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166章,難受  
   
第166章,難受

第166章,難受



將手機攥握在掌心里,瀾溪扭頭看著熟睡著的謝母以及家伙,咬了咬牙,還是輕手輕腳的起來,也不敢開燈,只能借著手機微弱的光亮,摩挲著朝外面走著.

等將臥室的門關嚴後,她皺眉在方廳里梭巡著,看到牆邊那里佇立個高大身影.

"怎麼了?"她走過去,很聲的問.tgoz.

賀沉風不話,直到她走到自己跟前時,忽然伸手,將她勾到自己的懷里.

"干嘛啊!"瀾溪像是蚊子一樣輕聲的呼,不敢弄出太大的動靜來.

"睡不著."他抱著她,手臂勒著她的細腰,緊緊的.

"怎麼睡不著了?"聞,她柔柔的問.

"你爸打呼嚕."他咕噥一聲.

"……"瀾溪啞然,默默無語.

謝父的呼嚕聲,貌似是一般人無法承受的……

"那你怎麼辦?開車回去嗎?可是這都半夜了,而且外面雪還沒停,路上積雪那麼厚……"她也是不知道怎麼安撫了,歎了口氣道,"不然你硬睡,可以一只只數羊,到時就睡著了."

賀沉風不話,將俊容都埋在她的鎖骨之間,呼吸重重起伏.

"賀沉風?"瀾溪不由的推了推他.

可男人一動不動,唯一變的只有粗重的呼吸.

感覺被他抱著的姿勢都有些木了,她忍不住再度的輕聲喊,"賀沉風……"

男人終于動了,俊容悶悶的抬起來,黑暗中,墨眸灼灼發亮的看著她,嗓音那樣低啞.

"瀟瀟,我憋的難受……"

"你!"瀾溪驚慌失措的瞪大著眼睛.

"難受,瀟瀟,我好難受……"他像是個賴皮的孩子,抱著她,用下巴一個勁的蹭她,嗓音里一聲聲都是滿滿的欲.望.

"別這樣……"她有些受不住,耳朵被他聲音纏的嗡嗡的響.

凝眉,額頭直接抵向他,他不滿的抱怨,"你這麼狠心,讓你的男人我,這麼難受!"

"可那怎麼辦啊,現在做不了啊……"被他的有幾分內疚,她咬著唇吱唔著.

"怎麼做不了?"他挑眉.

"我爸媽在啊!"她急急的著.

"我們又不在他們面前做,去衛生間!"

瀾溪一聽,慌忙著,"不行,不……"

可男人勒著她腰間的長臂已經用力,不費力的就提著她往衛生間走,也沒開燈,里面黑漆漆的,手臂蹭到牆壁時,直接一轉,將她抵在上面.

"賀沉風!"她不滿的低呼,人卻已經被他帶到了衛生間.

"唔."他含糊的應了一聲,俯著俊容在她脖子上細細的舔.

"你先別摸,你等等呀!"瀾溪掙紮,卻又不敢太大動作,害怕弄出太多的響動而驚到兩邊臥室里的謝父謝母,這要是讓他們知道了,她干脆別活了!

胸.前涼意一片,她急的快哭出來了,"賀沉風,萬一被我爸媽發現就慘了!"

"沒事,我們悄悄的做,不弄出大動靜來."他很好的安排著.

"不行啊!"她伸手去阻攔,卻扭不過他的力量,一條腿已經被他架在了臂彎中.

"我忍不了了,就得需要你忍了."氣息逼近,他磨著她,下.腹已經快要爆炸.

"……"她被他已經帶動起來,腦袋一度陷入空茫狀態,沒明白過來他的是什麼意思,她忍什麼?

"一會兒要是實在忍不住喊,就咬我."他輕.咬著她的耳朵,低啞的同時,朝她挺腰.

"呃!"有些猝不及防,他就這麼堅.挺的進來了,她悶了一聲.

後面是牆壁,她根本躲不開,只能承受著他將自己一點點的撐開.

"你別這麼緊."他想快都快不起來,來來回回幾次後,他舔著她的唇角道.

"……"她咬唇,環境敏感的關系,她忍不住縮著自己.

"我不好動了,乖,嗯?"他頓住動作,開始每個角落細致的摸.

"我……"瀾溪雙手緊扣在他的肩膀,上面的衣服被她揪成一團,他越是這樣,她就越緊張.

