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083章,打包帶走她  
   
第083章,打包帶走她

第083章,打包帶走她



車子緩緩的在傍晚中行駛.

瀾溪跟他坐在後面,一路上,她都只是望著車窗外的街景,心中從剛剛就有的窒悶一直都在,還未消散.

在經過一個路口時,他開口,"秘書,你早些下班吧."

"是."謙點頭,隨著車子停下,他也打開車門下了車.

然後賀沉風又對著司機了地址,一旁注意力都在車窗外的瀾溪聽到,愣了下.

扭頭看著他,卻見他只是微微的閉上眼,俊容上都是病態.

她兀自的皺了皺眉,難道是幻聽?

等道路兩邊的街景越來越熟悉的時候,她再也掩飾不住詫異,"我們這是……"

"賀總,前面不太好停車了."前面的司機同時扭頭對著賀沉風著.

"嗯,我們走著過去,你在這邊等吧."他睜開眼睛,淡淡的扯唇著.

隨即,便拉過她的手,直接打開車門下了車.

瀾溪跟在他身邊走了幾步,目光從兩人交握的手上緩緩移開,問著,"怎麼來h大了?"

"吃飯."賀沉風淡淡回答.

"呃,跑這里來吃?"她愣了下.

"嗯."他點頭.

她猶豫的側眼看著他,"可是,這里都是一些店面,你還感冒……"

店面的衛生一般不會像是大店那樣好,而且氛圍也比較吵鬧,他現在這個病態樣子,來這種地方吃飯,不太好吧.

"我嗓子疼."他看了她一眼,卻答非所問.

"啊?"果然,瀾溪沒明白過來.

賀沉風干脆皺眉,耐著性子道,"所以你少問些問題,跟著我老實走就行了,又賣不了你."

之前開會時,他就幾乎全程都在話,結束時,就感覺喉嚨在燒了.

這女人還在這里唧唧歪歪的問個沒完,一點眼力價都沒有.

"又不怎麼值錢."半響後,他又加上了句.senq.

瀾溪咬牙,忍!

等他拉著她的手從胡同拐進去,在一家燒賣店站定時,她驚愕的看著他.

"怎麼了?"被她的目光看得皺眉,他問.

"怎麼到這里來吃……"她有些詞不成句.

她記得自己是跟他提及過,但那時也只是隨口一句而已,店家的地址她也是隨手那麼給他一指,後續兩人也沒聊太多關于燒賣店的事,他竟然能都記得,而且地方找的也這樣准確.

她不免的又多看了他兩眼.

見狀,賀沉風的眉頭皺的越發緊,"不喜歡嗎,上次你不愛吃這里的燒賣?帶你來又不喜歡了?"

"沒."瀾溪搖頭,有什麼東西很輕的落在心尖上.

她主動拉著他的手往里面走,"我們進去吧."

*****************************************

到里面時,兩人找了個靠角落的位置坐下.

這個時間里,店內的生意也是最火爆的時候,滿滿的都是大學生,她和身穿正裝的賀沉風出現時,的被吸引了下目光.

服務員上來點餐,賀沉風微揚下巴,示意都她來.

瀾溪也不推辭,點了一份素的一份牛肉的,又點了兩個清淡的菜,還給他點了一碗粥.

剛點完,茶水就上來了,不過不是服務員上來的,而是店內的老板娘.

"哎呀瀾溪!上次你來就沒來得及打招呼,店內生意太忙,你又走得太快!"手點也面.

聽著老板娘的碎碎念,瀾溪忽然很懷念,也有些激動的喊著,"大姐!"

老板娘本身是很純正的東北人,起話來也很豪邁,",都多久沒來大姐的店了?記得當初你跟李相思那丫頭,不是天天長在我這兒的?"

"嘿嘿,我畢業後回老家了,幾個月前才過來h市的,這不一回來就趕緊來你這兒了!"瀾溪撓了撓頭,被人記得的感覺是很幸福的.

"真快啊時間,都六年多了,虧得你們這些丫頭還記得我這里,不容易啊."老板娘也感歎.

"相思也常來麼?"聞,她隨口問著,相思畢竟是在h市,想必應該也是常來這店內.

