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073章,可不可以留下來  
   
第073章,可不可以留下來

第073章,可不可以留下來



"那你不會給我打電話?"見她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一樣低下頭,賀沉風只覺得胸口被氣的堵得慌.

睫毛輕顫了幾下,她聲音悶悶的傳了出來,"……我怕你在忙."

她音量雖,但卻的認真.

蹲在這里等著的時候,她腦袋里也都是會冒出很多的畫面,都是他跟唐一心的.

她弄不懂為何他有佳人陪伴,還讓她來這里,但她卻得乖乖聽話.

沒打電話是因為第一次來這里時,她打電話過去打擾到,所以她才沒敢打過去.

賀沉風凝眸看著她,確定了她語調里一絲妒意都沒有,可他卻不怎麼高興.

點下風過.拿出鑰匙有些生硬的將門打開,他扭頭看著還蹲在那里的瀾溪,皺眉冷聲,"你想在那蹲一晚上?"

"你先進去,我馬上."瀾溪沒動,只是著.

"快點!"賀沉風劍眉一沉,喝聲.

瀾溪咬了咬唇,試著站起來,但麻木的雙腿讓她整個人顫到不行,只好抬頭,"我……腿麻了."

手在門把手上松開,賀沉風走過來,一把將她提起來,卻終是忍不住笑出聲來.

"笨蛋."

*****************************************

進了屋後,賀沉風將她放在沙發上,然後朝廚房走去,回來時,手里多了罐啤酒.

"餓不餓?"

他忽然這樣問,她愣了下,然後搖頭,"不餓."

"這麼喜歡謊?"

"我沒,之前已經吃飽了."

賀沉風冷哼,"都沒怎麼動筷,還敢自己吃飽了."

"你怎麼……"瀾溪愕然的看著他.

整個過程里他不都是和唐一心低聲細語,怎麼還關注她沒怎麼動筷……

心漸漸跳的有些紊亂.

"腿還麻嗎?"

"不麻了."

"叫外賣過來還是出去吃."

她這才明白過來他問話的意思,忙擺手,"不用的!"

"我哪能讓女人餓著肚子."賀沉風手指摩挲著啤酒罐,雙眸如炬的看著她.

瀾溪被他瞧的低下頭,臉,而且還有一股莫名的燥熱來襲.

就在她不知所措時,他卻忽然又繼續,聲音促狹,"不然,到時怎麼有力氣做."

"轟——"

瀾溪整張臉熱的都快炸開.

他似是很樂意看到她慌張或者無錯的樣子,微微斂去了嘴角的笑意,他催促,"快選擇!"

"真的不用吃的,我沒關系……"到最後幾個字,瀾溪頭埋的很低.

"噢?那跟我,你有力氣死幾回?"賀沉風喝了一大口啤酒,高挑著眉看她.

"……"瀾溪語塞,兩只耳朵都了.

她就不該跟他沿著這問題繼續下去,這男人簡直是妖孽!

將手里啤酒放下,賀沉風懶懶伸臂,拿過一旁座機的話筒,就要按下號碼.

瀾溪見狀,猶豫了下,在他要撥通之間出聲道,"你家里有吃的麼,我弄點吃就可以."

之前他帶她去餐廳的經曆還很真切,她可不想再度去撐壞自己,而且叫外賣的話,萬一他也是叫那麼多讓她吃下怎麼辦?

所以,最安全的就是她動手自己做,能吃多少弄多少,不用有那麼大的進食負擔!

賀沉風愣了下,然後放下了手里的話筒,"自己去廚房找,之前打掃阿姨買來還有剩下的."

瀾溪點頭,起身便朝著廚房步跑了過去.

*****************************************

廚房里,瀾溪站在灶台邊,手里拿著筷子在鍋內輕輕翻攪著.

冰箱里除了啤酒根本就沒什麼食物,找來半天,也才找到剩下的一些龍須面,幸好還有個雞蛋,她還可以在面里下個荷包蛋.

賀沉風不知何時站在那,手里夾著支煙,悄聲無息的看著她.

家里偌大的灶台幾乎很少起火過,只有打掃阿姨在工作間餓了才會弄點東西吃,她現在煮的面也是打掃阿姨剩下的.

謝瀾溪站在那,頭發紮成馬尾在腦後,臉上一點妝容都沒有,鍋內騰騰的熱氣熏的她一張臉有些發.

