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118章,今晚別走  
   
第118章,今晚別走

第118章,今晚別走



瀾溪是局促緊張的,她完後,甚至都不敢抬頭去看他.

也正因為她一直都低著頭,所以並未看到賀沉風墨眸里從不耐轉為驚訝,然後慢慢湧起輕芒,到最後極力恢複自然的神變化.

視線所到之處,看到他那兩條修.長的腿往一邊側著,"進來."

"噢."她應,悶著頭便越過他往里面走著.

身後是大門被關上的聲音,屋內暖流撲面而來,湧上眉眼,有點燙燙的感覺.

賀沉風也沒多什麼,因刀口的關系,步伐有些慢的往里面走,聽著後面女人傳來的拖鞋換鞋的聲響,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笑.

瀾溪換好拖鞋也跟著走進了屋內,站在客廳門口看著坐在沙發上的他,抿唇問,"食材都在廚房嗎?"

"嗯."他應,手拿著遙控器對著電視.

"那我現在就去給你弄面."點了點頭,瀾溪便轉身往廚房走.

"煮爛一些."賀沉風又叮囑一句.

"好."已經走進廚房的瀾溪,揚聲應了下.

站在廚房的琉璃台前,她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簡直就是一片狼藉,掛面和雞蛋皮都散在上面,菠菜甚至沒怎麼洗乾淨,鍋里面的湯水也是渾濁一片.

看來,在金融界可以叱咤風云的天之驕子,在其他方面也並不是那麼風生水起.

歎了口氣,她將子挽起,先簡單收拾了下,又將菠菜拿水泡上,鍋重新刷乾淨放入水燒開,有條不紊的專心煮面.

廚房里陸續傳來著聲響,他一抬眼,就能隱約看到廚房里被燈光籠罩著的模糊身影,空寂的大房子里,好像瞬間就變得溫暖起來.

*****************************************

將火關掉後,瀾溪將面盛出來,端到餐桌上之後,客廳里坐著的男人也走了過來.

看著坐在那里慢條斯理吃面的賀沉風,她好幾度有些恍惚,周遭的一切都是她熟悉的,好像兩人之間又回到先前那種關系維持的時候,她做他吃.

"買站票來的?"攪動著碗里的面條,他得空抬眼睨了她下.

"呃."瀾溪一怔,隨即才明白過來,拉開一旁的椅子在他對面坐了下來.

目光掃到他俊容上還不算很好的氣色上,忍不住開口,"你才剛動完手術沒兩天,是不是出院有些著急了啊?"

"不少了,住三天了."

"可是,還是應該住院觀察比較好吧,萬一有個什麼況……"

"能有什麼況."賀沉風皺眉,聲音不耐起來.

"……"她咬唇,呐呐的看著他,原本還想繼續勸的話都卡在了嗓子眼里.

墨眸微抬,便看到她神微暗的臉,薄唇抿了抿,有些沉悶的發出一句,"不喜歡醫院."

"呃?"瀾溪一愣.

"我媽臨去世的那兩年,每天都在醫院里度過,很討厭那里."他繼續著手里的動作,話時嘴角甚至還帶著笑的,像是在著別人的事.

他當初剛進入賀氏做副總時,他媽媽就因抑郁寡歡送到了醫院,連續兩年,春節都是在那里度過,消毒水的味道,包括刺目的白,都是他討厭的.

"……"她默默的聽著看著,心不由的揪成了一團.

怪不得……

筷子在碗里的湯水中撈了半天,將最後半根面條吃掉,他抬頭問她,"面還有嗎."

"就煮了一碗,你沒吃飽嗎?"還是自我出神的瀾溪一聽,忙問著.

他也沒回答她,只是在聽完後,將筷子放下,捧起碗來喝著里面的湯,答案昭然.

"不然我再給你去煮一些吧?"見他將湯基本快喝完,手按在桌子上,她起身打算去廚房再給他煮面.

"不用了."賀沉風出聲制止.

"晚上吃多了也不消化."將碗放下,他抽出一旁的面紙,一邊擦嘴一邊懶懶的.

點了點頭,起身將他吃過的碗筷收拾起來,低頭看著那空空的面碗,驀地想到什麼,不由的問,"你中午什麼時候吃的?"

