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099章,一個精神病  
   
第099章,一個精神病

第099章,一個精神病



兒子清脆的童音像是一刀閃電,劈在了她身上.

瀾溪朝他面前攤開的雜志頁看去,賀沉風棱角分明的俊容赫然在上面,拍攝角度剛剛好,他嘴角那抹薄的似無的笑容也都捕捉到.

她似乎聽到了一旁唐一心倒吸冷氣的聲音.

"媽媽,這位阿姨是你的朋友嗎?"家伙隨著她的目光,這才注意到一旁還有個人,眨巴著眼睛問.

瀾溪抿唇,還未等發出聲響時,一旁的唐一心反而已經俯下了身子,沖著君君道,"朋友你好,今年幾歲啦?"

"虛歲六歲,周歲還沒滿五周歲噢!"家伙歡快的回答,隨即又道,"阿姨,你好漂亮呀!"

唐一心對著君君笑了笑,隨即又直起身子看向瀾溪,"孩子是他的!"

語調不是疑問的,她也反駁不了,心中慌亂不已.

"我一直都納悶,你到底哪里比我好,又有什麼資格跟我爭,現在倒是明白了,敢你是有著秘密武器!"

"不是你想的那樣."

"你是拿孩子威脅他了吧?"唐一心瞥了眼君君,朝她這邊湊近過來,輕笑著.

她蹙眉否認,"沒有!"

這都哪跟哪,只要他不威脅自己才好,不是所有人見到他都像是嗑藥一樣.

"呵呵,我跟你,別想著可以母憑子貴的嫁入豪門之類的,根本不可能."唐一心卻只當她是口是心非,恨恨的著,"那位置早就有人了."

瀾溪抿唇站起身來,朝對面坐著的兒子招手,"君君,咱們還得抓緊時間去超市,快跟媽媽走."

"這里人多,你也還是別多停留了,再見."完,便拉著兒子匆匆的朝著電梯方向走著.

"媽媽,為什麼走這麼急呀!"家伙被她拉著,兩條短腿緊的倒蹬.

她一聽,才緩過神來,放慢了腳步.

"蛋糕都沒吃完,奶茶也沒有喝呀,浪費食物了喔!"

"呃,就這一次."

"好吧."家伙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隨即嘴巴不閑著,"媽媽,我們去超市可不可以給我買奧利奧?就是廣告上那個的,我還想吃熏肉火腿……"

瀾溪只是默默的聽著,在耳邊重複的卻不是兒子的童音,反而是先前唐一心末了的那句話.

那位置早就有人了……

誰?

*****************************************

夜幕漸漸降臨.

賀沉風將車入庫,一邊右手活動著脖頸,一邊往回走,將門打開的一瞬,里面有燈光灑過來,隨即有女人的腳步聲傳來.

他瞥了眼一旁規規矩矩放著的平跟鞋,劍眉不由的一挑.

果然,抬眼,便看到了從客廳方向迎過來的瀾溪.

她被他有些黑灼的目光盯的不自在,率先開口解釋著,"呃,我先前給你打電話一直關機,所以就沒打招呼的來家里等了……"

他懶懶的聽著,嘴角也不由自主的勾起了抹笑.

"手機沒電了."

著,他便換好拖鞋,動手解著西裝外套,很自然而然的朝她遞過去,後者接過來踮腳掛起來,雙方各自都未發現,這動作做起來有多麼的流暢自然.

"沒做飯?"往里面走時,他不經意的瞥了眼廚房,皺眉.

瀾溪點頭,隨即快步走到他面前,咬唇明了來意,"我今天白天帶君君逛街時,不心碰到了唐一心……"

"嗯."他隨意的坐在沙發上,應了聲.

"她知道了君君是你兒子."她吸了口氣.

聞,賀沉風平淡無波的臉上微凝了些.