"呼,你要折磨死我嗎."見她久久都不放松,他只好再度動起來,卻依舊艱難.

"我不是故意的……"她顫顫的.

"你吻我."他命令道.

聞,她聽話的將唇湊上去,有些笨拙的吻著.

注意力被吸引開來,身.體不由的放松下來,賀沉風逮到機會,忙退出來,然後猛地沖刺進去,這樣一遍遍不厭其煩的重複著.

"舒服嗎."貼著她的線條,他低低的問.

"……"瀾溪整張臉都埋在他的胸膛間,汗水滑膩.

習慣了他在這種事上這些話,她也習慣了默默的忽視,避而不答.

"我好舒服."他也不在意,只是徑自著感受.

"……"她一直咬著唇,生怕發出聲音來.

可越是這樣,安靜的夜里,他粗重的喘氣,以及那撞.擊的聲音,就格外的清晰.

他不斷不斷的重複著動作,她一直被刺激著,忍不住時,像是之前他的那樣,張口咬在他的肩頭,卻被他更加大力的撞,持續的疊加起來,她渾身一僵,好像被注入了什麼,又是燙的她一激靈,吟聲還是忍不住逸出來些.

不知道是不是聽到了,臥室那里傳來了些許的動靜,隨即便是謝母的喚聲,"瀟瀟?是你在衛生間呢嗎?"

"呃."腦袋空白狀態,她吱唔了半響,才回著,"我在……上廁所!"

"噢……"謝母迷糊的應了一聲,好像是太困,很快又沒了聲響.

聞,她松了口氣,緊抱著她的男人還那麼用力,那麼性感的喘氣還在,他還維持著那個姿勢,不舍得退出來.

"好累……"她動了動身子,掙紮著想要推開他.

他卻不動,反而俊容抬起來,眯著眼睛,朝她吞吐著灼.熱的氣息,"我還想要."

瀾溪閉眼,直接想就此昏迷.

*****************************************

第二天早上醒來到時候,臥室外的人聲交談一片.

她看了眼時間,已經快七點半了,穿好衣服從里面走出來,外面餐桌已經擺好,謝父坐在那,正在口的喝粥,而門口玄關處,賀沉風玉樹臨風的站在那里,一旁的家伙正諂媚的給他抱著大衣.

"你這孩子怎麼才醒,人家賀都吃完早餐要去上班了!"謝母走過來,責怪的看了她一眼道.

瀾溪皺眉,朝他看過去,饜足過後神清氣爽的!

賀沉風低頭將兒子抱著的大衣拿過來,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瓜.

"慢些開車."她走上前囑咐著.

"嗯."他應了聲,隨即,稍稍靠近了她些,認真的問道,"累壞了?"

"……嗯."她遲緩的點了點頭.

和他之前的相比較,昨晚只做了兩次是不算很多次,可他時間持續的太長,而且環境地點又敏感,她最後出來時幾乎虛脫,腳下像是踩著棉花一樣.

"可我都沒盡興."賀沉風眉一挑,抱怨道.

"盡興什麼呀?"家伙一直歪頭看著兩個大人的互動,脆聲的插嘴進來.

"你快去上班!"瀾溪臉漲,推著他往外走.

賀沉風低沉一笑,跟兒子道別後,又揚聲對著餐桌上的謝父謝母道別,然後離開.

瀾溪轉回頭想去衛生間洗漱,兒子卻追著她身後,一遍遍問著.

"媽媽,你和爸爸有什麼秘密呀,到底盡興什麼呀?"

好不容易進了衛生間將門關好,躲避了兒子的追問,剛刷完牙准備洗臉時,外面謝母伸手敲了敲門,然後傳來不滿聲,"你昨晚拉肚了嗎,半卷紙都給用完了!今天你爸上廁所沒紙,我現跑樓下去買的!"

瀾溪擰開水龍頭,嘩嘩的水聲響起,她悶頭洗著臉,只能裝作什麼都沒聽見.

*****************************************

賀沉風一下班就又過來家里吃飯,平時四個人的飯桌上多上一個人,熱熱鬧鬧的,見謝父謝母都特別熱的招待著他,瀾溪有些不是滋味,他像是中心一樣,家人都圍著他轉.

吃過飯後,她依舊收拾碗筷,等她出來時,他和家里人也不知道再聊什麼,朝她看過來時,眸光深深.

"你怎麼又來了?"她扯著他子問.想子出點.

"阿姨叫我來的."劍眉一挑,他懶懶著.

