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127章,同居  
   
第127章,同居

第127章,同居



"什麼啊……"瀾溪眼神閃躲著,裝聽不懂.

"就是剛剛跟你在樓下親嘴的男人,是誰啊?"謝母很有耐心的重複,還很費解的看著她,"我看的挺清楚的,不是晉陽啊!"

"我知道是誰噢!"一旁站在姥姥身邊的家伙,得意的出聲.

"君君!"聞,瀾溪一驚,慌亂的看向兒子.

家伙卻沒看她,只是眨巴著眼睛看著謝母,在對方萬分期待的目光下,揚著嘴角,"可是媽媽不許我噢!"

"瀟瀟……?"謝母轉回頭來,眯眼.

"吃飯吃飯了,我好餓啊,媽,快吃飯吧!"瀾溪躲避開那娘孫倆的目光,腳步惶惶的往里面走著.

謝母眼睛眯的更緊.

*****************************************

為了避免謝母的盤查,第二天早飯瀾溪也是簡單吃了口,就抓起外套和包匆匆上了班.

一上午緊張的工作,到了午休的時候,賀沉風的電話准時打了進來.

"餓了嗎,我這邊手頭還有點工作沒處理完,等我四十分鍾左右,我們一塊吃飯?"他那邊似乎很忙碌,還有文件翻開的聲音.

瀾溪靠坐在椅子上,聽著他那邊緩緩傳來的低沉有力的男音,緩緩遞入心底,右手握著的筆不自主的在紙張上亂畫著,聲音低低,"我在公司吃一口就可以的."

"今晚我得加班,可能沒辦法找你,中午不一塊吃飯的話,今天就見不到你了."他的語調很淡,像是著再平常不過的事.

"……"這邊的瀾溪聽著,心神卻習慣性的停滯了幾秒,才呼吸熱熱的道,"可是我中午得去買東西……"

"剛好,你先去買,之後我去接你,一塊吃飯,再送你回公司,這樣安排如何?"最後,他那邊的動作頓住,好似就只專心的等待她的回答.

"好."心中有柔絮拂開,她的聲音也柔柔的.

剛放下手機,有轉椅輪滑在地面上的聲音,一旁的同事湊了過來,"瀾溪,又給男朋友打電話呢?"

"沒啊!"她一怔,搖頭.

"還騙人,不是男朋友,也是曖昧關系,看你剛才臉上那表!上次就不承認,絕對貓膩!"同事卻不信,哼哼著.

"沒啦……"瀾溪悶著頭,聲音里除了窘迫,竟還有一絲羞澀.

待那同事終于回到自己位置上後,她才松了口氣,將手機放在包里,想簡單將桌面收拾一下,才驚覺,剛剛自己在紙面上無意識的瞎畫,竟歪歪扭扭寫的都是三個字:賀沉風.

她忽然有些驚,這個叫賀沉風的男人,什麼時候這麼深入她的世界了?

拎著大包包從商場里走出來時,那輛白色的路虎也停在了路邊,她快步走過去,原本在駕駛席位上的賀沉風也打開車門迎上來,也沒話,就只是伸手將她手里的東西接過來,徑自拎著往車邊走.

本來在她手里顫顫巍巍的一堆袋子,拎在他手里卻格外的輕松.

將後面車門打開,手里的東西依次的放入進去,目光留意到某個裝著男裝的袋子里時,微微一頓.

"怎麼了?"正准備上車的瀾溪見狀,不由的問.

"沒事."賀沉風淡淡的回,只是那嘴角卻無聲的揚了起來.

瀾溪眨了眨眼,不明所以.

並沒有吃什麼大餐,倆人只是找了家乾淨又安靜的餐廳,要了兩個菜簡單解決了午餐,看時間差不多了,就結賬離開.

白色的路虎一路開到她公司的寫字樓,瀾溪解開安全帶,伸手將後面座位上放著的袋子一個個拿在手里拎好,然後便打開車門准備下車,"我走了呃."

准備關車門時,卻發現他直勾勾的盯著自己在瞧,那目光隱隱有些異樣.

"怎麼了?"她有些不解.

"你就這麼走了,沒什麼別的事了?"賀沉風語氣淡淡,尾音卻有點輕快.

"是啊!"瀾溪點了點頭,不明白他到底在什麼.

稍揚的嘴角斂了下來,他英俊的眉宇跟著皺了起來,"就這樣?"

"……"她也蹙眉,孤疑的看著他,眼神很是茫然.

就這樣?那還能怎麼樣啊……

墨眸微眯,從她臉上掃過之後,在她手里拎著的購物袋上停留了幾秒,隨即薄唇抿緊,俊容轉了過去,只留下冷漠的側臉對著她,"沒什麼."

