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077章,隱隱明白  
   
第077章,隱隱明白

第077章,隱隱明白



賀沉風淡漠的站在那里等著電梯,眼角往旁邊一瞥,看到她還低頭看著那手機,臉上的表並不是高興或者欣喜,反而有種被強迫的感覺,而且似乎還有絲殷殷懷念.

他想到了那天她的奮不顧身和著的眼眶,還有剛剛那語調中的那絲淒然,下巴一繃,他冷冷出聲,"之前的手機鏈,誰送的?"

"嗯?"一直專心于自己的緒當中,瀾溪未聽清他的是什麼.

"我問你,之前的手機鏈是誰送給你的?"見狀,賀沉風不耐的重複.

"噢,一個朋友."瀾溪眉眼又再度緩緩垂下,聲音有絲飄渺.

賀沉風皺眉了半響,"男的女的?"

她看著他的眼神有幾分陰沉,嘴巴囁喏間有些不敢真實回答,剛好電梯恰時而來,她清脆出聲,"電梯來了!"

完,她便先鑽進了電梯里.

賀沉風皺眉的看了她一會兒,隨即也抬腿走了進去.

*****************************************

窗外的月光皎潔,照入房間的地板.

賀沉風坐在寬大的寫字桌上,托著下巴看著屏幕上的股票數值.

只需微微朝門口方向抬頭,就可以看到走廊里從主臥室門里灑泄出來的燈光,細膩柔和.

似乎在這樣的夜里,這樣大的住宅里,不再那樣孤獨一人,冷靜寂寥.

他不自覺的彎了彎唇.

但又驀地想到什麼,眉心皺了起來.

他原本托著下巴的手,直接改為撫摸著喉結,眼睛里都是轉念的深沉.

將面前的筆記本關合,他起身朝著書房外走,隨手將燈關滅,朝著臥室那抹光亮款步走去.

走進臥室,便一眼看到背對著他坐在床邊的身影,是剛洗過澡,正在用毛巾擦著頭發.

她微低垂著頭,從後面看,她脖頸到露出背脊的地方被光影打的更加晶瑩剔透,的骨骼套著他寬大的襯衫,卻顯得比緊身衣物來的要越發誘.人.

尤其是白襯衫,燈光一打,身.體曲線便隱隱約約的能看到幾分.

"呃!"瀾溪擦頭發的手一頓,低頭看著從側面環住自己腰身的大手.

賀沉風卻什麼話都不,手用力將她帶過來,低頭便齧.咬她脖子的頸動脈.

隔著薄透的肌膚,甚至可以感受到那下面血管里血液的流淌聲,還有那輕輕顫抖著的脈搏,都像是催化劑一般,足以令他興奮起來.

喉嚨一緊,下面很快便有了反應.

對于他這樣的齧.咬瀾溪已經見怪不怪,但很怕他會有下面的動作,忙著,"我在擦頭發……"

他伸手將她整個包圍,薄唇也不僅是停留在她的脖頸處,伸手將她的衣領拉扯大,蔓延著往下舔去,嘴里含糊不清著,"你身上好香,用了什麼?"

"沐浴露啊……是你的……"瀾溪被舔的有些發麻,直往一旁縮著自己.

"我的麼,怎麼都是我的味道."他低笑,很用力的在她鎖骨和左胸的位置上吮出了一枚青紫.

"別,今晚做不了的!"感覺到他薄唇逐步往下,她急急的回抓住他的臂.

聞,賀沉風動作成功的頓在了那里,似是一窒.

半響後,他聲音悶悶沙沙的傳來,"那你還誘.惑我."

"……"瀾溪無語.

明明是自己安靜的擦著頭發,他自己跑過來的,她可比竇娥還冤!

賀沉風用力抱了她兩下,在她骨骼都有些咯咯作響時,才最終放開,起身朝著浴室走去.

瀾溪看著地板上他的影子漸漸移開,搖了搖頭.

等賀沉風洗好澡出來後,臥室里的燈光依舊和方才那般柔和,只是之前坐在床邊的女人此時已經側躺在了床邊.

那樣大的床,她側躺著,占據的面積就更加的,讓人忍不住有將她擁在懷里的感覺.

嘴角抿了下,賀沉風有些悶的遏制住自己上前的沖動,怕又會引發出自己的反應,只好坐在床的另一邊擦著頭發.

將頭發擦到半干後,他起身將燈滅掉,自己也側身躺了上去.