"是啊,有兩次,還帶了個男朋友來,長得真不錯,那桃花眼……"老板娘點頭,有些沉浸在回想中.

瀾溪聽著直皺眉,男朋友?

李相思這個女人,什麼時候交男朋友了,真是得回去好好審問審問.

不過老板娘一桃花眼,她竟然下意識的第一個想到的會是之前賀沉風的那個律師……

"不啦,大姐給你端燒賣去,你們吃好,有什麼需要就跟我!"

"好的."瀾溪點頭,催促著,"大姐,你快去忙吧,店內生意很忙的."

"好嘞."大姐應著,呼啦的邁步就走了.

"天天長在這兒?"老板娘一走,坐在對面一直沉默的賀沉風開口.

"呃,上學的時候."瀾溪點了點頭,怎麼被他一問,就感覺自己很沒出息似的呢.

"那還沒吃膩?"

"好吃唄."

她回答完之後,卻發現他抿著唇沒在開口,眼睛卻直勾勾的看著她,雖然他還病著,但那眼里的深沉卻絲毫未減.

"怎麼了?"她有些不自在.

賀沉風眯了眯眼,緩緩的,"我發現,你跟別人的時候都很能講話,怎麼跟我的時候,就都是一問一答了?"

"……"瀾溪輕輕咬唇.

有嗎?

仔細想想的話,跟他在一塊時,她確實安靜的時候更多,一般也真的都是他問一句,她答一句.

可能是他渾然天成的氣場關系,還有兩人之間關系的界定,本來就是一高一低……

她微微斂下了眉眼.

可對面的賀沉風卻一直凝著她,目光里有著窺探,還有種不清的東西在.

她漸漸的覺得心跳在加快,正不知所措時,上燒賣的服務員解救了她,成功將這凝滯的氣氛轉移.

她拿出包里的紙巾,將消毒筷仔細擦了擦,遞到了他的面前,"趕緊吃吧,燒賣趁熱吃才好吃."

賀沉風理所當然的接過她逐一擦好的筷子和碟子,似乎她就應該這樣伺候他.

"你留意這個燒賣的皮,有種自有的甜,仔細多嚼嚼,很回味的."她介紹著.

他點了點頭,似乎也對面前的燒賣來了興趣.

吃了兩三個燒賣後,瀾溪看到一旁杯子里有放著的蒜,想到他感冒,問著,"你吃蒜吧?"

他看了她一眼,算是回答.

見狀,她就將蒜拿出來兩半,將蒜皮仔細的剝掉後遞給了他.

"你感冒,吃點蒜好,而且就著燒賣吃,也很好吃."

"你不怕有味道?"

"呃?"她不解的看著他.

賀沉風也很有耐心的解釋著,"吃了後,親嘴,會有味兒."

"……"她抿唇看著他,這人怎麼……

"你要是不嫌棄,我隨便."他繼續著懶懶的語調.

"……"瀾溪依舊無語.

頓了幾秒後,她還是伸出了手,將剛剛遞過去的蒜又拿了回來,扔回了杯子里.

咬唇不話,感覺自己好囧.

"呵呵."她的樣子卻似乎愉悅了他,低笑聲從喉嚨間溢出,眼中流光熠彩.

瀾溪不看他,鎮定的招手過服務員,"麻煩給我倒被開水."

將筷子放下後,對面的賀沉風早已經放下筷子半天,正托著下巴看著她.

"吃飽了?"

"嗯."瀾溪點頭,摸了摸鼓鼓的胃部,眼睛因為滿足而微眯,像是一只貓.

他有片刻失神,隨即預備起身的動作,"那回去."

"等等."

"怎麼?"

她想了想,找了個理由,"在坐半個時,歇一歇,我吃的太飽了."

"這點出息."聞,他低聲的叱,眼里有著笑意.

過了一會兒,瀾溪暗暗算了算時間,飯後半個時吃藥,這會兒應該差不多了.

伸手將之前要來放在一旁的白水端到眼前,用手心和手背都試了試溫度後,遞給了他.

賀沉風正不明所以時,就看到她將包拿起來放在自己的腿上,低頭在里面鼓搗著什麼.

