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133章,千頭萬緒(月票加更)  
   
第133章,千頭萬緒(月票加更)

第133章,千頭萬緒(月票加更)



"我,我今天……碰到唐一心了."好像經過了萬千的心里掙紮後,她心翼翼的開口.

"嗯."賀沉風只是淡淡應了一聲,似乎不太上心.

瀾溪卻有些急了,上前了兩步,"她懷孕了!"

"唐一心?"聞,賀沉風終于是給出了神,皺眉看著她.

"嗯……"她點頭,目光隱秘且仔細的觀察著賀沉風,心中忐忑萬千.

然而,除了他微皺起來的眉心,俊臉上沒有任何過多的緒,只是此時微微沉思,不知想的是什麼.

她走到了沙發邊,猶豫著,又再次開了口,"她,已經四個月了,我今天也看到了.這孩子,你……"

"我什麼?"聞,他目光朝她凝過來.

薄唇一扯,聲音冷漠的著,"我早就和她斷了,她如何,和我沒關系."

"可是……"她皺眉,吱吱唔唔的,有很多事想要拿出來證實.

"沒什麼可是的."賀沉風漠漠打斷她,沒有興趣繼續這個話題.

隨即伸手一拉,將站著的她直接拽到自己懷里,按坐在自己腿上後,將之前手里一直鼓搗的盒子塞給她.

瀾溪愣了愣,被盒子吸引了注意力.

"把這個盒子打開."賀沉風微抬下巴.

"是什麼?"她疑惑,呐呐的打開後,里面一款漂亮精致的女士手表,赫然躍入眼簾.

精致簡潔的表盤,比例完美,有著意式的風尚.

注意到表盤上的longines標志,她以前聽李相思提過次,這個牌子的表,就是a貨,最低也是要上千的.

"喜歡嗎?"男音低沉的問.

"……"唇角微抿,她看著手表,遲遲沒有下一步動作.

過了一會兒,她才低低的開口,"我不缺手表的,我有一塊的,有時都總想不起來戴.你不用老是送我東西的,而且看這個一定很貴……"

"謝瀾溪."賀沉風上挑的眉角緩緩的垂下來.

"嗯?"她有些緊張的去看他.

歎了口氣,他有些力不從心的著,"你總是能讓我很有挫敗感."

"……"她不解,皺眉看著他.

"送你東西,第一時間不是應該喜悅,然後是道謝嗎,怎麼你卻推三阻四的,老是這麼不願."

"我沒……"

"沒有的話,就收下,想送給你就送了,哪來那麼多廢話."

完,賀沉風直接伸手將里面的手表取出來,拉過她的手腕,就將表戴了上去,表扣扣好以後,表鏈明顯是截取好的,不大不,正正好好.

他滿意的看著她的手腕,唇角有著薄笑.

鋼帶的手表,戴上去,冰冰涼涼的感覺蔓延,瀾溪想要拒絕,卻又不敢,她現在竟有些害怕他的寵.

賀沉風開始時,指腹還在摩挲她手表的邊沿處,漸漸的,從手腕開始,逐步往上,薄唇也湊到她的脖子間,有些貪婪的吻著,舔著.

瀾溪心里壓著事,就跟石頭塊壓在那里,怎麼也都不好受.

"賀沉風……"盡管如此,她開口時,聲音還是微顫了.

"嗯?"他含糊不清的應著,因為,他正細致的舔著她的鎖骨.

"你跟唐一心……"她還是想問.

"我不是早就斷了."動作一頓,他的語調依舊漠漠的.

"但是那孩子,是……"你的嗎?

她的話沒完整,賀沉風就直接將她攔腰從沙發上抱了起來,穩穩的步伐朝床邊走,眉眼之間盡是不耐,"老提她做什麼,早就斷了的人,我現在對她的事沒任何興趣."

心里一縮,為他的冷漠和不耐.

"……"她是還想什麼的,可被他直接壓住,吻也鋪天蓋地而來.

很快,她就陷入他制造的.欲當中,對于他的狂野,一直以來根本就沒有招架之力.

"夾緊我!"捏著她的肩膀,他沙啞的命令.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她就聽話的去做,腿緊緊的盤在他的腰上.

