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089章,只想跟你做  
   
第089章,只想跟你做

第089章,只想跟你做



手機先前被她放在窗邊的桌上,她好不容易入眠,不太想要起來去接.

可打電話的人似乎很執著,一遍遍的.

感覺到懷中的家伙微動,有著會被吵醒的跡象,她忙支起身子,將被子拉好,輕手輕腳的將手機拿起來.

劃下通話鍵時,也往客廳走著,聲音刻意的壓低著.

接起後對方並未有聲響,瀾溪靠在牆壁上蹙眉,正想要將耳朵上的手機拿到眼前看看是誰打來時,那邊忽然傳來聲響.

"你在家?"

"……嗯."聽出聲音的主人,她一個激靈,困意消失了大半.

"沒有撒謊嗎?"男音里竟沁入了絲危險.

"沒有……"瀾溪皺眉,感覺有些莫名其妙.

"怎麼證明."

"呃?什麼?"

他一字一句的著,"現在把門打開,證明你沒有對我撒謊."

她抿唇,腦袋雖還沒有轉過彎來,但卻也還是聽話的往門口玄關處走去.

猶豫的將門拉開,就看到門口站著的賀沉風,身材高大,單手抬著還保持著和她通電話的狀態.

"你怎麼……!"她瞪圓了眼睛.

屋內沒有開燈,只有門外的感應燈,他背對著光源,此時的俊容上有著晦暗不明的線條.

她不由的往後退了一步.

賀沉風將放在耳朵上的手機拿下,在她退步的同時,一腳邁進來,直逼向她.sknx.

他不話,就那麼盯著她看,更似是某種安靜的在蟄伏中的猛獸,若是出擊,便是致命.

果然,她剛想有動作時,他就忽然伸手,一把將她抵在牆壁上,將她輕而易舉的控制在自己的范圍內.

"我已經證明了,我沒有撒謊……"她緊張到眼瞼下的肌膚都在跳.

她,此時有些怕他.

"還算是聽話."他伸出食指,在她跳動的眼瞼肌膚上輕點.

瀾溪一口氣還未全松,他又驀地再度開口,語氣很沉.

"但你卻讓我心很不好."

"……?"她咽了咽唾沫,有些顫的看著他,不明白自己又是哪里惹到這尊佛了.

賀沉風眯眼,俊容直接俯低,重重的咬上她的唇,隨即舌頭舔著往下,濕漉漉的在她脖間的頸動脈上徘徊.

強勁的手也沒有耽擱,不太溫柔的捏了下她的左胸後,就直接朝下面探過去.

瀾溪穿著的是睡裙,雖然款式保守,但裙裝的關系他會很容易攻占.

有些粗.粝的指腹鑽進底褲時,她夾緊了他的手阻止,"別這樣!"

他很反常的停了下來,抬眼用那種可以令她發毛的目光看著她.

"怎麼,還不給我碰了?"他聲音有絲陰冷.

"……"她唇角抿緊,有些戰栗的看著他.

他忽然陰霾的笑,"呵,跟我,不願給我碰,那你想讓誰碰你?"

"我誰也沒想,你別這樣,君君還在里面睡,我今晚沒法陪你……"她搖頭顫顫的解釋著.

話音未全落下,他就忽然有了動作,強悍的讓人無法阻止,直接拽起她的一條腿遞過去,另一只手正快速的想要解開自己的束縛,似是要撕碎她一樣的將其占有.

瀾溪抗拒,兒子還在臥室里面睡,兩人怎麼能就在門口這里做這樣的事!

更何況,他這樣突然闖入,現在又這樣急迫的扒著她衣服,完全當她是隨時可以發泄欲.望的對象.

瞬間,屈辱陡升.

她奮力的掙紮著,不讓他得逞,雖撼動不了他分毫,撕扯間倒也弄出了不動靜.

驀地,一道怯怯的童音響起,"爸爸媽媽,你們是在打架嗎?"

家伙的聲音很低,卻讓兩人都聽的真切,雙方都是一僵.

