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番外:溫馨終結篇上  
   
番外:溫馨終結篇上

"別怕身材會走樣,你也得多吃點,這樣肚子里的孩子才能吸收營養!"謝瀾溪將做好的排骨都裝在保溫盒里,其他菜也都逐一放好.舒殘顎疈

"媽媽放心,我會的!"映雪頻點頭,保證著,然後接過來保溫盒抱在懷里,挪動著步伐就往玄關處走,"那媽,我先回去了!"

"嗯,去吧,慢些走,別著急!"謝瀾溪跟在後面囑咐著.

"知道啦!"映雪應著,停在門口的司機看到她出來,已經快步下來給她開車門了.

懷孕五個多月了,肚子里像是被塞進了個球,行動也都不方面,站起來還是坐下都需要很慢的動作,一個動作保持不了多久就會累.

都不養兒不知父母恩,現在僅僅只是孕育著孩子,她就已經體會媽媽曾帶她時的辛苦.

車子直行著,她看了眼車窗外,對著前面司機道,"前面拐吧,去紀氏."

隨即拿過一旁的保溫盒,她溫柔的彎唇,無聲的對著肚子里的寶寶著:咱們要去給爸爸喂食啦.

正好是午休時間,她乘著電梯上去,秘博書庫也都沒人,她直接走到里面的辦公室,敲了敲,然後推門而入.

里面的場景不算曖昧,卻也看著挺讓人多想.

沙發上,紀長笑和女秘書並排而坐,同樣彎身吃著餐盒里面的飯菜,有有笑.

聲響傳來,驚到了兩人,齊刷刷的眸光都看向映雪.

"雪,你怎麼來了?"紀長笑放下筷子,這才反應過來.

映雪咬唇的看著他,心里一陣邪火湧上,什麼意思啊,她來打擾了嗎!

"紀太太好."女秘書也立即站起來,然後很識趣的端著自己的餐盒朝著辦公室外走了出去.

映雪咬唇,盯著女秘書的背影看,淺色的職業套裝,上身西裝的腰身裁剪很成功,下面裙擺剛好到膝蓋那里,兩條腿纖細又好看,個頭也不矮,加上穿了高跟鞋,身材更加曼妙.

門一關上,她上前將手里的保溫盒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

"這拿的是什麼啊,給我送的好吃的?"紀長笑笑著問,直接動手擰開了保溫盒的蓋子.

"不是給你的!"映雪冷哼著.

可他一點都不在意,看著里面的排骨胃口大開,捧著就坐回沙發,很香的吃了起來.

"我是不是不該來啊?"她抱著肩膀,皮笑肉不笑的問.

"誰的."紀長笑悶頭吃著,頭都沒抬.

"我都打擾你們了!"映雪聲音有些拔高.

紀長笑愣了愣,這才意識到她的表不對,自從懷孕後,她就變得敏感又多愁善感.

忙再度起身湊過去哄,"雪,你不會吃醋了吧?我和姜秘書是正好談論個項目表,午餐我就讓她來一起吃了,再有半個時的會議需要用到的."

他的簡單扼要,又有條有理的,讓她一時間脾氣有些發作不起來.

"老婆?"紀長笑伸手摟過她.

"知道了."映雪沒好氣的哼哼.

"你不生氣了?"他挑著眉,好笑的看著她.

"……沒生氣."映雪很心口不一的回.

"我就知道,我老婆最明事理了!才不會那麼氣那麼愛胡思亂想呢!"紀長笑輕快的著,俯身在她眉眼和嘴角處淺淺的啄,然後腦袋湊下去,隔著肚子對里面話,"臭子,今天有沒有聽話?"

他給她戴了高帽,讓她即便有不滿也發泄不出來了,被他誇的有些美滋滋的.

"還不知道是男是女,你怎麼就能肯定是臭子!"她佯裝惱怒的叱.

紀長笑抬頭,巴巴的瞅著她笑,"不管男女,只要是你給我生的,就是貓狗我都喜歡."

"你討厭啊你,你是狗還是我是貓啊?竟亂呢!"映雪掐了他一把,卻忍不住笑了起來.