"早上吃的."將用過的面紙丟在垃圾桶里,語氣淡淡.

聞,瀾溪頓時皺眉,緒主宰,不由的酒脫口叱責,"早上?你現在還是病人,怎麼能這麼不好好吃飯呢!你也不是孩兒,餓了就要吃飯啊!人動手術都會傷元氣,得是好好補補,你怎麼……"t4iy.

到最後,她聲音里漸漸沒了底氣,有些緊張的對上他慢慢抬起來的墨眸.

"不會做."讓她有些意外的是,他並沒有動怒或者不高興,反而聲音里還有一絲別扭.

"那你可以叫外賣……"

"不喜歡吃."

"那也可以找個做飯的時工啊."

"不合我口味."

"那……"瀾溪語塞,也想不出來了,悶悶的看著他.

賀沉風右手的中指在桌沿處輕輕摩挲,沉默的看了她半響後,慢慢的挑起了劍眉,薄唇扯動,吐出幾個字,"你給我做,怎麼樣."

"……"她不禁皺眉.

她來給他做嗎,可是……

"像是在醫院里,每天給君君做完,給我送過來,或者你來這里煮也可以."他很耐心的給她講解分析著方法.

見她皺著眉一直不吭聲,眼里盡是糾結之色,賀沉風不動聲色的將右手抬起,像是不經意一樣,放在刀口的位置上,俊眉微皺.

果然,他看到她眉頭皺的更深了一些.

"我想想吧."嘴唇囁喏,瀾溪最終低低的了一句,並沒有拒絕.

不管怎麼,不管他是不是君君爸爸的前提,畢竟他救了兒子,也是因為兒子動的刀,于于理她都該好好感謝他.

返身從廚房里走出來,將之前就涼好的熱水端了出來,遞到他面前,"把這杯溫水喝了,你上樓早點休息吧,我去把碗筷清洗出來就走."

隨即,她便再度轉身往廚房走去.

左腳抬起剛邁進廚房時,餐廳里低沉的男音緩緩傳來,"今晚別走了."

呼吸一滯,她有些慌亂起來,腳下動作更快的閃進廚房,就裝傻當做沒有聽見.

*****************************************

將碗筷都清洗好,再逐一擦干放入了櫥櫃里面,又將流理台以及灶台都仔細擦了遍,瀾溪才將手洗乾淨,從廚房里走出來.

將燈關掉,她走到客廳時不禁一愣.

賀沉風竟然還沒有休息,就坐在那看電視,目不轉睛的.

"你怎麼還沒睡?"她走過去,繞到沙發邊,那里搭放著她的外套.

"嗯."漠漠一聲,是回應她的.

瀾溪將外套拿起來,想到一件事,遲疑著開口,"君君的醫藥費……"

"怎麼了?"他的目光從電視屏幕上移到她的臉上.

"不用你來拿的,我自己就可以."她有些沒出息的低下頭,聲的.

劍眉皺起,他抿唇不悅的開口,"你想讓我重複多少遍?他是我兒子."

"……"聞又見狀,她權衡了一下,沒再多什麼,只是默默的將外套穿在身上.

賀沉風也沒出聲,眼角余光也能注意到她此時穿衣的動作,薄唇抿緊了一些.

有些煩躁,他將手里的遙控器放下,拿過茶幾下面放著的煙盒,從里面抽出一支煙,另一只手去摸著火機.

"你怎麼抽煙呢!"剛穿好外套的瀾溪見狀,立即驚呼.

對她的問話充耳不聞,只是繼續劃動著火石,"噌"的一聲,火苗立即竄起.

"你現在不能抽煙,近期內都不可以!"急之下,她伸手搶走了他嘴里含著的煙,咬唇看著他.

不懂這男人怎麼這麼不愛惜自己,剛剛動完手術還沒恢複好就擅自出院,又不好好吃飯,不好好補充營養,現在竟然還抽煙,再怎麼底子好,也扛不住這樣折騰吧.

煙被她奪去,賀沉風也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沒話也沒皺眉,只是不緊不慢的從煙盒里又重新抽出來另一根.