瀾溪卻更為不解了,顫顫的將車門關上,然後看著那輛白色的路虎消失在眼前.

她微晃著腦袋,先前不是還好好的嗎,可才眨眼之間,怎麼變臉變的這麼快,她很努力的回憶著兩人相處的過程,應該沒有哪里或者哪句話惹到他了吧?

沒時間想太多,怕回公司遲到,她轉身加快腳步往寫字樓里面走著,進入里面後,剛好碰到從外面回來的部門同事,熱的過來幫她拎.

"買了這麼多東西啊!看來女人天生愛購物還真不是假的!誒?這里還有一款男式的羽絨服,有況啊!"同事是部門里年紀最大的老大哥,很憨厚,開起玩笑來也同樣憨厚.

"不是啦,是我媽之前從外地來,給她買些東西回去,那羽絨服是給我爸爸買的!"瀾溪擺手,忙解釋著.

"真孝順啊!"老大哥贊歎著.和他有開.

"呵呵."瀾溪羞澀一笑.

兩人一路隨便聊著,往部門走著.

*****************************************

晚上躺在沙發上,瀾溪連續翻了兩個身,猶豫著將茶幾上放著的手機拿過來,手指在"賀沉風"三個字上停留,腦袋里閃現的都是他今天莫名其妙變冷的面容.

咬唇了半響,她還是將手機放了回去,轉身背對著茶幾,將被子拉起,閉眼睡覺.

第二天她沒著急去上班,請了一上午的假,早飯過後陪著謝母將東西整理著.

"你這孩子,都不讓你買東西,結果跑去買了這麼多!"謝母看著眼前的購物袋,埋怨著.

"你和爸好多年都沒買衣服了,尤其是爸,每天都是四處跑,還老騎那輛自行車,冬天風多大多冷,他那件羽絨服都多少年了,該換了,而且這個沒多少錢,是去年舊款打折的!"

"沒多少錢也都幾百塊,你爸抗凍,哪有那麼嬌氣!"

"好了啦媽,我都買了!"瀾溪笑眯眯的看著謝母,湊過去摟她的胳膊撒嬌.

謝母繃著的嘴角忍不住彎了彎,歎了口氣,"好吧,買就買了,我就是忍不住念叨你兩句,君君才做完手術,你手里哪還有錢了!我是怕你太辛苦太累!"

先前謝母問起手術費用的事,她只是自己手里頭有一些,加上在相思那里挪用了些,這會兒這麼一,她只能搪塞的回答,"沒事沒事."

瀾溪有些恍惚,從謝父手術到君君,一直以來都是賀沉風為她承擔著……

和兒子一塊到火車站,謝母臨上火車前,還戀戀不舍的抱著外孫,"君君也沒辦法去上學,若不是還得去醫院檢查兩次,真就想直接帶他一塊回去!"

"等檢查完後,我就送他回去,剛好到時也放寒假了."

"嗯好,我是等不了了,你爸自己在家我也不放心,我走這些天,吃飯啥的一定都是對付!"

謝母擺手催促著,"行啦,你快帶君君回去吧,天越來越冷了,別感冒了."

"嗯好,媽,我看著你上去!"瀾溪點頭,牽著兒子的手跟著她.

"瀟瀟,那天樓下的男人是不是姓賀?"臨往車上邁的時候,謝母很近的湊過來.

"呃……"瀾溪愣住,微睜大眼睛看著謝母,不明白她怎麼會知道的……

正當她想著是不是兒子泄露時,謝母又徑自著,"真當你媽我好糊弄啊!你帶晉陽來時我就覺得不對勁,那秘書跑前跑後的明明是賀總,怎麼一轉眼就姓秦了!我不管是哪個,看樣你倆也一段時間了,不許給我推脫,過年時給我帶回家!"

"……"瀾溪默默的聽著,不敢吭聲.

"聽見沒!"謝母卻豎起眉,喝了一聲.

"噢……"見謝母凌厲的神色,瀾溪只好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有些覺得,某些方面,謝母和賀沉風好像能達到一致……

謝母這才滿意,摸了摸外孫的臉,在列車員的催促下,邁著步子進了車廂內,隨著鳴笛聲,火車緩緩駛離.

*****************************************

本來從車站回來,距離下午上班還有時間,瀾溪本想著帶君君去找李相思,謝母來的這兩天,她一直都沒出現,也沒個電話,不知道再忙些什麼.

可坐上車時,接到了秦晉陽的電話,是程少臣出院,她就帶著君君改路去了醫院.

"出院後要保證睡眠,每天的一日三餐也要准時,不能再長時間的不喝水不吃飯,到時可就不能像這次這麼幸運了!還有工作方面的,也都有克制,不能操勞過度……"

瀾溪推開病房門進來時,里面的醫生正一樣樣詳細交代著.

