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117章,我來了(月票350,370+)  
   
第117章,我來了(月票350,370+)

第117章,我來了(月票350,370+)



晚上的時候,瀾溪站在高級病房外躊躇了半天,等里面護士出來後確認賀沉風睡了後,她才躡手躡腳的走進去,看到右邊桌上放著的保溫桶,似乎溫絲未動,而另一邊,先前那女子拿來一堆擺放保溫桶的地方卻空空如也.

掩掉心尖上的失落感,她走過去,將自己的保溫桶拿了起來,捧著就直接往外面走.

走到一半時,身後病床上傳來聲響,她心神一凜.

回過頭去,果然是睡著的賀沉風醒了過來,此時雙臂微微支撐,正眯眼朝她看過來,眼里沒有一絲一毫的睡意.

感覺到他目光的梭巡和質問,她將懷里的保溫桶捧的更緊了一些,低聲開口,"我是來取保溫桶的……"

"只是這樣?"他蹙眉,對她的開場白不是很喜歡.

"嗯."瀾溪點了點頭,見他眉眼之間有些陰沉,不免又加上一句,"你今天感覺怎麼樣."

"就那樣,又死不了."語調漫不經心,像是在別人的事.

他雖然無關痛癢,但瀾溪卻緊張起來了,"你別胡啊!"

"怎麼,怕我出事麼."見狀,賀沉風眉眼之間有所緩和,嘴角疑似勾起.

"……"瀾溪低下頭,窗簾未拉,她在他那雙黑沉的眸子里無所遁形,心跳逐漸的在加快,卻不敢給出回答.

賀沉風沉默的等了很久,直到耐性已散,臉上好不容易泛起的點點笑意也淡了.

雙臂一放,他重新躺回了病床,墨眸閉上,"算了."

嘴唇正囁喏著要發出聲音的瀾溪聞,緊抿了起來.

那就算了吧.

本來他先前的耐心都已經明確耗盡了,現在是因為君君是他的兒子,所以才會像是山一樣將所有都扛起來.

眼神微暗,她抱著保溫桶往病房外移動著腳步,在臨關上門之際,他低沉的聲音飄過來,"明天的淡點,有點咸."

將門關上後,瀾溪還沒琢磨明白他話里的意思.

愣了一會兒後,去感受懷中保溫桶的重量才驚覺到什麼,急急擰開一看,里面干乾淨淨.

不知道為什麼,她心忽然放晴.

*****************************************

病房里,因為家伙逐漸的恢複,變得熱鬧起來.

"媽媽,我不吃了噢!好撐!"家伙對著瀾溪遞過來的湯匙搖頭,指著自己的肚子,笑眯眯的.

"好."瀾溪聞,將手里的碗放到一旁,拿過紙巾給兒子擦著嘴.

君君一直低頭盯著自己肚子瞧,半響後,抬起頭來,童真的問,"媽媽,我肚子里面的肝,是爸爸的嗎?"

"……嗯."瀾溪看了眼另一邊坐著的程少臣,點了點頭.

"哇,這麼神奇!"家伙一聽,眼睛瞪老大,隨即又皺眉,"那爸爸把肝給我了,他怎麼辦?"

"只是切了一塊,沒有關系的."她耐心的跟兒子解釋著.

"噢."家伙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用還貼著藥布的手在肚子上畫圈般的摸了摸,覺得很神奇.

過了一會兒,他忽然想到了什麼,歪著頭看著媽媽,"爸爸怎麼一直沒來看我呢?"

"因為爸爸也在住院觀察,還沒恢複好,等好了時候就會來看你了."

"嗯!"

家伙重重點頭後,將頭轉向另一邊一直沉默著的程少臣,眯眼有幾分得意道,"程叔叔,等到時候我給你介紹我爸爸噢,可帥可厲害啦!"

"呵呵,好."程少臣心里微微的有些揪,臉上表卻一絲一毫沒改變,笑著點頭.

護士進來為君君插上輸液管後,沒有立即就走,反而是朝瀾溪開口道,"謝姐,之前你放在醫院里的押金,已經劃回之前刷的銀行卡里,有時間去看一下,票據去窗口取就可以."

