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088章,真是夠刺人  
   
第088章,真是夠刺人

第088章,真是夠刺人



"孩子的爸爸是誰?"

瀾溪咬著唇,那樣複雜的看著他,半響後,別過了眼睛.

"溪!"音調微微拔高了些,程少臣成熟的俊容上有著幾分隱忍的怒.

呼吸沉澱了幾下,她很艱難的重新對上他的目光,很輕很低的,"只是個意外而已."

"意外?"他愣了下,隨即臉色越發凝重了起來.

"你別問了,事都過去了."瀾溪見狀,想要將話題轉開.

她可以獨自承受很多東西,但卻不想將這些來跟他分享,卑微的想要自己在他眼里心里一直留下最美好的印象.

見她有意避開話題,程少臣也不忍繼續,笑著道,"還沒吃午飯吧,想吃什麼,我們邊吃邊聊?"

"中午不行……"她搖頭拒絕.

兒子還等著她做飯,而且,她現在還沒有准備好,要怎麼鎮定的跟他繼續相處下去,她需要個緩沖的時間……

"沒關系,晚飯我們一塊吃."程少臣也留意到她手里拎著的菜,體貼著.

見她動著唇角似是要拒絕的樣子,他搶先一步著,"我後天晚上的航班還得飛回美國,空出的這兩天時間,公司有一大堆事等著我處理."

"……好."聽到他這麼,她下意識的點頭.

程少臣笑的更加溫和,耐心的交代著,"那晚上我給你打電話,到時帶著孩子一塊過來,讓我見見."

他的語調很平緩,尾音也沒有上揚,並沒有征求她的意見.

她沒吭聲.

"真是,這麼多年都沒換號碼,一個電話都不給我打過來."程少臣徑自的埋怨嘀咕,隨即又伸手揉了揉她的頭.

"我先走了."完,他在她目光的注視下,坐進車內,然後緩緩的離開.

那邊已經走進區打算來蹭飯的李相思一眼就看到了他們倆,只不過刻意慢下了腳步,沒敢上前打擾,這會兒看到程少臣坐上車子離開後,她才快步走到了瀾溪身邊.

"那個是程少臣?我沒有看花眼吧?"李相思拉著瀾溪的胳膊,頻頻的眨巴著眼睛.

瀾溪沒有回答,只是站在那,目光看著區外車子消失的方向.

她這樣靜默的反應,就足以讓李相思確定了.

"好了,人都走了,先上樓再吧!不過他怎麼忽然回來了,不是在美國嗎?"李相思推著她往樓門洞里走,嘴里自己開始碎碎的叨咕著.

"這六年你們一直都沒聯系過,這樣忽然出現的沖擊力很不啊!倒也是怪了,這個老男人怎麼還那麼帥!"

李相思一直不停的在,瀾溪也只是靜默的聽著,眼瞼斂著,看不清什麼緒來.

在聽到最後半句時,她皺眉,忍不住替他打抱不平,"他不是老男人."

"是是是,不老,只不過奔四了而已!"李相思翻了個白眼.

雖然男人到四十時會更有魅力,但怎麼也是大叔級別的了吧?還不叫老男人?

"他才三十八……"瀾溪悶悶的.

也就是年紀,在以前那段珍貴的回憶里,每次對她的告白,他都像是看孩子胡鬧一樣,可又有誰知道,若真的只是一時迷戀,怎麼會堅持這麼多年?

"瀾溪,他剛剛跟你什麼了,是不是特意從美國回來看你的……"

好友的問題依舊滔滔不絕,她只是專心的一步步上著台階,想著晚上的約好的晚餐.

*****************************************

傍晚,夕陽已快隱沒.

h市繁華的街道上,車流雖已過了下班熱潮,卻還是很擁擠.

一輛高級的房車從橋上下來,行駛入主干道時,因左前方忽然變道的車子,前面的司機有些突然的踩下了刹車.

坐在後面拿著鏡子補妝的唐一心也是隨著這慣性栽倒了身子,頓時不悅起來,"怎麼開的!"

"抱歉唐姐,前面有車子忽然變道,所以才……"司機立即恭敬的道歉.

