,"我先出去了."

"等等!"他忙喊,隨即起身繞過辦公桌,"把這個文件下午時給市場部的蔡經理."

"好,我知道了."相思低頭接過他手里的文件夾,應上一句.

可才接過來,手卻被他覆蓋上去,不由的蹙眉,"紀總……"

"嗯?"紀川堯俯身湊過去,呼息噴薄在她的脖頸上.

相思一顫,眼瞅著他就要吻上來,頓時低喊,"紀川堯!"

"相思,你是我老婆,我們親/熱有什麼的!"紀川堯理所當然的著.

"可這是在公司,讓人看見怎麼辦?"她咬牙.

"有什麼怎麼辦的,你是我老婆,我是抱還是親,誰能管得了啊!"他聳著肩膀,一副誰都不需懼的模樣.

"別忘了我們過的,我來公司上班,不能讓別人知道我們的關系!"

紀川堯兩條手臂都朝她攬過去,無賴的貼近,聲音促狹,"老婆,你今早撩/撥了我,到現在我還難受呢."

相思睜大眼睛,臉有些微,眼看著他要將自己抱起,忙奮力掙紮著.

"叩叩叩"的敲門聲忽然響起,她進來時只是隨手帶了下門,所以沒太關嚴,外面的秘書見狀直接順著縫隙探身走了進來.

相思眼疾手快的掙脫出來,神色尷尬著,"紀總,文件我會交給蔡經理的,我先出去了!"

完,便抱著手里的文件匆匆的走出了辦公室.

"紀總,這是之前您要的季度報表,我們……"秘書手里也抱著一堆文件,邊邊往辦公桌上放著.

一抬頭,卻見紀川堯臉色十分不好的樣子,而且看過來的那眼神像跟自己有仇一樣,不由的一抖,心里緊張又害怕的琢磨著,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錯了.

*****************************************

午休時間,職員們都會一股腦的湧去餐廳,紀氏在這方面的待遇也很是不錯,請來的廚師做飯雖不是大廚,卻也很有家常味,讓人吃著很香.w4aq.

因為之前她去投資部轉交一些資料,所以耽擱的有些晚,到了餐廳打完飯,大多數的位置都已經被占滿了,正梭巡著時,靠窗戶那邊有人喊她,"李助理,這邊!"

相思聞聲看過去,笑了下,想了想還是端著餐盤走了過去.

喊她的人是市場部上個月才被聘請過來的總經理,年輕有為的三十多歲男人,雙碩士學位,聽當時人事部費了很大的勁才將他挖過來,當時還搞了歡迎會.

因為最近有個案子是直接和市場部打交道的,所以有過接觸後,兩人也還算得上熟悉.

"安經理."她拉開椅子坐上去,打著招呼.

安經理本身是名很健談的人,一頓午餐下來,雖不談及工作上的事,卻一點也沒有尷尬的氣氛.

吃過飯後,因為下午有會議召開,所以他也是要上去頂層,倆人剛好順路一起做著電梯,色數字變換著往上跳.

中間時,安經理有跟她提起自己的妻女,相思自己也是有孩子的人,所以聊起孩子了,話匣子就像是打開了一樣.到高興處,安經理掏出自己的手機,調出相冊,湊過去用手劃動著屏幕給她看女兒的照片.

"安經理,你女兒真的是太可愛了!"

"是很可愛,我每天都想快點下班,好回家陪我女兒!"

"真是個好爸爸."相思由衷的道,又指著道,"你看這張,她撅嘴不高興的模樣,可真真讓人不喜歡都難啊!"

安經理因女兒被誇獎,臉上神采飛揚的,"你還沒看那張呢,等我給你找出來,我跟她媽逗她不要她了,嚇的她哭到不行……"

相思唇角彎著,很是興奮的看著,在電梯/門"叮"的一聲拉開後走出,都還沒移開目光.

"聊什麼呢,這麼高興?"一道男音,涼涼的飄了過來.

兩人這才驚醒,安經理忙頷首著,"紀總!"