終于哄得老婆開心的紀長笑,見狀,也是偷偷的松了口氣.

要知道,上次被她無意間撞到他下班帶了秘書一段,跟他一周都沒話啊!

重不得輕不得的,很怕會讓她緒不穩,孕婦惹不起啊,有木有!

*****************************************

草尖上的露水滴滾,在晨光里閃爍如珍珠.

紀長笑套了條長褲的站在窗邊打著電話,等著掛斷後,他舒服的抻著懶腰,又是新的一天呐!

回身往浴室方向看去,里面的拉門還關著,大半個時前就進去的人到現在還沒出來.

"雪?"他湊過去,抬手敲了敲門喊.

敲喊了半天,里面才回上來句,聲音沙啞,"長笑……"vljo.

聽到她聲音不對,紀長笑立即就慌了,大力的別開鎖,"嚯"的將門拉開.

里面自己的嬌妻正站在鏡子前,一手扶著肚子,另一手正在抹著眼淚.

"老婆,這是怎麼了,好端端的怎麼哭了?是摔到哪了還是哪不舒服啊?"紀長笑更加急了,手足無措的湊過去,緊聲的問.

"嗚嗚……"映雪哭的更凶了.

"到底怎麼了啊?老婆乖啊,跟我,是不是哪疼?"見狀,紀長笑將她抱在懷里安撫,又焦急又慌張.

"嗚嗚……你看!"映雪扁嘴推開他一些,伸手朝著自己的臉指.

"呃."紀長笑忙朝她臉看去,從額頭到下巴,每個細的角落都不放過,仔仔細細的瞧上遍,以為她可能是撞到了哪里,可愣是沒找出來一點的跡象.

他撓了撓頭,茫然著,"怎麼了?"

"你看這里呀!"映雪也急了,手指戳著自己的鼻翼.

"我看看……"紀長笑皺眉,認真的凝了上去,半天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甚至伸手去摸.

映雪惱的拍掉了他的手,怒聲喊著,"我長斑了啊!"

"啊!"紀長笑恍然大悟,原來是這事.

"嗚嗚,我長斑了,好難看啊……你瞅啊,這里有這里也有,等著越長越多滿臉都是的話,我就成草莓了,丑死了!"

"咳,老婆,你聽我,這個長兩個斑啊,對于孕婦來,是在正常不過了!而且你別大驚怪,不近看的話,其實一點都看不出來!"紀長笑一本正經的著.

"真的嗎?"映雪孤疑的問.

他重重點頭,"嗯,我可以向毛/主席發誓!"

映雪轉過頭來,瞅著鏡子里的自己,左摸摸右摸摸的,再看著身後男人的溫柔眸光,瞬間就云消霧散了.

見她彎起了唇角,紀長笑笑著伸手從後面去抱她,懷孕變得粗壯的腰身,令他摟起來心翼翼也略顯圍攏不過來.

"嗚嗚……"映雪將一切都看在眼里,又敏感起來.

"又怎麼了啊,寶貝老婆?"紀長笑懵了,這剛才都好了,怎麼轉眼又哭了啊!

"你看我的腰!都快成水桶了,嗚嗚……"她憤憤的指著,比剛才還傷心.

他有些頭大,卻還是耐心的哄,"誰的?我看就跟以前沒啥兩樣,再了,你是孕婦啊,要是還跟以前那麼瘦,我可要把你送到警察局,逼你供問出把兒子藏哪去了!"

"我長斑了,腰放粗了,變得丑了,不漂亮了!你……你會不會嫌棄我?"映雪抽噎著,可憐巴巴的瞅著他,眼睛里滿滿承載著擔憂.

"原來你是為了這個擔心?"紀長笑徹底才明白過來,原來他的妻子,真正擔心的是這個.

"……嗯!"映雪吸抹了把眼淚,點頭著.

他勾唇笑著,扶著她在馬桶上坐下,然後自己蹲在她面前,以下向上的溫柔凝視著她,"寶貝老婆,怎麼會呢!生了孩子後一切都會恢複的,就是恢複不了,我也絕不會嫌棄的,我可以再一次向毛/主席發誓!而且啊,咱們倆要過一輩子的,到時我們倆頭發變白牙齒掉光,滿臉都是褶子,你會嫌棄我這個老頭子嗎?"