"好的,我知道了."已經換回衣服的程少臣站在病床邊,精神很好,對醫生完後,轉頭看向進來的瀾溪,"溪,你來了."

她點了點頭,和醫生擦面而過,對著送醫生出去的秦晉陽點頭示意,然後走到了程少臣身邊,"全都好利索了嗎?現在就出院沒問題嗎?"

"當然沒問題了,本來就是毛病,前兩天你來時就能出院,都是晉陽和醫生大驚怪,非得多住兩天."

"還是徹底沒事了再出院才好."

"嗯."程少臣笑著點頭,目光一轉,看到她身邊的人,笑意擴的更大,"君君也來了?這麼多天沒見,有沒有想程叔叔?"

"有哇有哇!"家伙上前,很是討人喜的點頭.

從醫院里出來,秦晉陽跑去取車,他們站在原地等著,程少臣提出來一塊吃飯.

"不了啊,我和君君打算去相思那里看看,這幾天沒她的消息,而且我只請了一上午的假,下午還得去上班."瀾溪搖頭拒絕著.

"嗯好."程少臣也沒勉強,點頭應下,目光看著她,半響後,緩緩的叫著她,"溪."

"嗯?"瀾溪抬頭.

"我知道你現在和賀沉風在一起."程少臣嘴角動了動,最終還是了出來.

"……"她的唇角微微抿起,甚至不太敢對上他的眼睛.

"其實我覺得他不適合你,但是我尊重你,只要你開心就好了."程少臣面上卻沒什麼異樣緒,只是話間眉心微微蹙著.

"我……"瀾溪咬唇,緩緩對上了他的目光,那里面溫暖如春,和記憶里的都一模一樣,沒有改變什麼.

可就是這樣,她反而覺得有些氣短,後背和額頭上都"噌噌"的冒出了一層的汗.

"要對自己好一些,有什麼不愉快或者受委屈了,就來找我,我照顧了這麼多年的姑娘,可不能白白讓別人欺負了,知道了嗎?"他眉眼含笑,很寵溺很溫和的跟她細細交代著.

"嗯……"她有些恍惚,喃喃的點了點頭.

程少臣看到她盯著自己看,澄淨的眼波和瞳孔里映著自己,有些忍不住,抬手在她的腦袋上揉了揉,低而溫柔的著,"一定要好好的啊!"

一定要好好的,他沒辦法給她的,若別人能給,他很樂意也很心甘願.

那天早上她離開後,秦晉陽問過他,這麼多年,有沒有對她動過心思,他沉默,並沒有回答.tc9u.

回答不出,他一直跟著彭和兆,對方將他視為親人一樣慷慨照顧,他甚至跟她的媽媽很熟.他今年38歲了,比她大10歲,當下男女都會覺得沒什麼,可當他處在這個年紀時就會覺得有,她還年輕,但他已經朝中年步入.

有這樣的關系和這樣的年齡差距下,他怎麼能對她動什麼不純的心思,更何況,他身上還有對逝者的承諾,他從來就給不了她什麼,怎麼敢,怎麼能放縱自己.

看著她和君君攔到一輛計程車,正沖著他這邊揮手,程少臣也抬起手來示意,嘴角泛著笑.

那邊的秦晉陽已經將車子開了過來,停了半響都不見他上車,不免將車窗放下,"臣哥?"

"來了."他一愣,隨即,很快回過神來,朝車邊走去,臉上的笑意卻已不知影蹤.

*****************************************

又是一天過去,瀾溪將桌面整理完之後,隨著部門同事往電梯走著.

從電梯出來時,她給李相思打了個電話,想要問問她晚上過不過來吃晚飯,響了很久那邊才接起來,像是剛睡醒一樣,有氣無力的,聽她完後,啞聲回絕了.

瀾溪皺眉,昨天和君君從醫院出來後,就去了李相思那里,當時敲門了好久她才從里面出來,整個人氣色特別不好,問她是不是生病了,卻又不像,給人的感覺就是很單薄,也聊不上幾句話就想睡覺,懨懨的.

見狀,她也沒多做打擾,帶著君君就回去了,還特意交代家伙,要乖乖在家玩,不許亂跑,誰敲門都不能開,然後自己才去上了班.

這會兒打電話給好友,聽著她聲音依舊那麼沒有生氣,不免有些擔心,"相思,你真的沒事嗎?"

"沒事."李相思完,兩人又簡短聊了兩句,才掛斷了電話.

已經從寫字樓里面走出來的瀾溪將手機掛斷,看著屏幕出神了兩秒,昨天一整天,包括到今天此時,那人一直都沒來過電話,呼出口氣,她將手機放回口袋里,穿過馬路往對面的公交站牌走.