見狀,瀾溪慌亂的解釋著,"我,我發誓,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是碰巧,剛好君君在翻開一本雜志,上面有你的照片,他就自己喊出來了,唐一心也就聽到,所以我……"

先前在車上兩人無意間的對話,他就能那樣想自己,此時此刻,她也生怕他會誤會,誤會她是那種有城府的女人,存心故意的讓唐一心知道有君君存在的事實.

"嗯,我信你."見她有些笨拙的解釋,他忽然覺得心大好.

他的語氣和平常講話無意,但這幾個字聽在瀾溪耳里,卻是沉甸甸的.

穩住亂跳的心神,她盡量平靜的看著他,"那這事……"

"我會處理."他默了下,.

"嗯,那就好,我就是擔心,所以想快點告訴你."見他神無恙,她懸著的心也終于是安穩,隨即,她低聲著,"那……我先回去了."

話音落下的同時,她抬腿,想要拿起一旁沙發上搭著的針織外套離開.

可原本坐在那的男人驀地起身,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氣息同時逼近,"誰准你走的?"

瀾溪先前才穩定的心跳,這會兒又跳的疾快起來,這男人動作怎麼這樣迅猛,像是出擊的獵豹一樣,眨眼間就精准的將她捉到.

"我來只是告訴你這件事."

賀沉風伸手,從後面抱住了她,手臂圈的很緊,某處也從後面貼的她很緊.

"既然來都來了,我怎麼可能讓你就這麼走了."

頓了半秒,他忽然道,"我餓了."

"……"瀾溪一驚,倒是也沒白跟他在一塊,他這話一出口,她就立即明白過來是什麼意思.

惶惶之中,他將她的身子原地給扳了過來,四目相對.

修.長的手指沿著她的眉眼一點點描繪,停留在嘴唇上時顯得愛不釋手.

"你是先喂飽我的胃呢,還是喂飽我的……"

"我現在就去做飯!"未等他將後面的話出,瀾溪'噌’的下從他懷里跳出來,腳步凌亂的往廚房跑去.

身後,男人眉眼越發的輕揚.

*****************************************

日曆一頁頁翻過,轉眼就到了九月底.

中秋節剛好趕在周日,緊接著又是十一,連續五天的長假就這麼到來了.

隨著入秋,天也越來越短,傍晚後剛吃完飯,天就漸漸的黑了.

臥室內的寫字桌邊,筆記本屏幕亮著光,面前湊著一大一的腦袋,對面窗戶玻璃上,剛好將這對母子倆的影像映射出來,一副溫馨景象.

瀾溪抓緊時間在預定著火車票,好在她所在的h市回家比較近,三四個時的行程而已,車次也比較多,所以緊張時期,車票還不算那麼緊張,還是能訂到票.

一旁的家伙歪著腦袋在看,嘴里還咕咕噥噥,"媽媽,我們明天就可以見到姥姥和姥爺了嗎?"

"嗯."瀾溪點頭,正在電腦的usb口上插著u盾.

"姥爺的身體好沒好一些呀!"

"回去你就知道了呀."

家伙點頭,眼珠轉了轉,忽然想到了什麼,朗聲著,"啊對啦,我得去將之前我寫好要帶給姥姥看的毛筆字拿著,明天該忘記了!"

"去吧."瀾溪付好款之後,轉頭看著兒子那幼稚的神,忍俊不禁.

家伙立即從椅子上跳下來,屁顛屁顛的往客廳跑去,開始翻他放起來的毛筆字去了.

確定將票訂好了以後,瀾溪扭頭看著坐在床邊擺弄著手機的李相思,"相思,你那淘寶店不是也得休息不發貨麼,你自己待著多沒意思,跟我和君君一塊回浦鎮吧?"

"還是不了."李相思搖頭.

"怎麼了?"

"啊?沒事啊."

瀾溪皺了皺眉,將椅子轉了過來,認真問,"相思,你最近不怎麼對勁,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事啦,我能有什麼事."李相思笑著擺手,只是那笑,有些干.