"什麼意思?"瀾溪不解的看著護士.

"住院費用以及手術費用,全都是賀先生付的,之前你交的,都退還回去了."護士笑著,繼續更詳細的解釋.

"可為什麼……"她的目光依舊不解,明明之前都已經交費完了,怎麼就又退還回來了?

"抱歉,上面這樣傳達的."護士聳了聳肩,傳達完之後,便走出了病房.

"……"她皺眉,不禁想起了昨晚他問她的話.

"就這樣吧."一旁坐著的程少臣起身走過來,拉住了還想要繼續追上去追問的瀾溪.

*****************************************

傍晚,晚霞染天.

瀾溪從擁擠的公車上下來,護著手里抱著的兩個保溫桶,快步往醫院里面走去.

進了病房後,她笑著看向坐在病床上面的兒子,"君君,餓沒餓?"

"有一點噢!"家伙點頭.

一旁正削蘋果皮的李相思抬眼看過來,不免打趣,"又弄了兩份?"

瀾溪被她陰陽怪氣弄的有些無措,只得瞪她一眼.

"不過,你回來的真不及時,剛剛賀沉風才走,就和你前後腳."李相思手里動作停下,繼續著.

"呃,他來這里了?"聞,瀾溪一怔.

還未等李相思回答,一旁的家伙就搶著,"對呀,爸爸陪了我好久呢!"

李相思見她站在那里發愣,將手里的水果刀和蘋果都放下,直接走了過來,拿起其中的一個保溫盒塞在她懷里,"君君我來照顧他吃飯,你快去給他送去吧."

瀾溪點了點頭,在兒子和好友的偷笑中,快步朝他所在的病房走去.

然而,當她敲門進去時,病房里卻空空,而且病床上也是一片乾淨整潔,沒有任何人停留的跡象.

她錯愕在原地,他人呢?

忙從病房里出來,到了護士站找到護士問著,"509房的病人去哪了?"

"509嗎?他下午時就辦理出院了,傍晚時就離開醫院了."

"出院了?"她詫異的聲調都不由的揚高.

"嗯."護士點了點頭.

瀾溪有些反應不過來,不可思議的問,"可是他才剛動完手術,這才第三天啊!你們醫院最少不也都是要觀察一周的嗎?"

"賀先生有家庭的私人醫生,回家靜養."護士看著她,有些不耐的回答著.

"……"瀾溪抱著懷里的保溫桶,悶悶的從護士站走開.

賀沉風,他……竟然出院了?

*****************************************

窗外的夜幕漸漸降臨.

坐在病床邊陪君君翻開圖畫書的李相思走到窗邊,看著站在那有好半響的好友,不免拉了下她的胳膊,"手術剛這兩天,他就出院了,你打個電話問一下吧."

瀾溪聞,扭頭對上好友的目光,有些遲疑,有些猶豫.

"打個電話怕什麼,再你也得關心下,他都是為了君君."李相思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歎了口氣,繼續引導著.

等李相思重新回到病床邊陪君君後,瀾溪又等了半響,才伸手掏出了手機,默不作聲的朝病房外走去.

站在走廊里,竟沒有去查找電話簿,她便憑著記憶按下了那11位數字.

話筒里傳來接通的聲音,她的呼吸也跟著慢慢的變淺.

那邊響了很久都沒有人接通,在她快要失去勇氣要放棄時,有些低啞的男音傳來,"喂."

"呃,我……"一緊張,她變得結巴起來,"我是……謝瀾溪."

"有事?"那邊的賀沉風微頓了下,再開口,嗓音清明了許多.

"你怎麼出院了?"她問.

"想出就出了."回答間甚至帶著幾絲敷衍.

"噢."瀾溪低頭看著地面上自己被燈光拉長的影子,也只得低低一應.

"沒別的事了?"賀沉風問完,又等了幾秒,隨即漠漠一句,"掛了."

將手里已經掛斷的手機放下,她走到對面的椅子上坐下,腦袋靠在牆面上,看著棚頂的燈管發呆.

就這樣坐了快半個時,覺得脖子都仰的酸了,她站起身來想要回病房,手機卻忽然響了起來,震的她一顫.