"晚上不許留下來住了!"她急急的道.

"為什麼?"賀沉風故意一臉不解的看著她.

"不為什麼……"瀾溪悶悶的道,明知故問嘛!

他有些為難道,"那到時阿姨再盛挽留我,怎麼辦?長輩發話了,我總不好拒絕吧."

其實即便不是謝母叫他來吃飯,他也很喜歡這種氛圍,也許一家人湊到一起就應該這樣,沒有一大堆傭人,熱熱鬧鬧的,嘮的都是家常事.

"今天又沒下雪,不會的……"她皺眉,簡單的分析著.

"可我想留下來."腳步一挪,他欺近她,語氣促狹,"這樣可以做喜歡的事."

"衛生間的……不能有第二次了!"她忙推開他一些,氣息紊亂的明立場.

賀沉風點了點頭,薄唇一扯,道,"那你就跟我回去,滿足我."

"……"她咬唇看著他,不是昨晚都做過了麼……

"手機鏈還想要嗎,你跟我走,我保證這次不食還給你."伸手入兜,將手機掏出來後,拿在她面前晃來晃去,有幾分痞氣的誘.惑著.

瀾溪目光隨著那手機鏈晃,鑽石細碎的光亮似乎也閃在了她的眼底.

那天他拿出來後,騙她親了他之後,卻最終也沒有給她,這會兒看到,心中癢癢的.

夜,暗暗的藍,幾許星星閃爍.

白色的路虎停在街邊,一旁是一棟住宅樓,住戶燈火已經悉數滅掉,夜更深.

賀沉風坐在駕駛席上,車窗放下一半,時不時的朝外面吞吐著煙霧,又將一根煙蒂扔出車窗外後,他不耐的伸手去摸煙盒,才發現,里面剩余的幾根煙都被他抽光了.

正准備打開車門下車去斜對面的24時倉買買煙時,從一旁樓門洞里終于閃出了個嬌身影.

目光瞅到車子後,直接朝這邊快步跑了過來,雪地靴踩著地面上的雪,咯吱咯吱的響,北方冬日里最冷的就要屬半夜了!

"好冷啊!"車門打開後,瀾溪坐進來,搓著雙手哈氣.

賀沉風扭頭過來,沉著臉將她的手拉過來,用自己的大手包裹住,皺眉道,"怎麼這麼慢!"

"慢嗎?"她眨了眨眼.

"我都等三個多時了!"賀沉風火氣很大.

"呃,這麼長時間了……"聞,她歉疚一笑,討好著道,"我得等我爸媽睡著了才能下來呃."

"就算他們知道怕什麼的!"他陰沉沉的瞪著她.

"不太好……"瀾溪顫顫的笑.

雖然兩人現在已經是光明正大的戀愛關系,可她骨子里還是比較保守,即便是倆人已經親密到一定程度,但對外,她還是不太好意思,羞澀難啟口.

"有什麼不太好的,又不是未成年!兒子都生出來了,跟我睡覺怎麼了!"他不悅的扯唇道.

"我這不跟你走了麼……"她繼續放軟著聲調.

"弄的跟偷一樣!"賀沉風絲毫不領,發動車子後,發泄一樣的狠踩油門.

*****************************************

到了賀沉風的住處,門一打開,賀沉風就拉著剛換好鞋子的瀾溪一路往樓上奔.

他腿長,步伐邁的很大,後面跟著的瀾溪必須跑步才能跟上他,到了臥室之後,他綿密的吻就直接纏了上來.

"你先把手機鏈給我呀!"她推搡著,忙著,可不想又被他誆了.

"做完再給你."他摟著她,邊吻邊往大床邊移動.

"不行,不給就不做了……"她掙紮,雙手抵著他的胸膛.

"誰教你在這種事上威脅我的."賀沉風眯眼看著她.

"先給我."她朝他伸手.

見狀,他只得無奈的起身,走回去將燈打開,然後從床頭櫃里拿出個手機,將手機鏈重新掛上去.

"把你的手機給我."他對著她吩咐道.

瀾溪聽話的將手機拿給他,看著他將電池取下來,然後把手機卡換到了以前的手機上,朝她遞過來,"給."

她接過來,看著那垂著的四葉草,不免的心激動,失而複得讓她格外的珍惜.

"砰"的一聲響.

她抬眼看過去,只見他將自己前不久才買的手機就那麼扔到了垃圾桶里.