撩了撩長發,唐一心這會兒心好,也就沒跟他多計較.

她像是往常一樣,給賀沉風打電話,這次卻終于聯系到了他,她可憐兮兮的想讓和他一塊吃飯,他也沒拒絕,只是有會議開會晚些,如果能等就陪她.

她當然願意等,這對被打入冷宮多時的她來,簡直成恩賜了.

這會兒她早早的就結束了通告,打算回去再換身衣服,好迎接著晚上的約會,今晚,她一定要好好擁有賀沉風!

彎身將掉落在腳邊的鏡子撿起來,她打算繼續補妝,好以最完美的姿態出現在他面前.

直起身子時,只是不經意間瞥了眼窗外,驀地就被吸引住了視線.

"等等,靠邊停車!"她拍著前面司機的車椅後背.

司機得令,立即靠邊停了下來.

將車窗放下,唐一心目光緊鎖著路旁屹立的那家高檔火鍋店,門口停著的車子很多,但吸引她的是路邊停著的那輛計程車,那里站著似是剛下車的謝瀾溪.

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從餐廳門口迎上去的男人,正彎身給著車錢,謝瀾溪似乎還有些推拒.

唐一心眼睛逐漸眯起,確定兩人往餐廳進入後,她嘴角勾起了笑.

將手機從包里面翻出來,她按下了先前播過的號碼,接通後,她柔柔的開口,"沉風,晚上我們換個地方吃飯好嗎,人家忽然想吃火鍋了……"

*****************************************

雖然是很平凡的火鍋,但餐廳很高檔,價位較高,而且環境優雅,普通人一般不會為了吃頓火鍋跑這里來消費.

餐廳內沒有設置大廳用餐,一樓也都是包廂設計,給人很高級隱蔽的感覺.

瀾溪帶著君君隨著程少臣一路坐電梯上了五樓,被服務生引領著進入一間包廂,家伙一直很乖巧的被她牽著.

本來她不想帶君君前來,但好友相思卻讓她帶著,早晚都得面對,她一想也是,逃避不是辦法,所以她還是帶著君君來了.

打電話時他要開車過來接他們母子,但她還是讓他在餐廳等,但依舊不變的還是他的貼心,甚至在看到她們母子坐計程車到了時,會跑過來將車費搶著付.

桌子是圓形的,三人挨著而坐,家伙坐在中間,對于這個剛接觸媽媽的朋友,他顯得有些生疏,所以一直都沒敢怎麼話.

"叫君君是不是?喜歡吃火鍋嗎?"程少臣很主動和他接近,慢聲慢調.

"嗯,喜歡!"家伙點了點頭,對于這個很溫柔的帥叔叔,他已經在心里有了很高的好印象.

"那一會兒要多吃點肉,來,我幫你擦擦手."程少臣眼神更加溫柔,伸手將一旁的濕巾拆開,細細的給他擦著手,完事後,還拿紙巾又掠過掃了遍,怕他濕濕的會不舒服.

"謝謝叔叔!"君君表現的也很好,脆聲禮貌的道謝.

程少臣轉過來,剛好對上瀾溪有些癡然的目光,表有一瞬的凝滯,卻飛快恢複如常,很自然的笑著道,"溪,你將兒子教育的很好."

瀾溪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有些尷尬咽了咽唾沫.

將目光轉移到兒子的臉上,她動了動唇,著,"君君很聽話."

不知為何,她看著兒子那輪廓,某個同樣很相像的輪廓就也忽然的浮在了眼前,擾的她心神有瞬間的顫栗.

很快,服務生就將一個個單獨的鍋底遞了上來,隨即一盤盤菜也都跟著端了上來.

有了程少臣,瀾溪無須再照顧兒子,因為他將一切都攬了過去,很專注的在鍋內涮著青菜和肉,微涼後在夾到君君的碗里,還會細問著他愛吃哪樣,將其照顧的特別周到.

剛開始時家伙面對程少臣還有些拘謹,這會兒早就熟絡,而且特別投機.

一臉諂媚的對他笑,一邊吃,一邊脆聲聲的跟他聊天,高興的眼睛都眯了起來.