似乎是有藥片在塑料瓶里輕落的聲音.

他不由的動了動喉結,視線凝在她的臉上.

她很認真,一瓶一瓶的弄著,像是做著什麼了不起的大事.

"噥,把藥吃了."她將藥遞過去.

賀沉風有短暫的微怔,剛剛她歇一歇,應該是在等時間吧……

要的這杯白水應該也是給他吃藥的,店內給的是茶水……

還有在家里出門時,她跑回樓上,應該也是去取藥吧……

謝瀾溪……

不過是細微的事而已,可墨眸里似乎有輕微的緒在翻湧.

他目光微垂,再抬起時,已是無波無瀾.

"嗯."接過來後,將藥片扔在嘴里,端起水杯喝了口,將藥片全部咽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藥片和水的關系,他總覺得胸口處有什麼東西在,不是堵,不上來的感覺.

"走吧."將水杯放下,他率先站起了身子,往收銀台方向走著.

瀾溪拿起包跟在他身後,一直未發現什麼異常.

老板娘什麼都不肯收錢,到最後都有些生氣了,瀾溪也只好拽了拽賀沉風的衣,搖了搖頭.

"這就對了嘛,好不容易才來我這里一次,哪能要錢,等著下次過來時再給,這頓算是大姐請你們的."

"大姐,謝謝."瀾溪不好意思的著.

"客氣什麼,你和你男朋友多過來幾趟就有了!"老板娘完,目光看了看她一旁的賀沉風.

"呃,大姐,我們不是……"她愣了下,干笑的想要解釋.

"嗯好."賀沉風卻打斷了她,對著老板娘點了點頭,隨即朝著店外走去,"走了."

瀾溪只好在大姐曖昧目光的護送下,也走出了店面.

"呵呵,大姐誤會了哈."她跟在他身旁,自以為很自然的開口著.

賀沉風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無所謂的語調,"有什麼好解釋的,自己知道不是就可以了."

"也是……"聞,瀾溪愣了愣,然後低聲著.

想起之前那次醫院護士誤會他們倆時,她的解釋似乎就有些顯得傻氣了.

看著前面的夜空,她聳了聳肩,一口氣,悄然無息的輕歎出來.

*****************************************

夜色醉人.

當瀾溪被賀沉風精壯的身軀壓住時,她根本無力放抗,只能承受他重重的重量.

俊容俯下時,她伸手擋住了他的唇,"會傳染……"

"不是自己抵抗力強?淋雨都沒事,怕什麼傳染."兩條手臂都支撐在她腦側,他有些邪氣的挑眉.

"……"她咬唇,真恨自己當時的逞一嘴之快.

牙齒剛松開嘴唇時,他就低頭咬住,舌頭長驅直入,每一次深吻都像是要剝奪她的呼吸.

胸被他力道曖.昧的握緊,沒一會兒,就覺得脹著疼,還有些酥.麻.

"賀沉風,你,你生病了!"

"嗯."他應,手卻一點不閑著.

"你需要休息……"她繼續找理由動著他.

"做完在休息."他咕噥著,趴在她胸口賣力著,"而且,會休息的更好."

瀾溪抿唇,這是什麼謬論!

一個輕咬,她身.體敏.感的一個激靈,不禁抬手抓在他的手肘上,"病人身體狀況都不會很好,會體力不支的."

"放心,絕對能滿足你."他卻抬頭,墨眸里已是赤,很妖孽的語調.

"我不是這個意思!"她大為羞窘.

"那你是什麼意思?"他卻很認真的問,一邊動手拉著褲子的拉鏈.

"我,我……"感覺到那火.熱抵著自己,她的氣息慌了,話也不完整了.

"跟你我嗓子疼,忘記了?"賀沉風再度俯身過去,舌頭濕漉漉的刷過她的喉嚨,音色沙啞.

當他手去扯她最後的束縛時,她有些緊張.

"那晚弄疼你了是不是?"他當然也能感覺的到,動作停下,低著聲音問著.

"……"她沒吭聲,眼前卻還是閃現了那晚他的粗.暴.

"嗯?是不是?"他卻很執著的追問.