看著她抿唇嘗湯的樣子,賀沉風覺得心變得越來越綿軟,有種疑似安定的感覺.

他驀地去想,當初確定要霸著她時,為何會將家里的鑰匙給她?

原因,他想不出.

將火關掉,瀾溪彎身想要取碗時,就發現了他,有些無措.

"會做飯?"賀沉風目光不躲不閃.

"嗯."她點頭.

他也點頭,未婚帶著個孩子,一些事應該也都會處理的井井有條.

拿出來一個碗,瀾溪詢問的目光看向他,"你要吃嗎?"

賀沉風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冒著熱氣的鍋,破天荒的點了點頭.

瀾溪卻不太高興的看著鍋里的面條,她只是禮貌的問下而已,她可沒煮多少.

將面條分為兩碗,瀾溪將荷包蛋也用筷子夾了兩半,一人碗里一半,然後遞到了他面前.

賀沉風看著面條上面的那半個荷包蛋,微微挑眉,似是對她的分配很滿意.

"好吃嗎?"見他不動聲色的吃著,瀾溪終于是忍不住開口問.

賀沉風咀嚼完嘴里的咽下去,點頭,"還不錯."

他的誇獎,竟讓她心里偷偷染起了一絲歡喜.slgn.

"還會做什麼?"

"一些家常菜."

"嗯."他點頭,又吃了會兒,放下了筷子,又從煙盒里拿出支煙放在嘴邊.

"抽太多煙不好."聞到煙草味,她抬頭著.

似乎總看到他在抽煙,而且很勤,謝父以前也是很喜歡抽煙,到後來弄的氣管都不太好,被謝母勒令忌掉.

賀沉風沒話,倒是一雙墨眸眯了起來,里面有著讓人看不懂的緒.

瀾溪低下頭,知道自己可能逾越了,不敢再多什麼.

"吃完了沒."見她端著碗喝湯,賀沉風將手里煙撚滅.

"嗯,我將碗刷一下……"將碗放下,瀾溪話還未完,就看到對面的他站起來朝她伸手過來.

"不用,正事重要."

"正事?"

她還沒理解過來,他就已經走過來,伸手很輕松的就將她從位置上帶起來到自己懷里,伸手一擋,便將餐桌上的碗筷推到邊沿處.

雙腳一空,瀾溪被他抱在了餐桌上,她立即慌張起來,"呃,你先等一下……"

"等什麼?"雙手抵在她兩側,他的俊容近在咫尺.

"我還沒准備好,你……"

她眼里又驚又惶的緒傳達給他,賀沉風低低的笑了起來,游移的手成功引得她一陣顫.抖.

"是不是我上次太粗魯了?放心,這次讓你舒服."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唔!"

滑膩的舌直接鑽入,她的手被迫勾住了他的脖子,能清晰感覺到那舌尖在勾刮著她每一顆牙齒,強悍的氣息將她包裹.

一個氣息綿長的吻,結束是因為謝瀾溪差點缺氧致死.

"會游泳嗎?"他伸手意猶未盡的在她唇角輕觸.

"不會……"瀾溪暈暈的.

賀沉風一副怪不得的模樣,也不管她投遞過來的不解,徑自開口道,"改天去游,我教你."

她想問為什麼要去游泳,可他的唇又再度過來,比剛才還要重的吸住了她的舌.

他就像是平靜下蟄伏的一只獸,出擊便是致命!

瀾溪身穿的衣服亂了,那手指似要透過她的皮膚焚燒進血液,她被揉的呼吸已經紛亂.

"等等,別在這里,去臥室……"她急急的著.

之前那次在客廳沙發上已經夠讓她覺得瘋狂了,現在有在餐桌上,對于保守青澀的她來,太過刺.激了,承受不了的!

"等不及."簡單三個字便回絕了她,直接挺腰.

"你!"她羞得漲了一張臉,無措的攀著他.

只是開始時有稍稍的不適,很快,心就像是也被他一下子填滿一樣.

馳聘許久後,她像是破碎的布娃娃一樣,雙手雙腳都聳搭在那里,不自禁的喃喃著,"我好累……"

"真沒用."賀沉風低斥,聲音里卻有著無法掩飾的興奮.

"你……"

"嗯?"

"怎麼不出去!"

瀾溪推了推他的肩膀,他卻依舊紋絲不動的在她里面不離開,看著她的眼神,像是要將她活剝.