半響後,翻了翻身,又翻了翻身,不知怎地,這床這被褥,都讓他覺得不舒服,尤其是旁邊睡著的人,呼吸勻淨,和他無法入眠的狀況行程強烈的對比.

他側身眯眼看著那背對著自己的身影,揚聲,"謝瀾溪!"

"……嗯."已經睡沉的瀾溪迷迷糊糊的應著.

他伸手去捏,完全不知道此時自己的表就像是個男孩,因為沒得到玩具卻又見不得別人舒坦的別扭男孩.

"起來."

"……"

"我餓了!"

"……"

"給我煮碗面!"

"噢……"

*****************************************

富麗堂皇的飯店包廂里,五六人圍在大轉桌而坐,菜肴豐盛,酒水排滿.

瀾溪接觸到經理遞過來的眼神後,咬牙端著杯子站了起來.

下班時經理讓她跟著一塊來陪客戶,她開始是婉拒的,但經理又再三誠懇的游,她想到之前自己剛漲沒多久的工資,不太好意思,就應了下來.

而且經理之前也跟她通了氣,讓她在酒桌時該推舉時就稍微推拒,可即便是這樣,幾杯酒下肚,她還是覺得腦袋有些暈.

"瀾溪,沒事吧?"經理時不時的湊過來低聲問一句,對她也不知何時變得越來越重視.

"沒事."瀾溪搖了搖頭.

喝酒最怕的就是胃里沒有東西,而她好巧不巧的,基本就沒怎麼吃東西,這會兒當然會覺得有些難受.

這次請的客戶一塊的合作案,她也是負責人,所以雙方也都熟悉,每次舉杯時也每次都帶到她,讓她倍感負擔.

中間時,趁著去找服務員點湯的空檔,她朝著洗手間走去.

用涼水搓了搓手,她看著鏡子里暈的顴骨,她晃了晃腦袋,干脆頭低下去洗了把臉.

出去時,她用手拍了拍臉,到時腦袋那種暈著的感覺減少了些,心里暗暗念著,回桌可能不能再喝了,不然真可能會倒下.

她走的微慢,在路過拐角時,一雙手忽然朝她伸過來,將她整個人往回帶去.

隨即她被一股大力抵在牆角處,背脊磕在上面,盡是疼痛.

瀾溪驚的剛想要大叫,卻感覺到了有些熟悉的男性氣息.

一抬頭,便看到了賀沉風墨黑的眸子,沒有任何光亮,卻似乎能將周遭所有光亮全部吸附進去.

她張著的嘴巴還頓在那里,模樣應該看起來很傻,她覺得那股頭暈感又來了,他怎麼也在?

賀沉風用身子緊抵著她,眯眼在她眉眼和臉上上下掃了一圈,扯唇問,"喝酒了?"

他的父親賀正在這里訂了位置,讓他過來一塊吃飯,中間時他出來接電話,就看到個往洗手間走的背影,雖沒看到正臉,但他可以篤定是她,所以掛斷電話後也沒回去,就在這兒等著.

"嗯."她點頭,他離的太近,話時熱氣也跟著吹過來.

"喝了多少?"

"呃,三杯半吧……"

"啤的?"想就來上.

"……白的."

"這麼能耐呢?"他的眼睛驟眯.

"……"瀾溪沒吭聲,暗自揣摩著,他這應該不是誇吧?

偷偷抬眼瞄了下,差點跌入他的眼睛里出不來,心尖有些微顫,她喃喃著,"我得回去了,不然我經理該著急了."

完,她動了動身子,想要掙脫開他的手,可誰知,他就像是磐石一樣.

"你們公司沒人了,老讓你陪酒?"他聲音沉沉的問.

"也沒老讓啊,就這兩次……"而且兩次還都被你碰到了.

半響後,賀沉風都沒什麼聲響,卻又禁錮著她不能動彈,她只好抬起了頭,卻發現他目光盯著自己在看,而且是從未有過的溫和清亮,里面似乎有很多的東西,讓人忍不住探究,莫名的沉陷.

心中莫名的慌了起來,她低下頭,"你別這麼看我……"

"怎麼?"他依舊不移目光,甚至還更低的看著她.

瀾溪唇角抿的更緊,有些亂了分寸,她見過他沒有溫度的目光,也見過他染過欲.念的目光,更見過他慍怒的目光……

卻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無端的,就是不想要被他這樣繼續看下去.

