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128章,燈塔(月票450+)  
   
第128章,燈塔(月票450+)

第128章,燈塔(月票450+)



"怎麼樣?"

他繼續追問,讓她確定不是自己的幻聽,但瞳孔卻還是睜大的看著他.

同居,和他同居!

俊容抬起,墨眸鎖在她驚愕的臉上,聲音有些纏綿,"瀟瀟,和我一起住,嗯?"

"你……"她更為大驚的看著他,"你怎麼知道我叫瀟瀟!"

除了謝父謝母,長埋地下的親生媽媽,以及那個她避而不見的彭副,真的就再沒有人知道她叫這個名字了,此時他就這麼自然的喚出來,著實令她嚇到.

"想知道自然就知道了."賀沉風挑眉,有一絲得意.

她抿了抿唇,沒什麼,他剛剛只喚了一聲,但她聽在耳朵里,卻好像熟悉千百遍一樣,真是奇怪.

賀沉風另一只手也伸過去,開始在她後腰處磨蹭著,指腹挑開衣角就探進去,摩挲著她光.裸的皮膚,呼吸漸重.

"不行."她忙坐直身子,咬唇回絕.

"不行?"動作一頓,他不悅的重複.

"嗯."瀾溪點頭,很堅定的著,"我不要和你一起住,我和君君住的很好,我喜歡這里,我不要搬!"

賀沉風眉眼有些沉,皺眉著,"剛跟你完不久,最討厭你跟我不,你卻偏偏忤逆我."

她不吭聲,只是咬唇的力道又加重了一點.

歎了口氣,將她衣服後的手拿出來,伸手很輕的幫她將額前的碎發拂開.

"考慮下吧."他凝著她,並沒有放棄,耐心的誘哄.

瀾溪看著他,現在兩人距離很近,那雙墨眸也正凝著她,以往這雙眸子給人的感覺沒有一點光芒,很冷,但此時,卻很深邃,像是能直接望到她的眼底一樣.

她別過眼,聲音低低,"我已經考慮好了."

她不喜歡搬過去,像是整個都依附他一樣,和先前比較,她對此時他們倆的相處狀態能接受,至少,她隨時隨地都可以不,不像是以前畏畏縮縮,怕他的威脅.

賀沉風嘴角也緊繃了起來,墨眸里斂著陰霾的看著她,不聲不響,卻足以威懾著她.

瀾溪放在膝蓋上的手指,一根根的蜷縮起來,氣氛變得凝窒.

有"咚咚咚"的腳步聲傳來,然後從臥室里跑出來的家伙身影便闖入了兩人瞳孔.

君君很聰明也很敏感,立即嗅到了空氣中異常的氣氛,眨巴著眼睛看了看低著頭的媽媽,又看了看俊容緊繃的爸爸,歪著腦袋湊過去,"爸爸,你是不是欺負媽媽了?"

賀沉風心神一緩,扭頭看著兒子澄澈的眼睛,歎了口氣,揚唇笑著,"沒有,你媽媽那麼厲害,我哪里能欺負過."

"是嗎?"家伙明顯不太相信,又看了看媽媽.

"當然了."他點頭,伸手將兒子抱過來坐在膝蓋上,大手揉著他的腦袋瓜.

當然厲害,哪次她不是把他氣的夠嗆?

*****************************************

從他提出同居,她拒絕了以後,他就再也沒提起過,卻每晚都會跑來她這里,雖然每天時間不一樣,或早或晚,但若沒什麼應酬,基本天天不落.

吃完飯都會待到很晚,趁她送他出門時纏著她索吻,不停的上下其手,等親夠了摸夠了才心滿意足的離開,她也從來沒留過他過夜,本來家就,床也,他留下也沒地方住.

今天下班,瀾溪依舊准備好飯菜,習慣成自然的母子倆等著他,中間時他打來電話臨時有個會議,可能會晚一些,讓她們倆先吃,她看兒子餓的眼巴巴的,就讓他先吃,自己反而想要等他一塊.這看時開.

他來電話時,她都已經雙臂趴在餐桌上睡著了,先前她都將家伙哄睡著了,晃了晃腦袋,精神了些她才接起電話.

那邊的賀沉風以為她都睡了,開車到樓下後,並沒有立即上來,知道她在等他後,一時的心神激蕩,掛了電話就往樓門洞里走,一整天的疲憊在此時都得到放松.