瀾溪在一旁靜靜的吃著,不時會將目光瞥向兩人,若是不知的人看到,一定會誤會是很溫馨和諧的一家三口,她竟然也會這樣悄悄的幻想著.

不知怎地,賀沉風的眉眼又闖入了她的腦袋里,君君是他的兒子……

攥著筷子的手緊了緊,似是想轉移思緒一樣,大口的連夾了幾塊羊肉,隨便蘸了蘸海鮮汁,直接就塞在了嘴里.

一旁,忽然有手探了過來,貼在了她的嘴角處,她瞬間石化.

"都這麼大了,吃東西怎麼還不注意,都流下來了."指腹微動,在她嘴角邊輕抹了兩下,一邊著,一邊抽過紙巾輕微擦拭.

瀾溪忙伸手摸向嘴角,目光瞥向他的手指,心里竟升起一絲貪婪來.

"媽媽和君君一樣,需要叔叔照顧噢!"君君晃著筷子,調皮插話進來.

"當然了,叔叔本來就是要照顧你媽媽的,也同樣會照顧你."程少臣著,語調很理所當然.

聞,瀾溪心里被壓制多年的東西又開始蠢蠢欲動……

"那我以前怎麼沒見過叔叔呢?"家伙歪著腦袋問.

"因為……"程少臣頓了頓,笑著解釋,"叔叔有些忙,住在美國紐約."

"紐約?"聞,家伙眼睛睜大.

"君君知道?"

"是《鬼當家·玩轉紐約》電影里的那個城市嗎!"

程少臣倒是微微一怔,對他所提的電影有些茫然.

一旁的瀾溪替他回答著,"嗯是."

"哇,叔叔,我好羨慕你啊!"家伙眼睛里亮亮的,連美食都暫時放一邊了.

"有機會叔叔帶你去紐約玩."見狀,程少成笑著撫了撫他的臉蛋.

"真的嗎?"

他點頭,一邊再度動手幫他布菜著,家伙一邊高興的吃,一邊聯想著電影節很興奮的問著他.

中間時,外面的包廂有人敲門,隨即門被推開,走進來的不是服務生,竟是秦晉陽.

她一愣.

程少臣解釋著,"那會兒晉陽給我打電話吃飯,我就讓他一塊過來了,正好你們也是認識."

他其實也是還想著,他不在國內,讓兩人多熟絡,也好讓秦晉陽幫忙照顧她.

"瀾溪,不會嫌棄我加入吧?"秦晉陽將外套掛起來,走過來笑著坐下問.

"不會……"瀾溪忙搖頭.

心中卻不知是因為和程少臣的相處被人打攪而感到失落,還是因為秦晉陽的加入將氣氛變得不再那麼讓她茫然而松了口氣.

"瀾溪,這是你兒子吧?"秦晉陽將目光轉到餐桌上最的人身上.

她點頭,隨即對著兒子介紹,"君君,這位是秦叔叔."

"秦叔叔好!"家伙很有禮貌的放下筷子,乖巧聽話的叫人.

"你好,朋友,叫什麼名字,今年幾歲啦?"秦晉陽也很喜歡這個孩子,很耐心的問著他.

家伙也都脆聲的回答著,也是能感覺到剛認識的兩位叔叔都很喜歡自己,這種被寵著的感覺令他很是飄飄然.

"臣哥,這次多待些日子,咱哥倆好好聚聚."

"恐怕不行,我後天晚上的航班就得趕回美國了,公司里一大堆事."

"不是吧,忙成這樣!"

"不過——"程少臣故意拉長尾音,神秘著,"我下個月還會回國,應該會待上很長一段時間,我們到時再聚也一樣."

"有國內的合作案?"秦晉陽立即明了.

"嗯,跟金融集團賀氏."程少臣點頭,隨口著.

哐當——

瀾溪喝湯的勺子掉落在了鍋內,她尷尬的笑了笑,拿筷子將勺子夾起來,用紙巾擦著,眼神卻微微的有些亂.

秦晉陽將目光從她臉上緩緩移開,嘴里喃念著,"賀氏……"

驀地,他朝著還在努力吃著牛肉丸子的家伙看去,有什麼東西在腦袋里閃過.

