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112章,他還是我?  
   
第112章,他還是我?

第112章,他還是我?



"上次的繼續留在我身邊,你可不可以……再重新考慮一下?"他開口,到最後時,語氣甚至有些刻意的放低.

瀾溪一怔.

在他剛開口時,心中就瞬間湧上了失落,幾乎在同一時間就生出了抗拒,可等到了他將後半句完,那放慢了的語調……

她不禁去看他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那里面有稍縱即逝的,害怕失去的光亮.

也就是那錯覺,讓她將拒絕的話全部哽在了喉嚨里,卻也發不出別的聲音.

坐在書桌邊撫摸著手里的手機掛鏈,想著賀沉風投遞過來的那眼神,和之前那次不一樣的是,她這次沉默並沒有回答.

剛剛充電才開機的手機,一通電話便跳了進來,她看了眼上面顯示的號碼,呼出口氣,接了起來.

"溪,手機怎麼一直不開機,周六上午我就給你打電話,後來到你家敲門也是沒人應,你去哪了,把我急壞了!"那邊一向聲音溫厚的程少臣有些急.

"周末我帶君君去外地玩了一圈,手機沒電了……"瀾溪喃喃的解釋著.

"那就好,我很擔心,還以為怎麼了."程少臣似乎是松了口氣.

"我沒事……"

"時間不早了,你先早點休息吧,有什麼事明兒再."

"嗯."

將手機掛斷,她微微失神起來.

*****************************************

賀氏集團,總裁辦公室.

坐在辦公對面的程少臣將手里的文件一合,笑著道,"現在合約已經簽訂,以後梅隆和賀氏還要更好更默契的合作下去,希望能相互盈利,達到新高."

"我想會的."賀沉風點頭微笑.

"拋卻公司之外,我本人也是很期待和賀總一塊合作."程少臣笑著道,話語間毫不掩飾對他的欣賞.

"我也一樣,程總的能力我同樣欣賞."見狀,賀沉風也絲毫不吝嗇,同樣回著.

他將一旁的煙盒拿過來,抽出根煙遞了過去,火機幫忙點燃後,才又點燃自己的,懶懶吸了一口後,煙霧吐出,他很是自然隨意的問,"程總這個年紀,事業有成,不知個人問題有沒有考慮過?"

"呵呵,我有妻子."程少臣頓了下,才笑著.

賀沉風著實愣住,"倒是沒聽過,程總結婚了?"

"確切應該算是未婚妻,她去世都十多年了."程少臣回著,聲音里有幾分苦澀.

"抱歉,我不是有意提起這個話題."聞,賀沉風不免坐直了些身子,他本是隨意試探的問,卻沒想到竟問出隱匿的事.

程少臣再抬眼時,很好的掩飾住了眼底的惆悵,笑著搖頭,"沒關系,這事已經過去很多年了."

"雖然沒來得及登記,也沒來得及舉辦婚禮,但我答應過她的,她就是我的妻子,這輩子都不會再娶."

"這輩子都不會再娶?"賀沉風將指間的煙用力吸了一口,重複的問.

"嗯."程少臣點頭.

賀沉風眯眼看了他半響,確定他不是開玩笑,而是很認真之後,皺了皺眉,沉默著不知道心里在琢磨著什麼.

半響後,他才笑著扯唇,"程總真是個長的人."

程少臣聞,手中彈煙灰的動作卻是一頓,眼底神色也是微微一滯,但很快恢複正常.

"賀總笑了."

賀沉風將手里抽剩半截的煙蒂撚滅在煙缸里,抬手看了眼腕上的表,再看向對面的程少臣,笑著問,"也快到下班點了,一塊吃飯?剛好還可以探討下合作的事."

"這……"程少臣有些躊躇.

"嗯?"賀沉風依舊微笑的看著他.

"我晚上約了一個朋友一塊吃飯."程少臣只好將原因出來,很是為難.