進了門,她就站在他面前,客廳的燈沒有開,她整個人就仿佛被夜色籠罩著的,望過來,眼睛靜如月光.

他脫下來的衣服,她很自然而然的伸手接過去,踮腳掛在衣架上,然後彎身從鞋櫃里找出拖鞋給他,才轉身往里面走.

看到餐桌上擺放的菜,以及兩雙碗筷後,他微微詫異的看著她,"你沒吃?"

"嗯,等你來著."瀾溪點了點頭,將菜盤端起,猶豫的問他,"再熱可能不會很好吃,要不要給重新弄一些?"

"不用,熱一下就可以."賀沉風拉開椅子坐下,對著她搖頭.

"嗯."應下後,瀾溪將菜一盤盤端到了廚房,擰開天然氣,一道道菜專注的熱著.

他覺得這種感覺很奇妙,雖然不是在自己家里,可燈光暖暖,知道有個人等著他,等著他一塊吃飯.

油煙機微微的聲響夾雜在鏟子和鍋子碰撞聲里,他的心忽然就甯靜了下來,如同一艘一直沒有方向只知道前進的船,忽然間看到了燈塔.

最後將湯端出來後,瀾溪也拉開椅子坐下,和他面對面一塊吃,餐桌上無交談,卻溫馨無限.

"你吃飯老盯著我做什麼……"察覺到他時不時的盯著自己瞧,瀾溪有些不太自在.

賀沉風只是挑了挑眉,未有什麼回應,吃飯依舊,看著她的目光也依舊,是那種深邃的目光.

瀾溪先吃完的,等了一會兒,對面的男人才吃完,看了眼溜光的盤底,她伸手將他面前的空碗和筷子都拿過來,和自己的疊起來,見他都吃光,心里是有些喜悅的.

幾乎是成了習慣,每次吃完飯,他掏出一根煙放在嘴邊點燃著,只是還沒等吸上一口,就被對面的瀾溪伸手搶過.

他皺眉看過去,後者和以前一樣,目光有些局促和緊張.

"你怎麼還老抽煙……哪有人像是你這樣的,手術後沒休養多久,又是抽煙又是喝酒的,自己不節制哪能行!"

賀沉風沒有任何的不悅,也沒開口,就那麼沉默的聽她的話,沒有再繼續抽煙,反而拿過一旁的報紙看起來,嘴角疑似上揚.

*****************************************

在廚房里刷碗的時候,身後有腳步聲,然後腰上就是一緊.

瀾溪惶惶的回過頭,廚房的燈光下,他的俊容似遠似近,搖曳在她心房之上.

"時間不早了,你,你早點回去吧……"手中的盤子都幾乎不穩,她顫顫的.

"嗯."他應,俊容從後面繞上來,貼著她的脖子,開始不緊不慢的舔著她.

"我在刷碗!"她急急的著,身.體對他太過熟悉了,他隨便簡單的一個動作,就令她有了反應.

腰間的力道更緊,他含糊不清著,"刷你的,又不耽誤."

她手里的盤子都滑下去了,還不耽誤……

"你要干什麼……"一個慌神,他的兩只大手就鑽進衣內,一邊一個,准確無誤的罩上胸.口,她再也沒心思刷碗了.

"你呢."賀沉風有些用力的抵著她.

瀾溪清晰的感覺到tun部被某個硬硬的東西支著,血液有些凝固,臉更是的,"別這樣,我還要刷碗!"

"都了,不耽誤."他有些不耐,手中力道有些重,呼吸也是.

她咬著唇,雖然很努力,卻沒辦法平衡呼吸,那種酥麻的癢讓她差點喊出來,可他卻越發的來勁,讓她慌到不行.

見她遲遲沒有再刷碗的動作,賀沉風抬頭,將她的身子給扳了過來,面對面看著,促狹的吹氣,"不然等會兒再刷,我們做點比刷碗有意思的事."

"不."她搖頭,撥浪鼓一樣.

看她滿臉通像是蘋果一樣,害羞又拘謹,心中喜愛的不得了,他忍不住逗她,"知道我要做什麼,就這麼快拒絕?"

"一定沒好事……"瀾溪目光閃爍的看著他,低低喃喃.

"瀟瀟真聰明!"他啞著嗓子贊,在她咬唇的同時俯身下去,深深的吻住.