*****************************************

從車上下來,一前一後的進入餐廳後,唐一心就兩步上前,挽住了賀沉風的胳膊,笑容明媚.

"你不是吃火鍋會胖?"賀沉風瞥了眼她,淡淡.

"今天人家特別想吃嘛!"唐一心笑著撒嬌,美眸來回的四處張望,心里暗暗盤算.

餐廳經理知道賀沉風來,急忙就迎上來,親自為其服務,帶領著他往一樓內側的高級包廂走.

餐廳內火鍋湯底的味道很濃,而且很香,但賀沉風卻沒什麼太大的食欲,反而有些懷念起那個大排檔的火鍋店,嘈雜,簡陋,卻味道極好.

今天謙從美國回來,跟他總結著紐約的公事,結束臨出辦公室時將一個藍色的女士背包遞給了他,是他房間里落下的,酒店經理知道他們是一起,便轉交給了謙.

他慢條斯理的將背包的拉鏈拉開,里面赫然映入眼簾的是那個盒子,他拿出來打開,眼神很冷的看著那張歌劇票以及滿盒的巧克力球.

唐一心的電話剛好就是這個時候打過來的,他沒有拒接,聽著她在那邊拐彎抹角又是撒嬌又是委屈的讓他陪,最後漠漠的答應,在他掛斷電話後才發現,手里的巧克力球,早已被捏變了形.

兩人隨著經理的帶領右轉往包廂方向走,唐一心有些急,心里正琢磨時,美眸掃向電梯,立即一亮,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腳踝微微用力,故意一崴,她朝身邊男人靠去,"哎喲!"

賀沉風皺眉,有些不耐的看著微彎身的她,目光順過去時,剛好也能掃到電梯那邊.

眼角微動,像是發現了什麼,目光銳利的調轉,全部凝在電梯里走出來的人身上.

電梯里走出來的是一對男女,男人的身高比他還要高出一些,黑衣黑褲,給人很嚴謹的感覺,但他臉上的笑容,又看上去是個很溫柔的男子,他正對著身旁女人笑.

那女人……

賀沉風再熟悉不過了,嘴角的肌肉緊繃,眸色逐漸陰沉陰沉似潭.

而更讓他覺得胸中那燃起的火焰越發蔓延的是,電梯內不止是兩人,還有一個人,因為開始他目光只注意到兩人面容上,並未留意其他.

這會兒那男人走出電梯後微蹲下身子,將身旁的男孩抱在懷里,眼神和笑容都很溫柔.

一旁的謝瀾溪跟著,嘴角有著淺淺的笑,那注意力也都是一直在男人身上,真是夠刺人的景象!

這就是所謂的陪兒子?

跟別的男人陪他的兒子?

眼睛眯了又眯,那火焰已經無法控制的蔓延到了臉上,眼里.

但他畢竟是深沉內斂之人,多年的磨礪讓他不會沖動到跑過去拽她質問,越是怒,反而越平靜.

唐一心直起身子,看到他面沉如水,心中有幾分快意,"沉風,我的腳好像崴的有些痛!"

賀沉風卻未搭理她,目光隨著那對男女往門口方向.

唐一心咬牙,卻也很大快人心的看過去,本來她還算計著要怎麼才能讓賀沉風看到,現在如願,心中解恨的可不是一點點.

"那不是瀾溪麼!咦,她身邊的男人好眼熟……"唐一心驚訝著.

隨即似是認真的想了半秒後,開始低呼,"啊!我想起來了,那男人應該是她十六歲就暗戀的人,我看過照片的,應該就是他!沉風,我好想跟你過吧……?"

她後面心翼翼的試探著,試圖激發起他的回憶,好更加有服力.

賀沉風沒話,心里卻在暗暗重複,十六歲就暗戀的人?

話眼然.唐一心還想點什麼時,身旁男人卻忽然轉回身子,繼續往前面包廂走去,快到她反應不及.

"不吃了?"他的眼神是冷的,聲音也是冷的.