能和賀沉風走的更近也是他自己樂意看到的,畢竟這個合作案對他們梅隆也是格外關注的,他下半年所有的重心都在這一個案子上,對方提出來一塊吃飯,他自然是樂意至極的,但他先前和謝瀾溪約好一塊晚飯,這讓他一時間不知怎樣抉擇.

賀沉風一直都不動聲色的看著他,清楚的看到他臉上的躊躇後,驀地皺眉,似是明白了什麼.

墨眸暗了暗,半秒後,他勾起了唇角,"沒關系,可以一塊兒."

*****************************************

瀾溪從計程車上下來後,抬眼看了下面前的飯店,才皺眉往里面走.

本來和程少臣約好了吃飯,快下班時他打來電話臨時換地,而且還加上個朋友,本來她是帶君君一塊兒的,最近李相思一直都沒怎麼見到君君,想的要命,吵著鬧著要去接君君,她就也只好自己過來.

按照程少臣所的地址,她直接沿著樓梯上了二樓,來到包廂門口,剛好有上茶水的服務員推門而入,她也就跟在後面.

只是令她沒有想到的是,進門會看到慵懶坐在那里的賀沉風,手里夾著根煙,慢條斯理的抽.

瀾溪以為,程少臣加了個朋友會是秦晉陽,所以電話里她也沒細問.

只是,怎麼會是他……

"溪,快過來坐."程少臣見到跟在服務員身後的她之後,立即從座位上站起來,朝著她招手.

瀾溪呼吸有些緩慢,腳下的步伐更是幾度艱難.

賀沉風在她進門後只是象征性的抬頭看了她一眼,隨即就只是漠漠的抽著煙,一旁挨坐著名女人,長的很漂亮,巴掌大的臉,一雙鳳眸能勾人魂魄,此時正乖巧的給他遞著煙灰缸.

深邃的俊容上沒有任何變化,目光也一樣沒有溫度,只是心里卻暗暗重複,呵,溪?

"這是我跟你提過的賀總,在公司里談完公事後想一塊吃飯,剛好也和你約了,賀總也不介意,我就想干脆一塊兒了."程少臣低聲跟她解釋著.

"……"瀾溪抿唇,她大腦這會兒有點空白.

"溪,這是賀氏集團的賀總."程少臣介紹著,還不忘向賀沉風介紹她.

賀沉風有些漫不經心,手里的煙也沒掐滅,直接站起身來,右手朝她伸了過來,厚實的掌心,紋路清晰.

"你好,謝姐."他漠漠開口,像是兩人是第一次見面一般.

瀾溪也將手握了上去,聲音有些緊,"您好賀總."

雙方的手各自一握,很快,便松開,賀沉風重新坐回了位置上,一旁的女人已經將茶水殷勤的推了過來.

一旁的程少臣也是拉著她坐下,桌下放在膝蓋上的右手,指骨節有些泛疼.

坐下來後,氣氛比方才顯得要干了許多,因為坐在那的賀沉風,目光正大肆肆的朝她盯過來,讓人發毛.

因為太明顯,程少臣也是感覺到,不免皺眉看向賀沉風,"賀總?"

"你和溪認識?"他也只是試探著問.

"認識."賀沉風大大方方的承認.

瀾溪卻緊張起來,心慌氣短的朝他看過去,這男人想干嘛!

將她所有的驚慌失措都納入眼底,他有些散漫的收回目光,看著程少臣一笑的解釋道,"以前謝姐在賀氏工作過一段時間."

"原來是這樣."聞,程少臣臉上的孤疑才消散.

隨即扭頭轉向瀾溪,壓低著聲音道,"原來當時你換過公司,是在賀氏."

"嗯……"她點了點頭,很低的應著,不太敢再去看賀沉風.

程少臣笑了笑,習慣成自然的朝她伸手,在她頭頂揉了揉,一旁有人留意到這個動作,嘴角頓時抿出冷峻的線條.