所有感官都集中在那一點上,清晰的感覺到他在一點點進.入,然後逐漸填滿,似是很舒服,他滿足的低歎,然後才緩緩的動起來.

"要不要再快一點?"一進一出間,他很有閑工夫的低頭去問.

"……"瀾溪咬著唇,手無意識的抓啊抓,床單都快被她擰出水來.

"瀟瀟,要不要?"他耐心的問,動作變得越來越慢.

有些受不住那股螞蟻般噬.咬的感覺,她老老實實的點頭,"……要."

下一秒,他就如滿足她的話,開始加快起來,大手也不老實的在她身上亂.摸.

"這樣可以嗎?"薄唇貼在她耳邊問.

"……"她不出話來,而且很努力才能壓抑住自己的呻.吟聲.

"不話,那就再快點."他挑眉,聲音促狹.

tun被他大手托住,更近的迎向他,再隨著他每一次挺.進,感覺就會被加重,她受不了的搖頭.

"等等……呃,慢一點……"雙手一並都抓在他結實的手臂上,聲音破碎.

她快不行了……

感覺到那強烈的收縮,賀沉風哪里還肯聽,只是更加加快著自己,瘋了似地要她.

真暖,真緊,真要弄瘋了他!

*****************************************

夜更深.

經過長時間的劇烈運動後,瀾溪累到四肢無力,身上雖然被他後來用熱毛巾擦了遍,卻也覺得黏黏的難受.

每次她就算不昏迷的話,都也會沉沉入睡,今晚,她卻久久的也睡不沉.

脖頸下還枕著男人的手臂,翻了翻身,她躺了一會兒,眼皮很沉,卻愣是睡不熟,她只好再次翻身.

賀沉風原本是平躺著的,一條手臂攬著她,可能是感應到了她翻身的動靜,他也翻了個身,另一條手臂橫了過來,搭壓在她的身上.

瀾溪想要推開他一些,可手臂好重,像是被叢林中的一條巨蟒纏住,她要喘不過氣來了.

平緩的喘氣了兩下,她最終放棄了,閉上眼睛,她逼迫著自己入眠,明天還要上班,睡不好覺白天工作會很難受,也很吃力.

那麼那麼想靜下心來,卻偏偏耳朵邊總有聲音在一遍遍回響:

我很害怕,我怕像是你一樣,兒子沒辦法得到公開的承認,我不知道,到底留不留它……

腦海里,出現的也都是唐一心在這話的同時,憂傷的眉眼.

*****************************************

周六,君君去樓下林奶奶家玩,她想去買菜,路上她給李相思打了個電話,想問問對方在家做什麼呢,上次午飯後,就一直都沒她的消息,偶爾發個短信過去,也很久才回.

打電話那邊系統提示的是關機聲音,她一愣,皺了皺眉,看了眼不遠處的公交站,她有了決定.

從公車上下來,沒走兩分鍾就到了李相思的住宅樓,一層一層樓梯上去,到了時,她頓時睜大了眼睛.

瀾溪甚至扭頭看了眼一旁貼著的數字,確實是好友所在樓層,她咽了咽口水,走近了些.

李相思家的門外,有兩個男人站在那里,還有工具的聲音.

都是背對著她而站,一名身上穿著的是工作服,手里拿著什麼,那模樣應該是在撬鎖.

正猶豫著是否要報警時,她看清楚了邊上站著的男人,外套抓在手里,里面襯衫的領口被扯開,桃花眼里沒有任何魅惑的光澤,反而斂著逼人的氣焰,有怒氣隱隱燃燒.

"紀律師?"認出此人是誰後,瀾溪眼睛再次睜大.

再度扯著領口的紀川堯聞,扭頭過來,頷首示意,"謝姐."

"你們這是在干什麼?"她不太確定的問著.

紀川堯唇角微動,正要回答時,一旁發出聲響,緊關著的門被拽開了縫隙.

"好了嗎!"他立即扭頭問.

"再等一分鍾,馬上,馬上!"撬鎖人立即回著,手中動作更加麻利起來.

"這……到底要干什麼,相思呢?"瀾溪一頭霧水.

紀川堯也沒回答,只是臉色越發難看起來.

沉默了一會兒,那邊就傳來撬鎖人的聲音,"紀先生,開了開了!"面後身後.