"紀總……"相思亦是跟著頷首,秀眉微蹙.

紀川堯桃花眼薄眯起來,在兩人臉上各自掃了一遍,薄唇抿的很緊,很是冷峻的吩咐著,"趕緊去做准備,會議還有半個時就開了!"

"是."相思忙應,咬唇朝著自己辦公桌方向走去,背後的目光卻如影隨形.

*****************************************

緊湊的工作結束,下班後,她照例從寫字樓出來,然後再繞到側門那里,走向那里停著的輛私家車,彎身坐進去.

這會兒是下班的高峰時間段,所以車輛比較堵,行駛的速度也不快.

相思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正將包里面的東西都倒在腿上,然後重新整理著逐樣在往里面放,偶爾抬眼看著兩旁的路況,等著下了高架橋之後,交通變得暢快了不少.

"我們一會兒從友誼路過去時,在超市停一下吧,長笑的奶瓶有個被摔裂了,再去買一個回來,順便再買點海鮮吃吧,你前天不是吵著要是螃蟹麼."她將包的拉鏈拉好,開口著.

紀川堯也沒有吭聲,好似很專注的在開著車,桃花眼直視著前方.

等著又行駛了一段路,相思看著車窗外,驚訝著,"前面變道停車啊!"

可紀川堯卻像是沒有聽見,徑自的直行開著,也沒有在前面停車場停車的意思.

"不去超市了嗎?在往前繼續走就沒有超市了啊?"她扭頭不解的看著他,見他不語,蹙眉著,"阿堯?"

他這才偏過頭朝她淡淡的瞥過來一眼,不緊不慢的應,"唔."

半邊臉都轉過來時,相思這才發現異常,他一直是面無表的,好像在生著什麼悶氣一樣,眉眼之間都沉著.

"阿堯,你怎麼了?"她輕聲的問.

"沒."紀川堯聲音沒有起伏著.

相思蹙了蹙眉頭,也沒有多什麼,想著等明天或者哪天下班時路過超市時再,或者周末約上好友謝瀾溪一塊逛,也挺好的.

車子一路開到了區內,入了車庫後,相思解開安全帶准備下車,可一只腳都踩在了地面上,身旁的男人卻一點動靜都沒有,坐在那一動不動的,好似沒有下車的打算.番煩來川.

"怎麼不下車?"她不解的問.

紀川堯沒有回答,搭放在方向盤上的手指正在收緊著,眼神幽幽的朝她看過來.

"你不會是在跟我生氣吧?"見他這種態度,相思試探的問著.

"哼."他從鼻子里發出一聲來.

"哼?"她很是無辜,也沒有惹到他的地方啊!

"哼!"他仍舊哼聲.

"你哼哼什麼啊,到底生什麼氣啊?"相思有些不耐煩了.

紀川堯看向她,薄唇扯動著,"你跟那個安經理是怎麼回事,有有笑的,聽你們倆中午還一塊吃的飯?"

"噢,這件事啊!"她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一直這樣陰陽怪氣的!

"你什麼態度啊?不知道你自己的已婚身份啊!"見狀,紀川堯高挑起眉毛.

相思哭笑不得的瞅著他,"什麼跟什麼啊,別跟我你吃醋了?安經理他是有家室的人啊,我跟他能有什麼啊!"

"那可不一定,你對他沒什麼,保不准他對你有什麼想法."他撇嘴,又重重的冷哼了一聲,"再了,結婚有家室怎麼了,就是這樣的人才愛搞外遇,你看著他沒什麼的,沒准他心里早就有心思了!你難道沒有跟他你結婚了嗎?"

"我了啊."她無奈著.

"那這人就更不正常了!你看他對你的殷勤楊,把你給逗的跟朵花兒一樣!"

"我們是在聊他的女兒,他給我看的也是手機上他女兒的照片,你都想哪去了!神經!"相思很是無語,隨即推開車門就下了車,見他還不動,只好放軟了語氣,"阿堯,安經理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行了,別琢磨這個了,趕緊下車我們上樓去."