瀾溪拗不過他,偏過頭輕點了點下巴,"嗯……"

"別怕,這次我絕對不會再那樣."他的聲音像是魔音,誘哄的味道太濃了.

雖然兩人早就不是第一次了,但每次,他的貫穿都會令她渾身顫抖.

他一邊馳聘,一邊還在她耳邊振振有詞著,"這樣能出更多的汗,感冒才會好的更快."

瀾溪此時連黑線都冒不出來了,感覺身子快被撞散架了,只能更加緊的抓著他.

"唔,輕一些."

"放心,一定滿足你."

"……"她干脆不話了,實在是受不了他這樣露骨的回應.

這男人……妖孽!妖孽!妖孽!!!

交談聲消失,漸漸的,房間內也只有兩人一次比一次重的喘息聲.

她的腦袋里有東西在攪拌,缺氧的只能大口呼吸.

雖然躺在床上,但瀾溪還是感覺自己快要調到某個深淵里一樣……

*****************************************

第二天,兩人醒來的都有些晚.

瀾溪簡單的熱了兩杯牛奶,又快速的煎了兩個荷包蛋,吃完後就一塊坐著商務車走了.

車子在街道上穿梭著,瀾溪有些懨懨的,坐在那里,無聲的活動著筋骨,做了那事之後,整個人都會精疲力盡.

她眼角余光瞄了瞄身旁的男人,明明是個病號,怎麼看起來比她精神百倍?

嘴唇抿緊了些.

很快,車子便開到了她公司的寫字樓下,還是跟往常一樣,她要求在稍遠處停.

只是臨要下車時,男人湊過來,氣息很近,"昨晚,滿足你了吧?"

聞,瀾溪幾乎是從車子上跌下來的,踉踉蹌蹌的往寫字樓走,還力求鎮定.

賀沉風嘴角勾起,一路上,就看到她懨懨的坐在那里,時不時的還將目光幽怨的飄向自己,所以就故意逗了逗她.

前面的謙見到,也不免勾了勾唇角,看來賀總的心很好.

到了辦公室,謙將助理沖的咖啡端進來,站在辦公桌對面例行的報告著他一天的行程.

聽後,他蹙眉,"這麼多."

"嗯,因為明天上午要坐飛機去紐約出差,所以有些必要參加的會議就都挪到今天了."謙點頭,恭敬的解釋著.

高背椅旋轉了一百八十度,賀沉風轉過來看著他,薄唇動了動,最終只是揚了揚手,"嗯,出去吧."

謙頷首,默默的退了出去.

可能是連續吃藥的關系,身體已經感覺不到什麼不適感了,只是稍稍有些疲乏而已.

伸手將西服外套脫下來搭在椅背上,口袋里有硬硬的東西掃在桌角上,發出響聲.

他皺眉掏了出來,是一盒喉糖.

謙去家里接他們倆後,在行駛中途時,她忽然停車一下,也沒明緣由她就徑自下了車,不一會兒回來,手里卻多了個鐵質的盒子,遞給了他,"這是喉糖,你隔一段時間就含一顆,嗓子就不會很疼了,慢慢的就好了."

他當時就皺眉.

他當然知道是喉糖,可他一個集團總裁,開著會呢,時不時的掏出來含一顆,像是什麼樣子?

他真懷疑,這女人是不是將自己當做君君一樣哄了.

想到她,不免就有些刹不住車,昨晚還是因為感冒的影響,她雖然叫苦連連,但他卻沒怎麼進行.

喉結動了動,今天還要加班到很晚,明天又要去出差.

真想將她打包帶走啊!

摩挲著下巴的手放下,伸過去按下了內線,"秘書,你進來一趟."

*****************************************

翌日,瀾溪擠著公交車正常的上班.

只是沒想到,從公交站走到寫字樓時,門口停著的那輛黑色商務車,陽光下正泛著光.

車子她再熟悉不過了,不用看車牌,她就已經知道了是誰的車.

她一走近,副駕駛席位上的謙就已經下來了,微笑著替她拉開後車門,"謝姐,上車吧."

瀾溪看著里面坐著的賀沉風,微微咬唇,有些傻氣的,"可我還得上班,要遲到了."

"上車!"沉聲一喝.