"你——"她睜大眼睛.

"你就只能用我買的,再敢還回來,看我怎麼收拾你!"他霸道的扯唇著.

"可那是我新買的啊,不用也不至于扔了啊……"她著,就起身想要去撿回來.

賀沉風卻翻身而上,將她整個壓倒,用指腹在她的眉眼上來回的輕劃.

"有句話你聽過沒?"他驀地道,有些摸不著頭腦的問.

"什麼話?"她不解的看著他.

"**一刻值千金."墨眸微眯,薄唇一勾.

"……"她臉上躍起了暈.

"我們不能浪費."俊容很一本正經.

"你怎麼這麼愛做!"她終是將心里的抗議出來.

"愛做還不好,有益身心健康."他挑眉.

"你又亂."撇了撇唇,瀾溪低聲咕噥.

他一邊動手解著束縛,一邊沙沙道,"趁現在能做就得多做,等以後老了,到時就沒精力做了."

"你……"她微張雙唇開口,被他整個吻住,舌頭卷進來.

很快,房間里便傳來破碎的呻.吟,以及那一記比一記還要重的撞擊聲.

瀾溪陷入迷離當中,卻還忍不住甜蜜蜜的去想他剛剛的話.

那首歌怎麼唱?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以後老了……

*****************************************

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已經都快九點多了.

本來昨晚瀾溪打算好好的,趁著謝父謝母睡著後,偷偷摸摸的跟著他走,第二天早點回去,到家前面的早市買點菜回去,可以早上起早去早市了.

悉悉索索的起來穿衣服,卻被伸手男人赤.裸的手臂繞上,不肯放她走,是反正已經晚了.

早上容易血氣方剛,推搡之間,氣息變熱,等到兩人都起床時,已經是一個多時以後.

因為是周末,賀沉風並沒有安排行程,不用著急往公司趕,吃過早餐後,要帶她去一個地方.

隨著車子開出市區內上了高速公路,她驚詫不解的問要去哪里,他卻都不肯,直到車子變道後,朝著蒲縣的方向行駛著,她才明白過來.

只是,開往墓園方向中途時,在一家花店停了下來.

"你平時去都買什麼花?"他扭頭過來問她.

"啊?"她愣住.

"我們去看你媽媽,總不能空著手."他淡淡的繼續道.

"看我媽媽?"瀾溪皺眉,一頭霧水的看著他.

謝母在h市啊,昨晚還一塊吃飯了呢,他是記憶斷片了麼!

"她……"剛要開口,驀地想到什麼,她瞪大著眼睛看他.

賀沉風勾唇,很暖的對著她笑,"你媽媽以前喜歡什麼花兒?"

"我不知道……"牙齒緊咬著下唇,她低低的.

她確實不知道,以前那些年她幾乎都沒來過,也就是今年,她來了兩次,每次都是空著手.

"那就百合吧."賀沉風見狀,眸子一緊,柔聲著.

等到兩人買了一大束清新的百合花後,開車到了墓園,將車子停好,兩人並排朝著山上走著.

昨晚體力消耗的太大,早上吃的東西又少,瀾溪走的很慢,很快就氣喘籲籲.

"累了?"見狀,他伸手過來扶著她.

"嗯,不然我們休息一下吧."她點頭,尤其是大.腿.內側,特別的酸.

"上來,我背你."賀沉風將手里的百合花塞給她.

"不用,我……"她忙搖頭.

可他卻已經徑自的彎下.身子,抿唇了兩下,她也只好爬上了他的背,一手捧著花兒,一手勾著他的脖子.

"會不會很重啊?"走了一會兒,她忍不住問.

"嗯,是有點重."賀沉風沒聲音起伏的應著.

瀾溪聞,正尷尬時,他卻又驀地加上了一句,"還可以再重一點."

心里,暖流四面八方的湧入而來.

"為什麼沒跟我過?"

"什麼……"

"你媽媽.親生媽媽."他聲音定定的.

有些倔強的抬眼,她瞥著兩旁白茫茫的樹木,"不想,她都不要我了,我現在有爸爸媽媽,而且……我不想你同."

"笨蛋."聽到她後面的話,賀沉風沉聲叱責.

若不是昨天聊天時謝母告訴了他,她是永遠不會主動開口跟他這些的.

之前的兩次墓園遇到,他一心都只沉浸在自己母親的傷悲里,竟沒有去留心他,一想,心里都忍不住懊惱.

"賀沉風."

