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113章,她不要的我(月票310+)  
   
第113章,她不要的我(月票310+)

第113章,她不要的我(月票310+)



"賀,賀總?"程少臣感覺喉嚨有些澀,發出來聲音都很難.

賀沉風在對方震驚的目光下反而顯得尤為鎮定,臉上的神也是那樣自然而然,勾唇笑著道,"原來是程總,要不要進來坐坐?"

他的出現,以及他的開口,都那樣自然,仿若他就是這間屋子的男主人一樣.

程少臣將目光不敢置信的挪到瀾溪臉上,半響後,在對方沒有任何表示後,一切都已經昭然.

嘴唇扯動,有些僵硬的著,"不打擾了."

這一秒鍾,在這樣的對峙下,他自己站在門外,竟顯得有些多余的狼狽.

不再多停留,他直接轉身離開,走的甚至有些快,那是一向溫和內斂的他,第一次表現出慌亂.

瀾溪覺得自己胸腔里滿滿的,像是被灌滿了酸澀的液體,又沉重,又難受.

她想要去追,想要去解釋,可卻動不了,一動都動不了.

程少臣那最後的眼神里,傳遞過來的是失望,就像是鋒利的刀刃,直接割向她,疼的她了眼眶.

門板被人用力關上,罪魁禍首的賀沉風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目光如炬.

瀾溪瞪著他,狠狠的瞪著他,因為用力,眼淚順著眼瞼滑過.

賀沉風忽然伸手,將她再度帶入了自己的懷里,凝聲問著,"生氣了?"

"你故意的,你為什麼這樣,你憑什麼!"她奮力的掙紮,激烈的推搡著他,抵觸他的氣息,他的強悍,他的一切.

"怎麼,跟我就這麼見不得人了?"

賀沉風也早就憋著火,沉聲吼完後,卻發現她臉上已經被淚水模糊一片,有些煩躁的低叱著,"別哭了!"

他很厭惡她此時的眼淚,因為是為另一個男人而流.卻她程聲.

"他不是也跟我一樣給不了你名分,值得你這樣?就不能安安分分的跟著我嗎?"他質問,每每面對她時,甚至會有挫敗.

瀾溪覺得眼前火花四射,他的俊容,在這一刻也被火花灼的有些模糊,她冷著唇,"你根本就什麼都不懂!"

賀沉風竟被她吼的語塞.

她的唇,已經是一片青紫,被她一直那樣下死力氣咬著,像不是她自己的唇.

俊容一凜,直接彎腰棲向她的唇,霸道的將她掙紮亂動的胳膊圈鎖住.

好久未觸碰的唇和身子就近在咫尺,血氣早就上湧,下面的疼痛也叫囂著想要貫穿她,這樣一想,就越加瘋狂的吻著她.

被他強悍的直接從門口一路拖到臥室,來不及反抗,刺耳的聲音就響起,身上一涼,胸前的衣襟已經是大開.

兩條腿被他堅.硬的膝蓋分開,某個灼.燙的物體隔著衣物貼上來時,一絲熱流在腹竄過,她的.身體竟然對他熟悉至此.

"不,不要……"嘶啞的聲音從喉嚨里發出,瀾溪只覺得心里一片冰涼.

"要你……想要你,給我,嗯?"和剛剛一樣,他又開始用這種低啞的聲音試圖來蠱惑她,軟化她的抗拒.

眼淚連綿不斷的從眼角流出,她只是搖頭,聲音堅持,"不要,不要……"

感覺到濕意,他直接抬頭去用舌舔,可那眼淚卻越來越多,終于到了他不耐的地步,直接抓住她的腳踝,抬手朝著她下.面摸去.

"不可以!"

"我不想,我不要!"t1nd.

到最後,她身子像是落葉一樣的在抖,那樣驚惶又無助的看著他,"別強迫我……"

不想,不要?

"就這麼抗拒我?"他聲音里有一絲不易察覺的落寞.

"別強迫我……"她就只是輕聲呢喃的重複這一句話,淚眼模糊.

賀沉風止住動作,撐在她的身.體上空,赤著眸子看她,目光很是陰郁,她的眼淚還在流,他的欲.望還脹痛著,可他卻沒辦法有下一步的動作.

她,別強迫她.

墨眸很冷很靜的看著她,瞳孔里發出冷厲的光,他沉默了許久,才開口,語氣慢的恐怖至極,"我最後一次問你,要不要繼續跟著我."

瀾溪咬著唇看他,淚水已經模糊了她的視線,無法瞧清他的俊容,耳邊卻回蕩著他咬字很重的"最後一次".

寒意不斷侵襲,她渾身顫著,終究是搖了搖頭.

然後,視線朦朧之間,她似乎看到了他勾起的唇角,所有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呼吸也同時都被凍住,她聽到他帶著幾分嘲諷的嗓音.