她立即嚇到,直接一溜煙的鑽了進去.

謙微愣,搖頭失笑.

一路上,她都問有什麼事,可賀沉風嘴唇抿成一條薄薄的線,就是吝嗇對她開口,前面的謙和司機就更不用提了.

車子並未行駛多遠,而是在一家茶餐廳停了下來.

賀沉風不由分的就打開車門下了車,她也只好跟在身後.

看著一桌子精美的餐點,她皺了皺眉,敢大早上跑到公司門口堵她,就是帶她來吃早餐?

"我早上吃過了,我得趕緊回公司了,真的已經遲到了!"她有些急.

"我已經給你請好假了."相比之下,男人顯得要慢條斯理了許多.

"什麼?"瀾溪瞪圓了眼睛.

"吃."他抬頭,不悅的瞥了她一眼,命令著,不再生病的他,又顯得戾氣十足了.

她看著面前的食物,很艱難的著,"可我真的吃過了."

"那也再吃一些,飛機上的東西不怎麼好吃."表緩了緩,他著.

"……?"她沒弄懂,什麼飛機上?

他到底搞什麼飛機!

不過鑒于他的臉色不怎麼友善,瀾溪也沒敢多問,只能象征性的吃幾口.

等兩人走出茶餐廳後,先前不知去哪里的謙跑了回來,頭上微微有些汗,"賀總,都搞定了."

"嗯."賀沉風點頭,接過他遞來的東西,看了眼,便揣在了口袋里.

隨即,他便捉住她的手腕,往車邊走.

她有些抗拒,整個早上都是云里霧里的了,這會兒也終于是忍不住了,"你到底要帶我去哪啊?"

"機場."他頭也沒回.

"機場?去那做什麼!"瀾溪站在原地不動了,使勁兒的掙脫著.

賀沉風也被迫的停下腳步,扭頭不耐的看著她,"當然是坐飛機,難道我帶你去接機?"

"可坐飛機要去哪啊……"她都感覺大腦不運作了.

"紐約."他答.

"美國?"她睜大眼睛.

"嗯."抿唇,點頭.

"去美國做什麼啊?"瀾溪感覺眼前的景象有些晃動.

他有種被她打敗的感覺,"我出差一周,你陪我."

聽後,她蹙眉,他出差是他的事,為什麼還要拉著她?

真搞不懂這個男人,風一陣,雨一陣,還這樣的一不二!

"不行!"她咬唇拒絕.

"怎麼不行?"這次換他瞪著她.

他從來沒有帶女人出國過,這是第一次,別的女人巴不得的,她卻拒絕?

"我……"她抿唇想著理由,"我還沒跟相思,君君也沒,他們會擔心."

"一會兒臨上飛機前你給你那個朋友打電話,告訴一聲就可以了."他眼里的凌厲減少了些.

"可時間這麼久,我要怎麼."

一周啊!到那邊,豈不是天天都要面對他了?

"就去國外出差了."

"那不是撒謊麼……"

他撇嘴,不以為然,"撒謊什麼,你本來也是陪我出差."

"不行,我不去."瀾溪悶了半響,還是搖頭.

"謝瀾溪!"賀沉風有些火大,耐著性子跟她墨跡了半天,竟然還給他不行?

"我……"她微微低下頭,在他即將發火時,她才悶悶的發出聲音,"我沒出國過."

聞,賀沉風的所有怒火在瞬間消散的無影無蹤,握著她手腕的手下滑,改為十指緊扣.

"怕什麼,有我."

他的手干燥溫暖,指甲也修剪的很整齊,此時不時有暖流傳遞過來.

"不去行不行……?"她還是不太願的問.

"不行."

"可是……"

"閉嘴,再墨跡就直接弄暈你!"賀沉風沉聲.

一把扯過,直接將她塞進車內,自己跟著坐進去,車門關上的聲音震天響.

"……"瀾溪坐在那不敢吭聲.

自己像是個扯線木偶一樣,被他拉扯來拉扯去的,反抗都不行.

她不想去啊!

*****************************************

到了機場,三人直接朝著頭等艙的候機大廳走,瀾溪跟在後面,竟有些緊張.

這是她第一次坐頭等艙不,而且還去國外.

