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111章,誰好?(月票290+)  
   
第111章,誰好?(月票290+)

第111章,誰好?(月票290+)



瀾溪還愣神于他開口的"謝謝"時,他便已經一臉無恙的接過兒子手里遞過來的毛巾,擦拭好之後,領著兒子往餐桌走去.

等她回到桌上時,君君早已經耐不住肚子的饑餓開動了,村戶的夫妻倆也都一塊用餐,位置自動排開,剩下的也只是他旁邊的座位,她力求自然的走過去坐下.

整桌的飯菜都特別的美味,尤其是清蒸的海魚,幾乎沒有加太多的調料,卻美味至極,瀾溪吃的最多,一整條魚,她幾乎吃了大半.

只不過,吃完沒多久,還沒幫村戶大娘將碗筷收拾妥當,她就覺得有些不舒服,臉和脖子上的肌膚都有些癢,總想伸手去撓.

"媽媽,你的臉和脖子好啊!"正喝水漱口的家伙眨巴著眼睛,驚訝的著.

瀾溪接過村戶大爺遞過來的鏡子一看,可不是臉上和脖子都有些詭異的.

從廚房走回來的村戶大娘仔細瞧了瞧,立即驚呼,"哎呀,這應該是吃海魚過敏了!"

"啊!"聞,瀾溪也才反應過來,看這樣子,似乎真的是過敏的狀態.

"附近有診所嗎?"一旁一直沒做聲響的賀沉風忽然出聲.

"不用去診所吧……"她皺眉著,只是輕微過敏而已,不算啥大事吧.

村戶大娘一笑著,"診所確實不用去,弄點藥吃就行,不過我們這里地方,這個時間藥店早就關門了,但別怕,我家里有紫蘇葉,我現在去燒開水,給你沏點喝,效果很顯著的!"

"謝謝你了大娘."瀾溪感激一笑,都怪自己貪吃!

之後很快,村戶大娘便將沏好的紫蘇葉水遞給了她,喝了之後雖然沒有立竿見影的效果,但至少沒那麼癢了.

村戶家沒有床,都是火炕,賀沉風坐在邊上看著她捧著杯子喝,皺眉問著,"真不用找個診所看一下?"

"不用呃."她忙擺手.

半響後,卻發現他還是徑自用那雙墨眸盯著她看,她有些不自在,只好繼續著,"已經感覺好多了,只是過敏."

"以後再不讓你吃海魚了."他卻皺著眉頭,丟出了這句話.

"……"她不由的抿唇.

以後?

這語氣……

晚上睡覺的時候,不算很大的火炕,雖沒有床墊睡的要舒服,墊著兩層被褥還是會覺得硬,但卻很暖.

他和昨晚一樣,大搖大擺的躺在君君的另一側,側身面對著她這邊,閉眼入眠.

可能是知道他不會亂來,瀾溪睡的也很是安穩,這里的夜相比較城市的來要甯靜了許多.

不知為何,想到明天下午就要坐飛機回h市,她竟有些不舍.

*****************************************

第二天,她還沒在熟睡的時候,感覺到有人在捏她的鼻子,呼吸不暢令她被迫睜開了眼睛.

眼前放大的俊容陡然令她嚇了一大跳,昨天早上在酒店浴室里的一幕閃現,她立即一個激靈,一點困意都無,不由的攥緊被子.

"你又要干什麼!"瀾溪有些緊張的看著他,心有余悸.

"噓."賀沉風伸手擋在她的唇邊.szpp.

隨即手伸進被窩里拽她的胳膊,"起來."

"我不!"她抗拒.

"你聲些,吵醒兒子."瞥了眼一旁熟睡著的家伙,他皺眉著.

"……"瀾溪也同樣皺眉,不懂他要干嘛.

見她一張臉上都是防備,他歎了口氣,有些無奈,"起來,我帶你出去."

"干嘛去……"她不解,下一秒,又堅決的搖頭,"我不去."

"放心,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賀沉風忍不住勾唇,有幾分揶揄.

"……"瀾溪還是沒動,幾分孤疑的看著他.

"不是想看日出?再不走就看不到了."他斜睨著她,扯唇.

"呃?"她微怔的看著他,不知道他怎麼會知道.