"那我和君君都走了,你去哪蹭飯,再自己一人多寂寞?"

"安啦,我自有安排!"

"相思,你認識紀川堯麼?"猶豫了下,瀾溪開口問著.

"怎麼了……"意外的是李相思並沒有直接回答,反而呐呐的問.

"你認識?"見狀,她不免追問.

"不認識."李相思搖頭,眼睛卻沒看她.

聞,瀾溪點了點頭,"噢,是之前打官司賀沉風的律師,那天我去找你時看到他在一直在樓下來著,可能是在等什麼人吧."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是能將李相思和紀川堯聯系到一塊,明明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人啊!

李相思聽到她的話後,並未給予什麼評論,只是默默的低頭繼續擺弄著手機,看不出神色.

*****************************************

翌日,瀾溪帶著兒子早早的收拾好很簡單的行李,然後便出了家門,直接坐上公車去火車站.

長假時火車站的人是最多的,不過好在兩人路途短,也有座,一路上母子倆笑笑的,也就不那麼難熬.

因為浦鎮是不通火車的,所以若是從h市想回去,都是先坐火車到蒲縣,然後再轉客車,大概一個時左右的行程就能到達浦鎮.

當瀾溪帶著兒子正排隊往客車上走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太擁擠,她沒倒出手來接,等到她和兒子在位置上坐穩了以後,她才將手機從包里面翻出來.

看到上面的號碼顯示的"賀沉風"三個字時,她咬了咬唇,猶豫間還是回撥了過去.

連接成功後,等待了幾秒,男人不耐的聲音變立即傳來,"怎麼不接電話!"

"呃,剛才人多,太擠了."ssae.

"放假了吧?"他沒給予什麼評論,只是問.

"嗯."她應.

聽到她那邊似乎略顯吵鬧的樣子,他皺眉問,"你現在在哪?"

"在車上……"瀾溪看著前面正在發動車子的司機,老實的回答著.

"那你過來."賀沉風卻領會錯意.

"我沒在h市,我往家走呢."她忙解釋.

"家?"聲音微微驚訝.

"是啊,放假了,帶著君君回我爸媽那里."

完後,那邊的賀沉風卻沒出聲,沉默了兩秒後,竟直接掛斷了電話.

瀾溪怔愣的看著手機,她好像沒錯話吧?

暈,又哪里惹到這尊佛了!

"媽媽,是誰呀?"家伙翹著屁股過來,伸手玩著她胸前垂下來的長發問.

她嘴角抽搐了下,"一個精神病."

*****************************************

自從有了君君之後,謝家每年節日都顯得特別熱鬧,嘰嘰喳喳的.

而謝母也比較注重,無論大節節都要好好的准備一番,這會兒就在廚房里炒的熱火朝天.

家伙趴在謝父的膝頭,顯擺著自己寫的毛筆字,被誇獎了之後,眯眼一個勁的扭著屁股,得意到不行.

謝家是很標准的兩室一廳,比較古老的格局,餐廳也是在方廳出兼並出來的,不是很大,但容納五六個人沒什麼問題.

圓圓的桌子放上,家伙自告奮勇的搬著板凳,謝母在廚房和餐廳里穿梭,不一會兒,餐桌上就被擺滿了精致的菜肴,都哪的手藝都不如自己媽媽做的,這句話還真的是真理.

至少瀾溪現在,就覺得饞的要命.

將碗筷一一擺好之後,瀾溪正給兒子擰著飲料瓶,等待的家伙眼尖的看到了謝父轉身在酒壺里倒了杯酒出來,立即脆聲,"媽媽,你看,姥爺喝酒!"

聞,瀾溪立即皺眉,"爸,你不能喝酒!"

"沒事沒事."謝父擺手.

"不行!你胃才動手術多久,煙酒都是要忌的!"

"今天不是過節嘛."