"白讓你煮面吃了?"他沙啞的低語.

話音落下的同時,他便直接將她抱起,保持著此時的姿勢一步步往樓上走去.

瀾溪的低喊聲終于是被他引出來,破碎一路.

翌日醒來,賀沉風套上長褲從客房走回臥室.

和之前那兩晚一樣,她離開後,床單鋪的一絲不亂,一切都像是沒人躺過上面一樣.

抿了抿唇角,他緩緩朝著樓下走去.

到廚房倒水時,似是不經意往餐桌瞥了一眼,果然,那上面的碗筷也被人收拾起來,而且清洗乾淨.

這女人……

莫名的,有些不悅.

*****************************************

瀾溪將手里的文件敲打完後,等待著打印機輸出,她趁著空當活動著胳膊腿,酸疼的要命.

不禁想到昨晚賀沉風的那霸道的纏.綿,那男人怎麼那麼有體力,每次都可以將她折磨的死去活來……

臉頰悄然的有些,大白天,她竟然不知羞的想這件事!

"瀾溪姐,我發現你最近有況喲!"一旁挨著她坐著的同事按著椅子湊過來,曖昧不明的道.

"孩子家家亂什麼."瀾溪被中心事,急急掩飾.

"切,我的是事實麼,瀾溪姐,你這不會就是所謂的惱羞成怒吧?"姑娘眯眼.

"好好工作,一會兒經理出來看到你閑嘮嗑,看不訓你!"

姑娘撇嘴,按著椅子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瀾溪忙伸手按著自己的臉頰,好燙呃.

"瀾溪,經理讓你文件整理出來後,給他送到辦公室."又有同事過來.

"噢好!"她應下.

晃了晃腦袋,將那些有的沒的全部清除,瀾溪全心投入工作當中,只是臉上的熱潮褪去的卻很慢.

送完文件從經理辦公室走出來的瀾溪,卻滿臉疑惑.

剛剛進去,經理竟然跟她談了漲工資的事,她剛來公司才一個多月,而工資竟然媲美那些在公司工作快五年的老員工,這簡直讓她受寵若驚.

就像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一樣!

太過沉浸在驚愕的緒里,迎面扛著大紙盒箱子的人她並未看到,就這樣撞了上去.

對方手中立即不穩,肩膀上的紙盒箱子搖搖晃晃的最終掉落了下來,不偏不正的朝著瀾溪砸過去.

人在急之下都會燃起自救,瀾溪躲不過,只好忙偏頭過去,讓肩膀去承受,里面裝著的都是墨盒,重量可想而知.

她悶哼一聲,不自覺的捂著左肩蹲下身子,疼痛令她的額頭沁出冷汗.

搬運的人是部門的文秘,是個青年,這會兒也嚇壞了,"瀾溪姐,你沒事吧?要不要緊,用不用去醫院檢查檢查?"

旁邊的同事也都圍了過來,不停的沖著她詢問著.

瀾溪深吸了幾口氣之後,抬頭對著眾人笑著搖頭,"我沒事,都別擔心."

經理也是聽到騷亂聲從辦公室里走出來,就見瀾溪蹲在地上,聽了旁邊同事七嘴八舌講解過程後,凝重道,"瀾溪,你還是去醫院檢查下,安全起見."

見經理發話,瀾溪也不推辭,點了點頭應下.

"我真的沒事,別太內疚,是我自己沒看路."起身後看著一臉歉疚的青年,她彎了彎唇.

青年緊抿著唇,歉疚感更深了,忙跑前跑後的幫她收拾東西.

*****************************************

從寫字樓里走出來後,瀾溪就直接朝公交站走,她本來也沒打算去醫院,只想著回家用藥膏擦一擦就好了,索性經理給了假,她還能提前休息個半天.

只是還未走到公交站時,手機響了起來,看著上面的陌生號碼,她愣了下,接了起來.

"謝姐是嗎?"

"我是."

"這里是英德私立學校,您兒子謝君的報名表和資料我們都已經收到了,通知下月底就要報到了……"

剛開始瀾溪還認真聽著,可驀地想到什麼,大腦飛速的運轉著,怕是自己聽錯了,忙問著,"英德私立學校?"

"是的,您在一周前遞交了報名表和資料."那邊給出肯定的答複.