紀川堯不願的解開安全帶下了車,邊甩車門邊著,"就算是他對你沒動歪心思,萬一哪天別人有呢!我看我明天就對外公布你是我太太好了,滅了其他人的念想!"

"不行!"她立即否決.

"我不管!"紀川堯沉聲著.

"那我就辭職不干了!"相思抿唇直接道,完就扭身.

紀川堯憤憤瞪了她半響,也只能跟在她身後往車庫外走著.

*****************************************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寫字樓里會議室的樓層里亮著燈,里面的職員們正加班加點著.

最近有個比較大的項目,所以一些部門的高層都被留下來開會,商討著細節,相思作為紀川堯的助理,也是要留下來一起的.

時間過的很快,等著終于結束時,已經快九點,每個人臉上都寫滿著疲憊.

紀川堯撐著手臂站在會議桌前,桃花眼微彎著掃向眾人,隨即笑著勾唇,"我看今天大家太累了,傍晚時雖然也叫了外賣,不過這會兒時間也過挺久了,不如我來請客,安排大家去吃點東西,再放松一下,怎麼樣?"

"那敢好啊!"

"謝謝紀總!"

boss請客,哪有人會拒絕的道理,所以會議室里立即激動的響應起來.

相思聞,嘴角動了動,也還是沒有什麼,雖然她不太想跟著去,但大伙幾乎沒有人缺席,她也就不想搞特殊化.

一行人就這樣浩浩蕩蕩的來到了一所娛樂會館,將車子停好後,相思跟著紀川堯最後走進去,門口處職員們都在那里等著,然後一窩蜂的都湧進去.

在前台咨詢了下,就立即有服務人員走過來,很職業的帶領著他們去樓上的包廂,眾人都很是興奮著.

相思眼角余光朝紀川堯瞥過去時,發現他眼底藏著一抹狡黠,也不知在琢磨著什麼,嘴角還是高高上翹的.

因為只在二樓,所以就直接走的樓梯,上到一半時,就有往樓下走的人迎上來,"哎呀,這不是紀先生嘛!"

"呵呵,真巧啊!"紀川堯伸手過去,客氣的回握.

"紀先生這是帶下面員工過來啊?可真是好老板啊!"對方稱贊著,隨即目光不知道怎麼的就落在了相思的身上,笑的更加熱絡,"這不是紀太太嘛,還真是夫唱/婦隨啊!"

"啊,是紀太太?"職員們傻掉.

對方卻還高揚著聲調,"可不,你們怎麼連老板娘都不認識呢!"

相思還來不及反應,就已經頭腦發暈了,在眾人驚怔投遞過來的目光下,訕訕的回著笑,力求鎮定.

寒暄了幾句之後,對方才離開,紀川堯伸手朝她虛攬了一下,不算是很親密的動作,可此時看在眾人眼里,已經是再明白不過了,都是各種交換了個眼神.

相思頭疼的扶著額頭,被這些人知道了還不算是很可怕,職場內也是最興八卦的,估計明天等她去上班時,紀氏上下就連打掃的阿姨都不會不知道她的真實身份了.

一旁的男人見狀,忍著嘴角的上揚,湊過來眨著那雙邪氣的桃花眼,"哎,怎麼還是被發現了!"

相思狠狠的一眼瞪過去.

"這可不是我的,跟我一毛錢關系都沒有!"他立即很無辜的聳肩,撇清著.

見狀,相思真是無奈到了極點,心里卻又想要笑.

這男人,怎麼這麼幼稚!

*****************************************

日子細水長流的過,轉眼間長笑都到了一生日,蹣跚的學會走路.因為懷孕時都保持著低調,滿月酒也都只是叫了親朋好友預備了三桌而已,到了一生日時,更是誰都沒喊.

車子在餐廳門口停穩時,相思還在低頭擺弄著紙袋里的照片,是剛剛路過照相館時取回來的,上面都是兒子生日當天照的.

長笑這個名字起的很好,他從生下來就一直都很愛笑,她越看越愛不釋手.