她確實是想看日出,有時在網上瀏覽圖片時,看到海邊的日出景象會覺得讓人驚歎,所以心里也有一絲期盼,想著自己什麼時候能看一下.

不過這個想法她貌似誰也沒,唯一微露過苗頭,也只是昨晚她無意中問了一嘴村戶大娘,這個季節日出的時間是什麼,他當時聽到,所以留心了麼?

"我在外面等你."有些不耐的瞥了她一眼,賀沉風從炕上利落的跳下來,穩步朝著門口走去.

瀾溪又愣了一會兒,隨即快速的穿著衣服,輕手輕腳的也跟著走出去.

*****************************************

倆人開了村戶家的轎車,一路直接往海邊而去.

時間似乎還有些早,從車上下來,兩人腳下深淺不一的踩在沙灘上,往海邊走去.

前方滿是坐落不一的礁石,賀沉風找到一處就直接坐下來,返身朝著她伸出了手,"上來."

瀾溪猶豫了下,將手放在了那上面,隨即一用力,她就被拉了上去,手也被放開,上面卻殘留著他的體溫.

"村戶大娘日出大概五點四十左右,還有十多分鍾."他低頭看了眼手腕上的表,淡淡的道.

"噢."她應.

北方秋天的早晚是寒涼的,尤其是在海邊,云霧繚繞,很是潮濕,就連空氣都似乎能擰出水來.

海風一吹,打透了衣服,瀾溪忍不住跟著哆嗦,看來海邊看日出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身旁男人有了動作,眼角余光瞥過去時,看到他在解著外套的扣子,以為他是要脫掉外套給自己披上,可他卻只是解開後,敞著懷將她摟在懷里.

胸膛那麼寬闊,整個將她包裹住,細心的收攏著手臂.

"不用,我不是很冷呃."屏息的話,她甚至能聽到他的心跳聲,那麼有力.

咚,咚,咚——

他低頭瞥著她,扯唇,"牙齒都打顫了,還不冷?"

她悶著頭,整個身子都包裹在他的懷里,只露出個腦袋.

稍微動了動,頭頂便立即傳來他的低喝聲,"別動!"

"太緊了."她抿唇,聲的抗議,確實太緊了,身體相互之間好像都沒有縫隙了.

"嗯."賀沉風應了一聲,卻並未有一絲一毫的放松,反而更加緊的摟著她.

想會覺些.見狀,瀾溪垂眸靜默半響,沒有再掙紮.

不知是不是他傳遞過來的體溫的關系,似乎周圍吹著的海風也變得細膩柔軟了,還帶著綿綿的意.

遠遠望過去,甯靜的海邊,礁石上兩人相互依偎而坐,女人被男人整個護在懷里,一高一低,背影格外的相配,身上流露出來的氣質,似乎也是那樣的契合.

"太陽出來了!"瞧著東方乍露的金色光芒,瀾溪不自禁的低呼出聲.

賀沉風也隨著抬頭看過去,微微眯眼.

遠處天空還有著薄霧,稀稀落落的,太陽便躲在那後面,一點點的露出,散出淡淡的金色光芒,朦朦朧朧.

怪不得都,看日出如同霧里看花,很難看的真切.

"真漂亮."她贊歎出聲.

墨眸瞥過去她臉上綻開的笑顏,也忍不住勾唇,似乎早起折騰跑過來,也值了些.

瀾溪眼里都是驚歎,很的時候,和謝母曾一塊跑到山上看過日出,但時隔太久,早就忘記了是哪番景象,此時在海邊看著日出,她只覺得美不甚收.

忽然就想起了那首詩歌,願你有人終成眷屬,願你在塵世獲得幸福,我只願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此時,身旁卻有個人陪著她面朝大海,心,又開始悸動.

"想什麼呢."肩頭的手微用力的收攏,他低頭凝著她看.

"想你."瀾溪心中亂亂,她一問,她就也脫口而出.

下一秒,就感覺到他視線變得灼熱起來,嚇了一大跳,忙抬頭解釋著,"我只是想,你怎麼會帶我來看日出……"

"不喜歡麼?"他空出一只手,將她額前被吹亂的發絲拂開.

"喜歡."可能是動作太溫柔了,而且那樣自然,她沒有反抗,只是老實的回答.