賀沉風皺眉放開了她,朝著站在臥室門口的兒子看去,身上穿著睡衣,手此時正在眼睛上揉著,臉上都是困意.

他一松手,瀾溪被他架起的腿也得以自由,連往一旁退了好幾步,隨即也看向自己的兒子,可能是兩人的動靜太大,吵醒了里面睡著的兒子.

她有些怒的看了眼賀沉風,隨即拽了拽自己被拉扯的不成樣子的睡裙,朝著兒子走過去,"君君,怎麼醒了?"

"我想要尿尿!"家伙仰著頭看著她咕噥著.

手還在眼睛上揉著,聲音因為沒睡醒而顯得更加奶聲奶氣.

瀾溪見兒子困著的狀態,心中有些愧疚,忙彎身扶著他的肩膀往浴室的方向走.

不忘一邊柔聲叮囑著,"來,媽媽陪著你去,心點,別摔倒."

"嗯……"家伙點頭,迷迷糊糊的跟著她.

伸手暗了下馬桶上面的按鈕,沖水的聲音立即傳來,她伸手將兒子的褲子提好,直接抱著他走出來.

將兒子重新放在床上後,她並沒有立即上去,咬唇朝著客廳走去.

之前站在那里的男人不知何時已然離開,她快步往窗邊走去,果然看到一輛白色的路虎行駛出區.

徑自抿唇了片刻,她轉身走回了臥室,掀開被子躺了進去,將兒子摟在自己的懷里,家伙熱熱的體溫熨燙著她.

"媽媽,剛剛是爸爸來了嗎……"君君感覺到媽媽回來,手從她的衣領探進去,懨懨的問.

瀾溪低頭親了親兒子的額頭,沒有回答,只是動作輕柔的拍著他的背.

"乖,趕緊睡吧."

.*****************************************

翌日,雙休日最後一天,家伙跪在茶幾邊的地毯上,一邊樂滋滋的看著電視里的動畫片,一邊唆著手里拿著的棒棒糖.

瀾溪在一旁慢條斯理的收拾著房間,在門口玄關處到底時,發現牆角邊的襯衫扣子時,她動作頓了頓.

彎身撿起來在指腹間,就想起來他昨晚的入.侵插曲.

外面的敲門聲也在同一時間響起,她一驚,有些緊張的朝門口走去.

很遲疑的將門打開,看到外面站著的人不是賀沉風時,她松了口氣,但手指不松反握.

"怎麼了?是不是我太貿然打擾了?"

程少臣見她站在那沒動,溫和的解釋著,"我剛剛也只是到了樓下,看到正好里面走出來的鄰居,就順便問了嘴你在幾樓,沒想到還真問到了,我就沒打電話直接上來了."

"快進來吧."瀾溪微微側身,將門全部拉開.

"媽媽,是誰來了!"在看動畫片的家伙也聽到聲音,蹦跳的跑過來.

"君君,歡迎我不?"程少臣背著手,微俯著身子問.

"呀,是程叔叔,君君很歡迎呀!"家伙看到是昨晚一塊吃飯對自己照顧有加的程叔叔,立即高興的拍手.

程少臣將背著的手拿到前面,將右手里的玩具遞給他,"給,昨天太匆忙,沒來得及給你准備見面禮,是你喜歡的嗎?"

"嗯嗯!"家伙看著包裝盒里面的玩具飛機,眼睛都直了,腦袋瓜猛點.

但他卻沒有很快的接,然而目光轉向瀾溪,在得到對方點頭允許後,他才高興的接過來,嘴里甜甜著,"謝謝程叔叔."

程少臣將母子倆的動作撲捉到,不由的多看了兩眼瀾溪.

在他眼里一直是被寵溺照顧著女孩,不管他想不想承認,他的溪已經長大了.

他提了提另一只手拎著的袋子,繼續著,"我買了些菜和海鮮,午飯我來做,溪,你也好久沒吃我做的飯了吧?"

瀾溪被他臉上的那溫柔影子吸附住心神,強自鎮定後,她主動伸手接過他手里的袋子.