"老婆,我們先進去吃飯,等著到里面你再慢慢看."他伸手過來替她將安全帶解開,趁機又摸了她臉一下.

相思也不跟他計較,跟著他一塊從車上下來,往餐廳里面走著,從早上時他就墨跡著要在外面吃,因為之前好幾次她都沒答應,下班就想回家看兒子,所以怕他不高興,才應下來.

被服務員引領著往電梯方向走時,相思還忍不住繼續看著,邊看還邊對著他抱怨道,"阿堯,你看長笑的眼睛,長的越來越像你了!"

"像我還不好啊?"聞,紀川堯誇張的呼著.

"好什麼啊,一雙桃花眼,花心!"相思瞥了他一眼,故意哼哼.

"哪來的歪理邪啊,桃花眼就一定得花心啊!"他一定,立即辯解著.

兩人就這樣一來二去的吵鬧著走進了電梯,正當電,梯/門合上的時,又忽然緩緩的拉開,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走了進來,燙著一頭最新流行的蛋卷發,漂亮又嫵媚.

"呀,川堯!竟然是你呀!"女子看到他,一雙狐媚的雙眼頓時迸發光彩.

"是."紀川堯微微皺眉.

相思心里陡然一沉,斂起了神.

"真巧啊,沒想到你也來這家餐廳吃飯啊!"女子一臉的不依,嬌聲的抱怨著,"我們都好多年未見了,都在一個城市,你也不找我了,可真是的!"

"呵呵."紀川堯漠漠的笑了笑.

"這家餐廳挺不錯的,我好多朋友都是這里的回頭客,早知道會碰到你的話,我早就過來了!"女子抑揚頓挫的低呼著.

"我也是第一次來,聽不錯,所以帶我太太過來看看."紀川堯聞,慵慵懶懶的回,伸手攬在了相思的肩膀上.

"喲,原來太太在呢啊,我還真沒看到!"女子這才看向她.

"你好."相思淡淡的看過去,不緊不慢的著,心里卻在冷哼,她這麼大個活人杵在這都半天了,能是才看到?

"你好."女子也回了句,隨即又抱著肩膀,語氣不可思議著,"川堯,你什麼時候結婚了呀!"

"都結婚十多年了,老夫老妻了."一旁的相思聲音清淡的回著.

女子一聽,神色變了變,又很快笑著道,"我開玩笑啦,之前川堯不是對媒體公開過他隱婚麼!"

"噢,是開玩笑啊."相思不咸不淡的笑了笑.

"哎,我是還忘不了川堯,所以才故意的呢!"女子挑眉,故意曖/昧道.

"那也難怪了,他是挺優秀的,這麼多年了,我比誰都清楚."相思聞,也沒有任何惱意,嘴角笑容也恰到好處,"剛剛抱怨阿堯沒找你,這還不好辦,有時間的話你隨時都可以來家里做客,我們很歡迎有客常來的."

沒有太過捍衛的語氣,可平平淡淡之間,卻已經將她給比了下去,女子面色尷尬到不行.

"呵呵,有機會的吧."丟下這麼一句,恰好電梯到了,女子就扭著腰肢率先走了出去.

與此同時,相思也是肩膀用力,順帶著甩開了他攬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大步往里面的大廳走著.

"老婆,我們做靠窗戶的位置好不好?"紀川堯忙屁顛屁顛的跟上.

"隨便!"相思嫌惡的道.

他湊過去,低聲吐氣著,"老婆,你生氣的樣子好漂亮!"

"呵,還不花心!"她有些被惹毛,怒目而對.

"我跟你發誓,我都記不得她姓什麼叫什麼了!"紀川堯急忙的解釋著.

相思冷哼,"記不得有什麼關系,反正好過上過床就夠了!"

"我真沒!"他連連滾動著喉結.

"沒?"相思挑眉,明顯的不信,"那時候某人的女伴也不止她一個吧!"

紀川堯舔了舔唇,吱唔了半天,才低聲著,"剛結婚那會兒,我雖然身邊女伴沒斷,可我一次都沒跟他們上/床過,我可以發毒誓!"