"沒怎麼,反正你別,別這麼看我……"她的尾音越發的輕低.

賀沉風伸手,將她的下巴捏著抬了起來,被迫的讓他迎上自己的目光.

"你……"瀾溪看到自己在他的眼里無所遁形.

正要驚惶的別開目光時,他的吻卻忽然落了下來,那樣毫無預兆的.

"會有人……"他的唇稍離的空檔時,她急急的提醒.

他卻不管,繼續吻下去,直接將舌探了過去,很細致的吻著她,舌尖將她每顆牙齒似乎都席卷到,最後才用力將她的嘬到自己口中,細吮,輕咬.

他的口水渡過來,她微微抵觸,他就更加強悍,逼迫著她吞咽下去.

不知是酒勁的關系,還是他的吻太燙人了,瀾溪的身子漸漸使不出力,在他這一火辣辣的法式熱吻結束時,她已經整個人都癱在了那,全靠著他的手臂支撐著.

"還有幾天?"他的舌忽然舔過她的耳垂.

"……?"她暈乎乎的.

"那個,還有幾天才走!"他就差出大姨媽三個字.

她想了下,回答著,"至少還得兩天吧."

今天才第三天,一般她的都是四天左右離開,但也有時候是五天.

但跟他探討這個問題是不是有點……

"還得兩天?"賀沉風皺眉,俊容一動,整個窩在她的肩膀處,語氣甚至有些孩子氣.

"嗯……"瀾溪臉心跳的點頭.

他從她的肩膀處驀地抬起頭來,眸底有些猩的看著她,"我不管,最遲後天晚上,不然帶血我也要!"

"……"瀾溪被他的話弄得有些不知所措,思緒全然混亂.

感覺他眼底欲.念絲毫不減,她剛猶豫的想他其實可以找別人,反正他的人也不僅是她一個.

只是話未出口,一旁就有一聲冷笑響起.

她一驚,整個人都僵掉,往旁邊一看,才發現沿路走過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穿著剪裁上乘的套裝,短發淡妝.

似是從洗手間那邊過來的,手上甩著的水珠還未干,這會兒有些嘲諷的看著兩人.

"我賀總,再怎麼生活糜.爛也不至于差這一會兒了吧?"

賀沉風眉眼沉了下來.

短發女子微微抬了抬下巴,瀟灑之外還有幾分清傲,"你出來的太久了,我過來看看,差不多就可以了."

帶著幾分不屑的完,短發女子踩著高跟鞋便離開.

瀾溪愣了愣,才驚覺,這短發女子不是那天在酒店時跟賀沉風一塊的麼?怪不得會覺得眼熟.

只是剛剛她的話里,似乎有很多的不高興的成分在呃?

再看眼賀沉風,早就已經松開了自己,而且眉眼沉著的不悅已達到怒的程度.

見剛剛短發美女對他的話,還有兩人之間眼神的那種交流,想到之前賀沉風否認了唐一心不是女友的話,她便自作主張的將那短發女子視為他的女朋友.

"你快過去吧,讓她生氣了不好,你可以好好解釋一下,她應該是誤會了吧,女朋友哄一哄的話,應該就好了……"

她聲音雖然低,又很聲,但卻還是會叫人心煩,他直接出聲打斷,"她是我姐."

"呃?原來是你姐啊……"瀾溪一愣,喃喃著.

不知為何,她心里忽然覺得有些不好受,因為在他這樣的時候,她很明顯感覺到自己心里一松.

為何而松?

"剛剛嫉妒了?"他目光忽然轉回來,挑高著眉.

她一愣,搖頭,"沒有啊……"

"沒吃醋嗎?"他卻似乎不信,放慢著語速,很明顯她就是吃醋,"剛剛你那語氣,可是有點幽怨."

"才沒有!"她急急撇清,隨即慌亂的直接閃身出來,"我要回去了!"

完,她便快步朝著一邊方向逃離著,可沒走兩步,她又頓住.

半秒後,便看到她十分尷尬的轉回了身子,咬唇很輕聲著,"呃,是這邊……"

隨即,她才又往另一邊快步跑開.

背後,賀沉風終于是忍不住笑出了聲音,眉眼舒展.

*****************************************

回到酒桌後,瀾溪又喝了半杯,終于是熬到了結束.sv9e.

人比較多,她和經理先讓客戶乘坐一趟電梯而下,兩人等著下一趟.