"我並沒有啊……"瀾溪看著街道上的車水馬龍,有種恍惚的感覺,她當時明明是找了家公立學校啊!

英德她不是沒聽過,是市內最貴的一家私立學校,從幼稚園到高中,里面全部都是些富家子弟才會去的學府.

"是位賀先生幫忙遞交的."

"……"

掛斷電話後,瀾溪原地愣神了幾秒,然後在電話簿里查找著,在"賀沉風"一行時停頓,然後調出來撥過去.

電話一陣有節奏的嘟嘟聲後,被人接起.

舌頭像是被貓咬掉,一時間,瀾溪竟不知要如何開口,這還是她第一次主動且成功打給他電話,上次打過去,是被唐一心接的,當時嚇的她將手機掛斷直接塞在枕頭下.

"話."那邊沉默了半響後,聲音不耐的響起.

"是我……"她顫顫著,話筒里似乎還能聽到些嘈雜的聲音,她有些怕自己打擾到他了.

"什麼事!"

"我想見你."

那邊停頓了下,"那就晚上去家里等."

聽他這麼一,知道他是誤會了,忙開口著,"不是,我是有事想要找你!"

聞,賀沉風再度沉默下去,待她想要出聲詢問時,他了個地址,然後便掛斷了電話.

瀾溪將手機塞在口袋里,想著他剛剛的地址,伸手攔著計程車.

*****************************************

等她來到賀沉風所的地址時,她抿唇,原來是一家娛樂城,怪不得背景那樣嘈雜.

她猶豫著是否要改天在跟他談這件事,從大廳里走出名男子,朝她而來,是賀沉風的秘書,謙.

"謝姐,賀總讓我下來接您."

"謝謝."瀾溪點頭,跟著他往里面走.

她以為會像是上次那樣,進入里面的包廂,會是三兩個人打台球而已,可這次卻很多不同,里面滿是人,男女都有,三兩湊一塊,眉眼互勾,盡是曖昧之色,有大膽的甚至當眾親熱著.

瀾溪不由的低下頭,沒敢在往里面走,就站在門口處.

她看著謙一直走到里面的盡頭,然後站定在複古的布藝沙發旁,那上面坐著賀沉風,胸前的襯衫領口微敞著,燈光顯現下,麥色的皮膚越發的結實.

在一旁沙發扶手上還坐著名腰細腿長的性感美女,和他一樣懶洋洋的,整個身子幾乎都快栽倒在他懷里了,他也不推開,卻也沒回擁.

謙俯身和賀沉風著什麼,然後兩人目光都朝她看過來,她本以為他會過來,但他卻只是淡淡一眼,便又收回目光,像是未發覺她一樣,繼續和一旁的長腿美女扯唇著什麼,惹得美女一陣嬌笑.

"看來謝姐得等一下了."謙又走回了她面前.

瀾溪點了點頭,屋內的音樂聲夾雜著人聲變得很噪雜,她不太適應這樣的地方,而那里坐著的男人依舊沒有過來的意思,她想了想,准備轉身出去.

可有人卻在前一秒搬過來一張椅子,"站著多累,坐著等吧."

瀾溪抬頭看到來人,她不陌生,是有過交道的紀川堯.

見他笑的很無害的看著她,心里對他的印象倒是好了些,比以前在法庭上和藹可親多了.

看著那椅子她躊躇了下,還是坐了下來,"謝謝."

然而,紀川堯的好心並未結束,反而也坐在一旁,跟她散漫的交談了起來.

"謝姐,我一直納悶誒,你,你用什麼方法讓賀大總裁撤訴的?嘖,十拿九穩的官司呐,這還是我接手以來第一次碰到撤訴!到底有何高招?"紀川堯一雙桃花眼流轉著促狹的光.

瀾溪被他問的有些不自在,尤其是他的目光,那很明顯就不是很真誠的想知道答案,而是想要借此揶揄她而已.

"謝姐怎麼不回答我?我是真的想知道!"

瀾溪被他繼續追問的無法,咬唇了半天,只憋出來一句,"你……你去問他!"

聞,紀川堯終于是忍不住放肆的笑了起來.

而他的笑聲也引得一旁人的注意,都發現紀大律師竟然跟個其貌不揚的女子聊天,有的帶了幾分好奇心,便也圍了過來.

坐在布藝沙發上的賀沉風目光瞥過去,瞬間冷凝起了不悅.