"我將東西先拿到廚房去."著,她就往廚房走去,像是逃離什麼一樣.

程少臣笑了笑,背著她的眼里目光,更加的柔.

*****************************************

快到中午時,廚房里,男人圍著圍裙,襯衫子都被挽起來,在灶台前忙碌著,很居家的模樣.

瀾溪依在門框上,原本只是想隨意看一眼,卻還是出了神.

他修長的手指按著刀,只是簡單的切個菜而已,看在她眼里卻是俊朗不凡.

驀地,他抬頭朝她看過來,神專注的臉上露出了個笑容,那是瀾溪認為最好看的笑容.

"呃,我看看有什麼可以幫你的."她清了清嗓子,樣做鎮定的走進來.

程少臣也只是像是寵溺女兒一樣的看著她笑,只是指揮她幫忙遞個盤子一些的簡單活.

飯做到一半時,菜香味就從廚房往外蔓延,本來在客廳里專心研究著遙控飛機的君君就被吸引了過來,吵著嚷著餓.

瀾溪將剛擦乾淨的盤子遞到他面前的灶台邊,迎上跑到廚房口的家伙.

"好香啊媽媽,今天的午飯都是程叔叔做的嗎?"家伙踮腳歪頭看著里面的人.

"嗯."瀾溪點頭.

"哇,程叔叔好厲害啊!"家伙臉上立即有著崇拜的表.

"再等一下,一會兒就可以開飯了."程少臣被誇的眉角也有些飛揚,趁著往鍋內加雞精的空檔對著他道.

家伙一副等不及的樣子,高興的眯眼拉著瀾溪衣,"媽媽我都要流口水了,感覺比外面飯店里的還要好吃,我們是不是要叫爸爸也過來嘗……"

聽到'爸爸’字眼時,瀾溪當下便急急制止,"君君!"

她的反應有些過激,家伙似乎是被她嚇到,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媽媽不高興了,有些怯怯的看著她.

一旁炒菜的程少臣也似是被她給驚到,皺眉朝她看過來,目光詢問.

見他並未有什麼異常,也就確定剛剛君君提到的'爸爸’二字她並沒有聽到,她這才松了口氣.

低頭看著兒子,有些歉疚著,"這里油煙大,咱們還是別打擾程叔叔做飯了,省的給他添亂,媽媽帶你去洗手好嗎?"

"嗯."家伙很懂事,並沒有計較什麼,而是乖乖的點頭.

一桌子的菜很豐盛,幾樣炒,一大碗蛤蜊清湯,還有味道鮮美的蒸螃蟹,香味撲鼻.

程少臣動手替君君剝著蟹肉,不時的夾在他的碗里,家伙也很給面子,每次夾過來,都很配合的大口吃掉.

"瀾溪,你現在在什麼企業上班?"

"金融."

不是很意外她的回答,在當初她大學選擇專業,她拋卻了喜歡的美術時,他就知道原因,她用自己的方式尋找著各種想要接近他的可能.

緩了口氣,程少臣聲音無恙的著,"當時到h市找工作,怎麼不找我,我在的公司雖然總部挪到了紐約,但h市的分公司一直沒撤,你進來工作,我還能吩咐下去額外關照你."

"你現在的公司待遇怎麼樣,要不要我跟這里的分公司負責人一聲?"

"不用的,現在的工作我挺滿意的,不想換了."瀾溪搖頭.

"之前換過了?"聽她的話,程少臣問.

"嗯,換過一個."她點了點頭,不太想繼續這個話題,催促著,"快吃飯吧,一會兒都涼了,湯很好喝!"

她的也是事實,蛤蜊清湯做的特別好吃,蔥花細散的漂浮著,喝一口,唇齒回味.

"就知道你愛喝蛤蜊湯,我早上特意去海鮮市場精挑細選的."程少臣笑了.

聞,瀾溪的心似乎還和以前一樣,偶爾因為他的舉動,就會沒辦法平靜.

想到他明天就要走,猶豫了下,多少有些不舍的,"你明天做什麼去,不然,我陪你逛逛吧,不是晚上就要飛回去了麼."