"那也不行!"瀾溪堅持.

"好瀟瀟,就喝一點點,就一點點!"謝父眯眼討好的看著她.

一向對外都是擺著一副嚴肅嘴臉的謝父,這會兒對她各種諂媚,著實有些滑稽.

但瀾溪卻瞪眼,厲聲著,"不行就是不行!"

"你這孩子!"謝父一拍桌子,酒杯里的酒都撒出來了一些.

一旁正嘬著飲料喝的君君眨眼,卻是一點都不怕.

謝父在家里的地位一向都是最低的,就是瞪著虎目發脾氣,也是一點威懾力都沒有.

"那我去告訴媽啦?"瀾溪挑眉,仰起下巴,作勢就沖著廚房拉長著尾音喊,"媽——"

太後出馬,誰與爭鋒!

謝父一聽,原本抻著老長的脖子也畏畏的縮了回去,"我不喝我不喝,我倒著放在這里看看還不行麼!"

著,將那酒杯戀戀不舍的放了回去,饞的直咂巴嘴.起起有瀾.

瀾溪見狀,忍俊不禁,一旁的家伙也是很不給面子的笑出聲來.

"反正都知道欺負我."謝父幽怨的哼哼.

"爸,你不為自己身體著想,也得想想我們啊,我們得多擔心啊."瀾溪笑著,倒了杯飲料遞了過去.

謝父聞,雖還是一臉不高興,卻也是無奈的搖頭笑了笑.

感受著自己和爸爸之間的互動,不由的就想到了某人和其父打電話時的形,那樣公式化,那樣淡漠……

客廳的電視機還吵鬧的響著,廚房內鍋鏟相碰的聲音也響著,一旁兒子和謝父的談笑聲也都在,很熱鬧的中秋節.

她微微咬唇,不知道他今天是怎樣過的.

*****************************************

幫謝母收收拾碗筷清洗好了之後,一家人都圍坐在電視機前,看著地方台放著的中秋晚會.

往往到節日時,祝福的短信都會一股腦的湧進來,瀾溪一個個翻閱著短信,隨即找出一條比較不錯的,開始轉發,逐個添加用戶名時,看到"賀沉風"三個字時,她猶豫了下,還是加了進去.

看著手機上提醒著群發消息成功時,她將手機放在腿邊.

雖然之後她的注意力也都在電視上,但卻時不時的將目光掃向手機,冥冥之中,心里竟隱隱的有種期待.

可當晚會結束後,手機回過來的消息里,也並沒有某人的.

將吃月餅吃撐到不行的家伙抱起,和謝父謝母了晚安之後,便朝臥室走去.

母子倆分別洗好澡之後,都爬上了床,將被子替兒子仔細的掖了掖,瀾溪一邊輕拍著他,一邊自己也漸漸進入夢鄉.

夢里一直有什麼東西吵著她,嗡嗡的,像是蒼蠅一樣,揮不去,左邊半個腦袋都有些發麻.

終于耐不住睜開眼睛時,才驚醒,原來是壓放在枕頭下的手機在震動,先前看晚會時,她怕會影響到家人,就將手機聲音調成了震動,這會兒是有電話進來.

太迷糊,也沒有看上面的顯示號碼,直接就接了起來,聲音沙沙的,"喂?"

"睡覺了?"那邊男人沉靜的聲音和她形成強烈的對比.

"嗯……"她依舊迷糊的應著,卻在下一秒,一個激靈.

這聲音……

賀沉風?

那邊卻也只是微頓了下,然後問,"你家是在浦鎮吧?"

……………………

後面還有加更,今天速度會慢一些,早上爬起來就一直拉肚,總是蹲馬桶,好難受啊,神呐,救救我吧!男女主之間確實是有變化,但先前就強調了,這篇文不會有什麼大起大落,也不是虐文!會延續特有的風格~~




上篇:第098章,主動(月票130+)     下篇:第100章,想你,想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