聞,賀沉風的嘴角也揚起了弧度,甚至連眼里都染上了點點的笑意,在日出淡淡的金色光芒下,他俊美的像是太陽神阿波羅.

呼吸微頓,她有片刻的失神.

"看我看的這樣入神,是我太優秀了?"他挑眉,墨眸緊盯著她.

"你確實很優秀."瀾溪臉上溫度微微升高,為了配合,就干脆順著他的話.

"那你都,我哪優秀,哪好."賀沉風卻來了勁,一本正經的問著.

瀾溪看了他半響,猶豫了半響,腦袋里也在同時運轉著,最終很中肯的著,"有錢,有能力,還……有好皮囊."

"就這些了?"他卻似乎不怎麼滿意,將她的身子翻轉過來,眯眼看著她.

那目光,像是獵人審視獵物的一樣.

她咬了咬唇,悶頭不吭聲半響,瞥著一旁茫茫無邊的大海,隨著那飄動的海水,她有些無奈的攤手道,"我想不到了."

"不過你確實很優秀."見他眉心微聳,她忙又補充著,希望別惹到他.

"嗯."他又盯了她一會兒,似乎在確定她是不是講真話一樣,隨即伸手,將她的腦袋按在了自己的懷里.

她有些不太適應,此時這樣的狀態,太像是她曾經在電影里看到的定格畫面了,這不太該屬于她和賀沉風之間.

微微掙紮,他手上的力道更甚,下巴也墊在了她的頭頂,有低沉的聲音伴隨著海風飄入她耳膜.

"那和姓程的比,誰好?"

他的語調中聽不出什麼喜怒,她卻回答不出來.

誰好……

*****************************************

兩人回來的時候家伙也是剛剛醒,知道爸爸媽媽丟下他一個人去看日出,很不高興,別扭了老半天,才在媽媽的誘哄下露出了笑臉.

在村戶家用完早餐,又耽擱了一會兒,三人便坐車回了市里,登機時間還早,三人又在星海廣場轉了一圈,這個有著全亞洲最大廣場之稱的地方.

可能是陰天的關系,霧很大,走一會兒下來,手上和臉上都濕噠噠的.

從早上在海邊看日出回來後,兩人似乎沒有過什麼正面的交涉,他似乎顯得有些沉默,偶爾皺眉,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關于那個問題,最終瀾溪也沒回答他,而他也是一改常態的,並沒有執拗的去追問,或者動怒,或者不悅,反而讓她覺得不安起來.

到了時間,三人去機場,然後換登機牌,然後登機,兩個時的車程,飛機抵達h市,一切又都是熟悉的一切.

從h市機場大廳出來時,瀾溪一眼就看到了停在那里的黑色商務車,司機早就下車繞過去將車門恭敬的打開了.

賀沉風抱著兒子走在前面,直接彎身坐進去,她腳步微慢的跟在身後.

她覺得有些恍惚,去dl市的這兩天,時間雖然不長,但在一塊坐計程車,在漁村里,她卻感覺兩人似乎很近,好像也從來沒時時刻刻將他看做是一個集團總裁,這會兒,有奢華的商務車,有恭敬的司機……

從機場到她家樓下的過程里,車內的氣氛也很安靜,家伙也是坐飛機有些勞累,沒那麼活潑,等車子停穩時,有些不太願從賀沉風懷里離開.

"君君乖,跟媽媽回家."瀾溪伸手過去將兒子抱在懷里,抬眼看了看他,低聲著,"那,我先走了."

完,便踏出車子,雙腳剛剛落在地面上時,伸手的賀沉風忽然喊住了她.

"瀾溪."

她感覺到自己在艱難的吞咽唾沫,這是他第一次這樣喊她,以往他在不悅或憤怒時才會連名帶姓的喊她,平時的狀態下更是屈指可數.

心跳加速,莫名的有些緊張.

"上次的繼續留在我身邊,你可不可以……再重新考慮一下?"他開口,到最後時,語氣甚至有些刻意的放低.

……………………

今日加更8000字完畢!月票【310】,明日會繼續加更,這周貌似沒有大圖了.最近總覺得精神狀態不好,總恍惚,睡不夠,有誰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病怏怏的!周末愉快,我還沒來得及去看好聲音呢!32場啊,有木有!




上篇:第110章,只來過一次     下篇:第112章,他還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