聞,紀川堯一把將他拽到一旁,直接大跨步走了進去,後面的瀾溪也驚魂未定的跟了進去.

紀川堯進去後,便四處的尋找著,從客廳到臥室,再到廚房和陽台,每個角落都走了個遍,卻都沒有看到李相思的身影.

"相思可能沒在家吧?"瀾溪見狀,上前著.

老實講,她其實有些害怕此時的紀川堯,和以往太不相同了,渾身都斂著陰沉的戾氣.

"不可能!"紀川堯立否,皺眉著,"三天前我看到她回來後,就一直沒下樓過,除非她長了翅膀飛了!"

瀾溪咽了咽唾沫,雙手一攤,不知道該什麼了.

紀川堯原地站了一會兒,隨即驀地大步朝浴室走去,看著那緊閉的門,他直接抬手砸了上去,"李相思,我知道你在里面,給我出來,裝什麼死!"

只有他砸門弄出來的大動靜,里面無聲無息的.

"砰——"

跟在後面的瀾溪倒抽了口冷氣,紀川堯竟然一腳直接踹開了門,如同未被馴化的野蠻人.

果然,門被踹開後,里面頓在馬桶邊上的李相思也一並暴露出來,她穿著大大的毛衣,下面黑色的打底襪,抱著膝蓋,臉上神看不出,但很蒼白.

手里的外套被紀川堯一甩,他大步進去,很粗魯的抓起她的手臂,蠻橫的朝外面拽出來.

應該是很痛,但李相思卻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兩人一拉一扯到了客廳,紀川堯卻不打算松手,嘴角一勾,是他平時邪氣的模樣,但開口,卻直接咆哮,"跟我玩什麼性格,鬧什麼脾氣?敲門為什麼不開,手機也關機,想給我裝死到哪年!"

"別碰我!"李相思看著他,絲毫不畏.

"我就碰你了,你能怎麼著!"紀川堯笑的更深,笑意半分不染眼底.

"放開,你放開我!"李相思用力掙脫著,厲聲喝道.

"回答我剛才的話,你最近給我搞什麼鬼,挑戰我的耐性嗎!"

紀川堯咆哮聲更大,李相思就只是默然的看著他,目光無懼.

眼前兩人瀾溪都不陌生,可這兩次看到他們倆一塊,卻都是她所陌生的.

李相思雖然人很鬧騰,平時話也多,但很少見到她這樣尖銳的一面,反之,紀川堯也是,不是那個一雙桃花眼魅惑的花花公子,懶聲邪掉的,如此的陰沉可怕.tgwg.

他們倆就像是兩只刺猬,不停的用身上的刺去刺對方,尖銳對抗.

"紀律師,你松手吧,你弄痛相思了,都已經淤血了!"瀾溪沖上前,伸手護著李相思,急急的.

聞,紀川堯也低頭看去,皺了皺眉,卻也松開了手.

隨即,又靜默了一會兒,似是有瀾溪在,他不好發作,返身走過去將甩在地上的外套撿起來,抖著上面的灰.

"以後別給我裝死."冷冷一句,紀川堯大步離開.

李相思也不吭聲,就只是揉著自己被抓到失去知覺的手臂.

瀾溪動著唇,欲又止,最後悄悄歎息.

*****************************************

到了快傍晚的時候,瀾溪才從李相思家里出來.

她打電話找人來重新裝上了鎖,事後,她猶豫的去問相思什麼,後者只是搖頭,到最後默默的流淚,後來就抱著她,緊緊的,就是流淚,卻又不哭出聲.

等到最後哭累了,李相思就躺床上睡著了,可是即便是在睡夢中,濃密的睫毛還在輕顫.

在冰箱里找了些東西,做了點米粥和骨頭湯,放在灶上溫著,瀾溪輕手輕腳的離開.

坐上公車,沿途路過,她不經意的看著車窗外,卻被某處的一對男女吸附住目光.

眼睛連眨幾下,確定了後,手指攥握成團.

……………………

月票漲的快的話,後面就再多更一些噢,就三天翻倍時間呢,大家也都別藏著掖著了,我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加更!感謝【qiancao.98】【vivlian】分別打賞了5000個幣!感謝【yq0766】打賞了3040個幣,2個神筆!




上篇:第132章,四個月了     下篇:第134章,聳動標題(月票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