"明天我有點事."程少臣沉吟了下,還是有些躊躇的著,"得去看個人……"

瀾溪聞,沒再繼續多問,垂下的眼睛有些暗淡,心明鏡的知道他指的那個人是誰.

見她沒吭聲,程少臣欲又止,最終只是著,"晚上吧,叫上晉陽我們一塊吃飯,結束了我就剛好去機場."

"嗯好."她低低的應著,繼續安靜的吃飯.

吃的最開心的就是君君,嘴直冒油,不時的得用紙巾擦一擦,而對面的程少臣很願意的給他效勞著.

瀾溪扒著碗里的米飯,微抬眼看著對面坐著的程少臣.

他此時坐著的位置,是曾經賀沉風坐過的……

*****************************************

秦晉陽開車,一路載著兩人到了機場.

程少臣回來的時間短,也沒有任何行李,三人往頭等艙的候機廳走著.

從坐上車往機場路來時,瀾溪的手機就一直在震動,她知道是誰,卻硬著頭皮沒有接,心中惶惶.

這會兒往候機廳走,手機在今晚第二次震動了起來,她猶豫的掏出來,卻遲遲的不敢接,這樣拖延之間,手機再度安靜了下來.

就在她打算將手機放回口袋里時,屏幕又再度亮起,一條短信進來.

她還是打開閱讀了,里面的內容很簡潔:馬上過來.

瀾溪看了眼時間,程少臣的時間也快到了,都已經到這兒了,總不能先走,而且,應該也不差這一會兒吧,她就是趕過去,也得需要時間!

"溪."腳步放慢間,前面的程少臣走到了她面前.

"呃?"

"你是不是有事?有事的話讓晉陽先送你回去吧,我這邊一會兒直接登機就可以了."

面對程少臣的善解人意,瀾溪更加覺得不安,忙擺手,"不用的,我沒什麼事,我們快進去吧."

*****************************************

從機場一路回到市中心後,瀾溪在一個路口時叫一旁的秦晉陽停了車,自己還有點事,打車回去就可以.

秦晉陽沒有多什麼,只是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後,將車停在路邊.

伸手攔了輛計程車上去後,十五分鍾左右,瀾溪便到了賀沉風的豪宅樓下,她瞥到客廳內有著燈光,想必是那人早已經回家等著了.

腳下步伐更快了些,她幾乎一口氣奔到門口,急急的翻出鑰匙,只是剛插入孔內,還沒等轉擰,門竟然從里面被打開了.

只不過,打開門的不是賀沉風,而是個女人.

一個很漂亮,而且她也認識的女人.

唐一心臉上還有著沒掩飾掉幽怨,這會兒看到她,那幽怨立即轉變成恨怒,咬牙了半響,隨即撞過她的肩膀,踩著高跟鞋快步離開.

她有些緒未定的關門進來,換上鞋子往里面走,男人坐在沙發上,正悠哉的拿遙控器轉台,對她的到來並未有任何反應.

瀾溪正想開口時,他卻朝她招手.

她只好挪動著步伐走過去,剛走近,就聽到他懶懶的出聲,"知道唐一心跑來我這兒要干什麼麼."

她沒吭聲,手有些無措的抓著衣角.

"她想陪我睡覺,讓我跟她上床."他毫不修飾露骨的話.

聞,瀾溪唇色有些漸退,想開口是她打擾了時,他陰沉的目光和聲音如冷風一樣嗖嗖的刮來.

"可你要怎麼辦,我只想跟你做!"

……………………

還是加更了,一萬三!希望大家能多給些月票,35張左右就能進入新書榜前十,路過的讀者多給蘇子投點月票唄!截止8.29,感謝以下讀者慷慨解囊:

︶羽落(.灬】打賞了5000個幣!【月月與藍色月光】打賞了--幣!

811881】【乖蒸老鼠】【belindawang000】【楊一雪33】【quan790321】【我愛嘟嘟又2010】打賞了188個幣!




上篇:第088章,真是夠刺人     下篇:第090章,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