將手機拿到眼前,上面顯示的"賀沉風"三個字,令她幾度眨眼,以為是自己看錯了.

"喂……?"她拿到耳邊接起.

那邊卻沒有聲音,良久後,才有一道很低的嗓音傳來,"面怎麼弄?"

"呃?"瀾溪眨了眨眼睛,沒明白.

"就是你平時總煮的那個,有雞蛋有菠菜的面條."

院她沒就."你要煮嗎?"她詫異的問著他.t3lb.

"嗯."賀沉風很低的應了一聲.

確定後,她還是掩飾不掉詫異,卻也是將步驟告訴了他,"就是將鍋里放上水,燒開後先打雞蛋下去,等水開雞蛋成型後在將掛面放里面,用筷子勤攪著,快好時,將菠菜放進去,等一會兒關火再放進去點蔥花,就可以吃了."

那邊的賀沉風一直都默默的聽著,等她完,他只是漠漠的問,"先燒水?"

"嗯."這邊的瀾溪忙應.

然後,話筒里隱約就傳來水流的嘩嘩聲,隨即便是天然氣開火的聲音,他一直沒話,瀾溪也沒出聲,也沒有掛斷電話,就聽著他那邊傳來的聲響.

過了幾分鍾後,他的聲音響起,"雞蛋直接打進去?"

"嗯."她繼續應.

可這次的響動有些大,連帶著還有鍋蓋之間碰撞的聲音,然後是一片靜默,她猶豫了一會兒,顫顫的開口問著,"你是不是沒下廚過?"

"嗯."過了許久,賀沉風有些悶的男音才傳過來.

"那你別著急,一步步來,水現在燒開了麼,雞蛋打進去了麼?"瀾溪有些無語,卻還是很耐心的.

半響後,沒有聽到他的回應,她不禁詢問者,"喂?你還在聽嗎?"

"你過來,給我煮."很沉的扔下一句後,賀沉風就直接將電話切斷.

瀾溪捏著手指看著手機屏幕半響,"糾結"二字像是明晃晃的被寫在她的臉上.

他們倆現在除了君君的手術,本就是打算成為陌路人了,她不應該去,可她一想到,他才剛動完手術沒多久就出了院,一個人還要煮面的形,她就……

長長吐出口氣,她發現自己還是放心不下.

*****************************************

磨蹭了許久,她最終還是從醫院里出來了,叫了一輛計程車,便往他家方向走著.

等到了後,她付了錢從車上下來,從門廳走進樓里面後,每走一步,她就越發的緊張,心跳加劇.

快到門口時,手機又再度響了起來,她看了眼上面的號碼接起,還未等她開口,那邊就直接傳來聲音.

"算了,不願來就別勉強."

男音里有著明顯緊繃的不悅緒,隨即,電話便被掛斷.

瀾溪和手機屏幕面面相覷,嘴巴還張著,都來不及出聲.

可她已經到門口了啊!

這下,她反倒不知該怎麼辦了,細想來,他的語氣應該是不耐煩了,是不是他以為自己不來了?

那她……

悶頭躊躇了一會兒,她最終還是將調轉的腳步回來,走過去,抬手敲起了門.

里面一直沒有什麼聲響,她竟就一直不厭其煩的敲著.

終于傳來一陣沉緩的腳步聲後,她才頓住敲門的動作,聽到里面不悅且不耐煩的在質問,"誰!"

音調里的火氣比較大,她嚇的沒敢應聲,正考慮要不要臨陣脫逃時,門被人從里面大力的推開.

男人冷峻的眉眼,緊抿的薄唇,以及陰鷙的神色都闖入眼瞳.

她也就那麼傻傻的暴露在他面前,手交疊在身前,像是一個局促又不安的孩子.

咬著唇,很低很低的著,"我……我來了."

…………………………

昨天月票漲了40,所以今天加更4000字,一萬字完畢!過【390】,明兒會繼續加更.老讀者們手里的月票一定要留到月底翻倍噢,那樣很劃算滴,嘿嘿.我要去休息啦,昨兒凌晨睡的,早上六點多爬起來的,好疲憊~~




上篇:第116章,他是我兒子     下篇:第118章,今晚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