回到家里,一身的涼氣,忙先動手將外套脫掉,然後換上拖鞋往里面走著,家伙在臥室的書桌上,正乖乖的看著課本,神很是認真,乖巧的模樣特別討人喜歡.

瀾溪眉眼彎彎,走過去親了兒子一口,然後去浴室洗了把手,就轉身去廚房開始准備晚飯,將冰箱里的凍牛肉拿出來化上,再將里面的青菜拿出來摘好清洗.

快好飯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她將燉好盛在湯碗里的牛肉柿子端放在餐桌上,才空出手來將手機從口袋里拿出來.

看到上面顯示的名字,她愣了下,隨即就咬唇的接了起來,"喂……?"

"你媽已經走了?"那邊男人無溫的聲音傳來.

"嗯,昨天上午就走了……"她老實的應著.

然後那邊便沒了聲響,一陣沉默,在她不知所措時,手機卻被掛斷了,她看著已經黑掉屏幕的手機有些氣餒,甚至想著,剛剛應該多兩句話.

歎了口氣,返身往廚房走去,剛從櫥櫃里將碗筷拿出來,就有敲門聲響起,她忙直接往玄關處走.

"誰啊?"她詢問著,外面卻沒有回應的聲響.

因為已是入冬,天又短,就多了分心,她湊到貓眼上看了看,深邃的輪廓映入瞳孔,她愣了愣,隨即忙伸手將門打開,"你怎麼來了?"

"不行?"門口站著的賀沉風直接擠身進來,淡淡的瞥她一眼.

"沒."她搖頭,又著,"還沒吃飯吧,剛好,我和君君也要吃飯,一塊兒吧."

見他點頭,她便轉身往廚房走去,能聽到外面傳來兒子幼稚的歡呼聲,"哇,是爸爸,爸爸你來了——"

整個吃飯過程中,他一直都吃沉默著的,甚至都沒朝她看過來,臉色和那天分開時一樣,但對著君君時,卻一如以往的慈父.

吃過飯後,家伙跑到臥室里收拾之前桌上凌亂的書本,而賀沉風就坐在沙發上,也沒看電視,就那麼默然無語的,面無溫度.

"我剛切好的水果,你吃點呃."將水果盤遞到茶幾上,瀾溪顫顫的.

卻不見對方有任何回應,她也摸不清他怎麼了,只知道他眉眼上沉著的不悅,就也沒敢什麼,更不敢催他回去,靜靜的在一旁整理著些瑣碎的事.

賀沉風薄唇抿著,看著一旁那安靜無聲的身影,最終忍不住開了口,聲音很僵,"那衣服,你買給誰的."

"什麼衣服?"放下手里的東西,她不解的看著他.

"前天中午,男士的羽絨服,你買個哪個野男人的!"賀沉風幾乎一字一頓,憤怒翻湧著.

"什麼野男人!"瀾溪聽到他的用詞,立即皺眉,也有些不高興起來,"那是我買給我爸的……"

"你爸?"話一出,倒是令賀沉風一愣,本來臉上的神緊繃,這會兒冷不防轉換,看著有點兒滑稽.

瀾溪點了點頭,不解的看著他,聯想起那天,忽然就明白了什麼,有些驚訝的問,"你不會是以為我買給你的吧?"

聞,賀沉風嘴角有些緊繃,墨眸里疑似有絲不自在閃過,拳頭虛握的在嘴邊輕咳了下,聲音故意很沉的問,"這兩天怎麼不給我打電話,我不給你打,你就不能主動打?"

"我怕你忙……"她咬唇,其實是沒勇氣.

見她露出這幅低眉順眼的媳婦樣,賀沉風眉眼忽然就緩了下來,朝她招手,"過來."

瀾溪聞,躊躇著,還是走到了他旁邊坐下.

才一坐下,他的手臂就攬了上來,氣息逼近,她忙推拒,"別,君君一會兒就出來了."

賀沉風卻不管,一點都不在意,伸手將她摟的更緊,整個俊容懶懶的埋在她的頸窩間,有幾分貪婪的吸著她的氣息.

過了一會兒,聲音有些低的傳出,"你和君君搬到我那里,怎麼樣?"

瀾溪一怔,同居……?

………………………

後面還有加更!感謝以下讀者打賞贈送道具:【zhengjuli】【gyc01--ittlywang】【36144133】【shuangyu0307】【cxh198375】【13762886666】【6221516570000】【huagangyanhu】【美的生活】【微笑麻麻】




上篇:第126章,怕你跑了(月票430+)     下篇:第128章,燈塔(月票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