"我不會!"她想也沒想的直接回.

"所以啊,我也不會."紀長笑滿意的撫了撫她的臉.

"老公,你真好,我好愛你噢!"映雪感動了,摟著他的脖子喃喃著.

"嗯."他意滿滿的點頭.

映雪卻忽然豎眉,變臉極快,"哼,不是應該我也是嗎!"

"呃……"紀長笑一愣,咽了下口水,忙訕訕的著,"我也是!"

映雪臉上一百八十度大回轉,眉眼彎彎朝他的唇湊過去,聲音軟軟,"老公——"

紀長笑回吻著她,吸著她探過來的舌頭,在嘴里咂弄時,心里還忍不住的想:孕婦真真是不好惹啊!

*****************************************

賀家,客廳里.

"我上樓去看爸爸!"映雪從沙發上起來,丟下一句後,就朝著樓上跑去.

"雪,別著急慢點走!"來做客的李相思見狀,不由叮囑.

"知道啦!"映雪揚聲的回,這類的話似乎每個人都要上一遍.

謝母端著盆豆角,邊看電視邊摘著,謝瀾溪和李相思都跟著幫了把手,紀長笑見狀,也跟著拿著豆角摘.

"長笑,雪她懷孕,你就要多忙些了,孕婦比較麻煩."謝瀾溪看著女婿,柔聲著.

"麻煩什麼,他要敢照顧不好雪,看我不修理他!"李相思將話接過來,橫眉威脅.

"兩個媽和姥姥都大可放心,我保證很好完成任務!"

"就嘴貧!"李相思笑睨了兒子一眼.

謝瀾溪想了下,猶豫著問,"雪懷孕,是不是像變了個人,脾氣也不太好吧?"

"脾氣還行."紀長笑想了想,倒是沒覺得.

"那別的呢?"謝瀾溪緊跟著又問.

"別的……沒什麼啊."他撓了撓腦袋,不是很利索的回著.

"真的沒什麼嗎?沒有變得格外反常嗎?"謝瀾溪不死心的問.

"唔,倒是真沒."紀長笑回了句,半響後,又忍不住加上句,"愛哭算不算?"

昨天晚上他回來的很晚,有個飯局的應酬,自然是渾身酒氣的,進屋就直接倒床上了.

她就很不高興了,跪在他身邊埋怨著,"長笑,你怎麼總喝醉了回來,而且還回來的這麼晚!回來後就倒頭大睡,我現在跟你話,你也都不仔細聽,嗯嗯啊啊的敷衍我!都結了婚男人就對女人耐心不足了,尤其是在生了孩子以後,可我現在還沒生呢,你就這樣了……你越來越不關心我了!"

到最後,映雪眼圈泛,抽噎著又要哭,可朝他看去時,發現他還是躺在那里,似乎已經睡著了,嘴巴扁了半天,也最終還是忍了過去.

最近她越來越愛哭,往往他還反應過來時,她就已經開始抹眼淚了,那模樣看的他是揪心又無奈啊!

昨晚要不是他裝睡過去,不知要怎麼結束呢.

他真的沒有總喝醉啊,不過是這個月里的第一次……

哎……接心才養.

晚上回到了家,紀長笑開門後先讓她進去,剛關上門,就聽到鞋子重重扔在地上的聲音,他一愣,忙抬眼去看.

果然,妻子臉上又開始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

原因是因為,倆人將車入庫後,他接了公司電話後腦袋正琢磨著,她剛好跟他話沒注意到,所以,又踩到了地雷.

"老婆,我道歉好不?是我不對,我剛剛怎麼就沒聽到老婆大人跟我發話呢!"紀長笑拖鞋都來不及換,直接跑過去.

映雪一路回到臥室,氣憤的站在窗邊,眼眶已經是的了,里面蓄滿著淚水.