相思眯了眯眼,仔細的盯著他,好似在確定著他所的話是不是假話.

"老婆——"他委屈的伸手想要去撫她的眉心.

相思抓過他的手,直接咬了上去,聽著他痛的"嘶嘶"直抽冷氣,心里的惡氣才是勉強出了.

*****************************************

陽光明媚,白云朵朵.

二環外一處高級別墅的區內,相思和紀川堯在一座型別墅里四處轉著,售樓姐正熱洋溢的介紹著.

"阿堯,我們真要買啊?"相思拉了拉他的手.

"看了幾座,你不也覺得現在的這個好麼?"紀川堯勾唇.

"可我覺得,我們現在住的公寓也不錯."她抿唇,又躊躇了.

紀川堯笑了笑,著,"那個上班太不方便了,街道總堵車,這邊雖然遠一點,可走橋比較快,而且以後兒子上學也方便,這邊有個好的學和初中."

隨即又朝著售樓姐問著,"姐,這些房間隔音怎麼樣?"

"都是經過特別處理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呢!"售樓姐立即熱回著.

"你問這個干嘛?"她蹙眉不解的問.

紀川堯湊近她,壓低著聲音道,眼神促狹,"以後長笑得跟我們分開住,總不能半夜時把他吵醒了吧?"

"你這人!"聞,相思臉有些,低聲的叱.

"辦理手續需要的材料我都給你帶來了,隨時可以落戶."紀川堯抬眼對著售樓姐道.

"好的,房證上是只寫紀太太的名字,對吧?"

"對!"

"阿堯?"相思詫異的看向他,"為什麼寫我的,這都是你的錢,應該寫你的名字啊!"

"你的我的,不都一樣麼."紀川堯笑的很慵懶,然後牽起她的手,"一會兒弄完了,晚上去爸媽那里吃飯,爸找我們有事."

相思點了點頭,心里一陣幸福.

晚上去了紀家那邊,飯後客廳里,紀父拿出來個厚厚的文件袋,然後笑著遞給她,"這是我手里紀氏的股份,我一分為二,給你和長笑一人一份,川堯沒份!別拒絕,給你的你就收著,你是個好姑娘,我這樣安排,也是給你日後做個保證!"

"爸爸……"相思愣住.

"拿著吧."紀父笑了笑,就連一旁曾對她冷眼的紀母,也是沒有任何反對緒.

不她給紀家添了孫子,就是從她和兒子複婚,再到去公司里幫忙,將一切的動蕩都歸甯了平靜,而且相處下來,紀父也是從心里接受了這個兒媳婦,更願當做女兒一樣.

長輩舉了半天,相思只好誠惶誠恐的接了過來,沉甸甸的,觸上去的手有些抖.

離開時,坐上車子後,她還是心里難安的,所以扭頭看向發動車子的紀川堯著,"阿堯,我覺得這個股份我不能收,給長笑就可以了,我的那份應該是你的!"

"爸給你的,你放心拿著就好了."紀川堯毫不在意的著.

"可是……"相思咬唇,搖著頭.

"相思,其實這麼安排是我跟爸商量的,也大部分是我的意思."紀川堯放下車鑰匙,伸手將她的手抓了過來包裹著.

"你的意思?"她驚怔的看著他,反應不及.

"嗯."他點了點頭,深且很是認真的著,"我答應過你的,再也不會讓你受傷.如果有天我真的對不起你了,到時我也活該一無所有."

"阿堯……"相思撲到他的懷里,聲音顫的像是下一秒就要飄起來.

那麼疼痛的一段路走過來,仍舊慶幸,是他讓她這麼幸福.

……………………………

今天的7000字更新完畢.估計還有兩三章左右就不寫了,把溫馨寫太多了,估計也會膩,所以不多不少時正好吧.很感激大家還追著讀,謝謝嘿.

上篇:番外:《明知相思苦》續寫篇,嫉妒     下篇:番外:《明知相思苦》續寫篇,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