人到齊了以後,服務員立即前來點單.

這頓飯程少臣要做東,所以他率先翻閱著菜單,聽著一旁服務員的介紹後,扭頭詢問的看向瀾溪,"這里的海魚是一特色,做出很多種口味可以選擇,溪,嘗一嘗?"

瀾溪還未等回答,一道有些冷硬的聲音卻忽然傳來.

"不准吃海魚!"賀沉風皺眉.

問一沒將."……"她抿著唇,顫顫的低頭看著泛著光的用餐蝶.

"那就來點別的特色吃."程少臣一怔,很快笑了笑,對著服務員道.

*****************************************t1nd.

一頓飯,半個時左右的時間,瀾溪卻感覺分秒難熬.

偶爾他目光不經意的瞥過來時,她就會變得格外緊張,眼角余光也不時的凝住在他的薄唇上,生怕他會出什麼來.

結束後,四個人分別從飯店走出來,她同跟賀沉風一塊的女人站在路邊等兩個男人取車.

先將車子開過來的是賀沉風,他甚至沒往她們這邊看,女人也很識趣的立即踩著高跟鞋跑過去,蠻腰微扭著,直接打開車門坐了進去,然後車子便揚長而去.

瀾溪扯了扯唇,想到那天他刻意放低的語調時,不免覺得有些好笑.

坐上程少臣的車子,她一路都是靜默著的,幾乎沒怎麼話,看著街邊的霓虹燈火,若有所思.

等車子停穩在自己住宅樓下時,她才微微拉回思緒.

"溪,你還好吧,一晚上心事重重."程少臣偏過頭來看她,目光有幾分隱秘的審視.

"我沒事啊……"瀾溪擺手,隨即又含糊的著,"可能是今天工作太累了,我上去了,你慢點開車."

"好."看著已經解開安全帶打開車門的她,欲又止的程少臣笑著點頭.

在他很溫和的目光注視下,瀾溪慢吞吞的走進了樓門洞.

先前坐上車子竟然恍神,由著程少臣送自己回了家,本來她晚上是打算去相思那里的,不過這會兒,她卻沒什麼精神頭再往那里趕了.

將門打開,她走進去,下意識的回手關門,可卻遭到了一股阻力,不禁驚詫的回頭,卻同時跌進了一雙墨黑的瞳孔里.

賀沉風?

"你——"瀾溪睜大著眼睛看他,他什麼時候跑來這里的,先前他不是載著美女離開了嗎?

賀沉風也不話,手中力道更甚,直接將敞著一半的門推開,隨即整個人擠進來,"砰"的一聲,抬腿將門踢上.

上前一手抓住她的手腕,不顧她的掙紮反抗,直接往客廳里面拖,有幾分粗魯的將她甩在了沙發上,隨即整個人罩上去.

"考慮的怎麼樣了!"他整個人似乎在隱忍著什麼,凝眸看著她.

"……"瀾溪咬唇,眼神有些散亂起來.

"他還是我?"賀沉風卻繼續追問.

她只是有幾分恍惚的看著他,雙手交握在胸前,阻隔著什麼.

他眼神犀利的盯著她,"你過你不會結婚,是因為他根本不會娶你,是不是?"

這個問題很是突兀,她一時間不知道該怎樣回答,她不打算結婚,以前的原因確實是因為程少臣,因為她想跟他在一起,可後來確實因為君君.

賀沉風這樣問,她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的,也不知道該怎樣回答.

"你就那麼喜歡他嗎?我到你哪里比不上他?"見狀,他胸口一悶,喝聲問著.

"……"她緊緊的咬著唇,感覺此時的他就像是一只發怒的獅子.

晚飯時,賀沉風有幾度快捏碎茶杯的沖動,他們倆人挨著而坐,時不時的低聲交談著,雖然沒什麼太多親昵動作,可他看著就覺得渾身不舒服,甚至有一絲嫉妒.