"吃,當然吃啦,我都餓死了!"唐一心嬌呼,連忙碎步追上他,還不忘勝利的朝已走出餐廳的瀾溪看了一眼.

哼,謝瀾溪,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樣,還敢跟他搶男人!

但是……

美眸一閃,這才發現了異樣之處.

怎麼會有個孩子?

*****************************************

餐廳外,霓虹燈已是點燃城市.

"不用抱著他的,他剛才吃了那麼多,讓他下來自己走消化著,這孩子很沉,抱著很累!"瀾溪見程少臣一直抱著君君,忍不住出聲道.

"沒事,一點兒都不沉."程少臣卻搖頭,反而很樂意.

出了餐廳直接往路邊走,因為先前秦晉陽加入後,兩個男人喝了兩杯白酒,沒辦法開車送她回去.

瀾溪忽然感覺手機在震動,她掏出來看到上面的號碼,原本想要塞回口袋里,但又有些躊躇,最終還是接了起來.

"在哪兒."一如既往的開門見山.

她猶豫著想在外面,但周圍車聲人聲嘈雜沒辦法撒謊,而且她也是不其然的想到了之前,同樣的狀況出現,她不太敢撒謊,怕像是上次那樣,一回去他在家樓下.

"在外面……"她還是老老實實的回答.

那邊的賀沉風沉默了幾秒,又再度開口,"和誰,做什麼."

"帶君君和一個朋友吃飯,剛吃完,正准備回家……"

在她回答完之後,那邊又再度沉默了下去,本來她以為他會追問朋友男的女的時,他卻忽然掛斷了電話.

她有些茫然的回顧著方才兩人的對話,一共他就了兩句話.

聲音有些低沉,但也不慍不洌,聽到她耳里會有種讓人心悸的感覺,強烈的不安漸漸籠罩了過來.

"溪?"已經伸手准備叫計程車的程少臣回身過來,看到她站在原地未動,開口喚著她.

"啊,來了."她搖了搖頭,快步追了上來.

"怎麼了?"他注意到她似是有些異常,體貼的問.

"沒事,剛接了個電話."

瀾溪搖頭,很簡單的回答完,又道,"我和君君自己坐車回去就行,不用送我了,秦先生還沒下來,你等會兒他吧,你們哥倆也有好長時間未見了,再好好嘮嘮吧,我是得回去,這孩子每天睡的早."

之前從包廂里出來時,秦晉陽就接了個電話,手勢示意兩人先下去.

"我還是送你."程少臣有些不放心.

"真的沒事,君君,快跟程叔叔再見."瀾溪徑自的從他懷里將君君抱過來.

"叔叔再見!"家伙順勢摟著媽媽的脖子,另一只手朝著程少臣揮著.

"再見."見狀,程少臣也只好對著家伙道別,又無奈的對著她,"那我們再聯系,以後可不許不接我電話了."

瀾溪點了點頭,坐進了停下來的計程車車內.

車子緩緩行駛開來,瀾溪歪頭看著後車鏡,那路邊站著的男人,嘴角的笑容未減絲毫,目光柔和的追隨.

她輕輕的呼吸,覺得今晚的火鍋湯辣勁兒可真夠足,辣的她心尖上都微微的麻.

*****************************************sknx.

秦晉陽從餐廳里出來時,就看到程少臣一人站在路邊,夜色下目光那樣柔的注視前面的車海.

"臣哥,瀾溪她們母子回去了啊?"

"嗯."程少臣應了聲,眼里的柔光斂去,語氣和表也都淡了下去,是他和私下朋友相處的樣子.

"臣哥,去我那里聊會兒?我剛打電話叫了代駕,應該得有一會兒才能過來,我們先去車上等吧."秦晉陽詢問的看著他.

"行."程少臣點頭跟著他往車上走著.

兩個男人一前一後的坐進了車子,前面副駕駛的秦晉陽抽出顆煙遞向後面,程少臣接過.

"去你家用不用提前跟弟妹打聲招呼?"

"我不住家里,在酒店."

程少臣點煙動作一頓,"真決定了?"

"嗯,離婚案律師已經提交上去了,很快就會有結果了."秦晉陽點頭,有些無謂.