"老婆,別生氣了啊."紀長笑尾隨其後,在一旁摟住她,也忍不住聲抱怨著,"雪,你發沒發現自己越來越敏感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還不嫌棄我,竟撒謊騙人!"映雪咬唇,很傷心的瞅著他,眨巴下眼睛,眼淚就滾落下來.

"我沒嫌棄你,你怎麼又哭了啊!"紀長笑又開始手忙腳亂了,可眼淚像是跟他敵對一樣,越擦越多.

他扭身推開她一些想要去將桌子上的紙抽拿過來,可她將大部分力量都是靠在自己身上的,這樣冷不防的,她就笨拙的跌坐在了長毛地毯上.

一聲悶響,哭聲也停止,地上的映雪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隨即眼淚流的更加凶了.

"老婆,你沒事吧,啊?讓我看看,有沒有摔到哪里啊?"紀長笑慌了,額頭都有些出汗了.

"你竟然推我,紀長笑,你竟然伸手推我!"她指著他,控訴著.

他身後將她扶起來,心翼翼的在床尾坐下,"老婆,你別亂理解啊,我剛剛只是想幫你拿紙巾擦眼淚,哪能推你呢!我是看你哭著急啊,你哭得我心髒都一抽一抽的疼!"

他一邊哄著,一邊還仔細的檢查著,見她神色沒有痛苦,也沒什麼異常,才勉強放下心來.

被他安撫,映雪更加無法無天起來,加上昨晚的怨氣,一股腦的疊加在一塊,全部發出來,"少在這里花巧語,我再也不相信你了!我現在很能肯定一點,你越來越不關心我,越來越對我不上心了,我都後悔那麼草率的嫁給你了!"

"我沒有,沒有呀."紀長笑疊聲著保證.

"你有,你有!剛剛還推我,能耐的不得了,我要告訴我爸爸!嗚嗚……這日子沒法過了!"映雪指出來,心里更加的委屈,覺得生活都無望了.

"老婆……"他歎息.

"走開,我不要和你過了!"她揮開他摟過來的手.

聞,紀長笑皺眉,"什麼呢!"13766566

"我,我不要和你過了!"她咬牙,昂著頭傲慢著宣布著,"你瞪什麼瞪,你……唔!"

紀長笑瞅了她半響,被她哭的心都亂了,也沒有哄好她的決心,只好干脆點解決,色誘!

開始時,映雪還在掙紮,堵著他的舌不讓進來,被他得逞後,氣憤的去咬,聽著他吃痛的悶哼聲才是解了點氣.

可他還繼續吻著,而且口水湘濡之間,有血腥之氣,她也是真怕咬疼了他,不敢再抵抗.

漸漸的,她的身子就癱軟下來,眉眼也泛起了媚色.

"以後不能亂了,怎麼就不和我過啊!"他撐著身子,慢條斯理的慢慢進/入.

"我隨便的……"映雪咬著唇,聲音顫顫的.

幾個進出之後,他低頭舔了舔,"那你還告訴你爸爸麼?"

"哼."雖然被他弄的極其舒服,她還有著氣.

"到時他萬一怒了,真不讓我們過了可咋辦?那咱孩子可就沒有爸爸了,而且剛剛我真不是故意推你的,我都內疚死了!"紀長笑著,低而長的歎息,被欲/望染的眉眼中,還纏繞著一股無名的悲傷.

見狀,映雪忙搖頭,"我不會跟爸爸的!而且……也是我自己沒站穩."

其實她也知道是自己太敏感了,害怕被忽略,動不動就愛哭,可總是會控制不住自己.

"寶貝老婆,真乖!"紀長笑滿意的加快了速度,起落之間,在她耳邊啞聲著確認,"那我們還過不過了?"

"過!嗯……"映雪順從的應,細碎的呻/吟逸出.

此時被他強有力的霸占著,只想著努力迎合,哪里還有功夫去想其他.

…………………………

後面還有一更,然後就徹底全文終結了.雪懷孕的趣事早就打算寫了,之前好多讀者都沒看夠他倆,不過選擇放在最後,是想讓大家在最後甜蜜溫馨下.

上篇:番外:與君初相識(完)     下篇:番外:溫馨終結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