很快,電梯再度升上來,瀾溪和經理一前一後的走進去,只是在關合之後,又緩緩的再度拉開,男人高大的身影擠了進來.

"賀總您好,可真巧啊!"經理本來喝的也是微醺,但看到賀沉風立馬就精神了.

"是挺巧."賀沉風淡淡,目光不留痕跡的撇過一旁的謝瀾溪.

"真沒想到賀總也在這里用餐."經理盡可能的找著話題熟絡著他.

他只是淺淺一笑,然後像是不經意的看向謝瀾溪,扯唇道,"看謝姐的樣子似乎不勝酒力,也不太適合這樣的酒局."

經理一愣,大腦拼命運轉,之前他曾見過謝瀾溪上過賀沉風的車,所以那次在pub時,也故意將兩人湊到一塊,想要借謝瀾溪來和賀沉風更加熟絡,可沒想到她不爭氣,是不熟,漸漸的,他也就沒再往這茬上琢磨.

這會兒賀沉風忽然這樣,他一時間沒有摸透,正不知道如何回應時,聲音又再度響起.

"之前一直提到的合作,我似乎有了些興趣."話雖然是對著經理,但目光卻一直落在謝瀾溪的臉上.

經理見狀,立即明白過來,諂媚著,"是是,我明白了賀總!"

此時的經理已經全然要樂開了花,這謝瀾溪可真是塊寶啊,不僅有城建副市長打聽過,現在還有賀沉風這樣目的性明確!

瀾溪聽著兩人之間的互動,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到最後詫異的看著賀沉風,像是不確定一樣.

可男人的臉上卻始終沒什麼波瀾.

她掐了掐掌心,自己不算是顏吧?

*****************************************

從飯店出來後,經理找來代駕,卻並沒有送她一段,只是揚手交代了兩句,便坐車離開.

瀾溪揉了揉額頭,順便低頭看了眼手腕上的表,時間還好,走過去公交站的話,應該還能趕上最後一班.

走了兩步,一輛車停在她面前,白色的路虎.

她看了看車內駕駛席上坐著的男人,眼神看過來,意思很明顯,她順從的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賀沉風也沒搭理她,直接繼續發動著車子,在霓虹燈的夜色下穿梭.

一旁她不時看過來的目光,讓他敏銳的察覺,在幾次之後,他終于開口,"想什麼?"

"和我們公司的合作,你之前就有考慮麼?"她猶豫了下,問.

"沒有."

"那你怎麼……"

"你呢."他忽然側過頭來看著她.

瀾溪有些局促的收回目光,搖頭,"我不知道……"

"呵呵."他也沒什麼,就只是低低的笑了笑.

"到底是什麼原因?"他越是這樣,她反而就越不安.

"笨蛋."賀沉風低叱,語氣里竟有那麼一絲寵溺的味道,隨即懶懶道,"你可以權當我高興."

瀾溪點了點頭,再看看他那勾起的嘴角,還是覺得自己先前認為的原因也還是有.

車子又繼續行駛了一段,豪車內的座椅很舒適,她又喝了酒,這樣安靜的靠一會兒,就覺得眼皮有些撐不開了.

"困了就睡."他眼角余光瞥到後,命令著.

"沒事."她搖了搖頭,又坐直了些身子.

賀沉風手臂像車後座探去,將外衣拿過來,單手披在了她的身上,"睡吧,到了我叫你."

瀾溪手指攥了攥他的衣服,想了想,最終還是閉上了眼睛.

車子在夜色中繼續的穿梭著,女人歪著頭呼吸漸漸勻長,一旁駕駛位的男人專心致志的開車,車速緩緩,目光深深.

*****************************************

一覺好眠.

瀾溪揉著眼睛悠悠的轉醒,抬眼看著距離自己很高的天花板,她愣了愣.

坐起身來環顧了圈四周才發現,所在的臥室並不是自己家也不是相思家的,而是賀沉風的!

她只記得昨晚在車上忍不住閉上眼睛後,就睡了過去,他也沒叫醒自己,那麼應該就是他帶自己來的了.

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男式襯衫,她咬了咬唇,不用想,也是某人換的.

驀地,她想到什麼,忙去找自己的手機,看了眼上面的時間,立即掀開被子往床下跑.

"急急忙忙做什麼,這個吵!"一條手臂纏上來,將她的身子撈了回來.

"呃,已經快七點了……"瀾溪看著他閉著眼的俊容,著.