再又走過去個男人後,他交疊的腿終于是放下,推開一旁膩過來的女人,直接起身朝著謝瀾溪走去,步伐里都透著絲涼薄.

紀川堯眼角余光瞥到走過來的賀沉風,眼里閃過一絲成功的惡意,然後起身,功成身退.

瀾溪被圍過來的人問東問西,他們都是**慣了的,她哪里能招架的住,直想離開這個地方.

"出來."

熟悉的低沉嗓音響起,她愣愣的抬起頭.

"不是有事,跟我出來!"賀沉風眉一沉,聲線有些拔高.

這一拔高,圍著的人也立即明白過來,都識趣的散開,瀾溪終于是呼吸順暢,一秒不耽擱的起身跟在他身後.

*****************************************

出了包廂,走廊里就顯得安靜多了.

賀沉風靠在牆邊,又點了根煙抽,神淡淡的看著她,"找我什麼事."

她也不耽誤他時間,簡單扼要的問,"今天英德學校的招生負責人打電話給我……是你給君君在那報名的?"

"嗯."他點頭.

"你……"

"怎麼,英德學校是市內最好的學校,環境和師資力量也都是最強的."

見她一副不高興的樣子,他不禁皺眉,"你不樂意?"

"可我已經給君君選好了學校!"瀾溪咬唇看著他.

"不礙事,我已經打好招呼了."賀沉--的很是輕飄飄.

瀾溪被他這種淡淡的語調弄得有些抓狂,音量微微提高了些,"你怎麼這樣擅作主張!英德學校的學費多貴!更何況那里都是一些富家子弟,君君只是普通孩子,根本沒必要融入進那樣的環境里!"

"學費由我來付."賀沉風用力吸了口煙,平靜的看著她有些激動的眉眼.

聞,瀾溪一口氣差點梗在喉嚨里,調整了一會兒,她直接道,"我會跟英德學校的,君君還是會念我安排的學校."

"沒我發話,你安排不了."他似乎是笑了一下.

見他這幅慵懶卻又倨傲的樣子,瀾溪咬牙,"賀先生,你當初可是答應過我的,你怎麼還干涉我兒子的事!"

賀沉風將手里還剩半截的煙放下,撚轉掐滅後仍進垃圾桶後,抬眼看著她,"我只是答應你不跟你搶撫養權."

"他是我兒子,就必須享受最好的!"

瀾溪抿唇看著他,她很不喜歡他這樣自作主張的安排,而且也很不喜歡他參與到君君的事當中.

看著他冷峻的眉眼,知道跟他不通了,也不願意在待下去,轉身就要走.

"我讓你走了嗎."身後他的聲音卻涼涼響起.

她咬了咬牙,大著膽子繼續走.

重重的腳步聲響起,有人從背後拽住了她的左臂,阻攔著她繼續走.

"嘶——"他用的力道很大,牽扯到肩頭被砸傷的地方,她難免倒吸著冷氣.

"怎麼了?"見她一臉痛苦,賀沉風眼里閃過一絲緊張.

"沒事."瀾溪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沒事?"他冷聲重複.

"……"

見她臉上還一副倔強的神,眼眸一凜,他抓著她手臂的力道加重了些,她便立即縮著肩頭.

看到她額頭痛的冒出了冷汗,卻依舊沒坑聲,他有些怒,"痛不會出聲嗎!"

他松手後,瀾溪也松了口氣,他卻又抓起了她另一只手臂,直接往電梯方向帶著.

"你要帶我去哪?"她急急的問.

"閉嘴."回她的是一聲怒喝.

*****************************************

到了醫院後,賀沉風管她要了身份證,不由分的就去窗口排隊掛號.

瀾溪看著他站在等候的隊伍中,不禁有些晃神.

拿著掛號單到了外科,檢查後又拍了片子,確定沒傷到筋骨,沒什麼大礙.

"姐,如果要是疼了的話,你告訴我,我會輕一點的."給她上藥的是一名年輕可愛的護士,很溫柔的著.

瀾溪笑著點了點頭.

"好了,回去後得注意些,雖沒傷筋動骨,但淤血的面積很大,早晚都得擦藥膏,晚上睡覺時也別壓到."護士一邊幫她將衣服拉上,一邊細細交代著.

末了,看了眼那邊等著賀沉風,低聲道,"姐,可真羨慕你,你看你受個傷把你男朋友急的,在那里眉頭就沒舒展過!"