"你……"瀾溪一張臉都快皺起來了.

這人!放一動.

但他也並沒有著急的將煙放在嘴里點燃,反而是抬起頭來凝向她,挑著眉,出人意料的道,"不抽煙也行."

聞,她先是一愣,緊接著便松了一口氣.

可這口氣還沒徹底松完,他便有再度開口.

"那你今晚留下來."目光那樣緊的盯著她,語氣一點都不是開玩笑.

"留,留下來……"瀾溪慌了.

先前在餐廳廚房間時,她還可以裝傻沒聽到,現在這樣面對面,目光緊逼,她只得直面應對.

"嗯."

他應了一聲,隨即將手里的煙和火機一塊放下,又扭頭看了眼窗外,才緩緩道,"外面天太黑了,這邊區又偏,你很難打到車.而且這個時間君君也一定都睡了,醫院里不是還有你那朋友陪著,現在你回去也是會打擾到她們."

"……"她沒出聲,因為他的好像有條有理的,沒有語病,反駁不了.

"避免折騰,你晚上就住在這里,明早早點回去不就結了."他給出很好的總結建議,語調也很是中肯.

"……"她依舊抿唇不不語,心里卻炸開了鍋.

他的好像真的是那麼回事,可要留在這里,留在這里……

將她臉上的糾結和心里的躊躇全部洞察,賀沉風懶懶道,"你可以住客房,哪間都行."

"呃?真的?"瀾溪一愣,卻還是很孤疑的看著他.

"不然你以為呢."他落落大方的看著她,墨眸里沒有任何深沉的緒,像是個無害的大男孩.

仔仔細細端詳了一遍,她捏著自己的掌心,他這樣語調這樣神,反而倒是她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走吧,上樓睡覺."拿過遙控器將電視一關,賀沉風從沙發上站起來.

瀾溪不停的吞咽著唾沫,心中盤算.

就算是留下來,也只是去睡客房啊,可他這麼一,怎麼這麼曖.昧啊,好像倆人要一塊睡覺……

已經走到樓梯邊上的賀沉風,發現身後的人還杵在那沒動,不免催促,"走啊."

"……噢."她很遲緩的應了一聲,隨即慢吞吞的朝著挪動著步伐跟在他身後.

夜,好像變得有些詭異起來.

*****************************************

兩人分別進了主臥和客臥,門都幾乎都同時被關上的.

貼在門板上的瀾溪,還是覺得緊張,屏息等了好久,都沒什麼聲響後,她才放松,心翼翼的將門鎖在里面擰上.

在客臥所帶的浴室里簡單沖了個澡,她便擦干自己,看著那里疊放著的浴巾,她猶豫了下,最終還是沒有圍上,反而將脫下來的t恤重新套上,就當睡衣穿著睡覺.

鑽進被窩後,她先是給李相思發了個短信,太晚了,明早趕回去,特意強調了留在這里是睡的客房.

沒多久,李相思就回了一條短信,一個笑臉,以及"甭解釋,我都懂"的六個大字.

她有些悶的將手機關掉塞在枕頭里,側身閉眼去睡覺.

可能是睡不慣這樣大的床的關系,往哪邊翻都是空空的,以前跟他一塊時,雖然也都是睡這樣的大床,但基本她都被他禁錮在其懷里的窄范圍內,和兒子住時床更是不大.

所以她翻來覆去很久,才漸漸迷糊著,些微聽到聲響時,她還以為是自己的錯覺.

沉緩的腳步聲漸響,然後被子似乎被人掀開,下一秒,整個人被瞬間撈進了一個結實的懷抱當中,動作似乎是太過熟練了,很輕松的就將她扣在胸口的指定位置.

那熟悉的溫熱體溫源源不斷的傳遞過來,瀾溪渾身都一激靈,瞬間被驚醒.

他……

……………………

今天的速度稍慢,渾身散架的疼,但定會堅持碼完,放心哈!感謝【馨d雨】【馨b雨】【馨c雨】贈送了40個神筆!【雨霏昀昱】【yaxic】打賞了--幣!【duie】打賞了188個幣!




上篇:第117章,我來了(月票350,370+)     下篇:第119章,別聽她胡說(月票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