"急什麼,上班時間還早,到時我送你."賀沉風直接將她塞在自己懷里,下巴抵在她的額頭上,找了個最舒服的姿勢躺著.

本來昨晚他是打算將她送回家的,她那個來了,也滿足不了他的需求.

可看著她的甯靜的睡顏,不知怎的,在分叉路口時,便調轉了方向,直接將她載到了家里來.

"不行啊!"

賀沉風沒有睡醒,這會兒有些被惹怒,睜開眼瞪著她,"怎麼不行!"

"我今天請假了,不用上班……"她諾喏著.

"那不得了,繼續睡."他閉上眼睛,報複性的將她摟的更緊.

"可我請假是因為要帶君君去學校報道,我還得回去接他呢,再不起來時間就不夠了!"她膽突突的推了推他.

賀沉風卻依舊沒動.

過了二十分鍾左右後,他終于是松開了她,"先洗漱,換好衣服後,我送你們去."

聞,腳步急急的瀾溪稍緩了下,在踏入浴室後,他的聲音又再度傳來,差點讓她栽倒在洗臉池里.

"噢對了,洗臉池的邊架上有衛生棉可以換."

她朝著他所的地方看過去,果然,看到了一包衛生棉在那里,而且是已經拆了包的.

不禁低頭朝自己的下面看去,怪不得她沒覺得有什麼不舒服,昨晚他竟然給她換的?

不會吧,不可能吧?

天——

瀾溪想要去shi!

*****************************************

到了李相思家樓下時,家伙早就穿戴整齊的在下面等了,嘴撅的老高,明顯的很不高興.

但當看到那輛白色的路虎緩緩行駛過來時,眼睛又立即亮了起來,直接跑了過去.

"爸爸——?"

看著駕駛席上的男人,家伙原地一蹦老高.

"君君,是不是等很久了?"瀾溪彎身將兒子咧開的衣服領子整理著.

"很久了噢!"家伙點頭,隨即看了看車內的賀沉風,又仰頭看著謝瀾溪,"媽媽,你昨晚沒回來,是跟爸爸在一起嗎?"

瀾溪一怔,剛咽下去的唾沫就卡在了嗓子里,上不去下不來,尤其是兒子還用那種很天真很無邪的目光看著自己.

可家伙並未就此打住,腦袋歪了歪,又爆出了驚人話語,"那媽媽之前將我一個人放在相思阿姨這里睡,是不是也都是跟爸爸在一起啊?"

"我……"瀾溪被兒子瞬間弄得不知所措,在原地悶了一張臉.

孩子就有這種神奇的力量,讓你沒辦法對著他撒謊,可實話又……

賀沉風一直不動聲色的看著她和兒子之間的互動,眼里盡是無法掩飾的輕芒.

看到她被兒子問的又羞又窘,就差快暈死過去時,終于是恰時的開口,"君君,上車來坐,爸爸送你去學校報道."

君君聞,立即被轉移了注意力,蹦跳的朝打開的副駕駛門跑去.

瀾溪剛松一口氣,抬眼卻又對上了好友李相思意味深長且促狹的目光,她嘴巴又張又合,似乎是想要解釋,可李相思眯著眼,一副我都知道了的模樣.

她歎了口氣,只好轉身坐回了車子,只能回來後再解釋了.

一路上,坐在前面的兩父子都交談甚歡,家伙高興的連聲音都是上揚輕快的,嘴一直咧的老高.

快到學校時,便是滿眼的人,都是家長帶著孩子前來報道,市內最好的學校也真是名不虛傳,光看這烏壓壓的一群人就可想而知.

瀾溪領著兒子下車後,便往對面的學校大門走.

等車過道時,家伙扭頭看了看停在那里的白色路虎,不解的抬頭看著她,"媽媽,為什麼爸爸不陪我們一起?"

聞,瀾溪一愣,隨即也朝著車子的方向看了過去,那里面男人坐在那,臉上表無恙,眉卻微皺.

一瞬間,似乎隱隱明白了什麼.

…………………………

7000字奉上!真囧,昨晚看了中國好聲音的直播,所以沒怎麼碼字,早上起來晚了,所以更新才奉上,摸摸大家,不知道有木有久等呃,這兩天數據不怎麼好,蘇子都沒什麼力氣呢,唉唉唉……




上篇:第076章,陰晴不定的男人     下篇:第078章,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