瀾溪有些慌亂的朝賀沉風看去,目光觸及時,似乎也從那雙墨眸里撲捉到了一絲擔憂.

"我們不是……"她有些心慌氣短的想要解釋.

"走了."可話還未完,有人就走到了她面前.

她只好在護士羨慕又祝福的目光下,跟著賀沉風屁後走出去.

*****************************************

從醫院折騰完出來後,已經是到了傍晚下班時間,車流的高峰期.

"呃,我自己坐車回去就行的."她偏頭看了看賀沉風,心翼翼道.

之前他連招呼都沒打就帶著她來醫院,很怕耽誤了他的事.

"去哪?"賀沉風對她的話似乎是自動屏蔽.

瀾溪剛要張口,手機響了起來,看到是李相思,她按下了通話鍵,"瀾溪,我早上發的快遞有兩個貼錯單的,我得趕快去快遞公司改回來,君君在樓下陪朋友們玩,你下班快點過來!"

"嗯好,我現在就過去接!"

掛了電話後,瀾溪指了指前面的路口,"前面放我下來就行,我還有點事."

"不是去接君君?"

"呃……"剛剛講電話他都聽到了麼?李相思這個大嗓門!

信號燈變,賀沉風側身看著她,眼睛薄眯,一字一頓,"你是不是不太想讓我和君君接觸?"

瀾溪咽了咽唾沫,一時間沒想到什麼好解釋來搪塞.

見她默認,一股邪火就竄了上來,之前她跑來學校的事,他就隱隱感覺到,她不想讓他攙和到君君的事當中,似刻意的不想讓他們父子倆有過多接觸.

前面信號燈轉變,賀沉風一腳踩下油門,狠力的發動著車子,直接越過她剛剛所指的路口.

當白色路虎行駛入李相思所在的住宅區內時,老遠就看到幾個孩子圍在石桌邊,也不知道在玩些什麼,偶爾傳來一陣笑聲.

家伙看到賀沉風尤為興奮,直到坐上車後還都興奮的屁股直往上顛.

"媽媽,我們是要回家嗎?"君君和瀾溪並排坐在車後面.

"嗯……"

"可你忘了麼,早上的時候你還,咱們要去超市的麼,牙膏和洗發精都用完了呀!"

"呃對,多虧大寶貝提醒,媽媽差點都忘了."聞,瀾溪拍了下腦門,上次去超市時沒買生活用品,回去後才發現都快用完了.

捏握著兒子白嫩的手,瀾溪抬眼看著前面駕駛席上的男人,"在路過的超市停就行,到時我們可以拿著購物票坐超市班車回去."

一旁的君君眨巴著眼睛,怯怯的開口,"爸爸……"

喊完,他又立即將目光轉向媽媽,似是害怕她生氣.

賀沉風有些陰沉的撇了眼謝瀾溪,隨即柔聲著,"怎麼了?"

家伙繞著手指,瞥了眼媽媽並未什麼後,很聲的問,"你也一塊去逛超市,好不好?"

賀沉風抬眼看著倒車鏡,看著里面兒子期待的眼神,再看著女人抿唇的模樣,他欣然點頭,"剛好我沒事."

"哦也!"君君的歡呼聲立即傳來.

瀾溪別過了臉看向窗外,手指攥的很緊.

*****************************************

君君是最愛逛超市的,一進去之後就撒歡兒的跑.

瀾溪推過一旁的購物車,沒推兩步,就被身旁一不發的男人搶了過去.

賀沉風已經快記不清上次來超市是什麼時候了,一般他需要什麼,都會吩咐謙去買回來.

看著貨架邊上站著的一大一身影,他墨眸里湧上一絲悠遠,似乎以前時候,他也常陪媽媽來超市,那是怎樣一副光景了?

搖頭,他推車走到謝瀾溪身邊,她已經站在那半天了.

湊近一看,才發現,她這麼半天,竟是因為在兩瓶差價不過幾元的洗發露之間搖擺不定.

長臂一探,隨手拿過其中一瓶放入車內,"啰嗦."

瀾溪臉一,轉身跟在他身後.

可沒想到的是,才走沒幾步,她卻忽然向前,將剛剛放入車里面的洗發露拿了出來,然後扭頭跑回了貨架,拿起了另一瓶.