雖然,她也曾被公司外派出差,但也都是臨邊城市,也就三兩天的時間,有的甚至當天就回來了,還從來沒走這麼遠過.

看著那腳下噌亮的瓷磚,她忽然想起來一件事,忙追上前面的賀沉風,"我去不了啊!"

"怎麼?"他回頭看著她.

"我沒有護照啊!"她很無辜的著.

"現在才想起來操心這個."賀沉風叱聲.

"……"她依舊很無辜.

"賀總早就吩咐我辦好了,正常來都得15個工作日,謝姐這次可是破天荒了."一旁的謙笑著開口.

他當時聽到賀沉風的吩咐後也大為震驚,除了快速時間辦理護照外,他更震驚的是,賀沉風竟然會帶著謝瀾溪去,因為多次出差,他從來不帶任何女人的.

雖然賀沉風的人多,但在公事上一向嚴謹,從來不帶女人攙和其中.

"可沒我同意,你們怎麼辦的……"瀾溪有些愣愣的,怪不得之前謙遞給他一樣東西,她看著眼熟.

"知道那麼多做什麼,能讓你出國不就完了."他卻甩下一句話,隨即繼續往入口處走著.

"快走吧,謝姐."謙笑著催促.

她點了點頭,跟在了後面.

*****************************************

飛機先去了b市,之後才轉的國際航班,瀾溪第一次坐這麼長時間的飛機,雖然是頭等艙,但也覺得不舒服,等飛機終于要著陸的時候,她幾乎想要呐喊出聲.

到達紐約時,已經是晚上11點多了,機場內人流量很大,賀沉風很仔細的將她護在懷里,往外面走著.

出了機場後,她抬頭看著夜空,不知是不是心里錯覺,好像真的覺得還是國內的夜空比較漂亮.

機場外很早就有等候的車子來接,三人陸續上了車,在紐約的夜色中穿梭著.

瀾溪一直都歪著頭看著車窗外,一片燈火闌珊,繁華似錦,她有心留意著每一處,卻看了半天,只覺得腦袋暈乎乎的.

"這個時間還不晚,有沒有想要去逛的地方?"一旁的賀沉風偏頭看著她,出聲問.

她轉回頭,抿了抿唇,此時身處異國他鄉,有種不出的感覺,尤其不是那種初始時做好准備來的況下.

想到自己此時的狀態,她有些惆悵的扯唇,"自由女神像遠麼?"

聞,賀沉風皺了皺眉,目光盯了她半響,直將她的眼睛盯著垂下後,他才開口,"今天太晚了,要去哪,明天再."

"噢."她點了點頭,不知哪里惹怒了他.

最終,車子進入市區內後,停在了一家星級酒店門口.

從車上下來後,瀾溪並沒有很快的進去,只是仰頭看了看面前的酒店,順帶著又看了看周圍,來回路過的雖然也有華人,但很多的都是外國人,還是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還沒適應呢?"賀沉風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會如此.

他很的時候就經常出國了,而且結識的人也都和他差不多,謝瀾溪這樣的還是頭一遭.

"有點兒."她誠實的點頭.

夜里風有些大,她的發絲被吹的凌亂,若有似無地劃過她的唇,她伸手柔柔的撫去,可下一秒又劃過來,她再次重複動作,明顯不耐,唇角有些煩躁的抿緊.

賀沉風一直看著她,只覺得有些稚氣的傻.

心里閃過一絲惡意,忍不住湊過去,用大掌將她兩邊的發絲全部拂在後面,然後盯著她,邪笑著,"你要是敢不聽話,我就將你自己丟在這里."

(預告:你猜倆人在紐約會有什麼事發生?誰會出現?)

……………………

今天8000字吧.月票月票,能不能有突破呢,過1000票才有可能進入前十呢,不過如今的樣子,貌似夠嗆了誒,蘇子很惆悵,蘇子很傷心……不過依舊謝謝大姐的支持,蘇子下個月會繼續努力的!昨天更新晚了,再度致歉,今天已經晴空萬里,洪水的可能性消失了,大家閱讀愉快!




上篇:第082章,真是活該啊!     下篇:第084章,真不讓人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