眼眸一緊,他俯下身,整個俊容朝她壓過去,伸出舌尖從她的唇角開始細致的舔著,大手也緊緊的扣著她,一寸寸撫.摸著她的身.體,似是想要獨獨的霸占她.

唇齒斯磨,他低啞的聲音像是要軟化她一樣,"留在我身邊吧,嗯?留在我身邊……"

他的聲音像是一種蠱惑,不停的在她耳邊響起,他的唇也一樣,濕濕熱熱的,在她肌膚上吮出一個個痕跡……

"咚咚咚——"

正茫然失措間,門外,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還有溫潤的男音,"溪,是我,你的包剛才落在車上了!"

兩人都同時各自一僵,默了聲響.

"溪?還沒有睡吧,開門是我!"外面的程少臣卻還在繼續.

所有的理智統統回到腦袋里,瀾溪大驚失色,慌亂的用力推著身上的男人.

賀沉風的眼里,慢慢卷起了寒涼的風暴,門外的敲門聲繼續,他便在她驚惶的目光下起身,那模樣是要直接走過去開門的.

急之下,她緊緊的抱住他的胳膊,"別!"

他扭頭,眯眼看著她,眼里閃過一絲狠,"我倒是想看看,讓他知道我在這里,會是什麼表."

"求你,別,別!"瀾溪害怕了,將全身的力量都凝住在他的胳膊上,緊緊的抱著,很怕他會有什麼動作.

"怎麼?怕他知道你跟我之間的事?怕他知道你六年前給我生了個兒子?怕他知道後不願意要你了?"賀沉風回身,捏起她的下巴,咬牙問道.

嗓子里像是被哽著什麼,她回答不出來,就只是拼命的搖頭.

他沉默的凝了她半響,隨即將捏在她下巴上的手撤回,一甩,也將她整個甩開,卻並沒有大步往門口去,只是站在那里.

"不去開門?是打算讓我去開?"眸光陰鷙的看著她,他甚至是笑著在詢問她.

聞,瀾溪顧不上周遭侵襲的寒意,急忙抬腿往玄關方向跑著,到門口時,還不忘仔細整理著自己的衣物,確定無恙後,才將門打開,只拉開很的一條縫隙.

"溪,你睡了?怎麼這麼半天沒開門?"程少臣見門打開,立即著,他剛敲了半天,還以為有什麼事呢.

"嗯,睡了……"她胡亂的點頭,隨即自己直接伸手過去,將他手里的包接過來,"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

"溪,你真的沒事?"程少臣卻敏銳的察覺出了幾絲一樣,感覺她的神色不太對,因為她背後屋內沒開燈,他也看不太仔細,所以不免擔憂的問著.

"沒事沒事,我真的沒事,你快走吧!"瀾溪聲音有些急,甚至有點逐客的意思.

程少臣孤疑,點頭猶豫間正打算轉身離開時,她背後一直暗著的屋子忽然明亮,有一道身影正漸漸隱現.

"怎麼這麼半天?"隨著那沉穩的腳步聲,慵懶的男音也隨之響起.

瀾溪一驚,門外的程少臣一怔.

隨著她只打開一條縫隙的大門被人慢慢的徹底拉開後,半個時左右前還在一塊的賀沉風,深邃的五官便一點點映現出來.

那樣突兀,卻又很自然而然的站在她身後.

程少成有些石化,同樣有著深厚經曆的他,此時此刻,卻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

噗,早上醒來看了眼月票,還想著加更不了來著,結果剛一看310了,那個那個,後面還有更新,大家崩急呃,這兩天速度比較慢,各種睡不醒誒……感謝【莫臨歌】打賞了5000個幣!感謝【zhuaohe】贈送了50個咖啡!




上篇:第111章,誰好?(月票290+)     下篇:第113章,她不要的我(月票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