"其實不管弟妹人怎麼樣,她對你是很有意的."程少臣很中肯的.

秦晉陽側眼看著後車鏡里正點煙的男人,轉移話題,"別老她了,怪煩的,倒是臣哥,我看瀾溪對你好像還很不一般!"

當然是不一般,整個晚上,瀾溪整個注意力都在程少臣身上,雖然她自以為很隱秘心,那目光里飽含的東西,比六年前的只多不少.

"她就是……"程少臣皺眉,後半句'胡鬧’卻沒有出口,似是連自己都騙不了.

"你身邊一直也沒人,不打算考慮看看?"秦晉陽試探著問.

程少臣半響沒話,只是一口口抽著煙,良久後才動唇,"不可以也不可能,晉陽,你知道的,拋卻年齡不,我沒辦法給溪未來.我答應過她的,這輩子不會娶任何人."

"她都已經……臣哥你何必呢."聞,秦晉陽歎息.

"你知道我是最重承諾的人."程少臣朝車外微吐著煙圈,眼睛有糾結複雜的痛.

溪……

*****************************************

晚上回到家後,瀾溪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插上熱水器讓兒子沖澡,自己開始鋪著床.

鋪到一半時,放在外套里的手機響了起來,她走到客廳的沙發,將手機從口袋里掏出來,看到上面的號碼,她皺了皺眉.

"喂……?"

"回家了?"

"嗯."她點頭,那邊又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某個瞬間,似乎能感應到他要開口話時,她搶先一步,"我沒辦法過去呃,君君都要睡覺了,沒辦法將他再送到我朋友那里……"

到最後她的聲音因他的沉默而越來越低.

"不是幌子?"聽後許久,他才發出聲音,有幾分嘲.

"不是."瀾溪一愣,下意識的回答.

不太明白他這四個字的含義是什麼,只覺得今晚他連打兩通電話,內容都讓人有些摸不到頭腦.

"媽媽,我洗完啦——"剛好,里面浴室里傳來兒子的呼喚.

她聽到,忙往里面走,一邊對著話筒道,"君君在浴室里喊我,我先掛了."

那邊卻比她先一步的切斷線路,隱隱約約的,她似乎聽到有女人的聲音.

也是,他應該從來都不會寂寞.

唐一心坐進車內時,就看到賀沉風捏著手機,臉上的表和他的襯衣領口一樣冷硬.

她蛇一樣的湊過去,極近挑逗的問著,"沉風,我們去我那里吧?"

"今晚沒興致."賀沉風只是淡淡的回她.

"沉風,人家會好好表現,讓你有興致的,嗯……好不好嘛?"唐一心手很靈活的揉到他的胸膛上,碰觸到那結實的肌理,自己身體里也不由自主的湧上股渴望.

她不僅僅是對他這個人癡迷,就在床上,他總是能給她那樣深的滿足,讓她更加的泥足深陷.

"下車,自己打車回去."賀沉風沒推拒,只是冷冷的扯著薄唇.

唐一心抿唇,壯著膽子沒照做反而唇湊了過去,"沉風,人家很想你……"

在她差一秒湊近時,他極其平淡的偏頭看著她,眼里的光卻冷窒的嚇人.

唐一心當下就渾身一哆嗦,訕訕的收回自己的手,有些怕的打開車門下了車.

腳剛站穩,那車子已經像是離弦的劍一樣消失.

*****************************************

夜,窗簾拉著,皎潔的月光也還是透進來些.

瀾溪側躺在床上,單手摟著兒子入眠,家伙早已經熟睡,嘴微張著,兩只手各自放在媽媽的胸前,臥室內母子倆的勻長的呼吸聲錯落著.

睡的正迷糊,上床前忘記關掉的手機此時驀地亮起屏幕,很突兀的響了起來.

……………………

弱弱的問,有木有人給蘇子投月票呃?月初蘇子想沖一下新書榜,希望路過的讀者會投月票給蘇子,老讀者還是留著月底投!今天大圖,原打算更一萬字,月票若能進入前十,就多更2000字吧,感激大家啦!




上篇:第087章,孩子的爸爸是誰     下篇:第089章,只想跟你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