自從那次他叫過她瀟瀟後,倆人親昵時他偶爾就會一遍遍的這麼喚,自然而然的,和她最親近的親人一樣的喚聲.

他吻的很沉很用力,到最後,她都不自覺的被蠱惑,軟在他的懷里,迷離雙眸.

等到他將她剝的快精光時,才想到掙紮,可腿都不自主的緊在他的腰上,搖頭抗拒著,"別!"

廚房的燈被賀沉風關掉,怕她美好的樣子被對面樓上誰窺探去,霸道的只想自己占有,眼看著蓄勢待發,她卻還再磨磨唧唧的推拒,刺激的他更加獸姓大發.

她老是掙紮,他不太好進.入,便啞著嗓子開口,"噓,你聽聽,好像君君醒了."

果然,這樣一,她頓時緊張起來,亮著眼睛往廚房外看去,呼吸也都是屏著的,"真的嗎……"

"嗯,你仔細聽聽."他還在誘導.tc9u.

瀾溪整個心神都繃緊著,全然被他帶著走,等確定沒什麼聲響時,他已經全然沒.入,將她填的滿滿的.

這男人!

掙紮早就全然不用,被他刻意堅定的挺.入,不由更加抱緊著他.

"真緊!"隨著進出,他還在她耳邊低聲感歎.

"別了!"她搖頭.

"咬的我都有點疼."他卻不管,徑自繼續著露.骨的話.

"……"瀾溪羞了一張臉,不願聽,干脆將整張臉都埋在他胸.口上.

隨著他的馳聘,她聽到他的心跳聲和自己的一樣劇烈,不由的閉上眼睛,跟隨著他動,一遍又一遍……

不知是不是好久沒做的關系,他時間特別的久,她都快被撞到虛脫時,他才低吼出聲,跟著她一塊抽.搐,最後的時候,他抱著她在沙發上又釋.放了一次,才盡興的放開她.

有了些知覺時,他已經將她抱到了床上,兒子熱熱的身板貼過來,卻還能聞到他的氣息.

第二天早上醒來時,廚房水池里沒有刷完的碗,卻都干乾淨淨的擺在那里.

*****************************************

五個工作日一晃而過,周末再次來臨.

家伙早就吵著想要去看電影,早前她就一直在網站上留意著即將上映的電影,看到有劇場版的哆啦a夢後,她就在網上訂了票,想帶著兒子一塊去.

當時家伙也歪在她懷里,童真的看著她,"媽媽,要不要叫上爸爸一塊呀!"

她當下也是頓了兩秒,心里隱隱冒著那樣的念頭,所以在票選時輸入了數字3.

到了周六,她拿著手機很是遲疑,不知道該怎麼問出嘴,到最後,有些沒出息的只發了條信息過去,那邊很久沒有回應,快一個時時,電話直接回了過來.

他卻似乎很忙,"剛才在進行會議,沒辦法回信息,現在還有個項目要談,正往對方商廈走."

"噢,我隨口問問,你忙吧."低聲一句,她便忙掛斷了電話.

賀沉風皺了皺眉,因手上工作太多,就也沒多追問,繼續和謙一塊往大樓里面走.

電影放映的時間是十一點多,母子倆早早的就穿戴整齊,快出門時程少臣打電話過來,票剛好多出一張,就三人一塊過去了.

結束後,已是快下午,三人還商量著去哪里吃東西,因為是商廈,影院設立在後棟的大樓里,沒有扶梯,來回走的都是那種商務電梯.

朝電梯那邊走時,她腳步微頓,看到了從另一邊盡頭里走出來的一行人,七八個,其中最顯眼的就是賀沉風,男女都有,卻都是職業裝扮,邊走還邊交談著,應該是討論著公事.

她正想繼續腳步時,忽然驚覺身旁的兒子沒了蹤影,抬眼一看,便看到家伙朝那行人跑過去的身影.

"爸爸——"家伙的童音很是興奮.

心里頓時暗叫糟糕,卻已來不及.

瀾溪看過去,看到了賀沉風眼底一晃而過的凝滯.

雖然他很快恢複正常,俊容上沒有任何的顯山漏水,可她似乎還是能看到那下面的僵硬.

…………………………

一萬字完畢!今天多加更了兩千,還有三天就月底翻倍了,月票能留到翻倍的就留到翻倍吧,爭取這個月能在榜上有名,休息一下,28號會努力多更!明天見!




上篇:第127章,同居     下篇:第129章,乖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