見他目光盯著自己看,瀾溪撓了撓頭解釋著,"我剛算了下,雖然那瓶更便宜,但這個還送一瓶的,加起來比那個更合適."

賀沉風看著她,眼底似有流光隱隱浮動.

他身邊從未有過她這樣的女人,她們只關心什麼牌子,什麼價格,穿著用著會不會高級,是不是限量版.

接下來她挑選的所有商品都和洗發露一樣,很仔細的比較價格,然後選出最劃算的,而一向不願浪費時間的賀總,破天荒的有耐心的等著她挑選.

"咦,君君呢?"將打折的香皂放入車內,瀾溪環顧了一圈,沒看到兒子歡跳的身影.

"前面的玩具區."賀沉風抬著下巴示意.

瀾溪看過去,搖了搖頭,果然!

只要每次來超市,君君都會跑到玩具區轉一圈,即便是相同的超市,他也都還是會去.

"媽媽,你看這個,是坦克大戰里的坦克!最新款的,有五種開炮功能噢!"

"你怎麼知道?"

"你看旁邊有畫圖呀!"君君伸手指著外包裝上面的圖案.

瀾溪伸手捏了捏他的臉蛋,柔聲著,"走吧,媽媽給你買點果酸飲料喝."

"嗯."君君應著,卻三步兩回頭的看著那玩具.

賀沉風推車擋住母子倆去路,皺眉著,"喜歡的話就買."

聞,家伙眼里竄起光亮.

瀾溪走近看了眼那上面的價格,頓時皺眉,不就是個玩具,竟然要六百多?

沒漲工資以前,加上獎金一個月她才賺4000塊,六百塊幾乎快趕上她和君君半個月的生活費了!

搶錢麼!

"君君,告訴爸爸,你想要哪個顏色的?"賀沉風單手搭在購物車上,蹲下身子和家伙目光平視.

君君嘴巴抿啊抿的,猶豫的朝著瀾溪看去,發現她一直皺眉後,立即搖頭,"我不要了!"

賀沉風目光敏銳,當然知道家伙為何不要,"爸爸給你買."

"不行!"瀾溪反對.

"原因."他不悅的看向她.

"這個玩具太貴了!花這麼多錢買個玩具,太奢侈了,而且這樣也會慣壞孩子,不能買!"

"一個玩具而已,哪那麼容易慣壞."

"總之不能買!"

賀沉風氣結,沒想到她的倔脾氣竟然這會兒上來.

"咳,先生和太太還是好好商量下吧,別為了件玩具吵架,孩子在看呢."一旁的導購員適時的出聲和著.

一腔怒氣瞬間被澆滅,像是之前在醫院里一樣,她又變得尷尬起來.

眼角余光瞥想站在那里的賀沉風,他緊繃的俊容似乎緩和了些,只是那眼底顏色,似乎有些深……

"不買了噢,你之前給我買了很多玩具,都還在家里呢,君君都玩不過來啦!"

君君歪著腦袋很懂事的對著賀沉風,然後又伸手去拽瀾溪,"媽媽,我們不是要去買果酸飲料嗎?"

"嗯."瀾溪笑著點頭,一邊走一邊還問著,"晚上想吃什麼?買點大蝦給你做油燜大蝦怎麼樣?"

"好呀好呀!"君君點頭如搗蒜,然後偏頭看著另一邊的賀沉風,"爸爸,你晚上跟我們一塊吃飯不?媽媽做的油燜大蝦和糖醋排骨都可好吃了!你想吃嗎?"

*****************************************

"爸爸,你很熱嗎?"因為媽媽沒在倆人周邊,所以家伙很暢快的喊著他爸爸.

正在四處打量房子大構造的賀沉風聞,笑著扯唇,"還好."

"那還好的話,君君拿扇子給你扇吧,用電扇的話會很費電噢!"家伙蹦跶的將扇子取到手里.

賀沉風見兒子笑眯眯的可愛樣子,心中一澀.

別人都在用空調,他們卻用的是電扇,而且這麼的孩子,就知道這樣節儉,像是在超市里一樣,他那樣懂事.

忽然又想起之前家伙眼睛亮亮的對他著要去看海,那種澀,更深了.

瀾溪戴著隔熱手套將湯端出來放在桌子中間,抿唇看了眼在客廳沙發里坐著的一大一,她搞不懂為何賀沉風會答應來家里吃飯,可她又不敢拒絕.