"嗯."

"是我媽告訴你的嗎?"

"嗯."

"那你為什麼要帶我來看她?"

"不是都帶你見過我媽了嗎,總得讓她也看看女兒的男朋友."

她忽然哽了聲音,"賀沉風……"

"嗯."往後托著的手,又緊了些,他安定的應著.

瀾溪沒有再什麼,只是將臉貼在了他的肩背上,好像天大地大,唯獨他最大.

在墓碑面前待了有段時間後,准備要離開時,賀沉風卻並沒有動.

"你先下山,在車里等我."將車鑰匙給她,他道.

"呃,為什麼?"她接過鑰匙,不解.

"少羅嗦."賀沉風皺眉.

見他眼底有緒流動,她咬了咬唇,不太確定的問,"你不會是要什麼悄悄話吧?"

"讓你下去就下去,快點!"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樣,他沉著嗓音.

"噢."見狀,瀾溪不敢多什麼,拿著車鑰匙,灰溜溜的走開.

只是臨拐彎下山時,她忍不住朝那邊看過去,聽不到聲音,只看到他薄唇輕輕扯動著,那神,卻是罕見的認真與赤誠.

捏著車鑰匙一路從山上下來,臨到山腳時,一輛轎車停在那里,車門打開,里面下來的人讓她腳步頓住.

"瀟瀟?"剛想要伸手接過下屬遞過來花束的彭和兆目光一頓,驚喜道.

"你怎麼來了!"臉上幸福的神全部斂去,她僵僵道.

彭和兆很是和藹激動的問,"來看看你媽媽,你也是嗎?早知道的話,我們可以一起過來,你是坐火車來的嗎?"

相對于他的熱絡,她顯得有些冷冰冰.

"我先走了."丟下這一句後,她便快步跑開了.

彭和兆眉頭蹙起,長長的一聲歎,在官場上摸爬滾打這麼多年,他竟還找不到和女兒能親近的方式,哎!

沿路往山上走,一半時,迎面卻碰到了正往山下走的賀沉風,他一愣,"沉風?"

"彭叔."賀沉風正色道.

"沒想到在這兒碰到了,對了,荨音跟你了吧,下周末你和你爸過來家里,一塊吃頓便飯."

他頓了下,點了點頭,"嗯,了."

"嗯,那我們到時再聊,我去看個朋友."彭和兆見他下山匆匆,也不多.

"好,彭叔再見."

彭和兆點頭笑過後,擦身而過,往上走了兩步後,又驀地想到什麼,扭頭往山下看去,也不知在看些什麼.

"彭副?"還是一旁的下屬提醒,他才緩過神來,繼續往上走著,可神卻一直有所思.

*****************************************

周一,很好的一個天兒.

瀾溪從公車上下來,步伐輕快的往家走,她上周時就在網上投遞了簡曆,想著不能老是干待著,謝父的病還需要醫藥費維持著,就連謝母都開始接著給人家串珠子的活.

原本以為到了年根底一般公司都不招人,可她卻還是應聘到了,剛剛就是通知她去面試,很順利,明天就可以上班,她很想快點回去告訴家里人這個好消息.

只是沒想到到了家,里面卻來了不速之客.

目光瞥到桌子上放著快喝干的茶水杯,她皺了皺眉,看樣子,彭和兆已經是來了有一段時間了.

"待的時間差不多了,我也得走了."彭和兆見她沉著一張臉,從座位上站起來.

"彭先生,再多待會兒吧,留下來吃個午飯."謝母適時的著.

"不了,怪我,才知道這個消息,過來晚了,有什麼難處,需要幫忙的,盡管來找我,我一定都會幫忙!"

謝家夫妻倆也都忙站起來,恭敬的送著他出門.

"瀟瀟,你去送送彭先生!"謝母將她推了出去.

沒有什麼話可,一路沉默無的出了樓門口.

"瀟瀟."要上車的彭和兆轉過頭來看她.

"嗯."瀾溪悶悶的應上一聲.

彭和兆眼底神色變了變,認真問道,"賀氏集團的總裁賀沉風,你……認識吧?"

……………………

後面還有更新!感謝以下讀者打賞的188個幣:【姐很低調在低調】【15268222536】【apple97011】【乖蒸老鼠】【zhuhuiling1314】【qianyepiaoling】【fl860726】【tangchenzhi199】【牛思涵123】




上篇:第165章,憋瘋     下篇:第167章,未來