"呵,謝瀾溪,你當真以為我就非你不可了?"

身上所有強悍的力量如數消失,他的腳步很重,踏在木質地板上,發出很大的聲響,然後那聲響漸漸遠了.

大門被甩上的力道有些重,屋內的玻璃都發出了顫音,待一切都消逝以後,屋子也安靜了下來.

過了好久好久,瀾溪才從床上趴伏著起來,下巴擱在屈起的膝蓋上,像是只被遺棄的寵物狗.

他最後扔擲過來的那句話,還冷冷的盤旋在周圍,"以後少出現在我面前,惹我煩."

這些天他的試圖湊近,讓她又驚又慌,除了抗拒,還多出一種別樣的緒來.

可他那樣的男人會如此,不過是在兩人那樣分開前還沒有膩了她,殘留著一點興趣而已,現在,那少的可憐的耐心,也都被她給耗光了.

嗯,他沒耐心了.

窗外夜色寂寥,籠罩在她的身上,沒有星光,床角及地面上的投影,漆黑幽長.

*****************************************

翌日,幾乎一夜沒怎麼睡的瀾溪仔細的洗漱完畢後,直接步行到李相思家里,送兒子到學校之後,她又回公司上班.

到了公司里,同事卻都似乎很異樣的看著她,像是她失戀了一樣,都關心的前來問她,"瀾溪,你沒事吧?"

"沒事啊."她都會努力的彎唇,她本來也沒什麼事.

除了賀沉風昨晚那陰霾的眉眼,一整個上午,腦袋里不停回放的還有另外一個.

她幾度拿起手機想要找出那個號碼撥出去,卻都遲遲未動,到了中午時,那個號碼卻自己打了過來,沉沉的吸了口氣,她才接起.

靜逸的餐廳里.

面對著程少臣溫和當中隱帶著質問的目光,她一直埋著頭不敢去看.

"溪,如果你不打算,我不勉強."程少臣將手里筷子放下,聲音少了一絲平常的溫和.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瞞你的,我……"她竟有些哽咽,她很怕程少臣會用那樣的目光看她,失落,嫌棄,或者是厭惡……

程少臣皺眉看了她一會兒,問,"你跟他什麼時候開始的?"

"我們早就已經結束了."她咬唇,沒有直接回答.

"那昨晚是怎麼回事,他糾纏你?"程少臣繼續問,眼睛一直都緊緊的盯著她.

"以後不會了."捏緊手指間的筷子,她抿著唇搖頭,末了還重複著,"不會了……"

程少臣見她眼神渙散,皺了皺眉,認真道,"溪,無論你跟誰在一起,我都希望你能幸福,可你不該瞞著我,我是比誰都希望看到你好的."

哪怕那幸福不是他給的,只要她幸福她好,就好.

他的語調確實很認真,沒有任何異樣的緒,真的就像是從看著她長大的一般,和煦的關心著她的幸福.

瀾溪顧不得像是往常那般計較,只是慢慢的點了點頭.

"算了,我送你回公司吧."程少臣本來還有好多話想要問,可看她這個樣子,不忍多,只是歎了口氣道.

倆人來的是商場上面的餐廳,出來後就直接坐上觀光梯,一路往下走,到達一樓時,電梯門口有等著著的人.

目光不經意相交,瀾溪四肢有些僵硬,此時腦袋里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他過的,少出現在他面前……

程少臣也是皺眉了起來,將瀾溪護在身後.

"程總,挺巧."相比較兩人,賀沉風顯得慵懶許多.

打過招呼,目光就直接越過程少臣,沒有溫度的看向他身後的瀾溪,有些凌厲.

瀾溪雖垂著眼,卻依舊能感覺到那如影隨形的目光,她的手心有些出汗.

似是感覺到身後人的戰栗,程少臣眉心蹙的更緊,客套的和其打過招呼後,忍不住繼續道,"賀總,不管怎麼,溪是我從照顧大的女孩子,我不希望任何人會傷害到她."

賀沉風聞,劍眉高高的挑起,目光在兩人臉上梭巡了一圈,隨即笑了,很云淡風輕的著,"程總太過擔心了,我和謝姐之間什麼關系都沒有了,況且,誰能傷害到她?"

"是她不要的我."

觀光梯門被緩緩關上,擦身而過時,那句丟過來的話,還猶在耳.

……………………

今天加更8000字完畢,今兒有點卡文,所以很慢.再加更是月票過【330】.感謝以下讀者打賞了188個幣:【197910300519】【胡同華】【258369abcd】【hkprokiller】【乖蒸老鼠】【01121600】【我愛嘟嘟又2010】




上篇:第112章,他還是我?     下篇:第114章,她可真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