"可以吃飯了!"定了定神,她沖著兩人喊.

"爸爸,跟我去洗手噢,媽媽了,吃飯前必須洗手!"家伙放下扇子,朝著勾住手指頭.

賀沉風在兒子奶聲奶氣的聲音里,冷峻的眉眼越發的溫和.

瀾溪將三碗米飯盛好端回來以後,一大一也剛好並排走到餐桌邊.

"這是油悶大蝦!"

"這是糖醋排骨!"

"這是梅菜筍丁!"

"還有最好喝的冬瓜丸子湯噢!"

君君像是獻寶一樣,手臂搭在桌前,翹著屁股給對面的賀沉風夾著菜,很殷勤的介紹著.

瀾溪不是沒發覺,兒子在她面前時刻意避開叫賀沉風爸爸,即便是忍不住叫時,也都會很聲.

好像有什麼東西鑽進了她的心里,她輕輕的拍著胸口.

"怎麼樣怎麼樣,好吃嗎?"看著對面賀沉風一樣一樣菜的試吃,家伙也顧不得嘴饞,屏息等待著.

"嗯,好吃."賀沉風點頭,眼角余光收回之際在她臉上掃過.

"嘿嘿,我沒有騙你吧!"君君得意的揚手.

"好了,你乖乖坐好,也趕緊吃飯,媽媽給你盛湯,是不是還要泡飯吃?"瀾溪伸手拍了拍兒子的肩膀,拿過空碗一邊盛湯一邊著.

"嗯嗯!"家伙點頭,眉眼彎彎.

桌子上都是他愛吃的菜,香噴噴的,有媽媽,還有爸爸,他好開心噢!

瀾溪將兒子的飯碗拿過來,用湯匙往米飯上澆著湯,然後細心的拌著,將湯和米飯都拌均勻後,重新放在了他面前,"快吃吧!"

家伙很配合的拿過湯匙,挖起一大勺塞在嘴里,咕噥咕噥著,兩邊臉頰被塞的鼓鼓的.

一向習慣唇部線條抿著的賀沉風,此時都忍不住嘴角持續上揚.

"爸爸,你也想要泡飯嗎?"見他一直盯著自己,君君含糊不清的問著.

"嗯?"聞,賀沉風看向他面前的飯碗.

將嘴里咀嚼好的飯粒全部咽下,君君伸手去晃瀾溪的胳膊,"媽媽,媽媽,你快幫爸爸也泡飯!"

"呃……"瀾溪手里的筷子差點沒拿穩.

"快點啦!"家伙看著賀沉風,很認真著,"真的很好吃噢,這樣一挖,然後再吃口菜,好吃的不得了啦!"

"咳,你自己快吃,他……不喜歡泡飯."拍了拍兒子揮舞的手,瀾溪不太自然的著.

而對面的賀沉風,就像是看著一個蹩腳的撒謊者,雖沉默著,卻含笑凝視.

瀾溪低著頭,看不到他的神色,卻突然有種強烈心悸的感覺.

吃完飯後,瀾溪將碗筷收拾好,又清洗乾淨,收拾完之後才從廚房里走出來.

伸手輕輕按了下傷著的左肩,雖然有痛感傳來,但想必沒幾天就會好了.

賀沉風正站在客廳里四處打量,一旁的君君獻寶一樣的不停將自己的畫的畫,寫的字,拼的拼圖……不停的拿出來給他看,似乎很想得到他的贊揚.

他也絲毫不吝嗇,低頭看著兒子的樣子,依舊很慈父.

她看了眼牆上的表,朝著客廳走過來,心里琢磨著辭,要怎麼開口提醒他,時間不早了?

可她還沒來的開口,那邊的君君就搶了先,發出了他今天的第三次邀請.

"爸爸,你晚上可不可以留下來?"

瀾溪感覺,耳邊有好多蟲子在"嗡嗡"的亂飛.

……………………

先表示抱歉,本來答應是更3萬字的,但真的是能力有限,已經碼的頭昏腦脹了!所以今日上架,暫時2萬2了,望大家能諒解!(囧,這個數字,2.2,還真吉利誒!)

月票神馬的,包神馬的,飄來一些唄~~~成績好,明天才能繼續加更噢!!啊啊啊,首訂啊首訂!!!!




上篇:第072章,我怕你在忙     下篇:第073章,不會那麼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